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岔口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5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23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1、神奇的膏药 子虚县新修的西环路,有一个五岔道口。打从建成通车后,便连连发生车祸。据坊间传言,说这种五岔道口,为五行阴阳之路。日走车马行……
1、神奇的膏药 子虚县新修的西环路,有一个五岔道口。打从建成通车后,便连连发生车祸。据坊间传言,说这种五岔道口,为五行阴阳之路。日走车马行人,夜行鬼魅阴魂,俗称“阴阳五岔口”。按五行相生相克的法则,日月交替运行一段时间,这里便会发生一次阴阳碰撞,从而引发一场车祸。接二连三的发生车祸,再加上玄虚的“阴阳五岔口”之说,使这里越发显得诡秘怪异,令人匪夷所思。 2010年腊月初八的夜里,子虚县西环路的五岔道口又发生了一起车祸。肇事车辆逃逸,一老者被撞倒在地,横躺在路口。过往车辆行人怕“粘包”惹来麻烦,没人敢上前相救。直到后半夜两点,环卫工刘嫂打此路过,发现了被撞的老者。见老者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头上冒出的鲜血,顺着脸颊流到地上,已染红了一大片。 环卫工刘嫂顾不上多想,忙脱下印着“HW”标志的橙色坎肩,包住老者的头,随后掏出手机拨打120。可她按了半天键,手机也不见动静。仔细一看,糟糕,手机没电了。 此时正值深夜,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好不容易过来一辆车,刘嫂连忙站到马路上晃手求救。可车辆见她就像见到鬼似的,一打方向绕过她,猛踩油门逃也似的跑了。情况危急,人命关天。看看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刘嫂只好猫腰抱起老者上身,连拉带拽的往盛垃圾的三轮车斗里周。 这时侯,就见老者长出一口气,慢慢苏醒了过来。当刘嫂说要用三轮送他去医院时,老者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用。” 刘嫂说:“看你撞成这样,不去医院咋行呢?” “没关系,这点小伤我能自己处理。”说话间,老者解下头上包着的坎肩,让刘嫂帮忙拿过一旁的一个小皮箱,从里面取出一贴膏药,贴到头上的伤口处。 “能行吗?你头上流了那么多血,就这么一贴膏药,管用吗?” “管用。绝对管用。”老者告诉刘嫂说,他出身中医世家,略懂医术。他用的这个膏药,是根据祖传秘方熬制而成。名叫“龙骨丹”。对治疗跌打损伤有奇特疗效。甭管伤势多重,也不论伤到何处,只需一贴“龙骨丹”,立马见效。连用三贴便可痊愈。 听说这膏药如此神奇,刘嫂眼中立时闪出火花。说:“老先生,我想求你个事。不知你能不能答应……” “看你,跟我还客气哪家子。要不是你搭救,恐怕我这条老命就得撂这了。有啥事你只管说,只要是老朽能办得到的。” “我想跟你要几贴膏药。” “哦,膏药呀,这个……” 见老者言语迟疑,面呈难色。刘嫂赶忙解释道:“不是我贪心想占便宜,我想要几贴膏药,确实是有大用处。” “不不,你千万不要误会。这‘龙骨丹’,乃我家祖传秘制。祖上确有遗训,不可轻易授人,以防秘方外泄。但你对我有救命之恩,就算有违祖训,我也不可能拒绝呀。只是在我出来时,只带了一贴,用作自身救急之用。所以,我眼下实在是拿不出来……不过,我能不能问一下,你说要膏药是有大用处,是咋回事,莫不是你的什么人受了重伤……” “对,是给我丈夫用。”刘嫂说,半年前,她丈夫在一次车祸中被撞成重伤。后虽经抢救保住了性命,但因腰椎严重骨折,致使下肢瘫痪。至今瘫在炕上形同废人。所以,她才想跟老者要几贴“龙骨丹”。 一听是这么回事,老者不由沉思了一阵说:“如果是这样,恕老朽直言,就算有‘龙骨丹’恐也无济于事。” “为啥呢!” 老者说,这“龙骨丹”虽对医治跌打损伤具有奇效,但须在伤后百日之内敷贴方为有效。老者惋惜的告诉刘嫂,她的丈夫被撞伤已达半年之久,已经气血瘀滞,筋骨变形。再贴‘龙骨丹’已难以奏效。 “这么说,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不不,希望还是有的。只不过……” 老者刚说到这里,就听得远处传来一阵汽车鸣笛声。他赶紧掏出怀表看了看说:“不行,我得坐车走了。这样吧,我把这块表给你做个凭证。到时你拿着它,带你丈夫去找我,我一定尽其所能,想方设法给他治好。” 说话的空,一辆破旧的老式客车开了过来。等车停下打开车门,老者赶紧把怀表塞到刘嫂的手中,匆忙的上了客车走了。 这时,刘嫂猛地想到了什么。便急忙冲着已经开走的客车喊到:“老先生,到时我到哪里去找你呀——” 就见老者从车窗伸出脑袋冲她喊道:“‘知草堂’,到‘知草堂’找我。记住了,就坐这辆车。千万记住,到‘知草堂’去找我……” 车走远了,渐渐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刘嫂借着路灯,看了看老者留给她的怀表,正是凌晨三点整。 2、难找的地方 第二天,刘嫂在干活之余,便试着向人打听“知草堂”在哪里。可人们大都一问三不知,说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后来有上了年岁的老人跟她说,“知草堂”好像是子虚县解放前的一家老药铺。具体情况,可到中医院去打听打听。在清理完她分管的那段街道卫生后,刘嫂便专程去了一趟中医院。最终在一个老中医的嘴里,探听到了有关“知草堂”的事。 老中医告诉她说,“知草堂”是子虚县民国年间的一家大药房。当时的“知草堂”,是子虚县药行的头牌,在方圆一二百里之内都有名气。尤其是根据祖传秘方熬制的“龙骨丹”,对接骨正骨,医治跌打损伤,据有奇特疗效。 据说,“知草堂”的祖上是个采药的。在一次采药时,不慎落下悬崖,骨断筋折,被摔成重伤。 采药人被摔在一个流石滩上,眼看着伤口血流如注,可想采些杂草树叶和抓把土堵下伤口止止血都没有。后来,他发现身旁的一块锅台那么大的卧牛石,表面风化的跟蜂窝似的。他随手捡起一块棱角锋利的石头,从风化的卧牛石上凿下一块,放到石板上捣碎研成粉末,撒到伤口上止血。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把碎石粉末撒到伤口处后,就见“咕嘟”“咕嘟”往外直冒的鲜血,立时止住了。且过了不到半个时辰,采药人就觉皮肉内的断骨折筋发出“咯嘣”“咯嘣”的声响,好像是在自动对茬连接……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伸伸胳膊蹬蹬腿,扶着身旁的那个卧牛石,居然站了起来。 一把碎石粉末,竟然有这般神奇的效果。不由得让采药人兴奋不已。他赶忙趴到那个卧牛石上试着舔了舔,一下把他的舌头给吸住了……凭此断定,这个卧牛石,就是传说中的止血接骨神药——龙骨石。 此后,这个采药人凭着这个龙骨石正骨接骨,医治跌打损伤,渐渐有了名气。直到民国年间,他的后人,便在子虚县城,开起了一家“知草堂”大药房。 “知草堂”根据祖传秘方熬制的“龙骨丹”,对接骨正骨,医治跌打损伤具有神奇的疗效。方圆一二百里,乃至京津等大城市的患者,都纷纷前来就诊。使得“知草堂”名声远扬,一时传遍了长城内外。 可在民国二十二年,日本鬼子进关,占领了子虚县城后,得知“知草堂”的“龙骨丹”,对医治跌打损伤具有神奇疗效。便用刺刀逼迫“知草堂”交出秘方。可“知草堂”的人宁死不屈。日本鬼子便惨无人道的枪杀了“知草堂”所有的人,连小孩和伙计都没放过。之后又放火烧毁了“知草堂”。“龙骨丹”的秘方也就此失传。 听中医院的老中医讲述了“知草堂”的故事后,让刘嫂对夜里发生在西环五岔道口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心说,既然“知草堂”是一家民国时期的大药房,而当年又在日本子进关后,遭了灭门之灾。她为啥能在七八十年后的今天,遇上“知草堂”的一个老者呢?难道是遇到鬼了不成?可那个老者要真是已故之人的阴魂,而给她留下的怀表又作何解释?这可是一件实实在在的阳间之物呀。也许那个老者,是“知草堂”的幸存者,或其远亲近枝之后,有幸留下了“龙骨丹”的秘方。又秉承祖业,重开了“知草堂”?要不他手里咋会有业已失传的“龙骨丹”,还告诉她到“知草堂”去找他呢。 这事真是越琢磨,越让刘嫂感到玄虚怪异。要不是有那块怀表为凭证,她真会把这件事情当做是一场梦。 思来想去之后,刘嫂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带上瘫痪的丈夫,去寻找那个“知草堂”。无论那个老者是人是鬼,她都想一试。若能真的治好瘫在炕上的丈夫,就算真的去一趟阴曹地府,下一回十八层地狱,也不后悔。 3、神秘的去处 拿定主意后,刘嫂便在当天夜里,怀揣那块怀表,背着丈夫,来到西环路的五岔道口。 后半夜三点,那辆破旧的老客车还真又开了过来。等车近前停下打开车门后,刘嫂赶紧背着丈夫上车。待她把丈夫放到车座上,车已关了车门往前开去。她就觉一阵眩晕,一下跌倒在丈夫身边。这时候,卖票的过来收钱打票。刘嫂便掏出一张百元的票子递过去。可卖票的却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说:“我们不收这种钱。” “那你要那种钱?” “银元,我们只收银元。” “不会吧。”刘嫂惊愕的望着卖票的说:“就是走遍全中国,也都用这个钱。花银元,那是哪辈子的事呀。” “我再说一遍,我们只收银元。” “银元?我可上哪给你弄银元去呀。” “对不起,你要是没有银元买票,就请下车。”说着话,卖票的就喊司机停了车,撵他们下车。 “别别,我手里确实没有银元。再说,我也真不知道坐你们这趟车得用银元买票。是这么回事……”接着,刘嫂便把昨天夜里遇到老者,老者又让她去“知草堂”的事,跟卖票的如此这般的说了个大概。 卖票的听刘嫂这么一说,便缓和了口气说:“既然你说是‘知草堂’的人让你去找他的,你可有啥凭证。” “有,有有。”刘嫂赶忙站起来,掏出那块怀表说:“这就是夜里那个老先生临上车时给我留下的。” 一见这块怀表,卖票的脸上立马多云转晴。说:“这不是‘知草堂’坐堂郎中的怀表吗,你要是早拿出来,何必费这么多吐沫呀。好了,你赶紧坐下吧。车票免了。” 随后,卖票的便回到了乘务席,喊司机开车。 等车启动走上后,刘嫂的心才“扑通”一下落了地。可还没容她坐回座位,就又感到一阵眩晕。晃了几晃,便身不由己的倒在车座上,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刘嫂就觉有人连推带喊的叫她。待她醒过来睁开眼睛,卖票的告诉她说到站了,催她快点下车。 刘嫂醒了醒神,赶忙背起丈夫下车。等她从车门下来一看,见是站在一座城门前。进了城门,是一条古老的街道。街道两旁多是青砖土瓦的老式店铺。再看街上行人,长袍马褂的一水老辈子穿着打扮。刘嫂越看越觉着奇怪,心说,这是到哪了,这街道,这房屋,还有这来往行人的穿着打扮,就跟老辈子电影电视剧里似的,古里古怪的。 可刘嫂顾不上多想,她背着丈夫,顺街道边走边找,边找便问。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知草堂”。 进了“知草堂”,因有那块怀表为凭,等刘嫂夫妇说明来意,便被药店里的伙计引入后堂,见到了那个老者——坐堂郎中老先生。 老先生热情的接待了刘嫂夫妇,并为他们单独安排了一间病房。可等给刘嫂的丈夫做了详细的检查后,老先生不由皱起了眉头。 刘嫂不由心里一紧,说:“咋样老先生,还能不能治?” “治到是还能治,只是得用一种特殊的手段。” “用啥特殊手段?” “这个嘛……” 见老先生沉吟良久,也不肯把话说下去,刘嫂便焦急的说:“有啥话老先生只管说。不管用啥手段,只要能把我丈夫治好了,随您怎么处置。” “这个……这个……” 刘嫂急等着老先生说出下文,可老先生却支支吾吾,欲言又止。最终也没说出到底用啥特殊手段,来给她的丈夫治病。 见老先生如此为难,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刘嫂也不便再追问下去。既来之,则安之。她只好耐下心来,慢慢等待。 4、奇怪的招数 老先生对刘嫂夫妇宾客相待,还特意派佣人吴妈专门伺候他们的饮食起居。可对给刘嫂治病的事,却一拖再拖,一直不作安排。刘嫂几次转弯抹角的想探探口风,可老先生却总是躲躲闪闪,搪塞回避。 转眼到了腊月十五,刘嫂扳着手指算算,已来“知草堂”一个礼拜了。可老先生还没给个准话,到底啥时候给丈夫治病。刘嫂实在耐不住了,一大清早便去找老先生。这回她不再转弯抹角,也没做任何铺垫。开口便直奔主题,问她丈夫的病到底还能不能治,若是没有希望的话,便不想再让老先生为难…… 老先生被挤了旮旯,没法再搪塞躲避。终于答应刘嫂,马上就安排给她的丈夫治病。但他告诉刘嫂,再给她丈夫治病前,刘嫂必须亲自到城南的乌有山药王庙上香,以祈求药王保佑。 吃过早饭,刘嫂便由吴妈引领着,去往乌有山药王庙上香。 一路上,吴妈跟刘嫂讲述着乌有山药王庙的典故和传闻轶事。可刘嫂哪有闲心听这些呀,一心想的就是,快点到乌有山药王庙上香,好让老先生给他丈夫治病。 刘嫂想着心事,不由加快了脚步。吴妈便知趣的闭了嘴巴,陪着刘嫂匆匆赶路。可事情往往是欲速则不达,越急越出差。就在她俩路过一条小河走冰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吴妈把一只脚掉进了冰窟窿。河水不深,倒也没啥危险。可等把脚从冰窟窿里拽出来时,脚上的棉鞋已经湿透了,鞋壳郎里灌满了水。此时正值十冬腊月,滴水成冰。时候不大,那只鞋便成了一个冰坨。 好在从县城走出来还不是太远,刘嫂便让吴妈脱下鞋把脚插到棉袄大襟里捂着。她返身跑回去给吴妈取鞋。 刘嫂气喘吁吁的跑回“知草堂”,直奔后院吴妈的屋里去取鞋。可就在她来到吴妈住的西厢房,刚要开门进屋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一个蒙面人拎着一根木棒,闪进了丈夫的病房。她不由心里一紧,暗叫一声:“不好!有贼——” 情况紧急,刘嫂没顾上喊人,便径直奔了过去。等她来到门前,由门缝往里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就见那个蒙面人蹑手蹑脚的蹭到病床跟前,对着趴在床上的丈夫,慢慢的举起了手中的木棒……她不由惊叫一声,便猛地闯了进去——可还是晚了,就在她惊叫着闯进病房的时候,蒙面人手中的棒子已经狠狠地落在了丈夫的腰上。就听得丈夫撕肝裂肺的惨叫一声,便没了动静。 这时候,刘嫂已顾不得丈夫如何。她就跟一头发怒的狮子似的,咆哮着扑向蒙面人——可就在这时,那个蒙面人不慌不忙的摘下了面罩。 等蒙面人露出庐山真面目,把刘嫂一下给惊呆了。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个蒙面人竟然是“知草堂”坐堂郎中——老先生。 没容她醒过神来,老先生已从衣兜里掏出一贴膏药,贴在了她丈夫的后腰上。 事后刘嫂才知道,原来老先生所做的这些,就是为她给丈夫治病,所采取的“特殊手段”。 事情是这样的,刘嫂的丈夫是在半年前车祸中,腰椎严重骨折而致使下肢瘫痪的。时日已久,气血已经瘀滞,筋骨业已变形。就算再贴‘龙骨丹’也难以奏效。 要想医治,必须首先把已经长在一起的筋骨再重新敲击开。而实施这种方法,得做到两点。一是不能事先告诉患者,要乘其不备,出其不意的下手。以免患者知道后,本能运气,影响原本淤滞的气血化解。另一点是下手时必须把握好分寸,要恰到好处。手轻了,不能彻底敲开筋骨,起不到效果;用力过猛,超过极限,不但会加重患者伤势,甚至还有可能要了患者性命。 就为这个原因,老先生迟迟做不了决断。才一拖再拖,没能给刘嫂丈夫动手医治。他怕万一失手,出了意外,没法跟刘嫂交待。直到最后刘嫂把他挤了旮旯,逼上梁山,他才横下心来,做出了这个决断。至于让刘嫂去乌有山药王庙上香,无非是想支开她。免得她在场妨碍“特殊手段”的实施……可没想到,吴妈竟然鬼使神差的把脚掉进冰窟窿,让刘嫂跑回来取鞋正好撞上这件事情。而当时老先生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所以,他只好当着刘嫂的面,举起木棒,狠狠地擂到她丈夫的后腰上……还好,老先生这一棒子擂得恰到好处。一下敲开了畸形连接的脊椎骨,打通了瘀滞的气血。贴上“知草堂”秘制“龙骨丹”后,不到七天,刘嫂丈夫的下肢便有了知觉。等换过第二贴膏药后,便可试着下床,拄拐挪动了。 刘嫂看着瘫痪大半年之久的丈夫,居然能下床走动了,不由喜极而泣。老先生告诉她,只需到一个月头上,再换一贴膏药,她丈夫就可扔掉双拐,行动自如了。 就在刘嫂的丈夫一天比一天见好,眼瞅着就要能离了拐杖试着迈步行走的时候,“知草堂”发生了一件大事。 5、悲惨的结局 腊月二十九那天,“知草堂”来了几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兵,野蛮的抄去了大药房的所有“龙骨丹”,并限令在三天内交出熬制“龙骨丹”的祖传秘方。 老先生预感“知草堂”将有一场劫难。他怕连累刘嫂夫妇遭到不测,便让他们连夜离开了“知草堂”。临走时,老先生把一贴“龙骨丹”给了刘嫂。他说,这是“知草堂”剩下的唯一一贴“龙骨丹”,让她到一个月头上给他丈夫换上。 刘嫂搀着丈夫离开“知草堂”,到临来时下车的那个城门外等车。他们恍惚记得,那天来时从这里下车好像是上午。但不知这趟车返回时会是啥时辰从这里通过。还有一点是让他们最为担心的,今天是腊月二十九,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也不知这趟车还会不会通…… 刘嫂夫妇就如同坐着没底的船,忐忑不安的等着,候着。身后的万家灯火,早已熄灭。只剩下满天星斗,陪着他们熬夜。城里值夜的更夫,已敲梆报过三更,可车也没过来。直到后半夜三星偏西,还仍没见着车的踪影。 就在刘嫂夫妇几乎快要失去信心,频临绝望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汽车喇叭声。临来时坐的那辆破旧老式客车,已经停在了他们跟前。 刘嫂赶忙掺着丈夫上了车,悬了一夜的心总算落了地。可等卖票的过来,刘嫂一掏口袋,不由得暗暗叫起苦来。心说坏了,又没有银元买票。她只好硬着头皮,满怀歉意的说:“真不好意思,又没有银元打票。我们……” 刘嫂想好好解释一下,恳求卖票的高抬贵手,千万别把他们撵下车。可卖票的不等她把话说下去,便摆手拦了话头说:“没关系,既然你们是‘知草堂’老先生的朋友,不必买票。告诉我你们到哪站下车就行了。” 谢天谢地,刘嫂激动的差点给卖票的跪下。连忙告诉卖票的,说他们到子虚县西环路五岔道口下车。可卖票的却说,这趟客车停靠的站点,只论年代,不分地点。 刘嫂一下被搞懵了:“只论年代,不分地点,这是什么车呀?” 见刘嫂满脸疑惑,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卖票的只好跟她耐心解释说,这是一趟由二十世纪发往二十一世纪的时空客车。现在停的这个站点是公元1933年,也就是民国二十二年。往下1934——2100年,每一年一个站点。 听卖票的这么一说,刘嫂终于恍然大悟。心说,难怪这里的人,都长袍短褂一副老辈子的穿着打扮。还有日本兵……原来,她和丈夫是到了民国年间。 见刘嫂直眉楞眼的回不过神来。她丈夫赶忙告诉卖票的,说他们到2010年下车。 卖票的知道了他们下车的站点后,便喊司机开车。等车一启动,刘嫂夫妇不由觉得一阵眩晕,便同时倒在车座上,失去了知觉。 等刘嫂夫妇被卖票的叫醒下车后,他们发现已经回到了县城西环的五岔道口。 刘嫂看着站在身旁的丈夫,不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说真是菩萨保佑,瘫痪了半年之久的丈夫,终于站起来了。阿弥陀佛……可就她心里默念“阿弥陀佛”,暗自祈祷的时候,就觉猛地被撞击了一下,把她抛到了空中……随后,她就见自己的身体“啪”的一下摔落到马路上。这时,就见一辆小轿车,停了一下,随后便绕过她的身体,一溜烟逃跑了。 刘嫂想去追那辆车,可这时却见丈夫横躺在马路上,头上正“咕嘟”“咕嘟”的往外冒血。她一下想起老先生给的那贴“龙骨丹”,就装在她的衣兜里。她便赶紧飘到自己的身体旁,把手伸进衣兜里去掏。她想只要把那贴“龙骨丹”给丈夫贴上,丈夫就没事了。可不知为啥,她的手却软绵绵的,咋也捏不住那贴膏药。 这时的天,快要亮了。她盼着有人过来帮她一把。可盼了半天,一个人也没盼来。她这才想起,今天是大年三十。人们都在家里忙着过年,谁会到这里来呀。就在她感到绝望的时候,一个人骑着摩托过来了。她终于见到了救星,便赶忙飘过去求救。可骑摩托的人却对她视而不见。倒是对躺在地上的丈夫和她的身体瞥了一眼。可也就是只瞥了一眼,便跟见着鬼似的,被吓得落荒而逃……后来又过来一辆车,可司机对她的呼救没有一点反应,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大油门,一溜烟跑了。 就在刘嫂站在马路上拼命呼救的时候,她丈夫醒了过来,一点一点的爬到了刘嫂的身体旁,把手伸进她身体的衣兜,掏出那贴膏药,贴到了她那冒着鲜血的后脑勺上。 这时候,开过来一辆破旧的老式客车。没等刘嫂招手,那辆车便停在了她的跟前。车门一打开,卖票的便探出头来大声喊:“走了,走了。去丰都的赶紧上车……” 刘嫂不想上车,只想让车上的人下来帮帮她,救救她的丈夫。可就在这时,却见丈夫一下从车门钻了进去。情急之下,她也一步迈上去,拽住丈夫就往下拉。“咱这不是到家了吗,你还要坐车去哪呀?”可丈夫却说啥也不跟下来,反而猛地一用力,把她给搡下车来…… 客车带着一股阴风呼啸而去,她不由打着趔趄连连后退,直退到她的身体旁,脚下一绊,一下跌倒在她的身体上,之后便没了知觉。 天光大亮的时候,刘嫂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西环五岔道口。她感到头晕脑胀的,用手摸了摸脑袋,摸到后脑勺贴着一贴膏药。 这时,刘嫂忽然想起了丈夫。她恍惚记起,刚才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丈夫上了一辆去往丰都的客车…… 丰都?那不是人死后才去的地方吗……刘嫂不由打了个冷战,猛地坐起身来,急忙四下张望着寻找她的丈夫。却发现丈夫就躺在她的身后。她连忙转过身去,把丈夫抱在怀里。可发觉丈夫的身子直挺挺的,没有一点温度……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