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坟岗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1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80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记得小的时候我家村后的山后头有一大片渺无云烟的乱坟岗。 那一年风高气爽,万里烟云。村前村里村后,总有一阵阵强劲的风声从人们的眼前呼啸而过。……
记得小的时候我家村后的山后头有一大片渺无云烟的乱坟岗。 那一年风高气爽,万里烟云。村前村里村后,总有一阵阵强劲的风声从人们的眼前呼啸而过。自打那一年的那一天起风之后,我们村的上空便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暗无天日,尤其令人感到恐惧不安的是,村里面每隔几天,总要突然有个人暴毙于乱坟岗上。 而那年的那个时候我才刚满十三周岁。秉着一副自小就喜欢追求好奇新鲜事物的天性,居然天不怕地不怕的领着一群伙伴们常常偷偷瞒着大人们跑道乱坟岗上去探戈。 且说那个乱坟岗就像一块死者安详的禁地一样,谁闯入进去打扰他们的安息就得永远的陪着他们。村里人都明知这一点,可为什么总还是有不少人无端端的跑到那里去送死呢?而且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死在山上的人大都是一些年轻貌美的姑娘,年龄在二十至三十之间,死时有的七窍流血,有的遍体伤痕。她们在半夜三更经常趁着家人不注意的时候,自己无缘无故的跑到那里去,因此死的非常蹊跷可怖。 为了寻找那些姑娘们的死因,我带了五个最相好的伙伴,趁着一个漆黑的夜里大人们熟睡了之后,悄悄地带好一些工具来到了村口的一棵树下伏着,虽说是漆黑的夜里,但这时候山上总会有一阵灵光照射到村里来,并且发出一种极其恐怖的阴阳怪气的声调,令人毛骨悚然。仿佛是在召唤什么? 忽然村中的一条小路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耳边虽有风声鹤唳般的鸣叫,但来人却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只见山上的灵光照射过来,我们发现了来人竟然是我的凤姐,伙伴们心中的村花。惊得我们当时真想一下子跑出来拦住她不要去那乱坟岗,可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与伙伴们只好暂时先按捺住内心的不平静。看她在灵光的照射之下,是那样的光彩照人,面无表情,仿佛被人施了法术一样,径直从我们眼前飘然走过。 这时,我们赶紧随着她后面轻手轻脚的跟上去,在我身后的可欣轻声道:“灵山,凤姐这是要去哪啊?好像有点神志不清啊!” 我连忙用手指在嘴上嘘了一下,示意他不要说话,等一下也许就知道了。顿时山上的灵光忽然灭了,凤姐也不见了,惊得我赶紧追上去,寻找,正想喊,但在身边的小伙伴天草却说:“灵山,先不要急着喊,凤姐一定还在前面,我们仔细追上去,一定还能找到她。” 于是我们寻声找去,却不知不觉的将六个人分成了两队,站在身旁的小威急着跟我说道:“灵山,小林不见了,阿猫和可欣也不知去哪了,尤其可欣是个女孩子呀,我们这样就和他们分散了,这该怎么办呀?” 我镇定自若的说道:“放心,丢不了,阿猫和小林子会照顾可欣的,我们现在关键任务就是要找到凤姐。”说时,天草在一旁摸索着突见一只鞋叫道:“快看,我捡到一只鞋了,这,这是凤姐的鞋啊!” 我连忙接过来,打着手电筒一看,果真是凤姐的鞋,小威先说:“凤姐,凤姐怎么会掉了一只鞋子在这里?她是不是就在我们附近呀?”我二话没说,迅急打着手电筒在此处找了起来,但我们都没有喊出来,生怕惊动了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然而周围却是一座座孤零零的土坟,杂草丛生,树木稀疏,冷飕飕的怪风迎面扑来,漆黑的夜上空不时传来一阵阵阴阳怪笑,我带着一种轻蔑的口气问道:“听,是什么声音?该不会真的是有鬼吧——咦你们看,那里有个山洞!” 只见我手握电筒找到离我们前方不足十米的长满杂草丛的山石岩下出现了一个两米来宽的黑咕隆咚的山洞。 “走,进去看看,我就不信这个邪,今晚找不到凤姐,我们干脆就不要回去了。”小威与天草都知道我在村里面是出了名的胆大鬼,他们之所以敢于跟着我来到这里,不光是敬佩我玉灵山有过人的胆识,而且更看重我具有超乎常人的远见。因此,童小威与赫天草他们把生死置之度外,死心塌地的跟着我来到这里。 我们三来到洞跟前,小威与天草站在我身旁,我们个人都带了一把手电筒,我带头向里面找进去,用电筒扫了扫,发现里面长满了许多杂草,似乎有一点点灵光来自于洞中,引着我们正要往里找,忽然,里面乱草石岩中飞出来了一群嘎嘎乱叫的乌鸦,惊得我们慌忙闪身退出洞外,但天草和我走得最近,慌忙之中手臂被山石撞伤了,只有小威没事。我随后又说道:“小威,天草,你们跟后,把身边带着的工具放好,千万别弄丢了,等用的着的时候我们再用上。” 说着我又带头进去了,他们两蹑手蹑脚的跟在我身后,走了好一阵子,发现越往里找许多杂草反而长得越来越密,我当即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来将那些挡在面前的杂草砍了去,算是披荆斩棘,为后面的好伙伴们开路。 大约过了十分钟,忽见里面灵光四射,照得洞里面一清二楚,仿佛到了洞的尽头之处,只见此处宽约百米,高约二十米,洞内到处都长着一些野生植物,绿青黯然,其间有许多奇形怪状凹凸不平的石头中流有潺潺的溪水。顺着水流出来的岩石下有一方宽约四十米的池泉,不知有多深,但见水清不透底,在水中央处有一块大圆石头,石上有一块红色的印记,周围水域下正在慢慢的冒起来一股白烟,石头上面的红色印记宛如一个八卦形状的胎记,灵光似乎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石头上还爬满着许多长青藤,粗细不均,偶尔又闪现出一些白色的枝条来,一扭一动的,好像活的一样。 “奇怪?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里面这么亮?”天草问道。 我们关掉了手电筒,分开到处找了下,忽然,小威大声叫道:“灵山,快看水面上!凤姐!”我慌忙赶过去,只见凤姐像睡着了一样平躺在水面上,惊得天草慌乱跑过来:“凤姐,我来救你。”说着正要一股脑儿的跳下去,我连忙一把手拉住他,说:“别动,这水有问题,你没看到凤姐现在正躺在上面安然无恙吗?我们想想其他的办法把凤姐救上来。” 小威说道:“我记得在可欣身上带了一条很长的绳子来,可惜现在我们不能和可欣他们取得联系了。” 我说:“瞧你说的,没绳子我们自己做一条不就是了嘛。”说着就抽出一把水果刀来向那些杂草藤砍了去,瞬即,将草藤接成了一条长长的绳子,在一头扭成一圈,打了个活结,扔到水中去套住凤姐的身子向上使劲一拉,突然,石上的那个红色印记飞快的转动了起来,爬在石头上的那些白色藤蔓嗖嗖地伸向了凤姐,并将她紧紧的缠住拖到了岩石上,紧接着,池水沿着石块迅速的旋转了起来,化作一条巨型水怪,伸在空中,喷张大口,发出一声尖利刺耳的吼叫,正将我们三吸吞过去,我慌忙一把推开他们两,凭借过人的胆识与精力一手举起那把水果刀,纵身一跳,任由它凭空吸去,卷入一场浪波之中,在喝了不少水的同时,借势顺手抓住一条从石头露出来的白青藤,猛地一跳,纵到那块岩石上拉住凤姐的手臂,右手横刀一挥,将缠在她身上的白草藤尽数砍断,顷刻间我一把扶起凤姐,喊道:“凤姐,凤姐,快,快醒醒。” 这时,石上的红色胎记移动到凤姐手心下,见此情形,不知有何鬼图,我连忙右手抓刀对着红色胎记猛地插下去,不料红色胎记顺着刀身一滑,嗖的一声钻入到了凤姐的体内,此时凤姐全身红亮,圆目怒睁,见我扶着她的肩旁,立即一掌推出,啪地一声打在我的心窝上,一下子就将我横空大吐一口鲜血打飞到了天草与小威的面前,倒在地上痛叫不起,水果刀也掉到池水底去了。 天草与小威惊叫着正欲把我扶起,却见凤姐忽然飘在空中,阴声笑道:“哈哈哈,善闯入本宫禁地者,死!”随手一挥,天草与小威立即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冲到了洞墙石壁上重重的撞了一下,好在墙壁上有许多杂草,使得他们没有一下子死去,倒在地上不住的哀苦痛叫,非常难忍难受,我当时强忍着心口的疼痛,立即站起来叫道:“这事与他们无关,是我叫他们来的,你要杀就杀我好了,他们是无辜的,请你放过他们!” 只见凤姐阴声怖语道:“哼,臭小子,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臭毛孩,真是胆大包天,竟敢擅闯本宫禁地,今晚本宫就成全你们,一起上西天去吧!”瞬即左手一拉,右手一挥,就将我们三一起带在了空中,飞速悬空飘转了几下,向墙壁上快速的碰了上去,这下撞的着实不清,天草撞的头破血流晕了过去,小威腿脚受了重创倒在地上折腾了几下便不省人事了,而我却倒在地上还支撑着欲将爬起来,眼看小威与天草随身带来的一些工具破啦啦的散了一地,其中主要有弹弓,铁铲,锤子,剪刀,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工具,此时根本用不上。 此时凤姐右手一抬,将我吸在了空中,我看到她怒目瞪视着我哈哈笑道:“多么可怜的孩子啊,你现在马上就要死啦,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本已无法再说话,见她如此问,不禁强忍着全身的骨折般的痛苦,微弱的乞求道:“我,我,我想求你放了凤姐,求,求,求你••••••” 话未说完,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啊,灵山!”是可欣的声音,惊得我又喜又悲,赶紧喊:“可欣,快走!别管我。” 不料凤姐右手一挥,大声呵斥道:“找死!”嗖的一声,已将我一掌推在一处岩壁上嘭声撞了一下,五脏六腑顿时犹如一股翻江倒海般的疼痛,摔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哀叫着:“可欣,可欣,快,快••••••快走••••••” 可欣和小林阿猫他们不知怎么也来到了这里,这下把我急的更是不知所措,倒在地上自己都已经成将死之人,怎么还可能救得了他们,只希望走一个是一个,没想到他们却自动送上门来了,真是走投无路了吗? 可欣跑到我身边正要扶我坐起来,却被凤姐左手一挥,向池水中飞了过去,小林见状,慌忙一举跳了下去,救起可欣,阿猫惊道:“凤姐,你?”当即被凤姐一手挥飞到了一处岩壁的石尖上正将穿个窟窿心眼,不料阿猫这小子眼明手快,随手抓起个锤子猛地对着正要撞上的那块石尖锤了上去,嘭的一声,那块尖尖的石头立即被他砸了个粉碎,整个人虽然撞在了石壁上,但有杂草护着,他还算安然无恙的掉在了地上,并不显得十分痛苦。 此时飘在空中的凤姐阴气浓重的说道:“擅闯本宫禁地,扰乱本宫修炼,今晚你们都得死,哈哈哈!” 刘猫可谓是我们村里面最为滑头的一只“猫”,为人幽默搞笑且不说,“如遇大敌,临危不惧”通常是他最好的表现,所以他刚一露面就死里逃生,可见其有着不同寻常的本领。接着只听他说道:“凤姐,你怎么变了连我们都不认识了,我是你表弟呀,你怎么不记的我了,还有灵山他是你的堂弟呀,你怎么连他也忍心下手?” 成可欣与凤姐平日最是情同姐妹,虽是同一个村里长大,但可欣却是来自于城里的富家独生子女,因其父母在城里工作,自小就把她交给乡下的爷爷奶奶带着,久而久之,她便与凤姐结下了不解之缘,喜欢上了我们那里的乡土风情,如今她也快到十三周岁了,只比我少两个月而已。现在见到凤姐被妖术迷惑至此,她又岂能袖手旁观?眼前她说道:“凤姐,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可欣呀,我是你从小玩到大的可欣妹呀,凤姐?” 我这时挣扎着爬起来坐着,说道:“大家小心,她不是凤姐,凤姐早已经被她附了身,控制了灵魂,童小威和与赫天草都被她杀了,现在我们唯一可做的是要齐心协力的将凤姐体内的红色胎记给弄出来。因为那东西控制着了凤姐的灵魂,是我亲眼所见它上了凤姐的身。” 扶着可欣走到我身边来的余小林说道:“灵山,你伤的怎么样?还能走不?可欣妹交给你了,我去对付她!”说着就要冲上去,我连忙拉住他的手:“小林,我没事,你先等一等,凤姐她现在有妖术,不要硬拼,要智取。” 小林说:“我知道,尽力而为吧!灵山,你先歇着。” 只见此时凤姐从空中飘落着地,全身上下散发出艳红色的光彩,两眼怒放光芒,阴恶的笑道:“哈哈哈,临死之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一起受死吧!”两手横空一挥,嗖的一声,就有一股见不着摸不着的超强气流凌空吹来,弄的整个洞中翻云覆雨似得,池中的水立时犹如翻江倒海一样,翻滚不惜,似要将我们全部吸进那座水池里淹死掉,突然我灵机一动,连忙喊道:“快抱住她,别让她把我们都吸进池子去了,不然我们都会被淹死的!”说时,小林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却被她一手挥去,整个人迅即向池心水中飞了过去,忽然,正当他掉进水下一米深的地方,可欣向他抛出了一根绳子,飞快的挽住了他,小林急忙抓住绳子,随着可欣用力一拉,坚强的往上爬。同时阿猫从她身后一个纵身跳过去,双手抱住了她的双臂,正想死死的抱住她不放,不想她竟然可以将头转到背后去,看着阿猫两眼直放电,火红色的光芒射得阿猫全身直发软,见此情形我强挨着疼痛,随手抓起一把剪刀在地上连滚带爬的滚到了她身边,顺手在她脚上猛劲一扎,她即刻“啊”地一声大叫,把阿猫毫不费力的一手挥开,横空直撞到了池中的石块上面,瘫软不得。紧接着一脚将我踢飞到了岩壁上,嘭的一声摔到在地上,大吐一口鲜血,再也无力爬起来了,不过我还有一口气看着她,看着她站在地上双脚出血,非常痛苦的指着我叫道:“你,你,你,你……”随即飘然一跳,浮在空中,全身的红光逐渐的暗淡了下来,两眼微微的闭上,不一会儿池中的水也静止了下来。这时刻凤姐从空中掉了下来,我连忙爬过去,喊道:“凤姐,凤姐……”见她脚上被我刚才扎过的地方却没有再流血,随后可欣与小林走了过来,纷纷说道:“灵山,灵山,你没事吧?”我不禁流着泪哭了起来,“凤姐••••••” 谁知刚一哭出来,凤姐就不自觉的醒了,惊的我们又喜又恨。 凤姐这一醒来便非常吃惊的说道:“灵山,你,你们在这是怎么了?我,我,我这是在哪儿啊?我怎么来到了这里?还有你们?可欣,这,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可欣说道:“凤姐,我是为了找你才来到这里的,你被鬼怪附了身,刚刚是灵山救了你啊!” 凤姐显得非常吃惊,看到我一身的伤势,便一下子泪流满面的哭了起来。 此刻,阿猫哀叫着哭道:“凤姐,我在这里啊,你怎么总抱她,也不来看看我,为了救你我可是伤的不清呀,哎呦,谁来救救我过去呀,我现在全身都酸溜溜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啊!” 凤姐喜道:“阿猫,你别难过,姐等下就来抱你,你忍着点,小林,你能去把阿猫救过来吗?” 小林二话不说,就噗通一声跳进了池水中游过去把阿猫一把抓了过来。凤姐望着阿猫,正欲去抱他,不料阿猫突然吓得两腿发软跪倒在地上求饶道:“凤姐,求你了,不要再看我的眼睛了,你的眼光好好刺人啊。”弄的可欣与小林不禁笑了起来,赶忙向凤姐解释阿猫刚刚受到惊吓的缘故。 不久,天草与小威相继醒来,见着凤姐没事了,大家又高兴的在一起了,正要喝着拥抱,忽然,洞中的灵光凭空消失了,惊得大家不禁手忙脚乱,骇声骇气的说道:“啊,不会吧,这怎么回事呀,怎么洞里面突然一下子变得这么黑呀,走,赶紧走吧,待在这里好害怕啊。”“对了,还有我们的手电筒呢,有谁还带着手电筒呀,快点打开它!”“没,没,没了,情急之下,早不知道掉哪里去了。”“啊呀,好冷啊,这里好可怖啊,赶快走吧,再不走只怕又要碰到那脏东西呢。”“吼,今天晚上的事情谁也不许说出去,谁要是说出去,那我就不敢保证谁的脸上都好看呢,总之谁也不许说。”“嗯嗯,那是那是。”…… 七人就这样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你推我挤的心慌错乱的走出了这座乱坟岗上的山洞,从此无人问津此事。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