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的模特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1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17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简介:杀人 当红模特丁妮有个怪癖,换装时不准有别人在场,甚至连更衣室里的塑料模特也必须背对着她。据说她是两年前换装时曾被人偷窥,才被吓出了这个怪……
杀人 当红模特丁妮有个怪癖,换装时不准有别人在场,甚至连更衣室里的塑料模特也必须背对着她。据说她是两年前换装时曾被人偷窥,才被吓出了这个怪癖来。市刑警队队长杨松也听说过这件事,不过,他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亲眼看见丁妮,竟然是在她被杀的凶案现场! 那天,天都商场举办一场时装展示会,据说丁妮是特邀模特。正好休假的杨松就找朋友要了一张展示会的请柬,打算一睹名模的风采。 展示会开始了,却只听到音乐声,台上一直不见丁妮的身影,台下的观众议论纷纷。杨松也觉得奇怪,就站起来,打算去厕所抽支烟。他刚转过后台,就被一个人迎面撞了个满怀。 那是一个神色慌张的年轻女子,她一把抓住了杨松,叫道:“麻烦你帮忙看看,丁妮……丁妮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说完就拉着杨松往后台的更衣室跑去。 更衣室的门外已经站着一名商场保安。那保安一边敲门,一边使劲地拧着门锁,可房门纹丝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杨松觉得情况有些不妙。 “我是丁妮的助手,”女子一边喘气一边解释,“丁妮进去换装后一直没有出来,眼看该她上场了,门却从里面锁上了,叫门也没人答应……” 杨松走上前,使劲地拍门,里面依然没有回应。他向旁边的保安示意,两人合力朝房门撞去。 门一下子被撞开了,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只见丁妮浑身是血,趴在屋角的化妆台上,而她身后站着一个塑料模特。塑料模特的一只手拿着自己的另一个手掌,另一只没有手掌的手臂竟插进了丁妮的背部,从伤口流出来的血染红了丁妮的衣服。 杨松用手在丁妮的鼻尖下一探,发现她早就没气了!杨松赶紧让保安保护现场,自己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刑警队的同事很快就赶到了天都商场,杨松简单地介绍情况后,就指挥现场勘察。 这是一个不大的更衣室,除了刚才被撞开的那道门外,没有一扇窗户。屋里靠墙整整齐齐地站着近十个女性塑料模特,有的穿着衣服,有的光着身子。除了将手臂插进丁妮身体的那个模特外,其他模特全都面朝墙壁。这些模特的中间有一个空位,似乎正是杀死丁妮的那个模特原先站立的位置。 法医把模特刺进丁妮后背的手臂取了下来,这才发现这只没有了手掌的手臂上,将手臂和手掌连接起来的一根细长的不锈钢条竟插进了丁妮的背部近十厘米!表面上看来像是塑料模特取下了自己的一只手掌,用露出的不锈钢条杀死了丁妮,可没有生命的塑料模特怎么会杀人呢? 杨松转过头,看到丁妮的助手正一脸煞白地瘫坐在门口,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杨松给她倒了一杯水,看着她喝完,这才询问刚才发生的事情。 助手自我介绍说,自己叫陈盈,是半年前应聘到模特儿公司当丁妮的助手的。今天早上,丁妮带着她来到天都商场。因为丁妮化妆和换装时不允许有其他人在更衣室里,也不喜欢那些塑料模特看着她。因此,丁妮一进更衣室,陈盈就把所有塑料模特全部转过身去,面对墙壁,然后到更衣室门外等候。 “全都靠着墙壁,包括这个?”杨松指了指把手臂插进丁妮身体的那个塑料模特。 陈盈掏出纸巾抹了抹眼泪,说:“是的,我把塑料模特摆好后,丁妮就让我去给她倒杯水。我刚出更衣室,就看到了他。”陈盈指了指身旁的保安。 保安点了点头:“陈小姐拿着水杯出来的时候,我正好经过。陈小姐说丁妮正在换装,不喜欢被外人打搅,而她自己又要去给丁妮倒水,就请我帮忙看一下门。所以,我一直守在门外,直到陈小姐端着水回来。” “那你回来后,把水送进更衣室了吗?”杨松问陈盈。 “不,我没有进去。”陈盈答道,“丁妮在换装过程中是不准其他人进去的,包括我,所以我是从门缝里把水递给她的。”说到这里,陈盈指了指化妆台上的一个空水杯说,“就是那个水杯。” 那保安也说:“因为我想要丁妮小姐的签名,所以陈小姐将水递给丁妮后,我们俩一直守在门口。音乐响起来后,我们见丁妮还没有出来,才敲门叫她,可门已经打不开了。”说到这里,保安想起了什么,“对了,为了预防小偷,走廊上安装了摄像头,你们可以将监控录像调出来看。” 于是,杨松赶紧让同事把摄像头拍摄的监控录像调出来,里面的画面证实了陈盈和保安的叙述:更衣室的门除了陈盈端着开水递进去的时候开了一条缝,一直关着,而陈盈和保安也一直守在门外没有离开过。也就是说,在丁妮被杀之前,的确没有人进出过更衣室。难道真是那个塑料模特把她杀死了? 偷药 望着那个似笑非笑的塑料模特,杨松的眉头越皱越紧:“会不会是这个塑料模特没有立稳,在摔倒时正好砸在了丁妮身上,让松掉了手掌的手臂里的不锈钢条插进了她的后背呢?”话刚说完,他就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丁妮尸体的位置距离墙边起码有两米,站在墙边的模特儿怎么摔倒也绝不可能倒在丁妮的身上,而且它也不可能在摔倒前先取下自己的手掌啊! “难道这塑料模特是活的,能自己取下手掌,还能走路?”保安自言自语。 “啊!”旁边的陈盈惊叫起来,转身就往外跑。杨松连忙跑过去拉住她,问道:“怎么啦?你想到什么了?” 陈盈望着更衣室里的那些塑料模特,嘴唇哆嗦了半天,才摇了摇头,说:“不,不可能,塑料做的东西怎么可能活过来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松追问。 “说到塑料模特,让我想起了一件事。”陈盈犹豫片刻,说道,“其实,丁妮非常讨厌塑料模特,这也是让这些模特必须背对着她的原因。” 陈盈告诉杨松,也许是这些模特的身材太过完美,让丁妮产生了压力,所以丁妮一旦不开心,总是拿塑料模特发泄。当丁妮情绪低落或是受了委屈,她就会击打公司里的塑料模特,甚至会用水果刀扎这些塑料模特的身体。 “就在上周,因为被老板骂了一顿,丁妮一时生气还将一个塑料模特的脖子拧了下来。”陈盈端详了一下倒在地上的那个模特,惊奇地说道,“对了,那天被拧掉脖子的模特跟这个一模一样,好像还扔在公司的储藏室里。” “难道真是塑料模特报复杀人?这怎么可能!”杨松自言自语。可是,如果不是这些塑料模特干的,还会有谁呢?陈盈把热气腾腾的开水递进去的时候,是有人接了,还将水杯放到了化妆台前,说明那时候丁妮还活着,而后来再也没有人进出过更衣室,里面能杀死丁妮的就只有这些塑料模特了。难道这些塑料模特真是复活了? 杨松让陈盈先回去,并告诉她,自己明天想去看看那个被丁妮扭断了脖子的塑料模特。他开玩笑说:“也许我们去给它烧点纸钱,它就不会再出来害人了。” 第二天,杨松来到了丁妮所在的模特儿公司,陈盈已经在门口等他了。陈盈带着杨松绕过大厅,径直朝公司的储藏室走去。 走到储藏室外,陈盈突然想起自己忘了带钥匙,就打电话给清洁工张大姐,让她赶紧把钥匙送过来。陈盈告诉杨松,这个储藏室是用来堆杂物的,那个被拧断脖子的模特儿就放在里面,估计还没有扔掉。正说着话,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跑了过来,一边喘气,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储藏室的门。 “喏,就在那里。因为不好放,我已经把它锯成了几截,过几天就和其它废塑料一起拿出去卖。”听说两人要找那个被拧断了脖子的塑料模特儿,张大姐往角落里一指。 杨松顺着张大姐指的方向看过去,角落里堆放着的模特已经被截得七零八落,这些塑料的残肢断臂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很逼真,让杨松感觉自己来到了碎尸案的现场。 杨松正想走上前仔细察看,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急促的喘气声。他转头一看,只见刚才?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鲎琶趴虻恼糯蠼懔成钒祝窖鄯⒅保牌弊诹说厣稀?br /> 陈盈立即跑过去,一把将她扶住,问道:“张大姐,你怎么了?” “我的药!快,我的药……”张大姐一边捂住胸口,一边在口袋里摸索。 杨松立即明白过来:“她这是突发心脏病,快帮她找药!”话音未落,陈盈已经帮着翻找起来,可她将张大姐的口袋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一粒药丸!见张大姐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哆嗦着已说不出话来,杨松赶紧拨打急救电话,陈盈也大声呼救。 幸好闻讯赶来的同事里有人正好带着救心丸,就连忙给张大姐服下。没等急救车赶到,张大姐已渐渐恢复了正常呼吸。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真奇怪,我每天都要将救心丸带在身上的,而且今天出门时还检查过了,可为什么会找不到了?” “你今天到过哪些地方?”陈盈热情地说,“我去帮你找。你这个样子,没有药在身边太危险了。” 张大姐说她上午一直在打扫时装陈列室,没有休息过一刻,更没有去过其他地方。 陈盈就赶紧带着另一个同事去时装陈列室里找药,半小时后,两人果然找到了张大姐的救心丸。意想不到的是,那瓶救心丸竟是在一个塑料模特身上的衣服口袋里找到的! “这怎么可能?我只负责打扫卫生,从来不去动那些模特,药怎么会跑到模特的衣服口袋里去呢?”张大姐觉得不可思议。 “是啊,刚开始我们也没有想到去塑料模特的身上找,是陈盈发现一个模特平时举起的手竟揣在了口袋里,这才到那模特的衣服口袋里搜,结果发现模特的手里居然拽着张大姐的这瓶药!”说着,和陈盈一起去找药的那个同事把药瓶递给了张大姐。 张大姐接过药瓶,纳闷地说:“这可奇怪了,难道这药是模特趁我不注意时偷去的?” 自杀 也许是因为和丁妮一案的联系,塑料模特“偷药”的事很快传开了。有人说,丁妮之所以被模特杀死,是因为她拧断了模特的脖子,而张大姐则是因为肢解了那塑料模特才会被它们报复的。总之,谁要是伤害了这些平日里一动不动的塑料模特,就会遭到它们的报复! 杨松自然不会相信这些说法,可是他知道,只有早日破案,找出丁妮一案的真凶,才能让这些谣言烟消云散。 不过,案情还没有进展,竟又发生了两件和塑料模特有关的事情:在一家服装店里,一排塑料模特突然倒下,把一个售货员砸成了轻伤。据这售货员说,她负责给模特穿衣服,经常需要把它们的四肢拆下来,等穿上衣服后再装上去,正因如此,塑料模特才对她进行了报复。 另一件危险的事情发生在高速公路上。一辆正在行驶的货车突然掉下了好几个塑料模特,砸在了后面的小车上。这辆小车紧急刹车,和后面紧跟着的一辆车撞在了一起,两辆车上共有三人受伤被送进了医院。奇怪的是,受伤者都异口同声地告诉警察,在发生车祸的前一刻,他们正在议论“模特杀人”的事情,还说应该把这些模特全部销毁。因此,他们认为,正是这些话让塑料模特故意制造了车祸,要杀死他们。 这些事情发生后,在商店里,只要有塑料模特,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远远绕开,因此顾客也少了很多。在空荡荡的商场里,那些姿态各异的塑料模特更显怪异,似乎要从各个橱窗里跳出来。关于塑料模特杀人的传言越传越离谱,甚至有人根据好莱坞僵尸电影中的情节,预言某一天这些模特会全体复活,对人类进行杀戮。 为了早日破案,平息社会上的传言,杨松决定从塑料模特的生产厂家入手,希望能找到线索。 这时候,塑料模特的生产厂家竟主动找上门来。对方叫曲振海,是海蓝塑料制品公司的老板,本地各商场里的塑料模特绝大部分是他生产的。 曲振海想举行一个产品说明会,邀请媒体参观模特的生产过程,证明他生产的模特的确是塑料制品,根本不可能杀人。他邀请杨松出席,从警方的角度对几个涉及模特的事件进行分析,说明那些事件确实是人为的,和塑料模特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这个说明会对粉碎谣言、安定人心有积极意义,杨松答应了。 在说明会召开那天,杨松按时来到了海蓝公司。那里已经来了许多媒体记者,办公楼前的坝子被布置成会场,四周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塑料模特,一眼望去,像是多了很多人。看来,曲振海是想趁着说明会展示产品。 说明会开始了,曲振海上台向记者讲解塑料模特的生产过程,人群中突然发出了一阵尖叫。 杨松随着尖叫声望去,只见会场后的办公楼顶站着一个穿工作服的工人,似乎正要往下跳! “糟糕,那人要跳楼!”不知谁叫了一声,话音未落,楼顶那人已直挺挺地一头栽了下来,“嘭”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头部裂开,血从脑袋里喷了出来,溅到了堆放在旁边的塑料模特上。 “出人命了!”杨松吃了一惊,却又觉得不对劲,那人坠落的姿势非常僵硬,难道……他挤到了前面,揭开跳楼者的帽子,竟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塑料模特,而模特的衣服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 原来,这个跳楼的塑料模特事先被人穿戴整齐,体内装进了石块,还把一袋血浆装进了头部,所以它才像人体一样快速坠落,并造成了“鲜血喷溅”的效果。 是谁把模特扔下来呢?杨松赶紧跑上去,到了楼顶,却发现一个人影也没有。回到楼下,他径直走向曲振海,问:“你知道这会是谁干的吗?” 曲振海脸色煞白,连连摇头:“也许、也许是某个对工厂不满的工人……” 没等他说完,旁边一个男记者突然问道:“听说两年前贵公司也发生过一起跟刚才一模一样的跳楼事件,只不过跳楼的并不是塑料模特,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工人。他当场摔死了,血也溅到了堆放在楼下的模特身上。你可以告诉我们当年那个工人为什么要自杀吗?” 另一个女记者也把话筒伸到了曲振海面前:“是啊,我也听说那个工人死得冤枉,所以他的血溅到那些塑料模特的身上后,冤魂也附在了上面,所以那些模特才会一次次地报复杀人!” “这,这……”曲振海满脸通红,却说不出话来。他不自主地连连后退,突然撞到了靠墙的一个货柜上,堆放在货柜上的塑料模特一涌而出,滚落下来,朝曲振海砸去。 复活 杨松赶紧冲上前,一把抓住了曲振海,使劲往前一拉,只听“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滚落下来的塑料模特砸在了曲振海身后的地上。 曲振海转过身,看到地上摔得七零八落的塑料模特,顿时脸色苍白。要不是杨松及时拉他一把,恐怕他早已被这些塑料模特压住了。逃过一劫的曲振海铁青着脸,急匆匆地走了。 曲振海离开后,记者们立即把杨松包围了,七嘴八舌地问他对最近发生的“模特报复人类”事件的看法。有一个女记者问得更直接:“杨队长,你是否也认为这一系列事件都是模特干的?警方能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杨松的脸顿时红了。他望着眼前的一支支话筒,一字一顿地说:“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世上绝对没有什么冤魂附体、塑料杀人的事情,一切看似不可能的事情都会有合理的解释。” “那你就给我们解释一下吧。”那女记者不依不饶。 “好吧,我试着给你们解释一下,希望可以消除社会上的一些谣言。”杨松想了想,说,“先说那个被倒下的模特砸中的售货员吧,其实,商场里塑料模特倒下,正好砸中旁人的情况很常见,只是大家平时都没有注意。这一次,在‘模特报复人类’的传言下,这个小小的事故就被放大成一个大新闻。如果因为把模特的手脚拆除下来就要受到报复,服装店里给模特儿穿过衣服的售货员怕要死光了。” “至于那场车祸,据我了解,那天,那辆装着塑料模特的货车开得比较快,连续超越了后来追尾的两辆小车。试想一下,当‘模特杀人’的谣言传遍了满世界的时候,你又刚好看到经过的车上载满了塑料模特,一定也会马上议论起这个话题,提到对付塑料模特的办法。巧的是,当两辆小车上的人都议论这个话题时,货车因为跑得太快,绑住塑料模特的绳子松脱了,塑料模特就掉到了公路上,紧跟在后面的两辆车紧急刹车,造成了追尾事故。”说到这里,杨松顿了顿,补充道,“也就是说,这场车祸之所以和‘模特杀人’事件联系在一起,完全是巧合。” 记者们议论起来,显然对杨松的话并不信服。那个女记者又追问:“这不过是你的推测,并没有证据。更重要的是,丁妮被杀和清洁工张大姐的救心丸被偷又是怎么回事呢?如果找不到凶手,又怎么能证明不是塑料模特干的呢?” 杨松抬头望了望刚才塑料模特掉下来的楼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这两起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负责地说,就算真是塑料模特干的,我也会将它们捉拿归案!”说完,他也离开了会场。 这天晚上,海蓝公司办公楼里的人陆续下班了,只有曲振海的办公室还一直亮着灯。 一个值班的保安打着手电筒将整幢办公楼巡查一遍后,走到了曲振海的办公室前,轻轻地敲了敲门。见里面没回应,保安就推门进去,他刚跨进办公室里,就听到曲振海吩咐道:“你不用等我了,去帮我倒杯咖啡,然后休息吧!” 保安应了一声就退了出来,很快端来了一杯热咖啡,送到了门口。他刚推开门,又听到曲振海在里面说:“给我吧!”保安就从门缝里把咖啡递了进去,转身离开了办公楼。 等保安的脚步声消失后,曲振海的办公室正对的模特展示橱窗里,一个长发披肩的塑料模特突然悄无声息地动了起来,只见它轻轻地走下了展示台,推开了橱窗门,径直朝曲振海的办公室走来。就在这长发模特走下展示台的时候,她旁边另一个男性塑料模特的眼睛里突然亮起了微微的红光! 长发模特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它轻轻地拧开门锁,径直走进了曲振海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曲振海背对着门,一动不动地看着电脑屏幕,一点也没有觉察到已经来临的危险。那长发模特悄悄地走上前,掏出一把刀猛地刺向曲振海的背部! 可这一刀下去,背部竟没有一滴血冒出来。长发模特正在奇怪,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响声。它扭头一看,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竟站着一个男性塑料模特,两眼闪着红光,双脚不动,像僵尸一样直挺挺地向她移来! 长发模特吓坏了,手里的刀也掉到了地上。它双手捂住眼睛,发出了一阵尖叫。 真相 “想不到假模特也会被真模特吓住,对不对,陈盈?”男性模特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长发模特松开了捂住眼睛的双手,露出了脸部,果然是陈盈! 杨松从男性模特的身后走了出来,说:“这个模特刚才一直和你站在橱窗里,从你行动开始,它眼睛里的摄像头就已经启动,拍下了你行凶的过程。”接着,杨松把塑料模特放在了地上,朝门外喊道,“都进来吧!”曲振海和几个记者就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几个警察。 “啊!你不是在办公室里?”陈盈看到了曲振海,顿时惊叫起来。 “对,他一直在外面。”说着,杨松把座椅一转,椅子上的“曲振海”转过身来,原来只是一个穿着曲振海衣服的塑料模特! 陈盈喃喃地说:“这怎么可能?我明明听到他和保安说话,保安还递了一杯咖啡给他,他怎么没在里面?” “这太简单了。我事先录好了曲振海的两句话,装进了MP3里,再将MP3用胶带粘在门后。保安每次开门的时候,把手伸进来按一下MP3的控制键,你就可以听到曲振海的声音了。”杨松一脸嘲笑,“至于那杯咖啡让你觉得里面有人,这个办法我还是向你学来的。你不也是用一杯‘开水’让自己洗脱杀人的嫌疑吗?” “你、你说什么啊?我根本就没有杀丁妮!她被杀的时候,我一直在屋外,商场的保安和摄像头都可以证明!”陈盈竭力争辩。 杨松笑了笑:“可是,你完全可以事先杀了丁妮,再借口去倒开水走到了门外,让保安帮你看着门。”杨松告诉大家,他一直不相信‘模特杀人’的鬼话,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关于凶手的线索,直到今天上午的产品说明会上发生了模特跳楼的事情,他突然意识到这一系列事件应该和两年前海蓝公司工人的跳楼事件有关。于是,他迅速查清了两年前的跳楼事件。两年前,在海蓝公司办公楼上跳楼自杀的人叫陈大丰,51岁,是海蓝公司的员工。陈大丰被公司派去送货时,被客户投诉偷窥正在换装的模特,因此,曲振海责令他在全公司的职工大会上作检讨。可就在检讨会的前一天,陈大丰跳楼自杀了。 “当初投诉陈大丰的就是丁妮!”杨松说,“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后,可以推断,最可能对丁妮和曲振海进行报复的,就是陈大丰的女儿——陈盈!”杨松查出陈盈就是陈大丰的女儿后,立即把怀疑目标锁定到她的身上。 不过,丁妮被杀那天,陈盈在保安的注视下从门缝里给丁妮递了一杯水后,便一直在门外没有进去过,似乎没有作案机会。杨松也怀疑过丁妮事先已被陈盈杀死,可当时在门内接过开水,还喝干了然后把杯子放在化妆台上的又是谁呢? 杨松盯着陈盈,一字一顿地说:“问题就出在那杯水上。”现场勘察并没有在室内发现水迹,所以不可能是陈盈假装递水时直接将杯子扔在了屋里。这样看来,如果当时丁妮已经被杀,就只剩下一种可能——陈盈端进去的是空杯子!可当时,不仅陈盈身边的保安确认她端进去的是开水,当时摄像头记录的图像中,也能看到陈盈端着的杯子正冒着热气。 “不过,当我把那天的情景从头到尾回忆时,很快就想到了它。”说着,杨松打开了一个瓶子,取出了一个白色的冰状小块,然后丢进桌上的咖啡杯里,杯里立即腾起了一股雾气。他解释道:“原来你是在空杯子里扔了一小块干冰而已。在那天的时装展示会开始前,舞台上不是正好有几个工作人员用干冰做舞台的烟雾效果吗?你只需要假装倒开水,拿着空杯子去偷一小块干冰装在里面,再端到门口就可以了。” 听到这里,陈盈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她痛苦地摇头,对着曲振海大吼:“不错,这一切都是我做的!这两年来,我一直在准备,就是要杀了你们!你和丁妮和都该死!要不是你们,我父亲也不会被逼得自杀!” 陈盈说,其实父亲陈大丰往丁妮的更衣室送塑料模特时,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人在换装。他是敲了敲门才进去的,而且一听到里面有人就立即退了出来,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当时并不太红的丁妮正想找个事件来炒作,提高人气,这才抓住这件事不放,坚持要海蓝公司对陈大丰进行严厉处罚,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而曲振海为了讨好客户,并不听陈大丰的解释,执意要他在大会上公开检讨,才导致陈大丰不堪受辱,跳楼自杀。 陈盈隐瞒身份当上了丁妮的助手,便开始精心实施复仇计划。在时装展示会的那天早上,进了更衣室后,她趁着丁妮化妆,戴上手套,取下了旁边一个塑料模特的手臂,再将手掌从手臂上取下来,露出了细长的不锈钢管,从背后猛地插进了丁妮的身体,将其杀死。接着,她又把那个塑料模特儿搬过来,把手臂接上后,再将取下的手掌放在模特另一只手的手心,摆成是塑料模特取下自己的手掌再杀死丁妮的姿势。然后,她取出丁妮的空杯子放在化妆台上,自己则拿着另一只一模一样的杯子到外面倒水,还让保安帮忙看着门。www.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丁妮化妆的时候不愿意让别人看到,所以陈盈能确定虽然更衣室的门没有锁上,但在自己倒水回来前,不可能有人走进更衣室里发现丁妮的尸体,所以她放心地端着一杯所谓的“开水”回来,将其从门缝里递进去,放到了事先摆在门旁的一个塑料模特的手上,再将事先已经按下的门锁拉上。而在大家破门而入的时候,那模特手上的杯子里的干冰早就挥发完了,陈盈只需在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丁妮身上时,将杯子藏起来就可以了。 陈盈知道,虽然自己将丁妮被杀巧妙地嫁祸给塑料模特,但警方肯定不会轻易相信。为了让大家相信是塑料模特杀人,她只好利用张大姐的心脏病再制造一次“塑料模特复活”的假象。 那天早上,在杨松到来之前,陈盈先给清洁工张大姐安排了好几件事情,让张大姐顾不上吃药。杨松来了,陈盈又叫张大姐马上把钥匙送过去,让张大姐不得不急急忙忙地跑到储藏室。其实,陈盈的目的正是要刺激张大姐的心脏。果然,张大姐脆弱的心脏很快就承受不住了,可当她想拿救心丸时,却不知道早被陈盈偷去了,藏在了塑料模特的衣服口袋里。陈盈说,自己并不是真想害张大姐的,她的包里早准备好备用的救心丸,一旦张大姐心脏病发后不行,她马上会掏出药来救张大姐。 至于曲振海,陈盈本想通过“模特报复杀人”的事件,让他生产的塑料模特卖不出去,直至最后破产。不过,听说海蓝公司要举行产品说明会,她就决定用一个塑料模特跳楼来重现当年父亲自杀的场景,以此告诉大家,父亲是被冤枉的。当然,她还事先在会场主席台后面的货柜门上做了手脚,打算等曲振海靠近货柜时就打开门,让里面堆放的塑料模特从高处倾倒出来,砸死曲振海。 当曲振海侥幸逃脱后,已被复仇的怒火控制的陈盈只得铤而走险,装扮成塑料模特,躲进了海蓝公司的模特展示橱窗里,伺机亲手杀死曲振海。 “我杀他们,正是因为他们害得我家破人亡!”陈盈死死地盯着曲振海,两眼像是要喷出火来。 曲振海吓得连连后退,一把抓住了杨松,说:“杨队长,快、快将这个杀人犯关起来!” 杨松一脸厌恶地将他的手甩开,转头对旁边的警察轻声说:“带走吧!”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曲振海的办公室。(原发《百花悬念故事》)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复活的模特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796.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