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死结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2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92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一) 高速惊魂 吉野君在别的城市东京都洽谈义务,傍晚时分洽谈结束,刚出来就接到家里中年女佣娅西的电话,说太太又不见了。说起妻子理惠子,吉……
(一) 高速惊魂 吉野君在别的城市东京都洽谈义务,傍晚时分洽谈结束,刚出来就接到家里中年女佣娅西的电话,说太太又不见了。说起妻子理惠子,吉野君也不由心痛。自从十年前,他们的新生女儿夭折后,妻子的伤心过度疯了。但吉野还是很爱她,没有因此而抛弃她,除了工作时间外,他都会陪在她的身边。理惠子经常发病在家砸东西或打他,吉野都会偷偷流着眼泪默默的忍受着,直到她睡着。后来,吉野的事业平步青云,先升为经理,后跳槽拥有了自己的公司,效益也很不错。事业繁忙,他不能再有很多时间来照顾妻子,于是雇了佣人娅西来照顾她,而且还从福利院抱养一男孩回来。由于偶尔佣人疏忽,理惠子也会跑开而丢了自己,但每次吉野都能很快找到她。现在娅西又说太太不见了,吉野忙嘱咐她去郊区的老宅去看看。挂完电话后,忙叫来司机科夫往家赶去。 车行驶在路上,吉野躺在后座,闭着双眼思考着什么。四年前他们搬离时打算卖了老宅,可吉野的好友秋野想租那屋,可没多久秋野却莫名其妙的被衣服架钩住,吊死在老宅的衣橱里。警察勘查完现场后,初步怀疑秋野可能死于自杀。秋野的妻子悲痛欲绝,带着他们的女儿离开了宫城县。过了四个星期,又一年轻妈妈带着她刚满四岁的儿子又住了进来,可三个月后她的儿子在花园荡秋千玩耍时,秋千绳索绞成麻花状,绞的那小孩动弹不得,等孩子妈回来时已经没了气息。半年时间内老宅里就死了两人,这个恐怖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镇,再也没人敢住。可每次吉野在老宅找到理惠子时,都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每次都能让他胆颤心惊。所以他害怕这次又会能听到什么,于是就想让娅西先去看看,或许她能把妻子接回来,慢慢的吉野睡着了。 吉野睡醒再睁开眼,发现车大灯亮着停靠在高速路边,司机科夫却不在车上。他以为科夫内急方便去了,等了一会还不见司机回来,吉野打开车门走出来,发现路两边是茂密树林,寂静出奇。他走到路边方便完后,点燃一根烟后掏出手机拨科夫的电话,可却被告知他对方已关机。吉野挂完电话猜想着,一阵?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绱倒蛄烁龊洌导绦仁保刺脚⒌那缶壬7⑾稚羰谴勇繁呤髁掷锎吹模蠓⑾挚品蛞膊辉凇?ldquo;难道是科夫?混蛋!”吉野感觉不妙,忙向树林里跑去。 吉野感觉快要到达出事点时,却没有了女孩求救声。他在草丛里四处寻望着,还是没发现什么情况。吉野只好站在原地大叫科夫,不见回声,就在他准备转身原路返回时,却又听到了一男子的痛苦呻吟声。吉野循声悄悄向前摸索,没多远找到了那男子。只见科夫好象受过很大惊吓,趴在地上面朝下浑身抖嗦着。“科夫,你怎么了?”吉野忙上前拉科夫。吉野慢慢拉科夫转身,当看清科夫脸时不由吓了一跳,忙将科夫丢下,远远的躲开。原来他看到科夫头发蓬乱,眼角挂有血痕,嘴里不停的呕吐肠道排泄物(大便),而且满是粪便的双手,依咿呀呀的挥个不停。吉野感觉他好象刚受过过度惊吓,于是将科夫扶回车上。 吉野将科夫扶坐后排,自己驾车往宫城县赶。他边驾驶边重复刚才的一切,感觉那情景好熟悉,好象是他们女儿夭折前的病况,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科夫怎么也会有。吉野猜想着从车后镜看科夫现在怎样,可他突然看见后面又多了个女孩,只见那女孩长发蒙面,车外的气流吹进扬起长发,隐隐约约看到张恐怖的脸庞,穿着一身很漂亮的连衣裙,大概十岁左右。吉野吃惊猛回头看,后座除了发颠肮脏的科夫外再没有其他人,吉野舒了口气,再猛回头看还是没有。 吉野一直在想着刚才科夫受惊吓的原因,以及自己在车上看到的幻觉,从而忘了开车要注意的事项,车高速行驶在路上,当他驾驶着车拐弯时,突然看见前面有个小女孩过马路正走在路中央。吉野按了声车喇叭以示其注意或快点走过去,那小女孩听到汽车笛声,慢慢转头看向吉野。吉野从强烈的车灯光里很清楚的看到前面的女孩和他刚才在车内后视镜里看到的那小女孩一模一样,而且看那女孩好象并没有想躲开的意思,吓的他赶紧猛拐方向避让,车冲向路边撞上陡壁… 车受猛烈撞击车头变形,吉野也受伤晕过去。冷风吹过,满脸是血的吉野慢慢苏醒过来,昏昏沉沉的看着车内外,周围停着救护车,消防车以及警车,大家都在忙碌不停。他好象想起了什么,忙回头看后座,科夫已不在,忙歪歪斜斜的欲下车找寻。吉野在护士小姐的帮忙下走出车,扶着车门左右寻找,当他注意到前方人多的地方时愣住了。科夫可能刚受撞击而飞了出去,现在正被一条高空横穿高速路的光缆线路缠绕着,正痛苦的挣扎着。吉野不顾疼痛飞快向前奔去,当站在科夫脚下,看到科夫难过的表情抽噎起来,转过身向消防员哀求,能否赶紧救救科夫,可消防员却告诉他不能。原来,换着其它任何光线缆他们都可以剪断救人,可现在这光缆是条军用线缆,不能随意剪断。车祸中撞飞人是常事,可消防员却怎么也不明白,坐在后座的科夫怎么会飞上九米高的光缆,更离奇的是两根小拇指大的光缆缠成麻花状,把他死死缠绕得不得半点动弹。就这样,科夫被活活的勒死…… (二)恐怖老宅 吉野处理完高速车祸事故后,昏昏沉沉的从医院出来,打车回到自己别墅时已经天明。女佣娅西出来迎接,看到吉野头上裹着绷带,忙上前搀扶并关心地问寻何事。吉野没理会娅西,只是问其太太是否已经回来,娅西战战兢兢的看着吉野,哆哆唆唆的讲诉去找吉野太太回来的事。娅西说,她去老宅去寻太太,在院门外能听到太太傻笑的声音,只是里面好象还能听到一女孩的笑声。后来娅西悄悄打开院门慢慢走进去,一点点地靠近老宅。娅西进屋寻找太太的同时,耳边总能听到一女孩的笑或哭声,当她确定声音就是从一房间传出时,还是悄悄推开房门。娅西透过门缝看到太太正抱着一塑料玩具女娃娃斗逗玩着,可旁边根本就没什么女孩。正当娅西正在推测女孩笑声的事时,感觉身后有人,忙回头看,看到身后的确是站着一小姑娘,只见那女孩长发蒙面,穿着一身漂亮的连衣裙。娅西以为是附近哪家的孩子来玩的,就想和她打招呼。可那女孩慢慢撩起长发,当娅西看清那女孩脸时,惊叫一声,忙身体下蹲,紧闭双眼,双手掩面。原来美丽长发后面是一张白的恐怖的脸,眼角挂有鲜红得血痕,嘴里不停地吐着粪便。 过了一会,娅西感觉好象没事想睁开眼看看,可又害怕再看到那张恐怖得脸,于是她睁开眼睛,透过手指缝左右寻看,阴黯的过道里除了自己,别无他人。娅西确定那女孩不见,舒了口气后慢慢起身站立,嘴里还不忘责怪哪个调皮的小姑娘。娅西定心后好像想起自己要做的事,忙回身推门进屋寻找理惠子。娅西进去才发现这房间更显诡异,里面所有窗帘都拉关着,夕阳从破碎的窗帘里照进来,整个房间到处都是灰土和蜘蛛网,巡视一圈就是不见太太。娅西试着叫了两声,寂静的房间里依然没有理惠子的回应。就在娅西猜测缘由时,屋外刮进一阵冷风,将门‘轰’的一声猛然关上。娅西惊吓不已,忙转身回来开门,可门好象外面被上锁一样,怎么也打不开。就在娅西急噪害怕,浑身哆嗦乱拎门锁时,身后传来一女孩的歌声:睡吧,我的天使;睡吧,好孩子;只有你的微笑,才是妈妈的幸福….. 她慢慢回头,看看整个房间,却没发现任何人,可那歌声好像离她越来越近,娅西专注的听着那首歌,也想从中能听出什么。突然,外面走廊里传来脚步声,而且好象是个男的,娅西害怕时刻感觉有个男人,她以为是吉野回来了,忙在门后大喊:“吉野君,快帮我打开门,放我出去。” 娅西喊完后,走道里脚步声好像停下,门锁开始慢慢转动打开,娅西屏住呼吸,焦急的看着门锁,门锁随着咔声停下后并没有推开。娅西不待思索急切的将门拉开,当门拉开后她却瘫倒在地,原来门外的不是什么吉野,而是吉野太太。理惠子除了头发蓬乱,疯傻的样子外,眼神与以往相比,却多了些光芒,好似透露着仇恨,漂白色般的面部比以前皱的更恐怖,除了眼角留有鲜红血痕外,嘴里也在不停的往外吐着人的排泄物。 半夜,屋外狗吠声吵醒娅西,娅西害怕的赶紧站起往外跑,跑着跑着,她感觉听到好像还有另一脚步声。娅西停下细听片刻,过道里寂静无常。她很快又接着向前跑,而且边跑边注意身边,跑着跑着娅西停了下来,站在那身体又开始哆嗦起来。是的,这回她听清楚了,是个女人高跟鞋的声音,声音就在她的后面。娅西站在原地,紧闭双眼不敢向后看,最后鼓起勇气猛回头看,后面哪有什么人。娅西舒了口气后想赶紧出去,于是她扭头又要往回走,却不料与一人迎面撞了个正着。娅西一个踉跄后,弯腰抚了抚了撞疼的胸口,发现胸口有粘的东西,还伴有恶臭味。是粪便,娅西确定挺直身体抬头看对面,天啊,又是理惠子!理惠子除了还是先前那恐怖模样外,手里却多了条粗大铁链,正举起欲向娅西抽下来,娅西再次晕倒在地。 天明鸡啼,娅西苏醒坐起,摸了摸了还隐隐痛的胸口,发现身上并没什么粪便,旁边也没有太太和铁链。娅西也顾不了许多,忙起身逃离老宅。 (三) 调皮男孩 吉野漫不经心的也没听完娅西的颤诉,表情呆滞的转身离开。他并非害怕什么,而是厌?a href='http://www./chongzi' target='_blank'>虫鹘菜叩目植拦适拢蛭郧八ダ险依砘葑邮保苍蚣嗨频钠婀挚植赖南窒?可他现在感觉很累,好想去休息。吉野回到卧室躺下,脑海里总在重复着什么,最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个车后座出现的女孩,是否和娅西见到的是同一女孩。在猜测中,吉野渐渐有了倦意,刚欲闭眼睡会,忽然卧室门外有人敲门,吉野没睁眼就随口说了声请进。外面人停止敲击推门,吉野扭头面向门口处,微睁眼想看看是谁进来,门慢慢被推开后,可就是不见人进来。吉野很纳闷,感觉很奇怪,忙起身走到门外,左右巡视一下,在左边又见那个恐怖女孩,她正走进卫生间,进去后门随即关上。吉野遭遇这么多危险害怕恐怖的事,还有这可怕的女孩,搅得他很时间错乱,精神疲惫,现在又见到她当然很气愤,顾不得害怕,毅然快步走去,猛推开卫生间门,粗鲁的将女孩拉转过来。 “爸爸,我漂亮吗?”吉野抱养回来的儿子桥木站在他面前,面色苍白,毫无表情的问道。 “桥木,你在干吗?”桥木的这番装扮让吉野目瞪口呆,后而生气的指着他责问道:“你脸上的白粉是怎么回事,还有那长假发是哪来的?” 桥木看着很生气的吉野,委屈的摘下头上发套,并告诉他说是理惠子妈妈给的。吉野知道真相后,却不再生气,忙转身来到理惠子的房间推门进去。房间里乱七八糟,凌乱不堪,吉野明白这些都是妻子发病时闹的,可现在房间里并不见理惠子,忙出来大叫娅西问太太在哪。由于娅西昨晚受理惠子惊吓,现在吉野又提问太太,她只得哆哆嗦嗦地指向花园。桥木一看娅西把妈妈的藏身之地告诉了爸爸,忙抢先吉野一步向花园跑去,吉野紧跟其后。当父子俩人在花园找到理惠子时却愣站那不动,原来理惠子正趴在地上津津有味的吃着粪便,吉野心疼地小心翼翼的过去将理惠子扶回卫生间擦洗干净,送进房间休息。 最近发生的事已经让吉野憔悴了许多,想想不能自己过早衰老,决定带桥木去迪士尼乐园去玩玩。第二天,吉野带着儿子驾车来到乐园,玩了许多好玩的,这一天吉野很开心,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桥木总时不时的左右张望着,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就在乐园游玩快要结束时,桥木要求去‘鬼谷’去看看。吉野为了能让精神得到更好的恢复,今天游玩的项目都避开了刺激类,果然玩完后心情好了许多。现在儿子又要去,吉野现在感觉还不错,所以点头答应了桥木的要求,父子俩手牵手走进了‘鬼谷’。其实所谓‘鬼谷’只是游乐园人工在园内石山开挖的弯曲分叉地道,再加上声光高科技布控,和一些恐怖的造型和装饰而达到恐怖刺激的氛围。就这看似简单的隧道,却让父子俩在里面惊恐万分,吓得乱喊大叫。吉野手拉着桥木满头大汗,步伐踉跄地来到‘鬼谷’的出口。 吉野站住擦了擦头上汗后正想问问桥木怎样,突然吓的忙甩开牵着自己的小手,惊怕的倒退几步。原来进去时他明明牵着是桥木的手,可现在却是一女孩的手。那个女孩太熟悉了,穿着还是那件漂亮的连衣裙,掩面的长发被微风吹开,露出明亮的眼睛暖暖地看着吉野。可吉野并没感受这乞求的目光,哆嗦的指着女孩问道:“你….你是谁?为什么…为什么总要缠着我?我儿子呢?….桥木在哪…桥木….桥木….。”女孩没理会吉野的质问,悄悄的消失在人群中。 吉野的叫喊声惊动了游乐园保安部,听完吉野将事情叙述后,立刻开启高音喇叭不停的转播着,可依然不见桥木回来。保安部最后只好将范围锁定在‘鬼谷’里,于是将‘鬼谷’里所有应急照明灯开启,将黑乎乎的隧道照的犹如白昼,吉野和诸多保安人员一起走进隧道寻找,看着这些连着线路的奇形怪状装饰,不禁为刚才游玩时吓得紧张而脸红。不过,吉野现在还是关心桥木在哪里。“啊….你们快来啊……”在他们旁边另条隧道里的保安叫了起来,吉野他们听到叫声后忙跑过来。他们跑来看到眼前的景象都吓的后退数步,吉野看到儿子的惨死晕倒在地。原来,桥木被人吊着破膛,肠子还绕在他的脖子上,垂着的肠子一端还在慢慢的往下掉着粪便……. (四) 墙后哭声 一周后,吉野因为桥木的离开伤心万分,所以只好将公司里的事暂时交给他的女助理由纪子处理。吉野在家当然不知道公司里的事,当女助理掌权时,男员工纷纷以男人无天下为借口辞职离开。其实事情并非这样 ,他们当中有人细心的发现,吉野君家中发生诸多恶运,却总是男性难逃诅咒,于是他们都害怕遭此恶运而偷偷离开。有一男员工叫泽明,他也听说了吉野君家发生的事,可他却根本不信世上有诅咒一说,依然很大胆自信的留了下来。就因为这样,泽明这唯一的男员工,理所当然地成为公司里众多女员工们眼里的明星,好多女员工也向他表露爱慕之心。 泽明因此成了公司里的花花公子,连女助理由纪子也对他朝思慕想。这天,由纪子将文件扔给泽明,向他会意的一笑后妩媚的转身离开。泽明也会心的向上司还以一笑后,马上心领神会的打开文件夹,里面有张字条,上面赫然写着:泽明君,公司需要你和我晚上留下加班。 到了下班时间,泽明很不耐烦的等所有员工都离开后天已黑,起身离开办公桌去寻由纪子。吉野创办的公司设立在一所老大厦内的14楼,泽明的办公室和由纪子办公室分隔两头。泽明很快来到由纪子门外,猫着身子轻轻的推开门走进去。他本想给心上人一个玩笑惊吓,可谁知进去后发现由纪子并不在里面。“她可能去洗手间了,我也去方便一下,或许还能可以和她在洗手间亲热一番。”泽明坏笑地猜想着,便抽身出来向公司卫生间走去。泽明走在过道里,突然所有的灯都灭了,只有深绿色的‘安全出口’指示灯亮着。泽明看着眼前狰绿色的公司,不由轻微颤抖,后又很快平静下来。“该死的,又跳闸了。”泽明顺着狰绿的微弱灯光继续前进,边走边埋怨道。 “亲爱的泽明君,你去哪啊?”泽明循声回头看,原来由纪子正站在身后的电梯里。“可能是刚才她下去的吧。”泽明猜测着向她走去。泽明刚进电梯,由纪子就迫不及待的抱着泽明,狂吻他的脸。泽明被她的热情点燃,忙低下亲吻她火热的嘴唇,双手快速的脱拉着她身上的衣服……就在他们忘情火热的纠缠时,电梯门悄悄合上,公司里的灯又再次复明,只不过现在公司里却是空无一人…… 次日上午,由纪子站在窗沿,生气的向下看着大厦入口,只因为昨晚泽明乘她去洗手间时偷偷离开。其他姐妹职员都已经陆续到位,就是不见泽明的身影。“难道泽明也不来公司了?还是他病了?”由纪子猜想着,转身从办公桌上拿起手机,拨通泽明的电话,却被告之对方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由纪子在焦急的期盼中等到了下班时间,她站在公司门口一一跟职员打招呼,确定人员都已走完后便又将公司里巡视一番。检查完后,由纪子习惯地又走进卫生间,当她方便完后正欲出来,突然卫生间里灯像欠压似的一闪一闪。开始她以为是灯坏的原因,可当她出来时发现自己错了,原来整个公司里的灯都这样,就连应急的‘安全出口’指示灯也是这样。由纪子看着面前无规律闪烁不停的灯,心里不由有点害怕。就在她正欲急着离开时,在过道里却听到一男人断断续续的哭声和呻吟声。由纪子停下仔细听着这男人哭声,也想辨认是哪里传出声音,可当她听清楚并且确定地方时却更加害怕,因为声音是从一面墙里传出,可墙的另一边是垂直陡峭的大厦外壁,下方是条繁忙街道,根本没有人可以站立的地方。由纪子吓得赶紧摔门跑出…. 大厦出口处的保安远远看到由纪子惊慌失措的跑来,忙上前拦住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这保安在这大厦工作已经有十多余年,由纪子哆哆嗦嗦的将刚才的事叙述一遍,可那保安却一直在摇头说不可能。保安安抚由纪子后,忙向救援中心报了警。 没多久救援队赶到,大家快速来到14楼,灯不再诡异的跳闪。在那保安的指引下,救援队员果断的用铁锤砸那堵墙。当墙砸开后看到后面还有个电梯门,听保安说这电梯在7年前因为频出意外伤人事故后,就被封闭停用了.救援队又撬开门,全场人都惊呆了.由于长时间没被使用,里面到处是蛛网丝连,可奇怪的是泽明全身被蛛网包裹,正被电梯里数根钢丝绳绞的不得动弹,由纪子看到这一幕,伤心过度瘫倒在地.大家把由纪子扶到边上坐下,正商量着怎么营救时,突然电梯却被通了电,而且桥箱开始由底层往上上升,泽明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救援队员忙去拉闸断电,可拉闸后电梯还是在上升。 电梯走到12楼继续上升,而且快要接近泽明时,电梯突然在13楼停了下来,而且电梯门也打开了。大家快速跑下一层,用锤砸开墙,赫然发现电梯里根本没有人,大家事感蹊跷,突然听道上面由纪子的惊叫声,大家又快速跑上去,同时发现在由纪子面前站着一个长发蒙面的女孩,一双沾满粪便的手正欲伸向她,而由纪子正吓得抖个不停。 保安斗胆前进一步问道:“你,你干吗?你怎么上来的?”女孩没理会,只是转身走到电梯,奋力纵身跳进了电梯井道。大家忙追上前向下探望,除了停着的电梯桥箱和悬挂半空的泽明外,根本没有那个长发女孩。就在大家更加感到奇怪时,电梯突然快速上升,将泽明狠狠的绞死后停了下来,泽明一声惨叫后再没了声音,他的血正沿着井道壁往下直流…. (五) 梦断天灾 在家休息调养的吉野是第二天知道了公司里发生的事,而且又出现了那个小女孩。吉野开着车在高速路上飞驰,他也不知道要去哪,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快速逃离这地方。吉野本不信诅咒之类的迷信说法,可最近发生的事使他也开始相信报应一说,因为那个经常出现的那个女孩。 十年前,妻子理惠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吉野焦急紧张的守在手术室外,随着一声婴儿脆亮的哭声,他高兴得直透过玻璃向里探望。医声很快走了出来,吉野忙上前关切询问,医生没理会他的问题,只是轻轻的对他说:“你随我来吧。”在医生办公室里,吉野得知是个女孩心里非常高兴,可医生很严肃的对他说:“吉野君,你的女儿得了先天性肠闭阻,必须得动手术,否则小孩生命难保。”医生的话让吉野犹如晴天霹雳,他摇摇晃晃扶着桌子站起来向外走去。原来先天性肠闭阻是个先天性疾病,由于准妈妈怀孕时生活不卫生或身体不健康而引发婴儿发育不健全。肠闭阻就是孩子大肠因绞成麻花状而导致泌尿系统不通畅,症状是孩子的粪便排泄物全部从嘴里吐出。“虽然这可以动手术,却只有很少的成功率,还要花费更高的医药费。但对刚刚来到世上的女儿来说,却又要遭受剖腹之苦。”吉野躲在医院的某角落里低声抽噎着,他决定放弃对女儿的抢救。 吉野不敢在多想,驾驶着车继续高速飞驰。突然天昏地暗,车前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只见路边的绿化大树像被很大保龄球击过一样东倒西歪,高速路也像痛苦蛇一样慢慢蜷缩弯扭变形,路面也因不堪拉扯而多处开始裂缝。“不好,地震了。”吉野一闪念,他并没有为此而减速停车,而是加速前进,吉野的车技很不错,就像游戏闯关一样左右躲闪避让。突然,吉野发现前面有个很大的裂缝,忙急刹车减速。由于车速太快,不能在塌方缺口前停下,吉野忙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汽车飞下了地坑,吉野摔落在地后,因为惯性连续翻滚跌爬后也滑落下地坑,侥幸的是吉野双手拉住了一根地基钢筋。就在吉野正努力往上攀爬时,抬头看见上面又站着一个人。“理惠子,快帮忙拉我上去。”吉野欣喜的喊道。可理惠子却一动不动的傻看着他,吉野气得正要责备妻子,从理惠子身后转过来一女孩。 “你是谁,你又来干吗,你为什么一次次的伤害我身边的人,我究竟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吉野好象忘了自己的处境,厉声问道。 “你为什么不救我?”女孩没有理会吉野的责问,怨恨的眼神直逼吉野。吉野低头躲过可怕的眼神,他已经渐渐确定眼前一次次出现的女孩是谁了,故而又抬头问道:“难道你真的还活着?” “我还活着?呵呵,你看到我的身后有影子吗?”女孩冷笑着追问:“当初你为什么不救我?” 吉野努力往上爬升点,看到她们俩人却只有一个身影。“当初你为什么不抢救我们的女儿,难道她就是因为是个女孩?”理惠子在一旁责问。吉野听到突然变得不疯的妻子问话让他猛然明白,为什么自己身边受害的都是男性,忙转头对女孩解释道:“孩子,不….不是那样,不是….是你妈说….说的那样…”由于吉野长时间悬挂着,感觉有点吃力了,忙向妻子乞求道:“理惠子,你….你们能否先….先将我拉上去再说,好….好吗?” 理惠子迟疑了会便弯腰伸手拉吉野,吉野也将一只手伸向妻子,慢慢的他们的手握在了一起。突然地面又强烈抖动了一下,站在地坑边缘的女孩和理惠子由于没站稳而滑落,连吉野也被一起拉了下去。一家三口飘在空中往下坠落,女孩越来越接近吉野,吉野张开双臂欲迎接….吉野感觉也看到了他正和女儿在草地上开心的奔跑嬉戏,而妻子理惠子正在后面追赶着:“你们慢点,等等我,小心摔着…..” 在医院里,理惠子坐在吉野的床边,她不明白为何恶运总折磨着他们的家。先是女儿夭折,自己因此得了精神病,再后来养子桥木在游乐园玩不慎摔伤了腿,就在她和桥木都医治成功恢复健康时,吉野却又被高空落下的麻花砸中头部,现在被确诊为植物人,若能让他醒来除非有奇迹出现。她握着他无力的手靠近自己的脸旁,伤心地掉下了眼泪:“吉野,你快醒醒啊!” 理惠子声声呼唤着吉野,希望他创造奇迹能醒过来。突然,理惠子感觉整个空间剧烈摇晃起来。“是地震!”理惠子看到医院大楼里所有人都在奔跑逃生,可她却依然留在吉野的身边。医院里一保安看到理惠子并没跑,忙过去将她强行拉跑。就在理惠子和吉野的手分开那一刹间,吉野却奇迹般的张开双臂,好象要拥抱什么一样,理惠子见吉野有点苏醒,想回头抱住他,可她一番极力挣脱后依然拗不过保安的力气被拉出了医院大楼。当理惠子他们刚跑出来,大楼‘轰’的倒塌….. 一周后,在吉野的墓前,前来悼念的人除了他的妻子理惠子外,还有司机科夫,儿子桥木,公司女助理由纪子和她的丈夫泽明君。他们悼念完毕正要离开时,有俩警察过来找理惠子.原来警方已经查出了四年前老宅里发生两桩命案的结果:秋野死于谋杀,嫌犯也已被逮捕,而秋千男孩则死于意外。(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麻花死结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