滴血壁虎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0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53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我只觉得两滴壁虎血滴进我的眼里,热乎乎的,我赶紧揉了揉眼睛,回头一看 第一章:两滴血 每年的夏末秋初之际,当夜幕开始降临,月光悄悄爬过树梢……
我只觉得两滴壁虎血滴进我的眼里,热乎乎的,我赶紧揉了揉眼睛,回头一看…… 第一章:两滴血 每年的夏末秋初之际,当夜幕开始降临,月光悄悄爬过树梢时,我都会和村里的小豹一起抓去壁虎,听说今年的壁虎已经涨到一斤15元了。 吃过晚饭,我们找了一根长竹竿,在一头绑了一块鞋底,准备好两个塑料袋,拿着手电筒,便要准备出发,小豹说:李军,我看今晚咱们骑自行车吧,跑远点,这附件他妈的都被逮完了, 我确实有同感,今年这一涨价,抓壁虎的人比壁虎都多,一到晚上满地乱窜,房檐屋后那不断晃动的灯光和不间断传来的啪啪的拍壁虎声将寂静的夜晚搅成了一锅粥。 我说好的,将家里的破自行车推了出来,我带着他,穿过了几个村,然后下车在村里开始扫荡,不过扫了一圈,才弄了十多只,而且还是小的。咱们去前面的村看看,小豹说,李军,一会把自行车藏个地方,别走哪推哪,怪累赘的。 那可不行,我一口回绝,这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被偷跑了咋办,正说着,路过村头的一片老坟场,坟场很大,足有十多亩地,高低不齐的坟头散乱的分布着,中间还长着很多杂草灌木,感觉阴深深的。李军,把你的自行车放这坟场里吧。 能行吗?我有点犹豫。别被偷了啊。 小豹一撇嘴,你开什么玩笑,谁大半夜的跑坟场里啊,快点的,放好赶紧去拍壁虎。 好吧,我答应你,到时候丢了你赔我辆新的,我嘟囔着将车推了进去,见一个老坟头旁边种着一棵小柳树,就放这吧,我把车子依靠到坟头上,往后退了几步,嘿嘿,还行,车子正好被柳树遮掩着,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放好车子,我们便拎着竹竿进了村,此时已是晚上十二点多了,村里静悄悄的,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只有我们俩东张西望的往前走,后面跟着我们的影子。我们在村民的房檐后拍了几只壁虎,转过一个胡同,见前面一个老房子,门口用竹筏挡着。小豹伸脖子往里看了看,李军,我看这家好像没人住,咱们跳进去看看。别,我赶紧拦住了他,咱们怎么能随便进别人家呢,被人发现了还以为咱们偷东西呢。我虽然这么说,其实也想跳进去看看,这一到后半夜壁虎都躲进屋里了,外面根本弄不了多少。 我俩轻轻的推开竹筏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中间的屋门上着锁,但是锁已是锈迹斑斑,看来确实家里没人,估计这家人出去打工去了。 我们没敢撬门,来到厨房门口,轻轻一推,木门吱呀一声开了,我俩轻轻的走了进去,用手电筒四下照了照,屋里再简陋不过了,中间是一个圆圆的锅台,上面坐着一个铁锅,没有锅盖,锅里面落了一层灰,锅台上?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抛乓桓鏊芰吓瑁易邢傅恼樟苏眨锩婊狗抛帕礁鲆丫⒊舻暮焓恚夤兰剖桥魅嘶姑蛔龊梅咕图奔泵γΦ某雒帕恕?br /> 再往锅台后面照,那里有一个小木墩,旁边堆着一小堆树枝,上面还放着一个灰色的围裙,除此之外,屋里基本上没啥了。哎,李军,你搞什么,往上照啊,小豹见我照来照去有点不耐烦了。 哦,我答应一声,往墙壁上照了照,哎呀,好多的壁虎啊,我俩欢喜的几乎要跳了起来,这下发大财了。 我拿着手电筒照着亮,小豹拿着竹竿啪啪就是一顿拍,壁虎就像下雨一般刷刷往下掉,然后我弯下腰一只只的装进了袋子里。 小豹边拍边嘿嘿的乐,今天可找到地方了,说不定今晚能赚它几百块呢,哈哈哈。 哎,小豹,这横梁上有只大的,快点,别让跑了。 小豹听到我叫唤,赶紧转过身,哪了哪了? 你眼瞎啊,我气的真想给他一脚,那不是明明趴在上面吗,你看还正睁着小眼看咱们呢。 哦,看到了,小豹轻叫一声,慢慢的将竹竿贴上去,啪的一下子,我赶紧伸袋子一接,本想着正好掉袋里我也省的捡了,却不料壁虎落在了我脸上,我赶紧一甩脸,但还是晚了一步,只感觉两滴血滴到了我的眼里,热乎乎的。 好大啊,估计有三四两重,小豹欢喜着将壁虎装进了袋里。 我揉了揉眼睛,感觉痒痒的有点不得劲,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回家洗下就行了。 小豹将袋子在手里掂量一下,哇,真爽,哈哈哈,明天卖了喝酒去,我看差不多了,走吧,李军。 哦,好的,我揉着眼跟在小豹后面,感觉肩膀好像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回头一看,突见横梁上吊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尸体,满脸刷白,舌头伸出去老长。哎呀,妈啊,鬼,鬼,我吓的扑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小豹听到我惊叫,吓的头都没回嗖的一声窜出了厨房,这小子真他妈的不讲究啊,看来关键时候还得靠自己,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厨房。 鬼,我看到鬼了,我吓的浑身发抖,头发都直起来了。 小豹也被我吓的面如土色,哆嗦着嘴说:李军,你……你说什么?鬼……鬼在哪? 我喘了几口气,大着胆子回头看了看,见鬼没有追出来,这才稍微平静一下,说:小豹,我……我刚才看到房梁上吊着一个女尸体,穿着白衣服,把我吓死了。 靠,小豹听到我说完,气的踹了我一脚,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啊,那刚才咱们还在房梁上拍壁虎,哪有什么尸体,小豹看了看我,突然冷笑一下,嘿嘿,李军,你小子是不是想把我吓跑然后把壁虎独吞了啊,你按的什么心啊,我呸。 真的,我真看到了,不信你回去看看。 好,我去看看,小豹伸手把手电筒夺去,慢慢的来到门口,先往里面照了照,操,啥都没有,不信你过来看看。 真的吗?难道我刚才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大着胆子往里面看了看,咦,真的没有啊,刚才我还看到的呢,真是邪门。 真是神经病,小豹骂了我一句,走吧,回家。 那好吧,临走时我又回头看了一眼,房梁上光秃秃的,仍然啥都没看到,操,肯定是刚才看走眼了。 我俩来到坟场,我将竹竿交给小豹,叫他在边上等着,迈步到里面推自行车,穿过几个坟头,看到我的自行车仍在那棵柳树旁边的坟头上依着,正想过去推,突然看到一团白影直扑自行车依着的坟头,瞬间消失在坟头后面。我吓的妈呀一声大叫,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坟场,鬼,那个女鬼又来了。 小豹正叼着烟焦急的在边上等着,见我叫唤着从里面跑了出来,他气的把烟往地上一摔,李军,你别在这一惊一乍的好不,刚才在厨房那都被你吓个半死,你现在又来吓我,求你了哥,别折磨我了,好吗? 小豹,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 别说了,小豹突然打断了我的话,你的意思让我再去看看,结果还是和刚才一样,啥也没看到,哼哼,你一天天吓唬谁呢,给你的壁虎,他说着扔给我一袋,车子我不坐了,我步行回家,说着,提着杆子转身气呼呼的走了。 小豹,你……你…… 第二章:惊魂夜 小豹走后,我沮丧的站在坟场边上,看着阴深深的坟场,不禁颇为踌躇,我是进去推车呢还是先回家?怎么办呢? 这时月光渐渐的被浮云遮住了半边,天一下暗了下来,我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推车。 我慢慢的又走进了坟场,径直向放车的坟头走过去,可是走了半天,却找不到那个有柳树的坟头了,妈的,咋回事?是不是走错了,我在里面又转了几圈,仍然没有找到,我忽然预感到不妙,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头皮直发痒,我屏住呼吸,慢慢的往后退,想赶紧逃出这个是非之地,自行车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突然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仰面摔倒,右手感觉摸着一个光溜溜的东西,妈呀,蛇,我吓的一骨碌蹦了起来。回头一看,是根长豆角,操,这是谁种的?真他妈的会选地方,吓死老子了。 我继续往前走,但是走了一会,感觉似乎又回到了老地方,我大着胆子站到一个坟头上面四下看了看,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偶尔从草丛中传来一两声鸟叫。 我一直向北走,见坟头跨坟头,不信走不出去。但是走了一会,又转回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出不去了,我惊恐的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坐在一个坟头上大口吸了几下,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看天色估计快天亮了,他妈的,这一晚上弄的,我忽然大吼一声:是谁,给我出来,我不怕你。 唉,突然听到有人长叹了一口气,这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在我耳朵里听的真真切切,好像趴在我耳边说的一样,而且是个女人的声音。谁,我霍地一下子跳了起来,惊恐的看着四周,但是四周只有那散乱分布的坟头和杂草,连个人影也没有。 难道是在厨房见到的那个女鬼,我不敢再往下想了,一动不动的坐在坟头上,用眼角不断的打量着四周,但是等了半天,再也没有看到那个白影出现,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后来我渐渐的困的眼皮直打架,但是心里却不停的想着不能睡觉,不能睡觉,但是想着想着,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一觉醒来,见日头已经老高了,我急忙坐了起来,回头一看,自行车就在我旁边,而且我坐的就是那个旁边栽着柳树的坟头,我缓缓的站了起来,将自行车扶起,看看昨晚睡觉的坟头,这个坟头肯定有古怪,不知道是谁家的,哎,啥也不想了,回家再说吧。 刚到村口,正好迎面碰到小豹,哎,李军,干啥去了?我找你半天了,咱们去卖壁虎啊。 忽然提到壁虎,我的脑海里立刻像过电一样将昨晚发生事回想了一遍,好像记得自从那只大壁虎的血滴到我眼里之后我便感觉总是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难道真是那只壁虎的事情?这怎么可能? 你想什么呢?李军,去不去啊,这要是放时间长了就臭了。 小豹,那只大壁虎是不是在你的袋里? 小豹听到这有点不高兴,你咋那么抠呢,大壁虎是在我袋里,但是咱俩的总斤数是一样的啊,我一点没多拿。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赶紧打开袋子,我看看那只壁虎。 小豹不情愿的将袋子打开,将里面的壁虎全倒了出来,那只大壁虎我一眼就看到了,我轻轻的把它拎起来,对着阳光看了看,小豹,这只壁虎我感觉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咱们把它扔了吧。 小豹听到这一把将大壁虎夺过去,扔进袋里,李军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我扔了然后你去捡啊,亏你想的出来,再这样的话以后不和你一起抓壁虎了。 听到这我又好气又好笑,小豹,你来,我将小豹带到路边,看看四下无人,压低声音说:小豹,你还记得当时咱们把这只壁虎打下来正好落在我脸上的事吗?当时壁虎的血溅了我眼里了,可是自从眼了溅了它的血后,我看东西总是感觉怪怪的,那厨房的女尸体就是我看到的,然后就是在坟场我又看到了,给你说实话吧,其实我昨晚一夜没回来,我走不出来了。 小豹听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你说的可是实话? 哎呀,我没事闲的,你不信问我妈我昨晚回来了吗,你走后我又进去推自行车,但是总找找不到,最后感到情况不妙,反正一辆破车要不要都无所谓,但是怎么走也走不出来了,在坟场里竟绕圈。 而且我还听到一个女人的叹息声。 啊,小豹吓的一哆嗦,这……这事真是邪门了,李军,其实刚才我还真以为你想要那只大壁虎,如今听你这么一说……,他低头看了看袋子,似乎有点舍不得那只壁虎的样子,你看这样,李军,你现在不是中邪了吗,我大姑最擅长驱鬼,我带你去看看,让她老人家也看看这只壁虎。 可我现在困的只想睡觉,唉,好吧,我跟你去看看。 我俩来到他大姑所在的村子,找到他大姑家。他大姑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别看六十多了,但是老太太满面红光,说起话来铿锵有力。和他大姑打完招呼,我于是将昨晚发生的事向她一五一十的说了,她听完后,闭着眼嘴里叨叨了半天,忽然猛的一睁眼,哎呀,原来是她。 我俩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姑,你说的她是谁?小豹惊恐的问。 老太太喝了口茶水,缓缓的说:你们昨晚去的那家我知道,就是三年前死的小莹家,她是我们村的闺女,她是上吊死的,你看到的是不是穿着白裙子的女子?她大姑转头问我。 好像是,我当时一惊慌,没看清楚,反正是白色的。 唉,她大姑叹了一口气,记得三年前她回来走亲戚,临走时经过我家门,我正在家门口乘凉,当时她就是穿着白裙子,还给我一包糖吃,可是没过几天就听说她上吊死了,她老公王涛也不久被车碰了一下,脑子被撞坏了,听说现如今仍在县精神病院疗养呢,唉,可叹啊,可叹,多好的姑娘,才刚二十岁就这么走了。老太太说着说着流起了眼泪。 我俩默默的听着,大姑,我咋办啊?我听她说完急忙问,我现在总感觉看到她,现在都快吓疯了。 小豹,你给我倒完水去,她大姑说。 等小豹出去后,她大姑低声说:你知道我为啥叫小豹出去吗?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 小豹这孩子一向胆子小,我怕吓着他,李军,你听好了,凡世间有两种女鬼,一种是厉鬼,一种是冤鬼,你碰到的应该是冤鬼,所以你才没有受伤,我其实一直怀疑小莹这孩子死的有点不明不白,当初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咋能说死就死了呢,这里面肯定有冤情,你说被壁虎血溅入眼睛后才能看到她,那壁虎吃什么?壁虎吃蚊子,蚊子喝人血,所以,这只大壁虎肯定是当初吃了喝小莹血的蚊子,如今这股血通过你的眼睛侵入你体内,死人的血是不能碰的,会引起通灵的幻觉。 正说着,小豹走了进来,来,大姑,喝茶。 他大姑喝了一口茶水,然后站起来从里间拿出几道符咒,孩子,拿去贴在你家的门口,不过符咒只能驱鬼,不能去根,你要找到根源才能太平无事,好了,你们走吧,我也该午休了。 根?什么意思?难道是让我调查吗? 我俩谢过他大姑,刚走到门口,他大姑又叫住了我们,等等,你们把那只大壁虎拿出来,在它身上贴一道灵符,然后烧了它,注意一定要烧干净。 我俩来到村外,找了块空地,用灵符裹着壁虎烧了,然后又挖了个小坑,将灰烬用土掩埋,一切弄完后,小豹问:李军,刚才我去倒水时我大姑是不是给你说什么了? 没有,啥都没说,我撒谎说。 哦,那你感觉我大姑的驱鬼术怎么样?她可是这附近最出名的驱鬼大师,很灵验的。 我苦笑了一下,小豹,其实我感觉你大姑不像驱鬼大师,更像一个侦探大师。 回到家,妈妈看我一天没回来,正想喝骂,见我手中拿着灵符,小军,你是干什么?在哪弄的灵符啊? 妈,这个你就不要问了,你帮我贴在门口,我先去睡觉了,困死了。 你这傻小子,整天装神弄鬼,我看鬼都被你招家了。 听到这,我忽然打了个激灵,妈,这个灵符一定要帮我贴啊,说不定今晚鬼真会来找我。 滚一边去,竟吓唬老娘,咱家怎么会有那不干净的东西。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吃过晚饭,这时感觉眼睛痒的难受,用手揉了揉,妈,咱家有眼药水吗,我的眼睛痒的厉害。 有啊,你的眼睛怎么了,来让妈看看,哎呀,这么红啊,是不是得红眼病了,还是去诊所看看吧。 没……没事,刚才睡觉时掉进了点东西,点下眼药水就没事了,对了,我那灵符你贴了吗? 贴什么贴,让我烧火了。 你……你,我气的差点没揍她,完了完了,今晚难熬了,鬼肯定来找我的。 你说你这孩子,整天鬼啊鬼啊的,我看你快变成鬼了,等你爸爸回来非得揍你一顿不可。 我不想再和她理论,忐忑不安的回到自己屋,将窗户关的严严的,没敢关灯,我知道鬼怕光,然后蒙头就睡,但是天太热,蒙了一会便出了一身汗,我将被子轻轻的拉个角,方便出气,睡了一会,感觉眼睛痒的更厉害了,不好,女鬼要出现,因为每次眼睛痒的厉害的时候就会感觉要看到什么东西。 我赶紧将被子重新蒙上,哆嗦着身子听着外面。 这时突然听到外面刮起了大风,刮得院里的杨树呼呼作响,来了,来了,果然来了,都怪我那讨厌的妈,竟然把我的驱鬼符烧了,真是可恨。 风刮了一会便停了,外面又恢复了平静,难道她走了?这么快啊。 哎呀,真是闷死我了,我赶紧将被子一把拉开,呼呼直喘粗气。大着胆子抬头往窗外瞧了瞧,外面被月光照的亮堂堂的,啥也没有。 走了,肯定是走了,看来今晚应该可以睡好了。我正准备倒下时,突见窗户白影一闪,一张白刷刷的脸呈现在我眼前,眼里含着泪水,不过这次舌头没伸出来。我吓的妈呀一声大叫,她……她又回来了。 我妈在隔壁听到叫唤,急忙跑了过来,孩子,你怎么了?谁又回来了? 没……没什么,我支支吾吾的说,我刚才做了个噩梦,吓醒了。这种事目前我还不想给她说,怕她老人家担心。 妈见我没啥事,便安慰我几句出去了。 我拿着手电筒悄悄的来到外面,来到窗户下,仔细的照了照,见窗户边湿湿的,估计是她刚才掉的泪水,忽然想起小豹他大姑说的冤鬼,是啊,我就是天天贴灵符也没啥用,最主要的是找到根,看到底小莹是怎么死的,可是我去哪找证据啊,她丈夫又得了神经病,真不行我先去医院看看她丈夫也行,说不定能找出点蛛丝马迹。 第三章:查找证据 第二天一早,我便坐车去了县医院,到了里面,向一个护士打听一个叫王涛的病人,护士手一指,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就是,不过你千万别刺激他,不然他就会大喊大叫。 谢过护士,我缓缓的走了过去,转到他面前。从外表上看,王涛长的很是帅气,一张国字脸,高高的鼻梁,不过双眼黯然无神,虽然他坐在椅子上,但膝盖顶起老高,估计他长的也不会太低。 王涛,我轻轻的叫了一句,你还好吗?我叫李军,咱们家离的不远。 王涛只是眼睛在我身上快速了扫了一下,便又看向别处了。 王涛,我知道你三年前出了车祸,结果脑子被碰坏了,我还知道你老婆小莹上吊死了,但是…… 我突然看到他手抖了一下,好像对我的话有点反应,我很是高兴,接着说,但是我前晚和朋友小豹去你家抓壁虎,被壁虎血溅眼睛里了,之后我就总看见你老婆小莹,我现在被折磨的晚上都睡不着觉,我找过小豹的大姑,就是咱们那附近有名的驱鬼大师,她说你老婆小莹有可能是屈死的,所以我…… 突然王涛像疯了似的大喊大叫,嘴里不停的喊着:不要吓我,不要吓我。 我连忙往后退,有个护士急忙跑了过来,正是我刚才问路的那个,她生气的瞪了我一眼,刚才说你不要刺激他,你看看,我们又得忙乎半天。 看来再问也问不出来什么了,我缓缓的走了出去,到了门口,我回头看了眼,只见王涛也正偷偷的看着我,见我回头,赶忙把头扭向别处了。 我忽然产生了怀疑,难道他是装疯的?他不仅对我的话有反应,而且看人的眼光也不像精神病的样子,我去查下他的病例就知道了。 经过打听找到他的主治医师,见是个中年男子,医生你好,我可以看下王涛的病例吗? 你是?医生疑惑的看着我。 我是王涛的亲属,想看看他最近恢复的怎么样了。 哦,可以,男医生站了起来,在身后的柜子上找了找,然后拿出一本蓝色的病例书夹,来,给你,我们这上面记录着他从住院到今天的诊断证明以及康复情况。 我赶紧接过看了看,第一页写着:王涛,男,24岁,住院日期2005年7月8号,住院原因:大脑左侧颅内压受损,引起脑功能性障碍,造成精神分裂。下面写着诊断医师的名字:王秀娟。再往后翻,是每天王涛的诊断情况,但是我发现从开始到现在写的都查不多。 他一直没有好转吗?我问。 这个病人我们前天刚检查过,感觉大脑没啥问题,但是他总是出现精神失常现象,所以我们需要继续治疗。 哦,我想问下这第一页写的王秀娟医生是谁啊? 她已经辞职了,如今在家里呢。 你有她家的地址吗,我我想去咨询有关精神分裂方面的问题。 男医生一犹豫,好吧,我写给你,不过你最好不要说我写的,她最近离婚了,心情不太好,不想别人打扰她。 我按照男医生写的地址找到了那个王秀娟的家,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只小狗的叫声,接着听到缓缓的脚步声,门吱呀一声开了。我见一个中年妇女站在面前,长的一团和气,不过看上去有些憔悴。 你好,我叫李军,请问你是王医生吗? 她上下打量我一下,嗯,是我,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向你咨询一下有关精神分裂方面的问题,我是你三年前诊断过的那个王涛的朋友,不知道你还记得他吗? 她听到后身子一颤,警惕的上下打量我半天,那……那进来吧。 我跟在她后面,来到屋里,她给我倒杯茶水,然后坐在我对面。但是我总感觉她坐在那是那么的不自然,好像心里有事似的。 王医生,我看那病例卡,上面写着我朋友王涛三年前是你诊断的,他当时的情况你能给我说下吗? 这……,她犹豫了一下,说,当时的情况我现在也记不太清楚了,好像当时他重度昏迷,而且大脑左侧还有出血,当天正好是我坐诊,经过检查后,发现他左侧颅内压受损伤,等他第二天醒来后,就……就精神失常了。 哦,听到这后我不禁有点失望,看来王涛确实是精神有问题了。 我站了起来,正想给她打完招呼走人,忽然感觉眼睛有点痒痒的,坏了,她要来。我屏住呼吸,用眼角不停的扫量着四周。 怎么了,王医生问。 嘘,别吱声,一会你就知道了。可是等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到,哎,估计是我的眼睛真痒了。 呵呵,没事了,王医生,谢谢你,再见。 可刚想迈步出去,忽然门口刮起了一阵龙卷风,风卷着院里的落叶不断的旋转,最后旋到屋里,结果旋到我脚下停住了。我感觉不对劲,莫非……莫非王医生向我撒谎了,要不然为啥等她说完眼睛才痒起来呢,这龙卷风,我恍然明白了,小莹是在向我报信。 我转过身子,正想和她再沟通一番,一抬头见厅中间的墙壁上挂着王医生和一些患者的合影,王医生,我可以看看你的这些照片吗? 她苦笑了一下,随便看吧,这些都是精神病患者。 我缓缓的走上前去,果然都是和一些精神患者的合影,他们有的歪着脖子,有的咧着大嘴,有的目光呆滞,看到左下角,突然看到她和王涛的合影,照片上的王涛和我刚才在医院看到的没啥区别,只是感觉眼睛有点呆滞。咦,后面这个是女人是谁?我赶紧拿起来走到门口光亮的地方仔细的看,照片上这个女人穿着白裙子,细高挑身材,留着长发,不过只是照了个侧影,好像拍照时她正好路过,难道……难道是她? 王医生见我惊异不定,也走上来看个究竟,可是当她看到那个白衣女子时,吓的啊一声大叫,急忙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王医生的反应正是我想要的,你见过她吗?我冷笑着望着她。 啊,没……没有,没有,她惊恐的直摇头。 我哈哈一笑,王医生,不要再装了,将实情告诉我,也许对你,还有我都有帮助,说吧。 没有,真的没见过,她咬着牙说。 真没想到这个外表很温柔的女人竟然这么倔强。 我气极了,感觉这几天遭受的所有的罪都是她一手造成的,我忽然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你个骚货,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我揍死你。 她吓的脸都白了,兄弟,别……别这样,我说,我说。 我放开她,端起茶水喝了一大口,重新坐到沙发上,紧紧的盯着她,说吧。 她理了一下头发,使自己尽量平静下来,缓缓的说:三年前那个王涛因为车祸住进了我们医院,其实经过检查他只是脑子受了点轻微震荡,没啥大碍,但是正当我给他开证明时,他从兜里掏出两千块钱塞给我,要我病情写严重些,说实在话,我当这么年医生还是第一次收礼,我紧张的不得了,说这不行,胡乱写病历是违法的,但是他突然面露凶光,威胁我说,我要是不答应就绑架我的女儿,我就是报警他也不怕。 我吓坏了,昧着良心收下了,我想他可能是想多诈别人点钱罢了。 后来警察来调查,只是简单看了一眼病历,也没有说啥,我想这件事情可能就这么过去了,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就,说着用手指了一下照片,就是总看到照片上那个女的,你今天要是不拿照片看我还真不知道那上面有她。而且她一般都是晚上出现,我吓的天天睡不着觉,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因为这我老公也和我离婚了,他把女儿也带走了,说着她止不住眼泪流了出来,兄弟啊,说实在的,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那女的是谁吗? 原来如此,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大姐,这个女的是谁你也不用多问,不过我相信很快你就可以和你老公团圆了,这个照片我带走了,再见。 第四章:两条人命 看来一切谜团马上就要揭开了,我再也不会受小莹的鬼魂折磨了,我兴奋的就像发春的小驴上了草地,一跳一蹦的来到医院,可是当我来到医院,护士却告诉我王涛失踪了,谁也没注意他是什么时候丢的。他能去哪呢?我突然预感到情况不妙,胸口像压了块石头那么沉重,坏了,小豹的大姑,我能调查到现在都是小豹的大姑一手指点,他会不会去谋杀她?我急的汗都出来了,坐车急冲冲的赶到小豹的大姑家,却发现他大姑安然无恙的坐在院里喝茶,我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将我今天调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向她说了,大姑,王医生什么都交代了,现在只要找到王涛,一切结果都会出来了。 他大姑听完后哦了一下,忽然一跺脚,快,孩子,快去保护王医生,她此时很危险。 我一愣,大姑,我刚从王医生家回来,应该没事吧。 你这傻孩子,你中计了,快去啊,去晚了就来不急了。 我吓了一跳,连忙又坐车来到县里,使劲平时力气向王医生家跑去,可当我满头大汗的跑到她家门口,却发现她家门口围了一大堆人,警察也在现场,我连忙挤了进去,却发现她在家院里的树上上吊了。我大吃一惊,看来我还是来晚了。但是经过我一了解,大家都说她肯定因为和老公离婚心情抑郁才上吊的。 王涛,你他妈的太阴了,杀人不见血啊,我气的牙根直痒痒,我找到你非得剥了你的皮,我气哼哼的退出院子,琢磨现在该怎么办,是报警还是自己去抓王涛,但是现在报警有个屁用,手里一点证据都没有,证人也死了,我真后悔当时没有录音。唉,怎么办呢,不好,我气的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我中了调虎离山计,如今小豹的大姑也知道了王涛的底细,这小子肯定在暗地里跟踪我了,他妈的,要出大事了。我像疯了一般的往小豹他大姑的村上赶,走到半路,正好迎面碰到小豹骑车往前飞奔。他告诉我他大姑上吊自杀了,他也是刚接到他表哥的通知,如今正赶去呢。 听到这,我气的啊的一声大叫,一口鲜血扑哧一声喷了小豹一脸。小豹吓坏了,赶忙扔掉自行车,一把扶住了我。李军,你……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缓缓的把他推开,摇了摇头,我没事,你赶紧去你大姑家吧。 要不要上医院啊?你看你吐了这么多血。 你走吧,我真的没事,可能伤心过度了,你大姑毕竟帮过我。 哦,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我走了啊。 第五章:真相 等小豹走后,我强忍着悲愤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竟然不知不觉的窜到了小莹所埋葬的坟场。 我抬头看了看,缓缓的走了进去,来到柳树旁的坟头边,虚脱的再也支撑不住了,扑通一声倒在了坟头上。 小莹啊,我无能,没有替你报成仇啊,这难道是天意吗?希望你地下有知,我已经完全尽力了。 你知道吗?今天一天,又有两条人命伤于王涛之手,而王涛那个狡猾的奸贼仍然逍遥法外,真是可恨啊。 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冷笑,你是今天的第三条。 我吓的啊的一声赶忙转过身,王涛,你……你…… 他笑呵呵的来到我面前,怎么地,想咬我?来啊,咬我,哈哈哈。 他笑的是那么的猖狂,而我此时却没有能力对付他了。 王涛,你赢了,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可我想在临死前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又嘿嘿一声干笑,可以,这样我也让你死的明白,先说说坟墓里这个贱人,他说着手一指,我本来和她结婚都是被逼的,我其实早有相好的,就是我们村的王玉兰,我们俩从小就在一起玩,我原本想着能够娶她,可恨的是她父母嫌我家穷,死活不同意,我俩天天在一起抹眼泪,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后来我父母看我岁数也不小了,就把小莹这个女人介绍给我,就在我们拜堂成亲那天,我的玉兰妹竟然想不开上吊自杀了,我那个悲痛啊,就感觉心里被谁捅了一刀那么难受。结婚后,我整天流眼泪,饭也吃的少了,可恨的是小莹这个贱人天天对我冷嘲热讽,说我的心都被玉兰那个死狐狸勾去了,让我也死了算了。有天她又给我闹,我一怒之下在厨房把她勒死了,杀过她后,我非常害怕,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忽然我灵机一动,将她吊了起来,造成她上吊自杀的假象,但是我们刚结婚不多久她就上吊,这事肯定和我扯不清,于是我又让朋友骑摩托把我撞一下,然后我就在医院通过贿赂那个王秀娟医生装成精神病,后来警察来调查,我就会嗷嗷大叫,他们也拿我没办法。 你真是个天才,可叹你不走正路,那今天的王医生和小豹的大姑是不是也是你杀的? 对,是我杀的,在你去医生那调查我的病例档案时我就感到事情不妙,我趁护士不注意溜了出来,一路小跑来到王医生家,可却见你小子在那墨迹个没完,我本想把你俩一起做了,又怕我一个人不是你俩的对手,所以你走后我就把王医生勒死了,然后把她吊到树上,然后下一个目标就是你,我一路跟随,可是你却跑到小豹的大姑家,将事情给她说了,我咋能放过这个老东西,于是把她也吊死了,后来我就一直跟随你来到这里,哈哈哈,这个地方真是杀人的好地方,好清静啊。 我苦笑了一下,摸了摸兜里,兜里放着我从王医生家出来后买的录音机,我知道王涛肯定也不会放过我,但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他好过,早晚一天警察会发现这盘录音带的。 咦对了,李军,我问你,你是啥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你的一个眼神,我咬牙切齿的说。 啊,哈哈哈,那你看我现在的眼神呢,他突然眼露凶光,霍地从腰后掏出一把短刀,缓缓的举起来,死吧你。 我惨然一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可是等了半天,却没有动静,我又缓缓睁开眼,只见王涛扎着马步,瞪大眼睛举着短刀一动不动。 你搞什么鬼,在那摆造型呢,要动手就动手。 可是我喊了半天,他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大着胆子慢慢站了起来,撇了柳树上的一根树枝捅了他一下,可是他竟然扑通倒在了地上。 我赶忙走了过去,用手一搭他的鼻子,一点呼吸都没有了。 后来我将那盘录音带交给了警察,然后将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了,并向他们说王涛肯定是被小莹的鬼魂吓死的,但是他们说什么也不相信,唉,不管他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从那之后我再也不敢抓壁虎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滴血壁虎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46.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