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恋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0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12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20世纪30年代,沿海一带许多人到湘西经商、做官。湘西地处偏僻,到处都是高山密林深谷,羊肠小道崎岖难行。这样的交通条件,不但运东西非常困难,就……
20世纪30年代,沿海一带许多人到湘西经商、做官。湘西地处偏僻,到处都是高山密林深谷,羊肠小道崎岖难行。这样的交通条件,不但运东西非常困难,就是人出入也很不便利。当时,沿海一带有一个风俗习惯,客死异乡的亲人,一定要运尸回家,埋葬在家里。据说只有这样,死者才能升天。可是,在湘西这样的地方,运尸体回家,谈何容易呢?不要说穷人运不起,就是有钱人家,这样的交通条件也是难事。即便有人帮助运送,这么遥远的路程,也不敢保证尸体不腐烂啊!于是,在湘西做官经商的人如果得病死去,家人最发愁的就是运尸还乡。 天下三百六十行,有什么需求就有什么行业出现。湘西就有一种专门运尸的行业——祝由科。“祝由科”的意思就是巫医,他们运尸不像常人那样,得有车马,或者背尸运送,而是用一种巫术“赶尸”——让尸体自己“走”回家。“赶尸”只能在夜晚行走,赶尸人在前面摇铃领走,尸体在后面跟着。无论多长时间,尸体都不会腐烂。 这一年春天,湘西传染病忽起,很短的时间内便死了许多人。一时间,祝由科成了抢手货,我们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一 “老板,外面有人请你面谈!”运福堂的伙计来水急匆匆地跑进来。 运福堂的老板邱福生今年55岁,白净的脸膛,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文弱书生一般。如果不是那发福的身体,真看不出他是湘西著名的“祝由科”老店运福堂的老板。提起运福堂,在这个地方可是大有名气。据说,邱福生的祖父曾是著名的巫医,湘西人好用“蛊”,他能用巫术破蛊,因此名声大振。巫术不是人人能学的,不但得识文断字,还要有“灵性”,这个“灵性”便是天生的经过神的认可的。每一个巫医,在自己孩子降生的时候,都会在孩子的脑门上贴一道“符”,这道“符”是神赐给的。一夜之后,有“灵性”的孩子脑门上的那道“符”上,便会显示一个奇怪的符号,类似我们平时画的雪花。这个孩子,就是巫医的传人,就要从小识字念书。五个兄弟中,邱福生的父亲最小,从小被确定了成为祖父的传人。临死前,祖父把巫术传给了他。 成家后,邱福生的父亲运用巫术行医治病。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用巫术把大客商刘明生的尸体运回了老家,得到一笔可观的酬金,回来便开起了运福堂,专门运送尸体还乡,成为了老板。 运福堂到了邱福生手里,已经是当地著名的“祝由科”了,提起运福堂,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此时,邱福生正在和他的小儿子邱万臣探讨学问。他共有四个儿子,三个大儿子都为别人“送尸”去了。邱万臣是他确定的继承人,从小便请私塾读书,满肚子学问。 父子俩正谈得高兴,听到来水的呼唤,邱福生沉下脸说:“不是说了么?如果有生意你接下来就是了。” 看到老板的脸晴转阴了,来水小心翼翼地说:“是胡老板!说一定和你亲自说话。” “哦?胡老板!”邱福生赶紧走了出去。 “胡老板是谁啊?这么大面子!”邱万臣不解的问来水——父亲可是从来不接待顾客的啊! 看到小主人问他,来水赶紧站住身,满脸堆笑:“是我们这里著名的客商,家财万贯!”看看左右没人,他又神秘地说:“据说专门做没本儿的生意,得罪不得!” 邱万臣一听就知道是黑道上的人物,不禁有些担忧:“走,我们看看去。” 邱万臣随着伙计来到前厅,看到父亲正和一位黑红脸膛、人高马大的汉子谈笑风生。 看到儿子进来了,邱福生赶紧给儿子介绍:“万臣,快来拜见胡叔叔。”说着拉着儿子,“胡老板,这是我小儿子万臣。以后还要你多多照应啊!” “哈哈哈……早就听说邱老板有一个英俊潇洒、满腹经纶的公子,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啊!”胡老板爽快地笑着,又转过神对邱福生说:“邱老板,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半点也不能疏忽。我那位朋友的一千块大洋可不是白花的啊!” “当然!”邱福生一笑:“我保证在一月内把五姨太安全送回家!” “好!爽快!这五百块现大洋,你先收着!” 这是行业的规矩,送尸前先收一半定金,另一半等尸体送到后接收尸体的人再付。 “什么人啊?出这么高的价!”邱万臣不禁好奇了。他知道送一具尸体还乡,最多两百块现大洋。 看到儿子这么感兴趣,邱福生一笑:“走!我们看看去!” 父子俩一前一后来到停尸房,伙计打开门,在前面带路。这个停尸房其实就是一座地窖,宽阔阴森。昏暗的灯光下,一个水晶棺材停在当中。“好精致的棺材!”邱万臣在心底惊叹着慢慢地走近了棺材。 一下子,他惊呆了!天下真有这么美丽的女人么!他呆呆地看着棺材里躺着的女人,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飞走了。这个女人一身素服,衣服上绣满了百合花,她恬静地“睡”在那里,对!就是睡在那里!昏黄的灯光给这个女人涂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她的脸散发着夺人的魅力! “她没死!快!打开棺材!”邱万臣突然大声地叫起来! “万臣!万臣!”邱福生被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了一跳,赶紧抱住儿子,不停的摇晃着。 邱万臣在父亲的呼唤下清醒过来,他满头大汗,被伙计送回了房里。 二 邱福生正在为运送胡老板送来的五姨太发愁呢,三个儿子他都打发出去了,家里只剩下了从没离开过书房的小儿子万臣。来水是他的最得力的伙计,等于运福堂的总管,生意离开他是不行的。派谁去呢?等着那几个儿子回来吧,又怕把时间耽误了,人家可只给一个月时间啊! 来水发愁的说:“做买卖得讲信用,再说如果误了葬期,我们也赔不起啊!” “嗯!”邱福生犹豫了一下,沉吟着说:“不但赔不起,对方我们也惹不起。我亲自去送吧!” “那怎么行呢!”来水急得大声说,“老板,你可走不得啊!再有买卖,谁会求神保佑啊!” “爹,我来运送这个女人还乡吧?”邱万臣站在父亲的门外许久了,他一直在听着父亲与来水说话。看到爹执意要送这位五姨太,万臣走进了屋里。 万臣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主动请缨,对于他这是第一次。因为他虽然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爹的继承人,将来学习巫术,掌管运福堂的生意。但是,他却深深地厌恶这一行,从小就想远离这个行业。因而,他对家里的生意从不关心。 但是,自从昨天见了那位美丽的女尸,他竟然有些放不下了。一夜,女人美丽的身影总是在眼前徘徊,挥之不去。 一早,他就下定决心,送“她”还乡,不许别人亵渎“她”! 看到儿子主动要替他走这趟买卖,邱福生很高兴。因为这个小儿子从小就执拗,只喜欢读书,其他什么都不关心。这次突然能体谅他的难处了,儿子真的长大了。 “可是……”邱福生高兴归高兴,却还是为儿子担心,“这么远的路,你成么?” “爹,我也大了,总该做点事了。什么事都有第一次,你就让我去吧!”邱万臣恳求说。 来水虽然有些奇怪少爷为什么突然变了,但是,他还是希望老板答应少爷。因为,老伴如果走了,家里的事就没主心骨了,那怎么成呢!于是,来水对邱福生说:“少爷终于长大了!老板,你就让他试一次吧!少爷知书达理,不会有闪失的。” 权衡良久,邱福生同意了。 一家人开始忙活起来。打点行囊,准备食物,最主要的是得求神赐符。 邱万臣第一次看父亲求神赐符,只见父亲穿上了一件黑色的袍子,上面绣满了奇怪的符号。然后就带着他来到了后院的那间神秘的小屋了。 万臣知道这间小屋是供“神”住的,除了父亲可以随便进出外,谁都不能进入。因此家人和下人都感到神秘无比。听别人说,曾经有一个人想偷学父亲的秘密,乘没人时偷偷进了这间小屋,谁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就听到他一声凄惨的叫声,等到再见到他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从此,这个小屋就更神秘了,人们不但不敢靠近,就是提到它也觉得阴森森的。 可是,今天他可以和父亲一起走进这间小屋了,万臣心里有几分激动。 走进这间神秘的小屋,邱万臣不禁一愣,小屋里除了一张供奉着神祉的小桌外,竟然空空如也。这就是让人们望而生畏的小屋? 邱福生带着儿子来到了供桌前,拉着儿子双膝跪倒,朗声说道:“邱福生带着第十二代传人邱万臣来拜见万能的神!请您接纳他,并且赐福给他!” 父亲的声音那么虔诚,邱万臣不由自主地庄严起来,随着父亲深深地叩拜下去。他知道,这一拜就意味着自己的人生将要改写了,这是他以前最不愿意的。可是,现在,他居然一点也不觉得后悔,他只看到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孩正缓缓地向他走来,如梦似幻—— 父亲按着程序一步一步地向神祈祷着,直到在邱万臣的头上洒上了圣水,仪式才算结束。邱万臣随着父亲的祈祷,心里也在不停地祈祷:“万能的神啊!请你赐给我最大的本领,让我能拯救一个我最爱的女孩,哪怕用我的生命去交换。如果不能,那么请赐给我一段与她相处的美好的日子,从此我将成为你最虔诚的弟子!” 邱福生当然不知道儿子内心的想法,他只为儿子能够转变想法,成为他的传人而高兴。 两个人走出小屋,已经黄昏时分了,匆匆地吃了一点饭,邱福生又带着儿子回到了这间小屋,邱万臣知道,父亲要把他的全部本领传授给他了。望着父亲微驼的背影,他第一次感到父亲真的老了。 果然,在神的面前,父亲把祈“符”、赶尸、控制尸体、甚至与“尸”交流的方法都毫无保留地告诉给他了。邱万臣无比激动,他知道哥哥们每次送尸还乡,都是父亲亲自祈“符”,只告诉他们路上的注意事项就成了,可是今天,他却学到了全部!其实,他更激动的是居然可以与尸交流,尽管只是用眼神,也足以让他狂喜了! “万臣,”父亲沉沉的声音传来,“你要知道,我们赶尸是有神相助。因此,我们最重要的是虔诚,万万不能触怒神灵!尤其……”邱福生停顿了一下,终于下决心说:“黎明时分一定要找到休息的地方,揭下神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切记!”邱福生加重了语气。 “万臣记下了!”邱万臣凝重地说。 “好!剩下的事情你自己来做,我去帮你整理行装。” 看着父亲走远了,邱万臣开始向神祈“符”…… 三 夜色笼罩大地,湛蓝的天空斜挂着一弯新月。一条小路静悄悄地向远处延伸着,路边的小树、庄稼沙沙作响。 寂静的小路上,缓缓地走着一对青年男女,小伙子身穿藏青色长袍,眉清目秀,姑娘一袭白衣,飘飘然似仙女下凡。这对在夜路上独行的,就是邱万臣和那位五姨太。 邱万臣走在前面,手持铃铛,不时地轻轻摇动,一阵阵清脆的铃声打破了夜的寂静,却也增添了夜的神秘。他不时地回头看一看这位美丽的“尸体”,女尸面无表情,平静得如同在沉睡,但是冷漠的脸,却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唉!”邱万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他们已经出来三天三夜了,可是,万臣却总是下不了决心和她交流,尽管他的心底充满了渴望。父亲的话不时地在耳边响起:“我们干这一行的,最忌讳的是有感情……”父亲看透了他的心事! 路边潺潺的流水声,把邱万臣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不知什么时候,从山边转出了一条小河,清凌凌的河水泛着银光,邱万臣望着河水,望着如水的夜色,忽然停住了脚步。 他回过身,深深地注视着梦寐以求的这个女人,用眼神告诉她:“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不能自拔了……” 许久许久,万臣觉得心里微微颤抖,一种灵犀浸透了心灵。 “你对我并不了解啊?” “不!”万臣激动得不知所措,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我不想了解你,只想告诉你,我对你的爱是真诚的。只要能和相处一段日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放弃你的想法吧!” “我不在乎,不然我就不会请求父亲送你来了。你要知道,与你共同走的这一段路,将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唉!你真是好傻!” “我知道,但是我不后悔!请你相信我!” 清风习习,蒙蒙的夜色中,一尸一人就这样开始了心的交流。邱万臣知道,自己决定与她交流的时候,命运就要改写了。其实,从自己见到她的那一天,命运就已经改写了。但是,他一点也不后悔,他只觉得自己好快乐好快乐!似乎,这一切,他已经等了很久很久——前生——今世——来生——谁也说不清啊! “能告诉我你的芳名么?” “灵儿。” “灵儿,好美的名字!名如其人!” “邱公子,你知道你此次送我回乡冒着生命危险么?” “什么?”万臣惊诧:“哦,我不怕。” 万臣的心被巨大的快乐充盈着,他觉得无论什么自己都不会在意的。况且,接下了买卖就得做,送尸还乡是他们的本分,有什么危险呢! 沉思中的万臣忽然感觉心灵一颤,一丝细微的感觉传来:“邱公子,我不想害你。把我放在一个无人的山涧,你走吧。还不还乡,对我没有意义。况且,不能因我毁了我的家族啊!” 见灵儿说得如此郑重,万臣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灵儿,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你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么?” “唉!”灵儿无奈地叹息着:“知道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就照我的话去做好么?” “不!”万臣固执地说:“与你相识是今生的缘,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弃你!明白么?告诉我吧!”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那么,明晚我细细地讲给你听。不过,请你答应我,听完后,按我的要求去做好么?” 四 新月无尘,邱万臣与灵儿静静地站在一棵树下,望着灵儿秀气脱俗的脸,万臣闭上了眼睛。一会儿,他感觉到了心的震颤。 “我的本名叫谢灵儿,是府尹谢岐山的女儿。” “啊?那你怎么……” “我的父亲本是朝廷一等大员,无意间卷进了几位阿哥的事件中,四阿哥为保我父亲,请我父亲远离京城,到这里避难。因对我的喜爱,父亲把我携在身边。不想我们远离是非之地,可是仍不能远离是非之人。一个月前,大阿哥派人请父亲帮忙贩卖私盐,这是违反朝廷禁令的事啊!父亲不敢得罪大阿哥,便派人偷偷地给四阿哥送信,不想消息泄漏,送信的人被大阿哥捉住,大阿哥恼羞成怒,派人来行刺父亲。幸好四阿哥派人暗中保护,父亲才得以逃脱。不幸的是,我落入了大阿哥的奴才胡宗山的手中……” “胡宗山?就是送你到我家的胡老板?” “他不是什么老板,他是大阿哥的奴才,专门在外边给大阿哥当杀手的。就因为有大阿哥撑腰,无论是朝廷还是地方,无人敢管。他见我有几分姿色,就要把我送给大阿哥。一来可以对大阿哥有个交待,二来可以用我做人质要挟我父亲。我看出了他的目的,宁死不从,于是……” “灵儿!”万臣心痛地不能自已。 “看到我吞金自尽,胡宗山恼羞成怒,要把我扔进深山喂狼。他身边的狗皮军事宋万给他出主意,要他把我安全送进京城,并且给我喂下了一种药。” “药?” “对!这是一种剧毒,一个月后便会从我的身体渗出。那时,任何一个人碰到我,都会中毒身亡。” “好狠毒的计策!怪不得他给的期限只有一个月,又出了那么高的价钱!” “是啊!他是为了害我的父亲和四阿哥!本来我以为自己一定会害死父亲和四阿哥了,想不到却遇到了你,这是天不绝人啊!邱公子,请你帮我一个忙,把我放在一个干净的山涧里,让我静静地消失好么?” “不!”万臣冲动地抱住灵儿,灵儿冰冷的身体让他打了一个冷颤,他一下子清醒过来,父亲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不能动情,特别是你的眼泪不能落在尸体上。否则,你所有的神力将消失。” 万臣强抑制住将要滑落的泪水,放开灵儿。 “我要送你进京,然后把真相告诉四阿哥,还你一个公平。这也算我们相识一场吧!大阿哥臭名远扬,却要争夺皇位,连自己的亲兄弟也要加害,真是猪狗不如。我虽然只是一个平民百姓,可是谢老爷的名字却听过不止一次,如此朝廷栋梁,却屡遭陷害,这世道还有天理么?” “邱公子刚直不阿,灵儿佩服。可是,此去险恶你不会了解,况且,你根本见不到我的父亲和四阿哥。” “一半尽人力,一半听天命。灵儿,就让我为你做这件事吧!” “唉!……” 灵儿绵绵的叹息中,邱万臣睁开了双眼,夜色深沉,树影斑驳,方才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一切犹如梦中。看着灵儿冷漠的面孔,他不觉得打了个冷战,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卷入朝廷阿哥的纷争之中了,这条路可是一条不归路啊! 他摇起了铃铛,和灵儿缓缓地上路了。 五 万臣和灵儿已经走了将近二十天,终于见到了沱江。 这二十天里,他们每晚都用心来交流,万臣觉得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奇女子。是的,灵儿的确是奇女子,不但能与他吟诗作赋,而且忧国忧民之心,另万臣难以企及。和灵儿在一起,万臣觉得自己枉为男子。 夜色如水,孤月无尘,沱江水似多情的少女,静静的流淌着。 万臣与灵儿站在江边,望着月光下灵儿光洁的面孔,万臣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灵儿,明天坐上船,顺江而上,我们就不用走路了。可是,我是多么留恋与你相处的日子啊!再有十天,我们就要分手了……” “万臣,不要难过。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上苍安排我们有这一段缘分,我已心满意足。得遇知己,此生无憾!”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灵儿静静地听着万臣吟诗,她知道只要坐上船,两人的缘分就到头了,即使到了京城,前途未卜啊!自己一个死去的女子,何必害他呢?这个痴心的人啊! “万臣,我们不能进京城。” “为什么?你觉得我不值得去做么?” “不!一路上我的话还不够明白么?你根本见不到我的父亲和四阿哥,只要到了京城,大阿哥一定安排好了来接我。你人单力薄,怎么斗得过他们呢?结果不但害了你,还害了我的父亲和四阿哥。没有了四阿哥,朝廷就是大阿哥的天下了。百姓的日子……” “灵儿!”万臣感到自己一阵阵心痛,“你还想让我扔下你,一个人走么?” “回到你的家,和你的家人赶快逃到异乡,从此隐姓埋名。将来若有出头之日,请告诉我的父亲,为我报仇!” “灵儿!” “无论如何,我是不过这条江的!如果你真的爱我,请成全我!否则,你我就算从未相识!” 两人陷入了沉默,只有江水哗哗的流淌着。 “好!”许久,万臣下定决心,“我听你的。那就让我们在这湘江岸边,度过我们最后的时光,好么?”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灵儿静静的吟诵着万臣刚才的诗句,她终于可以放心的远去了。 六 万臣与灵儿就这样每天吟诗作赋,静静的沉醉在二人的世界中。万臣心里明白,过了这几天,自己与喜爱的人将天地相隔,每想至此,他都会觉得痛彻心扉。因而他特别珍惜与灵儿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即使白天他们不能交流,他也会静静的坐在灵儿身边,默默地看着心上人,把自己的心里话说给她听。他知道灵儿一定能听到!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转眼还有一天就是一个月了。 “灵儿,明天就是一个月了,不知……” “是啊!时间可真快!” 忽然,邱万臣听到了急促的马蹄声,他迅速地睁开了眼睛。 “哈哈!你好啊,邱公子!” 果然是胡宗山,邱万臣不屑地一笑:“你果然来了!” “好!不愧是运福堂的传人,本事了得!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你乖乖地拿出本事,把这个丫头送进京城,我姓胡的说话算话,本金照付,不怪你延期之罪。否则……嗬嗬……我可不怕你什么‘神’的使者!我的刀可从不认人!” “把灵儿送进京城?哈哈!别做梦了。我邱万臣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好坏忠奸总能分得清。” “你既然不识抬举,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哼哼!你就不想想你的老父么?” 父亲!邱万臣心中一痛,决心追随灵儿那天,他已经托人给父亲送信,知道父亲已经携家远走他乡了,可是,他依然牵挂着父母。 “废话少说,我已经决定了,大丈夫一诺千金!” “好!我就成全你!” 胡宗山刚要下令,他身边的军师宋万凑了过来:“大人,别急。” 宋万在胡宗山的耳边戚戚喳喳地说了一番话,胡宗山连连点头。 “邱公子,想不到你英雄爱美人啊!既然你愿意为她去死,那我就成全你们。现在,你就抱着她,跳进湘江吧!” 说完,他狞笑着望着邱万臣。 万臣知道,这是宋万的缓兵之计,想自己跳进湘江时会后悔。哼,他冷笑了一声,他们怎么知道自己的心意呢!我就是要和灵儿在一起啊!今生无缘相守,黄泉路上我们也要相伴! 他轻轻地抱起灵儿,闭上了眼睛:“灵儿,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万臣!你好傻!” “灵儿!来生有缘,我们还会在一起!” 万臣双眼含泪,望着怀中的灵儿,许久许久。 他的泪水缓缓而下,一滴一滴地落在了灵儿圣洁的脸上,他知道,眼泪落下,自己就在没有遗憾了,来生,他还会见到灵儿…… 邱万臣把心爱的灵儿横抱怀中,一步一步坚定地向沱江走去。江水漫过了他的脚裸,漫过了他的膝盖,漫过了他的腰…… 飒飒的江风冲动着灵儿的长发,冲起了万臣的衣襟,他二人如同神祉,慢慢地走向了另一个世界…… 胡宗山和他的下人呆呆地站在江边,他仿佛看到了四阿哥高坐在金銮殿上,他仿佛看到了谢岐山手捧圣旨宣读大阿哥的罪状,他仿佛看到了大阿哥双手举着血淋淋的宝剑向他砍来…… “完了!一切都完了!”胡宗山傻傻地自语着。 滚滚的江水,吞噬了整个世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尸恋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