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面具之灵异咖啡馆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1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83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1、风格另类的咖啡馆 曾小松没想到,他竟然稀里糊涂的跟同学张明来到了这座大名鼎鼎的灵异咖啡馆面试。 这是一座在南陵大学附近的另类咖啡馆,所有……
1、风格另类的咖啡馆 曾小松没想到,他竟然稀里糊涂的跟同学张明来到了这座大名鼎鼎的灵异咖啡馆面试。 这是一座在南陵大学附近的另类咖啡馆,所有的服务员都戴着各种各样的鬼面具:啡馆的装潢也挺阴森恐怖,尽是恐怖小说、影视里的道具,骷髅头的红色椅子,骨头形状的咖啡杯,墙上一幅幅恐怖另类的鬼画,同时也有阴森优雅的音乐轻轻流淌着。 整个咖啡馆里都弥漫着阴森却又淡淡时尚的气息。 现在的大学是最无聊最爱新鲜刺激的年轻人,冲着这咖啡馆的树新立异,都纷纷带着同学或者女朋友在这里享受另类的时光。 曾小松家里并不算很贫穷,但因为女友红妮非常爱慕出手大方的帅哥,为了套住红妮,他只能利用周末的时间来兼职。 据说这灵异咖啡馆需要招收两名服务员,工作时间是每个周末的两天,可是工资却高得吓人,竟然是每天五百!这可是任何人想都不敢想的待遇啊! 曾小松和张明曾怀疑这座咖啡馆是搞非法卖等不法勾当,可是经一番调查,却发现里面的服务员除了戴着鬼面具上班之外,没其他可疑的地方。 曾小松站在鬼气阴森的咖啡馆里,一个戴着红色狰狞无比的面具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你们是来应聘的吗?” 声音透过面具有几分失真,曾小松明显的感觉到有一丝冷意掠过自己的心头。 根据这人的身材,应该是一个男人,再看面具上刻着的名字,原来这个人竟然是经理。 “是是!我们想来应聘服务员的,请问由经理您来考试吗?”张明马上回应,他瞄了一眼那些正在喝咖啡的人,果然都是一些大学生,表情却轻松自然,看来心理素质还是挺不错的。 经理点点头,把他们带到了咖啡馆里面的一间办公室。办公室里的灯光也是暗幽幽的,一共有三张纹着怪异花纹的桌子,椅子的造型也是外面的骷髅头式。 经理拉开抽屉,分别给了曾小松和张明一张画纸跟一支铅笔,“我们灵异咖啡馆的面试很简单,只在你把你想戴的鬼面具画出来,或者用文字形容出来就可以了。时间是一个小时,你们准备好了吗? “好的,谢谢您!”曾小松接过来纸,表情有些僵硬。张明则自然的微笑着,马上坐到桌子边行动起来。 经理在关门之前,在灯的按钮上按下了一颗红色按钮,房间里的光线顿时变得流动起来,原来天花板上的那水晶吊灯是旋转灯,光线显得更阴森迷离。 曾小松拿着纸和笔,忐忑不安的坐下来,小声的对张明说:“小明,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这咖啡馆怪怪的。” 张明抬起头,不满的瞪了曾小松一眼,“什么嘛,老兄,这只不过是人制造出来的恐怖气氛而已,你也用不着担心成这样子吧?何况现在的大学生多得满街都是,找兼职更不容易。你想想,一天可是五百块啊!” 张明的说法很正确,现在大学生失业率越来越高,要找一份工资高又竞争少的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灵异咖啡馆只不过是表面的恐怖,事实上不是那么多学生来这里享受世界吗? 曾小松犹豫了一下,终于沉默的在纸上画起来。曾小松和张明恰恰是美术系的大二学生,两人成绩斐然,这种小玩意是难不到他们的。 曾小松心里的鬼面具是名为尔松,眼睛圆瞪,眼角流血,嘴角还裂开了鲜红的肉,看起来的确怪吓人的。 在划上最后一笔之后,曾小松的心里松驰的瞬间,一种不祥的感觉升上心房。 张明的鬼面具则名为黑灵,他用红和黑的色块来划分面具,眯着的眼睛,血红的唇,诡异红色的鼻子,整个画面都透着丝丝冷意。 一个小时后,经理打开门,微笑的接过他们的作品。 在门外意外的排了好多等待面试的人,大部分是同校的学生,他们毫不被这里的阴森气息影响着,看来这个工资优厚的兼职的竞争对手也同样的多啊。 第四天晚上,为了庆祝进入灵异咖啡馆的经历,曾小松和张明在外面的小饭店喝了一斤白酒,两人相扶着醉熏熏的往学校回走。 在学校的走道上,两边是密咂咂的树木,路灯昏暗,将他们的影子幽幽的拉在地上。 突然,有人在后面拍拍曾小松的肩,让他立刻想起来在灵异咖啡馆里那个眼神阴幽的经理。 曾小松回过头,全身的血液顿时凝固了!寒意像酒气般上涌,他瞪大眼睛,看着站在他身后的那个面具人! 那张面具里,那双血红的眼睛圆瞪,眼角流血,样子恐怖又狰狞,那人右手轻摆,向曾小松打招呼呢! “啊!”曾小松嘶声大叫,惊恐的掉回头,心脏剧烈的收缩着,传来一阵阵剧痛。 那面具,正是他上午在灵异咖啡馆里所画的鬼面具啊! 张明奇怪的回头看他,“怎么了,鬼叫什么?你喝多了吧?” “张……张明!我我……我看到了……戴鬼面具的那个人!”曾小松结结巴巴的说。 “什么嘛,你这家伙真的喝多了,后面一个人也没有!”张明大笑着拍一下他的头。 曾小松一惊,马上回头看去。果然那个面具人像空气般蒸发,根本没有任何痕迹。 可是他明明看到自己画的那张鬼面具被一个人戴在这里啊,真奇怪。可能真的喝醉了眼花吧? 曾小松回到宿舍,胡乱的洗了一个澡后早早上床睡觉,头痛的毛病又犯了,可能是喝酒的缘故吧? 2、不离开的话就会变幽灵 曾小松和张明意外的接到了录用电话,是一周以后的事情。 曾小松自从那一夜看到鬼面具之后,再也没发生之类的事情,所以他也没将那件事情摆在心上。 两人欢天喜地的在星期六的上午九点报到,按照经理的提示,他们走后门进入咖啡馆。那个叫七夜的店长将两个面具交给他们。 令人奇怪的是,张明得到的面具是自己所画的,而曾小松的面具也是自己所画出来的鬼面具。看来这里的规定就是录用者都能戴上自己设计的鬼面具,在这里隐藏了身份进行工作。 随后,店长将两本还散发着油墨味的小杂志交给曾小松和张明,里面尽是一些离奇的全新的鬼故事,店长让他们在客人要求听鬼故事的时候就必须找到里面他们感兴趣的读给他们听。 “你们在这里工作的事情千万不可以透露给任何人,因为这里是我们咖啡馆的规则。如果你透露了别人或者自己的信息,那么我们会永远不再录用你。记住了,这就是规则。”店长在重复着经理说过的话,然后将工作安排了下来。 灵异咖啡馆里和往常一样热闹,当然,也如往常一样鬼气阴森。张明责任9号包间,曾小松则负责10号包间,为客人端咖啡,点歌,或者讲鬼故事。 工作没有想象中的辛苦,相反?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浅G崴伞R话愕目腿耸侵榇锢淼拇笱徊还笤∷傻阋幌驴Х鹊阋幌赂瓒眩渌奔渌伎梢宰谝槐咝菹械目醋拍切≡又纠锏墓砉适隆?br /> 中午时分,吃饭的时间,曾小松和张明一起被店长领到了四楼的一家小餐厅,这里是员工的专用餐厅。 伙食还相当的好,丰富的肉类,新鲜的蔬菜,还有上乘的好汤。曾小松盛好饭坐在张明身边,脱下了鬼面具。 其他的五个同事也纷纷脱下恐怖的鬼面具,亮出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 有两个是年轻的小女生,长得非常可爱,看样子也是附近的大学生。 其他三个是21岁左右的男生,样子都长得不错。可是当曾小松打量第三个男生时,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名面目清秀的男生不正是自己失踪了半年的好友何宁吗? “何……何宁?你竟然在这里?怎么……怎么回事?”曾小松吓得惊叫起来,手中的汤匙也铛的一声掉到地上。 张明却惊愕的看着曾小松,仿佛为他的惊愕而惊愕。 男生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他慢吞吞的喝了口汤,不慌不忙的回答:“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何宁,我叫黑光,第B面鬼面具人。” 在这里的服务员,统一用自己的面具名当作自己的名字,有时候让曾小松觉得毛骨悚然。 “小松,你认识他?”张明奇怪的问,他将那碗鱼头汤喝完,味道非常特别清甜。 其他同事却像没听到曾小松的话,个个面色平静自如。 “张明,他就是何宁啊!我们高中到大学的同学啊!你不记得了?”曾小松心里一惊,他看着皱着眉头吃饭的张明,确定他不像在开玩笑。 何宁和曾小松、张明三人都是高中同学,三人的关系非常要好,并且还一起考上同一个大学。可是在半年前,何宁突然失去了踪迹,亲人朋友一直努力寻找了半年,却没有任何消息。可是曾小松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个灵异咖啡馆里工作! 失踪的前三天,其实曾小松是见过何宁的,因为何宁是他前女友的仰慕者,因为一个小误会,曾小松把何宁把得满身是伤,但却没有生命危险。 三天过后,何宁突然失踪,当时的曾小松还因成为疑犯而被扣留审问,但因无证释放。 总的来说,曾小松只伤害过何宁,但的确没有杀害何宁,对于他的失踪,自己也抱有内疚。可是今天突然在这里见到他,还是被吓得不小。 “什么嘛,我哪里认识他?小松你是不是被吓傻了?虽然这里气氛不太对,但是大家都是大学生,你还真信邪啊?”张明白了一眼曾小松,一本正经的回答。 曾小松的大脑更乱成一团,他极力的和张明说起过去和何宁一起的生活,可是张明就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坚定的说不认识何宁这个人。 难道在灵异咖啡馆里就有那么怪的事情?遇到了多年的好友,竟然却记不起来,这是小说中的被洗脑那样吗? 一直到午餐结束,何宁对于曾小松的疑问和问话都淡然处之,态度非常的冷漠。当他放下饭碗,戴上了那叫黑光的恐怖鬼面具,眼神诡异的看了曾小松一眼。 曾小松根本没吃到什么,胡乱的吃了一些东西就草草收场。 一天的工作就轻松的结束了,当天晚上九点下班时间,曾小松捏着经理发的当天工资,心情复杂的和张明一起回校。 对于张明的一口否定何宁的存在,他仿佛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了。可是那个叫黑光的同事,的确是张着跟何宁没什么两样的脸啊! 睡到半夜的凌晨两点,曾小松在一阵奇怪的敲窗声中惊醒。 咚咚…… 一串串没一点节奏的敲窗声,像一个非常心急的人在提醒里面沉睡的同学。 曾小松的床铺靠近窗口,借着模糊的灯光往窗外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这四楼的玻璃窗外,站着一个黑影,面目不清,因为他就是赫然戴着“黑光”面具的何宁! 何宁急急敲打着玻璃窗,面具之下,那双散发着冷光的眼睛神秘而幽然,猛然一看,只觉得那是一个传说中的面目狰狞的恶鬼! 曾小松吓得浑发颤抖,抱着被子缩成一团。他不敢打开窗,更不拉下窗帘,如果稍微有一点令外面的何宁不满意的话,小命一定难保吧? “小松……小松!你一定要离开灵异咖啡馆,否则的话你会变成幽灵的!” 何宁在外面一边敲窗,一边警告曾小松。 风声凄怆,不明之鸟在悲苦啼叫,曾小松还是大气也不敢出,床架因他的颤抖而微微摇动。 “小松,你醒了?”下铺的张明竟然发问。 “是……是的,小明,你没听到窗外有声音吗?”曾小松仿佛松了一口气,有一个人醒着陪自己,也是最安全的事情了。 “什么声音?我一早就醒了,喝得太多水,刚刚还上了厕所呢。”张明回答得理所当然。 曾小松大惊,他蓦然的坐起来,瞪大眼睛看窗外。窗外一片寂静,除了灯光和碎碎的花影,再也找不到任何关于何宁的痕迹。 可是刚刚他明明是听到何宁的敲窗声啊,而且他根本没看到张明去厕所回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3、A面分裂女鬼竟然是王安丽? 第二天一早,曾小松和往常一样若无其事的去灵异咖啡馆上班,他把凌晨恐怖事件当作是一种幻觉而已。再说,如此高的工资,在中国根本是找不到的,更何况是当天发工资的呢! 当天的工作一切正常,曾小松也渐渐的在这种恐怖气氛里习惯了,有时没有课,他也整天呆在灵异咖啡馆里上班,目的是为了更多的钱和解开何宁失踪之谜。 可是为什么张明一点也不记得何宁了呢?这一点曾小松觉得最难以解释,如果他不是装的,那么还会有什么原因吗? 星期五的晚上,曾小松为女友红妮买了一条价值九百九十九的水晶项链,两人浓情密意的度过了一晚。 凌晨,口干舌燥的曾小松醒来,身边的红妮睡得正香。他注意到自己床头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一闪闪的发亮。 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来短信呢?曾小松迷惑的眯着眼睛,睡意朦胧的打开手机。 “小松:你还好吗?好久不见了,我回来了,虽然那天你推了我一把,可是我一定会找你玩哦!你的宝贝王安丽” 手机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曾小松脸色煞白,心里的恐惧一团团的扩大。眼前仿佛看到了她那全身血淋淋、手足异处的可怕样子。 王安丽?她不正是曾小松的前任女友吗?可是就在七个月之前她就死了啊。 王安丽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女生,长得清纯可爱,为南陵大学的设计院学生,两个人交往了一年,可是曾小松遇到了性感妩媚的红妮,便和王安丽分手。 王安丽是一个比较重情的女生,毕竟曾小松也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帅哥级人马,学习成绩斐然,人又比较有才华,她怎么能那么轻易的放手呢? 于是对曾小松死皮赖脸的纠缠着,在一次十字路口等红灯的当儿,两人又因分手问题而争吵不止,曾小松失手将她一推,王安丽就不小心的一屁股坐到公路上,一辆急驰也来的小汽车瞬间将她撞飞了…… 因为怕负责任,曾小松吓得连爬带跑的逃走了。 后来听说王安丽被人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确认死亡,当然,她的葬礼曾小松也不敢去参加。 可是现在给曾小松手来信息的号码,竟然是以前王安丽的!曾小松吓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连忙将那条短信删除掉。精神一直开始恍惚到上班。 幸好今天的客人不多,所以曾小松不佳的表现也没受到指责,他的眼前一直浮现出那条王安丽发来的短信,于是干脆下午请了假,往王安丽的家直奔而去。 不管如何,曾小松一定要把死亡短信的谜团角开,所以他打算到王安丽家打听清楚。 为他开门的是王安丽的妈妈,曾小松曾见过她两次。现在的王妈妈显得更苍老,脸上的皱纹像树皮一样。 王妈妈一见到曾小松,扔下手中的毛线团,发疯的抡着扫帚追着他撵打,“你这臭小子,还有脸来我家,你给我死去!” 王妈妈的叫骂声引来了周围人的观看,曾小松一边躲着王妈妈,心想这种场面,王安丽一定是死了。只不过没人看到自己跟王安丽的拉址,所以她的亲人没把她的直接死亡跟他挂钩罢了。 曾小松尴尬的逃了出来,谜团也越来越大,如果不是王安丽,为什么知道他推了她一把呢? 回到灵异咖啡馆,曾小松的心不安极了,何宁的眼神很平静,仿佛那一晚的事情真的只是曾小松的幻觉。张明也对何宁没有一点兴趣,这就说明他真的彻底忘记了何宁。 又到了晚餐时间,这一回,经理飞马和店长七夜竟然也坐在餐桌边,同时在同事中也多了一位戴着分裂鬼面具的人。 分裂鬼面具人的面具掺着三色:黑色、红色、白色,她的面具要比任何人的面具更阴森可怕。曾小松曾听说过,经理身边有一位非常能干的秘书,这位秘书的鬼面具就叫做分裂。 曾小松明显感觉到分裂鬼面具人一直盯着他看,心里浮起了一种强烈的不安。 “大家难得聚在一起,现在A面分裂小姐回来了,大家掌声欢迎!”经理的话音刚刚落下,大家马上热情鼓掌,然后整齐的将面具摘下来。这里的员工的面具都有排名,分裂小姐的面具则排为A,曾小松的则排到了G面,应该是按先来的顺序来排列的。 只见分裂面具人优雅的将鬼面具摘下,一头秀发轻轻一甩,一张漂亮清纯的脸孔就出现在大家的前面。 可是,曾小松一声惊叫,目瞪口呆的看着分裂小姐。 这个作为经理秘书的分裂小姐,不正是自己的前任女友王安丽吗?她的出现,不正是和昨天凌晨的短信内容相符合吗? 可是,王安丽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曾小松眼前? 4、注定的死亡? “分裂,这是新来的两位同事,黑灵和尔松,大家好好相处啊!”经理大笑,以为曾小松被分裂秘书的美貌吓着了呢。 “你们好,欢迎加入我们灵异咖啡馆!”分裂小说声音甜美的说,不错!这就是王安丽的声音,没有一点变动,这分明就是王安丽! 曾小松失态的看着王安丽,喃喃的低唤着王安丽的名字。 “喂,小松,你怎么了?你又认识她?”张明拉拉发呆的曾小松,奇怪的问道。 “张明……她就是安丽啊!你不是也把她忘记了吧?”曾小松脸色灰败的看着张明,声音嘶哑的问。 张明摇摇头,“你这小子开玩笑啊?我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美女了?要是早认识,我就铁定将她定成我女朋友喽!” 所有的人都欢声笑语的向王安丽献殷勤,根本没注意到曾小松和张明之间的对话。 王安丽语笑嫣然,端起一杯红酒向曾小松敬酒,“新来的同事,希望你很快成为我们的正式员工,为我们灵异咖啡馆多付出多努力啊!” 她表情自然,没有怨恨和惊愕,明显像不认识曾小松的样子。 曾小松结结巴巴的回答,“啊……好的……好的……” 张明则非常热情的跟王安丽搭讪,晚餐的气氛一时间高涨起来,只有曾小松脸色苍白的不安的边吃饭边瞄几眼王安丽。 难道这个分裂小姐只是一个跟王安丽长得非常像的女生,并非本人?可是她嘴角下的小黑痣可是一模一样的啊!人哪里可能有那么相似的呢? 为了弄清楚这件事情,曾小松在同事们离开之后,一个人走向王安丽的办公室。 刚刚走到窗口,只听到吱的一声,窗口打开了,一袭灯光照了出来,吓了曾小松一跳。 他扭头看去,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摆设。幽暗的红色灯光,一张蓝色的办公桌,两把旋转黑衣,一边的书架上摆着满满的书本,正清楚的是正站在窗前的王安丽。 她并没有戴分裂鬼面具,那张熟悉美丽的脸上对曾小松露出温柔的微笑,眼神惊喜。 “小松,快进来吧,我等你好久了呢!”王安丽说,语气像当年他们热恋时的那样亲切。 曾小松吓得连连后退几步,几乎忘记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他握紧拳头,艰难的挤出那些他想说的话。 “安丽……你……你不是死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什么嘛,我一直去找你你都不理我,我怎么会死了呢?你真会开玩笑啊!”王安丽一瞪杏眼,像当初生气的样子。 “不……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想杀你……不是!”曾小松大叫,在鬼气弥漫的走廊里,他的声音那样嘶哑,悲切人心。 “哈哈哈!曾小松,我恨你!我是死了,可是死了还要来缠着你!我是这里的第一个幽灵,你跑不掉的!哈哈哈!”温柔优雅的王安丽突然狂笑起来,那张美丽的小脸瞬间变成了她那张分裂鬼面具,那双眼睛竟然长到了面具上来,而且越长越大,几乎吞噬了整个面具,那两只如同黑洞的眼睛里,闪着血光,阴森可怕! 曾小松惨叫一声,没命的朝门外跑去!可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绊,整个人扑嗵一声扑倒在地上。 他慌忙回头,以为是王安丽追上来了,可是自己压着的,竟然是一个戴着鬼面具的人! 这是何宁!天哪,何宁怎么会在瞬间出现在他的脚下呢?他刚刚跑过的时候这里可是什么东西也没有啊! 曾小松颤抖的伸出手爬起来,何宁一动不动,曾小松伸手探探他的鼻息,竟然已没有了呼吸! 曾小松连忙大叫救命,他刚刚站起来跑了几步,却听到后面有人嘿嘿的笑起来。 是何宁,他爬了起来,地上有一滩血水,在幽暗的光线下更显得可怕。 何宁怪笑两声,向曾小松扑去。曾小松只觉得一双长长的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脖子,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这味道仿佛灌入了他的嘴巴里,大肠里,顿时呼吸无比困难。 那抓住他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曾小松的眼瞳渐渐扩大,他无力的挣扎着,还是无法挣脱这早就定下来的宿命…… 5、死亡里的真相 王安丽的办公室内,张明微笑着倚坐在椅子里,笑哈哈的对一边安然的王安丽说道:“哈哈,安丽,曾小松一定被你的录像吓坏啦!这一次,法国交换学生名单看来归我了。” 王安丽冷哼一声,不屑的喝了杯咖啡,“那负心人,从小就怕鬼,亏他还是个大学生呢!这口恶气我真的吐个痛快,可惜了何宁,竟然被我说服想去谋杀曾小松,却在半路上被车撞死了。” 张明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感觉到心头有缕缕冷意像烟一样冒出来。 “安丽……何宁死了?可是为什么……他还在这咖啡馆里工作?” 王安丽愣住了,脸色也瞬间苍白起来,“什么?张明啊,开玩笑可不是这样的,何宁早就死了,我妈妈还去参加他的葬礼呢!” 正在这个时候,走廊里传来一声嘶哑的惨叫,张明和王安丽连忙赶了出去。 只见幽暗的走廊上,有滩暗红的血迹像彼岸花灿烂绽放,一只只鲜红的脚印令人心惊胆战。走廊的尽头,躺着两个已没气的人,一个是刚刚被吓逃的曾小松,一个却是戴面具的何宁。 “啊……张明!曾小松……死了,这个人是谁?”王安丽指着何宁颤抖着问。 一种不祥的感觉让她全身发冷,这一次,真的闹出大事来了。 “他……他就是何宁啊!他一直在咖啡馆里工作的!”张明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不由得步步后退。 那个戴着鬼面具的何宁站起来,缓缓的摘下了面具,露出一张王安丽无比熟悉的脸——何宁! 王安丽吓得魂飞魄散,惊叫着和张明一起逃跑。 何宁嘴角微微扬起一道微笑的弧线,瞬间,那张漂亮的脸竟然成为了一张鬼面具——E面鬼面具。 原来,王安丽被车撞了之后并没有死,可是为了吓唬一下曾小松,故意让家里人跟打电话来的曾小松说她已死了,并且在学校内也散布了一些关于她死亡的传言。 事实上,王安丽因重伤不得不躺在病床上五个月,她强烈要求父母不要将此消息宣布出去,造成了王安丽死亡的假象。 然后康复的王安丽进入了灵异咖啡馆打工,她必须将住院的债务还清,在此期间却恰恰遇上了张明。 张明虽然是曾小松的同学,可是由于学校里有了法国交换生名额竞争之后,曾小松就成为了他的强大对手,于是就和心怀仇恨的王安丽策划了一系列的恐吓事件。 王安丽用店长带回来的尔松鬼面具偷出来,偷偷跟在曾小松后面;用号码发短信给曾小松,暗示着她“亡灵的报复”,一切都是为了让曾小松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成绩会有所下降,张明就一定能以成绩斐然的名义得到交换生的名额。 可是,曾小松曾听过的敲窗声,又是怎么回事呢? 6、最熟悉的陌生人 五月的一个星期天,南陵大学附近的灵异咖啡店准时开门。 一个戴着“尔松”鬼面具的服务生在打扫完毕后,无聊的拿起了桌子上的经理留下的新闻早报。 他无意间翻到了大字号的寻人启字那里,今天真热闹啊,竟然一连登了三个南陵大学大二学生的失踪启事。 其中两男一女,女的叫王安丽,是南陵大学退学的女学生;其中一男叫张明,成绩斐然,上面还附着他的相片,服务生皱皱眉,感觉到非常熟悉。 剩下的那个男的叫曾小松,美术系大二学生,相片里的他帅气迷人,笑容灿烂。 “咦,这个曾小松怎么那么熟悉呢?奇怪,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服务生咕噜了一下,对了,他跟这个曾小松长得特别像,尤其是眼角的那颗红痣,一模一样。 “G面尔松,你在干什么?还不快去厨房里帮手?”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来人是分裂小姐,经理飞马的秘书,每个人都叫她分裂小姐,谁都不再知道她的真正名字。 服务生连忙放下报纸,低着头往厨房里走去。 “小松……小松!你一定要离开灵异咖啡馆,否则的话你会变成幽灵的!” 一句非常模糊的话回响在服务生的耳边,他愣了一下,高大的身影在幽暗的走廊里显得那样悲惨。 他,也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了,每个人都叫他G面尔松,可是小松这个名字,扯得他的心一阵阵的痛。 一个戴着“黑灵”鬼面具的服务生站在不远处,幽幽的盯着他,活脱脱的,那么那么像幽灵…… 谁都不曾注意到,灵异咖啡馆里的鬼故事小本里,多了一个故事,里面的主角分别叫曾小松,张明,王安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