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案件之赌神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0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758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44分钟
简介:由于最近的辛苦和劳累,局长安排我在家里休息几天,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让我休息,因为最近一个多月我们这里周边的几个城市出现不少自杀、自残的。而……
由于最近的辛苦和劳累,局长安排我在家里休息几天,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让我休息,因为最近一个多月我们这里周边的几个城市出现不少自杀、自残的。而且都是外地人,下面调查的同志回来说,原来在旁边的一个市里出现了一个赌博团伙,就三个人,逢赌必赢,还专门找手法高的人来赌,每次输了要了钱还要人的器官,不是剁手就是剁脚。挺残忍的。据说几个自杀的,自残的,都是响当当的赌手呢。后来局长问我能不能进去赌两把,然后在拿钱的时候抓住他们,因为这些人赌博的地方都是很隐秘的,不像一般的赌博,要是没人告诉,累死你也找不到,我当时也没多想,就答应这个任务了,唉!谁让他是局长俺不是呢。 其实说到赌博,我真的是个外行,以前抓过几个赌博的,看着人家玩的扑克、麻将,色子,牌九,那可真是开眼,比录象上的什么赌王厉害多了,只要牌在他手上一放,就是放到桌子上人家都知道底下是什么,你说神不! 我跟局长说好了, 局长给我拿钱,我在一个月内完成任务,如果前十天就完成了,那么后二十天就休息,呵呵,到时候我又能出去玩了,这回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怎么能带着我的天使出去玩。小样,掉我手里你就知道什么叫惜花怜月了。呵呵,想到这里马上五哥打电话。 “喂,五哥。” “刚子,什么事?”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从今天开始放假了,哈哈,一个月,一个月啊大哥。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今天出门就拣到2000块的工资啊,哈哈,一个月不用干活了,还给钱,真好。” “切,我以为什么事呢,至于吗,你们局长就能那么放过你,你想的也太美了吧。不定又出什么事了。他也知道你这小子没便宜就不干,呵呵,放假干活没人管,这是你最大的乐趣了。” “靠,老不死你,这你都知道啊,唉,你都知道了,我们局长早就因该知道了。是有点事。” “呵呵,什么事?” “我们局长让我去耍钱去。你跟我去吧,怎么样!” “哦,和谁啊?” “我也不知道,正在查着呢,唉,其实就是让我装个赌钱的,等看见钱的时候在抓人,就这么简单。” “哦,那意思是让你当卧底啊。” “是呗。呵呵,我要争取早点完事,好带天使出去玩。” “这大冬天的,你带我妹妹出去玩。你小子安的什么心?” “管不着,愿意。虽然她现在还没答应做我女朋友呢,可是我们要在一个浪漫的地方干柴烈火一下。哈哈,到那时候。啊!伟大的党。啊!伟大的人民。啊……” “靠,快别说了,我现在就有杀了你的心。说点正事吧,你打算怎么下手,我感觉这次你好象凶多吉少啊” “呸!闭上你个乌鸦嘴!靠,老不死你,你死我都不会死。呵呵,走,找天使吃饭去,我有办法去抓人,而且会很快,哈哈。” “真的吗?呵呵,刚子,在抓人这方面我一直很佩服你的,走,去舅妈家。” 我和五哥在串店见了面。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五哥一边烤着火一边说“刚子,现在的大冷天的,平时就在家呆这吧,别出来了,你看我这手,哈~都冻红了。今天这天怎么这么冷啊。” 我也一边哈着手一边烤着火“哥,这天真冷了,你看外面这天,灰蒙蒙的,这雪下的不小啊。也不知道紫杉穿的什么衣服上班的。冻坏了吧,我穿着羽绒服也不缓和。不行,我去问问舅妈,看她穿什么上班的。” 我到了厨房,看见舅妈在那里忙活着,我撩起了门帘问“舅妈,紫杉穿什么上班的。这天多冷啊,她中午还会不会来吃了。” “哦,她就穿着羽绒服走的。脚底下能凉点,她的鞋底薄,唉~现在的姑娘,谁愿意穿那么多,都说难看,我看啊,还是没冻着。” “哦,行,我去单位看看她,一会我们就回来。” 我告诉了五哥一声,转身走出了饭店。唉,这大冷天的,别把我的天使给冻着了。那我还玩、不!!我还照顾谁去呀。呵呵。 走到了医院,左转到了儿科,今天雪也大,天也冷,可能是天冷的问题,家长没带孩子过来看病,紫杉就一个人爬在桌子上练习书法。其实也不是书法,基本上属于瞎写。紫杉看我进来了,愣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走了过来,“刚子,这么冷的天你怎么来了?” “呵呵,没事,怕你冻着来看看你。” 紫杉的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呵呵,那就谢谢你了,我们这里供暖很好的。你看我穿着些都不冷,走的时候还有一件羽绒服呢,不冷的。倒是你,天天在外面走,记得要多穿些呢。” 你们听听,啊!你们听听,这小嘴,多甜。你说我能放了她吗?我要是不小心,不定被哪个狼叼跑了。我对她说“我没事。我体格好,不怕冷的,对了,你这个月有没有时间啊。我们局长给我放了一个月的假,有时间我带你出去玩啊,反正你就是个实习的医生,在不在都一样的。呵呵。” “呵呵,你们局长怎么那么好呢,是不是要你干什么秘密的任务啊。” “呵呵,是的。我来就是找你问点事,你去看看外科病房有没有一个叫梁天的。我和底下的同志已经打听到他现在就在你们医院呢,好象是胳臂断了,我想见见他,和他攀上点什么关系,好找到他的对头。” “啊!这会不会很危险呢。” “不会的,就是找到他的对头赌钱,就这么简单。呵呵。” “哦,好的,我现在就去给你问问。” “行,最好是把他病历拿来我看看。” “行,你等我一会,我一会就回来。”说完,紫杉走出了办公室。 我看着房间里也没人了,就找一个椅子坐了下来。看见桌子上面的练习本就拿了起来看了看。字体还是满清秀的,不错,和我比是差点,不过还是很有前途的,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拾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董刚、董刚、刚子,刚子。下面以后就密密麻麻都是我的名字了。 哈哈,哈哈,乐死我了,乐死我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了她在想我呢,哈哈,来的真是时候,真是时候。 “刚子,你在那里傻乐什么呢?” 我一抬头看见紫杉拿着病历站在我面前,我 马上把本子放到桌子上,“没什么,没什么,看看你写的字怎么样。” 她的脸一下就红了,可能是看到我在看他写的名字吧,她说“你别看了,我的字不好看的,对了,我听我哥说你还是中国书法协会的会员呢,我哥说你的字着的可好了呢,能不能教教我啊。” “呵呵,没问题,没问题,有时间我手把手的教你,好不,呵呵。” “看你那个傻样,哦,对了,这个就是那个梁天的病历。你看看吧。” 我接过病历,仔细的看了起来。原来他不是胳膊断了,他是手筋被人挑了。唉,赌博这个东西害人不浅啊。行,找个理由接近他一下吧。 看了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下班,我叫紫杉把梁天的主治医生找来。我要有点事情和她商量一下。 一会,紫杉领进来一个女医生,三十左右的年纪。披肩发扎起来一个鞭子,看起来还是瞒有味道的,尤其那双眼睛,真的和紫杉有一比,都会说话,呵呵,一笑的时候,眼睛都跟着笑了,她职业性的把双手插进白大褂兜里,静静的向我笑了一下。紫杉说:“刚子,这是我们外科的医生,也姓刘,你叫刘姐。刘姐,着个是我朋友董刚。 刘姐说:“你好,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说“你好,我是咱们刑警大队的,www.从今天开始我想了解叫梁天的病人,你看能不能配合一下。” “哦,需要我配合什么呢。”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想进入他的病房装几天病人。你看看方便不,我向他了解一些情况就走,同时还需要你对这个事情保密。” “哦,那好,不过我不能做主,你还是问问我们院长吧,院长同意我就没意见。”说完,转身走出了儿科。 呵呵,不冷不热啊!我找他们院长去。想到这里,我就向院长室走去。到了那里,和院长说明情况,院长倒是积极的配合。可是有个条件,让我算公费医疗。我靠,这都要钱啊。行,给你,你等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下楼和紫杉说了,紫杉说现在的医院都这样,现在就是在有钱的人也怕上医院的。我告诉他,你还说上医院害怕,你知道吗,现在有多少人死都死不起,到火葬场一套下来,保管、瞻仰遗容、在放个比较悲痛的曲儿,再用个好点的车给来到炼人炉,然后买骨灰盒,这一套就要三千多,还是中挡的,要是再买个坟头,那就得钱了,要是现在下岗职工,一个月就四、五百块钱。就别说住院了,就是想死都的拉饥荒。 越说越来气,看了看表,下班了,回去吃饭,下午住院。 我和紫杉回到饭店,看见桌全满了,舅妈和五哥两个人忙里忙外的。紫杉也跟着忙活起来,我也没闲着了,表现的机会来了,跟着忙吧…… 下午和紫杉来到医院,想了半天住院的理由,就说腿坏了,然后,找了套住院的衣服,坐上个轮椅,刘姐就推着我来到梁天的病房。 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吵架,一个男人说“你他妈嫌弃我你就给我滚,少他妈的在我跟前装可怜,我手筋是断了,断了我愿意,老子输的起,你别在那叨咕。滚、…………还哭,还哭,你能过就过,过不了就离婚。” 一会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说:“呜……妈妈咱们快走吧,爸爸要打人了。爸爸好凶啊。呜、呜、琳儿好怕,妈妈,琳儿怕。” 我站在、哦,坐在门外就火了。我用那个好脚把门踹开,一边往里进一边骂:“操你妈的。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爷们。老婆孩子在这里伺候你,你不说句人话,你还骂这骂那的,你有病了你还有功了是不?能不能呆,不能呆滚出去。” 进了屋我才发现,原来梁天是个很高很结实的男人。黑红的脸,一看就是个东北大汉。再看一眼他老婆,完了,这老婆给他算是真白瞎了,真的是一朵鲜花扎在了还不如牛粪的东西上。他老婆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女孩子。那个孩子在妈妈的坏里哭着。 梁天看我骂他,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我操你……” “坐下!”我喊道。 呵呵,真坐下了,刘姐在我身后说道:“你们要干什么?刚进来就想打架是不是,一个断胳臂一个断腿的,都把自己当大侠了是不。要打上外面打去,别吓到老婆孩子,梁天、这个是新来的病人,就住在你的旁边床上,你们要好相处,知道不。让我知道你们要是打架,你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说完把我推到病床旁边,把我扶到床上,看了看梁天:“我再说一遍,不许打架。”说完就走出了病房。 我躺在病床上笑着,这人,进屋就骂他一顿,舒服。琳儿在妈妈的坏里看着我,看了好久才说话:“叔叔,你怎么又乐了。你刚才好凶哦。” “呵呵,小朋友,对不起拉,是不是吓到你了,叔叔以后再也不骂人了。好吗”我看了看旁边的梁天说:“哎!哥们,对不起了,不好意思啊。” 梁天瞪了我一眼,把头转了过去,没有说话。我接着说“哎,哥们,怎么了,生气了,不是给你道歉了吗?真不像个爷们。来,抽跟烟,别生气了,对不起了好不。”我把烟给他扔了过去。 烟掉到了他的衣服上,他也没有去拣,他老婆过去捅了他一下,他才勉强把烟拣起来,叼到嘴上:“火儿” “哎!哎!这有火,这有火,我把打火机也给他扔了过去。”别说,看他那个憨厚的样子真挺有意思,这人,值的交,气量挺大,像个爷们。 他老婆放下了孩子,收拾他扔在地上的东西,一边收拾一边说:“梁子,你总说我嫌弃你,当初我嫁你的时候我说我嫌弃你吗?你出去赌钱的时候,家里就一百快钱都让你拿走了。那个时候我都怀上琳儿了,我怨过你吗?后来你看我过的苦,你就在也不去赌钱了,当时咱们什么都没有,我向我娘家借了三百块钱咱们就开始做盒饭卖,那时候给我一个姑娘家累的直哭。可是我说什么了,在家我什么时候切过菜,那个时候一天手上切好几刀,我说什么了?后来孩子生下来了,你看我累,就不在让我干活了,伺候月子做盒饭你就全一个人包了,我知道你累,也知道你心疼我,你还戒了赌,我心里当时可塌实了。现在我们有点小钱了,自己开个饭店,买卖一天比一天好,咱们还顾了厨师,你说那多好啊……你手筋断了,我不怨你,谁让你当初名儿太响了,快手梁三谁不知道,要不是人家把咱闺女绑走了,你也不能出去,这我知道,可是你不能天天这个脾气啊,你以前对我好的劲哪去了,咱们现在是没钱了,可是咱们不还有饭店吗?将来好好的过日子,不比什么都强啊,你天天这么发脾气,你让我娘两还能不能看见个好日子了。你欺负人啊。呜……” 她安静了一会,看见我正在看她,摸了摸眼泪说“呵!大兄弟,不好意思了,让你看笑话了,梁子平时对我们娘俩都好,现在出点事,他就这脾气了,我也是个破嘴,天天叨咕,唉!他也上火啊!” 我笑了笑说:“嫂子,能看的出来,我大哥这个人不错,你跟他不白跟,刚才在外面我都听到了,好象是耍钱弄的吧,现在听你说原来是这个原因,我现在越来越佩服大哥了。为了老婆孩子,自己都豁出去了,这样的男人,不多啊,大哥,我现在挺佩服你的,真的。” 梁子眼泪含眼圈说“佩服啥,都是当初做的孽,当初以为自己手法好,可是最后不还是穷到底了吗,要不是老婆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我,我说不上早就死了呢。唉~现在啊,我就想我这个手,你说我着手筋都断了,将来不就是个废人了吗,还怎么养活老婆孩子啊。唉!” “大哥,这你可就想差了,说真话,这手就是接上了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使唤了,可是你现在需要干什么?你就消停当你的老板不就得了,写字也不是写不了,不行顾个秘书,耽误你什么事了,你是不能抱孩子还是不能搂老婆啊,呵呵,你想的也太多了,我要是你我现在老高兴了,了解了一些事,换来老婆孩子一辈子平安,这心理干什么买卖不塌实啊。” 铃……铃……铃…… 我拿起电话“喂,五哥。” “刚子,我突然想起点事,你过来一下。” “靠,我住院呢,腿坏了,你过来吧,我在紫杉那等你。” 放下电话,我很不习惯的坐上了轮椅,告诉梁子我要出去一下,自己轮出了病房。 我还没到儿科呢,五哥就先到了,也是,我也不会弄轮椅啊,没办法,还是下来走吧,我一个病号,腿上缠着石膏,一瘸一拐推着轮椅,弄的满医院的医生、护士都看我。心理琢磨着这人是不是有病啊,送精神科算对了。 见到了五哥,五哥说“刚子,你不就想问点事吗?我给你一个咒,陪上点东西,马上就能让他说。你何苦这么装呢。“紫杉也说”可不是呢,看你这么装真不习惯。还推这个轮椅满医院跑,真搞不明白。” 我笑了笑说“不明白吧。呵呵,我告诉你们啊,这赌钱也是有规矩的,这行叫做蓝门。蓝门里的规矩是不管谁输了,也不管你输的是什么,你都不许报案,要是谁报案了,就会惹来杀身之祸啊。老婆孩子都没跑。而且,你别看赌徒不好,可是那有是一等一的汉子,只要是输的,他们都输的起,决对不可能往回要,如果心有不甘,他们可以再去赢回来,所以这才是有人越赌越输的原因啊。” 紫杉说“哦,原来还有这么多规矩啊,真不知道呢。那你问梁子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想找到那个人吗?然后你再去抓他?是吗?” “呵呵,你想的也太天真点了,如果梁子告诉我这个人是谁,我就去抓他们,人家要是不承认怎么办,而且,就算你想在拿钱的时候抓,呵呵,人家都未必会和你赌啊,人家不和你赌,你拿什么抓啊,就像抓嫖娼一样,人家小姐不脱衣服你都不能抓,明白吗。” 紫杉很开心的和我说:“别说,刚子,你想事情真的很细呢,呵呵,不傀是警察啊,就是和我们不一样。” 五哥说:“杉杉,你没看刚子以前破的案子呢,那才叫威风呢,有时间让刚子给你讲讲。” “五哥,你可别涮我。等我把这个案子破了再说吧。” 五哥问我:“刚子,那你这么接近梁天是为什么啊?” “呵呵,就是想去见那个人,要梁天帮我引见一下,要不人家说什么都不会和我赌的。等到时候,我左面站着梁三,右边站着五哥,看他能把我怎么样,靠,把他裤衩都赢来。哈哈。” 五哥说:“刚子,我陪你去倒是可以。可是我感觉你这次要出事。” “呸!我刚子福大命大,我怕他什么?靠” 五哥也没说什么,看了看紫杉,又看了看我说:“刚子,你回病房吧,我有话要和紫杉说。” “我靠,敢让我走,你是不是以为我腿真瘸了。” “呵呵,刚子,说正经的,我和杉杉真有事。” “哦,那行,你们聊吧,我走了。哦,对了,紫杉,你去商店给我买点东西行吗?” “说吧,买什么。” “买点小孩子喜欢吃的东西,小食品、水果什么都行。我现在要拿走。要不你一会给我送上去吧。” “行,一会我买完了给你送去。” 说完话,我就推着轮椅走回了病房。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说话“梁子,你就安心养病吧,别的就别想了,刚才那个兄弟说的对,你这是好事啊,咱们输了钱买了平安,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你说是不。” “是啊,可是我不甘心,最后那把牌明明是我赢了,可是揭开牌一看,就不知道怎么变成梅花五了,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唉~” “梁子,我问你,如果我和孩子都在你身边的话,他们说你给他们十万块钱的话就不来绑架了,你给不给。” “我当然给了,十万算什么,就是把饭店给他们我都干。” “呵呵,那不还是吗,人家让你去就是这个意思,你有什么想不开的。人家挑了你的手筋就是想让你以后再也不能赌钱,再也不去找他们的麻烦了,现在他们如愿了,我们也就平安了,这不就行了吗,你还想要什么啊。” “唉,老婆,真的难为你了,你说你这么想的开,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就想不开呢,可能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吧,现在我老婆孩子都有了,我有什么不知足的,老婆,我这手以后要是真的不行了,你可千万别嫌弃我啊。” “看你说的,我们孩子都这么大了,我还嫌弃你什么啊?你的手不是还哪里都能摸吗。呵呵” “哈哈,行,老婆,等回家了让我好好摸摸。” “去你的,没个正经的,孩子在跟前呢,瞎说什么。” 我在门外乐的好玄没从轮椅掉下来。哎呀,这一家子,真有意思。你摸我啊,我摸你。哈哈,哎呀,怎么走廊里的人全看着我啊。呵呵,也是,一个腿脚不好的人,推着轮椅满医院走,还对着个门傻乐,基本上属于精神问题了。哈哈。 我推开了门,看见屋子里都收拾干净了,我说“嫂子就是厉害啊,一会就把屋子收拾干净了,如果我个大哥在这里住一个星期,基本上就被垃圾给淹没了,哈哈。” 坐到床上,心理琢磨怎么开口,唉,现在还是别说了,弄不好在弄砸了,一会想好了再说吧。 琳儿一会爬在我的床头问我:“叔叔,你的腿是怎么弄的啊。很疼吧,我给你吹吹吧,我爸爸说我要是给他吹吹就不疼了。”说完就对着我的腿吹气,唉,我的心啊,说不上来的感动。 我摸着琳儿的头说:“唉,叔叔也是不得以啊,好玄连命都没了,腿坏了就不错了,命没搭进去就算好的了。” 梁子问我:“兄弟,你这腿怎么整的?” “唉,大哥,我出车的时候碰见截道的了,他们七个人啊,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就给我拽下车一顿打,唉。车,钱全没了。还折了一条腿啊。” 梁子说:“哎呀,兄弟,那你可是大福了,命没搭进去就不错了,想开点,没事。等哪天大哥带你出去,找几个道上的兄弟,抓住他们往死里打。给你出口气,怎么样,别上火了。” 我当时就想,道上的兄弟,呵呵,快拉倒吧,不过我还是很感激梁子,我随口就说:“大哥,那为什么不报案呢?” “报案,呵呵,兄弟,你也太瞧的起那些警察了,他们知道什么,你就这样去报案,指定是让你等,等吧,腿好了你都等不着啥,就别信他们了。这年头,警察这活、给块肉狗都能干。”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给块肉狗都能干?你给我快肉、不,我给你块肉你干干、试试。靠。气死我了。 唉,不过人家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我们局里现在不知道有多少没破的案子呢,唉,说出来都丢人。 我静静心说“大哥,那你要是找到道上的兄弟抓住他们了,打了一顿,让警察知道了不还的过来抓你啊。” “靠,抓我?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道上的兄弟都是信得过的哥们。没事。” 呵呵,这人长个什么脑袋?还以为是《水浒》的年代呢,呵呵,到我手里的道上兄弟全招了,什么时候还记的兄弟之间的事情啊,您哪,想多了。不过也好,这种脑袋基本还对付点。 一会紫杉进来了,手里拿了好多吃的,我接过来,给了孩子满满一方便袋。她爸妈一个劲的不让拿,可是小孩子谁能管的住,最后还是在爸妈的感谢中拿走了所有的好吃的。自己坐在小板凳上开心的吃了起来。 梁子说:“兄弟,谢谢你了,这孩子小,不懂事,给啥要啥,呵呵,让你见笑了。” 我笑着说:“大哥,孩子这个时候是最开心的时候,现在的理想就是天天能吃到好吃的,等到大的时候,这些东西就满足不了她了。” “是啊。等到她大的时候我们都老了。唉,我也想开了。只要老婆孩子好,还管什么手不手的了” “大哥,你想开就好了,就希望以后别再有人来骚扰你们了。” 梁子说:“是啊,那帮牲口可别再来了。” 我马上说到:“大哥,那你为什么不报案呢,都抓起来不就得了吗,你不就不用怕以后了吗” “兄弟,你不知道啊,我们这里有规矩,谁输了都不能报案的,要是报案了,老婆孩子都别跑了,一个都活不成。有本事你在赢回去。可是就是不能报案,唉,那是另一个江湖啊。再说,就算你报案了,挺多就十多年呗,只要出来不还是找你吗?何苦呢。”说完,梁子就慢慢的躺到了床上,摸着老婆的手,眼里全是幸福的目光。 看到这里,我说“大哥,要不你带我去看看吧,说不上我还能赢呢,赢了钱他们还不报案,多好啊。” 梁子哈哈大笑,转过身给我看了看他身上的钟馗,说“耍钱鬼,耍钱鬼,我着后背上都刺上钟馗了,那不也输了,你去?哈哈,你去都不知道输成什么样了,别瞎琢磨了。大哥告诉你是好话,以后千万边占这个东西啊,其实输点钱倒没什么,可是人都是输不下一口气,就想再捞回来,那样,也就只能越捞越深了。” “唉,现在还真的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说服他,等明天再说吧。”看了看表,紫杉快下班了,一会再去骚扰她一会吧。 一会紫杉主动的来找我了,告诉我要回家了,让我等一会,一会儿把饭给我送来。哎呀!住院真好,还有人给送饭,美啊! 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饭给俺送来了,吃的我噎着好几会。 吃饭的时候,梁子接个电话,出去一会,回来的时候,脸都变色了,都没个血色了,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什么,就一个劲的告诉老婆孩子回家睡去。她老婆不干,梁子就求她,最后他老婆说话了。“梁子,有什么事你就不能跟我说吗?怎么了,很少看见你害怕的时候啊。你到底怎么了?” 梁子说:“别问了,别问了,没什么事,就是想让你和闺女回去睡个好觉,没什么事。” “梁子,你别骗我,你看这脸都吓白了,肯定是有事,你从来都没怕过什么,你就不能和我说说吗?” 梁子一个手被脖子上的带子架着,他用另一个手推他老婆:“别问了,快走吧。”他把他老婆孩子都推出了门,关上门自己靠在门上哭了。门外他老婆还一个劲的敲门:“梁子,你开门啊。梁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放下饭盒问他“大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兄弟,你也走吧,别在把你搭上,快走吧。” 我问他“大哥,你先把嫂子和孩子放进来,有什么话你先说明白,就算你让嫂子走,也要让他明白怎么回事吧,你这样做太不通情理了,再说,万一嫂子领着孩子在门外呆一夜,你怎么办?快开门吧。” 紫杉在那里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就告诉她别说话。一会,梁子摸了一下眼泪。把门打开了,看见老婆抱着孩子在外面站着。梁子说:“进来吧,我告诉你怎么回事。不过你听完马上要离开医院,行不。” “行,只要你告诉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梁子看了看我说:“兄弟,一会你也走吧。” 我说:“行,你先说。说完再看我走不走。” 梁子点了一根烟对他老婆说:“刚才我道上的兄弟来电话,说让我小心点,我问怎么了,他说只要是和韩六赌钱的人,到目前全死了。前天在别的市里已经死两个了。是流血过多死的,剩下的全都自杀了。他们说让我注意点,韩六这个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所以我才让你和孩子回家睡觉的,别在这里了,太危险了。” 他老婆说:“那你也回家住吧,你也没伤到什么地方,不是也能走吗?咱们回家。” 梁子摇了摇头说:“没用的,韩三心狠手辣,怕哪去都没好。为了孩子你们还是回家吧,唉,都是过去的孽债啊,可是该到还的时候了。” “不,不,梁子,有什么事情咱们一起面对,当年并不是你的错,你也是没办法,你也是让别人逼的,这不怪你的。我不走,我要陪着你。” “老婆。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我认了,千万别把咱们孩子连累了,回去吧!” “梁子,你等着,我把孩子送她姥姥家去,我回来陪你。”说完,抱起孩子就往外走。 梁子上前一把拽住她“你要是也出事了,将来谁照顾我们的孩子啊,老婆,你以前不是很听话吗,现在我求你再听我一次,你抱着孩子回去好不好。我求你了,呜……我求你了。” 梁子老婆这个时候显着异常的平静,她把孩子递给了梁子说“梁子,你说的对,你我要是都没了,谁还照顾我们的孩子啊。来,琳儿,再亲亲爸爸,我们今天回家去睡觉去。” 梁子抱过孩子贴到脸上,眼泪劈啪的掉了下来“琳儿,爸爸的心肝。你要多听妈妈的话。以后要有出息啊,你妈妈的将来可全靠你了,孩子,呜……爸的孩子啊。” 琳儿用小手擦了擦梁子的眼泪“爸爸。你怎么了。是不是琳儿不乖惹爸爸伤心了,爸爸,琳儿乖,琳儿乖,爸爸不哭,爸爸不哭。” 梁子说:“没有,没有,琳儿好乖的,爸爸喜欢。呵呵,爸爸是想奶奶了,爸爸没事。爸爸想奶奶就哭了。”说完,把孩子递给他老婆:“走吧,将来我妈全靠你了。如果我还能活着,将来一定好好的对你,我娶你是我的福气,我以前不争气的时候你没怨过我,现在我快死了,还把孩子和老人都交给你,我给你跪下了,我谢谢你。” 他老婆接过孩子说:“跟了你,我不后悔,你放心,你能活的下去,我和孩子先走了。过了今天你可要回家去睡了,我和孩子在家里等你。”说完,抱着孩子毅然走出了病房。连头也没回一下。唉!你说这个女人,她是明白事理,还是薄情寡义啊…… 梁子跪在地上哭着,我让紫杉把他扶起来。我问他:“大哥,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今天晚上回来杀你吗?” 梁子说:“兄弟,走吧,别问了。我们认识了一场,以后你要是有心,看见你嫂子难了你就帮一把,大哥就谢谢你了。走吧。” 我看了看紫杉问:“杉杉,你说我走不走呢?” 杉杉看了我半天,我能感觉她思想的复杂。渐渐着我看着他的眼睛湿润了,我知道,她肯定没想过这样的事情。杉杉突然站起来问我“上次你说你要娶我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我没骗你。” 杉杉没有说话看着我,眼泪不住的往下掉,突然哭着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说“我去找我哥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感觉到了梁三的心情,我看了看梁三,我问他:“大哥,现在还不去报警吗?” 梁三坐在床上说:“兄弟,你走吧,江湖事江湖了,当年韩六都没报警,我也不能让人家笑话,前面死的没有报警的,我也不会” “大哥,他们不报警他们才死的,你报警你就活了。” “我明白,可是我报警了,他们今天就不来了,可是警察不能保护我一辈子,所不上他们哪天还是要来的,唉,反正都是死,有何必在乎早晚呢。如果把我老婆孩子牵连上,那就更严重了,兄弟,你走吧,晚了你想走也走不出去了。” 我笑了笑,点了一跟烟,刚要说话,手机响了,我看是五哥,我接起了电话。 “喂,五哥。” “刚子,你怎么把我妹妹弄哭了?你要干什么?我妹妹现在还哭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你怎么知道是我?” “不是你还有谁?” “哈哈……” “别笑,说话。” 我把梁子的事情告诉了五哥,五哥半天没有说话,一会他说:“刚子,我现在过去陪你。” “呵呵,你可别来,没你地方住。” “别跟我没正经的。我跟你说真话呢。” 我听出五哥真的很不放心我,可是我也不能把他陪进去。我说“五哥,你来一趟吧,我到楼下去接你。把我的东西带来,今天晚上就指望它出菜了。” 说完,我坐到了轮椅上,和梁子招了一下走,向楼下走去。 在楼下看见了五哥:“刚子,真的没事吗?”我接过枪,放到腿上的石膏里。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大哥,你在这里很误事滴!回去吧。” 五哥看了看我没说什么,一会用力的抱了我一下,“兄弟,好样的,我明天安排你喝酒。”说完,转身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我推着轮椅走到了病房,看见病房的门是关着的,我坐在轮椅上敲了敲,一会梁子把门给打开了,梁子看见了我吓了一跳“你怎么又回来了。” “呵呵,我就是回来了,”说完,我摇着轮椅走进了病房,坐在了床上。 梁子看着我说:”兄弟,回去吧,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腿脚不利落,也帮不上大哥什么帮,大哥谢谢你了,回去吧。” 我笑了笑说:“大哥,你这里有酒吗。咱们喝点吧,我今天不走了,你也别撵我,好不,被不住我在这里,你还活了呢。” 梁子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瓶酒说“这瓶酒还是我自己买的,我老婆不让我喝,就给我放柜子里了,说等病好了,回家再喝,今天你我有缘,喝吧。” 我和梁子喝了几口,我问他:“大哥,都这时候了,说说你和韩六的恩怨吧。” 梁子放下了酒瓶,摸了一下脸“唉~说说,不说就再没人知道了;那是好几年以前的事了,当时我还很年轻,认识了几个好赌的朋友,他们什么都赌,赌钱,赌地,赌车,赌命。 那时侯,由于我的手快,别人都叫我快手梁三。我靠赌博帮人解决了不少的事情,有的人已经疼改前非了,我就去帮他把他输的钱赢回来,如果,他要是再去赌,那么我就连他的所有全都赢过来,呵呵,我老婆就是我做的好事之一,那时候他们家背了好多的债,债主都追到家了,我就去找他们赌,他们也花钱去请人来和我赌,如果我赢了,那就什么都不要了,如果我输了,输多少就要给多少,输什么就要给什么。最后,他们找的就是神偷韩六。 当我知道是他的时候,我们就抽签看怎么个赌法,结果抽的是玩色子,我就大半夜的跑到埋死人的地方去找死人的骨头,那时候也是这个时候,外面飘着大雪,风冷的都次骨,我掘开了一个人的坟,烧了纸,取下了它的一块骨头,回到家里就我做成了色子。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是自己准备色子的,不管是输在赌具还是运气上,你都必须要承担。后来我把做完的色子供在我的床头,烧了一夜的香,第二天我就带着色子去了。 赌局一把定输赢,看谁的点最大,谁就赢,当时韩六拿出来的是牛骨头做的色子,当我把我的色子拿出来的时候,大家的脸色全都变了,因为他们都听过这个说法,可是根本没人相信,等我拿出黑色的色子的时候,他们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结果可想而知,我赢了,韩六是六六五,我是六六六。其实不是他支不出三个六,只是因为他的牛骨头在我这里不好使唤罢了。那时候,也是我用那个色子赢到了我现在老婆的芳心。也是他神偷韩六第一次的失败。 后来韩六就不住的找我赌、有时候是私人的赌,赌的就是一些钱之类东西,有的时候我们被人请出去赌,赌的却是地产,人命。 记得有一次,我刚结婚的时候,他们从别的省请来几个手法高的人,我记得一共是十二个人。大家坐在一起,定下了规矩,只要有一个人输光了,就可以全部退出赌局,当然,所谓的输光了就是说你已经死了。不死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有十二个黑道上的杀手在那里维持秩序。当然,有人替你死也行。 我们赌博的地方是一个十层的大楼,我们一人带一个老婆出席,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要老婆给自己收尸罢了,当时的钱有十二个老板提供。可是钱要是输没了,再想赌,那就是你自己的了。我们说好了,一个人一百万。输光出局。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比的就是手快,眼快,还有比较邪气的赌具,而那些老板赌的却是股票和工地建筑或是集团的控制权,我们、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替身罢了。 这次我们赌的是扑克,就是你们在电视里见过的梭哈。前几局的时候我和韩六就平分了他们几个,我们都有三百多万,突然有一把牌出现在我很韩六的面前。我是J、J、Q、K、他是Q、Q、J、K,我看看牌面,一把压上了全部的钱,而韩六却说是我和他了断的时候到了,他也全部压了上去,而且,大了我一条命。也就是说,要不我就不跟,所有的钱全他拿走,如果跟的话,我输我死,他输他亡。我当时就赌他的底牌不是Q,他就赌我的底牌不是J 结果,我的牌是J、J、Q、K、J 他的牌是Q、Q、J、K、K 我赢了。 当时韩六哈哈大笑,笑的人头发都麻,当他走到窗户前面的时候,他的老婆跑了过来,说什么也不让他跳下去,最后他老婆说“韩六,难道这就是你要的生活吗,难道你就喜欢赌的刺激远远的胜过喜欢我吗?如果你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如果你留下我们孤儿寡母你让我们怎么活。你好狠啊,今天我就替你去死,你就一个人继续过你的赌王生活吧”然后,她摸摸肚子里的孩子说:“孩子,跟妈妈走。如果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你要吃的苦要比现在吃得更多。跟妈妈走吧,让你爸爸一个人去赌吧”说完,顺着十楼的窗户就跳了下去,转眼之间,脑浆都摔出来了,当时韩六就疯了,跑下楼去跪在他老婆面前,一个手捂着他老婆的脑袋,一个手在地上搂脑浆,一边搂一边往他老婆脑袋里面灌。等到他后来清醒一点的时候,他跟我们说“我让你们谁都不得好死。”说完。他就抱着他老婆的尸体走了…… 以后的几年里就在也没有他的消息了,有人说他也死了,有人说他疯了,有人说他出家了;有的人说他还在赌,谁知道呢。唉! 就在前一段时间,道上的兄弟说韩六回来了,在别的市,让我们去跟他再赌一把,而且说了,主要就是切磋赌技,赌具。 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法,居然叫出了当年赌桌上所有的人,他这次都是一个人一个人的赌,到最后才轮到了我,当时我说什么都不去,他就找人把我女儿绑了,告诉我在上午十点之前不到就等着收尸,而且,下一个目标就是我老婆。你说,都这个时候了,我还能不去了吗,没办法,只好咬紧牙,去跟他赌一场。 就好想是老天故意的安排。我的牌还是J、J、Q、K、他的牌还是Q、Q、J、K,。然后他说。今天我不要别的,你赢了,女儿你带走,你输了,我挑你一根手筋,怎么样。我当时别无选择就答应了他。因为我知道我的底牌是J,结果。我输了,他的牌还是Q、Q、J、K、K 而我的牌是J、J、Q、K、5. 他挑了我一根手筋。笑了笑没说什么,他说他了解了一段心事,可以让我把女儿领回家了,还说祝福我有幸福的生活,现在已经不赌钱是最明智的了。没想到,所有和他赌的人几乎都自杀了,还有就是昨天的两个人,不管什么原因,已经都死了,现在看来,他的仇人我剩下我了……” 我平静的看了看梁子。我问他:“梁子,如果你今天死不了你以后打算怎么过?” “呵呵,如果我真的死不了的话,那么我就陪我老婆孩子好好的过日子。” “大哥,你看我今天能留下来陪你够意思不?” “那还用说啊,兄弟,如果我们今天活了,以后出了老婆孩子不能给你,其余的你随便挑,怎么样。” “呵呵,那用不着,你知道有我这么一个兄弟就成,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就行。” “说。什么事?大哥都能给你办。” “好,爽快,等我们过了进晚,你明天带我去找韩六好不好,我想和他赌一把,就赌二十万,怎么样?” 梁子想了好一会,点了点头说:“行,兄弟,我感觉你是一个有胆识的人,大哥佩服你,如果今天能活着,明天我就带你去,而且,我保证你一根毛都不少的回来。” “好,大哥,够意思,来。干了。不过咱们可说好,少根毛可要分开,少头发上的我就不找你了,要是少下面的毛我可就要找你赔了。哈哈” “哈哈,好兄弟,哈哈,来。干了!” 喝完了酒,我看了看表,十点多了,我说:“大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睡觉吧。”梁子也打了一个哈气说:“行,睡觉。” 我说:“你先睡觉吧,我去躺厕所。”说完,我就坐到轮椅上向病房外面走了出去。 我看着昏暗的走廊。看着这个灯光,突然让我想起了和五哥在赤壁的时候碰见的甜甜。一个很天真可爱的“人”,我摇了摇头,转动着不听话的轮椅向厕所走去,尿完了,浑身都舒服了。我又坐着轮椅回到了病房,告诉梁子今晚别关灯,就这么睡了。然后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身体盖上了严实,我从腿上的石膏里拿出了手枪,在被窝里对准了门口。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没来的及反映,他就呼一下的飘到了我的身边,红色的眼睛狠狠的看着我,那个孩子还没有的腰高,可是还没看清楚,他就突然爬在我的脖子上咬住了我的肉。 我感觉身体一下就凉了,我拼命的摇晃着身体,可是怎么也晃不下去,我用手抓,用手抓,他、他、居然是一个虚幻的影象。我的手在他的身体中穿过,根本抓不住他。可是我感觉到我脖子上面的疼。“啊!啊!”我大声的喊着,可是却没有人来救我,难道我就这么样的死吗,不行。不行。我现在还能挺一会,马上给五哥打电话,我拿出电话拨了过去。 “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内……”啊!没有信号。我拼命的晃着身体,可是那个东西竟然没有一点的重量。就好象贴在我的身上一样。 对,喊梁子。我跑到梁子身边推了他一下。梁子的身体晃了一下。突然,梁子的头掉到了地上,他的头上出了好多的血,一股血腥的气味扑鼻而来。梁子的头在地上滚了几下,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张开了嘴,“你……不……是……要……救……我……吗?……救……我……啊!……救、、我,救我、哈哈,哈哈” 不!不!我大声的喊着,慢慢的向后退,突然,梁子的脸从地上弹起来一下贴到我的脸上,他的鼻子一下贴在了我的鼻子上。我们脸对脸的贴着,我闻到了血腥的气味还有一阵酒味,“好……兄……弟……再……喝……点。哈哈!再……喝……点……吧。” 我抓起他的脸向窗户扔了过去,啪的一声贴在了窗户上,他的脸贴在玻璃上对着我哈哈的笑着,嘴中还在不停的流血。慢慢的把整个窗户都给染红了。我吓的坐在了地上,不住的往后退着,我的手上一凉,我低下头一看,地上、地上有一个血淋淋的骷髅。那个骷髅的眼睛直直的望着我。而我的手指,正好按在了他的眼睛上,扑的一声,他的眼睛被我按碎了,黄色的浓和红色的血掺杂在一起顺着我的手指流了下来。我啊的一声站了起来,紧紧的靠在了门上。可是当我回头在看门的时候,门却没有了,我的后面是一快玻璃,梁子的脸贴在玻璃上对着我笑着。 我吓的往后一跳,映入眼帘的却是梁子没有脑袋的尸体,我能看见梁子的脖子像是被什么给撕开了,连他的气管我都看的一清二楚,原来,我爬在了他的身上。梁子的身体呼的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随后我也跟着弹坐在了地上。我抬头看见梁子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慢慢的伸出双手,慢慢的掐向了我的脖子,我跑上前去对着梁子的胸口就是一脚,然而我却被他弹了出去。 逼不得以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跳楼,我在一个不大的病房里拼命的跑,我的脖子上还有一个东西在吸我的血,一张脸贴在窗户上哈哈的笑着,我要崩溃了,我要崩溃了。我看准时机,一拳打碎了窗户,没有考虑的跳了下去。 寒冷的风在我的脸上刮着,提醒着我依旧的活着,当我掉到了地上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从嘴中蹦了出去,脖子上的东西也跟着掉了下来。 我迅速的站了起来,庆幸自己还活着,我看了看脚下的血,看了看周围,原来,我站在了一个路灯的下面,风、一阵阵的打在我的身上,可是我却感觉不到寒冷,我很意外,为什么从那么高的楼跳下来却没有事情,我回头看了一眼,啊!我的身后是一片坟。 我在哪里,我在哪里啊!就在前面的路灯下,我看见了梁子,梁子手上拿着一瓶酒,对着我晃了几下酒瓶说:“快来啊,喝几口,快来啊。” 突然,我的肩膀上搭了一只手,我回头一看,啊!梁子的尸体,没有脑袋的尸体。我甩开梁子的手,拼命的跑向了下一个路灯,可是那个路灯下,却站着一个五、六岁穿黑色衣服的孩子。他紫色的脸在路灯下照的更加恐怖,一时间,我突然呆呆的定在了中间。 不知道我的手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手枪,我转过头,看见梁子的尸体在慢慢的向我走来。我刚要把枪抬起来对准梁子的身体。一个黑色的影子对着我的脸扑了下来。忽然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知道我已经不行了,就在我慢慢的倒下去的时候,我勾动了扳机……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一阵疼痛中醒了过来。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原来是护士在给我打针,我看了看周围,还是我原先的病房。我依旧躺在原来的病床上,我感受着阳光的抚摩,我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啊!阳光真好。 “刚子,你醒了。你可吓死我了。”我转过头。看见五哥喊站在我的身边。 “呵呵,五哥,什么时候来的。我昨天作了一个梦。咦?这个护士为什么给我打针呢?我怎么了?”说完话,我翻了一下身,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我混身上下都像裂开了一样。疼的我都快叫出来了。 “刚子,你别动。”五哥上前按住了我。 “我怎么了?”我迷惑的看着五哥。 “呵呵,没怎么。没事。”五哥看着护士给我打完针,送走了护士转身来的我的床前。“刚子,你现在觉的好点了吗?” “还行,就是疼,浑身都疼,五哥,我怎么了。我记得我好象是在一个路灯底下啊,旁边全是坟,怎么这会我又躺在床上了。” “呵呵,是梁子的老婆救了你。” “啊!怎么会是她,怎么回事,梁子呢,”我焦急的问道。 “都没事。梁子的老婆把孩子送老她姥姥家,然后就回来了。站在医院的一楼门口站了一夜,就怕梁子有什么闪失。半夜的时候,她听见三楼的玻璃碎了。等她跑到外面的时候,看见你已经躺在地上了,后来你站了起来,跑了两步,对着半空中放了一枪,然后你就倒下来。他老婆怕你冻死,就跑到跟前去拽你。可是你着体格谁能拽动啊,她叫起了值班的护士,费了好大的劲,这才把你弄上了床。唉~你现在真的要好好的谢谢人家了。” “梁子呢?” “他没什么,去做个检查就行了,昨天突然有点失血,基本上没什么事情。刚子,昨天晚上怎么了?你怎么还条楼了。” “呵呵,别提了,到现在我还弄不明白怎么回事了呢。衫衫呢?” “他一大早五点就跑到单位了,护理了你好一阵子呢,现在回去上班了,先别说她了,说说你怎么回事吧。” 我把昨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五哥,五哥听完站起来在病房中来回的走着。一句话也没说。 “哥,别晃了,我脑袋迷糊。”我躺在床上说。 五哥说:“刚子,你说的我从来没见过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能像影子一样,如果真的是‘烟魂’的话,它也只能俯你的身上去。可是你说它咬你的脖子,还像影子一样,抓还抓不到。我真的有点想不明白。” “唉!想不明白别想了,我现在一想起来身上都哆嗦,真他妈吓人,我就琢磨着,他今天晚上不会在来了吧。” “我想是不会来了,因为你已经死了。” “靠,你才死了呢。” “我说的意思是你已经替梁天去死了。你已经跳下了楼,基本就没什么事情了。” 呵呵,这种事还有替的吗?我笑了笑没说什么。 一会,紫杉开门进来了,不用说,当时就是美,唉,五哥不在这里就好了。 下午梁子回到病房收拾东西准备出院,梁子握着我的手说:“兄弟,啥也不说了,我替我一家大小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替我挡下,我想我基本就完了。你放心,大哥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办到,你先休息两天,然后我带你去找韩六去。” 呵呵,休息两天就休息两天,反正现在身上疼的受不了。等少爷好点在去收拾他,靠。 要不说人有旦夕祸福啊,祸后面就是福了,我的父母,未来的岳母,五哥,紫杉,几乎都是天天来看我,有一天病房就我和紫杉两个人,我坐起身来斜靠在病床上,拉着紫杉的手,淫荡的笑着。 紫杉问我:“刚子,当天晚上怎么回事,你给我讲讲好吗?” “呵呵,你过来,让我抱着你,我就给你讲。” 紫杉打了我一下“讨厌,怎么说话总没个正经样子。” 我心中琢磨着,这时候没人我还跟你正经,我谁啊?小样,我现在已经克制的都快克制不行了,不过,我还是要装做很潇洒的样子说:“杉杉,你说你漂亮不?” “嘻!谦虚点说我觉的我长的还可以。” “那你说,你就在我的身边这么看着我,我想抱抱你不是正常的吗?过来嘛!抱抱。” 哈哈,哈哈,你说,你说她怎么就那么听话呢,哈哈,美人在怀啊。病房里就我们两个人在床上躺着。她把头放在了我的胳膊上,一个手放在我的胸口上。静静的不说话。 一会她问我:“刚子,你的心怎么跳的这么快呢?” 你问我?好,我告诉你:“我是党员。” “你是党员?听不懂。”过了一会她乐了起来。“哈,你的意思是你自己可以控制住你自己呗”紫杉把脸向我的脸慢慢的靠近“现在呢?” 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不过我坚定的说“我是党员。” 紫杉用嘴在我的耳朵上轻轻的吹着。“现在呢?” “我、我是党员。” 天啊,她的嘴在向我的脖子上靠近。“现在呢。” “党啊,请给予我坚定的信念吧。” 她把嘴贴在了我的脖子上。轻轻的解开我上衣的一个扣子。“现在……” 我大声说“党啊,请准许我再犯最后一次错误吧。” 话音刚落,一只绵羊还没来的及叫唤。就被我死死的抱在了怀中。紫杉在我怀中被我控制的一点也动不了。她脸色通红,痴痴的望着我。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嘴中吐气若兰,我慢慢的向她的嘴唇上靠去。说真的,我现在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开了。五哥刚伸出一个头,就被我床上的枕头砸中,我的心啊,怎么就不砸死他呢。 紫杉迅速的跑下了床,整理了一下。把门打开,五哥和梁子在门外站着。梁子拿来一些酒和吃的,五哥拿了一个枕头。五哥看我乐了“兄弟,你怎么拿枕头砸我呢。” 我笑着说“我现在还想砸死你呢,你个老不死的。什么时候来不行,偏这个时候来。我狠的心都、唉。你气死我了。我恨不得把你牙打碎,腿打折,肋巴扇给你踹骨折。唉” 梁子哈哈大笑;“兄弟,别上火,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了,等你以后在有情况先告诉我们一声。呵呵,怎么样。身体强不少了吧,来,大哥给你带瓶酒,咱们喝完了,明天就去找韩六。” 唉!说真话,我根本就不愿意喝酒,这个东西谁发明的,能不能发明点好的呢。啥也别说了,喝吧。 第二天。 梁子来到病房,问了我的身体情况,然后拿起电话给韩六打了过去。 “喂!韩六啊。我,梁子。” “……” “呵呵,什么事?你留我一条命我还想翻本呢。怎么样。找个地方吧。这次我带两个兄弟去。送你二十万,如何?” “……” “少他妈的废话,你干不干。别忘了,你挑了我的手筋就没事了吗?” “……”  “呵呵。这还是句人话。行,今天晚上,老地方见。”说完,梁子挂断了电话对我说:“那个孙子还他妈的不想赌呢,呵呵,”  我问梁子:“怎么样?行吗?”  “行,没事,我们约好了,今天晚上还是原先的十楼,他说,他要和我有个彻底的了断。”  “呵呵,大哥,别怕,就是死也是我去死,没事。何况,我命硬。对了,把你那死人的色子带上吧,说不上我们用的到呢。”  五哥突然问“怎么?梁子,你拿死人的骨头做色子了?色子在哪里呢。我看看。”  梁子说:“呵呵,这都多长时间的事了,早就被我埋了,现在我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我问五哥“五哥,怎么?拿死人的骨头做色子有什么问题吗”  五哥说:“你废话。你死了我拿你骨头做色子你愿意吗?”  “呵呵。我可没那么大的奉献精神。”我笑着说。  梁子说:“反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就别提了,刚子,你这腿最好接着装下去。这样对你有好处。”  我看了他一眼:“大哥,我的腿真坏了。”  “哈哈,你骗谁呢,你嫂子跟我说了,你的腿一点事也没有,而且,那天晚上你还拿出了枪,我就是再苯,我也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了。唉,这帮牲口,也是该收拾的时候了。”  我对梁子说:“呵呵,大哥,谢谢你了,啥也不说了,完事请你吃饭。”  “呵呵。行。你先在这里多呆一会吧。我们晚上再来找你,你还有什么要带的东西吗?”  我看了看五哥,给他一个存折,叫五哥把钱取出来,别的就没什么了。   晚上九点。我穿好了衣服。把腿上的石膏重新弄好,枪也上满了子弹。放到石膏中,五哥拿着钱。梁子推着我。我们一起走出了医院。  到了地方,我们来到了十楼。由服务员领着,我们找到了房间。我抬头看了一眼,1020,梁子看了看说:“没想到啊,这么多年了,又回到这里地方了,还是这个房间。唉”  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给我们开了门。梁子推着我向里面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套房,一个大厅,里面一拐才是客房。整个房间装潢的异常阴暗,在客房中,我们见到了韩六。韩六是一个不算高的男人,一米七左右的个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黑色的领带,黑色的衬衫,唯一露出来的就是没有血色的脸和苍白的手。  韩六走到我们的面前,打量了我们一下说:“梁子,今天是你来翻本,还是他们,如果是他们,我可不和你赌,如果是你,我可以奉陪。”  梁子想了想说:“今天是我和你赌,不过,我们三个一个赌一局,三局两胜,我们赢了,拿你二十万,外加一根手筋,我们输了,我们也可以留下一个人。不过,他们可是门外的。你小子留点德。”  韩六说:“行,如果你们输了,今天我就把你留下,他们两个走,如果我输了,我赔你二十万,外加一根筋。”说完话,韩六对着外面的保镖喊到“来人,上家伙。”  一会。韩六的人摆好了桌子,桌子上面放了小四个盒子,韩六走到桌子前说“远来是客,你们挑吧。”  我问到“你这是什么东西。”www.转自鬼故事大全  梁子告诉我说:“兄弟,这里面四个盒子装的是赌具,你挑中哪个赌哪个。这里面有麻将、扑克、色子、牌九,四种。你先选一个吧。”  我对着韩六笑了笑说:“呵呵,没想到,你还是全能呢。呵呵,那我们三个一人选一个,你就一种赌一把吗?你行吗?呵呵,赌神。”  韩六笑着说:“我们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既然是你来找我赌,按理说我可以说赌什么。可是你们是客人,那就你们选吧。我奉陪你就是。”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我让梁子把我往桌子边推了推,随手抓起来一个盒子,打开一看,牌九。我靠,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摸牌九,更别说怎么玩了。你这不是要玩死我吗。靠,这背点子,还他妈赌呢。  梁子在旁边笑了笑,拍了拍我肩膀,随手拿起了一个盒子。打开看了一眼。扑克。唉,我要是抽扑克多好,最起码我能看懂啊。郁闷。  我回头看了一眼五哥,我发现五哥在这个屋子里来回的看,我问五哥:“大哥,你干什么呢?过来了,轮到你了”五哥看了看我说:“你就替我抽吧,你抽什么我都赢,放心。”  这个老不死的,都什么时候还吹。我想了想说“大哥,还是你自己抽吧,别你死了在怪我。”五哥笑了笑走了过来,随手拿起了一个盒子递给了我。我打开一看。他命怎么这么好,抽个色子。等我抬头看五哥的时候,五哥还在哪里来回的看,看了半天说:“我去躺厕所。”说完,走进了洗手间。  十多分钟,五哥走了出来,看着我笑了笑说:“刚子,开始吧。” 我们挨着坐在一边,桌子对面坐着韩六。大家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韩六擦了一下手说:“开始吧,我们谁先来。” 我把钱扔到了桌子上说:“先拿钱。” 韩六哈哈大笑说:“你可真的外行啊,在这里谁敢动钱啊,你把钱带来就行,不用拿出来,我信得过你。” “我还信不过你呢,你要是输了不给钱怎么办。”说真的,我现在就是希望他把钱拿出来,这样第一把我就可以抓他了。 韩六说:“兄弟,从你进门就有人告诉我了,你这个人不简单,可是我也不傻,我不会动钱的,要么你可以选择不赌,算你自己输了。怎么样,你别看我这里就三个人。就是剩下我一个,你们也出不去这个屋子,耍钱凭的是运气和技术,我们可从来不玩别的。” 我一听,靠,这个韩六够精的了,行,我先来。 韩六问我:“兄弟,是用你的牌九还是用我的。” “用你的,我们什么都没带。” “好,那我们开始。” 韩六拿出牌九在桌子上面洗着。说真的,我连看都懒的看,我会啥啊。要不是梁子在旁边说切牌什么的。我早就下手抓了。 韩六摆好了牌,打了一下色子。开始发牌,靠,一家就四张牌,够他妈的干什么的。唉,我拿起牌照着韩六的样子在手里摆弄着,听着手里的骨牌啪啪的响声,心里觉的还挺有意思。 韩六把四张牌扣在了桌子上。两张前,两张后,足足盯了我有十分钟,最后说话了:“兄弟,抓个什么牌这么难配?开牌啊” 我啪啪的玩着牌九。告诉他“我根本就不会,先玩一会再说,你别说啊,这牌酒动静挺好听,这是什么东西做的。明天我也弄来放兜里,没事拿出来敲敲。” 韩六坐在那里没有一丝的生气,韩六说:“兄弟,先开牌吧,不管你输赢我都送你一套。开牌吧。” 呵呵,别说,这哥们还真有点赌神的意思,真把自己当神了。我看了看梁子说“大哥,给我配了他。我看不明白。” 梁子拿过牌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说:“兄弟,你这可是好牌啊,一对天王自尊啊。通杀。哈哈。” 梁子把牌放到了桌子上,打开了牌看了看韩六说:“韩六,你这牌发的不错啊,呵呵。” 韩六笑了笑说:“别说,这牌出来的时候真的很少呢,兄弟,点子挺哼啊。呵呵,你赢了。” 我赢了,哈哈,赢了,我马上伸出手去说:“拿钱。” 韩六笑了笑说“等完事了再算吧,呵呵,兄弟。从来不玩牌九点子就是好啊,呵呵。” 我摇了一下轮椅说“那是,赌神就是这么诞生的。你的帐先记得,五哥,大哥,你们谁来。”五哥坐在那里对梁子说“你先来吧。”梁子点了点头,走到了韩六的面前。 韩六看了看梁子,半天说出一句话:“前天算你命大。我们今天就来个了断吧。” 梁子笑了笑说:“是该了断的时候了,发牌。” 这个我能看懂,在电视上也学过,最大的就是一色的10、J、Q、K、A。然后是四条,然后是三条带一个对,这种牌叫葫芦。剩下就好办了,三条带什么都能赢两对。 韩六打开一副新扑克牌,递给了梁子说:“验牌吧,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梁子拿过来看了一眼说“行。” 韩六笑了笑说“你发牌吧,你不会骗我,我知道。” 梁子点了点头,开始发牌,刚开始第一张牌是扣下的,从第二张牌开始翻开,等到一家发完五张的时候,韩六、梁子、我。我们三个人都愣住了。 看来老天真的是要给他们一个了断,这次的牌和梁子跟我说的牌一样。 梁子的牌还是J、J、Q、K、 韩六的牌还是Q、Q、J、K、 韩六哈哈的笑了起来:“难得啊,难得。我们跟着幅牌是真有缘啊,为什么我们哪次的对决都是这副牌呢。” 梁子说:“呵呵。看来是老天爷的意思了,你开牌吧。” 韩六把底牌拿起来看了看,往桌子上面一摔。梅花K。韩六笑着说:“梁子,开牌吧,我看看是不是几年以前的黑桃J。梁子笑了笑说:“你说对了,这张真的是黑桃J”梁子慢慢的拿起底牌。可是,他却呆在了那里。这一刻,屋子里一点的声音也没有,梁子看了半天手里的底牌,最后放到了桌子上说:“我输了。”原来,梁子手里拿的却是梅花—5 “哈哈,梁子,这真的是老天有眼啊,哈哈,老天有眼啊。今天你死在我这里就算你倒霉了。” 正在韩六和梁子都很激动的时候,五哥却小声的说了一句“原来是这样啊。童鬼运财。” 五哥走到梁子的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梁子,你输的不冤,别说你了,就是澳门赌王来了,今天他也赢不了。”五哥看了看韩六说:“今天我们可真的是棋逢对手了。开始吧。” 韩六拿出来一个大碗,手里拿着六个色子。三个黑色的,三个红色的。他告诉五哥说:“我们今天就比谁的点大。我们一起往这个碗里扔,大家一把定输赢。“说完,把三个黑色的色子递给了五哥。五哥拿过色子笑了笑说:“难怪都叫耍钱鬼,没有鬼的帮助,就是神仙也是输啊。”说完,五哥从兜里拿出来一张符。包起了三个色子放进手里,五哥嘴中默默的念着一些不知道的东西,一会,看到手里冒出一股黑烟,五哥掂量了一下说:“好了,现在干净了。开始吧。” 韩六把大碗放到桌子上,两个人握住色子,使劲的往碗里一扔,黑色的色子和红色的色子顿是混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韩六从兜里拿出一张符,双手合十,对着色子喊到:“乾尊显灵,坤顺内营。 二仪交泰,要合利贞。 配成天地,永宁肃清。 应感玄黄,上衣下裳。 震离坎兑,翊赞扶将。 乾坤艮巽,虎伏龙翔。 今曰行筹,玉女侍傍。 有急相佐,常辅扶匡。 追我者死,捕我者亡。 牵牛织女,化成河江。”顿时,红色的色子旋转到了碗边上,速度快的像把碗上蒙上了一块红布,把黑色的色子盖了下去。 五哥看到这里,冷冷的一笑。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多了一张符,五哥两个手指夹住了符念到:“六甲九章,天圆地方。 四时五行,青赤白黄。 太乙为师,曰月为光。 禹步治道,蚩尤避兵。 青龙夹毂,白虎扶衡。 荧惑前引,辟除不祥。 北斗诛罚,除去凶殃。 五神导我,周游八方。 当我者死,逆我者亡。 左社右稷,寇贼伏匿。见者有喜,留者有福。 万神护我,永除盗帮。”这是只见那三个黑色的色子慢慢的转向了碗边,和红色的色子混在了一起。黑红色的碗把整个屋子都带出了寒意。突然,我感觉我身上一阵一阵的发冷。一股血腥的气味慢慢的布满整个房间。 韩六看了五哥一眼说:“你根本不是玄门中人。为何会这玄门之术。” 五哥笑了笑说:“你根本不配学这玄门之术,却要养鬼运财为患,今天不除了你,将来必起事端。”说完,五哥手中多了一串佛珠,五哥双手套住佛珠,做出一连串手式“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瞬间,屋子里陷入了黑暗。 一会,灯又渐渐的亮了起来,电压开始不稳,棚上的灯开始一闪一闪的亮,屋子也是一亮一亮的黑。这时,韩六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点在了自己的脑门上:“天有四狗,以守四境。 吾有四狗,以守四隅。 以城为山,以地为河。 寇贼不得过,来者不得去, 出者不得逸,去者不得退。”说完,韩六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孩。那个小孩笔直的站在那里,一身黑色的衣服,双眼冷冷的看着五哥。一动不动。 五哥看到那个孩子,迅速的把佛珠扔了过去,:“唵、嘛、呢、叭、咪、吽。” 一会,灯亮了,五哥呆呆的站在原地。脸上露出了恐怖的神情,他指着穿着一身黑的孩子对韩六说“这个是,这个是血婴变尸!” 韩六哈哈大笑说:“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认识我儿子。哈哈。原来真的是密宗多高人啊。哈哈。既然看到了,那么今天你们三个谁也别走了。”说完。韩六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使劲吸了一口血向那个孩子的身上喷去。五哥大喊:“刚子,你们快跑。” 我迅速的从石膏里拿出手枪。对着韩六扣动了扳机。韩六的身上出现了一个洞,可是根本就没流出血,渐渐的,那个孩子脸色从紫色变成了红色。眼睛慢慢的开始腐烂。他对着无哥伸出了一双手。一双从指甲间流着血的手。 五哥向后跑了两步,双手微曲五指相对喊到:“ 稽首归依苏悉帝,头面顶礼七俱胝,我今称赞大准提,唯愿慈悲垂加护。唵,达丽,都、达丽,都丽,娑哈。”哈字一出,五哥双手向外伸开。顿时五哥的身体也跟着变成了红色。就在我们都没看清楚的情况下。那个小孩的双手已经插到了五哥的面前。当时只听一声闷响,那个孩子被弹了出去,五哥也捂住了胸口坐在了地上。 我和梁子看事情不好,我跟梁子迅速的冲想了韩六身边的两个保镖。谁知道,这两个人力道大的出奇,我还没抓住他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把我和梁子给拽了起来。五哥坐在地上掏出一张符来,对着空中一划,一道红光直苯这两个人。这两个人被定在了原地,我和梁子也跟着掉了下来。五哥喊到“刚子,快到我身边来,那两个不是人,你快回……啊!”我转身看了一眼五哥,原来那个孩子已经抓住了五哥的头发。嘴已经咬住了他的脖子。 “五哥!五哥!”我喊着跑到五哥的身边,我在他的身前不住的挥动着手,可是,那根本就是个影子。五哥掏出了一张符。五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对着符点了一下。然后把符塞进嘴里迅速的咽了下去。马上,爬在五哥身上的孩子叫唤了一声掉了下来。身体没有动,直接的跑回来韩六的身边。 韩六哈哈大笑,他指着碗里的色子说“这位朋友,你输了。” 五哥坐在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五哥说“是、我输了。可是,今天你也别想赢。” 韩六笑的更是狂妄“朋友,我赢了就是我赢了,没什么想不想的,今天我就不难为你了,你们可以走了,不过,梁子,你们要留下。” 五哥的脸慢慢的失去了红色。他喘了一口气说:“今天,我们谁也不可能留下,而且,你们谁也别想走。” 五哥让我扶着他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五哥看了看韩六说:“你真够恨的了,把你自己的孩子做血尸。” 韩六摸了摸那个孩子的头发,眼睛中露出了幸福,韩六对五哥说:“没想到,你看出来了。怎么样,我的孩子还好吧,是不是很聪明,很勇敢呢。呵呵。” 梁子在旁边说:“韩六,你老婆不是跳楼了吗,你那里来的孩子?” 韩六突然像疯了一样“别跟我提我老婆。是你、是你们杀了她。……梁子,你还记得吗?就在这里,就是我现在站的这个位置,我老婆摸着肚子里的孩子说什么?她说:“孩子,跟妈妈走。如果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你要吃的苦要比现在吃得更多。跟妈妈走吧,让你爸爸一个人去赌吧”这话你还记的吧,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她跳了下去而不是我。为什么? 我老婆掉到地上,脑浆子都崩出来了,我用手一遍一遍的往她脑子里面灌,你们谁说过一句话吗,当时的天就向现在这样吧,多冷啊。多冷啊,我老婆就冰凉的躺在那里。谁管啊! 然后,我就抱着我老婆走了,我把我老婆抱回家,用棉被给她盖上,我使劲的盖,使劲的盖,当我把所有的被子都给她盖上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的家里除了老婆什么都已经没有了。满屋子都是冰冷的墙,窗户上都是一手指厚的霜,家里出了一个电视什么都没有,我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啊。我天天吃着大鱼大肉,和很多有身份的人在一起。他们都叫我六哥,那时候我觉的钱就是我想要就要,想扔就扔的一个东西。我天天的泡歌厅,找小姐。自己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赌上几千万过过瘾,可是我老婆怀孕了我都不知道。我老婆天天在冰凉的水里面洗衣服,手指头都肿了。这些我都不知道。有时候我往家里拿了点钱,给她乐的就像孩子一样。当时我心理还想,这个女人真的好低级。 可是、可是当我再次面对我老婆的时候,我发现,我这一辈子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可是她却静静的躺在那里,肚子里还怀着我们唯一的孩子。我看了看一徒四壁的家。我还有什么?我还有什么啊,为什么连我最后一个亲人都要离开我,为什么? 是你们,是你们把我老婆杀了,是你们,你们有本事你们杀我啊。你们杀我啊 那一夜,寒风刺骨的冷,我抱着我老婆安安静静的睡了最后一觉,我还记的我老婆以前和我说“六子,你都半个月没回家了,你知道吗。你天天说你有事业,难道赌博真的就是你的生命吗?难道它真的能胜过我吗?难道我真的不如你手里的几张扑克牌吗?” 可是,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想过她。 后来,我在我家的院子里挖了一个大坑,就把我老婆埋了进去。正当我为寻思怎么报仇的时候,一个老婆婆出现在我的身边,她说他可以替我报仇,可以替我了解我的心愿。但是,必须要我报仇以后把自己的命给她,我想了很久,终于答应了她。 再后来,她把我带到山上。她教我怎么做血婴,怎么去抓别人家的孩子的魂魄,怎么去把一个血婴变成血尸。那样,我就可以逢赌必赢,而且他还可以替我去杀人。本来我打算把你们全杀了,可是我不甘心,因为我是在牌桌上输给你们的,我要赢回来,我要赢回来,我要把你们的东西全赢回来,然后我再让我儿子去杀你们。我要一个一个的杀,我要一点一点的报仇,现在他们已经全死了。我想他们的老婆孩子都在哭吧,呵呵,多好,她们还能哭,可是,我老婆呢,我老婆就一个人埋在地里。这天多冷啊。雪多厚啊。你看。我们现在这个屋子里有空调,我以前的破家却什么都没有,我老婆就一个人守着一个破烂的家。可是他却从来没跟我说过。我这些的痛苦都是拜你们所赐。所以,我要报仇。 你还记的我当时走的时候说什么吗?我说我让你们谁都不得好死。现在,我要找的已经都找完了,就只剩下你了。” 梁子站在那里很久,他一直的看着那个孩子。其实这个孩子就是脸色很难看,别的地方长的都很好。如果要是个人,那一定是一个虎头虎脑的淘小子。 梁子说:“韩六。我没想到这几年是这么过来的。当初我们都是枪手,我们也都是身不由己。自从你老婆跳楼以后,我就洗手不干了,要不是你那天绑架了我女儿,你就是剁了我的手,我也不可能出来跟你赌,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你就是输不下当年的那口气,谁知道,你竟然是为了杀当年所有的人。现在我们输了,你放过他们。我留下来。行吗?” “呵呵。梁子,你也太把自己当盘菜了。你说放就放了,如果前天你真的死了,那么你这两位朋友也就没事了,谁知道竟然有人给你挡了一下。今天你们既然来了,就谁也别想走了。该还的东西,咱们今天好好的算算吧。” 五哥坐在那里看了看我。笑了笑说:“刚子,今天看来是真的走不掉了,也好,你过来,坐在我的身边,梁子,你也过来,我们三个就死在一起吧。” 我和梁子坐到了五哥的身边,五哥说:“刚子,以后要好好的照顾我妹妹啊,那天我舅妈跟我说了,她说她看你不错,杉杉跟了你不能吃亏。你自己要把握好了,我那个妹妹读大学的时候可就是全校闻名的校花了。”五哥又和梁子说“兄弟,真对不住了,我没想到今天情况是这样,我的舍利子和师傅给我的金钵一个都没带过来,害得你受了这么些苦,如果今天我真不行了,将来就麻烦你照顾我兄弟了,你别看他人高马大的,其实,有很多的事情他自己想的都很简单。你社会经验多,以后就麻烦你了。” 我笑了笑“五哥,说啥呢,你的意思就是你死我们活啊,我干,梁子干,可是这帮牲口能干吗。别说那么多了,算卦的还说我能活八十多呢。唉,他算的也不准啊。我靠,我刚想起来,是你给我算的吧,大哥。哈哈” 五哥笑了笑没说什么,他对着韩六说:“其实你的遭遇真的很让人痛心,赌博这个东西自古就有,可是从有了它以后害死了多少的人啊。唉,又有多少像你这样执迷不悟的人呢。我之所以不想和你拼命,是想让你明白苦海无崖的道理,谁知道你真的是冥顽不灵啊。也好,你动手吧,看看我们今天输的到底是谁。”说完,五哥两手食指和拇指相对。三指头微曲,口中默默的开始念经。 韩六摸了摸他儿子的头说“儿子,当年把你从你妈肚子里面取出来的时候,你还没有一个小猫大呢,爸爸养你这么久了,你想妈妈了吧。今天抱完了仇,爸爸就和你一起去找你妈妈去,好不好。”说完,韩六拿出碗里面的三个红色的色子。吞到了肚子里。嘴中慢慢的喊着“天罡扬威,玄武后随。 玉彩摇弋,荧惑流辉。 神光照耀,太白成瑞。 六丙来迎,百福攸归。天帝弟子,部领天兵。 赏善罚恶,出幽入冥。 来护我者,六丁玉女。 有犯我者,自灭其形。”说完,把手慢慢的伸向了他孩子的头。那个孩子的身体慢慢变大,慢慢边大,到了最后,足足有两米来高,然后韩六拿出了一张符。贴在了自己的头上,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五哥看到这里说:“你这是何苦呢,为了杀我们三个人,你还搭上了你自己。”五哥变化了一下手势,看到那个孩子慢慢的向我们走来,五哥念到“ 离巴离巴帝,估哈估哈帝,达拉尼帝,尼嘎拉帝,微嘛离帝,马哈嘎帝,(加母) (拉母)(扎母)帝,司哇哈”慢慢的,好象有一道金光从窗外射了进来。射到了五哥的身上,刚开始很细,后来越来越粗,越来越粗,最后,整个房间都被五哥照成了金色,我看了看五哥。他的嘴角开始不断的流血。脸上的皮肤也开始皱了下来。 五哥在我的眼中渐渐的模糊起来,我们中间好象是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我看到所有的地方全是金光,照的我眼睛都睁不开了,越照越烈,最后,我隐约听到了隆的一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过了很久,我仿佛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好象听到我们局长说:“不管用尽什么办法,我们不惜一切的代价,请你们一定要救活这几个人。”我仿佛看见了手术台上的灯,亮的是那么刺眼。一会,整个眼前黑了下来。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病床上,我看见一个哭肿的眼睛出现在我的面前。原来是杉杉,她的眼睛什么时候这么肿。 “刚子,你醒了,呜……你吓死我了。”杉杉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我、我没事。他们怎么样了?五哥怎么样了?”我听到我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现在的我连个蚊子的声音都比不上。 “哦,梁天昨天醒的。已经没什么事了,就是身体被震了一下,你也是,你也是被震了一下。没事的,明后天就好了。” “五哥呢?” “我哥到现在还没醒呢,医生说他的体内的器官都正常,没有多大的震伤,不过,他是你们三个人里最重的,可能还要几天才醒。” “哦,五哥没事就好了,我也就放心了,你别担心我,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多长时间没睡觉了,你先去睡一会吧。” “不用,我没事。刚子,你饿了吧,这几天你都是打葡萄糖挺着的,我现在去给你到我妈那里拿好吃的去,你等着我啊,”说完,看了看我,走出了病房。 我转头看了看五哥,五哥就像平时一样的躺在床上睡着。我回想起他在赌博时候的神态,原来,他已经把生死都看得很淡了。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明白什么是大爱无情吧。 杉杉拿来了饭,我一打开。立刻就饿了。原来是一大碗骨头汤。杉杉用勺一点一点的喂着我。我现在才感觉到了幸福,我对杉杉说:“我给你唱支歌吧。”杉杉说:“你现在的声音都没有蚊子大,你可别唱了。” “呵呵,没有蚊子大你听到就行,来,你爬到我耳朵边我给你唱。” 杉杉爬到我的耳朵边上,静静的听着,“一轮红日下山坡,小两口坐炕头来段十八摸。咳……咳……”杉杉笑着打了我一下,然后慢慢的柔着我的胸口。看着衫衫的样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好象没经过我大脑的同意,嘴就蹦出一句话“杉杉,我好爱你。” 杉杉的手停在了我的胸口上,静静的有一分钟。她贴在我的脸上,轻轻的说“刚子,你真、真让我心疼。” 我问杉杉,我是怎么被发现的,杉杉说:“你的同事和我说有人报警了,说是房间里面有炸弹,然后警察就去了,看见你们三个倒在了一起,就把你们救回来了,梁子昨天就醒了,好象今天要去做笔录了呢。” “别的人呢?” “哦,除了你们三个人还活着,其余的全被炸死了,好象是其中一个人身上有炸药。另两个人离着近就给炸了。你们幸好离着远呢。来,刚子,你别问那么多了,汤可快凉了。来,我喂你喝。”说完,拿起了勺吹了吹气。慢慢的送到我的嘴边。 我刚要去接,就听见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妹妹,能不能先给我喝,我是你哥啊。” 哈哈,这个老不死的。醒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灵异案件之赌神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