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老师的奇遇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0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237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婷老师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但有时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急于求成,难免有点性急。 这天,婷老师正在上课,突然发现教室最后面的座位上不知什么时候坐着……
婷老师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但有时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急于求成,难免有点性急。 这天,婷老师正在上课,突然发现教室最后面的座位上不知什么时候坐着一个陌生的女生,齐耳短发,戴着绿色发卡,面孔有点模糊,婷老师看得不太真切,只觉得她在笑,一排洁白的牙齿,面目显得白晰,像纸一样。婷老师心里有点无端的害怕,心想大概是教务处送来的新生,下课再问清楚吧。 下课后婷老师就去找那位女生,可那位女生的座位却是空的,什么时候飘然而去,婷老师一点儿也不知道。去问教务处,教务处并没有送人来,婷老师心中更加疑惑,这个女生到底是谁呢? 第二天,婷老师上课时又发现了这个陌生的女生,她立即走下讲台,冲着那位女生大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是怎么进教室来的?” 同学们一齐回过头来,看着婷老师。班长说:“婷老师,你在和谁说话呢?” 婷老师这才醒悟,自己眼前并没有什么女生,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可一回到讲台,她又发现,那个齐耳短发、戴着绿色发卡的女生又重新坐到那个位子上。 婷老师此时满心惊惧,可在学生面前又不好表现出来。她在心里极力回忆,这个女生到底是谁呢? 终于,她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个齐耳短发、戴绿色发卡的女生,班级以前好像是有一个,可是后来呢?她依稀记得,那次班级整顿纪律,不准看武侠言情小说、不准早恋,不准上网。一天下晚自习的时候,婷老师在“明天”网吧里捉住了几个泡在网吧里的学生,其中有一个就是这个齐耳短发、戴绿色发卡的女生,记得她的名字好像叫何叶,是住在郊区的一个农家女孩。婷老师觉得她特别不争气,将其送回家去,让她在家反省一周。 一周以后,何叶回到班级来,但似乎没有什么改变,并且还有网友频频给她寄信,有的信中还夹了照片,婷老师得知后很是生气,已经是高三了,还有什么心事上网谈情说爱?又怕她影响了其他同学,便将她的信给没收了,何叶见婷老师如此对她,心里不服气,有一次居然在同学面前大胆冲撞婷老师。婷老师又气又急,感到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挑战,情急之中她训斥何叶道:“你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女生,与其在学校鬼混,倒不如回家去结婚生子。” 就是这句话,何叶当时“哇”的一声哭了,跑出教室,从此再也没有到教室来过,期末考试也没参加。 对于何叶的离开,婷老师在心里也做过反思,觉得自己言词有点过激,但碍于面子,她也没有去找何叶,过了几天,她又想,像何叶这样影响升学率的学生,不来也罢,于是便将何叶渐渐淡忘了。不过现在何叶既然已经回来,自己应该找她谈谈。 可是一下课,何叶又不见了,婷老师望着空荡荡的教室,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后门是锁着的,窗户也是销着的,就是要跳出去,这在四楼也不可能做得到呵。 究竟出了什么事呢?是不是这个何叶怕婷老师继续赶她走,而让要好的同学给挟带着出门去,打了老师的马虎眼呢? 回到家,婷老师将这几天的事以及何叶的情况向丈夫说了,丈夫笑了一笑,说:“你这是太操心的缘故。” 婷老师想想也是,但无论如何,一定要到何叶家去访问一次,经过这几次,她对何叶的歉疚越来越深了。 下午散学的时候,时间还早,婷老师就向南郊何叶家走去。 何叶家婷老师去过两次,一次是高一时候的例行家访,一次是高三送她回家的那一次。路不是很远,出城再走半小时路程即到。可是这次婷老师感觉走了好长时间,何叶家的那座山还是隐隐在前,抬头看看天,好像已经黑了,点点星星照路,好不容易找到了何叶家门前的那片翠竹林,可是竹林却越走越深,有点阴森可怖,黑影里一下子跳出个人来,一看是何叶,婷老师喜出望外,一把捉住何叶的手,说:“何叶,你不该这样和老师捉迷藏,老师以前做得不对,太过分了,现在我们欢迎你继续留在班级,好完成你的高中学业。” 何叶的手冰冰的,对婷老师点了一下头,脸上的笑容有点飘忽而渺远:“婷老师,打你赶我出校,我做梦都想回到班里去,这么多天来,我一直怀念着同学,怀念着老师,当初,我要是听你的话,不上网贪玩就好了。” 婷老师抚着何叶的肩头,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马上就要高考,你争取考一次,要是不行,明年再干。不图今年竹,图个来年笋吧。” 何叶流下泪来:“老师,我听你的。今晚我想请你到我家去一趟,把我的真实情况一一告诉你。我在郊区租了一间房子,和父母是分开住的。” 婷老师笑着说:“你这丫头,我正要到你家去呢,绕了好大一个弯子,迷路了。” 何叶说,“有我带着,你就不会迷路了。” 夜很静,天上有星星月亮,何叶怕老师累了,便叫来了一辆马车,那马车修饰得很漂亮,五彩缤纷的,车夫戴着花帽子,古色古香的,只是看不清他的脸。何叶扶着老师坐上去,自己也和老师并排坐了,婷老师感到很新奇,说:“我整天呆在校园里,对世界是一点儿也不了解了。想不到这古典的交通工具是如此的漂亮而有情调。” 何叶说:“婷老师,你不知道,我每天上学,坐的都是马车呢?” 婷老师欣慰地说:“这好,比坐自行车安全些。” 那马车似乎听不到一点儿声响,一会儿,何叶说:“婷老师,我的家到了。” 婷老师下得车来,一看那房子,挺豪华的,婷老师很惊讶:“何叶,你租这么贵的房子。这房租又要多少?” 何叶又笑了,并为老师打开了屋门,说:“老师进来吧,这房子是免费使用的,再说,我的父母给了我很多钱,用是用不掉的。” 婷老师看着何叶,疑疑地问道:“你父母做什么?怎么一下子就发了?” 何叶说:“婷老师,我们不说这个了,换个话题吧。”她给老师倒茶,那茶看上去热气腾腾的,可是婷老师端起来并不烫手,便关照何叶说:“你看,这水都不热了,没有父母在身边就是不行。” 何叶给老师打开了电视,说:“婷老师,你看电视,我给你去做点夜宵。” 那电视有点怪怪的,上面放的内容好像就是何叶失学后的经历:她被老师赶回家门,后被父母痛打了一顿,然后求人到了一家化工厂,何叶在工头的指挥棒下进了车间,车间一片零乱,卫生条件极差,废气四处飘逸,尔后是何叶中毒倒地的情景…… 婷老师痛悔不已,好歹现在何叶终于度过了劫难,能够再一次上学了,她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何叶从厨房里端出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来,上面还有几个荷包蛋,和那茶一样,看上去热,可是婷老师端在手上并不感到烫手。 何叶没等老师开口,就热忱地说:“老师趁热吃吧,平时我也没有什么孝敬您的。” 婷老师这时的确感到肚饿,端起碗来,一会儿就吃了个精光。 出门回家时,门外是万家灯火,一排排的房子好不整齐漂亮,婷老师想,这才是真正的富人区,可是,何叶怎么跑到这里来租住房子呢? 正想着,何叶上来拉住老师的衣角,说:“婷老师,今晚你就住在我这里吧,我有好多心里话想跟你说,尤其是有许多好的建议,想跟你倾诉。比如你对后进生的态度,你对后进生说话的分寸,你对后进生的教育方法等等,都是我想跟你说的。总之一句话,我们后进生也是一个人呵,希望你能听我说说心里话。” 婷老师听何叶这么一说,就很高兴地留了下来。 师生俩从来没有过的融洽,两人喁喁长谈一夜,何叶说了很多对老师有用的话语,到天要亮时,婷老师困意袭来,支持不往,沉沉入睡。睡得正香时,有个人走过来对着婷老师踢了一下,婷老师醒了,听到那人说:“你这个人怎么我睡到这里来?” 婷老师坐起身来,揉揉眼,一看四周,是一片群山,山门上写着:福泉山陵园。她回头看看自己所依的石碑,见那上面写着:爱女何□之墓,何字后面的字迹有点模糊,看不甚清楚。而踢她的人正是这个陵园的守墓人。 看着这一排排整齐的墓冢,她大骇,想到昨晚吃下的东西,不由“哇哇”一吐…… 婷老师又惊恐又难受,心思忡忡从陵园里走下来,在溪水里漱了口,洗了脸,沿着山路往回走,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女孩,一看,想不到却正是何叶,她怕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还是她,而此时的何叶也正对着她在打量,一见是婷老师,马上跑上来:“婷老师,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婷老师心有余悸,怯怯地说:“何叶,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何叶笑了:“老师,你这话从何说起?我明明是个人嘛!” 婷老师一把拉住她,将自己的这一夜的经历说给何叶听。何叶听得张大了嘴巴,说:“我是有个妹妹,名叫何花,我们是双胞胎,感情一直很好,可是她去年就已经死了。今天是清明节,我是来给她上坟的。” 原来,何叶的妹妹何花在郊区的中学里读书,她的情况和何叶基本一样,因为成绩不好,又调皮,被老师赶回家来,后来她到一家化工厂做工,中毒身亡。距今已有一年的时间了。 但是对于婷老师遇到的情况,何叶却无法解释得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和婷老师玩捉迷藏并真心倾诉的肯定是何花而不是何叶,因为何叶失学在家一直十分苦闷,从没有出过家门。婷老师听了何叶的叙述,沉吟半晌,尔后跟何叶说:“何叶,作为一个老师,我对你作得太不好了,我希望你能尽快回到学校里去,不能再走你妹妹走过的老路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真心待你,包括每一个学习不好的后进生。” 听婷老师这样说,何叶十分感动,这时,她突然对着远处的一个身影叫道:“何花妹妹,何花妹妹!” 婷老师顺着何叶的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和何叶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对着她俩微笑了一下,然后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青青的山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