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井里的月亮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0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66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冬天的夜晚总是到来的很突然。刚刚还能看见一点阳光的,此刻,四周却已经被无尽的黑暗完全的笼罩了下来。旅人觉得有些疲惫,因为他走的这条似乎是……
冬天的夜晚总是到来的很突然。刚刚还能看见一点阳光的,此刻,四周却已经被无尽的黑暗完全的笼罩了下来。旅人觉得有些疲惫,因为他走的这条似乎是通往天际的路一直都伴随着荒芜的风景。也许,没有什么人会在这样的地方居住。 终于,一盏亮着昏光的路灯隐约的出现在了不远的前方。可以看到,几个人影正在路灯底下焦急的晃动着。 “那个应该就是他了吧?” “他提着的箱子真大呀!应该很沉吧?” “好了,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把孩子们都叫出来!” “是,村长!” 人影晃动了几下后,路灯底下就只剩下了一个沧桑的老人。 “呃,请问,您是阴阳师先生么?” “真是不好意思,来的晚了些,还让您在这里等。”旅人没有透露给老人他的疲倦。 “太好了。请先到村子里休息一下吧!” 老人的家很暖和。烧的很旺的碳火盆此时正在烘烤着旅人有些困倦了的意识,让他很很想先舒服的睡一觉。然而,在看过了坐在他对面的老人那一张愁云密布的脸之后,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村长先生,您的信我已经看过很多遍了。那么现在就详细的告诉我这里发生的事吧!” 老人将一根卷好的旱烟递给了旅人,旅人很尊敬的将它接了过来。 “诶!那是这个秋天发生的事。”老人叹了一口气,接着望着烧红的碳火盆继续的说了起来。 “在我们的这个村子里有着一口神奇的古井。相传它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说它神奇,我却是敢肯定的。 这里是个缺水比较严重的地区。每年都有很多人因为没有水喝而被活活的渴死。然而,我们的村子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就是因为那口古井。在大旱的时候,别的井都枯了,但那口井里的水却依然能够漫溢出井面。虽然说大家都很奇怪,但同时也在窃喜着这样的神奇。所以也就心照不宣的将这件事当成了一个秘密而没有让其他村子的人知道。 然而,就在今年的秋天,这口井却突然干涸了。井里的水像变戏法一样,在一夜之间消失的干干净净。有很多村里人都因为这件事而感到了巨大的失望。他们很希望这口井能恢复过来。这样他们就不必为明年的大旱而担心了。 但,事与愿违。古井里再没有出现过水。 后来,在一个月圆之夜,几个孩子在井边玩耍。突然,他们中的一个发现了井里好象波光粼粼的,似乎还能看见月亮的倒影。他大声的将其他的孩子都叫了过来。果然,被他叫过来的小孩们也看到了那个在井里出现的月亮。于是一些小孩赶忙跑回屋子里,将自己的大人也叫了出来。 然而,当大人门来到了井边后,他们却什么都没有看见。那口井仍然是非常的干涸。于是,大人们都很恼怒,都有了一种被耍弄的感觉,继而大声的责骂着自己的小孩。这群小孩当然觉得很委屈,但此时井里的月亮又已经没了。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去为自己争论。 但是,在三天后,怪事就发生了。 那天的黄昏,我和几个村子里的老人正围坐在家里商议着一些关于秋收后的事。突然,几对夫妇带着自己的小孩神色慌张的走了进来。我看的很清楚,那些小孩都是在月圆那一晚称自己在井里看到过月亮的孩子。 看见夫妇们如此紧张,我就问了起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这时,一个女人开了口,她说,她家的小孩在白天的时候突然告诉她说,村子东面的一对老人的房子在那天的夜晚会倒塌。但是当时,女人不但没有把小孩的话当回事,而且还生气的说了小孩几句。就在这个时候,刚好碰见在地里劳动的男人回来吃午饭。他进了屋子以后,发现女人正在严厉的斥责着小孩,于是就询问了起来。在女人给他讲过了刚刚发生的事后,男人也觉得小孩有点不象话,这么小居然就学会信口开河了。于是也帮着女人说了小孩几句。然后匆匆的吃过午饭就又回到地里去干活了。 后来,男人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将这件事告诉了村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然而,当这个男人听过了他告诉他的事后,不禁露出了一个很怪异的神色。然后,马上说道,原来他在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也遇到了类似的事,他们家里的小孩也说出了“村子东面的那对老人的房子在今晚会倒塌!”之类的话。两个男人的神情马上都阴沉了一下。他们觉得这似乎不太像是小孩子和大人之间开的玩笑。于是,他们找来了第三个男人,又将他们两个人的事告诉了他。这下,感到奇怪的人又增加了。原来,那第三个男人也有着相同的经历。再后来,几乎所有在地里干活的男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于是,他们都开始慌张起来。所以才会在黄昏的时候,将他们的小孩一起带到了我的家里。 在听过女人讲的话后,我和几个老人对望了一眼。随后马上将视线都集中在了正站在大人们身前的那些小孩们的身上。 在看过了每个小孩的脸后,我叫过来了一个小女孩,她只有六岁。我问她‘你再说说,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事啊?’她不假思索的就回答道‘村子东面张老头的房子会倒塌掉!’她的声音没什么问题,那是一个只有六岁的小女孩说话的声音。她的表情也很自然,看的出,她也没有经过什么思考就回答了我的问题。只是她说出来的话,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一丝恐慌。 我马上转过头和老人们又对望了几眼。这时,一个老人开了口,他说,‘张老头的房子是他的儿子在去年才给他盖的,那是一个很结实的砖瓦房,别说是今天晚上不会倒塌,就算再过一百年,也不可能会倒塌的。’然而,当我在转回来望向这群孩子们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他们的表情都显得非常的平静。似乎,他们并没有去和刚刚说过话的那个老人争论什么的情绪。 那绝对不是小孩子们该有的平静。 这时,又有一个老人开口了,他提到了三天前小孩子们说井里有月亮的那件事。因为那个时候大人们也都亲眼看到井里什么都没有,所以在听过了老人的话后,不少人都认为小孩子们肯定是又一次在说一些没有根据的话来捉弄他们了。在有了这样的想法后,老人们的神情都开始缓和了起来。一些夫妇也又开始责怪起了身前的孩子。只是,那些小孩的表情,却依然是那样的平静。 在看见大家都认定了这样的想法后,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劝了几句,然后就将大家都打发了回去。 然而,就在那天的深夜,大家都熟睡了以后,一个非常巨大的房屋坍塌的声音从村子的东面震彻天际的响了起来。几乎全村的人都被这声巨响给惊醒了。大家迅速穿好衣服赶到了村子的东面。 正像孩子们说的那样,张老头的房子倒塌了。 这个时候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的苍白。因为这件事是被他们的小孩预知过的。然而,他们却在之前是那样的不以为然。当大家再次将视线集中在这些小孩的身上时,这才发现,他们的表情还是那样的平静。似乎,在他们眼前发生的事,是他们已经习以为常的情景。他们也并没有因为他们曾经预知过这样的事,而在此刻表现出任何的情绪。他们甚至连话都没有说一句。 后来,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情再去进行各自正常的生活了。他们在第二天一大早,再次将孩子们带到了我的家里。 这个时候,老人们也都不再像之前那样的去认定这件事了。可以看到,他们也有了几分恐慌。 再经过了一阵沉默后。我又将之前的那个小女孩叫了过来。并问她。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想起来的。’ 仍然是那样的平静,仍然是那样的不假思索。我相信,当时不仅是我,即使包括已经询问过小孩子的家长们在惊讶之外也感到了恐惧。于是我马上接着问道。 ‘你是怎么想起来的?’ ‘不知道,就是想起来了。’ ‘没有人告诉你这件事吗?’ ‘没有,就是我自己想起来的!’ ‘那么,你还想起来什么事了?’ 强调一下,这句话,是我因为在之前的两个问题没得到什么可以进一步思考的答案后而随意问的。可是,当小女孩回答我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又一次震惊了所有在场的人。 她伸出小手指了指坐在我身后的,也就是那天说张老头的房子很结实的那个老人。然后说道。 ‘他在六天后会死掉!’ 小女孩的话音刚落,他的父亲就给了她一脚。并且野蛮的将她拉回了自己的身边。虽然,她的父亲用这样的行动惩罚了小女孩的无礼。但是她刚刚说过的话却清晰的回荡在了每一个人的脑海里。大家此时一起向着那个老人看了过去。他的脸已经如同墙壁一样的苍白了起来。那应该就是得知自己将要死亡而惧怕的表情。老人颤抖着已经麻木了的下鳄,如同野猪般咆哮了一声,然后就昏迷了过去。 很多人忙抢过去帮助那个已经晕了过去的老人。而其他人也开始纷纷责怪起了小女孩胡说八道。但看的出来,虽然他们嘴里在这样的责怪着但他们内心的恐慌却因为小女孩的话而再次加重了。 后来,老人终于醒了过来。但是他的情绪依旧很激动,似乎他已经完全相信了小女孩所说的话。为了稳定住他的情绪,我又一次打发走了大家,而独自的将老人自己留了下来。在安慰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老人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为了让他能完全的恢复,我决定在此后的时间里,就让他住在我的家里和我在一起。 再后来,在我整日的劝说与调侃之下,老人的情绪渐渐的好转了。他虽然很老,但是身子还是很结实的。而且也没有得过什么病。这也是我为什么在整日的劝说之下能让他渐渐恢复正常的主要原因。 然而,在劝说他的同时,我的心还是很不安的。毕竟在张老头的房子倒塌前,我们也都承认过他的房子非常的结实,是不可能会坍塌掉的。于是,我背着老人,在趁他休息的时候偷偷的又找来了那个小女孩,继续询问她道。 ‘你是怎么想起来这件事的?’ ‘我说过了,我不知道。就是想起来了。’ ‘那他真的会在六天后死掉吗?’ ‘是,就是六天后。’ ‘能说说他是怎么死的吗?’ ‘被咬死的!’ 这是她当时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无论我再怎么问,她都不再说话了。我看也再问不出什么,就将她打发回了家。她说老人在六天后将会被咬死。我就将这个信息牢牢的记在了心里。如果一个人被咬死的话,那么肯定应该是被动物咬死的。这里是农村,能咬人的东西也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狗。而且,在这里,几乎家家都养狗。 于是,我在那几天开始挨家挨户的吩咐,让他们将自己家里的狗都拴上铁链子。并且要看护好,而且每天都要将它们喂饱,不许让它们挨饿。人们也都很听我的话,在我说过这些话后就马上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了。就这样,六天一晃就过了,终于到了第七天。我从这天早上一开始就和老人小心的呆在自己的家里。可以说,在这天,我和他是形影不离的。不管他去作什么我都要和他一起。老人也看出来了我的用心,但他却依然很紧张。 为了打发时间,我们在白天除了聊天以外,还下了象棋。一切也都很正常,没有发生什么比较突兀的事。就这样白天很快就过去了。转眼间就来到了夜晚。我们早早的睡了觉。可以说,随着一天的平安无事,我们都渐渐的放松了绷紧的神经。并心想着,也许小女孩的话只是说说而已。都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什么东西进来将老人咬死呢?很快我们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我先向着老人的床铺望了一眼,他还躺在那里。我以为他还没有睡醒,所以就没有去招呼他。并且在那个时候很解脱的舒了一口气,心想着,那个小女孩果然是在胡说,此刻的老人不是一点事都没有还在那里睡觉吗? 我轻松的踱步走出了屋子在院子里徘徊起来。这个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突然,我感觉到我的余光在那个时候好象看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我马上将头转了过来,这才发现,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正栖息着一只非常大的老鼠。我在看着它的时候,它也在盯着我。似乎它没有什么想逃跑的意思。我看的很仔细,突然发现,它的嘴角沾满了很多的血。而且还正在一滴一滴的流下来。我的脑袋立刻“嗡”了一声,马上跑回了寝房。这时,老人依然躺在床上没有动静。我战战兢兢的走到了他的床边将他的被子翻了起来。没错,那个老鼠嘴角的血是他的,他的气管已经被咬断了,被子里面已经浸透了他的血。 当大家再次将他们的小孩带到我的家里时。我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了。也没有人能再说出什么话了。似乎,这就像是诅咒一样,让谁都不能逃掉。再看看那一张张幼稚的脸,那张张依旧毫无表情平静且幼稚的脸。也许我们都已经徘徊在了崩溃的边缘。 这一次,我几乎是像在询问着死神一样,再次将那个小女孩叫到了身前。 ‘你又想到什么了?’ ‘死。’ ‘这次又是谁?’ ‘全部!’ ‘能告诉我是什么时候吗?’ ‘明年的夏天。’ ‘怎么死?’ ‘渴死!’ 这一次,没有人再去踢她了。几乎每个人都像认命一样,深深的将头低了下来。” 此刻,旱烟因为被点燃而放出的烟雾已经蔓延到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在柔和的灯光的照射下,给人一种很飘渺的印象。旅人若有所思的凝视着眼前的碳火盆发呆。村长也沉默了下来。 “我能见见那些孩子吗?” “我已经把他们都叫来了。他们就在隔壁的屋子里等着呢。” “让他们进来吧。” 村长向着门口呼唤了一声。很快,那些小孩在父母的陪同下,缓缓的走了进来。其中也包括了那个只有六岁的小女孩。 旅人又点燃了一根村长递给他的烟。透过他缓缓吐在空中的烟雾,旅人开始仔细的打量起这些能够预知别人死期的小孩来。 “好了,村长。让他们都回去吧。” 村长有些迷惑,但他还是照着旅人的话让这些孩子的家长们带着他们的孩子回去了。 在送走了那些人后,旅人又像之前那样望着碳火盆发着呆。 “阴阳师先生。您,有什么想法了吗?” 旅人的视线仍然没有离开碳火盆中的那团红芒。似乎他所思考的东西正在那团火焰里燃烧着一样。 “村长先生,这里就只有这些孩子吗?” 村长有些突兀。他不明白为什么旅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让我想想。应该,就这些…哦,对!村子里有个寡妇,她也有一个小男孩。不过,那个孩子在那天好象没有出现在井边。也没听说过他和那些孩子一样有预知的能力。” 旅人听过村长的话后,马上站了起来,穿上了他的外套,还提起了他的箱子。 “村长先生,带我去看看那个孩子吧!” 村长仍旧很迷惑。不过,在十几分钟后,两个人就已经坐在了寡妇冷清的家里。 “这位就是从城里请来的阴阳师先生。” 寡妇是个很瘦弱的少妇。看的出来,她曾经历过痛苦的往事。旅人没有将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的太久。 “小孩在家吗?” 寡妇点了点头,坦然的起身将村长和旅人一起领进了里屋。她的小孩此时正躺在床上休息。村长看了小孩一眼,皱了皱眉头,随即问道:“他的眼睛怎么了?” 原来小孩的眼眶上正缠着一层宽厚的纱布。 然而,寡妇并没有回答村长的话。而是默默的流下了两行眼泪。旅人走到了小孩的床前。 “能把纱布先拿下来吗?” 寡妇点了点头。旅人府下身,小心的将小孩眼睛上的纱布取了下来。 村长看过小孩取下了纱布的眼睛之后,不由的低呼了一声。因为,他从来没有看见过那样的一双眼球。黄黄的,圆圆的,大大的,就好象是天上的月亮一样。可以说,那就是天上的月亮。旅人仔细的看了看小孩那双如月亮般的眼球。 “您的小孩最近总会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吧。比如什么,我看到了有人在天上飞之类的?” 似乎旅人的话中穿了她的思绪一般,女人很诧异的抬起了脸。 “您,您怎么知道的?” 旅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仍在观察着小孩的瞳孔。差不多过了十分钟后,他终于停了下来,并且转身走到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小孩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秋天的时候。” “他会经常喊痛吗?” “刚开始的时候还行,后来好象就变得很痛了。有的时候甚至都不能做别的事。”说着女人又开始抽泣了起来。 旅人沉默了一下,然后转身将自己的箱子打了开来,并从里面拿出了两包药。 “把这个煮着给他吃,每天就吃一次,别多吃。应该能缓解他的痛楚的。至于他再说那些奇怪的话的时候,”旅人顿了一下,并看了一眼寡妇的眼睛后,接着说道:“就把他的眼球取出来。” 不仅是寡妇连村长也突然张大了口。他们一起看着旅人那张平静的脸,很难相信他刚刚会说出那样的话。 这时旅人站起身又走到了小孩的床边。又一次俯下了身子,并将自己的一只手伸了出来。这时,寡妇突然冲了上来拉住了旅人的手臂。 “你要干什么?” “告诉你怎样把他的眼球取出来。” “什么?你要杀了他吗?”寡妇的情绪开始剧烈的激动起来,并且牢牢的抓紧着旅人的手臂。 “我为什么要杀他?他不会死的,你放心好了。” “放屁!你以为你是谁!” 这时村长赶紧站了起来。 “阴阳师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孩的眼球怎么能说取出来就取出来呢?” 旅人看了看寡妇,又看了看村长。终于不再坚持自己的动作了。转过身,又回到了刚才坐着的那张椅子上。 点燃了一根烟,旅人的脸仍然十分的平静。 “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一类人被称作是阴阳师吗?” 寡妇和村长都很木然的看着旅人。 “那是一个被诅咒过的种族。我们不能像你们一样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也不能简单的死去,变成鬼一样的东西离开这个世界。因为在我们的视野里,没有什么东西是看不到的。可以说,我们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然而,诅咒没有因为这样就结束。我们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必须无时无刻的奔走在不同的土地上,去将那些流窜到这个世界里的东西再送回它应该存在的世界。所以,我们会被人们称作是阴阳师。” 寡妇的情绪似乎平静了一些,村长皱紧的眉头也放松了一点。 “这个村子发生的事,你们也应该知道,那是无法用人类现有的概念能解释的通的。”旅人又吸了一口烟,站起了身。这次他没有再向小孩的床边走过去。而是提起了自己的箱子。 “村长,我们回去吧。” 村长看了看寡妇,也没再说什么。也站起了身和旅人一起离开了。他们走的时候,寡妇并没有去送他们。 “春天的时侯,我会再回来的。” 留下了这句话后,旅人在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 时间流逝的很快。转眼间,荒芜着的土地突然又像充满了希望一样重新被染成了绿色。野花也坚定的重又生出了美丽的花瓣,而将这片似乎有些平淡的绿装饰的格外动人。 旅人果然像他说的那样再次出现在了村子里。 依然是村长的家。这次的屋子里,却多了两个人——寡妇和她的儿子。 村长看上去比上一次旅人见到他时似乎又苍老了许多。他再次递烟给旅人的手指变的明显的细了。而寡妇看上去却还是和上一次一样。只是表情似乎暗淡了些。她的儿子此时正安静的坐在她的身边。他的眼睛上依旧缠着绷带。 “阴阳师先生,上次真的很对不起。我实在是太不礼貌了。” “没关系。小孩现在怎么样了?眼睛还疼吗?” “不疼了。但是,他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 旅人看得出来,寡妇很想哭。但是她已经哭不出来了,所以只能听见她颤动着尾音的回答。 “能让我看看吗?” 寡妇点了点头。于是,旅人又一次小心翼翼的将小男孩的绷带解了下来。这次那两个如月亮一样的眼球已经不见了。转而代替的,则是两颗像是已经烧干的碳块一样的眼球。那两个曾闪耀着荧光的瞳孔也已经退化成了又黑又深邃的两个孔洞。 旅人的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许多。村长颤抖着声音问道。 “怎,怎么样?” “那些小孩呢?” “我没让他们过来,你要见他们吗?我可以现在就把他们都叫来。” “不,现在带我去看那口古井。” 村长这次不再疑惑什么了。因为他已经将自己的命运完全交给了眼前的这个阴阳师。春天过后,就是夏天了。他不想像那个小女孩说的那样死去。毕竟,死,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最为惧怕的事。 来到了古井边,旅人没有去观察那口井。而是跪下来又一次打开了自己的箱子。这一次,他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是一根香。那是一根很粗的香。似乎要烧很长的时间才能将它烧完。 旅人将手中的旱烟深吸了几口,然后用它对着了那根香,并把它插在了井边的一个缝隙里。 “好了,今晚肯定会有月亮的,到时候,把孩子们都叫到这里来吧!” 旅人是看着村长的眼睛说的这些话的。这不禁让村长有了些许的慌张。然而,当旅人再次开口时,村长却选择了绝对的沉默。 “村长先生,到了这个时候,您还不打算告诉我那件事吗?” 这天的夜里果然出现了一轮非常完整的圆月。 此刻,旅人正拉着那个寡妇的男孩的小手坐在井沿上。而那些在那个夜晚看见枯井里的月亮的小孩们则和他们的父母还有村长整齐的站在旅人和男孩的对面。这是旅人在之前刻意安排好的。此时,古井的周围弥漫着一股很浓的香味——旅人插在缝隙里的那根香已经烧没了。 “等一下,不论听到什么,都不要害怕!有我在,没事的!” 男孩点了下头。 突然,一阵狂风吹了起来。每个人都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月亮的光芒瞬间变淡了。因为一片乌云正将它严密的遮挡着。一些人惊慌的叫了出来。连村长也忍不住内心的恐惧而大声的祷告起来。 很快,狂风就停息了。月亮也再一次露出了它的轮廓。 大家再一次向着井的方向看过去。这次,他们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感觉。那是隐藏在内心的恐惧突然具体化了的一种反应。 在旅人和男孩的身后,多出了两个背影。 那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的背影。此刻她们正相互依偎着坐在旅人和男孩的后面。 旅人仍像之前那样平静的吸着旱烟。 “你们终于出现了。看来男孩的眼球确实是叫你夺走的!” “你是谁?”女人的声音很平淡也很冷漠。这让站在她身后的这些人听了后止不住产生了一种将要被吞噬的感觉。 “阴阳师!” “被诅咒的灵魂!” “没错!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 “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我一样会杀了你!” 旅人笑了笑。 “不要再逞强了。你在这个季节是不会有什么力量去杀人的。看看你为了聚集自己的力量去偷这个男孩的眼球就知道了!要么,你也不会非要等到夏天才杀了这些人。” “你想怎么样?” “我想让你回去。这里不是你该存在的地方。” “如果我不回去呢?” 旅人吐了一口烟,默默的回答道。 “你不要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这对你没什么好处!” 突然女人的背影消失了。在那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感到了时间在瞬间的一个跳跃。因为他们在那一瞬间,都感觉到空间突然裂开了一个缝隙,将他们的灵魂吸进去之后,却又吐了出来。虽然那只是一个感觉,却给他们留下了非常肯定的印象。 女人的背影重又出现了。人们可以看到,这次她的背影好象不再像之前那样明显了。而是一下子透明了许多。 “你!结界?卑鄙!” “你以为那根香是干什么的?这回应该清楚现在的形势了吧?是你自己回去,还是让我把你送回去?” 这次,女人不再说话了。取而带之的是她凄惨的哭泣。但那并没有让听着的人更加的毛骨悚然,却让他们开始暗淡了起来,似乎也有了一种泪如雨下的伤感。仿佛是在诉说着一个故事一样,女人的哭泣将她的哀怨还有她的悲愤都挥散在了人们呼吸着的空气里。 旅人也没有再说什么,任凭女人的哭泣声越来越凄惨。人都会因为自己的感情而左右自己的意志。 “我知道你为什么哭泣。就让你在离开的时候好受一点吧。” 说着,旅人向着站在自己前方的村长呼喊了起来。 “村长先生,这个时候,你应该将没有让大家知道的事说出来了!人总要有点良知!相信你现在也不是很好受吧!” 大家一起将视线又集中在了村长的身上。 村长缓缓的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跪在了地上。 这片土地,正如村长所说是个连年缺水的地区。然而,在一百年前,却并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的情形,恰恰和现在相反。那时,别的村子每年都风调雨顺,只是这个村子年年都闹旱灾。也经常会有人渴死。 后来,一个僧人云游到了这个村子。当他了解了这里的情况后,他偷着告诉了当时的村长这样的一件事。 “这个村子的这口井是一个神奇的古井。它可以将这片土地的水都集中到它的地下。” 当时的村长听了这样的话后着实很兴奋。于是他缠着僧人要他告诉他如何可以让这口井神奇起来。然而,当僧人说出了那个办法后,当时的村长却沉默了。因为僧人的办法是,找一个男童来活祭那口井。 那绝对是一件不能让任何人去接受的事。然而,当村长再次面对着因为干旱而发狂的村民们的时候,他却偷偷的做出了一个让他心痛至极的决定。他要将自己只有六岁大的孙子献祭给那口井。 当时是春天,那口井里是有水的。 终于,在一个月圆的晚上,村长偷偷的将自己已经熟睡了的孙子抱了出来,并来到井边,将他的孙子扔了下去。 在第二天的时候,有人发现了井里的那具村长的孙子的尸体。大家跟炸开了锅一样的讨论着这件事。而就在这时,得知了自己的儿子淹死在了井里的儿媳却突然发狂一样的冲到了井边也一下子跳了进去。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当大家费力的将村长的儿媳从井里抱上来后,发现她已经断了气。 从那以后,正如那个僧人所说,这口井真的开始变得神奇起来了。而其他的村子却开始在夏天的时候遭了殃。 后来,由于战乱,这个村子的很多人都逃了出去。只剩下了几个对当时的事还有些印象的老人留在了这里。当又安定了以后,又有许多人迁进了这个村子。但那个时候,那些老人却只把那件事告诉了新来的村长,然后就一个个都死掉了。 再后来,那个时候新来的村长又将这件事告诉了现在的这个村长。然后,直到这个时候,村长才跪在了地上,将这件事又告诉给了全村的人。 此时,在听过村长所说出来的这件事后,所有的人都知道眼前正背对着他们的这对母子是谁了。 在一阵沉默后,人们也开始一个个缓缓的跪在了地上。那是心照不宣的举动。没有人去看别人怎么做,也没有人去看别人有没有看自己怎么做。 “这个时候,你还想说点什么吗?虽然说他们此时的歉意并不能挽回你和你的儿子的生命。但那却都是发自他们灵魂深处对你们的祝福。这个世界对你们来说不是绝对的,你们早晚会再回来的。要知道灵魂所给予的宽容是人类最为珍贵的东西。” 旅人的声音依旧那样的平淡,但让听着的人却折射出了自己的泪光。那是他们因为对这对母子的感动而放出的光芒。 女人哭泣的声音开始变弱了,当人们再次抬起头去看她的背影时,却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井沿上,只剩下了仍旧在吸着烟的旅人和那个失去了双眼的小男孩。 “这个就当作是报酬吧!”旅人将男孩的那双已经完全干枯的眼球小心的包好放进了自己的箱子里。 “真的就只要这些吗?”不是村长,而是寡妇赶上前问了这句话。 “恩,这就够了!另外,不要让小孩在以后去带什么眼罩。把刘海留的长一点将他的左眼挡住就行了!” “那你…” “没关系的!我的刘海足够长,能够挡住右眼的!” “谢,谢谢你!真的很谢谢…” 旅人笑了笑向着村民们挥了挥手后,转过身,提着箱子又踏上了通向天际的那条路。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枯井里的月亮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