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疏通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5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03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你好,这里是通天下管道维修工作室,我是小郑 郑先生你好,我家的厕所堵住了,麻烦你过来帮我疏通一下好吗?一个清脆甜美的少女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
“你好,这里是通天下管道维修工作室,我是小郑……” “郑先生你好,我家的厕所堵住了,麻烦你过来帮我疏通一下好吗?”一个清脆甜美的少女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来。 “好的,没问题,请问你家地址是多少?” “我家住在华南街白云小区D栋704房。麻烦你快点行吗?” “嗯,我马上过来。”小郑匆匆挂断了电话,用笔记下刚才的地址,然后从角落里取出一套专门疏通下水道的工具,扛着电动疏通机走出了这间所谓的‘通天下管道维修工作室’。 其实这间不足十五平米的出租平房,就是郑克华饮食起居兼工作的地方,除了一张木板床和一张旧桌子,房间里已经没有其它的家具了。郑克华在这间简陋的小房子里一住就是五个年头,然而,初中还没毕业的他,就和父母大吵一架,愤然离开农村老家出来混社会,可是令人丧气的是,直到今天,他也没能混出个人样来。 由于身材矮小,长相平平,36岁的郑克华至今还没成家,女朋友倒是交过两个,不过最后都无一例外的离他而去了,原因不外乎郑克华要身材没身材,要肚才没肚才,要口才没口才,最重要的是要钱财没钱财,更拿不出一份体面的工作养家糊口,跟着这样的男人过活,既没面子也没里子。于是郑克华成了地地道道的甩手货,扔大街上都没人瞅一眼的那种。 现在是晚上9点半,郑克华骑着他的那台破电动车按着地址找到了白云小区,这是一个老旧的小区,房子的门窗都显得很破旧,没有电梯,郑克华只好沿着楼梯往上爬,不一刻,他终于喘着粗气爬到了七楼,然后来到那个女人的家门口。 “啪啪啪”郑克华拍了拍一扇倒贴着“福”字的木门,见没人来开门,他又“啪啪啪”的拍了拍门,过了一会儿,门终于被打开了,一个婷婷玉立的妙龄少女穿着一身洁白的丝质连衣裙出现在门口,郑克华不禁愣住了,她长的真美啊,瓜子脸,柳叶眉,水灵大眼樱桃唇,肤色更是洁白如玉光滑怡人。 “你是郑先生吧?”正当郑克华痴愣愣的欣赏她的美丽时,少女柔腻的声音将他从过度遐想中唤醒过来。 “哦,哦,是我,刚才是你打的维修电话吧?”郑克华的表情有些拘谨,他从小都是这样的,一看到漂亮女人,他就会不由自主的紧张,同时说话也会跟着语无伦次。 “嗯,是的,请进来吧。”少女亲切的笑了笑,打开防盗铁门,把郑克华让进了屋中。 郑克华把工具带进屋里,环顾一周,只见这屋子里灯光昏暗,四周的墙壁也有些斑驳,看来是一套七十年代的老房子了,便随口说道:“这房子有点年头了啊,不过越是这种老房子,下水道就越容易堵住。” “是啊,经常堵,我都快烦死了。”少女站在他身旁眉目微皱的说道。 “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啊,我叫小爽。” “哦,小爽,你爸妈不在家吗?怎么没看见其它人?”郑克华一边探问着,一边朝左手边的厕所里走去。 小爽跟在他身后道:“我是过来上大学的,因为学校宿舍太吵,我就想自己租个房子住,听同学说这里房租便宜,所以就一个人搬过来了,可是谁知道便宜没好货,这下水道三天两头的堵,唉,早知道就不租这破房子了,把我折腾得都快疯了。” “你……一个人住?”郑克华转过头看略带诧异的看着她,说话的声音似乎因某种激动而变得略微有些颤抖。 “是啊,怎么了?”小爽伸手理了理额前的长发,然后轻轻的一甩,长发飘飞,展现出少女纯真而自然的美感。 “啊……没……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呃,请问就是这里堵住了是吗?”郑克华由于紧张而故意把话题引开。 “是的,刚才洗衣服的时候,水就一直下不去。” “嗯,我估计可能是被什么头发袜子之类的东西堵住了,你放心,一会就帮你弄好。”郑克华把工具放下来,开始安装专用的疏通钢丝。 “哦,好的,谢谢啊,那你先忙,我去晾衣服了。”说着,小爽微微一笑,就转身向阳台走去。郑克华偷偷的瞄了一眼她的背影,只见她那纤瘦柔软的腰肢,修长而笔直的双腿,更让人心猿意马的,是她那裹藏在薄裙下面的那副小翘臀,挺拔而紧致,那若隐若现的美感,简直有一种勾魂夺魄的魔力,让人的眼球不由自主的跟着移动,就像是受到磁场吸引的铁钉一般。 郑克华看得是口干舌燥,狠狠的吞了口唾沫,他慌乱的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香烟,点上火用力的吸了几口,然后重重的吐出一股浓烟。 心想:“这女孩可真是太漂亮了,我这辈子要是能娶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让我短命十年,不,二十年我都愿意。可是,这年头,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什么时候能轮到我这个给别人掏屎掏尿的下贱疏通工?唉,都他妈是人,为什么别人开着宝马泡美女,我却要做这种连老鼠苍蝇都嫌脏的苦活累活?别人住别墅,我住平房,别人吃鱼翅,老子他妈连鸡翅都吃不起,社会主义所谓的工作没有贵贱之分,都他妈是带着脸谱唱大戏,专门骗那些傻子二百五的。草他大爷的,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公平,没有道德,没有人性……” 想着这些他每天都要反复的想数十遍的问题,郑克华的脸上充满愤恨和不甘,他把烟头狠狠摁灭,然后开动电机,把那根软钢丝伸进了便池的孔道里。 一阵搅拌之后,郑克华感觉搅到了什么东西,把钢丝抽出来看,原来是一团乌黑的头发,郑克华把头发扯下来,可是这头发粘粘的,竟然一直粘在他手上甩来甩去也甩不掉,却在这时,他忽然闻到右手上这缕乌黑的头发传来一股淡淡的香气,郑克华把头发靠近鼻端仔细嗅了嗅,嗯,好香,像是某种洗发水的味道,郑克华又用力的吸了几下,然后闭上眼睛一副陶醉的表情,脑海中立马出现小爽在洗头时的美丽倩丽,然后幻想她洗完头发接着就开始洗澡,而她那凹凸有致的胴体就像是真实立体的浮现在眼前一样。 正在他浮想联翩的时候,小爽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郑克华立马扔掉头发,装出很专业的样子继续掏着管道里的杂物。 “郑师傅,怎么样了?还要多久啊?”小爽的表情有些着急,略带催促的问道。 “呃……”郑克华本来想说很快就可以了,可是,他并不想这么快就弄好,他只想在这个地方多呆一会儿,还想和她多相处一会,于是便说:“你家这个下水道堵得比较严重,估计还要一会儿。你……你是不是想要上厕所了?”不知怎么搞的,当郑克华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里竟然有一股莫名的快感,感觉对一个陌生的女孩说这种比较尴尬的话题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情。 果然,小爽一听这话,一张漂亮的小脸刷的一下红了,淡淡的红霞飞在她清秀的小脸上,更增了几分迷人色彩。小爽羞赧的低下头道:“呃……不……不是的,只是我急着要去参加同学生日会,得先洗个澡,可是……”说着,她看了看和厕所仅仅只有一道推门之隔的浴室,那是由两扇毛玻璃做成的推拉门,浴室内黄色的灯光照在玻璃上,形成一团朦胧的光晕。 郑克华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想来她是觉得有些难为情,毕竟在这个十分逼仄的卫生间里,一男一女共处一室而且还要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洗澡,虽然有一道朦胧的玻璃门隔着,可还是让她觉得很不方便。 “哦,我明白了,那你先洗吧,等你洗完了我再进来弄。”郑克华礼貌的说着便站起身来。 小爽想了想却说:“这样也不行啊,我得赶时间,要不你继续弄,好像,也不会妨碍我洗澡的,对吧?”小爽的眼神似乎在对他说:“你应该不会是那种喜欢偷窥女人洗澡的变态狂吧?” “哦,不会不会,那样也好,你放心,我会尽快弄好的。”郑克华严肃而正气凛然的说,心里却是一阵狂热的暗喜。 小爽嗯了一声,便转身去拿要换穿的内衣内裤,不一刻就拿着一套文胸和一件浴袍回到了卫生间,郑克华无意间看到她手上的粉色文胸,心里不禁一阵鹿撞,连忙低下头来,继续手中的工作。 小爽微有疑忌的从背后瞥了一眼郑克华,小心翼翼的走进浴室,刷的把玻璃门拉上。然后便开始脱衣沐浴。 郑克华的手在忙着干活,眼睛却贼兮兮的瞄着映射在毛玻璃上的女人美丽的身影,借助灯光的照射,小爽胸前那高高突起的地方被准确无误的刻画在玻璃上,形成一幅若隐若现的美女春光图,那诱人的轮廓简直让人为之癫狂。 郑克华的某处立马起了生理反应,不过他知道想归想,可不能付诸行动,这时的他恨不得有一瓶心灵灭火器,能把自己的邪火统统扑灭,因为他真的很怕自己会突然失控,继而做出令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哗哗的水声在隔间里响起,浓浓的水雾渐渐弥漫到毛玻璃上,使本来就不够清楚的景色变得更加模糊。郑克华不敢再看,专心的掏着管道里的杂物,这时,他又掏出了一件东西,是一只裤袜,黑色的丝织品充满诱惑的被他握在手里,柔软的感觉再次令他欲火中烧。他缓缓的把这件黑色裤袜放在鼻子前,仔细的闻着,一瞬间仿佛感到一阵心旷神怡,同时小爽穿裤袜时的诱人美腿被他富于想像的大脑有形有致的勾勒出来,好性感,好漂亮啊,郑克华的手都因激动而开始微微发抖了。 “丢掉它!”郑克华心里忽然出现一个正义的声音在严厉的命令着他。把他吓了一跳,他急忙把它扔在一边,不敢再遐想,继续掏管道里的杂物。 而这时,更为惊骇的一幕就发生在眼前,郑克华竟然掏出一件粉红色的女人内裤。他要崩溃了,彻底的崩溃了。那小小的蕾丝边的内裤,曾是他无数次幻想时的道具。而现在,他竟然亲手拿着这件诱人之极的宝贝,而她的主人,此时却正站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脱光衣服洗澡。 “天哪,这简直太要命了!”陷入疯狂的郑克华把这件湿淋淋的内裤一下子扑在自己脸上,肆意的感受着它带给自己的强大吸引力和致命的诱惑力。脑中容然充斥了无数的男女激烈交合时的影像,欲火在他失控的脑海中渐渐形成燎原之势,熊熊的火焰最终无情的将他吞没了。 郑克华突然间掀开脸上的内裤,猛地起身拉开那扇紧闭的玻璃门冲了进去。突然受到惊吓的小爽这时拼命的尖叫起来! “啊!你干什么?不要,不要过来……”小爽双手捂住胸前的玉女峰,吓得连连后退,可是退到了墙角,再也无处可躲。两眼泪汪汪的看着眼前邪恶的男人,似乎在乞求他饶过自己。 “小爽,不要怪我,只怪你长得太漂亮了,怪你的父母赐给你一副这么好的身材,啊,实在太诱人了,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来吧,宝贝儿,你不是叫小爽吗,那就让我陪你爽爽吧。哈哈,哈哈哈……”郑克华露出一副无比贪婪的嘴脸,饿虎扑食般朝全身赤裸的小爽扑了过去。 小爽用力的挣扎着,惊恐和无助成了她脸上唯一的表情。“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我只是个刚上大学的女孩子,什么都不懂,请你不要欺负我,求求你……呜呜呜……”小爽哭着喊着,可是她的哭喊声不但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更助长了恶魔一般的郑克华的淫威。 “啪啪!”郑克华骑在她娇弱的身躯上,狠狠的给了她两个耳光,然后指着她的鼻子大骂道:“你们这些臭女人,表面装清纯,其实她他妈都是贱货!烂货!只要有男人给你钱,你就马上脱去清纯的外衣,露出你淫荡不堪的真面目,妈的,现在的女大学生就是有文化ji、我恨你们,我恨死你们了!你们凭什么要求男人要有房,有车,还要有钱,他妈要什么有什么,那不是人人都是孙悟空了?草你妈的,男人没钱,在你们眼里就是一坨shi!对不对?对不对?!尤其像我这种低贱的水管工,你们更是瞧不起,平时见到我们你们不是捂鼻子就是翻白眼儿,你们真觉得自己很高贵是吗?好啊,今天就让我这个全世界最下贱最肮脏的男人来玩玩你们这些自我感觉是美女公主的高贵小姐,哈哈哈,哈哈哈……” 郑克华一阵狂笑,紧接着摁住她乱舞的双手,把头埋进了小爽的胸脯处一阵狂吻。 小爽又气又急又怕,当下大声叫喊起来,郑克华立马把嘴堵住了她温软的小嘴,使她发不出声音来,只能唔唔的闷哼。郑克华无比享受的把自己肮脏的舌头探进她的芳唇,努力的撬开对方的玉齿。然后尽情的搅拌着舔食着里面甘之如饴的蜜液。 可是遭到侵犯的小爽心有不甘,愤怒之极的她不顾一切的用力一咬,“啊!”郑克华只觉得自己的舌头猛的一痛,跟着喷出一口鲜血。把身下的小爽喷得满脸满身都是血。郑克华惊恐了,因为他发现,小爽的表情由最初的可怜变得愤怒再变得现在的凶神恶煞,整张脸都夸张的扭曲起来,最后竟还露出一种很邪恶的笑容。只见她轻轻蠕动了一下嘴巴,噗的一下,把嘴里咬下来的半截舌头给吐了出来! “奴……奴……”郑克华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了,嘴里只是囫囵枣似的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他被眼前这个疯女人吓住了,想不到看上去温柔得像只小白兔似的少女,也会干下如此疯狂可怕的事情来,可是这种短暂的震惊立马转化为无边的怒火,郑克华扑上去对她一顿狠狠的拳脚,把小爽打得嘴里和鼻子全都流出血来,仰躺在地已经晕死过去了。 郑克华心想:“妈拉个巴子,你狠,老子今天就看看谁更狠?!”当下冲出浴室,走到大厅里,他要找一条麻绳,把这个疯女人牢牢的捆住,然后再慢慢的折磨她,玩弄她。 郑克华刚一走到大厅,突然间屋外传来一声爆炸似的雷声,闪电划破了黑幕般的夜空,突然间,房子里的灯好像是被雷电闪灭了。四周一片漆黑,大风猛烈的从破窗户里灌了进来,重重的拍打着没有关紧的窗棂,一张破旧的窗帘在狂风中肆意的扭动着妖冶的身躯,宛如鬼魅般可怕。桌子上无数的草稿纸雪片一般在满屋里乱飞,像是一个个复活过来的幽灵。 郑克华被这样的场面吓得呆住了,他急忙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手电,向天花板的四角照了照,可是他突然看到西面的天花板墙角处,竟然蹲着一个毛茸茸的人影。 “啊!”郑克华杀猪般嚎叫一声,而当他再次照向那个人影时,却发现那只不过是一只大大的玩具猴子。真可怕啊。他不想再找什么绳子了,也不想在这间阴森可怕的房子里久呆,他打算把她干了之后就跑路。 当下他退回卫生间里。可是当他冲进浴室里准备继续禽兽时,他惊呆了,因为他发现刚才晕死在地上的小爽,此刻突然不见了,地上只留下一滩醒目的鲜血。 “小爽!小爽!你快出来,我知道错了,我刚才一时冲动,冒犯了你,实在抱歉,请原谅我,我绝对不会再那样对你,你快出来吧。我只想当面向你道歉。你在哪?”郑克华一边假意的引诱着小爽,一边睁着贼亮的眼珠子四处乱转,走出卫生间,开始一间房一间房的找寻小爽的踪影。 可是当他推开小爽的卧室走进去之后,他发现小爽的卧室里有一股迷人的香气,不,那不是一般的香气,而是,而是烧纸钱的香味!郑克华转身一看,猛然间看见身后的墙边摆放着一个高高的柜子,而柜子的上面,正摆着一个香龛,里面插着一柱快要燃烧完的香,而就在三支香的后面,有一幅女孩子的照片,郑克华凑近了一看,突然吓得哇哇直叫,那照片中的女孩,正是刚才见到的小爽,她正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微笑! “啊!”郑克华拼命的向外逃窜,几乎是一路撞出去的,当他扑到大门口时,原本开着一道缝的大门突然砰的一声猛地自动关上了。 郑克华拼命的拉拽门把,可是不管他使出多大的劲儿,那门把后面就像有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从门外死命的拉着,硬是打不开。极度的恐惧使郑克华的脸色一片腊黄,就像一块薰了整个冬季的腊肉。这时,门上传来重重的拍门声“啪啪啪”。 郑克华以为有人来了,心中一喜,大声喊道:“救命啊,有鬼啊!”可是他的舌头已经被小爽咬掉了,尽管他扯破喉咙的大喊,声音却像是被棉花团塞住了一样,死活出不来。便在这时,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一股极强的寒意,他堪堪的转过头…… “啊!”是小爽,她披散着头发,正一步步朝自己逼过来。 郑克华吓得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急忙向侧面挪移。由于这一跌,他手里的小手电也掸掉了,最后一丝光亮随即消失。黑暗像墨水一样趁机把一切都吞灭了,只有窗外的闪电一道接着一道,偶尔照亮漆黑一片的大厅,突然又是一道闪电,借着短暂的光芒,关克华看到小爽并没有朝自己扑过来,而是高兴的去把门打开。 而让郑克华更为惊奇的是,在下一道闪电亮起的时候,他居然看到一个这辈他都不想看到的人,那是他自己。没错,他看见自己站在门口,被小爽的美貌迷住时的痴呆表情。 然后一切都按照之前所发生过的那样历史重演了,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是刚刚发生过的,这怎么可能?时间在倒退吗?郑克华的身子像筛糠一样抖动着。而他一动不动的看着这电影片段似的一幕,一直到自己干完疏通工作,然后微笑的从小爽的手里接过钱,拿着工具开门出去。这一幕原本就是应该这样依照正常轨道发展下去的。 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自己已经做下了伤天害理之事,悔之已晚,真该死! “等等,等等我!”郑克华大着舌头猛地爬起来向自己的影子冲过去,此时的他,只想让影子把自己带着走出去,他想略过刚才不该发生的污迹,想做回一个正常的自己,可是他还能回去吗? 门再次重重的关上,而郑克华只觉得自己脖子突然一紧,一道长长的丝状物缠住了他的脖子,使他几乎窒息。是头发!他一下子被这股长长的头发拖倒在地,正向着那扇破窗户拉过去。而他在惊恐之中瞥了一眼窗外,居然发现,那股长长的头发竟然是从窗外伸进来的,而头发的源头,竟是一个悬空挂在对面电线杆子上的女人! 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这股有力的头发一点点提起来,沿着墙壁一直提到窗口,下一刻,必然会从7层高的楼上摔下去,惨死当场的。 郑克华慌了,两手糊乱的拍打着墙面,忽然他右手从破窗户上摸到一块锋利的破玻璃,当下也顾不得疼痛了,用力一掰,就把半边玻璃生生的掰断,而手掌几乎被割断,鲜血猛喷而出。他强忍着剧痛用力往头发上一划,在即将要被拖出窗外的瞬间割断那股头发。 身子重重的掉回地面,郑克华立即爬起身,把那块碎玻璃当武器一样在身子一阵乱舞,惊恐的大叫:“来啊,来啊,你个死女人,我杀了你,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哈哈哈……” 可是他并没有见到可怕的女鬼从窗外扑进来。他一步步的朝后退去,不知不觉,又退到了那间卫生间里,然后,他又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寒意就在自己身后,他猛一转头,只见在闪电的映照下,一个黑影正悬挂在浴室的毛玻璃上,郑克华已经快疯了,他再也不顾什么女鬼了,当下冲过去猛地一脚把毛玻璃踹碎,咣啷啷碎成一地,而接着他看到了更为恐怖的一幕场景,只见在水莲蓬的水管上,正悬挂着一具冰冷的尸体,全身赤裸,脖子上套着一根皮带,低垂的脸一片青紫,一条长长的舌头正夹在牙齿缝里耷拉下来。长长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死状奇惨无比,而且还在随风轻轻荡动,每荡一下,那钢制水管就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格格声。 可是下一秒,这已经死了的女人,竟突然间缓缓的抬起头来,睁开一双没有白眼仁的眼睛,恶毒的瞪视着郑克华。郑克华吓傻了,那个女人,正是小爽! “不要,不要杀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这样了,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小爽,你善良,你可爱,你美丽大方,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孩,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呜呜呜……小爽……”郑克华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他吓得无力的跪倒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 而这时,一个阴惨惨的女人尖锐的声音空灵的响起:“哈哈哈……你现在知道后悔了吗?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啊?哼,在你兽性大发冲进来欺负我的时候,在你用手掌打我耳光的时候,在你用恶毒的语言辱骂我的时候,在你用你肮脏的嘴舔我身体和嘴唇的时候,在你用脚拼命的踹我肚子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一个柔弱女子内心深处无助的恐惧?你有没有体会到她在面临死亡时产生的无限绝望和凄凉感?”说到这里,小爽狰狞的脸上多了几分哀怨之色。 但这只是短短一瞬间的反应,接着她的容貌变得比之前更加凶悍,语气森然的道:“你做为一个疏通工,为什么疏通了别人的管道,而自己的良心却被这些肮脏的东西堵塞了?你只知道悲观怨世,却不思进取,而是把内心积压的怨念化为作恶的动力,来达到你卑鄙无耻的邪恶目的。你种人根本不值得可怜,因为你的灵魂是卑微的,你就像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活着,而时间久了,你渐渐的也就把自己当成了老鼠,那样你还活着干什么?与其荼毒社会,不如一起下来陪我吧。来吧,呵呵,来啊,来啊…哈哈哈…” 小爽这么说着,便双手撑住自己的两腮,慢慢往上用力,只见脖子处立即裂开一条大缝,继而整颗头颅被她自己撑离了身体,鲜血决堤般狂涌而出,而一具无头的尸体,则腾地跳到地上,接着,两只惨白的手又把卡在皮带上的头颅取了下来,然后诡异的戴在自己的断脖子上。又还原成一个可怕的女尸,一步步朝郑克华走了过来,而每走一步,就会从她断裂的脖子上涌出大量的鲜血,就像是满锅被煮开的沸水一样往外直扑。整个雪白的胴体此时已被染成红彤彤的一个血人! 郑克华又惊又怒,见这个女鬼不肯放过自己,便一咬牙,发了狂似的站起来举着半块玻璃就向前冲了过去,他要刺死她,就算自己活不过今晚,他也要和她来个鱼死网破。 “啊!”郑克华猛然冲过去,对准备小爽的心脏部位就是一下,可是,当玻璃尖快要碰到小爽的身体时,她竟然神秘的消失在空气里了,而郑克华随着惯性往前一扑,“噗”的一声,一根突兀的钢管从郑克华的背后左肩处穿了出来。 郑克华一愣,只觉得一股凉意透胸而过,半晌,才渐渐感觉到穿心般的剧痛海啸般袭来。 “啊!”他的整张脸因为极度痛苦而淌满了豆大的冷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此刻的郑克华已经把生死置诸度外,他咬牙切齿的用手紧紧抓住那根钢管,一步步倒退着把自己从钢管上拔出来,每退一步,鲜血就涌出一大股,他强咬牙关承受着那种钻心的剧痛。当他把身子拔出来的瞬间,转身刷的就是一划,可是划了个空,只有握玻璃的手掌不断往下滴着血,小爽却不见了。 往往看不见的危险才是最可怕的,郑克华瞪大了眼睛,恐惧万分的环视着四周,肩膀上的大洞沽沽的冒着血,他的手也因为抓玻璃抓得太紧而被深深的割开,玻璃的锋利刃口已经嵌进他的指骨里,现在他不需要握着,玻璃也不会掉下去。 “出来,你个臭婊子!躲在暗处偷袭算个鸟蛋!告诉你,老子不怕鬼,你快给老子自己滚出来!”郑克华一边兽吼着一边乱舞着手里的玻璃,可是四周空寂的让人不寒而栗。 正在这时,一大把长长的头发从便池的下水道里悄悄的伸了上来,随着地势一直蔓延到郑克华的脚边,然后猛地一收,郑克华的右腿突然被缠住,一股大力把他一下子拽倒在地,郑克华惊恐的大叫着乱蹬乱踢,可是右脚竟然脱不开那团头发的缠绕,被活活拉向下水管,就在既将拉下去的时候,郑克华猛地一蹬便池边缘,阻住了下拉之力,他扔掉手中的玻璃,拼命的把那股头发拉住,还在手腕上挽了几道。这股该死的头发下,肯定就是小爽的鬼头,他要把这该死的女鬼从下水道里活活拽出来,然后喀嚓一声拧断她的脖子! “草你大爷的死人头,老子给你拼了!”说着,他爬起来蹲了个马步,左右手交替往上拉,只是那股头发下拉的力道也很强大,双方形成僵持的局面,郑克华嘿的声,使上全力,终于把头发一寸一寸的往上拖了出来,只见手中缠绕的头发越来越多,又拉了几下,突然他感到自己的屁股后无端的生出一股寒意,低头一看,吓得几乎当场毙命,只见小爽可怕的死人脸正仰面朝上的从自己身后一点点向前移动,这时已经移到了自己的裤裆下! “啊!”郑克华哭喊着,他这才发现,自己不停的拉扯下水管里的头发,实际上是在拉身后的女鬼的头发,继而把她一点点拉到自己面前! 可是没等他有逃跑的机会,小爽猛地张开一张黑洞洞的血盆大嘴,一口咬向他的裆部!“啊!”一股鲜血飙溅到墙上,郑克华的命根子和他的身体说拜拜了。 然后,小爽恶狠狠的呸了一口,同时她的无数缕头发纷纷舞动起来,像一团黑色龙卷风一样在空中形成包围之势,随即猛的一收,全都缠紧了郑克华的身体各部,郑克华想要大叫,可刚一张嘴就被一大把黑色的头发毒蛇一般钻进了嘴巴里,塞得紧紧的无法出声。而他整个人此时就像一只被蜘蛛丝重重裹住的飞虫一样无法动弹,而更可怕的是,眼前青面獠牙的小爽,此时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四肢扭曲地盘绕在他的身上。 “你不是想亲我吗?嘻嘻嘻,来吧,也让我好好亲亲你!”小爽露出狰狞无比的笑容,刚才塞入郑克华嘴里的头发此时分为左右两股,然后猛力一拉,郑克华的腮部被撕开,接着小爽一条长长的舌头伸进了郑克华的大嘴里搅拌着,贪婪的舔食着腥浓鲜血。 在如此恐怖的“亲嘴”过后,那些头发就像有生命一样,得到主人的指示,开始一点点收缩,最后纷纷勒进郑克华的皮肉里,表皮被一道道切开,鲜血涌了出来。 “哈哈哈……你不是天天给别人疏通管道吗?可是你的心却被脏物堵了,今天就让我来帮你疏通疏通你的血管还有你那颗肮脏不堪的心吧!”小爽阴森森的说完。立马发动起无数的头发。 每一根头发就好像长了眼睛似的,从郑克华被切开的皮肤处钻进毛丝血管,然后沿着他全身的血管一路向上狠钻,郑克华痛得不停的哆嗦,却苦于喊不出来,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头发钻进体内,郑克华的全身血管开始急速的膨胀,像一条条青紫色的蚯蚓一样赫然凸出表皮,最后滋啦啦爆裂开全身皮肤,血肉分离的痛苦让他的双眼死死的凸了出来。 “唔唔……”这是他发出的最后一点喊声。因为这此,他全身血管里的所有头发已经全部汇聚到他的心脏部位。而心脏的容量是有限的,最终因为头发在心脏里的压力越来越大,“砰”的一声闷响,竟然从他的胸膛爆裂开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无数的头发从里面一下子涌现出来,在空中恢复成柔软细腻的丝线,伴着粒粒血珠,缓慢的随风飘荡。 “哈哈哈……终于疏通了你肮脏的心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笑声充满报复后的快感,可是同时却也暗暗流露出一丝悲切,一丝叹息,一场腥风血雨渐渐平息了,小爽的魅影渐渐的往下水管里钻了进去,而那把长长的头发也拖着早已毙亡的郑克华使劲的往下一点点拉拽,最终把郑克华的尸体蛮横的拉进了下水管。 第二天,一个管道工在疏通该楼一层的下水道时,发现了大量的鲜血,随即慌忙的报了警,当警察打开704房那扇铁门进去侦察取证时,他们发现,房间里积了一层厚厚的灰,一双脚印凌乱的分布于房间的各个角落,桌椅被人胡乱的掀翻在地,似乎曾经发生过激烈的打斗,可是地上明明只有一个人的鞋印,那么他在和谁打斗? 这件事实在无法以常理来解释。当他们走进卫生间的时候,他们竟然惊恐的发现,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不可思议的挤破了便池,只剩一下颗血淋淋的脑袋卡在便池口上,而他的双眼因为巨大的挤压力而完全变成两粒暗红的血珠向外爆凸着,一张撕裂的大嘴里,还恐怖的咬着他自己的半块肝脏,死状之惨实是古今罕见。 根据现有的科学理论依据,警方无法解释郑克华为何会以如此离奇的方式死去,而他惨死的原因,一时之间也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只是后来在走访该楼的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太太时,他们才得知这么一个消息,说是在一年前,一个刚上大学的大一女生搬进了这间房子,有一天下水道堵住了,她从楼梯台阶上随便找了个疏通水管的电话打过去,叫来一个疏通工,可当时是晚上,疏通工在疏通的过程中看见她在隔壁浴室洗澡,便见色起意,残忍的把她强暴了,事后女生没去上学也没报警,而是悲痛欲绝的独自一个人来到浴室里,把脖子套在皮带里就在水管上吊死了。后来也搬进来过别的人住,可是都说这房子阴气重,时时有莫名其妙的动静,于是都吓得搬走了,这间房因此就一直空置到如今。警察听完便问:“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那老太婆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她叫小爽。多么漂亮可爱的小姑娘啊,年纪轻轻的,才二十岁就这么委屈的死了,好惨啊……” 某天,疏通工阿宽房里的电话铃急促的响了起来。阿宽放下一本美女写真杂志,抓起电话道:“你好,这里是通四方管道维修工作室,我是阿宽,有什么可以帮……” “你好啊,阿宽先生,我家的厕所堵住了,麻烦你过来帮我疏通一下好吗?” “嗯,好的,没问题,请问……” “地址是华南街白云小区D栋704房。”(全文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绝命疏通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