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狐狸有个约会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1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31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1、放走了一只狐狸 袁利明是个文学爱好者,业余时间喜欢鼓捣点文章。有一个星期天,袁利明想找点创作素材,就到街上闲逛,顺便又到邮局取了一笔不……
1、放走了一只狐狸 袁利明是个文学爱好者,业余时间喜欢鼓捣点文章。有一个星期天,袁利明想找点创作素材,就到街上闲逛,顺便又到邮局取了一笔不大不小的稿费,又不知不觉地逛到了花鸟市场。在花鸟市场,袁利明发现了一群人在围着什么东西议论纷纷的,就挤过去看热闹。 人们围着的是一个铁笼子,笼子里面关着一只狐狸。那狐狸真是漂亮,全身火红,毛色鲜艳有光泽,它的一双眼睛正惊恐地看着周围的人。当它看到袁利明时,眼睛里忽然涌出了泪水,它可怜巴巴地望着袁利明,那意思仿佛是说:“救救我吧!” 袁利明心里一软,都说这东西能成精,不知道它是不是狐狸精;不过好象不是,如果是的话也不会被人抓住了,变作一只蚊子就飞走了。袁利明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善有善报,做做好事,也保佑咱早点娶上老婆。 这么一想,袁利明把老板拉到一旁,问他狐狸是怎么卖的。那老板见这么多人看稀奇,就来了个狮子大开口,说:“这么漂亮的狐狸,最少值五千块钱,少了五千我不卖!”袁利明嘿嘿一笑,用手指点着他的心窝说:“哥们,咱明人不说暗话,现在虽说是宠物热,但在中国也没见几个养狐狸玩的;再说你知道你这是什么狐狸吗?这是一种火尾红狐,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你再在这卖下去,不但狐狸给你没收了,说不定不掏钱的房子、不掏钱的饭也要你去享受几天呢!这样吧,我给你五百块钱,你拿了赶紧回家抱老婆玩去。” 其实,袁利明只认得这是只狐狸,至于它是哪一种狐狸,是不是国家保护动物,袁利明一概不知道,全是编出来吓老板的。果然,那老板的神色惊慌起来,犹豫了一会,咬了咬牙说:“成交!”袁利明给了钱,拎了笼子,打了一辆出租车,让车一直开到郊外的山林里。袁利明打开笼子,把狐狸放了出来。那红狐狸走时,还对袁利明点了点头,作了个楫,一步三回头,真是通人性呢。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袁利明那段时间很忙:单位要搞什么下岗分流;女朋友也对袁利明和另一个追求者搞“竞争上岗”;为了具备竞争的“硬件”,袁利明又按揭买了一套房子……乱七八糟的事太多,所以把这事就忘了。 一天,袁利明在他的新房打扫卫生。他准备搬过来住,以方便跟女朋友的约会。他一边拖地,一边构思着自己跟女朋友单独相处的诱人情景。这时,楼道里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几个人说笑着走上楼来,在袁利明门口停住了。 “嗨,你好!”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过来。袁利明抬头一看,门外站着三个人,两个老人,一个年轻姑娘,象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女儿。跟袁利明打招呼的是那个年轻的姑娘,但见她长发细腰,唇红齿白,婷婷玉立,明艳照人;尤其是她那双眼睛,眼神象勾子一样,一下子勾住了袁利明的心。她正微笑着望着袁利明,袁利明呆了半响,才想回过神来,没想到世上竟然有这么美丽的女孩! 袁利明走到门口,说:“你们好!”这时,袁利明看见那个老头拿出钥匙打开了隔壁的门,原来他们住在隔壁呀!那姑娘嫣然一笑,说:“我们是邻居呢。”袁利明说:“很高兴跟你们做邻居!”袁利明真的很高兴,任何一个男人跟这么美丽的姑娘做邻居都会感到高兴的。 那姑娘最后一个走进去,她回过头,似有意又似无意地深深地望了袁利明一眼。袁利明一看她的眼睛,忽然感觉她的眼睛是那么的熟悉,竟象是在哪见过…… 2、见义勇为是男儿本色 后来袁利明就搬到新房来住了。可袁利明幻想的跟女朋友温存的场面却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她根本就没来!就在袁利明搬家的那一天,她宣布了竞争的结果——她选择了那个头脑简单,但有钱有势的家伙。好在有了隔壁那个漂亮的姑娘,又点燃了袁利明新的幻想,袁利明才没有过多的伤心。 这天,袁利明正呆在家里写稿子,忽然响起“啪啪啪”的擂门声,还有一阵阵的狗叫,吓了他一跳。他忙去开了门,门外是三个男人,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还牵着一条高大的狼狗。当先是一个胖子,袁利明认识他,他是小区物业部的经理,姓罗,叫田光伟。这田光伟是一个副市长的儿子,他利用父亲的职权,弄了一块地皮,开发了这片住宅小区。他原来不屑于搞物业管理,挣些小钱,可后来地皮紧张,上面也盯得紧了,搞房产开发不好再弄钱了,他又成立了一家物业公司。为了多捞钱,他又利用父亲的权力,赶走原来这片小区的物业公司,还“兼并”了其他物业公司,之后就大幅度提高物业管理费,巧立名目,三天两头找业主乱收费,弄得怨声四起,但人们却无可奈何,有好多人甚至不得不搬离了小区。 田光伟对袁利明说:“小子,你知道隔壁住的是什么人?” 袁利明没好气地说:“你们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田光伟忽然压低声音,问:“喂,这隔壁是不是住着一个漂亮小妞?” 袁利明知道这家伙好色,没想到他竟然盯上了隔壁的姑娘,他忙说:“没有吧。我只看到好象是一对退休的老两口,没见什么漂亮妞。” 田光伟白了他一眼,说:“好了,没你的事了。”说着走向了隔壁。袁利明原本不想关门,想看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田光伟手下的一个光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小子,看什么看?把门关上!” 袁利明只好关上了门,偷偷从猫眼里往外面看。只见田光伟他们几个人在外面嘀咕道:“那漂亮小妞一定就住在这套房子里。”“不行就先进去看看!” 田光伟点点头,先是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应声;他手一挥,一个手下竟然拿出一串钥匙出来,按编号找出一把钥匙。袁利明看得身上一紧,房子都卖了,这小子怎么还会有人家的钥匙?看那么一大串钥匙,只怕整个小区的房子的钥匙他手里都有,显然是他擅自配制的,这家伙真是胆大包天。 这时,田光伟找出钥匙,打开了隔壁的门。门一开,那狼狗就狂吠起来,里面忽然传来一个年轻女子凄厉的叫声。田光伟惊喜地说:“果然在这儿住!”他的手下说:“老大马上就可以享享福了,哈哈……” 田光伟一定是在打隔壁姑娘的主意,袁利明知道田光伟是个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恶棍,再也不能犹豫了,他拉开门一步冲上前去,拦在了田光伟的面前,厉声道:“你们偷配钥匙,擅闯民宅,是违法行为!你们马上给我出去,不然我要报警了!” “报警?”田光伟冷笑道,“你报哇?小子,识相的快给我滚开,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该滚开的是你们!”袁利明稳稳地站着,一动不动。 田光伟吩咐手下:“给他点厉害瞧瞧!”那光头答应一声,就放开栓狼狗的绳子,那狼狗箭一般窜向了袁利明,袁利明头一偏,肩膀就被狼狗撕咬下一块肉来。原来他还有点怕狗,但现在巨痛之下,袁利明竟然不害怕起来,他也不知是哪来的劲,两只手一下子就掐住了狼狗的脖子,嘶吼道:“他妈的,老子跟你们拼了!”他的两只脚使劲地踢狼狗的肚子,一直踢到狼狗翻了白眼,一动也不动了,他一丢手,又冲向了田光伟。 田光伟虽然也是久经阵仗的主,但也没见过这么拼命的打法,赤手空拳居然把条大狼狗给打死了。他见袁利明一脸一身的血,面目狰狞地向自己扑过来,双膝一软,不由就跪倒在地,叫到:“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小弟再也不敢了!”他的年龄比袁利明差不多要大上一倍,竟然叫袁利明大哥起来。 “你给我滚!下次再来,要你的狗命!”袁利明吼道。田光伟带着手下仓皇逃出门去。袁利明再也支撑不住了,倒头就瘫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袁利明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屋里的床上。他身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床头柜上还放着食物和开水,显然一定是隔壁姑娘一家把他安顿好的。但他很奇怪,自己救了他们,他们怎么连个面都不露?而且以后好长时间,袁利明也见不到他们来慰问一声,袁利明心想,难道他们家那天没有人?可他明明又听到了一声尖叫,那声音是不是那姑娘的呢? 3、原来她真是只狐狸 住在现代人的鸽子笼里,真应了那句老话:“鸡犬相闻,老死不相来往。”袁利明搬进来两个月了,整座楼的人一个都还不认识,每一家的门都关得紧紧的,连隔壁的邻居也再没有见过面。可袁利明听得见他们偶尔说话的声音,嗅得到他们厨房的菜香。为了能见到那个姑娘,袁利明几乎整天不关门,连眼睛也不敢眨一下,可即使如此还是见不到她。 一天夜里,袁利明正躺在床上看书,忽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这么晚了,谁还会来找我呢?袁利明开门一看,不由又惊又喜:门外站着的竟然是隔壁的那个姑娘!袁利明激动地把她让进屋里。那姑娘在屋里转了转,一会摸摸电脑,一会又翻了翻袁利明书架上的书,好奇地问这问那。袁利明心中暗喜,看样子这是个涉世不深的女孩子,单纯,天真,应该容易得手。 “我是来感谢你的。”那姑娘看了半天,终于开口说话了,“你一定在埋怨,那天出那么大的事,怎么见不到我们一家人的影子是不是?” “也许你们不方便出来吧。”袁利明说:“没什么,我们是邻居嘛,相互照应是应该的。” “我也不用拐弯抹角了!”那姑娘盯着袁利明,认真地说:“我今天晚上来,是想告诉你,我就是你救过的那只红狐狸!我们一家人,都是狐狸!” 袁利明面不改色心不跳,哈哈一笑,说:“姑娘你真幽默,你怎么可能是狐狸呢?” 那姑娘眨了眨眼睛,忽然一转身,袁利明面前的那个美丽的姑娘就不见了,随即出现了一只火红的狐狸,正是那只袁利明在花鸟市场买下又放了的狐狸!它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正温柔地望着袁利明,袁利明顿时惊呆了。狐狸又转了个身,那姑娘突然又出现在面前,柔柔地问:“你害怕了吗?” “不害怕!”袁利明说。其实袁利明真的没有害怕,袁利明只是惊奇,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的有狐狸成精变成人的事,他原来以为那都是民间传说。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揉了揉眼睛,又暗暗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感觉到痛,才相信这是真的。 接下来,那狐狸姑娘讲了她的身世:隔壁住的是他们一家三口,那老两口是她的父母。他们原来一直住在深山里面。后来,他们得到一位狐狸圣人的指点,教他们修炼成人的法术。他们全家已经修炼了九百多年了,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可是近几年,因为捕杀动物成风,逼得他们东躲西藏;再加上环境破坏日益严重,使他们已经没有了可以吃的食物。无奈之下,他们突然想到越是最危险的地方越是最安全,就准备举家迁到城市里面居住。他们全家就在这座城市找房子住,可因为他们的道行不深,每天只能变半个时辰(也就是人类常说的一个小时)人类。他们只能利用这一个小时时间在人群里活动、找房子。那天,她就是在找房子的途中,因为耽误时间过长,最后恢复了原形,被人抓住的。袁利明解救了她之后,他们打听到袁利明买房子的地方,就买了袁利明隔壁的房子,来跟袁利明做了邻居。那次田光伟来骚扰时,他们都是狐狸的原身,所以不敢见人。如果不是袁利明拦住了田光伟,杀死了那条已经认出了他们的狼狗,他们就会被人发觉,后果不堪设想。 袁利明不知该说什么好,嗫嗫嚅嚅地说:“真高兴能跟你们做邻居!” 狐狸姑娘点点头,又说:“我们进城以后,不但安全了,而且我们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因为我们每天跟人一样吃熟食,我们的功力进展竟然大大加快——我们这才明白猴子是因为吃了熟食才变成人的,本来我们还需要八十年修行,但是没想到还有一天我们就能得道成人了!” 袁利明又惊又喜,由衷地说:“恭喜你们!”他心里乐滋滋地想,你变成人了正好不就可以嫁给我了吗?狐狸姑娘象是看穿了袁利明的心思,脸上一红,转过了目光,幽幽地说:“可是,我们现在遇到了麻烦,想请你帮个忙。” “啥麻烦?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袁利明豪气干云地拍了拍胸脯。 “是这样的——”狐狸姑娘说道,“我们狐狸和人类一样,也有很强的妒忌心,我们一家马上要得道成人了,其它的狐狸就很妒忌我们,一心想破坏我们的好事。所以我们想请一个可信的人保护我们,让我们平平安安地度过这最危险的时刻——当然,我们是不会白白让你帮忙的。” 袁利明忙说:“报酬我不要,只要我能帮得上忙,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狐狸姑娘朝袁利明嫣然一笑,顿时袁利明的屋里光彩丛生,她低下头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人,如果你愿意再帮我们一次忙,如果你不嫌弃我……我……我变成人后就……嫁……嫁给你……” 能跟这个比明星还漂亮的狐狸精在一起生活,岂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袁利明一下飘飘然起来,他毫不犹豫地说:“请相信我,我会珍惜这次机会的……” 4、做一个合格的护花使者 那天晚上,袁利明到狐狸姑娘家里,袁利明也为他们出了不少主意。最后他们制订的计划是:袁利明跟他们换房而住,袁利明住他们的房子,他们住袁利明的房子。如果来了人,就要缠住来人不放,只要缠上一个小时,来人就会自动走的,再不走就要现出狐狸原形了。因为他们没成精时都一样,一天只能变成人一个小时。为了表明诚意,袁利明马上就搬了过去。他们的房子虽然狐臭味扑鼻,但袁利明感觉却比茉莉花都要香上一百倍。 第二天上午,果然来了一个瘦小的老头,他一看开门的是袁利明,就问:“这家的主人呢?”袁利明按事先编好的话彬彬有礼地说:“他们刚才都出去了——我是他们请来的清洁工,来帮他们打扫卫生。主人还说,如果有人找他们,让客人等他们一会。” 那老头迟疑着走进来,坐在了凳子上。袁利明忙给他端来了一杯水,他也不说话,抱着茶杯闭目养神。袁利明就在他身边擦窗户、抹桌子、拖地。忙了一会,袁利明偷偷看看时间,十分钟过去了。 又五分钟过去了,那老头睁开眼睛问:“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袁利明说:“我也不知道,他们只说很快就会回来的。” 又过了五分钟,那老头坐不住了,他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又过五分钟,可以看出他出现了焦虑的神情……四十分钟过去了,他的眼睛忽然瞪住了袁利明。袁利明知道他是狐狸,而且还是只老狐狸,真怕他会什么魔法伤害自己,心里吓得咚咚乱跳。 老头的眼睛瞪了袁利明几分钟,忽然长长叹了一口气,缓缓点头说:“我明白了。” 袁利明问他:“你明白什么了?”老头怒道:“你们是合起来骗我的!——奇怪,他们怎么会相信你这个生人呢?”他的眼睛又盯着袁利明,眼里发出灼人的光芒,看得他不知所措、冷汗直冒。看了袁利明一会,老头又说,“哦,原来你是那个小妞的救命恩人……你是个好心人……但你失业了……又失恋了……难怪会被那个小妞迷住!……你是专门来拖住我的……他们就在隔壁你的屋里……” 这家伙真成了精了,竟然能看出袁利明的经历来!袁利明吓得差一点尿了裤子,好在那狐狸姑娘交待过袁利明,这老狐狸是不敢伤人的,如果伤一条人命,他不但几百年的修行毁于一旦,而且还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那老头果然不伤害袁利明,立即丢下他,就要去开门。一个小时还没到,袁利明还得缠住他。袁利明上去抓住他,被他一把甩开;他打开了门,到了隔壁袁利明的屋门口,刚要拍门,手就被袁利明牢牢地抓住。他又急又怒,想把袁利明甩掉,可袁利明把他死死地抱住。袁利明鼓励自己,现在抱住了他,就是抱住了自己的幸福。上次他曾经掐死了一只大狼狗,现在抱着一个瘦小的老头,几乎没费啥力气。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终于,那老头停止了挣脱。他的眼睛瞪着袁利明,奇怪的是,从他的眼睛里袁利明看到的并不是仇恨,而是伤心、失望的神色。他说:“你会后悔的……”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就变成了一只黄狐狸。 终于胜利了!袁利明长出了一口气。战战兢兢地拿来上次装红狐狸的那只铁笼子,把门一打开,黄狐狸就自动钻了进去。袁利明在笼子外面罩上了一层布,下楼去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郊外的山林里,袁利明把黄狐狸放出了铁笼子。 黄狐狸却没有立即就走,它在四处张望了一下,选定了一棵树,就在树下用手刨了起来。袁利明不知道它要干什么,随着它变回了原形,它也不会说话了。袁利明走上前去给他帮忙,他也没拒绝。不一会黄狐狸挖了个小坑,它把一包东西放了进去,又把土照原样弄好。然后在树上做了个记号,它指了指记号,又指了指袁利明的心窝,意思是让他记住这里。袁利明明白了,点了点头。黄狐狸又深深地、目光很复杂地看了袁利明一眼,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袁利明想不明白了:这坑里面埋的是什么东西呢? 5、狐狸姑娘结婚了,新郎不是他 袁利明是第二天中午才回到家的。因为这天是狐狸姑娘一家修炼的最后关头,是不能打扰的。袁利明走到门口,可能是听到了袁利明的脚步声,狐狸姑娘打开了门。她穿着做饭用的围裙,象一个贤惠的家庭主妇。她的父母都在门口迎接袁利明,象迎接一个英雄。袁利明和他们一家一起吃午饭,他们一家人都对袁利明的表现赞不绝口,几杯酒下肚,袁利明仍能保持冷静,袁利明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咱们是一家人嘛!” 私下里,袁利明观察他们是否已经变成了人。他跟他们坐在一起,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还是人;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还和袁利明谈笑风声;一整天过去了,他们跟袁利明一模一样——袁利明几乎要欢呼起来:天哪,狐狸真的修炼成了人! 袁利明和狐狸姑娘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他们双宿双飞,好不快活!刚开始,狐狸姑娘还怕见人,整天躲在家里,给袁利明洗衣做饭;后来,袁利明带她出去结识了一些朋友,两人一起去看电影,去跳舞,去卡拉OK……她对五彩缤纷的人类世界十分感兴趣,由衷地感叹道:“怪不得狐狸都想修炼成人,原来人类世界这么美好!” 渐渐地,狐狸姑娘也有了心事,还有了小脾气,还常常一个人坐着发呆。有时候她问袁利明:“大家都是人,为什么我们总是吃这些粗茶淡饭的东西,而有些人却能天天吃山珍海味呢?我们只能骑自行车,而他们为什么就能坐高级小轿车呢?”没想到,这狐狸准老婆还是蛮善于思考的呀。 袁利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因为我们没钱——不过你放心,为了你,我会努力去挣钱的。” 狐狸姑娘并没有高兴起来,她皱着眉说:“你一个月那么辛苦写出来的稿费,还不够人家吃一顿饭,哪能挣得到人家那么多钱?我们狐狸修炼成人之后,一切都跟人一样了,我只是一个平常的女人,也会有生老病死,也只是几十年的生命光景,我真不甘心苦苦修炼了一千年,却换来这么平平淡淡的生活呀……” 听她这么一说,袁利明心里有些惶恐了。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就是你们狐狸界也有上中下几等吧,袁利明想纠正她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袁利明想了想,从新华书店买来从小学到大学的全部课本,决定用知识来武装她的头脑,给她洗脑。袁利明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你只要认真读了书,金钱财宝一定会滚滚而来的。” 狐狸姑娘高高兴兴地读了两天的书,忽然又问袁利明:“不对呀,我怎么老听电视上说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那些老念错别字的人为什么能当领导?那些小学都没毕业的人怎么能当大老板?还有你,你读的书也不算少了,可你挣的钱却为什么不多呀?你看人家田光伟,没你有知识有文化,但他为什么一天到晚啥也不干,就能吃香的喝辣的?” 老天!这问题是不是有些太深奥了,不但她这狐狸脑子不够使唤,袁利明这人脑子也不够使唤了。他耐心地开导说:“这些毕竟不是主流,是不平常的!人类的进化就象你的修炼一样,是需要一个艰难的过程的,那些丑陋的东西终将会逐渐被淘汰的,我们就是要力图改变它——你看,我们比我们的父辈们过得好,而我们的后代过得就比我们好!” 她的回答让袁利明吃惊:“我管不了后代的事,我只管现在——我现在就要过那种生活!” 袁利明不敢再跟她争论,只想慢慢地开导她。有一天上午,市作家协会搞一个活动,中午在一家宾馆搞了一个聚餐。袁利明吃过饭,路过一个包厢时,忽然听到包厢里面传出女人的笑声,象是狐狸姑娘的声音。 他偷偷推开门,只见狐狸姑娘竟然坐在田光伟的腿上,正跟田光伟喝交杯酒!袁利明再也忍不住了,他冲进去一把拉过狐狸姑娘。不料狐狸姑娘挣脱了他的手,冷冷地说:“你凭什么管我?我又没有嫁给你,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袁利明气得哑口无言。那天晚上,狐狸姑娘整夜未归。袁利明找遍了全城,都没找到她。最后袁利明以为她已经回来了,可回到家,她拿走了她的东西,还在书桌上给袁利明留下了一封汉字加拼音还有错别字的信:“亲爱的利明:请原谅我,我熬了一千年,不是想过这种苦日子。请给我自由,让我寻找我的所爱吧!我会记住你的恩情,我会报答你的!”信的下面还压着厚厚一叠钞票。 事已至此,除了流泪,袁利明还能干什么呢? 一个月后,袁利明意外地在电视上看到了狐狸姑娘与田光伟的婚礼实况转播。狐狸姑娘身穿婚纱依偎在胖胖的田光伟的怀里,露出会心的微笑,她的绝世无伦的美,惊呆了所有的人。 6、狐狸姑娘哪去了 袁利明悲痛欲绝,为了弥合心中的伤痛,他离开了家乡,四处游逛。 有一天,袁利明在网吧上网,忽然发现一件惊天动地的新闻:有一个叫田光伟的人,他的妻子最近竟然生下了一只小狐狸!网上还有很多评论,大都说这消息是谣言,人怎么可能生下狐狸呢?袁利明看了看这消息的来历,果然来自于他的家乡。他对这件事一点都不奇怪,只是感到诧异,狐狸姑娘不是修炼成人了吗,怎么还会生下狐狸呢?袁利明还有些担心,如果传闻是真的,对她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她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袁利明再也坐不住了,他紧赶慢赶地赶回到了家乡,又找到田光伟的住处。田光伟住的地方空无一人。田光伟和狐狸姑娘去了哪呢?他想了想,决定到田光伟的爸爸的住处去看看。他在田副市长的家门口守了三天都没看到狐狸姑娘,也没见到田家的人。 袁利明等得心急如焚,直到第四天的晚上,一辆小轿车溜进了田家别墅的大门。袁利明躲在暗处看见从车上下来三个人,是田家父子俩,还有一个留着长胡须的瘦老头。三人走进了屋里,不一会,二楼的一间屋的灯亮了。 袁利明原本想离开的,可转念一想,狐狸姑娘的下落还不明了,也许能从他们的谈话里知道点消息。这么一想,他悄悄地溜到窗下,又攀着一楼的防盗网上到了窗台的雨蓬上,就再也不能向上爬了,不过他能隐隐约约地听到屋里说话的声音了。 这时,他听到田光伟的声音说:“高先生,有话请你明说,酬劳不会少你的。”另一个人接着说:“是啊,我们全家都靠你了,请高先生为我们指点一条明路。”这人当然是田光伟的爸爸了。 “好吧,恕老夫直言!”这一定是那个瘦老头了,只听他说,“田市长也说了,今年感觉流年不利,竞选市长没有成功,还被人在暗中算计,这次又……出了这么个事。其实,以老夫之见,这些事都由一人而起。老夫见过田老弟的夫人,她眉间有一股妖气,是你们田家的丧门星。只有……嘿嘿,只怕田老弟舍不得呀。” 田光伟咬牙切齿地说:“这世上的美女多的很,有啥舍得不舍得的?做了她就做了她!” 袁利明一听这话,吓了一跳,差点窗蓬上掉了下去。他明白了,这个瘦老头是个算命先生,田光伟父子信迷信,要把狐狸姑娘杀了!得赶紧去救她,可她在哪呢? 这时田光伟又说:“事不宜迟,我今天晚上就把她给做了,再把她扔到江里,别人即使知道了,也以为她是自杀……”然后屋里传出了脚步声,袁利明忙溜下地,怎么办? 田光伟发动了车子,袁利明也打了一辆的士跟在他后面,他在车上用手机报了警。不一会,田光伟的车开到了他的住处。袁利明的车慢,等他从车上跳下来,冲进田光伟的屋子时,正听到田光伟在气急败坏地在打电话的声音,只听田光伟焦急地说:“爸爸,我的屋子被人撬开了,那妞不见了!” 袁利明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是谁救了狐狸姑娘?这时警察接警后过来了,袁利明向警察说明了情况,又到公安局作了记录,当然他没有说出狐狸姑娘是狐狸变成的。田家父子虽然拒不承认杀人未遂,但那个姓高的算命先生却全说了。因为田家父子的劣迹昭昭,市纪委和检察院宣布对他们立案查处。 袁利明是第二天的上午才离开公安局。狐狸姑娘还没有下落,他始终是不放心的。他又在田光伟家的附近找了一遍,还打听到狐狸姑娘父母的住处,但连狐狸姑娘的父母都一起失踪了。 一直到晚上,袁利明才想起回那快一年没有回的家了。他随便在楼下扫了一眼他的房子,不由吃了一惊——他房子里居然亮着灯光! 7、等你一千年 袁利明是外地人,大学毕业分到这座城市来上班的,所以在这座城市他可以说得上是举目无亲。他房间的钥匙也一直都在他身上,那么现在是谁在他的屋里呢? 袁利明悄悄上了楼,他在门外站了一会,他发现到门上有撬痕。这时,忽然听到屋里传来叹息的声音。又停了一会,一个老头的声音说:“总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他一年都没回来了,谁知道啥时候回来?我们现在趁天黑出去找找吧。”又一个老妇女说:“是呀,在那里我们说不定可以找到师父,也许还有一条活路。” “不!”这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年轻姑娘的声音,“爹、娘,你们去吧,我在这等他,等到死也要等!我要亲口对他说我对不起他!” 一听到这声音,袁利明又惊又喜——这正是狐狸姑娘一家人!他一下子推开门冲了进去。屋里的人一见袁利明都愣住了。 袁利明扫眼一看,他发现他们都还是人的模样,不由松了一口气。再一看,只见他们的被衣服包裹的屁股后面都耸起了一团。狐狸姑娘还抱着一只小狐狸,低着头,不敢看袁利明。狐狸姑娘泪光莹莹、楚楚可怜的样子把袁利明的心都搅碎了。袁利明上去搂住她的肩膀,说:“你……你受苦了……我不怪你!” 狐狸姑娘的父亲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生下的孩子还是狐狸;我们变成了人也仅仅一年,尾巴突然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袁利明明白了,他们屁股后面耸起的一团,原来是狐狸尾巴。 “我们知道在田家呆不住了,”狐狸姑娘的父亲又说,“田光伟还把她关了起来,是我们把她救出来的。可我们没地方去,就……” 袁利明说:“没事,你们就住在我这吧。”狐狸姑娘靠在他肩头,说:“我不怕死,能死在你的怀里,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们永远在一起,别乱说!”袁利明心里一热,但还是不放心地问,“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狐狸姑娘的父母都垂头丧气地摇了摇头。 这时,袁利明忽然想起来,最后老头变成黄狐狸后,在一棵树下挖了下坑,埋进了一包东西,还让袁利明记住位置。袁利明回来后想他们全家都变成了人,不管那里面埋的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就忘了对他们说。那是不是留给他们的东西呢?希望是不是就在那包东西里面呢? “我想起来了!”袁利明马上叫了一辆车,把他们三个人——不,还有一只小狐狸一起拉到了郊外的山林里,又找到了那棵树。袁利明翻出那黄狐狸埋着的东西,里面居然是三个瓶子,瓶子里面装着象药水一样的东西。 狐狸一家看到那药瓶,都是又惊又喜,三个人每人喝下一瓶。不一会,三个人的尾巴都消失了。但只是恢复了一会的人形,他们突然都又变成了狐狸! 袁利明大吃了一惊,急忙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可他们都不能说话了。这时,从树后走出一个人来,袁利明一看,正是那个黄狐狸变化的老头。老头说:“你一定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又都变成了狐狸吧。” 袁利明点了点头。 “这事还得从你们人类说起——”老头长叹一声,缓缓说:“因为现在的环境遭到了你们人类的破坏,他们一家人不得不躲到了城里去修炼,这是无奈之举,本无可厚非。狐狸的修炼是要靠山水之灵气、日月之精华、自然之神蕴,但他们进了城市之后,无法得到这些,只能吃人类用人工培育出来的食物,这些东西有的加了激素之类的速长药,人类吃了可以使人出现‘早熟’,狐狸也同样如此,所以使他们以为他们的修炼可以提前八十年。我百般劝阻他们不听,以至得到今天的报应——他们将失去近千年的道行,重新做一只普通的狐狸。” “就没有办法了吗?”袁利明忙问。 老头摇了摇头,说:“我给他们留的药仅仅可以驱除他们体内的毒质,使他们保住性命;而且我想,经此一劫,他们对生活、对这个世界可能会有所领悟吧。” 老头又看了一眼红狐狸,叹了一口气,说:“她一定有话要对你说,我可以让她最后一次恢复人形,说出她想说的话,你们也好作个道别吧。”老头说完,往红狐狸的嘴里塞进了一粒药,那红狐狸又变成了人。 狐狸姑娘扑到袁利明怀里,放声痛哭起来,袁利明说:“对不起——我代表人类向你们说声对不起!我们没能保护好生态环境,让你们的理想破灭了……” “不,这也怪我们太心急了!”她望着袁利明,一字一字地说,“我现在才明白,你是个好人!伯伯是个好狐狸!你们使我懂得:为什么那些普普通通的人能快乐地生活着,是因为他们心中有爱!而且他们还愿意把这爱无私地奉献给别人,使这个世界充满了光明、温暖和希望!爱才是这个世界的永恒主题!可惜我明白晚了,要不我们会恩恩爱爱地相守更长的时间……” 袁利明也是泪流满面,只是把狐狸姑娘紧紧地搂在怀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会永远爱你的,永别了——”狐狸姑娘泪如泉涌。 “不!”袁利明大声说,“我们还有相见相爱的机会!你再修炼一千年就会变成人是吗?”袁利明拉过她的手,他们的手指勾在一起:“请相信我,我一定会等你一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