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墓里的哭声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2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84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5分钟
简介:编者按:一个神秘的白衣女子,一个个冷风瑟瑟的夜晚。一个谜团被抽丝剥见的理清楚,原来一切是有因有果的。一个孽缘,一份猜疑,让上一代的恩怨,……

编者按:一个神秘的白衣女子,一个个冷风瑟瑟的夜晚。一个谜团被抽丝剥见的理清楚,原来一切是有因有果的。一个孽缘,一份猜疑,让上一代的恩怨,牵扯到孩子身上。白老太太自作主张,让白芊芊与白玉楼共结连理。但是,其缘由是为了报复丈夫的出轨,然而又是一阵心狠,将恨转嫁白芊芊身上,做出了伤天害理活埋白芊芊的举动。结局尚好,白芊芊的孩子存活下来,白须老汉不负重托,找回孩子,并且膝下有了突如其来的一个儿子和孙子。 【1】坟林里的脚步声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 此时正是深秋的天气,吹过的风,凉气袭人。 现在,这一阵阵带着袭人凉气的秋风,正吹入了一片树林子。 树林子中,都是一些秃了枝干的枯树。枯萎的叶子飘落在林子间,积成了一个个的小堆,起起伏伏,如同一座座的小山,密密麻麻地排列在枯林之中。 这些起起伏伏的堆积物,难道真的都是小山吗? 不,当然不是小山。 都是坟!这一个连一个的堆积物,竟然是一个个的坟! 大坟,小坟…… 这分明是一片坟林,一片座落在荒郊野外的坟林! 天色更黑了,黑的,有些阴森。www. 鬼故事 寂寞的坟林,也更幽,更深了…… 这样的一个黑夜,这样的一片坟林,难道,还会有人进来吗?就在这一个黑夜,就在这一片坟林,此时,竟然真的响起了脚步声。人的脚步声。 由远而近,渐渐地传来…… 【2】飘然而至的白影 神秘的脚步声,在走进坟林的时候,慢慢地停了下来。 走进这一片坟林的,是一位老汉。一位挑着担子的白须老汉。 老汉气喘吁吁地走进坟林,放下担子停了下来,准备休息片刻。 担子里面,装的是卖剩下来的几个烧饼,还有几杯豆浆。 在每天的天黑以前,这位白须老汉都要挑着一担烧饼和几杯豆浆,到附近的村子里去卖。每天,他都要经过这一片寂寞幽森的坟林。 当然,这片坟林也不是白须老汉的必经之路。却是一条近路。 白须老汉是一个胆大的人,未曾怕过夜路。而且,也从来不信鬼魅。 这时候,老汉休息够了,又挑起了烧饼担子,走着准备回家。 忽然,在老汉的前方,竟出现了一抹模糊的白色影子! 老汉一楞,又停下了脚步。 白色的影子,渐渐地近了。似乎是一条人影。这个白色的人影,越来越近,迎着老汉慢慢地走了过来。 不,应该说,是飘了过来。因为,老汉听不见这白色人影发出脚步的声音。 难道这白色的人影,真的没有脚步声吗?还是轻的,让老汉根本听不见? 这个白色的影子,真的是人影吗? 【3】白衣少女 这一个白色的人影,渐渐地近了。 白须老汉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是老眼昏花吗? 迎着老汉走来的,是一个貌若天仙的美少女。虽然貌美,但是眉宇之间,却又隐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淡淡哀愁。一身薄如蝉翼的连衣裙,在风里飘逸飞扬,紧裹着少女娇弱的身躯。连衣裙洁白胜雪,隐现出少女曲线玲珑的娇躯。 白衣少女每走一步,都轻盈如絮。怪不得刚才这个白衣少女走来的时候,老汉听不见她的脚步声。 “老伯,还有卖剩的烧饼吗?” “有啊。一元一个。天色这么晚了,你一个姑娘家还出来啊?穿这么单薄,不冷吗?”老汉随口问道。 “这早就成习惯了。我的孩子现在肚子饿了,我特意出来给他找一点吃的。正好,就遇到老伯你了。今天的运气真好。” “哦。是吗?”老汉嘴上在应着,心里却在犯嘀咕:“看相貌,这姑娘才十八九岁,难道,就已经有了孩子?” 白衣少女接过了老汉的两个烧饼。然后,递上了两张一元的纸币。 “再拿杯豆浆吧。算送的。”老汉又取出一杯豆浆。 “谢谢老伯!”说完,又接过豆浆的白衣少女便转过身,慢慢地离去了。 手中捏着少女递来的两元钱,老汉不再多想了。弯身整理好了烧饼担子,老汉便准备回家。刚刚一抬头,白须老汉一下子又惊呆了! 因为,他又看见了一件奇怪可怕的事! 【4】两张黄纸钱 老汉刚刚一抬头,那个买烧饼的白衣美少女,竟然就不见了!突然间,就一下子不见了。就在刚才,?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置髀卦诶虾呵懊孀撸趺吹壤虾阂坏屯罚飧霭滓律倥屯蝗徊患四兀?br /> 老汉怀疑自己真的是老眼昏花了。反正也想不出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索性,老汉也就什么也不再去多想了。挑起了烧饼担子,老汉径自回家了。 一回到家中,老汉便把这件奇怪的事,说给了老伴听。 老伴也不由犯疑:“在我们村子里,好象没听说,有这么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妈妈。难道,她是邻村的?” 这一个夜晚,老汉和他的老伴,各自都在寻思着这件怪事,到很晚很晚,才各自睡去…… 第二天早上,老汉的老伴睡得正香,突然被老汉使劲地推醒了! “老头子,一大早干吗呢?”老伴生气地嘀咕着,睁开了惺忪的双眼。 只见站在床前的老汉,一脸的纳闷。在老汉的手里,竟然拿着两张黄纸——也就是,烧给死者所用的黄纸钱!! 难道这两张纸钱,竟是来自幽冥之府中? 莫非,这两张黄纸,竟是夜鬼所用的钱币不成? 【5】坟墓里的哭声 老汉的老伴顿时傻眼了:“老头子!你?……你这是……” “昨晚,我把这两元钱放进抽屉里面的时侯,根本就没有这两张黄纸钱啊?”老汉的脸上,写满了疑惑和不解。 “难道,是昨晚那……”老伴不由打了个冷战,不敢再往下想了! “但愿这回,只是别人的一场恶作剧。”老汉唯有自我安慰了。 老俩口,谁也不敢再往下想了。 …… 到了快要天黑的时候,老汉依旧挑着他的烧饼,走到邻村去卖。 回家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老汉的担子里,又留剩了两个烧饼,一杯豆浆。 天色,又慢慢地黑了下来。 老汉再一次走进了这片幽幽的,森森的寂寞坟林。这一次,老汉格外地留了心。他一边走,一边仔细地在观察着坟林的四周。 坟林中渺无人影,也无风声。此刻的坟林,竟是出奇的安静。 老汉心中暗想:“这一回,总该让我松一口气了吧?” 蓦然,老汉的耳朵里,轻轻地飘进了几阵哭声!极其微弱的哭声! 老汉干脆放下了烧饼担子,静下了心去听。这回老汉总算是听清了。 这微弱的哭声,分明是一个小孩的哭声。而且,这小孩的哭声,若有若无,轻的就象是从地底下飘出来似的。 不,应该说,这小孩的哭声,是从坟墓中飘出来的。林中的某一个坟墓中! “这个小孩,怎么可能会在坟墓中哭泣呢?”老汉刚想去寻找哭声的来源,忽然…… 【6】似露端倪 “老伯,还有卖剩下来的烧饼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昨夜的那个白衣美少女,现在,竟又无声地站在了老汉的身后。而且,还是穿着昨夜那件薄薄的,隐现出少女玲珑娇躯白色连衣裙。 正想要去寻找小孩哭声来源的老汉,一下子怔住了! 看着站在原地发呆的老汉,白衣少女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老伯,是不是烧饼全部卖完了?” “有,有……”老汉终于回过了神。 白衣少女的脸上,又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老汉又接过了白衣少女手中的二元钱。然后,把仅有的两个烧饼和一杯豆浆,放在了白衣少女的手中。 白衣少女接过老汉的两个烧饼和一杯豆浆,慢慢地转过身去,慢慢地走了。 这一回,老汉盯住了白衣少女的背影。 昏暗的夜色里,少女的白色连衣裙几乎是透明的。若仔细地去看,白色的连衣裙里面竟似赤裸着的!少女光滑如缎的后身,在模糊幽暗的夜色中,若隐若现。 白衣少女每走一步,都能勾起男人们无限的遐想。 不过,此刻在白衣少女后面站的,只是一个心无杂念的白须老汉。老汉现在所关心的,只是要看到白衣少女究竟要走到哪里。 白衣少女越走越远,似乎到了一座坟前,便停下了。 老汉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但是这个神秘的白衣少女,突然又不见了!就在老汉的眼皮底下,突然地又不见了! 老汉使劲地揉了揉眼睛,还是没有看见白衣少女。老汉立刻追了上去!赶到了白衣少女刚才站住消失的那一座坟前。 徒见一座无碑的荒坟,坟上长满了乱七八糟的野草。 是这座坟吗?www. 刚才的白衣少女呢? 小孩微若的哭声,是从这座坟里发出来的吗?还是所有的一切,都是老汉的幻听? 【7】山重水复疑无路 老汉的心中,满是说不出的狐疑。找不到白衣少女的影踪,老汉只好拿起遮烧饼用的布,使劲地扯下了一根布条。然后,老汉把布条系在了这一座荒坟前一株枯树的枝条上,留作以后自己辨认的记号。 完事后,老汉便挑着烧饼担子回家了。 一回到家,老伴急着迎上前去,第一句话就问老汉:“今天,那个年轻的女子又来买你烧饼了吗?” “嗯。”老汉从身上取出了刚才那白衣少女给的两元钱。 分明是两张货真价实的一元人民币! 难道,昨天夜里的那两张黄纸钱,真的是有人故意做了一次恶作剧?可是有谁,会做这种无聊的傻事?如果没有人做,那两张黄纸钱,又当做何解释呢? …… 老俩口又各自胡思乱想到深夜,才各自勉强睡去…… 天终于亮了。 这一回,又是老汉先醒。来不及穿上衣服,老汉就急急忙忙的起身,拿出钥匙打开了放钱的那一个抽屉。 果然不出老汉所料! 只见在这一个放钱抽屉里面,真的又多出了两张黄纸钱!加上前面的两张,一共是四张。 一直胆大不信鬼魅的老汉,在此刻,面对着眼前这四张金黄的纸钱,也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莫非那一个买烧饼的白衣美少女,真的是夜鬼?可是,有这么年轻、貌美、性感的女夜鬼吗?那几声小孩的微弱哭声,又怎么解释呢? 难道那一个小孩,竟然也是一个鬼婴不成?可是,一个鬼婴,又怎么会要吃人间的烧饼、喝人间的豆浆呢? 【8】守坟 老汉很怕老伴也跟着他一起担心。于是就急急忙忙地把后来的那两张黄纸钱,藏进了自己的内衣口袋里。 老汉的老伴醒过来之后,第一个反应,果然,也和老汉一样,马上急急忙忙地去打开放钱的抽屉。只见放钱的那个抽屉里面,还是静静地躺着原来的那两张黄纸钱。 老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老头子,看来这件事,一定只是有人搞了一个恶作剧吧?” 老汉没有回答,也不做解释。 等到了黄昏时分,老汉又挑着烧饼担子,匆匆地来到邻村去卖。 看着天色将黑的时候,老汉没等卖完,就挑起了烧饼担子急着回去了。不是赶回家中,而是赶去守在了那一座荒坟前。那一座,无碑、长满了野草的荒坟。 此时,萧瑟的秋风乍然吹起,荒坟前那一棵枯树的枝条上,老汉系的那根长布条正随着乍起的秋风,轻舞飘扬…… 天色终于黑了下来。 但是,老汉没有听见小孩的哭声,更没有看见那个神秘的白衣美少女! 天色,已经完完全全地黑了。 寂寞的荒坟在夜色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白衣少女不可能忽然就从荒坟中飘然而出吧? 老汉渐渐等不下去了。他很担心家中的老伴,如果再晚下去,家中的老伴只怕又要起疑心了。不得已,老汉不情愿地挑起了烧饼担子。 这时候,天上的浮云正好遮住了那一轮清冷的月儿。 夜色,更黑了。 坟林中,刺耳的风声如同夜鬼在哭泣。 但是,老汉的心中没有一丝的害怕,相反,倒是有些失望。 就在老汉快要走出坟林的时候,忽然…… 【9】难拨的疑雾 那一个神秘的美少女,又忽然出现了。又是有些诡异地,忽然就出现在老汉的身后了,还是穿着那近乎透明的白色连衣裙。 于是,昨夜的一幕,又在此时重演了…… 回到家里,老伴又问起了白衣少女的事。 “没遇上。一路无阻。”老汉只字不提此事。 老伴也不再多问,安安心心地睡了。 老汉却在辗转反侧,正思量着此事:“报案?有谁相信世上还会有这等鬼事?……” 一觉醒来,老汉的内衣口袋里,理所当然似的又多了两张黄纸钱! 老汉不再犹豫了,决定要尽快地弄清这件事情的真相。 上午,老汉赶到邻村,逢人便打听,打听最近有没有出走未归的年轻女子。 问到的村民都是摇头:“没有听说。” 一个上午,就这么毫无结果地过去了。 “这么打听下去,好像也不是个事呀。”老汉暗忖。静静思索了一会儿,老汉忽地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哎呀!怎么忘了还有那个小孩呢!” 到了下午,老汉又匆匆地赶去了邻村。 “最近,可有带着一个小孩,莫名失踪的年轻女子?” 问过一家,又一家…… 直到天近黄昏的时候,这个问题还是不得其解! 老汉只能选择回家。因为,他还要卖烧饼呢。而每一个来买他烧饼的人,他也全都不放过打听的机会。 这样的日子,在一天天地过去。 老汉收到的黄纸钱,日渐地增多了。老汉心中的疑雾,也一天天地转浓了…… 终于,在一个阴天的下午…… 【10】剥茧抽丝 老汉怕要下雨,提了个早,挑着烧饼担子出去了。 来到邻村,没等一会儿,就走来了一个老太太:“来两个烧饼。” “哦。”递过了两个烧饼,老汉不失时机地向老太太问起了白衣少女的事情。 “失踪的年轻女子嘛,好像没听说过。不过……”老太太稍微沉思了一会儿,接着道:“在我自己的村子里,倒是听说过一个像你所描述的年轻女子。” “快点说来听听。”老汉仿佛一下见到了阳光。 “这个年轻女子名叫白芊芊,但是已经去世半年多了。” “是么?那她又是怎么死的呢?” “听说,白芊芊似是得了一种怪病。但是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对此事抱着怀疑的态度。” “为什么?” “因为,白芊芊与她婆婆之间的关系有一些紧张。” 老太太停了一下,似在回忆:“白芊芊的丈夫一直在外地打工。当时,白芊芊去世的时候,肚子已经很大了,看那样子,只怕都快生了!”老太太又沉默了,神色有些复杂,带着些惋惜、哀伤,亦有些悲愤。 老汉也跟着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老汉又问:“那么你的村子,叫什么名字?” “白家村。离这个村子,有四五里路呢!我的孙女嫁在这里。这几天,我是来看孙女的。” “怪不得!”老汉脱口而出! “又怎么了?”老太太不由地感到奇怪。 老汉察觉了自己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怪不得,平时没有见过你。”心中却道:“怪不得,这个白衣少女这么难打听!” “你当然没有见过我了!”老太太不由失笑。 “那你的孙女今年多大了?” “比白芊芊大两岁,二十二了。” 老汉,又向老太太打听了去白家村大致的方向。 然后,老太太便拿着两个烧饼走了。 老汉的心中渐渐有谱了。 从初见白衣少女的那天算起,今天已是第八天了。老汉收到的黄纸钱,已有十四张。 老汉挑起了烧饼担子,踏上了回家的路。 此时,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11】埋着遗恨的荒坟 老汉又经过了那片寂寞的坟林。当走过那座荒坟的时候,老汉站住了。 “这座荒坟里面,埋葬的真是白芊芊么?”老汉望着荒坟,深深地陷入了沉思,“如果真的是白芊芊,那么她究竟又是怎么会死的呢?难道是含恨而终么?还有,只听见一次哭声的那个小孩,莫非也就是白芊芊的孩子?当时的白芊芊,是怀着孩子死的。白芊芊死的时候,并没有生下孩子呀。既然已死,又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呢?……” 老汉思潮起伏,不知不觉,已经站了很久,很久…… 直到天上传来一声大雁的哀鸣,才打断了老汉错杂的思路!老汉猛然抬头,只见一只孤雁正在此时飞过这片坟林! “莫非这孤雁儿,也在为白芊芊的死鸣不平吗?白芊芊之谜,一定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老汉对着这座寂寞的荒坟喃喃自语着。 默默地,老汉挑起了烧饼担子,离开了这一座埋着遗恨的荒坟,默默地走出了这片坟林。 今天晚上,那白衣少女竟然没有出现! 难道她真的是白芊芊死后的魂魄化身?难道她已经感应到了自己的冤屈,距离洗清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吗? 那么她的孩子,不也是一个鬼婴吗?鬼婴又怎么会吃人间的烧饼,喝人间的豆浆呢? 难道白衣少女来买老汉的烧饼,只是为了向老汉暗示什么吗? 回家的时候,夜色早就黑了。 一路上,老汉的脑子里,全是一个个大问号! 回到家里,老汉第一次没有向老伴说谎。因为今天,他真的没有遇见那个神秘的白衣少女。而他的老伴对于白衣少女这件事,也似乎不再关心了。 这一夜,就这么看似平常地过去了。 翌日。也就是第九天。上午。 老汉骑着自行车,往着白家村的方向,匆匆赶了去…… 【12】走进疑雾的深处 一路上,老汉逢人便打听白家村具体的方向,等赶到白家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老汉径自走进了一家面馆。面馆里吃面的客人很多。 老汉要了一碗面。也许是饿了,也许是着急,一会儿的工夫,老汉的一碗面就吃完了。付面钱的时候,老汉便向面馆老板问起了白芊芊的家址。 面馆老板竟用奇怪的眼神地看了老汉一眼。 就在老汉向面馆老板问话的时候,面馆里,正在吃面的客人们,也竟都停止了吃面。一时间,面馆里所有客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集中在了老汉的身上! 老汉顿时楞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句普普通通的问话,竟会引起面馆里客人们这么大的反应。 过了半晌,面馆老板终于开了腔:“老伯,你是白芊芊的什么人呀?” “一个远房的亲戚。很多年没有来,加上老糊涂,记不清楚她家的地址了。”老汉随口就扯了一个谎。 “是吗?”面馆老板将信将疑,“有一件事,不知道老伯可晓得?” “什么事?” “白芊芊,已经去世半年多了。” “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赶来的。在平时,芊芊的身体一直很好,很健康,又怎么会突然得怪病呢?”老汉扯的这个谎,似假亦真。 “你要向她的婆婆去问一个究竟吗?”面馆老板好象信以为真了。 “当然!你难道不觉得这件事非常蹊跷吗?”老汉反问。 “我们白家村里的人,谁不怀疑呀!”旁边一个刚吃完面的中年男子插嘴道。 “老伯,这次一定要去问个清楚。我现在就带你去白芊芊的家。”这个中年男子,原来还是一个直性爽快的人。 老汉连忙谢过。他没有想到,这件事开头还发展的挺顺利。 于是,两个人离开了面馆,一起赶往白芊芊的家。 老汉推着自行车,与中年男子并排走着。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谈。 谈话间,老汉知道了这个爽朗的中年男子,名叫白云天。 “老伯,你真的是白芊芊的远房亲戚吗?”白云天显然还在怀疑这件事。 老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白云天才好。 白云天也不等他回答,又道:“是这样的。白芊芊是一个孤儿,她从小就被她婆婆收养,当做童养媳。一直都没听说,她有什么远房的亲戚。” “我……”老汉怔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个白芊芊居然还有这双重的身份:既是媳妇,又是养女。老汉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诚挚的白云天,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13】白老太太的秘密 “怎么了?老伯。”看老汉站着怔怔地发呆,白云天也停下了脚步。 老汉决定不再对白云天隐瞒下去了。于是,老汉又推起了自行车,一边走,一边把自己近日的所见所遇的怪事,一五一十地托了出来…… 白云天一边听着老汉的叙述,一边神情凝重地思索着…… 等到老汉说完,白云天道:“老伯,我觉得,这个白衣少女一定就是白芊芊!” “何以见得?” “当时,白芊芊去世后,她的婆婆,也就是白老太太,对村里人说,白芊芊得的是一种会传染的怪病,就象瘟疫,不能够埋在白家村。不然的话,会给白家村的村民们带来一场不幸的瘟灾。” “那白芊芊的遗体,究竟埋在哪儿呢?” “我们白家村的村民,没有一个见过白芊芊的尸体!” “什么?”老汉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 “白老太太说,芊芊埋在白家村人都找不到的地方。还说这么做,都是为了白家村人的安危着想。于是芊芊埋的地方,就成了白老太太始终不肯说的一个秘密。” “那白芊芊在世的时候,和白老太太之间的关系,是否比较紧张?” “岂止是紧张!简直就是水火不容!!白老太太对白芊芊,几乎是恨之入骨!” “这是为什么?” “为了她的儿子。也就是白芊芊的丈夫白玉楼。” “那白芊芊和白玉楼的夫妻感情好么?” “好!是青梅竹马,人人羡慕的一对小夫妻。” “那这个白老太太还恨白芊芊做什么?既然这么恨白芊芊,当初为什么还要收她做养女,当童养媳?” “这就是白老太太的另一个秘密。” 【14】峰回路转 老汉与白云天边说边走,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大宅院前。 “到了!就是这一家。”白云天站在宅院大门前道。 老汉把自行车停在了一边,然后便开始细细地打量起了这白家大宅院。 宅院大门紧闭。门前,两只威风凛凛的大石狮,分别坐在门两边,面目狰狞。 望着眼前的这高门深院,老汉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老汉觉得,进这白家大宅院,不能够冒失。但是不入此门,又怎么能够查出事情的真相呢? “如果此时就这样冒冒失失地造访,又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呢?”老汉陷入了沉思…… 忽然,老汉想起了什么,问白云天道:“如果不进她的家,你可有办法去弄一张白芊芊生前的照片?” “这……”白云天一楞,“老伯,怎么想到这事了?” “没见过白芊芊生前的照片,我又怎么能够完全确认,白芊芊就是那个神秘的白衣美少女呢?万一不是,如此冒冒失失找上门询问,是不是太荒唐了?” “这倒也是。” “白芊芊生前,可有相处很好的同性朋友?” “有一个,叫做白淋铃。不过已经嫁了出去。” “那这白淋铃的家里,还有别的亲人么?” “她父母都在外面打工,家里只有一个老奶奶。不过就在前几天,她出去看白淋铃去了。现在,她家里可是一个人也没有。” “原来是她呀!”老汉脑中蓦地灵光一闪,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一个给他提供了白芊芊线索的买烧饼老太太。 “你认识她吗?”白云天看着自言自语的老汉,却是一脸的茫然,如坠五里雾中。 “白淋铃我不认识。不过我认识她的奶奶,就在昨天认识的。” “哦?”白云天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关于这件事,等以后有空了,再和你细说不迟。现在我得赶快回去了。谢谢你让我认识了白芊芊的家。” “好吧。”白云天握着老汉的手,意味深长地道:“但愿我俩的后会之期不会远。” “不会远的,而且,很快就后会有期了。” 老汉匆匆别过了白云天,又骑上了自行车,急急忙忙地赶往了家中。回到家中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15】又见白衣少女 老汉进屋刚坐下,老伴就迎了上来:“今天,怎么回来晚了?别是……又遇上那个了吧?” “没有的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明天,我要早一点去卖烧饼。” “嗯。” 老伴不再追问了,和老汉一起吃完晚饭后,便先睡了。 老汉却哪里睡得着!他还要考虑下面的路,究竟,该怎么走下去? 天终于亮了,但却是个浓雾弥漫的早晨。 老汉起了个早。做完烧饼后,便挑起烧饼担子,冒着大雾,急着赶往了邻村。 经过一路上的打听,不消片刻,老汉就找到了白淋铃的夫家。 白淋铃的夫家,当然不是象白芊芊家的那种大宅院,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之家。 老汉上前叩响了门。 门很快就开了。开门的,果然就是前天那个买烧饼的老太太。也就是白淋铃的奶奶。 “你?……你怎么找来了?”老太太看着挑着烧饼的老汉,觉得有些奇怪。 “你的孙女在家吗?” “出去了。你要找她?”老太太更加奇怪了,“先进去坐会吧。她出去买菜,一会就回来了。” 老汉也不客气,挑着烧饼就进屋了。然后,又随便地找了张凳子坐下。 “你不是要去白家村吗?怎么还在这村子里卖烧饼?” “昨天我去过白家村了。白芊芊的婆婆家,怎么像一个候王府呀?” “不是像,本来就是!”老太太道:“她的婆婆家,以前出过一个王爷,于是,就遗留下了这家宅院。不过现在只是个空壳而已!里面只住着白老太太一个人。” “那白芊芊的公公,白老太爷呢?” “过世多年了。” “哦。” “……” “奶奶!有客人来了吗?”两人正说话间,门口传来一声银铃似的声音。 老汉抬起头,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白衣胜雪的美貌少女。 “怎么又是一个白衣少女?”老汉不由一怔。 【16】初解谜团 揉了揉眼睛,老汉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白衣少女。 这当然不是那个买烧饼的白衣少女!而且这白衣少女身上穿的,也不是白芊芊那种近乎透明的缎子一样的性感连衣裙。这个白衣少女,上身穿件洁白的衬衫,下面是条洁白的紧身牛仔裤,全身上下都透出一种青春的气息。 好一个健美,活泼的白衣少女!和白芊芊气质完全不同的一个美少女! “你……就是白淋铃吗?”老汉试问。 “老伯。你怎么会认识我呀?”白淋铃放下了手里的菜篮子,奇怪地反问。 老汉也没回答她,开门见山地就问:“你可有白芊芊生前的照片?” “你?你还认识白芊芊?”白淋铃有些惊讶了。 “你先说有没有白芊芊的照片吧?” “有啊!在上学的时候,我俩拍过。” 白淋铃转身就到自己的房间里去拿照片,一会儿便拿着照片出来了。 老汉急忙从白淋铃手里接过照片。照片上是两个如同姐妹似的白衣少女。 一个自然是白淋铃。另一个呢? 老汉拿照片的手,不由地微微颤抖了一下:“真的是她!她,真的是白芊芊!”看着照片,老汉竟猛地站了起来! 见老汉神情如此激动,老太太和白淋铃一起楞住了。 老汉的神情,终于渐渐地平静了下来。看着一脸不解的老太太和白淋铃,老汉便把自己在坟林中,遇到白芊芊用黄纸钱给孩子买烧饼的事,从头到尾说了起来…… 此时,屋外的迷雾已渐渐消散了。 老太太听的神情专注,白淋铃听的简直惊呆了! …… 老汉终于说完了。老太太还没有回过神来,白淋铃却脱口就问:“老伯,你说,芊芊,会不会还在世上呢?而且,还一个人带着白玉楼的儿子?……” 【17】白老太爷的秘密 “这也就是我一直想要弄清的问题啊!”老汉有些感慨道,“还有,白老太太既然那么恨芊芊,当初又为何要收她做养女呢?”这是昨天白云天没有回答的问题,现在,老汉又向老太太问起了。 “有一件事,你不觉得奇怪吗?”老太太没有回答,反问老汉。 “什么事?” “我和白老太太差不多的年纪,她的儿子与媳妇,怎么会和我的孙女淋铃是一辈的呢?” “是啊!这我怎么从来没有想到呢?”老汉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因为白玉楼是白老太太的晚来子。” “哦!那白芊芊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白芊芊,是白老太爷领养的。” “也不对呀!白老太爷既然老来得子,又怎么会到外面去领养这个白芊芊呢?” “年轻时侯的白老太爷是个浊世佳公子,也是个多情的人,却更是一个多疑的人。当时,白老太太刚有身孕的时候,白老太爷就开始对她起了疑心。” “疑心什么?难道是疑心白老太太外面有人了吗?” “猜对了!而白老太太也疑心他的丈夫外面有人。直到白老太太生下了白玉楼,两人之间依旧互相猜疑。白玉楼才几个月的时候,白老太爷便在外面领回了一个与白玉楼一般大小的女孩。也就是白芊芊。” “看来这个白老太爷,也有文章啊!”老汉微微皱眉道,“那,究竟他俩谁才是真的外面有人呢?” 此时,白淋铃也听的入了神,浑不觉外面的阳光,已经铺满了屋里的地面。这些事,她还从来没听到奶奶提过! 老太太看着皱了眉的老汉,摇头道:“这个问题,现在恐怕只有去问白老太太了!白老太爷已过世多年,他生前所有的秘密,也全带进坟墓里去了!” 老汉低头沉思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抬头道:“莫非,这个白芊芊竟是白老太爷的亲生女儿么?” 老太太叹了口气道:“白家村里的人,谁不怀疑?芊芊长大后,越来越像白老太爷。这简直就是公开的秘密。但就是没人敢说明。” “如此看来,白芊芊和白玉楼岂不成了同父异母的兄妹了?白老太爷怎么能放任他俩成亲呢?”老汉不解道。 “白老太爷在两个孩子还不懂事的时候就过世了!据白老太太自己说,白老太爷也是得了一种不治的怪病。两个孩子的婚事是白老太太一个人在安排。” “那这个白老太太为何要这么做?难道她想报复白老太爷?可是白玉楼也是她的亲生儿子呀!” 老太太摇了摇头道:“要解开这个谜底,恐怕非白老太太一个人莫属了!” 老汉顿时沉默了。他又想起了那一座高深莫测的白家大宅院…… 这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18】一梦惊醒局中人 “今天就问到这里吧。我得回去了。”老汉站起了身。 白淋铃连忙道:“老伯,你的烧饼还没开始去卖呢!” “哦。今天不卖了。”老汉有些心不在焉。忽然似想起了什么,老汉又放下了刚刚挑起的烧饼担子,从担子中取出了所有的烧饼和几杯豆浆,全放在桌子上面。 “你这是干嘛呀?”白淋铃与老太太齐声道。 “拿去吃吧!”老汉也不等她俩推托,挑起烧饼担子急急地走了。 回到家中,老伴正在吃中饭。 “这么早?烧饼卖完了?”老伴问。 “嗯。”老汉应了一声,便拿起碗去盛饭。 老伴也不再问了。 吃完中饭,老汉觉得有些累了,身心皆是,于是和衣便躺在了床上,脑子里还在想着下一步的打算…… 迷迷糊糊中,老汉感觉自己又挑着烧饼担子,走在了那坟林里的小路上。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老伯!”老汉忽然听到自己的身后,有人在叫他。 老汉猛然转身! 白芊芊!又见白芊芊!眼前的白芊芊,和在刚才照片上看到的白芊芊,虽貌合,却神离。照片上的白芊芊,是一个纯真无知的快乐女学生,而站在老汉面前的白芊芊,却是一个哀怨神伤的年轻母亲! 老汉心中不由地一叹! “老伯,谢谢你这几天为我奔波劳累。”白芊芊轻声道。 老汉不禁一楞:“你?……全都知道了?” “是我的婆婆,她自己告诉我的。”白芊芊黯然道,“她已经被仇恨扭曲了本性!她把所有对我公公的恨,都泄在我的身上!她就在不久前,竟然告诉我说,玉楼是我的亲哥哥!” 说到这,芊芊的美眸已经泫然欲泣! “你婆婆?她怎么告诉你?”老汉如坠雾中。 “我婆婆她,已经和我同在一个世界里。” “啊?……”老汉顿时惊呆了。 “老伯,我现在只求你两件事。” “什么事?” “第一,玉楼哥还在外地打工,如果你以后遇到他,千万别告诉他的身世。否则,他的后半生将活在痛苦中。”芊芊美眸中打转的泪,终于纷纷滴落,如一串断了线的珍珠。 “我答应。”见此情状,老汉的心不由一酸。 “第二,求你把我孩子抚养长大。求你了!......”话犹未了,白芊芊忽地飘然而逝……幽幽的坟林中,只留下白芊芊“求你了,求你了……”的阵阵回音…… 老汉猛地一惊,蓦然惊醒!竟是梦!刚才的一切,原来竟然只是一场梦。但梦里的事情呢?白芊芊刚才在梦里所说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呢? 这几天一直困在迷局中的老汉,就好像在做一个长长的大梦。直到此时,才蓦然惊醒。 老汉走到了屋外。 外面,阳光明媚。家里的老伴,也不知,又到哪家串门玩去了。 老汉不再犹豫了。 此时,才下午一点多钟。 迎着刺眼的阳光,老汉骑上自行车,毅然赶往了白家村…… 【19】不肯散去的乌云 到了白家村,老汉先去打听到了白云天的家。 停好自行车,老汉上前去叩门。 门“吱”地开了。 “老伯,是你?”开门的白云天,见是老汉,不由一怔。 “又要来麻烦你了!”老汉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白云天的屋里。 摸不着头脑的白云天,关好了门转身道:“你?……” 老汉便把刚才白芊芊托梦给他的事,一一说了开来…… “竟有这种事?”听完后,白云天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又道:“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下一步,就是找你帮忙来了。”老汉笑道。 白云天抓了抓头皮,微微皱眉道:“我?能帮得上你什么忙吗?” “当然能!你就帮我找几个胆大些的壮年男子……”老汉如此这般地嘱咐着白云天。 白云天越听越惊:“你?决定了吗?” “事不宜迟!”老汉果断地点了点头。 “那你在这等着。”白云天骑着自行车匆匆出去了。 不消片刻,白云天领了一群车队来了。跟他来的这群人,俱是带着铲子等工具,骑着自行车的壮年男子。 “现在就出发!”老汉一挥手,带着白云天众人匆匆地赶往了那片坟林。 寂寞的坟林,已经被老汉熟悉的这一片寂寞坟林,此刻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众人刚刚停好车子,天色忽地阴了下来。 老汉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大团的乌云遮住了阳光。 老汉慢慢走到了那座无碑的、杂草丛生的荒坟前。“芊芊,我这是在为你完成心愿啊!你应该不是在怪我吧?”老汉看着荒坟自言自语道。 老汉话音才落不久,刺目的阳光又拨开了乌云,穿过了坟林间的枝叶缝隙,直落坟头! “动手吧!”老汉一咬牙,把吩咐传了下去。 于是,这一座沉寂的荒坟,便在白云天等人的挥汗下铲间,渐渐地被挖掘开来…… 荒坟逐渐被铲平,又陷落,终于挖成了一个大坑。 “当啷”一声,有一人的铲子碰到了硬物。 众人停止了铲土,只剩下白云天一个人,小心翼翼地铲去这覆在这硬物上的一层层土。 终于,一具棺材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一具漆黑、但毫无光泽的棺材! “把它撬开吧!”说罢,老汉走到了一边,背着荒坟而立,似乎不忍心再看下去。 这具棺材便被众人一点一点地撬开…… 天就在此时又阴了下来。www. 刚才的那一大团乌云,此刻阴魂不散似地又遮住了阳光。难道棺材里躺的,竟是不能够见日的鬼么? “砰!……”随着一声巨响,棺材的盖一下翻到了一边! 随后,撬棺的众人齐声惊呼,四散分开,手中的工具也在惊呼中纷纷弃落,丢了一地! “出什么事了?见鬼了不成?”老汉急忙转身,只见撬棺的众人皆惊恐万状地离开了被撬开了的棺材,远远地围站在被撬棺材的四周。连白云天也脸色苍白,远远地站着。 老汉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走到了已经被撬开的棺材前,去低下头看棺内。 只看了一眼,老汉一下惊呆了! 【20】站在谜底的边缘 棺材里,躺着一具身着白衣的尸体。不,正确地说,应该是一具骷髅。 尸体的血肉,已经没有了。白色的连衣裙,也腐化得不成形了。经风一吹,衣片零碎地四散飘去,徒留一具骷髅。骷髅的手中,居然还握着两个烧饼,两个吃掉了大半的烧饼! 难道,就这握着吃剩烧饼的骷髅,便令众人如此惊恐万状?当然不是。 可怕的是,在骷髅的旁边,竟然还躺着一个男婴!一个粉妆玉琢似的,约七八个月的男婴。男婴双眼紧闭,嘴边沾满了烧饼的碎屑。男婴的手里,还拿着个装豆浆的空杯子。男婴的胸脯,竟然还在一起一伏! 这男婴竟然还活着! 发呆了半晌的老汉,忽然明白刚才为什么要乌云遮日了:因为,久埋土中的男婴,不能一下子见光! “这一定是白芊芊暗中相助。”老汉如同梦中惊醒,急呼道,“快!快送这孩子到医院去!” 刚才还惊慌失措的白云天等众人,此刻又开始手忙脚乱了起来…… 医院里的病床上,那个在坟墓里呆了七八个月的男婴,此刻竟然安然无恙。难道竟是老汉的烧饼和豆浆,维持了他幼稚的生命么? 众人都舒了一口气。 “现在还需要我们帮忙的吗?”白云天道。 老汉道:“有啊!还有一件最要紧的事呢。” “哦?” “马上就去白家大宅院!孩子在医院有医生照顾,没事的。” “对呀!还有那个白老太太呢!”白云天恍然。 于是,这群掘墓撬棺的车队,又跟着老汉赶往了白家村。 这时候,天色已近黄昏。 白家大宅的大门,依然紧闭着。 老汉走上前叩响了大门。没有反应。 白云天道:“撞开吧?” “好!”老汉点头。 人群中出来了一个年轻男子,走到门前,背对着大门使劲地撞了上去! “咣啷”一声,门立刻大开! 年轻男子一下子摔了进去,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这扇一直紧关的白家大门,竟然是虚掩的! 众人都没有笑。因为他们每人都闻到了一种味道,一种尸体腐烂后的味道:尸臭味! “我婆婆她,已经和我同在一个世界里。”老汉又想起了白芊芊在他梦里说过的话。 老汉第一个走了进去。 接着,白云天等众人也都陆陆续续地跟了进去。越往里走,尸臭味越浓。 众人不由皆站住了,全用手掩住了鼻子。 老汉也停下了脚步,目光开始环顾四周。渐渐地,老汉的目光盯在了一个地方。 众人顺着老汉的目光望去。 老汉的目光盯住了一个房间。这房间的门口,聚着几只飞动的苍蝇。 这房间里,所有的谜底一定都藏在里面! 老汉走过去,站在这房间的门口,也似站在谜底的边缘。老汉毅然推开了房门。 一股浓烈的尸臭味,一下子扑鼻而来! 【21】伤心未尽人已逝 老汉用一只手掩着鼻子走了进去。 房间里竟然收拾得整整齐齐。但却不是一尘不染,相反,是积满了灰尘。 桌上,凳子上,家具上,全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就好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老汉把目光移到了床上。 床上显然是躺着一个人。这个人被厚厚的被子,盖得严严实实。被子上面,满是飞来飞去的苍蝇! 老汉向床走了过去。 白云天等众人也都陆陆续续地走进了房间。 老汉走上前,缓缓地揭开了被子。 “嗡”地一声,一大群的苍蝇,一下子四散而飞! “是白老太太!”白云天等众人齐声惊呼。 床上躺的这个人正是白老太太,从头到脚穿的都是崭新的,就连袜子,鞋子也都穿着新的。 白老太太显然是有备而死的。 也就是说,白老太太一定是自杀而死的,而且也一定死了很长时间了。 因为白老太太现在唯一暴露在外面的一张脸,已经干枯的变了形:萎缩的肌肉,深凹的眼眶……虽死得安详,却令人看后,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大胆的老汉,此刻看着白老太太这一张干瘪得变了形的脸,也不由自主地惊得倒退了一步! “枕边有一张纸!”不知是谁,此时插了一句。 白云天过去拿起了纸。是份遗书。白云天便读了起来: “玉楼吾儿:娘无颜见你!你的媳妇,是你异母同父的妹子。这,都是你爹做的孽!可娘也错了。错了一生,更误了你一生!娘不该为了私仇,而把芊芊许配给你,虽你和她是青梅竹马,但我本该说明你俩身世的!可是,因为我恨芊芊的母亲夺走了你爹爹的心。因为你的爹爹,始终不承认芊芊是他的亲女儿。我把恨都转在芊芊身上!甚至做出了一件人神共愤的事。在你小时侯,你爹终于被我饭中下药毒死了。而对外称是得了怪病。在芊芊怀胎快十月的时候,有一天,我在芊芊饭里下了大量的安眠药。在芊芊昏迷睡去时,把她装进了早准备好的棺材里,请了人偷偷地活埋在离白家村很远的一个坟林里……” 白云天读到这里,众人听得都大吃了一惊!谁也没有想到,当年一直以为是得不治怪病而死的白老太爷,竟然是被白老太太毒死的。而白芊芊竟然是被白老太太活埋的! 白芊芊一定是在棺材里生下了孩子后,因为出不去,慢慢地被闷死,饿死的! 这个孩子竟然能在棺材里活下来,实在是个奇迹! “别读下去了吧?”白云天望着正在发呆的老汉。 “是不必读了!”这话不是老汉说的。声音来自门口。 众人不由一起回过了头。 “是你?白玉楼!”白云天当场怔住了,手中的遗书也一下滑落,滑落在老汉的脚下。 此时的老汉也完全地惊呆了,完全忘了去拣落在自己脚下遗书。 白玉楼不知何时竟站在了门口!白衣如雪,飘逸脱俗,宛若当年的白老太爷转世!只是此刻已经泪流满面。 面色悲戚的白玉楼走了进来,走到老汉面前,俯身拣起落在老汉脚下的那张遗书,放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一下握住了老汉的粗糙的双手。 “爹!”白玉楼猛地跪了下去! 白玉楼这一突然的举动,把众人都弄糊涂了。 “快起来,孩子!”终于回过了神的老汉,连忙搀起了跪在自己脚下的白玉楼,“孩子你这是干什么呀?” “昨天夜里,芊芊托梦给我,说你要去救我俩的骨肉,我连夜从外地赶回来了。我也知道,孩子在医院已经没事了。刚才的遗书,我也全都听见了。你就是我的再生之父!我想芊芊泉下有知,也同意我这么做的!” 老汉沉默了。他一直膝下无子,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晚年,竟然会飞来到一个儿子! 不,还有一个孙子呢!www. “恭喜老伯老来得子!”白云天第一个打破了沉默。 “恭喜老伯!……”如梦初醒的众人也都纷纷过来道贺。 老汉顿时老泪纵横。他想象着自己带着白玉楼回家后,家中的老伴该欢喜成什么样子了。 白玉楼也破涕为笑了。 泉下的白芊芊呢?是否也该安心瞑目了? 【尾声】是非谁能了 十年以后。 白芊芊与白玉楼的孩子已经长大。 按道理,亲兄妹所生的孩子,该有缺陷才对。可是,这孩子却一切正常,而且,比常人的孩子更加聪明。 白芊芊与白玉楼,真的是兄妹吗?难道当年,白老太太真的错怪了白老太爷了吗?白老太太,真的错了一生了吗? 这些,恐怕将成为永远的秘密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坟墓里的哭声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