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岛历险记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1:5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76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第1章 海上遇险 艾等等正在努力回想,为什么他们会在这么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呆在这么一条嘎嘎作响的破船上。 一个月前,他的父亲艾冒险和一个同样疯……
第1章 海上遇险 艾等等正在努力回想,为什么他们会在这么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呆在这么一条嘎嘎作响的破船上。 一个月前,他的父亲艾冒险和一个同样疯狂的探险家诺言,仅凭一幅破旧得几乎无法辨认的地图,前往一座无人岛。说是两个星期就回来,可一个月过去了,还没有丝毫消息。艾等等真不明白,他们干吗非要干那么没有意义的一件事? “哗”一个大浪打过来,船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我要吐了!谁有晕船药啊?”一个细细的声音传来。 艾等等不用回头,就知道是伊呀呀。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得知他要去寻找父亲,就收拾了一些没用的小饰品,“表哥”“表哥”地喊着,非要跟着去,真是没办法。要不是诺言的女儿诺贝尔非要拉着他一起去找爸爸,恐怕艾等等也没那么大的勇气坐在这条船上。 “哎呀呀!我的鞋子湿了!太难看了!”伊呀呀又叫了起来。 “拜托,你不要大惊小怪的叫来叫去好不好!”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说道。 “卓什么,你不要说她。”诺贝尔转向她的表哥说,“难道你没发现船舱进水了吗?” “什么?”其他三人同时惊叫道,并跳了起来。 正在这时,响起了广播声:“由于海上风浪太大,船舱已进水。请大家不要惊慌,到甲板集合,准备上救生艇。” “赶快穿上救生衣!”诺贝尔一把掏出救生衣,边往身上穿,边把其他几件扔给大家。 他们刚刚跑上甲板,船就剧烈地摇晃起来。艾等等马上抓着伊呀呀蹲在了甲板上。一个船员见状,一把抓起他们俩,说:“蹲着干吗,快上救生艇呀!”就连拉带拽的把他们弄上了救生艇。 “诺贝尔还在船上!”伊呀呀叫了起来,“快去救她!” “诺贝尔!诺贝尔!你在哪里——”艾等等紧张地叫着。 卓什么着急地四下寻找不见,禁不住又回头往船上跳。不好!一根绳子绊住了他的脚,他身子一歪,向海面倒去。“啊——”卓什么吓得大叫起来。 忽然,有人抓住了他的衣服往上拽,他连忙抓住船栏杆,顺势爬到了船上。 “诺贝尔!是你?你怎么才来?”卓什么抬头叫道。 “我拿我们的行李去了。你在干吗?多危险啊!” “我在找你呢,快上救生艇吧!伊呀呀和艾等等已经在那儿啦。” 待他们上了救生艇,才发现艇上只剩伊呀呀和艾等等,其他的乘客因他俩坚持要等,早已乘另外的救生艇远离了大船,在远处向他们挥手呼喊。 他们快速地解开缆绳,放下小艇,奋力地划向远处的人们。 狂风猛烈地吹着海面,掀起了阵阵巨浪,无情地打在小艇上,把它推得越来越远,人们的呼喊声也渐渐地消失了…… 天,越发得黑,并滚起了层层乌云。伊呀呀紧紧地靠着艾等等,艾等等则缩成一团,右手死死地抓着救生艇上的把手,生怕掉到海里。 诺贝尔望了望天空,有些担心地说:“快要下雨了,谁有可以遮雨的东西?” 卓什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方块,按了一下角上的按钮,小方块立即伸展成一块大塑料布,刚好盖住了整个救生艇。他说:“这块塑料布,其实是为 野餐准备的,没想到这时候可以派上用场。” 艾等等看着诺贝尔,埋怨道:“就是你,都不知道‘无人岛’在什么地方,就把我们带到这鬼地方,遇到这鬼天气。轮船又失事了,我们在这海上漂流,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你说,现在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轮船会失事啊。”诺贝尔委屈地说,“当初我听爸爸说,‘无人岛’就是西沙群岛中的一个小岛。因为它是一个时隐时现的岛屿,所以至今无人开发,地图上也没有。我以为凭借‘卫星定位导航系统’到了西沙群岛,也许可以联系上爸爸他们,进而找到‘无人岛’。虽然是我让你们来的,可我也不想变成这样啊。” “你总以为自己什么都行,把自己命丢了不算,还要搭上我们!”艾等等皱着眉头说。 “别吵了,还是想一想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吧。”卓什么制止了他俩的争吵。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整个天空,接着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狂风夹着暴雨倾盆而下。伊呀呀吓得大声地哭叫起来:“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风声、雨声、雷声交织成一片,再加上伊呀呀的哭声,令艾等等他们非常恐惧,全都不作声了,只能任由小艇把他们带向远处。 第2章 初到无人岛 卓什么慢慢地睁开眼睛,却感到阳光格外地刺眼,又不得不闭上眼睛。恍恍惚惚中,他感觉自己好象不在船上。他想起,那天,在他们经历了暴风骤雨的袭击后,在海上漂流了一天一夜,大家都已精疲力尽,睡了过去。 “这是哪?”当卓什么再一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原来趴在一片海滩上。他慢慢地站起来,四下张望,怎么不见诺贝尔他们?卓什么惊恐地奔向海岸边,对着海面一遍一遍地大喊起来:“诺贝尔、艾等等、伊呀呀,你们在哪儿啊——” “哎——我们在这儿——”好久,好久,从不远处传来了喊声。卓什么顺着声音的方向找去,最终在一块礁石的旁边找到了他们。小艇斜靠在礁石的夹缝里,上面的塑料布已不知去向了。艾等等他们都在小艇上,衣服全湿透了,正在探着身子张望。 “卓什么!你还活着?真是急死我们了!”诺贝尔急切地说。 “昨天晚上我们还在一起,怎么一觉醒来你就不见了呢?”伊呀呀一边整理、检查着自己的行李一边抬头说。 卓什么一把从小艇上拿下他的背包,说:“我昨晚睡得昏昏沉沉的,也不知怎么搞的,就睡到沙滩上了。醒来不见你们,还以为……” 艾等等把他和诺贝尔的背包都拖了下来,爬到礁石上,和卓什么一起把伊呀呀和诺贝尔拽上来,把小艇拴在礁石上,向沙滩方向走去。 到了沙滩,四个伙伴都忙碌起来。艾等等把大家的物品从行李里掏出来,晾在沙滩上;伊呀呀拿着木梳在仔细地梳头;诺贝尔则拿着“卫星定位导航系统”查看着他们现在的位置。卓什么呢,此刻正在为大家准备早餐。 他拿出一个袖珍锅,拔掉涡旋气嘴,袖珍锅立即膨胀起来。他又把二升海水到入“海水净化器”中,按了一下金色的按钮,海水立刻变成了纯净水,被卓什么到进了锅里。不一会,水开了,卓什么打开一包脱水什锦菜,放了进去。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一锅又有蔬菜,又有肉的营养大餐就做成了。 香喷喷的气味弥漫开来,艾等等他们一下子被吸引过来,坐在地上大吃起来。诺贝尔一边吃着,一边查看着“卫星定位导航系统” 。忽然,她停下来,惊异地看着仪器说:“简直无法相信,我们现在就在‘无人岛’上!” “什么?‘无人岛’?我们在‘无人岛上’?”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卓什么更是高兴地张开双手大喊:“我们到了!太棒了!” 伊呀呀回头看了看沙滩上晾晒的东西说;“可是这些东西全都湿了,连我带的好几条漂亮裙子都没法换了。” “是呀,东西湿了还不算,况且我们没来过这个岛,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艾等等有些担心地说。 “别担心那么多,你跟着我们走就行了。”卓什么对他说。 “快看,仪表上有一个红点在闪烁,一定是爸爸他们的‘急救讯号器’发出的信号。我们顺着这上面的指示,就能找到他们。”诺贝尔兴奋地对大家说。 吃完饭,诺贝尔让他们收拾好各自的物品,稍稍休息一下,准备进入“无人岛”上的密林之中。 卓什么休息了片刻,就坐不住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突然起身说:“我,你们的开路先锋,先上密林里探探道,然后再领你们上路。”说完,不等大家反应过来,他已快速跑进密林。 “卓什么——快回来——你别走丢了——”艾等等着急地喊。伊呀呀和诺贝尔也担心地跟着喊起来:“小心啊——快点回来——” 艾等等、伊呀呀、诺贝尔紧张地向密林方向望着,静静地等着。 “啊——救命啊——”随着一阵喊声,卓什么一脸恐惧地从树林中逃了出来。诺贝尔连忙起身迎了过去,艾等等、伊呀呀则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怎么了,怎么了?你遇到什么了?”诺贝尔一边拉着卓什么往回跑一边问。 卓什么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说:“我——我——” 艾等等、伊呀呀睁大着眼睛看着他,等着他把话说完。 “我——我——我在逗你们呢!哈哈!你们上当了!哈哈哈!”卓什么脸色一转,大笑起来。大家一听,都气得不得了。尤其是艾等等,对着卓什么大喊:“你怎么能糊弄我们呢?让我们虚惊一场!”伊呀呀被吓出来的眼泪还含在眼眶里,手抚着前心,长出了一口气。 卓什么歉疚地说:“对不起,我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把你们吓到了。” “算了,以后就别闹了,我们还是马上进入密林吧。” 诺贝尔说完,几个人背上行李,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 第3章 逃离蜜胶树 “哎呀!我的裙子刮破了!”伊呀呀翻看着她的裙子,感觉非常可惜,差点哭出来。这条裙子是专为上‘无人岛’拍照而买的。 “快点,快点!跟上队伍,不要再看裙子啦。”卓什么不耐烦地喊道。 自从卓什么自告奋勇地担当起开路先锋以来,他就一直走在其他人的前面。遇到小的树枝,他就拨开;遇到灌木荆棘,他就用光束棒劈出一条通道。诺贝尔则拿着“卫星定位导航系统”不时地调整方向,指挥着卓什么。 艾等等跟在诺贝尔身后,拉着伊呀呀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出现什么。他怕虫子;他怕飞禽走兽;他怕一切突然出现的东西。能让他来‘无人岛’,诺贝尔是下了很大功夫的。 忽然,艾等等感觉到一个冰凉的、湿湿的、滑滑的东西掉进了他的衣领里。他吓得缩着脖子边跳边叫了起来:“呜哇——,有东西掉到我衣领里了,快帮我拿出来!” 伊呀呀轻轻地、小心地翻开艾等等的衣领,发现了一片正在融化的、晶莹剔透的冰叶子。她边拿边告诉艾等等:“别害怕,是一片冰叶子。” “冰叶子?奇怪,在这热带雨林,怎么会有冰呢?”艾等等有些不解地抬头向上望去。伊呀呀也跟着向上看。只见一棵有着普通棕色树干的大树上长满了冰叶子。艾等等和伊呀呀走向这棵神奇的大树,伸出双手轻轻地放在树干上。顿时,一股凉气袭到了他们的手上。 “怪不得会结冰,它的树干肯定是有冷热转换的功能。”他俩猜测道。 这时,诺贝尔催促道:“快走吧,卓什么已经走出好远了,我们得马上赶上去。”密林里遮天盖地的各种植物,把阳光变得斑斑点点。阳光照射下来,像给大地铺了一层绿茸茸的地毯。各种奇花异草在树丛中争相绽放,摇曳着,好似围着草裙,跳着拉丁舞的少女。 伊呀呀跟着诺贝尔和艾等等穿行在这美妙的世界里,不禁快乐地唱起歌来。 “啊——”一阵凄厉的喊声响起,回旋着,令艾等等他们头发直立、毛骨悚然。 “听,是卓什么!”诺贝尔急切的说。 艾等等马上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看着伊呀呀,心不在焉地说:“准是卓什么又在耍花招!” 伊呀呀却着了急:“哥,听声音,他好象是真的出事了,我们快去救他吧!” 诺贝尔也焦急起来,她不管艾等等愿意不愿意,拉着他就往前跑去。 卓什么的声音越来越清楚了,诺贝尔让大家放轻脚步,借着树木的掩护,慢慢地向那靠拢。真是奇怪,除了卓什么紧紧地抱着一棵大树叫喊外,周围什么都没有。 “又被你骗了!”诺贝尔忿忿地冲向她表哥。 “别过来……”未等卓什么说完,诺贝尔已经来到他的身旁,伸手就去拽他的手。 “哎呀!我被粘上了!”诺贝尔的手被牢牢地粘在了树上。 艾等等和伊呀呀一下子站住了,不敢再往前走半步。他俩很奇怪卓什么怎么会被粘到了树上。 “我闻到了从树上传来的香蜜的味道,就走过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刚一靠近,还未看清楚,脸就被粘到了树上。我想挣脱下来,不料竟连手和身子也被粘上了。”卓什么无辜地说。 诺贝尔费力地转过头,让伊呀呀他俩想办法利用行李里的工具尽快把他俩解救下来。可是伊呀呀和艾等等试着用各种各样的办法、各种各样的工具,也未能把诺贝尔和卓什么解救下来。他俩急得哭了起来。 诺贝尔想到自己还没有见到爸爸,就被粘在这里不能动了,也不禁掉下眼泪。 忽然,她发现,眼泪落到手上,手上的蜜胶奇迹般地融化了。她连忙喊:“眼泪!眼泪可以融化掉蜜胶!伊呀呀,你们俩快哭啊!” 艾等等急忙拿出小盆,放到他俩中间大哭起来。尤其伊呀呀的眼泪,就像拧开水龙头的水一样,不停地往盆里落,一会儿就接了满满一盆。他俩小心地把眼泪倒在卓什么和诺贝尔被粘之处,把他俩救了下来。 卓什么惊魂未定地说:“我以后做事一定小心,不再给你们添麻烦了。” 他们原谅了卓什么,稍作休息,就红着眼睛上路了。 第4章 针鸟群群 诺贝尔低头看着“卫星定位导航系统” ,发现他们离目标很近了。她兴奋地对大家说:“快走吧,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艾等等结结巴巴地颤声问:“我,我,我们还要穿过森林之类的地方吗?” 卓什么双手抱胸,斜了他一眼说道:“胆小鬼,怕什么!我刚才被粘在树上,现在不也逃脱了吗?管他以后还会到什么地方?” “我胆小?我胆小就不会救你了。”艾等等推了他一下。 诺贝尔制止了他俩,又引导大家往前走。走着,走着,他们远远地看见一个状似大水洞的山 包。诺贝尔惊奇地对其他的人说:“那里好像是一个大水洞!” 艾等等停下来问诺贝尔:“我们要穿过那个水洞吗?有没有其他路可以走?” 诺贝尔回答:“卫星定位导航系统显示:我们必须穿过那个水洞,没有其他路可以走。” “啊?走水洞!我的裙子又要湿了!”伊呀呀抱怨道。 “水洞又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也就是几只蚊子。拿光束棒扫扫就行了!”卓什么越走越快了。 “那——水里有没有食人鱼?”艾等等问诺贝尔。 “我可不知道,进去就知道了。” 他们一边走一边说,很快就来到了水洞前面。艾等等向水洞里望去,洞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他转身问其他人:“谁带照明的东西了?” 诺贝尔拿出四个“太阳集束光烛” ,安在每个人的背包上。她说:“好了,我们赶快进水洞吧!路上要小心,大家要互相照顾点。” 刚进水洞,一股寒气袭来,大家连忙穿上了厚厚的衣服。水洞里,地上凸凹不平,湿漉漉的,并且长满青苔。水洞上面还不时地往下渗水,“叮咚!” “叮咚!”的声音在寂静的水洞中,显得格外清晰。 “哇!!!”艾等等脚下一滑,身体失去了平衡,一下子栽进了水里,“救命啊!我要被‘食人鱼’吃了!我要被‘食人鱼’吃了!” 诺贝尔和伊呀呀怔了一下,返身要相救。 “喂,自己起来看看吧,喊什么‘救命’” ,卓什么无奈地对他说。 艾等等连忙挣扎着站起身,才发现水刚刚没过他的膝盖。卓什么一把将他拉了上来,看着他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看清楚了!水这么清,里面什么都没有。你呀,就会自己吓唬自己。” 诺贝尔吩咐艾等等换上干爽的衣服,可是,艾等等已经把所有的衣服套在身上并且衣服都湿透了,没有可换的了。 卓什么马上脱下自己的外衣外裤给艾等等换上,又找出一双鞋让他穿上。艾等等感激地对卓什么说:“水洞里这么冷,你把外衣外裤都给我穿了,你真好。” 卓什么满不在乎地说:“没关系,我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无所谓啦——啊嚏!”他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他们小心地顺着水流的方向往前走,路越来越陡。诺贝尔拉着伊呀呀,卓什么拽着艾等等,艰难地前行。 突然,一阵“扑棱”声由洞顶传来,还未等大家反应过来,就听伊呀呀大叫起来:“啊——我的手!” 大家马上把目光投到伊呀呀的手上,看见有一只鸡蛋大小的、浑身透明的小鸟,正用它针一样的尖嘴吸血。霎时,小鸟的肚子鼓起来了,又红又圆,而伊呀呀的手则变得惨白无力。 艾等等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握住小鸟,使劲的捏,把血注回伊呀呀的手,伊呀呀的手重新变得红润了。艾等等用力把小鸟拔出来,紧紧地攥在手中。 诺贝尔一边按住伊呀呀被扎的地方,一边让卓什么拿出“光束棒”保护他们。伊呀呀用佩服的眼光看着她表哥,说:“表哥,你真勇敢!谢谢你救了我!” “啊?啊——”艾等等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里还攥着那只“针鸟” 。他手一颤,死去的“针鸟”掉进了水里。 突然,一群群的“针鸟”铺天盖地地拥来,卓什么有些招架不住了,大声地喊:“快想办法!我要坚持不住了!” 诺贝尔连忙拽过背包,掏出“环保驱虫弹” ,往地上一摔,一股烟幕笼罩住“针鸟”群。部分“针鸟”立即死亡,掉进水里,其他“针鸟”则逃之夭夭。诺贝尔他们趁机向前跑去。一丝亮光透了进来 ,啊!出口!他们雀跃着奔了过去…… 第5章 长爪独眼猴 逃离了水洞,伊呀呀的眼前一亮,发现他们置身于一片世外桃源般的美丽景色中。她高兴得欢跳起来,拿出光纤相机,左照照,右照照,好不欢喜。 诺贝尔提醒她:“喂!你不觉得热吗?还不先把身上厚厚的衣服脱下来。” “对呀,我包里还有好几件漂亮衣服呢。”伊呀呀说完,急急忙忙翻开了行李包,拿出了两件带有眩目亮粉的裙子,一件穿在自己身上,一件递给诺贝尔,让她也换上。 艾等等看着他的表妹,对卓什么说:“伊呀呀最爱照相了,这下不知要照多长时间。看来我们要充当摄影师了。” “惨了,我最怕跟在女生后面照相了。”卓什么挠着头说。 诺贝尔显然也被这美丽的景色和伊呀呀的情绪所感染了,她找出自己最喜欢的发卡,精心地别在头上,又摘了几朵小花拿在手上,和伊呀呀坐在了一起。 “表哥,快来呀!我们都准备好了!”伊呀呀向艾等等喊道。 艾等等拿着相机,被伊呀呀和诺贝尔调动着,一会儿这边,一会儿那边,累得双手都有些发颤。 卓什么坐在一旁懒懒地看着,无聊地玩着手指。 “卓什么,该你给她们照了,我可要歇会儿了。”艾等等走了过来,硬把相机塞到卓什么怀里。 卓什么推辞道:“喂,有没有搞错,是你表妹要照相。” “表哥,快来呀,我要照相——”诺贝尔远远地喊道。 听她这么一喊,卓什么不便再推辞了。他一边小声嘀咕着:“喊什么喊。”一边不情愿地向她俩走去。 艾等等这时才感觉到饿了,他找了一个树下阴凉的地方,开始给大家做饭。 他把什锦饭刚刚下到锅里,就感觉有谁在轻轻地拽他衣服。艾等等头也不回地说:“急什么,饭还没好。去,再照一会儿。”可是,拽他的手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使劲了,差点让他摔了一个跟斗。 “闹什么!”艾等等生气了,大喊着。他好容易站稳了脚跟,转过身刚要训斥,却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只见两只奇怪的猴子,正树上树下地忙活着。这猴子,只在脸的正中间长了一只圆圆的、大大的眼睛,两只爪子长长的,一条尾巴,足足有正常猴子的两倍长!它们把艾等等的行李翻了个底朝天,把颜色鲜艳的东西挂得满树都是,艾等等的湿衣服也被挂了上去。它们“吱吱”地叫着,看起来特别兴奋。 艾等等急忙把树上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拽下来。可是两只长爪独眼猴的手更快,转眼又把其他人的东西都挂到了树上。只一会儿工夫,艾等等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坐在地上直喘粗气,只好干瞪眼,看着两只猴子在那折腾。 “诺贝尔——快回来吧——我们的东西要没了!”艾等等话音刚一落地,只见两只猴子一齐来到他的身后,伸出利爪,一把抓住他的衣服,使劲一拽,艾等等的衣服立即变成了两半,被猴子扔到了树上。 卓什么回来看见艾等等光着上身狼狈的样子,又看见自己借给艾等等的衣服被撕成两半挂在树上,气急了,操起光束棒就要向长爪独眼猴挥去。 “不要!”艾等等朝前一扑,奋力夺下了卓什么手中的光束棒。 卓什么急了,对他喊道:“为什么不让我打?” 艾等等也急切地说:“我发现,它们并不想伤害我们,只是在恶作剧。也许它们好长时间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是呀,我看它们长得很可爱,不像是凶险的动物。”诺贝尔肯定地说,“我们给它们拿点吃的东西,看看它们能不能下来。” 伊呀呀从锅里盛出两碗什锦饭,端到树下,向两只猴子招呼道:“快下来吃饭!” 两只猴子好象听懂了她的话,眨了眨眼,就乖乖地从树上爬下来,捧起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伊呀呀小心地摸了一下猴子,猴子并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大家见状,都围了过来,小心地、好奇地摸摸这、摸摸那,一会儿的工夫,猴子就和他们熟了起来。 伊呀呀用手势指引猴子把树上的东西一一弄下来,整理好,装进背包。艾等等拿过自己那被猴子挂到树上晒干的衣服,穿上去,干干的,暖暖的,很舒服。 他们吃完饭,又开始准备下一步的行动。两只猴子在他们左右蹦跳着,仿佛不愿意离开他们。卓什么对大家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带着它们上路吧。” “好!我们一起走!”大家就继续赶路了。 第6章 父亲的选择 自从两只猴子加入了探险的队伍以后,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小猴子一会儿打倒立,一会儿前滚翻,有时还把长尾巴绕在树上,在树上荡来荡去。它们还经常从树上采下一些野果,让大家尝尝。 诺贝尔可没那么轻松,她时刻在注视着“卫星定位导航系统”上闪烁的信号。随着信号越来越强,她知道离爸爸不远了,想见爸爸的心也越来越急迫了。她一个劲地催促大家,加快脚步,自己则远远地走在前面。 一座断崖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怎么才能过去呢?这边的断崖离对面的足有两米。下是湍急的流水,看一眼都晕。这使他们犯了愁。 诺贝尔看着小猴子在树上跳来跳去,顿时有了主意。她让卓什么拿出“光束棒” ,对准崖边的一棵大树横扫过去。只见大树不偏不倚地横在了两崖之间。 小猴子三窜两窜地爬了过去,“吱吱”叫着在对面等着。 卓什么招呼艾等等一起过去,艾等等犹豫地说:“你们先过去吧,我最后慢慢过。”卓什么拉过诺贝尔,小心地扶着她,告诉她不要往下看,一步一步地挪了过去。送过诺贝尔,卓什么又从桥上返回来接伊呀呀。 伊呀呀紧紧地抓住卓什么的手,颤抖地迈开第一步。一步、两步,好不容易走到中间,伊呀呀却停下来了。卓什么大气都不敢出地看着她,发现她的脸上已经冒出汗珠,身体在不住地颤抖,原来她太紧张了。 诺贝尔看到这情形,犹豫了一下,随后又勇敢地走上前去,拉住伊呀呀的手说:“我和表哥一起带你过去。不要怕。” 伊呀呀听了,心里稳定了许多,她终于迈开脚步走了过去。 对面只剩艾等等一个人,大家开始鼓励他,让他坚强地走过来。可是,任凭伊呀呀他们怎样叫喊,他就是站在那里不动,这可急坏了大家。 就在这时,两只小猴子出人意料地冲过了独木桥,来到艾等等的身边。其中一只小猴子不有分说地将自己的长尾巴缠绕在他的身上,另一只则拽着他的衣襟把他往独木桥上拉。艾等等一边大叫着:“放开我!” ,一边不由自主地往桥上走去。 “啊——” ,突然,艾等等的脚下一崴,整个人向桥下栽去,缠绕他的小猴子也跟着向下掉去。伊呀呀他们吓得大叫起来。 关键时刻,只见另一只小猴子瞬间将尾巴缠住树干,向下探出身子,用它长长的爪子紧紧地钩住同伴的爪子,拼命地往上拽。可是拽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眼看小猴子就没有力气了,伊呀呀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将两腿牢牢地抱住树干,向下伸出手,和小猴子一起把艾等等他俩救了上来。 大家长吁了一口气,稍稍平静了一会儿,互相照顾着爬过了桥。大家庆幸着没有发生意外,就接着赶路了。 诺贝尔手中导航仪的信号更加强烈了,也显示出爸爸他们就在附近了。诺贝尔和艾等等放开喉咙大声喊道:“爸爸,你在哪里——我们救你们来了——”喊声在山谷中回荡。 “扑棱棱”一阵鸟群飞起,直上云霄。鸟群飞起的地方,传来树枝“哗哗”的响声。大家紧张地看着那里,不知还要发生什么事情。 “爸爸——”诺贝尔和艾等等几乎同时叫起来,他们几乎不感相信从树林中走出来的两个男人,就是他们朝思慕想的爸爸! 他们飞奔过去,一把抱住爸爸。小猴子显然和诺言他们打过交道,一见面就跳到他们的身上,“吱吱”地叫个不停。 孩子们把这几天遭受的委屈和困苦一股脑地哭出来。爸爸看着自己的孩子,也不敢相信平常娇生惯养的孩子会出现在这里。 诺言搂着孩子问道:“这么危险的地方,你们来干什么?你们不应该来这儿,出了事可怎么办?” 诺贝尔抽泣着说:“爸爸,我们是来找你们来了。你们出门这么长时间,我都急死了!是我召集大家来这的。” 卓什么这时大大咧咧地说:“叔叔,你别担心,我们都做了充分的准备,更何况还有我呢!” 四个孩子围坐在大人的身旁,讲诉着几天来发生的事情,询问着大人他们想知道的一切。 原来,诺言和艾冒险这两位探险家来到无人岛后,一直致力于岛上的研究。他们经历了各种艰难险阻,终于揭晓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由于一次意外,他们失去了唯一能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太阳能卫星电话” ,只能启动“紧急救援信号器” ,但却无法与家里联系。 “现在可好了,我们带电话了,可以和外界联系,帮我们回家。”诺贝尔说,“爸爸,您和我们一起走,我们再也不害怕了!” “是呀,是呀,我们来的时候,遇到那么多的事情,都害怕极了!”孩子们齐声说。 艾冒险看了看诺言,惋惜地对孩子们说:“可是,我们不能和你们一起回去。” “为什么?我们千辛万苦地找到你们,就是要和你们一起回家。”四个孩子着急了,不解地问道。 诺言和艾冒险疼爱地抚弄着孩子们,对他们说:“我们来到这里以后,发现这里完全保持了大自然原有的风貌,有好多的事情急待研究,这对我们今后的《对现今社会自然保护》课题研究有非常大的帮助。虽然我们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考察,但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工作只能算开了一个头 。我们都考虑好了,不管谁收到信号来救我们,我们都会坚持留在‘无人岛’上。在留下必要的生活物资后,还要继续我们的研究。所以,孩子们,我们会把你们安全地送到海边,等待救援船的到来。” 这一晚,孩子们睡得特别香,这是自他们上岛以来睡得最塌实的一觉。两只小猴子就在孩子们的中间,也香香地、甜甜地睡着了。 诺言和艾冒险看着孩子们,深深地被他们感动了。他俩意识到,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他们的勇气非比寻常,实在可嘉。虽然他俩很想和孩子们多呆几天,但这里的环境对不宜久留。他俩取出“太阳能卫星电话” ,与“自然科学研究所”取得联系,报告了他们的经、纬度,请求为他们运送物资,再把孩子们送回去。 第二天,小猴子早早地醒来了,它们叫醒每个人,又给每人发了一个野果子,然后不停地在周围跳来跳去。吃过饭,伊呀呀、艾等等、诺贝尔、卓什么和两位探险家,就顺着另一条路向海边出发了。 一路上,各种珍禽野兽不时出没;奇花异草竞相开放,珍稀树木迎风而立。伊呀呀仍然没有忘了她照相的爱好,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过足了瘾。诺贝尔一直拉着爸爸的手,不停地指指点点、问着问题。艾等等这回可挺直了腰杆,因为爸爸就在身边,他再也不觉得害怕了。卓什么依旧冒冒失失地走在前面,不时地一惊一诈。小猴子像两个快乐的伙伴,始终不离大家左右。经过两天的跋涉,他们终于到了海边。大家惊异地发现,来时乘坐的救生艇还在礁石中,这又让他们想起了那一夜的狂风骤雨。 “船来了——”远处的一条大轮船,引起了孩子们的一阵欢呼。他们奔到海边,脱下衣服,不停地挥舞着。 船靠岸了,从船上下来一些人。伊呀呀眼尖,一眼认出了一个人。她拉着艾等等,一边喊着: “叔叔——” ,一边抱住了这人。原来这人就是轮船出事那天,把伊呀呀和艾等等拉上救生艇的那位船员。其实,他就是船长,自失事那天起,他就一直在寻找孩子们。听说“无人岛”有求救电话,他就跟着一起来了。果真找到了孩子们,一颗悬了好几天的心终于放下了。撤下了物资,轮船要返航了。孩子们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家长,又亲了亲小猴子,登上了轮船。 “再见了——”孩子们挥着手的身影,慢慢地远去了,声音却仿佛依旧在海面上回荡……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无人岛历险记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