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山上的悬棺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0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13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为了这次驴行,罗宁和唐庭可是筹备已久了。 好不容易到了冷山大峡谷,唐庭忍不住放声地狂喊了一声,说:罗宁,我现在的感觉太爽了,好像要和大自然……
为了这次“驴行”,罗宁和唐庭可是筹备已久了。 好不容易到了冷山大峡谷,唐庭忍不住放声地狂喊了一声,说:“罗宁,我现在的感觉太爽了,好像要和大自然结为一体了。真正的风景都是掩藏在无人深处的,站在这里,再想想那些所谓的名胜景点,我就觉得那些风景真是可笑透顶了……” 罗宁没理会他的话,却突然指着峡谷壁上一个小黑点,叫道:“唐庭,你看,那是什么东西?”。 “悬棺,是悬棺,传说中的悬棺……” 唐庭拿起望远镜看了过去,忍不住喃喃叫了起来,“太奇怪了,这里居然会有悬棺!”罗宁忙抢过望远镜,向那黑点一看去,果然,那不是一具悬棺却是什么? 悬棺葬是古代一种比较奇特的葬式,在江河沿岸,选择一处壁立千仞的悬崖,用人类至今仍不知晓的方法,将仙逝者连同装殓他的尺棺高高地悬挂于悬崖半腰的适当位置。作为长年的“驴行者”,罗宁他们对不少地理、文化、民俗等都了解得有些透彻,国内有名的棘人悬棺的位置分布,他们也很清楚,而且一般多是数十上百具的悬棺集中于一处。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冷山峡谷也会有悬棺,更为奇怪的是,这里的悬棺只有这一具。 唐庭抢过望远镜,继续盯着那具悬棺看,惊叹不已。突然间,罗宁听到他叫了起来:“罗宁,有血,你看,有血在流……”唐庭将望远镜递了过来,罗宁一看,也跟着倒吸一口冷气,果然,那悬棺上有滴出的鲜血,虽然隔得远,然而,他仍能确定那流出来的,是鲜血,有的沿崖壁边顺敞下来,有些直接从棺材边缘滴下来,在空中从飞舞下来…… 罗宁和唐庭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喉只是发干。千年的悬棺里怎么会滴出鲜血来?难道有人被谋杀了?可是什么人会这样子做?费如此大的力气将才死去的人放进悬棺里?看那崖壁,陡峭得猿类都不敢去攀越。 “罗宁,这太奇怪了,看样子,人是才死去不久的,什么人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藏尸?这背后又隐藏着些什么样的阴谋呢?……”唐庭越说越兴奋,他突然提出,要去揭那悬棺来看看。你疯啦!”罗宁忍不住嚷起来,“你我这样的装备,顶多能对付难度中上的攀岩,这里这样陡峻,如果真要去看,恐怕要把小命都搭上。我现在可不想死啊……何况,你凭什么断定有血就一定是才死去的人在里面?也许只是个动物尸体什么的在上面……” “动物能流出那么多血吗?我不相信。罗宁,我们去看看好吗?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这件事怎么都透露得说不出的古怪,不解开这个谜,就算我们完成旅程回去了,你能睡好觉吗?” 在唐庭的怂恿下,罗宁也慢慢地心动了:“好吧,现在天快晚了。咱们好好休整一夜,明天一早去探悬棺,如何?” 唐庭兴奋地欢呼不已,可是,笑脸还没来得及从他脸上消失,他突然间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罗宁,看来,这个地方真的太奇怪了。不但有悬棺,居然还有……” 罗宁顺着他的眼光瞄去,不由得一阵的炫目,前面的小径上走过来了一个女孩子,那女孩一身少数民族的装扮,具体是哪个民族,他们也不清楚,明艳的扮相,美如天仙。罗宁白了唐庭一眼:“你是不是想说,不但有悬棺,还有女鬼出现,是么?” “不是,罗宁,你想到哪去了?前阵子网上有个‘天仙妹妹’的,你知道吧?当初我一见之下,真的惊为天人,可现在看到这个女孩,心里冒出一种怪怪的感觉:只有这样子的女孩才真正的配叫天仙妹妹,网络上那个女孩美则美已,比起这女孩来,却差得太远了,如果咱们把这女孩的照片拍下来,也弄到网络上去,取个某某仙女,估计也能在网络上火爆起来……” 罗宁忍不住为唐庭的想法笑了起来:“少干扰别人的生活了,这样美丽的女孩,不应该卷入到尘世的炒作与作秀中去,她是属于自然和这种美丽的地方。” 话虽如此,罗宁自己也情不自禁地盯着那女孩看,唐庭说得真不错,那女孩真的太美太美了。她路过他们身边时,向两人璀璨一笑,还冲他们嘀咕了句什么话,才飘然而过,那声音极动听。 “她说什么?”唐庭忍不住问罗宁,明知道罗宁也不可能听得懂,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她说,我终于等到你了。”罗宁冲口而出。唐庭哈哈笑了一下,以为罗宁在开玩笑,罗宁哪懂这种不知是哪个民族的语言啊?两人说笑归说笑,很快就着手开始搭帐蓬准备休息。 半夜,半睡半醒间,唐庭突然感觉好像有人进来了,他蓦地睁开了眼。突然间眼睛不由得发亮,借着月色,他看清了进来的人竟然不是别人,正是下午他们遇到的那个极其美丽的女孩,那女孩冲他灿然一笑,径直走到罗宁的床位边,轻轻地伏在了罗宁的身上。 唐庭骇然不已,他万万没想到,这样一个纯美至极的女孩也会有这样大胆的举动,看来,下午她并没有远去,她看着他们搭好了帐蓬,并藏在了附近。唐庭正犹豫该不该回避之际,眼前的一切却完全没按他想象中的在进行,只见那女孩用身子抱紧了罗宁,缠绕着罗宁的身子,慢慢地,她的身体在枯缩,接着全身冒出了无数个小洞,不一会,鲜血即布满了她的周身,又慢慢地,那些血开始变暗变黑,接着散发出一种腐坏的尸体身上才会有的恶臭味…… 不一会,那女孩消失了,化为一滩血水和腐尸肉,盖在罗宁的身上,罗宁整个身体显得异常的恐怖而狰狞。 “啊!”唐庭觉得看不下去了,惊恐地大叫了一声,冲出了帐蓬,在冲出帐的那一瞬间,他清楚地听到里面的罗宁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呐喊:“不管我的事!” 唐庭正大汗淋漓之际,罗宁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了他的身边,猛地拍了拍他的肩:“唐庭,你怎么了?” 唐庭猛地一惊,惊叫了起来。可是,当他看到罗宁好无缺地站在他面前时,他疑惑了。 “你小子又做恶梦了吧?还梦游了?跑这么远来。唉,我就知道你会做恶梦的,要不,咱们今天不去探悬棺了吧。” 唐庭错愕地看着他,又看看自己,天已经大亮了,难道,他真的是在做梦吗?也许确实是的,昨天看到那悬棺上的血和那美到极致的女孩都给了他太震憾的印象,如果这样,做这样的梦,也不足为奇了。想了想,唐庭决定依然按计划行事,他对那悬棺及棺材里流出的鲜血实在太好奇了。 见唐庭意志至坚,罗宁也只好顺从了他。两人按计划开始准备着攀崖的装备,一一备好后,他们走到了悬棺之下,近距离地看到了悬棺,两人都大为震惊。唐庭早忘了夜里那个奇怪的梦,兴奋地将安全索系在腰上,上升器、小铁槁等一切装备准备好后,跃跃欲试。 两人慢慢地沿隙缝一点一点地向上攀去,壁崖的险峻令他们冷汗直冒,好几次,差点就一脚踏空,让两人惊悸不已,然而已经在开始进行了,他们不想半途而废。 约摸两个时辰后,他们慢慢地接近了那具悬棺。唐庭兴奋得无以言表,他慢慢地摸着那黑色的棺材,惊叹道:“天啊,这样滑顺的棺材,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啊?难道是黑玉吗?老天,老天,大自然真的太奇妙了。”说着,他将身子放在支撑悬棺的木桩上,用力地推着悬棺的盖子。 没想到,那盖子并不重,很快就让他推开了一条隙缝。唐庭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他就要看到这古老的悬棺里的秘密了,是个什么样的人利用了这个悬棺,干了一件不法勾当?他现在仍然认定里面是一个被谋杀了的人。他们靠着强大的装备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攀上来,若里面真的是个才死去不久的人,那谋杀者用什么样办法能将一个人扛到这样的地方来掩藏? 唐庭强压着恐怖和激动,把眼睛对准了悬棺的隙缝。这一看,他先是错愕,接着脸开始扭曲、变形,最后,他恐惧地叫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颤栗声:“啊——”接着,唐庭在过于恐惧的情况下,脚没能支撑住自己,猛地向下坠去,安全索恰恰在悬棺的木桩上缠上了。 罗宁来不及细想,眼疾手快,立即抓住了绳索的另一端,借助平衡力,唐庭没有直直地坠到悬崖下去摔个粉身碎骨,却悬挂在了半空中。 罗宁急促地想问唐庭看到了什么,可唐庭什么也没说,口吐白沫,显然已经失去了知觉,昏迷在了这奇险无比的半空中。罗宁暗骂了句:“他妈的!”却不得不想办法去救唐庭。 他慢慢地移近了唐庭,一点一点放松他这端的安全索,将唐庭系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将他的安全带剪断了。再利用下降器,慢慢地向下滑去。半晌,两人才下了水边的岩石上,罗宁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放下唐庭,自己也瘫在了石头上。 唐庭慢慢醒来了,罗宁忍不住摇着他:“唐庭,你看到了什么?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了?” 唐庭看着面前的罗宁,却像见到鬼一般,猛地又惊叫一声,头也不回地跑了,罗宁在后面追着他大叫:“唐庭,你站住,你给我站住。你还是不是男人……” 半晌,两人都跑不动了,一前一后瘫倒在草地上,罗宁怒火中烧,强喘着气骂道:“唐庭,你是不是个男人?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就是死人也没让你吓成这样的道理吧?你怎么这么胆小啊?” 唐庭疑惑地回头看了看罗宁,慢慢起身向罗宁走过来,摸着他的脸,很热的感觉。他突然说:“罗宁,我们离开这里吧,尽快离开这里。不离开这里,你或我,总有一个人死在这里的……” “你先告诉我,你到底看到了什么?”罗宁不依不罢。 唐庭犹豫了一下,先将昨天那个梦告诉了罗宁,然后对他说:“你想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我怀疑我眼睛出问题了,可是没有,我真正的看到了。我先是看到两具白森森的尸骨,显然是小孩子的,可是,那两具尸骨很快不在了,接着,我在悬棺里看到了一个人,你知道是谁吗?罗宁?那个人是你,你死在了那里面,你的惨状,和昨天夜里我看到的你一模一样,这太可怕了,这是幻觉吗?还是有鬼?罗宁,我不敢再在这里呆下去了,我不是唯心主义者,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仍然有很多很多现象不是人类能解释的……我宁愿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然而我现在仍然怕你,虽然我摸到了你的脸,你的体温告诉我,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是,昨天夜里的你和今天悬棺里的你的模样,仍然深深印在我的脑里,我怕我是永远挥不去了……” 罗宁错愕地看着唐庭,他不相信他的话,自己怎么会死在千年的悬棺里?然而,一系列古怪的事,却让他不寒而栗,这里,一定有着些什么古怪的东西,在干扰着他们的大脑……他想也不想,立即同意了唐庭的话:走,我们马上离开这里。爬也要爬出去! 两人正想行动,昨天那个女孩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笑吟吟地看着罗宁。唐庭惊恐万状,连连后退了几步,他听到那女孩张嘴在叽哩呱啦地说着些什么话,他完全不懂那是什么语言。而罗宁,却盯着那女孩,似乎把她的话一字一句全听进去了。他听到罗宁在说:那不管我的事,那不是我做的!然后,罗宁的语言突然也变得和那女孩一样了,他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不一会,那女孩返身就走了,她的背影一消失。唐庭就冲了上去:“罗宁,你认识她吗?你们在说什么?那是什么地方的语言?” 罗宁慢慢地摇了摇头,让唐庭把地图拿出来。他们摊开地图,罗宁慢慢地看着,突然指着上面一个小“曲布达”的名字说:“果然有这样一个地方。唐庭,真有这样一个地方,就在这里的附近。” “这地方怎么了?你知道?你来过?” 罗宁干涩地告诉唐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不懂任何少数民族的语言,可是,刚才那女孩的话,他却听懂了,她告诉了她一个故事,那个叫曲布达的村子,原来是一个部落,是一种叫迷族的人生活的地方。迷族的酋长只有一个独生子,却在十四岁那年无间中让毒剪射中致死,他们将他悬葬了,还活生生地将当地一个美丽的女孩用作陪葬,把她和酋长的儿子盖在棺材里闷死了…… “唐庭,那个女孩,就是那个陪葬的小女孩,她说她在等我,她要我偿命……我说,那不管我的事,由族里的人作主,不是我强行让她陪葬的……不知道她为什么又离去了,临走,她说了句,她喜欢我,她现在是心甘情愿的与我合葬。” 唐庭听得头皮发麻:“难道,你的前世是那个酋长的儿子么?” 罗宁木然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们快离开这里吧,我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 两人背着背包,匆匆踏上了回程之路。唐庭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那个古怪的悬棺,这一看,他愕然地叫了出来:“罗宁,你看,那悬棺不在了。”罗宁一回头,果然如此,峡谷的崖壁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悬棺。 回到城里,罗宁查阅了大量冷山资料,赫然显示,1933年,就曾有考古学家在冷山发现过一具古怪的悬棺,然而没人敢去攀那样险峻的山崖。后来,在1955年,一些胆大的盗墓者破坏了这具悬棺,悬棺因此坠入江中,永远地消失了…… 合上资料袋,罗宁的脸突然不由自主地抽搐着,1955年就消失了的悬棺,怎么会在21世纪的时候,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冷山上的悬棺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