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与小偷的故事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1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20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初秋的一个夜晚,警察押着小偷从漆黑的巷子里走了出来。小偷感觉自己很倒霉,他今天晚上的作案对象居然是这个警察的家。警察也很生气,他认为这个……
初秋的一个夜晚,警察押着小偷从漆黑的巷子里走了出来。小偷感觉自己很倒霉,他今天晚上的作案对象居然是这个警察的家。警察也很生气,他认为这个小偷是为了挑战他的威严而故意来他家捣乱的。两个人就这么各自抱着自己的情绪走着。没有多说什么话。 这时,一阵风吹了过来。警察和小偷同时打了一个冷颤。小偷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对警察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你挨抓的日子!”警察看了眼小偷,没好气的回答。小偷一脸无奈的把头转了回来,把要说的话也全部都吞了回去。警察哼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走到了大街上,这才发现此时的街面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而且街两旁的商店也都关了门,就连平时在深夜仍旧照常开业的店也都熄了灯。街上除了零星的几个路灯还在闪着亮光以外,其余的就全部都是黑暗的了。 警察在心底多少也感到了一丝压抑。但他仍旧表现的很镇静。前面的小偷也只是耷拉着脑袋背着手铐默默的走着。 两个人是要往派出所去的。但是派出所的位置并不在这条街上,他们还需要在街角处转进另一个巷子才能到达目的地。然而,在他们来到了街角准备转进那个巷子的时候,小偷却立足不前了。警察心想,肯定是小偷害怕了,想赖在这不肯继续走。于是,他狠狠的推了小偷一把。但是小偷只是被推出去了数米远后,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警察很生气,骂了一句。 “你他妈快走!想死是不是!” 小偷没有表现出什么慌张,而且更让警察意外的是,此时小偷却变得非常的镇静。他低沉的说道:“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别再往前走了!” 警察听见了小偷的这句话,不由的火冒三丈。上来就给了小偷一脚。然而,小偷被踢了以后,却仍然很镇静,仿佛警察好象没有踢过他一样。并且仍旧用着低沉但却很诚恳的声音对着警察说道:“我没有耍花招。我也没想让你放了我。只是,求求你相信我,不要再往前走了。你可以把我带到别的什么地方。然后在清晨的时候再把我送到派出所。就算这么让你把我送进去,我也顶多是拘留半个月而已。但是,如果我们继续顺着这个巷子往里走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能死掉了!” 警察本来想再给小偷两脚的,但小偷的话说的很诚恳,以至于他将已经伸出去的脚停在了半空中。 “你放什么屁!想耍花招是不是?” “我都说过了,我没有和你耍花招。”小偷看了一眼警察的脸,突然又重复了刚才的那个问题:“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警察顿了一下,但随即反问了过来。 “什么日子?你说什么日子?” “今天是鬼节!”小偷将声音压的非常非常低才说了出来。 警察听后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赶紧伸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没错,手机上的电子表已经显示过了12点了。现在是农历七月十四的凌晨00:12分。突然又一阵诡异的旋风吹了过来。警察的手一抖,将手中的手机掉落在了地上。 警察没有理由不会有这种反应。因为他在前一天执勤的时候,曾和自己的搭档老王谈论过关于鬼节的事。那个时候,老王告诉过他说,鬼节,顾名思义就是鬼过的节日。那是民间流传的一个关于阴间的节日。相传在鬼节那一天,鬼门会打开,一些饿鬼或是冤鬼会趁这个时候从阴间跑出来寻找人们供奉的食物吃。 但那个时候,警察并不是很相信老王的话。于是老王立刻给警察讲了两个他亲身经历过的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发生在十年前,那个时候警察还没有被调到老王所在的这个派出所。当时,市领导为了响应从中央下达的关于经济体制的改革,毅然决定要扩建城市的规模。将原有的一些破旧的住宅都拆掉,取而建造一些现代化的建筑。 政府以招标的形式将这些施工段都卖给了建筑公司和包工头。后来,一些包工头和建筑公司就弄来了大批的外地打工人员和农民工来充当建筑工地的工人。这样一来,工人的平均素质就下降了许多,于是天天都会发生一些事故。 这天,老王和一些刑警正在派出所执勤。突然一个在外面巡逻的民警慌张的跑了进来告诉他们说,在距派出所不远的一个工地上正在发生一起很恶劣的群殴事件,闹事的双方都是建筑工地的工人。老王他们一听,马上站了起来赶往了闹事地点。 当他们来到现场后,果然发现了正在斗殴的人群。但是由于规模比较大,并且人们手中都拿着铁锹等施工用具,一时间很难控制。一些民警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观看。这时,刑警队队长立刻掏出枪冲着天上放了一枪。斗殴的人群马上就安静下来了。其他刑警也都把枪掏了出来握在了手中。就这样,斗殴马上就被控制住了。在疏散了斗殴的人群后,警察们马上发现了躺在现场的一具已经被砍死的尸体,和一些被砍掉的器官,并且到处都是血。场面可以说是相当的惨。 后来,在所有的事都平息后,大家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把这件事给淡忘了。 两个月后的农历七月十三,又是轮到老王执勤。他在家里睡了整整一个白天然后在晚上才赶来上班。当时和他一起执勤的是另一个经历过上次那个血色事件的刑警。午夜12点一到,他们就正式上了岗。两个人在白天都休息的非常好,所以都显得很精神。没过多久,一个神色慌张的农民工跑进了派出所,向他们两个人报案说,还是在上次那个事件发生的工地上,又有人在那里打架了。老王仔细看了看这个农民工,他突然有了一种怪怪的感觉。但他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哪里怪,于是立刻起身和搭档一起赶往那个工地。老王和搭档走出了派出所后一直都是跟在那个农民工的身后小跑着走的。这时他的搭档突然小声的问了老王一句:“你觉不觉得那个农民工好象有点不对劲?” 老王看了一眼搭档,看来他和老王产生了相同的想法——他们都有这种感觉。 “恩,有点!不过,说不出来哪不对劲!” 这时他们已经离那个工地不远了。隐约可以看到工地上的一盏发着黄光的警示灯,并且还能听到从那里传出来的一些叫骂的声音。两个人马上加快了各自的步伐。然而,当他们来到施工地段的入口时,他们却站住了。因为他们俩看到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 在那个时候,施工地段都有一个传统,如果说有工人在施工时由于不小心而发生了意外死亡的话。其他的工人们都会在他死后将他的遗照换成大照片挂在工地的最显眼的地方。而此刻老王和搭档的恐惧,恰恰是来自这个工地的栏杆上挂着的一个大照片。他们看的很清楚,这个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的那个农民工。 老王已经由于过度的恐惧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的搭档也僵立在原地发不出一点声音。这时,前方工地里面的叫骂声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了发着惨黄色的一盏警示灯和让人窒息一样的寂静。两个人战战兢兢的向着眼前已经站定在警示灯下的农民工的背影望去。发现他的后背开始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而且他的衣服也开始消失了,漫漫的露出了被鲜血染红了的后背和仍旧冒着黑色血液的伤口。 突然那盏警示灯熄灭了。老王马上感到了一片苍白,他猛然将头转向了那张栏杆上的大幅遗照,这才发现,此时照片里的那个农民工正在看着他笑…… 后来,在老王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派出所的沙发上。他的搭档则苍白着脸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吸着烟。 再后来,当这件事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老王才问起那个搭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据他的搭档讲,那个时候老王在看了那张遗照后突然就昏倒了。而他的搭档则坚强的挺了下来,并且在那一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喵”的一声突然窜出来了一只没有尾巴的黑猫。但瞬间就消失掉了。随后那盏警示灯又重新亮了起来。并且那张遗照也恢复了正常。所以他的搭档才得以顶着巨大的恐惧将他背回了警局。 刚才那只是老王给警察讲的第一个例子,下面的这第二个例子则是警察也有过一点亲身的经历的。 那是在警察被调来这里后的第二年。他一来就成为了老王的搭档。老王原来的那个搭档则退了休,和大儿子一家搬到了南方居住。 那时,警局的变动很大。由于新进的年轻警员的增多,一些老警员不得不退了休。老王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和局长的关系比较好,所以一直没有被裁掉。但他的好朋友,法医部的老何就没那么幸运了。他在警察被调来的第二年就下了岗。 老何原来最擅长的就是给尸体照相,他的那个老鹰牌照相机用了二十几年,就像他的宝贝一样天天带在身边。然而,当局里做出决定要他退休时,他却自觉的交出了那个照相机,尽管当时局里已经同意了他可以拥有它。 老何在退休一个月后,就因为心脏病突发而死掉了。葬礼的那天,包括局长几乎全局的人都来了。大家一边伤心着老何的死一边安慰着他的家人。老王更是伤心,在私下里,他向局长提出,现在老何已经死了,是不是应该把他生前用的那个老鹰牌照相机送给他的家人留做纪念。但局长却显得很为难,因为当时在老何拒绝拥有那个相机并把他交回了局里后。局里就把那个相机交给了新来的法医。从而将准备购置新相机的钱加进了老何的退休补助里并返给了老何的老伴。听过局长的话,老王无奈的摇了摇头,和大家一起对老何的老伴又说了些请节哀之类的话后就黯然的离开了。 但是,再往后怪事就发生了。那是在一次凶杀案事件中,新来的法医小张在给死着照相时突然发现照出来的相片相当的怪异。死者明明是闭着眼睛的,但照出来的相片上,死者却又是睁着眼睛的。这很让小张费解。但因为事故的重大以及其他程序的复杂,小张没有太去想这件事。匆匆的做好了档案后就交到上面去了。虽然这样,他还是对这件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又是在一次凶杀案事件中,小张再次给尸体拍照。这次,他不得不注意了。因为怪事又发生了。他的照片上的死者又一次睁开了眼睛。小张开始察觉出问题的怪异了。他私下里和局长讨论了这件事。然而,局长给他的答复则是,千万不要声张,以免产生不好的影响。然后就撒手不管了。这下,小张更为难了。毕竟这件事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局长是肯定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就算再怪异,再让他觉得不安,也只能他自己一个人抗。 于是,小张并没有听局长的话而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和自己同一个警校毕业的警察。警察得知这件事后,不是特别的相信。而此刻小张又已经将所照的所有的照片都上交了,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话。所以警察就嘴上应诺着而心里却怀疑着接受了小张的这件怪事。但他也没给小张什么帮助。后来,在一次和老王的闲聊中,警察将这件事讲了出来。老王却当即就在心里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他想到了老何在生前使用的那个照相机,当时老何把它上交了。局里又马上将它配给了小张。而现在老何又死了,怪事也发生了。那么怪事肯定是和老何的那个相机有关。 想到这里,老王马上找到了小张。要他将他的那个照相机给自己。小张觉得很迷惑,但出于对老王的尊重,他将手中的照相机交给了老王。老王接过了相机后只是说了一句“明天我给你拿个新的!”,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第二天,老王果然给小张拿来了一个崭新的照相机。说来也怪,自从小张换了老王的照相机后,怪异的图片就没再出现了。小张马上又找到了老王,要谈论这件事。但老王却给了小张一个禁止说话的手势,并示意他以后也不要再提起这件事了。 几个月后,到了那年的农历七月十三的晚上,又是老王执勤,只不过这次的搭档换成了年轻的警察。这天晚上过了12点后,两个人上了岗。不过警察发现,老王在这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拿来了一个照相机。他并不知道那个照相机就是老何生前使用过的,也是小张拍出怪异图片的那个照相机。 老王很快就掐灭了一颗烟。然后向警察吩咐了一声将警局的门窗都关严后,就一个人走到了照片冲洗室。他临走的时候告诉警察说:“你哪儿也别去,就在这儿看着!在我回来之前,谁来都别开门。” 警察当然觉得很奇怪。但是他并没有违背老王的话。自从老王离开后他就一直徘徊在派出所的大厅里。大约十五分钟以后,警察突然听到了一声猫叫。他猛的回头,发现一只好象没有尾巴的黑猫正蹲在靠近沙发的窗台外面用锋利的前爪正在拼命的划着玻璃。警察着实吓了一跳。但当他再定睛去看的时候,发现那只猫突然消失了。警察揉了揉眼睛,这时老王已经从相片冲洗房出来了,而且他的脸色相当的苍白。警察发现他手中的照相机已经不见了。 “你?你干什么去了?” “没事!刚才有没有什么人进来啊?” “没,不,有!有一只猫,刚才在外面挠玻璃来着!”警察说着用手指了一下沙发旁边的那个窗台。 老王听过警察的话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舒了一口气,然后就躺在沙发上渐渐的睡着了。 这是当时发生的事。只是警察并不知道老王在那个时候去相片冲洗房做了什么。直到昨天老王在和警察谈论鬼节的时候,他才告诉了警察真相。其实,他那个时候去冲洗房就是为了等老何出现。然后把他的相机还给他。至于他当时在黑暗的冲洗房看见了老何的情形以及发生的事,他却只字未提。也许那是老何让他许下的承诺吧。这就是老王给警察所讲的第二个关于鬼节会有鬼出现的例子。 在看看此刻的警察,由于小偷的一句“今天是鬼节!”还有立刻回想起来的老王所讲的故事,他马上就有一些紧张了。但是他又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毕竟那些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很飘渺的,他也根本就没有经历过。有了这样的想法后,他马上又镇定了下来,弯下腰从容的拾起了地上的手机。 突然,警察似乎感觉到了一丝诡异,他立刻停顿了一下,而后又转过头望向小偷。小偷此时的行为很古怪,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仿佛一个雕像一样。他虽然站的很僵直,但却仍旧压低着声音微弱的对着警察说道:“别动,注意你的影子。” 警察果然没有再动,他将视线缓缓的移向了自己身边被路灯拉长了的影子。突然,他的心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影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脱离了他自己的脚下。并且仍在背离着自己向路灯的方向移动,就好象是一只在贴着地爬行的乌龟一样,虽然很缓慢,但却又是那么的坚定。警察瞪大了眼睛,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很快他又听见了小偷微弱的声音。 “别说话!也不要动!否则你就没命了!” 警察咽下了很大一口口水。他的额头和鼻尖已经沁出了一层细汗。这时,突然又有一个影子在自己的脚边向着路灯滑动了。警察低下头看了一眼,吓的差点没大叫出来。那是小偷的影子。但和警察的影子不一样的是,小偷的影子的形状似乎很不规则,感觉像是有很多个影子重叠在了一起,又因为影子的大小都不同,所以而使得重叠后的影子的形状看上去很古怪。 警察马上抬头向小偷看去,这下连警察自己都相信,他已经离崩溃的边缘不远了。因为,他看到在小偷的身后,突然多出了三个陌生人。他这下明白了,为什么小偷的影子会变得那么的模糊,就是因为这几个人的影子都重叠在了一起才那样的。 这三个男人都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他们的脸都很苍白,尤其在昏暗的路灯下,更是让人觉得恐怖。此刻他们一起凝视着小偷的背影。小偷则将头垂到了胸前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警察很想叫他一声,但是他不敢,他害怕那三个男人会来到他的身后。此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大街上连个野狗都没有,到处都是死一样的寂静。警察现在开始相信老王给他讲的故事了。他也为没有听小偷刚才的话而后悔。此刻站在小偷后面的那三个男人,应该都不是人了,他们应该是鬼。警察坚信自己已经要命归于此了。但是,刹那间,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个细节。就是老王的故事中突然出现的那只没有尾巴的黑猫。自己也亲眼见过那只猫的。似乎那只猫一出现,这些鬼就会消失掉。想到这里,警察终于有了一丝希望。他渴望那只猫赶紧出现,好让那三只鬼消失。 在经过了无比压抑的一阵沉寂后,三个男人中,左边的那个男人终于开口了。 “小林?” 小林?警察楞了一下。难道他们认识眼前的这个小偷吗?只见小偷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随即生怯的回应道:“哥哥。” 警察明白了。原来这个小偷是碰到他死去的哥哥了。他心想,这下倒霉了。如果说那三个鬼是小偷的哥哥的话,那么他现在的境况就很危险了。哥哥哪能看见弟弟被警察抓了不管呢?况且他们现在都是鬼,可以说弄死他就像是呼吸一样简单。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像警察想的那样发展下去。 这时,站在中间的男人说话了。 “为什么去偷东西?” 小偷低着头,一声也不吭。 “我问你呢!为什么去偷东西?”中间的男人的语气很冷漠。 “啪!”突然,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了起来。警察瞪大了眼睛,因为那三个男人根本连动都没有动。但是小偷确实是挨了一巴掌。因为他的头在刚才甩动了一下。“啪”又是一巴掌。小偷的头又向另外一边甩了一下。 “为什么偷东西?说啊!” “啪”!“啪”!“啪”!这回是连着三个。小偷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他的嘴角似乎出血了。因为警察看到正有黑色的液体从他的口中滴落在地上。可以说,这个时候警察已经不再感到恐惧了。毕竟发生在他眼前的是一件符合人之常情的事。小偷的哥哥们也许在生前就这样对待小偷。只是,警察很想知道,到底是三个当中的哪一个打了小偷。 小偷仍旧一句话也不说。三个哥哥也仍旧一动不动的站在他的身后。“啪”“啪”“啪”……这次连话也没有了,就只有打了。警察看的很清楚,小偷的双脸至少挨了一百多个巴掌。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血已经在地上聚集了很大的一滩。但小偷仍旧一声也不吭。 终于在过了20分钟左右,巴掌声没有了。小偷跪在地上重重的喘着气。这时,站在三人当中右边的那个人说话了。 “奶奶很想你!她让我们告诉你一声,她原来的枕头里有张存折,密码是你的生日。今后我们不会再来看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小偷突然站起身转了过来,但已经太晚了,他的哥哥们已经完全的消失了。 很快,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时间仿佛又开始流动了,空气也放松了很多。很给人一种解脱和重生的感觉。警察轻舒了一口气,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影子已经回来了。再看看小偷的影子,也踩在他的脚下了。看来,那三个男人确实是鬼。 这时,一声微弱的猫叫声响了起来。两个人一起顺着声音望去。一只没有尾巴的黑猫正在不远处向着二人走过来。当黑猫走到小偷的近前时,它低下头从口中吐出了什么东西,然后就立刻消失在旁边的树林里了。 当小偷将黑猫吐在地上的那个东西拿起来后。他不禁放声的大哭了起来。而且他哭的非常伤心,一边哭一边喊着“哥哥”。 警察有些莫名其妙。他凑过去一看,原来那是一块在二十年前几乎随处都可以买到的糖球。 后来,在清晨的时候,小偷告诉警察说,之前出现的那三个男人都是他的哥哥。他们家在他小的时候特别的穷。而且他们的父母都死的特别早,兄弟四个人只靠奶奶给别人做针线活儿勉强维持生计。他的三个哥哥都没有上过学。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给人打工挣钱。他是最小的一个,所以他很幸运,但这也要拜他三个懂事的哥哥所赐。他们从不让他和他们一起出去打工。并且把打工挣来的钱攒到一起供他去念书。 然而,家庭的贫困却并没有让他磨练出该有的品质。相反,他却养成了偷东西的恶习。他经常偷其他小朋友的糖果或是玩具。终于,他的哥哥们知道了这件事,在一个奶奶不在家的时间,他们三人一起在家里狠狠的教训了他。他当时因为哥哥们赏给他的巴掌而号啕大哭。但这也让他的三个哥哥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后来,在那天的晚些时候,他的三个哥哥一起拿出了用他们在那天用打工赚的钱而买来的糖球塞进他的衣服口袋里。他当时笑的很开心。哥哥们也笑的很开心。后来他从那以后一直就没有再偷过东西。 再后来,他考上了一所寄宿高中。而就在他安心的在这个学校里学习的时候,一个噩耗却给了他致命的打击。他的奶奶和三个哥哥由于煤气中毒,全部都死掉了。这是让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在悲痛欲绝之余,他黯淡的退了学。由于没有技术也没有太高的学历,他没办法只好流浪到了街头和一些混混成天呆在了一起。所以,他又一次违背了他的哥哥们对他的意愿,干脆做了一个小偷。 就是这样的一个经过。警察在听过小偷的叙述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他的已经变成鬼了的哥哥们在得知他又去偷东西后会那样毫不留情面的打他。 警察叹了一口气。在眼看就要到达派出所门口的时候就解开了小偷的手铐。 “趁现在人少,你快点走吧!” “你…要放我走吗?你不怕我再去偷东西吗?” 警察看了一眼小偷。 “你的哥哥们已经告诉我了,你不会再偷东西了!” 说着,警察正了正头上的大沿帽,转身向着派出所的方向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