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先大人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2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43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编者按:幽幻,诡异在文章中被诠释的淋漓尽致。文章从开头就埋下伏笔,理佐的失忆,牧田秀一的秘密,关于头盖骨的诡异事件,关于牧田家的不可思议……

编者按:幽幻,诡异在文章中被诠释的淋漓尽致。文章从开头就埋下伏笔,理佐的失忆,牧田秀一的秘密,关于头盖骨的诡异事件,关于牧田家的不可思议的族规等。很精彩的文章,处处伏笔,在关键时刻给出答案,佩服精巧的构思。推荐共赏。 一 我是个非常害怕虫子的人,尤其是毛毛虫。只要看到它用那带着无数根细毛的身体从我眼前慢慢爬过时,我的头皮都会一阵酥麻,鸡皮疙瘩也会瞬间起一身。 我要说的故事便是与这毛毛虫有关。 从我家到学校,要必经一条马路,路两边生长着杂草和一排排小树。每次经过那条马路时,我都特别小心,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这里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段时间快要考试了,我每天都会学习到很晚,第二天又要起大早去上课,天还没亮时便要走在上学的路上。 可能是昨晚睡得太晚,以致于我一整天都精神恍惚。在回家的路上经过那条马路时,我没有留意身边杂草中那带着诡异的沙沙的响声。 就在这时,突然一条巨大的毛毛虫从我的脚边爬了过去。它约有碗口那么粗,通体发黑,身体足有两米多长。它爬行的速度很快,身上的毛像无数根带着毒的刺,若不小心被扎上,很可能会中毒而死。 当它从我脚边飞快爬过时,竟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的头皮一下子炸了起来,酥麻感遍布全身,我的腿酸软无力,耳边嗡嗡作响,很长时间我都沉浸在那份恐惧中,整个人目光呆滞的望着毛毛虫消失的地方。 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到有人在拍我的肩膀,我呆呆地转头看向那人,是个男生,模样清秀。 他在喊我理佐。 理佐,是我的名字吗?我记不起来了。 他又是谁,我认识他吗?http://www./cp/ 长篇鬼故事 男生说他是牧田秀一,是我的未婚夫。可我不记得自己有个未婚夫,我连自己是谁,家住哪里都记不起来了。对于之前的一切,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牧田送我回家时,一路上跟我说了很多话,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脑子里浮现的全是那只可怕的巨大毛毛虫。 “理佐,这里就是你家,你知道吗?”牧田的话将我的思绪一下子拉了回来。我看着眼前的二层小楼,感觉这里很陌生。 牧田按了门铃,出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她很责备地问我:“怎么现在才回来,都这么晚了。”我没有回答她,对于她的责备,我有些茫然。 “哎呀,是你送她回来的呀,牧田。快到屋里坐坐。”女人对牧田很热情,看样子他们很熟悉,我不禁在想,难道他真的是我的未婚夫吗? 牧田一边脱鞋,一边对女人说道:“是这样的,伯母。我刚才本想过来找理佐,可是在路上却看到理佐目光呆滞地坐在马路上,我觉得她有些奇怪。” “什么,她坐在马路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的奇怪又是什么意思?”女人一脸焦急的问着牧田。 牧田连忙说道:“刚才我在放学后邀请理佐到我家做客,正在我倒茶时,她却不告而别了。” 牧田看了我一眼继续说:“我追出来后发现理佐正坐在马路上发呆,我扶起她时,她却好象不记得我是谁了,连自己家在哪都不知道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理佐,我是妈妈呀,你知道吗?理佐,你别吓我呀。”这个自称是我妈妈的女人一个劲儿的摇晃着我的身体,我仍茫然地看着前方,脑子里一片空白。 第二天,妈妈带我去看医生,做了各项检查后,医生说我的脑部没什么特别的异常现象,身体各器官也都正常。 “那么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医生。”妈妈听到医生的结论后更加焦急。 医生扶了下眼镜说:“我想,这恐怕是心理问题。例如说,她受到了什么精神方面的刺激。你有这方面的线索吗,太太。” “一点也没有。”妈妈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并没有打算将自己所看到的巨大毛毛虫告诉给她,恐怕她不会相信我说的话,就连我自己也不太相信那是真的。 “我先给你开些药,总之,我们就耐心的治疗吧。”说完,医生便给我开了一些精神方面的药。 二 下午,牧田来我家,妈妈将他带到我的房门外时,我听到妈妈在问牧田,是不是我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让我变成了现在的样子。牧田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不敢再想那只毛毛虫的事,我想这世上应该不会有那么大的毛毛虫,一定是我最近精神压力太大而出现了幻觉。 “牧田,我会不会就这样变成疯子呢?我竟然会出现那种幻觉。”我将那天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巨大毛毛虫的事跟牧田说了。 “嗯,巨大的毛毛虫啊,究竟你为什么会出现那种幻影呢?”牧田也觉得有些奇怪。 “不知道,不过那真的很可怕,一想到它可能还会出现,我就……”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理佐,我们出去外面散散心好不好?你就是关在这个暗暗的房间里太久,才会看见那种怪东西的。” “嗯,说的也是。”我觉得牧田的提议很好,是应该出去散散心的。 我们来到了江边大坝上,坐在草地上,看着眼前的江水,吹着柔和的风,心情真的好了很多。 牧田看着我,有些欲言又止。 “理佐……首先,有句话我一定要先跟你说清楚才行。” “什么话?” “我喜欢你……前一次我也在这个地方跟你说了同样的话呢,你想不起来?” 我点了点头,对于此事我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http://www./cp/ 长篇鬼故事 “这样啊,不知道丧失记忆是怎样的感觉。”牧田有些失望的躺在草地上。 牧田接着说道:“要是我丧失记忆,我觉得光是想到这就很可怕呢。那样许多宝贵的记忆就会消失无踪了,我会受不了的。” 听牧田说到这里,我低下了头。我想我宁愿消失的记忆是有关那只毛毛虫的。 “啊,不过你不用放在心上,因为你可以现在制造记忆。或者,你要不要去我家?走啦走啦……”牧田很雀跃的邀请我去他家,我不好意思回绝,就跟着去了。 三 来到牧田家门外,我抬头看到一幢有些古旧的房屋。外面的墙壁不知经历多少风吹雨打,已经有些破败。里面黑漆漆的,仿佛已经很久没人居住般。 牧田拉着我的手进入了这幢房子,一股刺鼻的怪味儿呛得我有些无法呼吸。牧田要我坐在客厅,他去准备茶。 从一进门,我就感觉有一股阴冷的空气围绕着我,就像我家的地窖。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室内要比外面更加破败。这幢房子起码建立了几十年以上了,屋内到处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我对这幢房子总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牧田端来了茶,坐到了我对面,“你怎么了,看你好象忐忑不安的样子。” “没,没有啊。”我极力掩饰自己的不安,低头喝着牧田准备的茶。 “对了,对现在的你来说,你是第一次来我家呢。不过以前你可都来过好几次了。”牧田打趣地说。 我无语的低着头,对于牧田说的话,我仍是一点记忆也没有。 我们都沉默了,彼此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沙沙沙的声音,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向我们这边爬来。 这声音让我想到了上次看见的巨大毛毛虫,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它。 “什么声音?”我不禁有些害怕的问道。 “啊,是我爸,他醒了。这是你第二次和我爸见面呢,理佐。” 我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处,门外突然出现了两只脚。接着是腿,然后是身体和头。 一个形如枯槁的老人躺在地上,他用双脚带动全身,以一种奇怪的姿态,诡异地从黑暗处爬来。 他的头顶隐没在黑漆漆的门外,头发散乱的搭在地上,他已经瘦得像个只有外皮包裹着的干尸。 牧田的父亲张开嘴声音沙哑的说道:“你好啊,理佐,欢迎欢迎。我一直以为你不会来呢。”他的声音在这阴暗的屋子里,透着强烈的诡异,让我感到毛骨悚然。 “爸,你不用勉强出来,你要注意休息才行。”牧田很关心的说道。 牧田的父亲并没有回去休息,而是用他那诡异的沙哑声说道:“这怎么行,秀一。也许理佐以后会成为我们家的儿媳也说不定哪。”说完,他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我沉默的坐在那里,对于牧田父亲说的话不知道该做何回应。 牧田在一旁看到我的沉默,他的脸胀得通红。极力反对他父亲不要乱说话,因为我已经失去记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他们都是陌生的,牧田不想吓到我。 “我的身体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天天在衰老,恐怕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活了。呵呵呵……”牧田父亲的笑声很阴森恐怖,他喘息了几下后继续说道:“我要是死了,我们家秀一就拜托你多多照顾了,理佐。” 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沉默以对。 牧田急忙说道:“爸,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再说,理佐现在失去记忆,根本就不记得曾答应过我的婚事啊。” “真是的,拜托你快回去休息,不要在那多嘴了。”说完,牧田的脸胀得更红了。 牧田父亲轻轻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这碍事者也该告辞了,我好累,也差不多该回床上休息了。” 紧接着他又说道:“真的,我们家秀一的事,就麻烦你多多关照了,可爱的小姑娘。呵呵呵……”又是一阵阴森的笑。 说完,他同来时一样,双脚用力蹬着地板,用那种奇怪的姿态,将身体一步一步挪了回去。 牧田父亲的话让我感到十分不安,恐惧感一阵阵袭来,这幢房子我一分钟也不想再呆下去,我忙起身告辞了。 我逃命般地跑回了家。这种不安,这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不安,去过牧田家后,更加强了这种不安的感觉。 我一定是曾经去过那幢房子,并且在那幢房子里曾看到过什么恐怖的东西,恐怖到我会出现那条巨大毛毛虫的幻觉。 说不定我丧失记忆的原因就在他家也未可知。 四 到了晚上,我关灯睡觉时却怎么也睡不着。耳边还依稀萦绕着牧田父亲那让人毛骨悚然的沙哑声音:“我们家秀一的事,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可爱的小姑娘。呵呵呵……” 我吓得将被子蒙到头上,不想再出现这样的幻听。我害怕再见到牧田父亲,甚至害怕再见到牧田。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沙沙沙的声音,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地板上爬。 我摒住呼吸仔细听着,沙沙声在门外响个不停。 我躲在被窝里不敢出声,突然,沙沙声消失了。但只停了两秒钟时间,那声音又再次响起,此时门也吱嘎一声跟着打开了。 这么晚了,难道是妈妈在外面擦地板?我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向门处看去,借着门外的灯光,我看到一只巨大的毛毛虫正从门外向我这边爬来。 它的身体足有碗口那么粗,浑身长满了毛茸茸的刺。每爬行一下便传出沙沙沙的声音。 它正是我在路上遇见的那只巨大毛毛虫,它爬向我的距离愈来愈近,愈来愈近…… “啊!”我大叫着一下子坐了起来。惊恐的看向门处,门正关得死死的,那里没有毛毛虫,什么都没有。 我这才发现屋子已被阳光照得大亮,终于松了口气,原来只是个梦,而此时的我身上已被冷汗湿透。 “理佐,牧田来了。”妈妈在门外喊我,我的心咯噔一下。 妈妈打开门看我并没有起床的意思,忙道:“理佐,你在做什么?快出来啊,牧田已经在大门外等你了,我看他好象有急事的样子。” 牧田会有什么急事找我呢?我刚走出房门便看到牧田极其慌张的样子。 “理佐,抱歉突然跑来找你,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很重要的话?”看到牧田慌张的样子,我不免有些疑惑。http://www./cp/ 长篇鬼故事 “我爸的病情突然恶化,他现在口中一直喃喃自语,说想要见你一面。”说完他便拉住我的手,“求求你,跟我走吧。”没给我任何反应的余地,一路上被牧田拉着飞奔到他家。 一进门牧田便大喊着:“爸,爸,我把理佐带来了。” 我很害怕再进这幢房子,可是手被牧田攥得很紧,无法挣脱。 “就是这个房间,快点。”牧田将我拉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门口。 “爸,我把理佐带来了。”牧田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门。 “爸,你知道吗,是理佐。”牧田的父亲紧闭着眼睛,气若游丝。他比昨天又瘦了许多,眼眶凹陷得更深了。 五 刚进门时我只注意到牧田父亲的脸上正冒着虚汗,可当我再往他的头上看时,我一下子惊呆了。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瞬间我的头皮开始炸了起来,浑身战栗。 牧田父亲的头上正是我看到的那只巨大毛毛虫,而这只远比那只大得多,身长起码有二十多米长,正卷曲在地上。 我吓得张大嘴巴却喊不出一点声音,仿佛喉咙被人掐住般哽在那里无法呼吸。 我想马上回家,可腿却酸软得不听使唤。我多希望此刻仍只是场噩梦啊,只要我一觉醒来,我仍睡在自己家的床上,这一切也都不曾真正发生过。 可是,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眼前出现的并不是毛毛虫,而是一颗颗裹着皮的头盖骨串在一起,它们稀疏的银发散落在地上,这些头盖骨正寄生在牧田父亲的头骨上。 “理佐,也难怪你会吓到,一定是以前你在我家偶然看见我爸的时候受到惊吓,所以才会失去记忆的。”牧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此时听起来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而且你的潜意识把这个画面当成巨大的毛毛虫,所以在你失去记忆之后,仍会看到它的幻影。只是,这个并不是毛毛虫…… “这是我的祖先们头盖骨的集合,每个头盖骨都用头皮覆盖着,不用说,里面当然有脑的存在。” 牧田继续说道:“家父的头上连接着的是我伯母的头;再上面是我奶奶的头;再再上面是我大伯的头;再上面是我大伯母的;那再上面是我曾祖父及他兄弟们的;再更上面,是我曾曾祖父的……” “不要再说了。”我吓得捂住耳朵,不敢再听下去。 “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没错,上次来牧田家,牧田去为我准备茶时,我无意中看到他父亲和那些串在一起的头盖骨。 我吓得落荒而逃,在我回家的路上便出现巨大毛毛虫的幻觉。后来牧田赶来了,而我却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我一定是惊吓过度才会出现的失忆。 “理佐,你想起来了?那么,我对你求婚的事你也想起来了对不对?你答应我的求婚了,你记得吗?你说你愿意嫁给我。”牧田急切地抓住我的胳膊,他很兴奋。 我的确是答应过他,但那是在我看到他爸爸之前。 “理佐,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你只要生下身上流有我的血液的孩子,这就够了。”我吓得挣脱他一步步向后退去。 牧田很急切的向我走来,“牧田家的后裔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我要是不传宗接代的话,我的亲人们就非死不可了。他们长年以来所保有的亲人的记忆也会跟着化为乌有。” 牧田一边说一边向我靠近,他的脸变得愈发难看,“他们不会准许我那样的。” “不,我不能和你结婚。我,我要回去了。”说完,我便朝楼下跑去。我一定要快点出去,牧田和他的祖先们实在太可怕了。 “等一下,理佐,你逃也没有用的。这里的每扇门都上了锁。”牧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吓得更想拼命向外逃。 我只顾着向门外跑,却没注意脚下,突然我被什么东西拌倒了。回头一看,竟是串在一起的头盖骨。 它就像只巨大的毛毛虫般在地板上来回蠕动,刮得地板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这条二十多米长的怪物,不知由多少只头盖骨串在一起。www. 鬼故事 我不禁吓得大声尖叫,想站起来,腿却酸软无力,整个人早已被吓得浑身发抖。 “理佐。”牧田的声音像幽灵般出现在我身后,“你现在跌倒的地方是从我父亲他的头长出来的,我的祖先的头。”牧田正一步步向我靠近。 “理佐,我没有时间了。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说完,他的手便向我伸了过来。 我吓得打掉他的手,大喊道:“你不要过来。” 正在此时,牧田的脸变得扭曲变形。他捂着自己的头一副极其痛苦的模样。他的嘴里不停念着:“呜呜呜……我的头。爸,爸……” 我看到牧田的头上正在滴血,他一边捂着头,一边朝他父亲所在的房间走去。 我听到他在房间里说:“我爸,他死了。” ……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一长串的头盖骨瞬间朝那间屋子抽了回去。吓得我马上站了起来,贴着墙壁不敢动唤。 头盖骨的速度很快,只一瞬间便从我的身边消失不见了,只有地上零散的一些银发可以证明它们曾经在这里出现过。 我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到牧田在屋内呜呜呜地叫,好奇心驱使我走近房间门口。 透过门缝,我看到牧田的父亲正一脸惊恐的躺在地板上,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嘴巴大张着,仿佛在临死前承受过巨大的痛苦。 再向他的头上看去,那上面的头盖骨却……不见了。就像被人用斧子砍掉般,血正从牧田父亲的头部源源不断地流出。 我害怕的看向牧田,他正跪在那里双手捂着头,屋内的光线非常暗,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牧田抬起头看我,仔细一看,我吓得张嘴想大叫,可我发觉我在极其惊恐的时候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我呼吸急促的想逃,脚却酸软无比。 牧田的头竟与那些头盖骨串在了一起,他正瞪着诡异的眼睛看我,从他头部流出的血染红了他的白衬衫。 “你在做什么秀一,快去抓住那位小姐。” “是呀,还不快抓住她。你要是让她逃了,就再也找不到新娘了。” “快点,快去抓住她。” 毛骨悚然的声音从那些头盖骨里发出,声音在苍老中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在这阴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我知道,我知道啦!伯母,大伯父,你们不要一直吵行吗。”牧田一边冲着那些头盖骨喊着,一边转头看向我,他的眼里此刻布满了红血丝。 “我要是知道爸会这么早死掉,我早就采取行动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让理佐嫁给我的。”听到牧田说出这样的话,我吓得转身拼命向外跑。 “理佐,理佐……”我转头看了一眼牧田,和他父亲一样,他正用双脚带动全身,用那种奇怪的姿态,诡异的向我爬来。他的样子恐怖至极,爬行的速度也非常快。 很快,牧田就爬到了我旁边,他张着大嘴喊着我的名字,头上串连着的头盖骨正在催促他再快点。 我的脚被牧田一下子拽住,“呀啊!”我无助的发出一声惨叫后整个身体瘫软下去。 我的精神无法负荷恐惧,整个人像被抽空了灵魂般痴痴傻傻的坐在地板上。 头痛再次袭来,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记忆再次消失了。www. 鬼故事 “看来理佐好象又失去记忆了。”耳边响起一个极其苍老阴森的声音,那是牧田父亲的声音。 “这不是很好吗。好了,快帮他们两人举行婚礼吧。”又一个声音响起。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牧田家又有一段好日子可以过了。” 我的耳边响起了无数个欢呼声……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祖先大人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