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鸣谷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1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17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鬼鸣谷,原名鸡鸣谷。是伪满时期日本人留下的一个废弃旧金矿。当年日本子退却时,炸井毁矿。有十名矿工没来得及撤出,竟被惨无人道的活活封埋在了……
鬼鸣谷,原名鸡鸣谷。是伪满时期日本人留下的一个废弃旧金矿。当年日本子退却时,炸井毁矿。有十名矿工没来得及撤出,竟被惨无人道的活活封埋在了井下。后来,一逢阴雨天,附近村庄的人们,就可听到从这里传出瘆人的哭喊惨叫声。使这里成了一个令人望而生畏,避而远之的禁忌之地。从而,这里便有了一个阴森恐怖的名字——鬼鸣谷。 多少年来,从没人敢冒险涉足鬼鸣谷。据说,就连猪狗牛羊等牲畜一旦误入这里,都会鬃毛倒竖,惊恐逃离此地。 不想,在离鬼鸣谷十里外的闻鸡川古镇,有个外号叫“二秃子”的赌鬼,因欠下了赌局两万块钱高利贷无力偿还,被放局人狗阎王逼得走投无路,竟然逃进了鬼鸣谷。 1、井下奇遇 鬼鸣谷与闻鸡川只一山之隔,可这里因人迹罕至,鸡犬不闻,在荒芜幽暗的山谷里,郁积着一股阴气。 二秃子进了鬼鸣谷后,恍惚是由鸡鸣狗叫人声嘈杂的阳世,一下子来到了幽冥晦暗,阴风习习的阴间。可他心里清楚,这个时候如果走出鬼鸣谷,一旦落入狗阎王之手,其后果将不堪设想。看来,他二秃子也只好先在此暂避一时,躲过风头再作打算。 二秃子听人说,在鬼鸣谷的谷底,当年曾建有矿工工棚。他便打算到谷底去找个能挡风避寒的房壳塄,先安顿下来。可就在深一脚,浅一脚,磕磕绊绊的顺着山坡往下走时,突然脚下一出溜,便掉进了一个杂草树叶覆盖的废矿井。他就觉身子飞速下沉,形同一块坠落的石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便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昏迷中的二秃子,渐渐感到有了意识。朦胧之中,就觉不远处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二秃子不由暗吃一惊,连忙用手揉了揉眼睛,只见是一个身穿露了棉花的破旧工装,头戴柳编安全帽的矿工,背对着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二秃子稳了稳神,怯生生的问到:“谁?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就听那个矿工头也不回的说:“你想知道吗?” “嗯……” “真想知道?” “哦……” “好,既是这样,那我就告诉你。” “你……能不能转过身来说话……” “还是这就设么说吧,免得吓着呢。” “好……好……” “那一年,日本人炸井毁矿的事,你可曾听说过?” “听说过,听说过。就是日本子退却那年……” “当时有十个矿工被封在了井下,想必你也听说了?” “听说了……啊——”二秃子听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打了个冷战:“你……你……不会是……” “正是!实不相瞒,我就是当年被日本人炸矿井时给封在井下的矿工……” 接下来,他便跟二秃子讲述了,当年日本人炸毁矿井,那十个矿工被封在井下之后的悲惨遭遇,以及其中发生的一件千古难遇的奇事。 当年十个矿工被封在井下后,悲愤绝望自不必说。可求生的本能,激励着他们四处寻找逃生的出路。他们先是顺着井下纵横交错的巷道,一条一条的摸,一行一行的找,企望能踅摸到一个出口逃出去,可结果让他们大失所望。整个矿山所有出口,已经全部被日本子给炸毁封死。寻找出口的希望破灭后,他们又用钢钎从矿洞里往外凿。然而,矿洞里的岩层也不知要有多少丈厚,要想用钢钎把它凿通谈何容易呀。其实他们心里清楚,这比故事里说的那个愚公移山还要希望渺茫。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轻言放弃。十个矿工换着班,轮流凿挖不止。坚硬的岩石被一块一块的凿下来,岩洞一寸一寸的往外延伸。因矿洞里没有吃的,他们只好靠喝岩缝里的渗水充饥。就在他们一个个耗尽了体能,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有人发出一声惊呼,居然在他们凿挖的岩层里发现了一个“金葫芦”。 所谓“金葫芦”,就是夹在岩层矿脉中的天然大金块,也叫“狗头金”。这种自然生成的天然金块,千载难遇,价值连城。 一听发现了“金葫芦”,这十个矿工就像回光返照似的,不由精神大振,全都兴奋了起来。等他们从岩层里把那个“金葫芦”抠出来,用嘎石矿灯一照,就见这个天然金块黄灿灿的,足有两个拳头那么大。老话讲,寸金寸斤。就是说,一寸见方的黄金,就是一斤重。这两个拳头大的金块子,得有多少斤呀。十个矿工轮着把那个“金葫芦”掂量一番,都说足有二十多斤。 看着这个黄灿灿的“金葫芦”,他们不由兴奋不已,全都来了精神。又一个个支撑起来,开始继续凿挖…… 没有天日的矿洞里,他们也不知到底过了多少天。后来他们还真凿通了洞壁岩层。可不幸的是,当他们钻出矿洞时,却发现这是一个废矿井。从井底到井口不知要有多少丈。没有提升机,就根本不可能上去。到这时,希望彻底破灭。他们一个个绝望的倒下去,便再也起不来了…… 老话说,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可这十个被困在矿洞里的矿工,却一直割舍不下这笔意外之财。临终之际,他们相约下辈子,再一同到这里找这个“金葫芦”。 为防这个“金葫芦”落入他人之手,他们抽签决出一人,死后的阴魂留守在矿洞里。 那个矿工告诉二秃子,他就是抽签决出的那个留守的人。他死后几十年阴魂不散,一直没去投生。就这么守在这里,等候着另九位矿工到时来取那个“金葫芦”。 听那个矿工如此一说,二秃子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难怪他一直背对着自己不肯转过身来说话呢,原来他是……正当二秃子胡思乱想之时,就听得那个矿工说:“咋样?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事情也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还想知道些啥,只管问。我不想让你带着遗憾上路……” “什么……”二秃子从这话里,品出了一种不祥的味道:“你说这话是啥意思……” “你说呢?”就听那个矿工陡然换了口气,从沙哑的嗓子眼里,挤出了一种阴森而诡异的声音:“你来了这个不该来的地方,又知道了你不该知道的事情,难道你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吗……” 说着话,就见那个矿工慢慢转过身来——二秃子看到的,居然是个顶着柳编安全帽,披着矿工服的一具骷髅。 二秃子努力控制着瑟瑟发抖的身体,双手抱头闭紧眼睛,屏住气息……可他能感觉到,有一股凄神寒骨的阴寒之气,正向他步步逼近……待他乍着胆子睁开眼睛,就见一只白骨森森的大手,伸着长长的指甲,慢慢的向他胸膛抓来……二秃子不由惊叫一声,便昏死了过去。 2、意外归来 狗阎王,原是开狗肉铺的。因其终日以杀狗卖肉为生,身上便带了一股煞气。镇上的狗只要见了他,就会夹起尾巴,站在那里瑟瑟发抖。由此,他便有了这个诨号。后来,狗阎王便凭着这个恶名,在狗肉铺后院开设赌局,大发不义之才。 狗阎王的凶狠残忍,在闻鸡川出名挂号。一旦有谁欠下赌债逾期不还,他便会以剁手卸腿的手段相威逼。这次二秃子就是被他逼上了绝境,才逃进了鬼鸣谷。 这天掌灯时分,狗阎王正在吃晚饭。手下的人急匆匆的跑进来禀报说,二秃子回闻鸡川了。 狗阎王一听二秃子回了镇上,马上撂下饭碗,顺手拎起剥狗的尖刀就往外走,要急着带人去抓二秃子。不想这时,二秃子竟然大摇大摆的进了狗肉铺。 见二秃子送上门来,狗阎王的手下便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把二秃子按倒在地。就见二秃子扭动挣扎着喊道:“放开我,放开我,我有话说……” “好,先放开他。”狗阎王让手下放开二秃子站到一旁,他随手拉过椅子坐下。手里漫不经心的摆弄着那把剥狗的尖刀说:“我倒要看看他有啥话要说。” 二秃子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打身上的泥土一边嘀咕:“君子不打上门客,没见过这样的,也不问青红皂白,进门就给按在地上……” “别,我狗阎王不是君子。我就知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说着话,狗阎王把手一伸;“拿来吧。” “啥东西?” “嘿,你装傻呀。欠债还钱呀。” 一提到这事,二秃子一下耷拉了脑袋:“钱……没……没有……” “啥玩意?没钱?嘿,本事了二秃子。没钱你还敢这么大摇大摆的回闻鸡川?来人,把秃老板给我架到后院,绑剥狗柱子上。先卸他一条腿,省得他再跑。” “别……别……我来是有一件大事要跟你说。” “甭来这套,我狗阎王就认钱。只要没钱,一切免谈。” “可我要说的这件事,正是和钱有关。是一笔从天而降的横财。” “是吗?那我倒想听听,你说说看,是一笔啥样的横财?” “这个……事关机密,我只能跟你一个人说。” “嘿——你个二秃子,还跟我卖起关子来了。那好,咱这就到后院找个地方去说。你要是敢耍我,我狗阎王非活剥了你不可。” 说着话,狗阎王起身把二秃子带到后院他住的屋里。插上屋门拉上窗帘说:“这回可以说了吧?” 二秃子隔着门缝往院里窥视了一番,见没人跟过来。这才转过身来对狗阎王说:“你先脱下棉袄,让我看看你的胸口。” “你想干啥?” “你照我说的做就是了,等会我再告诉你咋回事。反正我不会害你。” “量你也没这个胆。” 说话之间,狗阎王按二秃子所说,脱下棉袄,露出胸脯。 二秃子上前仔细打量了一番,等狗阎王重新穿好,才神秘兮兮的说:“你知道我去了那里吗?” “有屁快放,没人跟你猜谜语。” “我去了鬼鸣谷。” 一听二秃子说起了鬼鸣谷,狗阎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难怪我这么折腾都没能扫着你的影呢,原来你是去了哪里。胆够大的?” “还不是被你狗阎王逼的。” “可我却弄不明白,这跟你要说的那笔从天而降的横财有啥关系?” “当然有关系。我要说的那笔横财,就在鬼鸣谷。” 接下来,二秃子便把自己逃进鬼鸣谷,不慎失足掉进废矿井,在井下矿洞里遇到那个矿工的阴魂,和关于那个“金葫芦”的事,一五一十的跟狗阎王叙说了一遍。 狗阎王听说鬼鸣谷的井下矿洞里有个“金葫芦”,不由得让他浑身热血直涌,两眼往外冒绿光。可待他静下心来一想,不由得疑窦丛生。 “刚才你不是说矿洞里有个矿工的阴魂要杀你灭口吗,可你咋活着出了鬼鸣谷呢?” “胎记。”二秃子解开衣扣,露出前胸脯,用手指着胸脯上的一块胎记说:“是因为这块胎记,保住了我的性命。” 二秃子说,在他得知了那个“金葫芦”的秘密后,那个看守“金葫芦”的矿工阴魂,本想杀人灭口,要他性命。可就在把白骨森森的阴爪伸向他的胸膛时,发现了他胸脯上的这块胎记,便又收回阴爪,放过了他。并跟他道出了一个秘密。说当年被封埋困死在井下的那十个矿工,相约来世为人时要到鬼鸣谷来寻着这个“金葫芦”。为到时便于相认,他们在临死前,便用嘎石矿灯烧热那个“金葫芦”,在每个人的胸脯上烙下了印记。所以,当那个矿工阴魂发现二秃子胸脯上的那块胎记后,不由眼前一亮。等他拿来那个“金葫芦”放到胎记上一验证,恰好吻合。凭此断定,二秃子乃当年被封埋困死井下的矿工投胎转世之人。便把他送上了矿井。 听二秃子这么一说,狗阎王赶紧甩掉棉袄,挺着胸脯说:“我这也有一块胎记,和你的那块一模一样,莫非我也是……” “现在你该明白刚才我为啥让你解开棉袄,要看你胸脯了吧。因我以前曾见过你的胸脯上有这么一块胎记。所以才来跟你说这事。” “可我对那个‘金葫芦’的事,咋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要不是那个矿工的阴魂跟我说,对这事我也一无所知。定是上辈子我们死后过奈何桥时都喝了孟婆汤……” “这么说,出我俩之外的那七个投胎转世的人,也肯定记不得这事。” “想必如此,要不会让那个‘金葫芦’撂到现在?” “真是天助我也,快走——” 说着话,狗阎王拉起二秃子就往外走。 “你啥意思?想去干啥?” “傻袍子,这还用我说嘛。咱俩赶紧去鬼鸣谷把那个‘金葫芦’拿回来,二一添作五……” “要我说你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傻袍子呢。” “你啥意思?” “要是那么容易就把‘金葫芦’弄到手,我还会颠颠的跑来跟你说这事?” “咋回事?” “那个守护‘金葫芦’的矿工阴魂说了,只有九个投胎转世之人到齐,才可拿走那个‘金葫芦’。所以我才来找你。咱得想法找到另七个和咱一样,胸脯长有这块胎记的人。” 3、生死之间 狗阎王和二秃子原以为,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七个胸脯长有相同胎记的人,形同大海捞针,不定得到啥猴年马月呢。可不想事情出奇顺利,似有鬼神相助。他俩只在镇上的澡堂子守株待兔蹲了不到一个月,便把人找齐了。原来这七个人,跟狗阎王和二秃子一样,全都投胎转世到了闻鸡川古镇。在他们得知事情的原委后,不由的一个个喜不自禁,兴奋不已。急不可耐的催赶狗阎王和二秃子带他们去鬼鸣谷。 狗阎王和二秃子也觉着这事宜早不宜迟,免得夜长梦多,走漏消息。稍事准备,他们便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带着绳索,去了鬼鸣谷。不过在临行前,狗阎王特意强调,对此事要守口如瓶。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妻子。不得走漏半点风声。 有二秃子带路,没费多少周折,他们便找到了那个矿井口。他们先把绳索一头拴在一旁的大树上,之后由二秃子打头,狗阎王押后,九个人依次顺着绳索下了矿井,来到矿洞里。 漆黑的矿洞里,阴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前面的二秃子打着手电,怯生生的往里摸索,后边的人亦步亦趋,小心跟进,连大气都不敢出。就像老电影里的鬼子工兵在探雷……恰这时,就听得二秃子一声惊叫。大家顺着手电光看去,不由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见地上有一具白森森的骷髅。二秃子赶紧移开手电,可照到的又是一具骷髅……随着手电慢慢移动,人们先后看到了十具骷髅。前九具骷髅横躺在地上依次排列,而唯独第十具骷髅是倚靠矿洞岩壁而立,两只长甲白骨爪捧着一个黄灿灿的东西——人们几乎同时想到,那大概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金葫芦”。 一见到这个“金葫芦”,笼罩在人们心头的恐惧顿时一扫而光。九个人呼啦一下围了上去,二九一十八只大手,同时伸向那个“金葫芦”——这时,就见那具倚洞壁而立的骷髅,“哗啦”一下瘫倒下去,和那个“金葫芦”一起散落在地上。随后,人们就听到矿洞顶上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你们总算来了,我终于可以走了。工友们,来世见……” 声音飘渺如烟,轻轻地掠过人们的头顶,飘出了矿洞。这时,二秃子已从地上抓起那个“金葫芦”。 接下来,人们爱不释手的把这个足有二十斤重的“金葫芦”,先后传阅了一遍。等最后传到狗阎王手里,就见他把“金葫芦”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转身便走。后面的人紧跟其后,鱼贯而出。 狗阎王抢先一步抓住绳索,顺着矿井捯了上去。可等他爬出井口,不待后面的人上来,竟然从腰里摸出剥狗的尖刀,“嘭”的一下砍断了绳索……二秃子等人就这样眼睁睁的被困在了井下。 狗阎王砍断绳索后,匆忙离开井口,连滚带爬的逃出了鬼鸣谷。 此时正值后半夜三四点钟,四野一片寂静。狗阎王趁着夜色,一路狂奔,直往闻鸡川跑去。他要在天亮前,人不知鬼不觉回到他的狗肉铺。以免被人发现他的行踪,露出马脚。可不想,忙中出乱,欲速则不达。就在他跑到离闻鸡川还有二里多路的地方,一辆汽车迎面疾驰而来。就听“嘭”的一声,把他撞出去十几步远。随后“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他就觉脑袋“轰”的一下,便没了知觉。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是躺在县医院的病房里。守在病床边的老婆告诉他,是在三天前的夜里,他被汽车撞倒在离闻鸡川二里远的公路上。肇事车辆跑了。是一辆三马子车送一个难产的孕妇去县医院,途经此处发现了横躺在马路上的狗阎王,把他救起送到了县医院。 等狗阎王听他老婆说了事情的经过后,猛地一下从病床上做了起来:“怎么,你是说是一个送孕妇的三马子车把我送这来的?” “是呀,多亏遇上了人家。听抢救的医生说,要是晚来一个小时,他的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那个孕妇呢?” “苍天保佑,好人有好报。听说是在救你上车的时候,就把孩子生下来了。把你送到医院后,他们就回家了。真是好人呀,救了人连姓名都不肯留。” “怎么,连姓名都没留下?” “是呀,人家是施恩不图报呀。” “什么施恩不图报,快,咱得赶紧找他们”说着话,狗阎王就要下床。他老婆赶紧把他按下劝到:“好了,再急也不在这一时。等你好些了,咱们一定找到救命恩人。好好报答人家。” “报答什么呀报答,我是急着找他们要我东西。” “要你的东西?”他老婆不由一愣,随后便从他的枕头底下拿出一个黄灿灿的东西:“你说的是这个东西吧?这是他们临走时交给我的。说是当时在你身边捡到的。” 狗阎王一见那个“金葫芦”,不由一下愣住了。心说,当今世上真还有这样的人?危难之中,救人性命。不但施恩不图报,还能把这么一大块金子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他…… 狗阎王的老婆见他直眉楞眼的,也不说话,便试探着问他:“我说这东西是你的吗?你是从哪弄来的?你到是说呀,不会是又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 “伤天害理?何止是伤天害理呀,我他妈是在图财害命。” “什么?你说什么?” “没工夫说了,咱赶紧走。” “走?去哪?” “鬼鸣谷。” “鬼鸣谷?去……去哪干啥……” 狗阎王不等他老婆再问下去,便疯了似地跑出医院,打了一辆出租车,急匆匆的向着鬼鸣谷赶去。 后来,狗阎王和二秃子等一行九人,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了搭救狗阎王,不,应该说是救了他们九人性命的那个孕妇家里。他们在感恩载德,道谢致意之际,还意外得知了一件奇事。那个新生婴儿的胸脯上,居然和他们九人一样,也有一块奇特的胎记。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