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0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018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6分钟
简介:一、碧莲初嫁 碧莲茫然的坐在绛红缎面的炕沿上,大红镶金边的红盖头无力的垂落在地上。整个屋子一片寂静,连根针落地的声音也都清晰可辨。屋子里散……
一、碧莲初嫁 碧莲茫然的坐在绛红缎面的炕沿上,大红镶金边的红盖头无力的垂落在地上。整个屋子一片寂静,连根针落地的声音也都清晰可辨。屋子里散发着一股腐朽陈旧的气味。 “从今儿个起你就是我们李家的人了,少爷身体欠佳,正在东厢房休养,这西院就是你的住所,以后没事的时候就呆在这,不要到处乱跑,免的冲撞了少爷……。这些就是今天碧莲大婚之夜,李家当家主母李鲁氏对碧莲的训诫。 穆碧莲今年19岁,长的眉清目秀的。在本地也算是个数一数二的俊俏姑娘,可是一直到碧莲19岁也没有媒人上门提亲。这可把碧莲的继母急坏了,天天在家里对碧莲是非打即骂,其实无人提亲的原因正是继母的贪婪。 碧莲的生母在碧莲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忍受不了碧莲父亲酒后的殴打,丢下碧莲和刚满月的弟弟跳井自杀了。母亲去世不到一年,父亲就又娶了隔村的张寡妇续了弦。从此以后碧莲就一直生活在酒鬼父亲和刻薄继母的淫威下。今年年初,自己那酒鬼老爹喝醉了酒,失足落到了河里,连个尸首也找不到了。从那以后,继母就一直想方设法的要把碧莲嫁出去,讨点定亲钱花。 两个月前,终于有人到碧莲家来说媒了。本村的马媒婆满脸堆笑,唾沫星子满天乱飞的讲道:“她大姨,你家姑娘走大运了,隔壁镇李府家的少爷看上了你家的大姑娘,你也知道人家李家可是大户人家,他家祖辈可是当大官的,传到这一辈,就算是无黄金万两,良田千顷,也是一等一的富足人家。现在人家少爷看上了你家姑娘,烧高香了。 碧莲听了后,脸色都变了,李府在本地可算是家喻户晓,李府在当地是大户人家,但是听说这李府家的少爷得了肺痨,一直靠着人参吊着命。但就是这样,李家也给这少爷娶了一茬又一茬的几房妻子。如果碧莲嫁了他,这就算是第七房姨太太了。听邻居闲聊提起,李家少爷娶过的这几房太太从未见她们出过李府,有人谣传说这些女人嫁给少爷不久后都离奇死了。是李家拿出了大笔的钱财堵住了众人的悠悠之口,才没让事情闹大。 碧莲的继母听了后,满脸堆笑,转过身来用从未有过的温柔声调对碧莲说:“我的亲亲小姑奶奶,这天大的福气等着你,你可真交大运了,怎么样呀,快答应吧。” 碧莲垂下头,想了一下。抬起头来,肯定的点了点。是呀,只不过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而已,有什么不可以呢。再说自己嫁了,家里还能得点钱财,只希望继母看在钱的份上,对自己那唯一的傻弟弟好点,让弟弟以后有个安身之所。 二、张妈与宝儿 一对龙凤呈祥的大红蜡烛一直发出的“滋滋”声。碧莲微微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她感到浑身有些发麻,可能是坐得太久了,有点僵硬了。 “吱呀呀——”门突然开了,发出了一种刺耳的磨擦声。 这是谁,应该不是那肺痨少爷,也不是刚走的李鲁氏。碧莲感到有些紧张,身子不自觉得向床里挪了挪,她不知如何去应付,只能听天由命似的坐在那里静候着事情的发展。 一阵冷风吹了进来,碧莲的身子浑身打了个冷颤,她静候了一会,却不见任何人走进来,准确的说她根本就没有听见人的脚步声……。 没有人,门却打开了,是风还是……,想到此,碧莲不禁又打了一个冷颤,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邻居的话来。从来没有人看见过李府的少奶奶们出过门,听说都离奇死亡了。碧莲到处张望,屋里空无一人,只有两根红色的龙凤蜡烛闪着耀眼却又有些诡异的火光。 “谁?”碧莲的声音听来都有些颤抖和变音,可是没有人回答她。碧莲大着胆子缓缓的走向门口,轻轻的探出头去,没有人,院子里空无一人,在这大喜的日子,新人房间内外竟然没有个使唤佣人,唯有两个大红灯笼高高悬挂在门的上方,随风飘荡。正在碧莲纳闷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七少奶奶好!”一个清脆脆的嗓音响起。”碧莲猛的抬起头,只见墙跟处蹲着一个十五、六岁的丫头。长着一双丹凤眼,柳叶弯眉,皮肤白里透红,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编成一个麻花垂在脑后,身材微有些发胖,上身着一件粉色夹棉小袄,下身穿一件宝蓝色袄裤,一身大户人家丫头的打扮,碧莲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尴尬,一个小丫头倒长的细皮嫩肉,满有姿色的,而自己这所谓的七少奶奶倒是一脸蜡黄样。看来不愧是大户人家的人,吃的穿的果然与众不同。 “七少奶奶,您赶紧回屋吧,外面风大,别冻着了,还有这要是被张妈看到了,又要到老太太那去告状了,到时候您可麻烦了!” “宝儿,你在说什么那!”一个冷冷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响起。“张——妈——”刚才还在唠叨个不停的丫头,这时突然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头低垂着,身子向后一直退。 “七少奶奶,您怎么会在这,您不是应该在屋里休息吗?”张妈的话阴一句,阳一句,听起来像是从牙缝里使劲往外蹦似的,一张长满皱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但是两只狭长的眼睛却一直在闪闪发亮,那是一种让人感到十分不舒服的光芒。碧莲心中有点局促,她低着头没有说话,必竟她还不太适应大户人家的说话方式和语气,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回。 “还有你,宝儿,快回房去,小心我告诉老太太。”张妈的眼一瞥,又把苗头对准了宝儿,宝儿的脸色猛的一下变白了。 “不怪宝儿,是我自己……碧莲忙解释道。 “七少奶奶,外面风大寒露重,请回屋!”张妈那双写满精明和不屑的眼光居高临下似的盯着碧莲。 “我……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开门声,所以……”碧莲实在是不适应张妈的那种眼神,所以不自觉的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开门声!”张妈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大,大得像是被什么吓到似的。碧莲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却引来张妈这么大的反应,她小心的观察着眼前张妈的面部变化,她的脸色变的有点苍白,她慢慢的侧身撇了一眼宝儿。 “又来了,又来了,是她们来了……”宝儿不停的说着这句话,面色白如一张纸,眼泪不自觉得在眼眶中打滚,身子已经有些站不住了。 “住嘴!”张妈突然大喝一声,紧接着又恢复了刚才的语气,继续说道:“天色不早了,少奶奶该休息了,宝儿,不该说的话就不要乱说,回你屋去!” “还有,七少奶奶,请把老太太的话放在心上!”张妈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碧莲,让碧莲感到有些透不过气来,碧莲慢慢的走回了屋中,但是她的心中却产生了疑问,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一句话却引来这么大的反应?宝儿口里的她们又是谁? 碧莲这一晚上都没睡着,只要她一闭眼,脑子里就不停的乱想。终于熬到了天亮。碧莲翻身起床,呆呆的坐在炕沿上瞎想。忽然那个脆生生的声音又响起:“少奶奶,您起床了吗。” 是宝儿,碧莲听出了宝儿的声音。心中一阵欢喜,自己有很多问题要问的。于是立马答道:“起床了,进来吧。”宝儿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一双丹凤眼不停的四处打量这西厢房。碧莲觉得奇怪,于是问道:“宝儿,你没来过这吗,这里有什么吗?”宝儿听了这句话,脸色突变,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没什么,我没进来过。我只想来问问七少奶奶住的习惯吗。” 碧莲的第一感觉就是宝儿在撒谎,不过看宝儿那神色不安的表情,碧莲把到嘴边的话又变了:“对了,宝儿,张妈是谁?” 宝儿听了,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说道:“张妈可是个惹不得的大人物,她是老太太的陪嫁丫头,这么多年来一直呆在李府,在老太太那说起话来有时比少爷小姐还管用呢。现在老太太上了岁数,不愿见人,一般李府大小事务都有张妈出面。现在呀,下人们都知道张妈而快不认识自己的主子了,可不能惹她呀。”说到这,宝儿吐了一下舌头。看着宝儿调皮的样子,碧莲的心稍微轻松了点。 碧莲随口又问道:“那宝儿,你是哪个屋的丫头呀,我这个屋好像没有丫头伺候着呢。” 宝儿听了,表情有点凝固,不过很快说道:“我是小姐屋的,不过小姐去省里念女专了,不让带随身丫头,所以我呆在这里,做些杂活。最近几年府里收入大不如前,很多佣人都被辞退了,不过我看很快张妈就会给您找个新丫头的。” “嗯,我看你就不错,要不你做我的贴身丫头如何,等你家小姐回来,你在回去就是了。”碧莲半真半假的笑着说。 “那敢情倒好,不过,我想,张妈不会同意的。我也得走了,要是让张妈发现我又乱串门子,又好到老太太那乱嚼舌根子的。”宝儿讪讪地说道,说罢转身准备离去。 “宝儿,一等”碧莲忙叫住了她,走上前将她头上的一株干枯的小黄花拿了下来。宝儿笑了,开心的说道:“谢谢七少奶奶,我发现您真是一个很好的人,比前几个好很多,好人会长命的!” “前几个”,碧莲心中一沉,看着宝儿,不动声色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说我比前几个好很多?前几个?指谁呀?” 宝儿赶紧捂住了嘴,脸上一阵紧张,另一只手不停的摇着,同时嘴上嘟噜道:“没谁,没谁,我乱说的,别当真……” 碧莲没想到宝儿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半会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宝儿的肩头,轻柔的说道:“宝儿,帮我个忙,我刚来,哪都不认识,身边也没个使唤丫头,我想去给老太太问安,带个路吧。” “对,对,对,好。宝儿结巴的说道。 三、李老太太 清晨,梳洗完毕的碧莲由宝儿带着去了“贵菊苑”,那是李家当家主母李鲁氏李老太太的住所。这一路上宝儿一句话也不说,低着头只顾在前面带路,倒是碧莲,出于好奇东张西望。李家的宅子真的很大,到处都是深墙大院,曲径通幽,只是……只是没有任何花草树木,这倒是个稀奇事,忽然碧莲想到,这都没有花草,那刚才宝儿头上的花从哪来的,不过转念又一想,也许宝儿去外面玩不小心沾上的吧。除了这一点,还有一点很奇怪,偌大的李宅,在这一路上除了她们两个就没有再碰上别人。 “七少奶奶来了。”又是阴一句阳一句,她抬起头正好对上张妈的眼睛,不舒服的感觉再次在碧莲的心中徘徊。 “张妈。”碧莲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些,虽然她自己的身份是少奶奶比张妈不知道要尊贵多少,但是她心里还是感到某种莫名的紧张。 “七少奶奶昨晚睡得可安好?”张妈的话听起来像是在关心碧莲,不过眼中的不屑却道出了张妈的本意。 “还好,只是……”碧莲想到了昨晚的事,刚想问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所以只说出半句话。 “七少奶奶,我得先提醒您,在我们李家规矩可多,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问的事也不要问,该你知道的自然会让你知道!”张妈的脸上现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碧莲无法看懂,但是却感到身上有些发颤,她有些怕看到这种表情,赶忙低下了头,轻轻的说道:“碧莲明白了。” “好了,七少奶奶明白就好,一会进去给老太太敬媳妇茶的时候,记住,进去绝对不能随便乱看,也不能抬起头看老太太,听懂了吗!还有宝儿就别进去了,免的老太太又闹心了。”张妈的话中带着命令。 碧莲和宝儿同时点了点头。 屋子里很黑,黑得走路都要小心,整个屋子那股腐朽陈旧的气味更加强烈了。 碧莲小心翼翼的跟在张妈的后面,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面,身子僵直的向前走着,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犯了规矩。 “老太太,新少奶奶来了。”碧莲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那声音听起来有点趾高气昂,碧莲都不相信那是从张妈这个佣人口中发出的,但它的确是从张妈口中发出的。 “嗯,让她现在敬茶吧。”又是那个苍老而有压迫感的声音,碧莲昨晚刚进门的时候就听过了。 “你在发什么呆,快敬茶啊!”张妈不满的说道,同时将茶杯硬生生的递到了碧莲的手中。 “是,是。”碧莲接过茶,慢慢的挪动着脚步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她并不能确定李老太太的位置,只能靠刚才的声音来分辩方向。 “好了,你就站在那吧。”李老太太的声音再次响起,碧莲停住了脚步,但是她却感到李老太太的声音还是像刚才那么远,自己似乎根本没有靠近。她慢慢的跪了下来,将茶碗举过头,口中恭敬的说道:“老太太,请喝茶。”过了好一会,李老太太才慢慢的走上前,拿起了那杯茶。在那个瞬间,碧莲感觉到了李老太太的手碰到了自己的手,好冷,老太太的手冰凉刺骨,不像是活人的温度,这就是唯一一次碧莲和李老太太的肢体接触。 碧莲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李老太太的样子,也许是屋子太黑,光线太暗,也许是她太胆小不敢抬头看,总之她什么都没有看到就被张妈带出了这间黑漆漆的屋子。在离开这个院子的时候,她又回头看了看这间屋子,墙是白色的,瓦是青色的,一切都很正常,跟其它的院子没什么区别,但是有一个地方却很特别,门前有两个白色的大灯笼随风飘摇。 白色的灯笼,碧莲不禁皱了皱眉头。 “七少奶奶,该走了!”张妈的话像是在提醒碧莲的失态。 在走出门口的时候,碧莲隐约听到了老太太在不停的叨念着:“作孽呀,作孽。” 四、疑云重重 碧莲拿起针线熟练的在一个荷包上绣着,站在一旁的宝儿好奇的凑过脑袋,“咦,是鸳鸯戏水,七少奶奶您绣得真好看,那鸳鸯都像是活的似的!” 碧莲微微一笑,道:“真的吗?” “七少奶奶,当然是真的,李家除了老太太就是您绣得最好了。”宝儿一边捧着荷包,一边开心的说道。 老太太,宝儿的话倒提醒了碧莲,她心中正对白天的事纳闷,所以借机问道:“老太太她今年多大年纪了?”碧莲问得很小心,深怕像前几次似的什么都问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来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是很大年纪了,现在应该是更大更大年纪了!”宝儿一边说一边还伸出两只胳膊比划了一个“更大”的样子,碧莲看着宝儿那天真无邪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对了,宝儿,府里除了我见到的老太太和张妈外,还有其他人吗?少爷的前几位太太我怎么一位都没看见呢?”碧莲随口问道。 “啊?”宝儿先是一愣,猛地站起身来。 碧莲有些诧异,道:“宝儿,你怎么这么大反应啊?” 宝儿向门口看了看,好像是怕有人偷听似的,直到确定门外没人,才走到碧莲跟前小声的说道:“少奶奶,我偷偷的告诉你,你可别乱说。” “你说吧。”碧莲的心又猛的一沉说道。 宝儿又小心的看了看门口,接着说道:“我也说不清楚,我是2年前来的,前三任太太我是不知道,后面倒是知道点,四少奶奶,来了不到两月,据说得了失心疯,被赶回娘家去了。五少奶奶晚上游园失足,不小心掉井里去了。六少奶奶不知为何犯了家规,在半月前被老太太叫去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六少奶奶了,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您是第七任,千万别犯错,否则万一到老太太那,又会消失……。”说到这,宝儿忽然闭上了嘴巴,眼睛盯着碧莲一眨也不眨的看着。 消失?碧莲心中不禁一颤,她想到了白天的情景,心中不禁又产生了某种恐惧,难道李老太太乱用私刑,这是碧莲唯一能想到的。碧莲突然发现李老太太是这个家中最可怕的人!这一夜她失眠了,她有太多的想不通,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李家的媳妇们为何都有这样不济的命运,想不明白成亲这几日自己为何连丈夫一面也没见过,想不明白为何一个老妈子比主人还硬气?她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问,但是宝儿已经走了,也许她已经不想再说下去了。碧莲慢慢的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望着外面的月夜,心中不禁想:李老太太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她不愿露面?难道她一直就没有出过那个黑漆漆的房间?还有那凭空消失的六少奶奶到哪去了? 五、同样的屋子 一大早天就在下雨,雨虽然下的不大,却搅着人心烦。已经是第七天了,碧莲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哪都没有去过,甚至连李老太太的那都没有再去过。宝儿也不常来,偌大的院落只有她一个人。 碧莲举着伞独自一人站在院子看着四周,白墙青瓦,没有一点颜色,她不明白在这里生活的人为什么能忍这么久,她自己在这里只住了七天就已经快受不了了。她到现在都不知道李家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少人,到现在她只见过三个人,准确的说是两个人,李老太太的面压根就没见着,其它的人呢?听宝儿说内院主要是女眷,人本来就少,外院都是些大老粗的佣工,一般不让进内院的。碧莲缓缓走到院门前,这个门通常都是锁着的,只有那天去见李老太太时才打开,碧莲轻轻的推了推门,她并不抱以太大的希望,但是……门开了。门没有锁,碧莲感到有些意外,同时心中又有少许兴奋,她在想可能是张妈早上来送饭的时候忘锁了。她走出了院门,轻轻的将门合上,没有人,正如她所意料的一样。 院外是一个厅院,左右各有两个长廊,左边的那个上次去李老太太那已经走过了,而右边那个……碧莲已经决定走这边,她很想知道这个长廊的尽头到底是什么地方,也许就是自己那从未见过面丈夫的居所,不论如何,身为名义上妻子的她应该见上一面自己的丈夫。她迈开脚步子坚定的朝右边走去。 还是一个人也看不见,一路上都非常的安静。可是碧莲越走却越感到心惊,走廊两边的房子是一样的白墙青瓦,一样的没有花草,一样的差点连她自己都以为还是在去李老太太那的路上。就在她有些迷惑的时候,来到了一座院子跟前,这座院子跟李老太太住得院子一模一样,只是它没有院名。 碧莲感到有些不解,这座院子为什么会没有名字,她轻轻的推了一下院门,门开了,碧莲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院子很干净,就像李老太太的院子,之所以说像,是因为院子里的摆设跟李老太太的一模一样,就连门口上方挂的两个大白灯宠都是一模一样。 又是白色的灯笼,一看到这个,碧莲就会感到说不出的晦气,她在门口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应继续往里走。但是她心中又特别好奇,她很想知道屋子里有没有人,很想知道屋子里是否也是漆黑一片,所以她决定往里走。 “有人吗?”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没有人回答。碧莲松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伞,缓缓的走到屋前推开了门。 屋里果然也是漆黑一片,就像李老太太的屋子,碧莲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李家要建两个一模一样的房子。碧莲慢慢的试探性的往里走。走了几步,碧莲就感到脚底下似乎碰到了什么,她俯下身去摸,是一块木头,立着的木头,顺着木头往后摸好像是一个鼓包,一个足有撑开的一把伞那么大的鼓包,上面有土,碧莲明白了,这是一个土堆成的小包,可是谁会在屋里用土推个包?碧莲感到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怪异,她继续往旁边摸,又摸到了一块木头,木头后面仍然有个土包…… 共有五块木头五个土包,到底是什么东西?碧莲的好奇心越来越重。每块木头都好像是嵌在地上的,但又都好像嵌得很松,碧莲毫不费劲的就将它们从地上拔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拔这些木头,但她感到自己一定能从这些木头上找到答案。拿了木头,碧莲走出了屋子。 深吸了一口气,也许是黑屋里太闷了,也许是外面的空气太新清了,总之,碧莲一下子就感到了呼吸的舒畅。她定了定神,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五块木头,看了一块又一块,碧莲的脸色越变越白,直到看到最后那一块,最后那块新刻的。 李氏碧莲之墓,这就是第五块木头上刻着的字。 六、惊魂未定 当碧莲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房间的床上了。 “七少奶奶您可醒了,我还担心您一直这样醒不了了。”宝儿关切的说道。碧莲看了一眼宝儿那通红的双眼,看来一定是刚才哭过了,心里莫名的一阵感动。不过忽然想起了什么,碧莲的脸色又变了。 “我怎么会在这,我刚才……”碧莲想到刚才的情景,不禁又打了一个冷颤。 “七少奶奶,打进李家的那天起我就跟您说过,李家规矩很多,您既然是李家的儿媳妇就要遵守李家的规矩,您不该到处乱走。”又是那种阴一句阳一句的声音,碧莲无力的看向张妈,张妈那双小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就像看到一个受伤的猎物。 “我……”碧莲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只是感到疲倦,心中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恐惧。 张妈没有再去理会她,只是冷冷的对宝儿说道:“宝儿你也该走了,你说的太多了!”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张妈剽了碧莲一眼,那种眼神让碧莲感到有种说不出的诡秘。 屋里又剩下碧莲一个人了。 想起自己目前的处境,想到了自己的名字竟然出现在那个地方。碧莲忍不住小声哭泣起来。 “七少奶奶,七少奶奶您没事吧。”宝儿关切的声音又从门外响起。碧莲赶忙让宝儿进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说道:“宝儿,那个院子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宝儿被碧莲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身子向后挣扎着说道:“七少奶奶,您别这样问,我不能说的,刚才张妈也说过了,您知道,我不能说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宝儿,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从未把你当过佣人,告诉姐姐我,我今天一定要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必须告诉我,我一定要知道!”碧莲大叫着,手死死的拉住宝儿,就是不放她走。她已经不能再这样忍受下去了,她要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第五个木牌子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宝儿停止了挣扎,猛得吸了口气,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轻轻的靠近碧莲,低声的说道:“少奶奶,我看您是个好人,我才说的,您可别说是我说的。” 碧莲拼命的点着头,她现在只想知道真相,她一定要知道。 从宝儿口中得知:这些都是死去的李家媳妇的墓碑,至于碧莲这个名字为何会在上面,宝儿不知道,不过据说这个李宅里常年闹鬼之类的,也许是鬼做的吧。 鬼做的,碧莲冷笑道。别人我不管,但是要想害自己,这点道行还远远不够的,想当年碧莲在继母手下遭的那些非人的罪已经把碧莲摧残的有些精神麻木了。 七、“墓屋”的秘密 入夜,天上下着蒙蒙细雨,碧莲准备再一次夜探墓室。 因为院门是锁着的,碧莲费了好大的劲才从院墙上爬了出来,她的身上已经粘满了泥土,但她已经顾不了这些,她现在要去那间屋子,那间“墓屋”,她相信今夜张妈或者是老太太一定不会猜测到她又来这了,这次一定会发现什么。 这次碧莲没有忘拿蜡烛,她一定要看清“墓屋”的样子,所以当她站在这个屋子前的时候,已经将手中的蜡烛点着了。她深吸了一口气,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把推开了屋门。 烛光虽然不亮,但却足以照亮这间“墓屋”。五座坟静静的排列在那里,五个墓牌已经完好的插回了原处,除了这些,这间屋子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三面白白的墙。碧莲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站在这间阴森森的“墓屋”中,身子还是禁不住微微颤抖。 她迈出第一步是用了很大的勇气,因为她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她知道自己一定能找到什么,这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的,通常都是很灵的。 她围着屋子转了好几圈,都没有任何的发现,她感到有些失望,决定放弃,于是走出了“墓屋”。 外面的雨下得大了,碧莲不得不在屋门口停留,她来回踱着步,心情异常的沉重,没有发现,竟然没有任何的发现,怎么会是这样。她抬起头看着天,无意中又看到了那两个白灯笼,它们正随着风扭动,碧莲感到十分晦气,她十分讨厌白色,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碧莲竟然伸出手一把去拽右边的那个白灯笼,没有拽下来,很结实,碧莲一愣,她怎么也没想到挂灯笼的绳子竟然这样结实。不对,再结实,也会左右动动,左边的那个灯笼看起来很正常,上面的绳子随着风左右摇摆,可是右边的那个却只有灯笼在动,上面的绳子却像是固定住了似的,一动不动。有问题,一定有问题,碧莲突然有些兴奋,她放下手中的蜡烛,伸出两只手用了很大的力气向下一拽。 “吱——”声音不是很大,但是碧莲刚好听清楚。灯笼被拽了下来,但是周围却没有什么变化。碧莲觉得奇怪,刚才“吱——”的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碧莲明明听见了,她猛得转过头看向“墓屋”,声音是从屋里发出的,肯定是!碧莲的心快飞到嗓子眼里了,她拿起地上的蜡烛,走进了屋子。 一切都和刚才很是相似,只是正对着屋门的那面墙多了一扇小门。果然另有玄机,碧莲走上前看了看,原来是前面有个假墙挡住了这个门,现在那个墙已移向左侧。 碧莲轻轻的把门推开,用手摸了摸,门上没有灰尘,看来是有人经常来。一进门,一股刺鼻的霉味传了出来。碧莲不禁倒退了几步,她很讨厌这种味道。门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碧莲深吸一口气,壮了壮胆将手中的蜡烛使劲举向门里,映入眼帘的是个通道,一条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通道,上下两边都是石头砌成的墙。碧莲皱了皱眉,似乎有些犹豫不决,心中说实话真是害怕到极点,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但是为了找到答案,她还是决定豁出去了。 通道十分狭长,碧莲感觉自己走了很久很久才走到尽头,尽头那依然是个门。碧莲轻轻的推开门往里走,是一间屋子,屋子很小,可谓是一目了然,屋子的一角放着四个箱子,四个黑楠木的大箱子,上面一尘不染,而对面又有一个门,是一个石门。碧莲小心翼翼的打开其中的一个箱子,全都是衣服,而且都是男人的衣服。打开另一个,全是男人的鞋。碧莲干脆一口气把另两个箱子也打开,发现里面还是一些男人用的帽子、围巾之类的东西。都是男人的东西,碧莲心中一紧,她自打进李家就没有见过男人,甚至连她的丈夫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现在却在这里发现了这么多男人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碧莲呆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她把箱子都盖好,转身走到石门前面。 碧莲只是轻轻一推,石门就开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味道,像是霉味,又像某种东西腐烂的味道,总之,碧莲走进去的时候差点没吐出来。好在,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强忍了下去,定睛望去。 八、男人的尸体 屋内正中摆放着一口棺材,黑漆漆的大棺材。 碧莲吓得半蹲的缩在地上,烛光随着碧莲手的颤抖也摇摆不定。离开,一定要离开!想到此,碧莲匆忙站起身,准备转身离开,可是……石门已经合上了,紧紧的合上了,怎么推也推不开了。 “不!不!我不要死在这里!不要!让我出去!让我出去!”碧莲发狂地喊道,她的心中已充满了恐惧。 不知喊了多久,碧莲只感到嗓子已经嘶哑了,但是没有人回应她。她瘫坐在地上,因为刚才喊叫过于用力,现在还在喘着粗气。 棺材静静的“卧”在那里,在烛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诡异。碧莲突然有种想打开棺材的欲望,突然想知道那里面躺得到底是谁?难道是自己从未见面的丈夫?想到此,她站起身,慢慢走了过去。 棺材上落了少许的尘土,碧莲将蜡烛放在棺材前的地上,伸出双手扶住棺材盖用力推了一下,棺材发出了难听的摩擦声,碧莲感到自己浑身都在哆嗦,但是还是鼓起勇气看向棺材里面。 一层单子,看起来像是新的,尸体在单子下若隐若现。碧莲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伸出手将单子拉到了尸体的腿部。一具完整的尸体,看样子死了有一段日子了,是一个面色惨白的年轻男子,这具尸体的部分已经开始腐烂了,白色的蛆虫在肉里爬来爬去,碧莲一阵干呕……这个男人是谁,会不会是她的丈夫,也许他早就死了,可是既然他死了,为什么还要给他娶妻?难道她真的嫁给一个死人?碧莲感到身上一阵阵的发冷。 碧莲再一次扑向石门,诡异的是,这一次石门竟然一推就开了,碧莲来不及细想,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墓室”。 离开了“墓屋”,碧莲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雨过天晴后的天空,感觉心情好了很多,但是她不愿意再在这里多待,赶紧跑了出去。 碧莲很顺利的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推开门走了进去。碧莲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浑身瑟瑟发抖,她想着刚才自己的所见,根本无法入睡,尤其是想到那个尸体,就感到身上一阵阵的发冷。突然,碧莲坐了起来,她突然想起自己离开那间墓屋的时候,忘把灯笼还原,还有那口棺材也没有合上,糟了,如果被李家的人知道了,那她……会不会也像六少奶奶那样消失呢?想到此,碧莲再也顾不上晚上出去会害怕,穿上鞋迅速的朝院门跑去。 门还是上着锁,有了第一次经验,碧莲很快的就翻出了院子,跑向了“墓屋”。 糟了,跑的太急,忘了拿蜡烛,碧莲已经来到了“墓屋”的院门口,才想到,但是既然已经来了,就先将灯笼还原,这样别人也不会注意到了。于是,她悄悄的推开院门,正准备走进去,却忽然发现“墓屋”里有亮光,仔细一看,还有一个人影…… 九、雌雄同体 碧莲半蹲在窗前,大气也不敢喘。屋里的人似乎也安静下来,半天都没有动静。碧莲甚至怀疑刚才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是屋子里还在亮着的烛光证明了的确有人来过。 “我来了,来看看你们。”屋子竟然响起了声音,语气听起来像是来看老朋友,但竟然是男人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碧莲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里听到男人的声音,你们,又是指谁? “你们还好吗?”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贱人们,躺着舒服吧!”女人,里面还有一个女人尖锐的嗓音! 碧莲清楚的记得自己只看到一个人影,可是怎么会有另一个人的声音?也许那个人坐着,自己没有看到,碧莲不再多想,打算继续听下去。 “表妹,不要这样说,她们是你的嫂嫂呀。”男人似乎有些不悦。 “嫂嫂?!哈哈,这些都是些狐媚子,何来嫂嫂之说。”女人的话中有些怒意。 “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你怎样才肯罢手。”男人无奈的说道。 “罢手,表哥,你知道我的心意的”女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再出声。 半响无语,碧莲的心一阵阵的猛跳,这个女人的声音越听越熟悉,但是碧莲不敢作声,继续听下去。 “大太太,我知道水很凉,所以又带来一个暖炉给你暖身子,你可要小心身子,不要冻着。二太太,你最喜欢花草树木,所以我给你带来一堆,你可不要看花了眼。三太太,你的舌头太难看了,我做了一个面纱给你,正好可以挡住。五太太,我知道你不喜欢喝凉水,我特地给你带了点柴火,煮着喝水吧。七太太……”说到七太太的时候,男人停顿了一下,嘴中发出无奈的叹气声,紧接着又说道,“七太太,就你最不听话,到处乱跑,到处乱看,虽然你不听话,但是我还是最喜欢你的,很快你也会来陪我的”男人停止了说话。 碧莲听着他的话,总感到有些不对劲,于是悄悄地伸出右手食指在嘴上沾了沾,在窗纸戳了一个小洞。 她只看到了一个人,背对着她坐在地上,看不出是男还是女,但是身上的那身衣服,碧莲却看的清清楚楚,上身着是粉色夹棉小袄,下身是宝蓝色袄裤,碧莲的血液霎那间冷却了。那个人坐在那一动不动,前面正对着自己的牌位。每个牌位前都放着刚才所说的那些东西,只不过……它们都是用纸做的。碧莲感到浑身发毛,身子在微微颤抖,嘴唇在止不住的颤抖。碧莲捂住了嘴,她真怕自己吓得叫出声。 “你们不收?看来你们都不喜欢。”坐着的那个人出声了,是男人的声音,“看来我不应该这么娇惯你们!”他的声音突然开始变得尖锐起来。 “表哥,我早告诉过你,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就是我,为什么你不娶我,反而一个接一个的娶这些狐媚子呢,这些**不值得你这么爱她们。”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但却也来自那个坐着个人。 怎么会这样?怎么一个人会发出男女不同的声音?怎么会自己在跟自己说话?碧莲有些站不住了,她想立刻离开这里,可是她却发现自己吓得已经走不动路了。而屋里的声音却还在继续。 “爱我,哈哈”又变成男人的声音,“表妹,我早说过,我根本就不喜欢你的,要不是你,她们怎么会死的,我就是死也不会娶你的。说到此,一直坐在地上不动的那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它的动作很快,快得碧莲都没有看清它是怎么站起来的。 “好,那我就让你娶的女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在你面前”转瞬间又变成了那个女人尖锐的声音,与此同时那个人的左手也抬了起来,正抚摸着他自己的头。“不要,再这样下去了,你不是很喜欢七少奶奶吗,放过她吧。”随着女人的声音的落下,男声立即接入,那只手像是在真的抚摸一样,上下挥动。 “不,放过她,那谁放过我呢!”又变成了女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十分的恼火。她突然走上前使劲的踩着那些纸做的东西,就那么不停的拼命的踩着,她的动作似乎有些僵硬,像是很久没有动过似的。它踩的很用力,以至于它的鞋都快被甩掉了。 碧莲再也听不下去了,她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现在对她来说,最主要的就是赶紧离开这里,对,离开这里。 碧莲慢慢的起身,一步一步的往后退了下去….. 十、古宅秘闻 当碧莲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时,到处一片寂静。碧莲颤抖的把房门推开,刹那间,在月光的照射下,碧莲看到了屋子里有个黑影。 “鬼,鬼,不要杀我……”碧莲尖叫的不断往后退,她的脸因过度害怕而变得煞白。 一双冷冰冰的手忽然从碧莲背后伸了过来,紧紧的抓住了碧莲的双肩。 “啊!”又是一声高度的尖叫,碧莲几乎蹦了起来。 “七少奶奶,是我。” 碧莲慢慢的回过头,看到了张妈。她依然是一脸冷漠。 “张妈,有鬼……”终于见到一个人,碧莲感到自己心里紧张感褪去了一点。 “哪里来的鬼,七少奶奶,我看您似乎还是不熟悉李家的规矩。”仔细看看,屋子里坐的是老太太。张妈的嗓音高了八度,脸上依然是一片冷漠。 碧莲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过去,屋子里没有点灯,但是依稀可辨,是人。 “你都看到了吧,孩子。”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啊,是李老太太的声音,碧莲这个听的出来。” 莫非今晚就是自己的……碧莲不敢继续想下去。碧莲扶着门框一步步挪进屋子,脚下一个踉跄,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 李老太太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看见了,算了,这都是我做的孽呀。现在我就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碧莲痴痴的坐在地上,李老太太慢慢的说了起来。 “我们李家虽然是家大业大,但是可惜一直是人丁单薄,偌大的一个家就只有我一个妇道人家打理,要不是一直靠张妈帮我,我早就挺不下去了。”老太太的声音一顿,继续说了下去:“少爷自从出生后就一直身体孱弱,性格内向,我一直想给他生个兄弟姊妹,但可惜老爷去的早,10年前,我去灵隐寺上香的路中,捡到一个小女孩,我看她长的怪可爱的,就带回了李府,对外称是我娘舅家的女儿,希望这个女孩和我的儿子一起作伴,让他多个妹妹,不要那么内向。也别说,在最初的几年,这个孩子和少爷相处的形影不离,少爷虽然身体一直不好,但是精神开朗了很多。我一直十分感激这个女孩。可惜……说到这老太太猛的咳嗽起来,半响又继续说了下去:“可惜,随着女孩的年龄渐长,我发现了点苗头,这个女孩喜欢少爷。我看到后也很高兴,要是少爷也喜欢她再好不过,两个人早日成亲,我也好早点抱孙子。但是没想到的是,少爷虽然也喜欢这个孩子,但是对她的喜欢是兄妹之情,并不是男女之爱。少爷一日明确的跟女孩说清楚了。女孩很难过,整日默默不语的,很久都没有恢复过来。” 张妈走上前默默的递给老太太一杯茶,老太太抿了一口,继续说道:“不久,我就给少爷娶了一房妻子,我那儿子和新婚妻子相处的十分融洽,我也十分开心,但更令我高兴的是,那个孩子也恢复过来了,看到他们夫妻,兄妹相处融洽,我也十分开心。没想到的是,不到2月,我那苦命的大儿媳妇意外落井而亡了。我和少爷难过了很久,那个时候一直是那个孩子陪着我们,为了尽早的走出悲伤之中,我又给少爷娶了一房,可是没想到的是二太太也命薄,不久也撒手人寰。此时我那苦命的儿子十分悲痛,身体也越来越差了,为了早日延续我李家的香火,我又不听儿子的阻挠,连续一口气给他娶了三太太,四太太,五太太。可是没到半年,一个上吊了,一个疯了,一个死了。我开始慢慢觉的事有蹊跷。于是让张妈暗地里打听。结果发现了一切都是那个孩子做的,她深爱我那苦命的儿子,恨一切抢夺少爷女人。知道这件事后,我大发雷霆,把她叫到身边,这才发现,这个孩子好像已经入魔了,爱的发疯了。直到我说要把她送到官府,她才害怕,她跪在我和少爷的面前苦苦哀求,说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我心软了,从内心深处来讲,我也是很疼她的。她对天发誓说,从今以后做牛做马做佣人,以弥补自己的过错。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一切也都消停了,可是没想到的是,当我给少爷又娶了第六位太太后,她又开始诡计重施了,最后竟然疯到半夜拿剪刀来到少爷房间要杀死六少奶奶,六少奶奶吓坏了,要去报官,最后被我拦下了,后来我给了六少奶奶一笔银子,让她远走高飞了。我以为这样这个家能稍微安宁点,可惜没想到的是,说到这,李老太太开始哽咽起来。 “我那唯一的儿子,连番受此惊吓,不久后就奄奄一息了,为了给他冲喜,所以我又让他娶了你,可惜,在你结婚的前夜,我的儿子就已经撒手人寰了,但事以至此,只能继续举行婚礼,我想少爷都没了,你也许就不会受到迫害了,没想到……那个孩子还继续这样。” “那个孩子是宝儿,对吧。”我听着这些家族秘闻,颤抖着问道。 “对,是她。”老太太说道。 “她是个疯子,你们就没想过,她会继续这样杀人吗,你就让她这样继续下去吗?”我悲愤的说道。 “不会了,我都想好了,孩子,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和六太太一样,远走高飞,至于宝儿。”李老太太语气一顿。继续说道:“我会让她为自己的罪行负责的,她会永远的陪着我的儿子,和那些太太们一起,在阴间服侍我的儿子。说道这里,虽然碧莲看不到老太太的表情,但是从她那凄厉的声音里,碧莲感觉到一阵阵莫名的恐惧。 “这是,一千两银子,也是我们李家的一半财产,这是补偿你,也算是为了弥补我对宝儿放纵之罪的忏悔吧。“李老太太的声音越来越小。 “一千两!”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碧莲回头一看,张妈瞪着眼睛,口里好像能塞个鸡蛋的说道。 “对,是一千两,我已经看透了,我是活不了多久了,等着了结了宝儿的事,我就准备我宅子卖了,把余下的钱箔散了,然后住到寺庙里,用我的余生为儿子和媳妇们日夜诵经。”李老太太悲哀的说道。 十一,古宅的落幕 “你难道质疑我的决定吗”是李老太太的声音。 “不敢,我只想问刚才的话是您的本意吗。”张妈站在院子里躬着身子,头也不敢抬,必恭必敬的说道。 “也是也不是,宝儿今晚你就去了结她,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妖物了,至于七少奶奶,就让她和六少奶奶一起做伴吧。身为我家的媳妇,进了这个门,又怎么会再让她出去。”李老太太缓缓的说道。 “好的,不过事后您真会,散尽家财,入住寺庙吗……?”张妈犹豫了一下,忐忑不安的问道。 “也许吧,我有点累了,也许以后就是咱俩一起度过余生了。”李老太太无力的回答道。 不知过了多久,李府的东院着起了一片火光。 张妈恭敬的站在李老太太身后。 李老太太望着那诡异的大火,过了一会才才说道:“都处理好了吧?” “就差您了。”张妈望着李老太太的后背,狞笑道。 砰的一声,李老太太猛的回过身来,她满脸是血的望着张妈,张妈的五官扭结在一起,眼里散发着一阵阵妖异的目光。 “张妈,这是为什么?”李老太太痛苦的捂着后脑勺说道。 “为什么!你不知道吗,我替你做了半辈子的牛马,为你解决了多少事情,老了,老了,你倒想让我陪你到庙里去做老姑子!”张妈恶狠狠瞪着李老太太,继续厉声说道:“我跟了你几十年了,什么也没捞到一分,现在李家大不如前,良禽择木而栖,既然老主子不行了,我还是扶持新主子吧!” “我知道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你们想霸占我李家的财产!”老太太厉声叫道。 “死老太婆,上路吧!”张妈咬牙切齿的向李老太太扑去。 十二、新的篇章 碧莲慢腾腾的走到张妈面前,张妈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肚子,大量的鲜血顺着张妈的手指缝隙往外流。张妈大口的喘气说道:“七少奶奶,……快……快帮我包……包扎伤口,找医生。没想到那死老太婆,随身竟然戴着剪子…” 碧莲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看着张妈,缓缓的说道:“她死了吗?” “嗯,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你……你为什么……还站着……”张妈急着说道。 “我在想做李家的当家主母好,还是去外地重新开始好。”碧莲道。 “你,你,你这个**,要是没有我,你早就死了,没有我,你根本顶不起这个家,这个家的佣人都服从我的……。”张妈瞪大眼睛,嘴里不停的往外冒血沫子。 碧莲笑了,笑得很温柔,她随手拿起屋内的花瓶,朝张妈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我想他们也许更喜欢银子吧。”碧莲自言自语道。 后记: 一场大火蔓延了整个李家,老太太,少爷和几个丫鬟老妈子都葬身火海,整个李宅只有可怜的新婚七少奶奶得救了。 半年后,身穿大红绸缎衣,手带雕凤金镯的年轻女人端坐在正屋的紫檀木椅子上,一个小男孩蹲在地上正吃着精美的糕点。 “嗯,阿姐,旁边那几个人为什么叫你七少奶奶呢?”小男孩斜着眼睛傻傻的问道。 “小弟乖,我不是什么七少奶奶,我是李家的当家主母,一会儿我就教训一下这些狗奴才,让她们知道我定的家规。”说罢女子的眼睛冷冷的撇了一眼身旁的站立着的几个丫头,丫头们吓的浑身战栗不已。 “对对,就像阿姐教训小娘那样,小娘头上开了个大红花,大红花,大红花……..”小男孩高兴的拍手大笑道。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老宅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