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爷爷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1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67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来到泥泞小路的末端,转身挤入杂草丛中,寻找记忆里那条开满映山红的近道。 啊,找到了,是这里!一位穿着很清爽的都市少女脸上笑开了花,那灿烂的……
来到泥泞小路的末端,转身挤入杂草丛中,寻找记忆里那条开满映山红的近道。 “啊,找到了,是这里!”一位穿着很清爽的都市少女脸上笑开了花,那灿烂的笑容彷如身旁朵朵红花,令人心动。 “呃,不过似乎很久没人走这里的样子……”少女拨开眼前层层叠叠的枝桠,鞋子踩在厚厚的落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呼呼呼~”少女在满是“小手”的树林里闯了出来,她根本不担心这些“小手”是否在抽打她,或者会割伤她,又或者会有可怕的虫子趁机掉落至身上……她只是擦擦汗珠,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回头看着自己辛苦开辟出的一条路。好像她早在很久就这么做过。 “嗯,接下来……”少女转身,双手紧握,叠放胸口,白嫩的脸上有了一丝因紧张而泛起的红润。在她身前,有一块空旷的林地,其中有两座相邻的木制民宅,建在一条由远方伸来的白水泥小道旁。两民宅并非紧紧相靠,中间隔了几道篱笆墙,而篱笆墙里被人种植了若干植物。 少女再次跑动起来,她扎起的长长的马尾在脑后上蹿下跳着,肩上挂着的粉红小包差点因跑动而掉至地上。她跑向了一座院门紧闭的民宅,冲院子里焦急地探望着。当她发现一位已谢顶,面容慈祥的老者坐在靠椅上,手拿一把小蒲扇正对她笑时,她才放心地吁了一口气。 “呀,爷爷,我回来了,刚还在担心你不在家呢。”少女露出喜悦的表情,其中又有些慌张的意味。 “那个……爷爷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呢,嗯……抱歉呀,这么长时间没有过来,都怪家里管太严了,双休日还给我报课外班,上高中了又整天住学校……”女孩有些懊恼地在解释,老者却只是微笑,并摇起了靠椅。 “嗯,等下再来打搅哦,我得先去向奶奶报个道。”少女轻轻地鞠了个躬,转背跑向另一座房子。 “奶奶,奶奶!”精灵般的女孩闯入另一座打开门的民宅,眼晴在各种精致的家具之间打着转。 “哎哟,我的小宝贝来啦?奶奶可想你啦!”一位鹤发童颜,相当精神的老人从一扇木门后伸出头,露出笑脸,然后她赶紧系下白色围裙,收拾起手上的厨具,兴奋地疾走过来。 “奶奶,这是妈让我带给你的,都是一些营养品。”女孩从她的背包里掏出了一件又一件物品,到最后,原本塞满东西的背包里只剩下一只皮夹子了。 “哎呀带这么多东西多麻烦呀,奶奶又不愁吃穿的,能见到我的乖孙女就足够了。”老人牵起女孩白皙的手,攒在手心里。 “哎不是,这些是保健品,对身体有好处的,再说你也可以给爷爷用嘛!” “哎,好好……”老人疑犹了一会,接着说,“你先休息,看看电视什么的,想你走这么远的路也累了。” 老人将桌上女孩带来的东西收起,然后又马不停蹄地整理起木屋。虽然是木屋,但一点也不简陋,各种家具都齐全,并且很干净整洁,可见屋子的主人时常有细心打理。 “奶奶我不看电视,我也一起来帮忙!”女孩连坐都没坐,便将她奶奶手中的撮箕扫帚抢走。 “你这丫头,还是一点也闲不下来,好,奶奶去负责厨房的工作,这边就交你啦。” “嘻嘻。”女孩露出调皮的一笑后,转身打扫起来。 “奶奶的睡房一点也没变哩!”女孩带着清扫工具来到一间睡房里,一切看上去都很干净,没什么要特别清理的。 睡房中间放着一造型颇古风的大床,上面罩着白色蚊帐,一台看上去有些年头的电视机就正对着床,而电视机旁放着一些摆设和一些载有旧照的相框。 “哇,这些照片还在呢!”女孩眼晴一闪,她捧起相框,看着里面一群小孩挤在一起在对照相机做鬼脸,而其中一个就是小学时的自己,不由得感叹时光的飞逝。 “这些都是当时住在附近的孩子呢,我都记不清他们的名字了……”女孩有些失落地说着,然后她又捧起其它的相框,其中照片里都会有一位爷爷和一位奶奶,以及一位头戴小红花,咧嘴而笑的小女孩出现。 “哎,我差点忘了,爷爷还在院子里等我呢!”女孩一个激灵,赶紧将手中的相框放回原位。 “哦对了,嘻嘻~”女孩又想起什么似地,转身走至睡房的窗户口,打开窗户,一片翠绿色的竹林将视野完全阻挡,伴随着穿林风和它弹奏的沙沙乐曲,窗外满溢着泌人心脾的清幽。女孩脑中闪现出一幕画面,一位身着白衣,手持宝剑的老人在竹林下迎风舞剑。 每每大好清晨,老人必定会来到窗外竹林下舞剑,这会引得一位小女孩拍手叫好,然后双手合并做出一副相框的样子,给他拍下一张照片。 “咔擦!”女孩对着窗外空无一人的竹林做出相框的手势,然后嘴里发出模拟按下快门的声音,此时一阵清幽的穿林风迎面拂来,拂起了女孩脸庞垂落的双鬓。 “爷爷!让你久等啦,我……”女孩再次来到宅门紧闭的木屋院子前,向院里张望着,焦急地在搜寻人的身影,可是所获为零。 咦?怎么会,刚才还在的,难道出门啦?”女孩眉尖紧锁,双臂抬至胸前。 “春花?哎哟,快来帮奶奶忙,有只好大的老鼠蹿到厨房里来啦!”耳旁突然传来奶奶的呼叫,使名叫春花的少女紧张地回过头,然后不假思索地返回她奶奶身边。 “报告,没发现老鼠呀,厨房里也没有老鼠洞!” “呵呵,可能是奶奶看错啦,哎呀人老了视力就出毛病啰。” “嗯,奶奶,隔壁的爷爷……” “哎,哎哟!对了,春花帮我洗下菜,快到午饭时间了,奶奶有点忙不过来啦。” “嗯,好的。” 接下来,春花屡次提及到隔壁的爷爷,她奶奶就屡次神色慌张地避开了话题,即使是有些天然呆的孩子,也难免会心生疑虑。 “快尝尝奶奶做的梅干菜蒸肉,看看水平有没有降低?“ “呜嗯,好吃……哎不是,奶奶你又避开了我的问题!”面对自己宝贝孙女的强硬攻势,老人有些难以招架了。 “难道你和爷爷闹矛盾啦,不然为什么不想谈到他?” “哎、哎!是啊,他一直在闹情绪,我们都好久不理对方啦!” “噗,没想到你们还像小孩子一样会闹情绪,不过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让你们和好如初……早知道的话,刚才遇到爷爷就拉他过来了,难怪他只是笑,不说话……” “哐当”一声,春花的奶奶手中的铁勺子掉落,老人接着一脸惊异状,连连后退,像是突然犯病一样往墙边靠。 “奶奶你怎么啦?别吓我啊!”春花赶紧上前扶住奶奶。 “唔,没事,突然有些呼吸不畅,老毛病了,没事。”老人神色渐渐镇定下来,但表情仍有些僵硬。 到了午饭时间,老人和她的宝贝孙女相邻而坐,桌上的饭菜弥漫出热腾腾的香气,但两人却很少动筷。气氛有点冷。 “奶奶,您知道的,我从小就失去了亲爷爷,一直以来都是隔壁的爷爷将我视为亲孙女般照顾,小时候我也一直视他为我的亲爷爷……” “而且,我也真地很喜欢那些和你们在一起的童年,那绝对是我最珍惜的一段快乐时光。每天你和爷爷都带我四处去玩,四处走访人家,从而认识很多附近家的小孩,然后大家就玩到一起,弄得每天都闹哄哄的。”春花说到这,脸上浮现出一丝甜蜜的神情。 “嗯嗯,奶奶当然知道,你小时候经常缠着我们撒娇呢。”老人认真地听孙女说话,凝结在脸上的阴暗有些要散去的意思。 “那是因为我爸妈很少陪我,您知道的,他们一个整天想着挣钱,另一个整天想着升官,常常不顾虑我的感受……”春花脸上的甜蜜被一种突生的失落所替换。 “唉,我每次过年团聚的时候都和你爸妈私下说过,让他们多花点时间在你身上,钱和权力不需要过分追求,可他们那,是走火入魔啰!” “他们也许认为最好的方式就是给我丰富的物质生活吧,和一般人想比,我的确条件很优越,而且,而且这次高考成绩出来后,不意外的话,他们就会送我出国留学。” “哎呀出国呀?怎么都不见和我商量商量,怎么现在都流行将子女送到国外去?难道国内没一所好大学么!” “没用的,您知道的,他们一旦决定,无论怎样都改变不了。” “也真是辛苦你啦,你平时也没什么功夫玩了吧?”老人用手抚摸着她孙女的脸蛋。 “嗯,而且我爸妈似乎很不希望我到这边来。”老人听孙女这么一说,脸上有了些不悦的意味。 “只、只是,呜呜……您知道的……”春花的眼晴流出两条晶莹的泪线,她美丽的脸蛋被某种哀思入侵,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哎,怎么突然就哭啦?”老人赶紧掏出小手帕,替可人儿擦去泪痕。 “我心里一直觉得很愧疚,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理爷爷,我明明可以偷偷跑过来的,被发现最多是挨一顿揍,可我一直只是把想法埋在心里,一埋就是这么多年,真是觉得好差劲。”春花坚忍着不让泪水决堤,将心思慢慢地吐露出来。 “放心,爷爷不会计较的,他、他啊,不是个会计较的人……呜噗。”老人说着说着,鼻子和眼眶也红了。 “奶奶你怎么……”春花的泪水忍不住再落,她和奶奶相拥而泣,一时间娘孙皆成了泪人。 就在这时,外边传来树枝急剧摇晃的声音,一股从屋外突然闯入的冷风打砸着门窗,弄得四处吱呀作响,也吹得泪水渐干的娘孙两人有些发凉。 “啊啾,咳咳,怎么突然间这么冷?”春花赶紧起身,将被摇晃的门窗关上。当她正合上奶奶睡房的那扇面向竹林的窗户时,发现竹林里似乎有人影蹿动,但一下子人影就隐没在了昏暗无光的环境里。窗外的天空被一大团乌云笼罩,并响起了雷声,飘起了细雨。 “怎么回事,刚还万里无云的……”春花将睡房的灯打开,这样才不至于沦陷在黑暗中。 “咚咚。”堂屋里传来微弱的响声,接着又是椅子被撞着发出的声音。 “奶奶?!” “呃,我没事,我在开灯。” “咚咚咚咚……”像是有人在敲门,如果耳朵不尖的话,很容易忽略它,因为屋外正狂风大作着。 “呀?谁?!”春花走入堂屋,发现屋门半开着,有一个轮廓分明的人影正站在门口。 人影似乎将头微微偏动了一下,以一种给人感觉很无奈的样子看着春花,春花也立即反应过来,她觉得人影的体态特征很像一个人。 “爷、爷爷?”正当春花嘴里冒出这个词时,堂屋的灯亮了,门口的人影像变魔术般瞬间消失,只留下门外那些狂风和细雨。 “真是怪事,明明今天是个好天气来着……哎,春花你上哪去?”奶奶看见春花冲出门外,消失在黑幕中。 “轰隆隆……”屋外的雷声鼓动,同时几束电光落下,闪入树林里。老人担心孙女的安危,立即打伞也追了出门。可是当她连连呼唤孙女的名字,追出门时,才发现她的声音被狂风拧断,她的双腿被黑暗所捆绑。 “爷爷?我知道你在这,快开门!”春花全身被雨水侵湿,站在黑暗中朝一张院门敲着。 “爷爷……咳咳……”狂风将春花的头发吹散,雨水模糊了她的视线,这个身单体薄的女孩有点经不起恶劣天气的折腾了。 “咕嗡——”院门突然发出沉闷的响声,接着打开,春花走进去,发现宅门也一样,于是她更加确定爷爷就在屋内。 “爷爷,对不起我现在才过来,希望你和奶奶重新和好,我知道您一定也想的……”屋内也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回答声传来。 “咔”的一声,春花按下记忆中壁灯开关的位置,灯亮,堂屋的模样变得清晰起来。春花仔细看着每一件家具,在和她记忆里的模样对比着,从她的表情看来,这里应该没变多少。 “爷爷,您在里边吧?别躲了。”春花走向了睡房,她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就觉得里边有人。 “爷爷?”可是,仍然没人回答。 当春花将睡房里的灯打开时,发现没人,而且几乎所有的日常用品,包括床单、被子什么的都被整理好,放在它们合适的位置,一切很整洁,像有一段时间没人进来睡似的。春花渐渐觉得事情有些古怪,但她说不出个所以然,她现在的注意力被一个放在桌上,很显眼的精致小盒所吸引。 “哎呀!!”春花的肩膀被她背后伸出的一只手抓住,她不禁大叫出来。 “是我,是我,你怎么鬼使神差地跑这里来啦?” “奶、奶奶啊,吓我一跳,我……”春花想了想,没有继续说下去。 “哎呀你全身都湿了,会着凉的,赶快回去烧水洗个澡,把衣服烘干。”在奶奶的牵引下,春花离开了隔壁爷爷家的屋子。 午后一点多,突然来袭的恶劣天气又突然间消失得了无踪迹,屋外世界的黑幕被明朗的阳光给摘下,树林里又刮起了清风,奏起了虫鸣。若非地面积水未干,还真不会让人想起先前的景况。 “春花,你额头有些发热,吃了药后睡一觉,醒来后就会好啦!” “啊泣!嗯,嗯。”可怜的春花最终还是受了凉,现在躺在床上休息,她用纸巾塞住了鼻孔,但又忍不住打起了喷嚏。 “春花,春花,春花……” “咚咚咚,咚咚咚……” “唔,谁啊?”躺在床上的少女迷糊地睁开双眼,隐约看见一个人影正站在窗外敲着窗户,从影子的轮廓来看,是一位清瘦的老人。 “爷,爷爷,为什么不进来?” “我进不来,进不来啊……” “爷爷!”春花大叫一声,发现奶奶正站在床头吃惊地看着她。 “傻妞,做梦了吧?” “嗯唔。”春花点头,下床换衣,额头发热的症状已经消退。在她再次出门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睡了一天。 “我去看爷爷回来了没有。” “唉……”老人望着孙女的背影,哀叹了一声。 春花没有等到她爷爷回来,反而等来了一场暴风雨。几乎和昨天状况一致,本来万里无云的下午,突然天空就阴沉下来,接着狂风来袭,然后下起比昨天凶猛十几倍的暴雨。 “哎哟,这怎么回事?” “不管,先跑,雨太大了!”竹林里传出了一些人的喊叫声,这正好被待在奶奶的睡房,满脸愁容地望着窗外竹林的春花给听到。 “奶奶,竹林里有人,我昨天就发现了!”春花跑到奶奶面前,指着竹林的方向说着。 “这附近又不只我们一户,你呀有些敏感了,放心,等一下这雨就会停的。” “可……”春花想说,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觉得奶奶有隐瞒着什么。 又过去一天,春花一大早就醒来,但明明刚醒却还一副倦容,不停打着呵欠。睡在床另一头的奶奶很快发现孙女起床了,便也起身询问情况。 “我又梦见爷爷了,他每次站在窗户这喊我的名字,这次我追了出去,追了好远,却始终追不见他人.....” “你这孩子……唉老爷子哎,你要真疼春花啊就不要缠着她哪!”老人突然有些情绪失控,也许是因为见着她宝贝孙女憔悴的样子,使她十分难受。 “奶奶,你……” “咚咚咚,咚咚咚。”屋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娘孙俩一下子被这声音吸引住,都赶快穿衣下床,也顾不上梳妆打扮,就奔向了门口。 “哎你好,奶奶,我是镇政府的小张,这些是镇上的领导。”一开门,五、六位素未谋面的男人竟让春花觉得有些眼熟。 “大娘您好,请问隔壁的孙老是不是生前有心愿未了呀?您知道的,他的坟是必须移到墓园的,现在政策是不允许土葬的……”一位中年男士迎上来和老人和气地说着。听到这些后,春花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她忍住没哭,跑回睡房将门关上。 “春花!” “她怎么啦?” “唉,没事,她受了点惊吓。” “我和您说,这事情有点邪门,我们负责墓地迁移的同志只要靠近竹林里孙老的坟墓,看着看着就变天了,我想是不是他老人家生前有心愿未了……” “哎呀,你这么一说……” “春花,春花?开门,他们都走啦。”奶奶在睡房门外不停地敲着门,没见门开,只隐约听到房间里孙女的哭声。 “是奶奶不好,奶奶是怕你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才想瞒你的……”睡房外,老人说着说着也流泪了。 “奶奶,求求你让我一个静静!”睡房里传来了悲伤的回复声,老人无奈,只好顺从孙女。 时间将太阳举至天顶,屋外一片金色灿烂,而春花也在此时走出了睡房。坐在堂屋饭桌边的奶奶见到孙女出来了,脸上才豁然开朗,连忙拉住春花,让她坐下吃点东西。老人注意到她宝贝孙女眼晴红肿着,满脸泪痕,又赶紧进厨房打水给她擦脸。 “奶奶,我吃不下。” “唉,春花你跟我来。”老人牵起孙女柔弱无力的手,带她来到隔壁爷爷的家。 “奶奶,这是?” “哎,都找找,你爷爷曾对我说有个东西叫我一定要交给你,瞧我这记性,全忘了!” “什么东西?” “好像是放在一个盒子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哎我好像在这打扫卫生的时候见到过一个盒子的……”老人话音刚落,春花就飞奔入爷爷的睡房。 “怎、怎么会?!”春花手臂颤抖着,万分惊讶地看着眼前被她打开的精致小盒,而盒子里藏着一朵红艳艳的,花朵形状的发夹。 “爷爷爷爷,我要走啦,我要上初中了喔!” “呵呵,小春花一下子就变成中学生了,以后爷爷见你的机会不多啰。” “谁说的,我每年放假都会过来的,来做个约定,我把我最珍贵的发夹暂时借给爷爷,下次来的时候你要还我喔!” “呜呜呜……”春花捂住嘴不停地抽泣,她回忆起当年和爷爷立下的约定,原本那些遥远的往事顷刻间变得清晰起来。 “哎哟,春花怎么又哭啦?” “奶奶,我也忘了,我也全忘了!”春花抱着她奶奶哭出了声。 “哎,这不是你小时候头上那个发夹吗?这就是你爷爷要给你的?” “嗯,奶奶帮我戴上。”老人帮春花戴上了红花发夹,隐约之间似乎又看到了孙女小时候的模样。 “你长高啦,更漂亮啦,也变得很坚强,你过世的爷爷会感到欣慰的。”春花含泪,点头微笑。 此后,怪异的天气没有再度出现,镇政府上的人还特意又登门谈及此事,并且通知大概两天后,竹林里的孤坟就会被安置进墓园。 “奶奶,爷爷究竟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原因是什么,又是谁将他埋在竹林里?”老人知道春花会追根究底,于是也没打算避开不谈。 “爷爷呀,去年开始身体就不太好了,他本来就有心脑血管方面的病,你知道他堂下无儿无女,没人会来看望他。而他呀,似乎知道阳寿不多了,瞒着我不让我挂心。直到去年十一月十一号,他每天都要院子里坐一阵子的,可那天没有,我就觉得不对劲,等我赶到他家时,发现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张口喘气,眼神无光,我就意识到糟了。” “张婆婆呀,一直以来真是麻烦你了,我可能做不了你的邻居啰……” “唉,老头子你这是何苦呢?为什么不叫我啊?” “春、春花长大了吧?你一定要将这个盒子还给她……一定要……” “唉,我赶紧找人来帮忙,你坚持住啊!” “结果等我找到镇上的大夫,以及一些熟人来帮忙时,他老人家就去了,真地很快。最后大夫发现他全身多处有摔伤,腰间盆骨骨折了,可能是剧痛诱发了心脏病……” “呜呜,爷爷……”春花像对当时爷爷遭受的痛苦感同身受似的,她捂住胸口,靠在堂屋沙发上,悲伤地流着泪。 “幸好老天爷没让他遭受太多折磨,很快就带走他了,一直以来我都想不通,七十好几的他是怎么在那种处境下自己爬上床的,而且还一声不吭的,要换别人,早就叫死叫活的了。” “然后是奶奶你们埋葬的他吗?” “唉,当时我给你妈打了个电话……” “是妈啊,我现在正忙呢,有什么事快说。” “诶诶,隔壁的孙老刚过世啦,你知道他是孤寡老人,平时也对我们家的春花……” “死啦?哎哟我早跟您说过,这老头子绝对命比您的薄!” “哎呀,别提啦,我想问你支援点,也算行善积德,咱们一起给他办身后事吧!” “不用那么麻烦,就用乡下土办法,随便找块空地埋了得了,几千块我还是腾得出来……我会叫人送来的,就这样了啊。” “我妈竟然这样说啊?!她为什么这样讨厌爷爷?在家里我就发现,她特别不喜欢我提到爷爷,而且不准我过来,难怪她这次会轻易放我来了……” “唉,说来说去都是我不好,要没那件事,你妈也不至于这样……” “?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⑸耸裁矗靠旄嫠呶遥?rdquo;春花焦急地望着奶奶,老人的嘴欲开又合,几个回合下来,最终还是旧事重提。 “那还是你刚进初中的那年,由于我和孙老一直以来感情都不错,双方也都是打单的,他又特别疼你,所以我打算做他老伴,让彼此晚年都有个伴。所以我俩商量后,打电话给你妈……” “什么?!我的娘哟,你是要气死我啊,是那个老头的主意对吧?” “哎,你怎么说话的呢,我和孙老很情投意合,他很要紧春花……” “不是这么回事,我直接跟您说,你要找就找个条件好的,你找这种乡下三无老头,指不定他哪天卧床不起,您还得累死累活地照顾他呀!万一生个大病,这医药费还不是全靠我们摊呀!而且我看得出来,那老头的命肯定比您的薄!” “唉,你不同意就算啦,怎么能这样说人家……” “算了不说了,我过几天过来!” “然后,你爸妈通都不通知一声,在一个下午的时候来了,当时我和孙老正在屋里聊天……” “好哇,你这个老头子算盘打得精哇,看我们家有钱就过来热脸贴冷屁股是吧?!” “哎哟,女儿女婿,你们这是要干啥呀?”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进屋来找我岳母,否则当心你的老腿!” “之后,我向你爷爷就此事道了歉,他虽表面很平静,但心里还是多少有了些疙瘩……” “我爸妈竟然这样?!他们也太恶毒了吧!”春花本在压着自己的冲动,当听到这里时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她咬着牙齿,不惜用“恶毒”来形容自己的父母,在她心底,大人的世界变得犹如散发出阵阵怪味的死水淤潭。 “孩子呀,你可不能怨恨你爸妈呀,你爷爷一直叫我别跟你说这件事,就是怕影响家庭的和睦,我这下子真是说多了……” “奶奶,您没错,错的是我爸妈,他们一点都不了解爷爷,凭什么这样对他?!”春花的泪水又溢出眼角,脸红红的,涂满了愤怒的颜色。 “你妈小时候真心不是这样的,又乖巧又善良,是四姊妹中最逗人喜欢的,你小时候就很像她的小时候。谁知道她大了,去了大城市,嫁给了大人物,开了大公司,成了大老板后心却越来越小了,甚至变得有点唯利是图,认钱不认人了。 “奶奶,春花是不会变的,春花会一辈子记得您和爷爷的!” “嗯,春花是个好姑娘,我和爷爷都知道的。”娘孙俩再一次拥抱在一起。 “奶奶,我明天就要回去了,我想在走之前咱们一起拜访下爷爷的坟。” “嗯。”奶奶点头。 在入睡前的一刻,春花有想到今晚可能在梦中还会遇到爷爷,所以这次一定要好好地和他说说话,可是一晚过去,什么梦也没做到。 “春花哪,奶奶说的你一定要记住,千万别因这件事和你爸妈闹僵了,毕竟你还要靠他们供你吃穿,供你读书哇!” “奶奶我知道的,他们再过分也是我父母,我不和他们说这些……”春花很冷静,但表情却不那么放松。 “啊,到了。”娘孙俩穿过一片竹林,在一块布满落叶的空地中央,有一座拱起的孤坟。 “我们给爷爷上香。”春花和奶奶各持数根冒着烟的香棍,来到坟前。当春花看到墓碑上写着爷爷的名字,爷爷的生卒年月时,鼻子一酸,泪水簌簌而落。 “老爷子哎,我俩是有缘无分,成不了连理,但我们的宝贝孙女可是有给我们争气的,你不是一直都在等她来看你吗?你瞧瞧,春花是不是长高长漂亮啦?” “呜呜,爷爷,对不起,春花来晚啦,春花好想再见到爷爷一次,求求您啦,我知道您在这!” “哎,春花,你这孩子……”奶奶有些不知所措。 “春花……”此时,竹林里刮起数道穿林风,竹叶尖划过风的声音,发出哗哗响动,乍一听似乎有人在叫春花。 “哎呀,春花,春花,你看那是谁?!”奶奶颤抖地拎起了孙女的袖口,春花转身,在泪光中看见一位秃顶的老人站在竹林间,穿着白背心青长裤,手持一把蒲扇,摇着,正笑意吟吟地看着她。 “爷、爷爷?!” “哎,老爷子精神不错呀!”奶奶笑了。 “爷爷,我一定好好读书,努力认真地学习,善待他人,帮助他人,绝对,绝对不要像我爸妈一样!”春花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个躬。 当春花抬起头时,爷爷已经不见,只是迎面拂来一阵清风,似乎有意拂干了她的泪水,让她觉得清凉透心。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隔壁的爷爷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