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着自杀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2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81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简介:在黄官子的煽动下,有一百多人争着跳水自杀,最后有四十三人死在三亩大一口泉塘,这是发生在川西北一个村庄的真实故事。 奇灯异现 晚上十一点,住……
在黄官子的煽动下,有一百多人争着跳水自杀,最后有四十三人死在三亩大一口泉塘,这是发生在川西北一个村庄的真实故事。 奇灯异现 晚上十一点,住在镇上大北街的马前进,突然对女儿马梅说,去不去看奇迹?马梅初中毕业,近几年一直闲在家里,可以说是闲得发慌,她一听父亲的话,马上道,当然要去,看什么奇迹? 马前进没有多说,只是带着她走进了漆黑的乡村。约摸走了七、八里路,便在路上遇见了一些同行的人。越到后边,同行的人越来越多。最后,他们在一个很大的打谷场集合。一个瘦高的人站在前边,作了自我介绍。他说他叫黄官子,现在带大家去看奇迹。于是,他在前边带队,七、八十人跟在他的后边。他把大家带到一个三亩大的泉塘边,让大家安静地在泉塘的四周坐了下来。 几分钟后,黄官子大叫一声,道,来了,来了!大家快看塘底,塘底有什么? 几十双眼睛齐看塘底,但见深不见底的塘底正中,亮出一大团绿色的光来。那绿光亮了约一分钟,便熄了;一分钟后,再亮。如是者三次,然后,便不再亮了! 马梅听得四周的人一片声叫奇。她听得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对另几个人说,这真是怪事。这个泉塘,是当年为了抗旱,镇上组织几个村的人共同奋斗挖出来的,像个巨大的漏斗,当中深不见底。平时村中有许多年轻小伙子在里面洗澡,大家都在边上洗。水性再好的人,也不敢到当中去踩底。现在,这塘中怎么会有如此的神灯?莫非真像黄官子说的,王母娘娘早就放了一条金船在这水下,今天显灵?等会儿黄官子大仙在公棚中要细说这神灯的故事,我们一定要好好听听。 马梅听了这中年人说的,心里觉得真是荒唐。但是,她与那么多人一样,亲眼看见泉塘底部确实有绿色的神灯出现。因此,她跟着父亲,和大家回到了原先集合的打谷场。有人开了房子的门,是组上堆谷子用的公棚,大家走了进去。这是一个可容二百多人大的公棚,有人在公棚的正中点亮了瓦斯灯。有人请黄官子坐到了雪亮的瓦斯灯下。马梅细看黄官子,四十岁左右的样子,面容削瘦,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一双眼光特别有神,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 黄官子清清嗓子,对大家道,刚才大家是不是眼看花了,其实没有什么神灯,什么也没有? 大家道,不是我们看眼花了,是真有神灯。 黄官子笑笑道,现在大家相信我过去说的话,王母娘娘早就放了一条大金船在这泉塘底部吧?大家道,相信。黄官子道,那么,你们想不想知道,为什么黄某人知道这泉塘底部放了一条大金船?大家道,想。 于是,马梅便听黄官子讲起了他过去的传奇经历。 他道,大家知道,我是这里的人,是旁边那个李子村的人。十年前我在村里的时候,老是不学好,东偷西摸,不是个好东西。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这些坏事,其实我内心天天都在想做好事,可是最后做出来的都是坏事。原来,这一切都是王母娘娘的安排,她要我做坏事,自己把自己逼出去,好做大事。水浒中的英雄不都是逼出去干大事的吗?因此在我偷了一头牛被派出所追捕时,我终于逃出了家乡。 这一逃我就逃了几个省,四处流浪,没过几天好日子。 第二年,我流浪到了青岛。那天晚上,我像过去一样在公园的椅子上睡觉。睡到半夜,忽然刮起了一阵大风,我感觉自己在大风中飘飘荡荡,来到了一个四面是海的岛上。岛上仙雾迷漫,香风四溢,到处是奇花异草。我被一个金甲天神带到了一个大庭里,这里面已经有了许多人。一会儿一队仙女走出来,簇拥出一个人,她是神? 王母娘娘! 王母娘娘对我们大家说,十年后的某一天她要凡间起大洪水大地震,把下边的人淹死95%以上。为什么她要这么做?恶人越来越多,好人越来越少。但是,她也不能让这些地方的善人死去,因此,在发地震和洪水之前,她要救一批人。她要用她放在各地湖里、河里、大泉塘里的一百条金船,救一些好人,帮他们飞上天来,让他们到天堂来享福。那么这一百条金船放在哪里?如何救?什么人救?就是我们来做这些事。她说,我们这一百人,本是获罪的仙人,被打在凡间受罪。由于我们表现好,所以将我们选了出来,做完这件事,可以重上天堂享福。她将根据我们救善人的功绩来封赏我们。现在,她封我们为天帝子。 原来我黄官子这种人! 于是,我们就在那里跟一位大仙学了七天的仙功,当然学到了许多神奇法术。当我们回到人间,人间已经是七年之后。我奉王母娘娘的旨意,做了一些不能告诉你们的好事以后,在前不久回到了家乡,赶在大洪水大地震前来救你们当中的善人。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我,所以,我请示王母娘娘同意,定于今天晚上请下天兵天将到船上来亮仙灯,先让你们知道泉塘底部有什么东西。当然,这件事要绝对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更不能告诉官府。不然,王母娘娘会派天兵天将诛杀你们全家,让你们全家死得不明不白。 马前进听到这里,大胆地问他道,黄神仙,那我们以后如何称呼你? 黄官子道,王母娘娘封我为天帝子,但是你们当着外人不能样叫,当着外人叫我黄医生就行了,因为我平时主要为大家治病。 马前进道,我恳求黄天帝子救救我们全家人!我看这天灾肯定是要来的。这几年闹地震,一年比一年凶。过去只是房子在一年中轻抖几次,今年都大动了两次了。更吓人的是,不久前地里还向天冲出了几个火球,我看那七八级地震今年一定会来。只要你能救我们一家人,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大家乱哄哄道,我也报名…… 黄官子在雪亮的灯下一挥手,大声地道,你们能不能被救,可不是你们能说了算。你们先要有资格加入天堂会。天堂会是王母娘娘让我在下边建立的,凡是加入天堂会的人才会被救。加入天堂会的,都是有很大阴德的人,不但不收你们一分钱,还会有许多好处。七天后,王母娘娘会降法力在我的身上,我用金眼看人,招收天堂会会员,到时你们可以来试一试。 加入天堂会 七天后的晚上,马梅跟着马前进来到了黄官子的家。黄官子父母早就去世了,他一个人住在这里。破旧的房子粉涮一新,倒也干净。黄官子坐在那里用他的金眼看着面前的人,决定他们是否是有很大的阴德,能不能加入天堂会。四周许多人在等黄官子看。黄官子的旁边有一个胖子在用笔记着入选人员的名字,马梅认得这个胖子,他叫钱灵,一直在乡村走村串户给人照相。 人们一个一个地坐在黄官子的前边,等他的金眼看人。有的人他收了,有的人对他说尽各种好话,黄官子也不收。于是有人喜来有人愁。 一个穿戴得很好的人坐在了黄官子的前边。马梅认得他,他是镇上的包工头,叫汪民。他很有钱,马梅觉得,黄官子会收他的。谁知黄官子看了他许久,对他道,我不能收你。汪民脸红地道,为什么?我什么地方不对劲了?黄官子对他说,你身带财气,但是你的财气中夹着腥气。一句话,你的许多钱是来自官府,有些财是不干净的。你必须要多做好事,直到财气中的腥气化完。以后我还要收一批,你好好去做,下次再来试试吧。汪民再要对他说些什么,黄官子对他摆摆手道,别说了,下一个。 下一个是欧大娘。欧大娘马梅也认得,她是大丰村里的人,养了四个儿子。但是现在没有一个儿子抚养她,几个儿子你推我推,最后她自己变得无家可归。她无依无靠,没有吃的,便经常到镇上的馆子里乞讨,有时就在街上睡一晚上。她这么穷的人,马梅认为黄官子绝对不会要的,谁知道黄官子对她说,你老人家阴德重,但是却要受现世报,无依无靠,收你。 马梅一直很有兴趣地看下去,看黄官子收天堂会会员。进了天堂会的人,有她认得的,也有她认不得的。在乡间名声好,有钱无钱的人,大多能进;名声不好的人,有钱无钱,都进不了。有个很有钱的生意人对黄官子说,你收我吧,收了我我马上捐三头牛的钱,黄官子话都没搭他的。于是,那收进天堂会的人便神采飞扬;没收进去的人,便垂头丧气。 轮到马梅和她父亲了。黄官子看了他们俩人一眼,对钱灵道,收。黄官子对马梅道,我从仙界到人间来的时候,王母娘娘特别对我说了两个人的名字:钱灵和马梅,她说这俩个人是我的重要助手。如果你同意,你会在天堂会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职务,你愿意为大家做好事吗?马梅一听,又惊又喜,脸色绯红,慌乱地点点头。 黄官子再收了几人后,对还有那么多等着收的人道,奉王母娘娘旨意,这次只收五十人。现在已经满额,不收了。大家一听失去了上天堂的机会,纷纷在那哀求。黄官子道,大家不要着急,一切只能按王母娘娘的旨意办事。过三个月后,还要收一批,大家回去多多做好事,下次来,或许你们身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没有了,就有可能入会,这次是绝对不可能了。大家这才无可奈何地离去。 大家散去后,黄官子把马前进父女俩和钱灵留下,对钱灵和马梅说,奉王母娘娘旨意,你们俩人在天堂会中有重要职务,是我的助手。具体地说,钱灵帮外,马梅帮内。钱灵负责与我去治病人,马梅负责天堂会的财务支出。记住,只有支出,永远不会有收入。因此,你们俩人在会中的服务,不会有工钱,最多有时管管饭,王娘娘给我的金子是有限的。这无钱的事,你们俩人愿意做么?钱灵道,我愿意。黄官子问马梅道,你呢?马梅看看马前进,马前进道,能入天堂会,并且还能被王母娘娘看中为天堂会做事,已经是天大的光荣了,还要什么工资?不要不要! 黄官子点点头道,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此后,马梅便常常上黄官子家去做帐,马前进不管女儿的事。说真的他还有点高兴,她可以不再因为闲得发慌在家对他生事了。马梅做这些帐时,还真的只有支出,没有收入。那么,黄官子的钱支出在什么地方去了? 原来,黄官子和钱灵,经常出去给天堂会的人治病。凡是会中人生病之后,他们去治,分文不收。他们治人的主要方法是洗黄桶圣水澡。马梅跟着去看了一次,经过如后:黄官子和钱灵先在病人家中的正堂屋中烧上香烛钱纸,然后,黄官子和他的弟子钱灵俩人,披散头发,手持长剑,一边跳,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然后,黄官子把病人推进叫这家人早烧好的一黄桶热水中,那水冒出腾腾的热气。黄官子一边对着病人念念有词,一边对病人身上发着各种神功。黄官子在病人身上又压又掐又推又打半小时后,再让病人喝下他化出的一碗神水,然后让病人捂着被子大睡一觉。第二天,病人大部份都会好起来。若是一次治不好,黄官子在第二次的治疗中,做完功后,让病人服下他七种颜色中的某一粒或两粒神药,之后,没有哪位病人不说病已经治好的。 于是,在天堂会内外,都流传着黄官子师徒俩治好怪病的各种神奇传说。 马梅知道,黄官子他们的支出,就是这些香烛钱纸与神药原料的支出。数额有时虽然见小,但是天天这么积累下去,还是一笔很大的费用,而且这费用在一天一天地增长。 马梅看了那些被黄官子治好病的穷会员的非常感激的眼光,真的觉得黄官子了不起。同时,她也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对大家有好处的神圣事业。 下午,黄官子突然把天堂会的50个会员召集在一起开会。他说,麻柳村的会员李大东今天骑自行车,不小心摔在了崖下,双腿骨折,要钱治疗。另外49个会员,每人要出十斤肉钱,当然能够多出更好,帮助李大东治伤。以后凡会员有这种天灾人祸,大家也出钱帮助他。李大东的女人一听,当场就哭倒在地上,她没想到黄仙人对他们一家人会这么好,她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呵。当场就有三分之一的人把钱交到了马梅手上。另外三分之二的人,在赶了一个集后,都把钱交马梅那来了。马梅把这些钱一分不少到交给了李大东的女人。 天堂会的这些事慢慢地传到了外边。外边的人一听,急切地打听着收下一批天堂会会员的时间。人们不惜动用一切关系找已经入会的人帮助说情,他们对加入天堂会的渴望,非常热烈,甚至说有点疯狂。 三个月后,黄官子奉王母娘娘旨意,又收了五十名人加入天堂会。 王母借钱 天堂会有一百名会员以后,马梅的事便多了起来,她一月有大半的时间都在黄官子那里帮着抄抄写写。当然她也主动帮天天在外为人治病的黄官子师徒煮煮饭什么的。这一百人,每星期有一次要在黄官子的家里听他讲仙道,跟他学练仙功。黄官子一再反复对大家说,你们不能看电视、不能听广播、不能听官府的人说什么、会员与会员之间不能交流,你们心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王母娘娘。你们要听王母娘娘的,要衣服整洁、身体干净、不贪口腹之乐、轻钱财、重情义、乐于助人、多积福德。大家觉得黄官子说得对,一一遵从。 第二批会员入会的第二个月,一天晚上,大家练完功后,黄官子对大家道,大家别忙散去,我要对大家宣布王母娘娘的旨意。大家便坐了下来,听他说。黄官子道,昨天晚上, 王母娘娘把我叫上天庭,对我说了一些话,你们想不想知道她对我说了些什么话?大家说,当然想。黄官子道,世界末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因此王母娘娘加紧叫天上的工匠在修建天府。王母娘娘已经给我们划了仙界,我们上天后住的地方,叫77天府。有人问,77天府有多大?黄官子道,比一个四川省还大,差不多一家人一个仙洞。大家听了,便高兴得不得了,想着以后大家腾云驾雾地走门串户,多美。黄官子道,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大家问,有什么问题?黄官子道,王母娘娘说,修建77天府的金子不够了,王母娘娘要我向大家先借些用。大家上天后的第三年,王母娘娘如数归还大家,而且还有20%的利息。大家要理解王母娘娘的难处,因为要修建一百个这样的天府,天界的金子自然不够。 大家听了,没人吱声,因为大家没有金子。终于有人道,黄天帝子,我们没有金子,怎么办?黄官子道,我知道大家没有金子,甚至没有纸钱人民币。但是大家有圆毛动物和扁毛动物,你们可以把它们换成人民币,交到马梅手中,让马前进换成金子。我不经手这些钱,等马前进换好钱后,我约天兵天将下来,当着众人的面,丢给泉塘下边等着的天将手里。 大家便道,好! 黄官子道,钱也不会白借。77天府也要设文武百官。大家借金子的多少,与官位有关系。如果借金子多,说明他愿意为以后上天的仙人服务,他是有巨大阴德的,当然会有好点的仙官让他做。借金工作完成后,我会当着大家的面,亲自请王母娘娘降下仙旨,封大家的仙官。 大家听了非常兴奋,一片声叫着要听王母娘娘的,倾家荡产借金子修天府。 接下来的十天里,马梅成了最大的忙人。她忙着收钱,大家差不多把家里能卖的都卖光了,拚着命借金子给王母娘娘修77天府。马梅算了算,最少的人,也有一头肥猪的钱;有几个人,交来的钱可以买十头肥猪。第一次没进天堂会的汪民交得最多,可以买十头牛。 黄官子从没问马梅收了多少钱。她只是让她与他的父亲把这些钱换成金子。马前进很认真地四处与金老板讨价还价买金子,最后,一大口袋人民币变成了一小袋沉甸甸的金子。黄官子没有失约,他先约了天将在泉塘下边等着,然后,他把天堂会中几个最资深的会员带到泉塘旁边,等了几分钟后,泉塘的底部果然又亮出了绿汪汪的仙灯。黄官子将金子从马前进手里接过来,奋力地投向那绿光的地方。然后,绿光熄了,表示天将收到了金子。黄官子才带着大家离开。 十天后,在一次会上,黄官子对大家说,王母娘娘收到大家借的金子后,非常高兴,已经用朱笔,按借金子的多少,以及他的德行,封下了77天府的文武百官。现在,我当着大家的面,请出王母娘娘的封官圣旨。 于是,黄官子当着众人的面,在前边的桌子上放了一个小竹架,那竹架上空空的什么也没有。然后,他用一块大红布把什么也没有的竹架遮上,他便在下边焚香、嗑拜、口中念念有词。几分钟后,他对大家说,王母娘娘的圣旨已经来了。他一下揭开红布,那原来还是空空的竹架上,便有了一张黄纸。大家上去一看,全是蝌蚪古文,一个字也不识。黄官子对大家道,这就是天书,我今天晚上翻译后要烧掉的,明天晚上大家过来听王母娘娘的封赏。众人在啧啧称奇后离去。马梅知道,当天晚上黄官子对着天书翻译了大半夜才翻译完,然后他烧掉了天书。 第二天晚上,黄官子当众宣读了王母娘娘封赏的一百名77天府地的仙官,主要仙官如下:钱灵,副天帝子;马前进,丞相;汪民,大司马…… 女仙官:马梅,储玉仙子…… 这一百名仙官,计有十位侯相,十位元帅,十位女官,五位省官,十位州官,五十五位县官。 黄官子对大家道,以后上77天府的人再多,也只能当仙民了。 仙官们没有一个不喜悦的。 这一天,做木材生意的任成梦回来,对正在挖地种菜的丁荣华道,知县大众,正在种菜?丁荣华忙道,是的,殿前大将军,我想当多种些辣椒卖,明年的红辣椒肯定会大长价。于是,两个仙官讨论起凡间的种菜大事。 仙妻仙妃 黄官子与钱灵一天主要忙的是,给一百名会员中的人治病。任何时候,任何会员只要有人叫他们去治病,他们不会有任何借口推辞,总是马上出发。因此钱灵就在黄官的家中住着。 有个叫朱玉的女会员,长得非常漂亮。丈夫突然遇上车祸死后,她气急攻心,人吃睡不思,一天一天地黄瘦下去,她觉得身上没有哪一处没有大病的存在。黄官子与钱灵给她看过两次,都不见效。这天,黄官子一个人来到她的家里,对她道,我今天一个人来,才好给你带能真正的治病办法。你所以有这个怪病,是你闯了大祸。她大吃一惊地问,我闯了什么大祸?他道,你今年栽秧子那段时间,用锄头铲田埂,你铲死了一根正在田埂当中修炼的千年蚂蟥精。它死之后,上不能到天,下不能入地,因此它一股冤魂飞来,找你报仇。它先害死了你的丈夫,然后,钻进了你的下身,它一定要吸干你的精血,让你变成一具骷髅而亡。她一听,吓得面如土灰,发抖地道,天帝子呵,活神仙,你可要救我一命。只要能救得活我,什么我都做,我的孩子连十岁也没有呵。他道,你别急,医是能医的,只怕你不肯。她忙道,只要能医,什么我都肯。他道,只有一个办法,我损失许多法力,晚上我们经常同床,我将天兵天将的神锏请来化在我的阳物上,深入你的下身,去打那条在你身体内作怪的千年蚂蟥精。或许半年一年,可以将它打死,最后治好你的病。朱玉一下红了脸。但是最后,她无可选择,答应了黄官子。因为黄官子对她说他非常不想这样,这要大损他的法力,可是这是救她的惟一办法。此外,她的孩子实在是太小了呀。 于是,黄官子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为她治病。她本无病,只是因为失夫后悲痛交加,情绪深深压抑,才让身体这样。黄官子这么与她常交合,她身体上感受到的快乐将精神上的萎缩粉碎了,加之她坚信天兵天将的武器在她的身体内解决了大问题,因此她的精神一天一天地好起来,能吃能睡了,也有力气下地干活了。她在内心深深地感谢黄官子损失了仙德救她。 黄官子依照这个办法,将他事先看中的六个会员,一一弄上了床。只不过他说她们下身钻入的是蜈蚣精、蝎子精、毒蛇精……。而他将天兵天将的铁锤、金棒、丈八蛇矛……等武器请来化在他的阳物上给她们治病罢了。 无节制的泄欲,终于让黄官子倒在了床上。马梅便一心一意地照顾他。在马梅的心里,黄官子是天下最善的大善人,是活神仙。十来天后,精神好起来的黄官子,闪着发亮的眼睛对马梅说,马梅,你知道王母娘娘封你的是什么官吗?她道,不是储玉仙子吗?他摇头道,不是。她很有兴趣地问,那是什么?他道,我翻译天书时故意翻译成了另外一个官,这也是天机。她道,那我应该是什么官?他道,我所以翻译成现在这个女官,是怕大家见笑。其实,你真实的封号是,77天府天帝之后。马梅脸一下红了起来。她还是个未谈过恋爱的姑娘,如何听得说她是什么人的老婆?他对马梅道,呵呵,说这些都不重要了。我可能要死了,恐怕不能带大家上天堂了。她惊问道,为什么你要死了?他道,我为大家治病真气用得太多,消耗太大。若是我的真气得不到补充,只有等死。死了,当然不能带大家上天堂。她忙问,有没有办法可以治疗?他道,有是有,只怕有也等于没有。她问,是什么办法?我会尽一切办法找来为你治病的。他道,只有我们在凡间早作夫妻,用你的处女之身,补我真气。马梅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上。他继续道,我时时与你的处子之身交合,不射精,你永远也不会怀上孩子。我只不过是借你的身体产生一种巨大的力量,用这种力量催我的真气,让我的真气在我的大、小周天上运行,使我的真气由现在的如若游丝变得越来越大,最后完全恢复正常。这就是古代的仙道教给皇帝的采阴大补之术,是一种仙术。对于我们这些神仙来讲,你的身体,只不过是一种如同千年人参似的药罢了。 马梅听了,狂喘粗气,心口起伏。黄官子不失时机地将她搂进了怀里。她没有反抗。黄官子做的一切都是为大家好的好事,他不能死,她愿意牺牲自己救黄官子,她不能让那么多人因为他的死而上不了天堂。况且,上天后,她本就是王母娘娘钦点的77天府的天后呵。 黄官子得到马梅后,眼中流出了泪。他不知道弄过多少女人,可是他在心中说她们都是先被其他男人干过的烂货。只有马梅奉献给他的,才是处女之身! 争着上船 许多人眼巴巴地地盼着黄官子收第三批天堂会会员,但是黄官子总是说,王母娘娘让不忙着收,以后再收。 加入天堂会的这一百人,可以说是天天盼着天兵天将接他们上天堂。入住77天府,位列仙班当他们的仙官。但是,黄官子一直说王母娘娘定的接大家上天堂的时间还没有到,什么时间上也是天机不可泄漏。因此,他让大家安心做好生产,先过好凡间的日子,真当了神仙再也过不成人间的苦日子了,反而也无聊。事实上是许多人在一天一天地熬,在苦等,可是又没有办法。 黄官子和钱灵依然是经常出入天堂会员的家中,免费为大家治病,在会员家中吃喝快乐。现在,黄官子除了有会内的几个女人以外,还把会外的几个女人弄上了床,谁不想上天堂?黄官子觉得,这样的日子真好,能过一万年才最好。 这样的逍遥日子过了不到两年,一个意外出现了:马梅的肚子大了起来。 马梅在他面前哭道,你说你是仙人,只是在我身上采气练你的真气,你永远不会让我有事的,为什么我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 他道,我是仙魂肉身呵。我为大家治病,身体消耗过大,难免有体虚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所以你才会有事。不如我陪你悄悄在外边解决了了事? 马梅坚决地道,不,这是你的根,是个小仙人,我坚决要要。 他道,好好好!要生就到天上的77天府去生好了,让他一生下来就享受荣华富贵。下个月7月17日,就是王母娘娘让大家坐金船上77天府过好日子躲大灾大难的日子,我们一起上天堂去。 这时,在黄官子的心里,很急。要是让大家看见马梅生下了他的孩子,那他在众人面前一切原形毕露,他可没有什么说的了,也许一切就会变得与现在完全相反。 马梅松了一气,心想,这一天终于来了。 的确,这个夏天,与过去任何一个夏天都不同。今年的天气非常异常,2月21日天,天上竟然奇怪非常地打起了炸雷,有老人说,他们的一生也没有见过这种怪事。那之后不久,人们在四处看见了乱跑的蛇。这个夏天的一切都不正常,许多人家的猪都努力地往房顶上冲,鸡在晚上的叫声完全是乱的。三级左右的小地震出现了四五次,大家说小震出,大震到。几里以外的大山之中在晚上乱闪着透明白色的孤光。许多人看见田中冒出青烟,河中冒出一团一团的。火球又出来了。 生活在这的几十万人天天都处在惶惶不可终日之中。而一样提心吊胆的天堂会会员,终于在天堂会召开的一次会议中,听见了黄官子说出的王母娘娘接他们上表享福的时间:7月17日。 7月17日前面的一二十天里,天堂会会员人人几乎变卖了家中一切值钱的东西。将能吃的一切都光了,一切能捎的都打点停当,准备捎上天去。 所有会员按照黄官子的吩咐,在7月17日的前三天,在家吃素,洗澡净身。 7月17月夜晚,对于所有的天堂会的人来说,是一个不可替代的重要日子。 晚上八点过,天堂会的会员,从四面八方聚积到了黄官子的家中,听黄官子讲上天堂的各种注意事项。他道,……。绿色的仙灯亮的时候,你们奋力往泉塘中跳下去。你们不要怕,绝对不会被淹死。因为天兵天将将金船停在下边,他们用神力将下边的水拱空了。你们跳下去,会软绵绵地落在巨大的金船上。 大家便牢记在心里。 出发的时候,黄官子让大家排着队,一人喝一碗装在黄桶中的圣水。马前进喝了一口圣水,味道怪怪的,但是他没有说什么,拉着身子已经有些不便的马梅,跟在大家的背后,向那口巨大的泉塘走。 马梅跟着父亲走到泉塘的时候,看见那坐在四周的不止一百人。原来是一些私心的天堂会会员,事先告诉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一路跟着走了过来。于是泉塘的四周便有了一百三、四十人。 几分钟后,便有人大叫,神灯亮了。马梅听着喊声,往泉塘中一看,果然泉塘当中一下亮出了绿色的仙灯。马梅仿佛看见泉塘的底部没有水,停着一条大大的金船,上边有许多身上背着旗子的天兵天将在向她招手,让她快跳上去好上天堂。马梅看见四周那些人像石头一样发着响声向泉塘底部跳下去,站在了金船上。她心中一急,也纵身跳了下去。 马梅跳了下去,脚踩着下滑的沙子,感觉自己一路向深水中滚去。她知道这泉塘是个大漏斗,越到当中越深。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滚越深,越深越冷,四周一片漆黑,却不见仙灯与金船。她一下感觉不对,便往上冲想冲出水面。但是,她的左腿,被一个不会的人死死地抓住了,她挣不上来;马上,右腿也被一个不会的人死死地抓住了,她更挣不上来;等一下,她的腰又被人抱住了,头发也被人抓住了……。大家一齐往更深的水中滚去,死死地抱在一起,谁也不放谁,而且相互抱扯不松手的人越来越多。不知道这时的水底有多少人。 于是,不管马梅她有多会水,她也只得在这一群死缠着的人当中动弹不得,挣着大大的眼睛,大口大口吞着水,任头发在水中疯狂地飘甩,然后圆睁着双眼,慢地死去。 她在水底无声地大喊,黄官子呵,你这个天打五雷轰的恶贼! 迷雾之后 第二天,当四十三具尸体浮出泉塘之后,这一惊天大案,惊动了县、市、省、中央! 一个由中央、省、市、县几级公安人员组成的破案小组,迅速成立。 很自然地,破案线索理到了黄官子、钱灵、马梅几个人身上。但是钱灵与马梅已经死在泉塘中了,只有黄官子不见了踪影。通辑令迅速发遍全国。 一个月以后,在云南一个边境小镇,准备越境出国的黄官子终于落网了。 黄官子被捉之时,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小口袋沉甸甸的金子。 很快,黄官子被押回了县公安局审问。 公安人员审问黄官子的案卷非常多。让我们看看下面这些精选出来的审询问答,很有意思。 公安人员问(以后简称“问”):你真是在青岛公园睡觉时被仙风吹到了仙岛上吗? 黄官子答(以后简称“答”):风能将一个酒杯大的石头吹上天吗?何况我是人。我不那样说,大家如何知道我有一个非凡的来头?大家可以不信我,但是他们不能不信王母娘娘。 问:这么说,一切都是事先有阴谋的? 答:一切早都计划好,后边只不过是按计划在行事。 问:你为什么要设置这个阴谋? 答:人生是有限的,因此在有限的人生里应该尽量吃喝玩乐,多弄些钱,多喝些酒,多玩些女人。强者都是这样在做,只不过是大家的方法不同。当官的贪罢了,当商人的奸罢了,我不过是骗罢了。 问:你建立天堂会之初,给大家治病不要钱,有个天灾人祸的,你让大家相互相帮助。从表面上看,这个不错。你为什么会这样? 答:我过去在安徽一个很大的帮会中专门做这种事,我还是一个堂的堂主。自从帮会被中央和省上的公安端掉后,我逃回了四川,到家乡来干这事,家乡非常偏僻。为什么这样做?钱与色都离不开一个人气。有了人气,才会有一切。而人气聚积的法子只有一个,让大家有好处,能占便宜。只要有好处与便宜,大家便耳朵挤掉也会往里钻的。 问:你既然当着众人把金子丢进了泉塘底部,现在为什么又在你的身上? 答:这事从开始,钱灵就是我的帮手。没他作帮手,我什么事都干不成。我是和他商量好了以后的一切,我们才开始做这事的。因此,金子是我让水性非常好的钱灵在泉塘底部捞起来的。 问:那些封77天府文武百官的王母娘娘的玉旨,是如何出来的?大家明明看着你放在前边桌上的是一个空竹架嘛。 答:这种小小的魔术也值得一提?夹在红布中搭上去就是了嘛。人都一心在王母娘娘身上,哪会有人想这些?敢想这些? 问:那些蝌蚪文天书是怎么回事? 答:我事先用红墨水比着道家的书写上去的。坦率地讲我也一个字都不认得。但是我所以能翻译得出来这天书,是因为我有马梅收金子多少的名册,我用一个晚上,抄过来不就行了? 问:马梅肚子大了,你知道自己也要暴露了,你为什么不带着金子一个人逃跑,却要叫这么多人跳水自杀? 答:(嘿嘿冷笑):我是真心喜欢马梅的,她也是我得到的第一个处女。我逃跑了,她最后还不是要嫁给某个男人?不行!我动过的女人谁也不能再沾她,因此她最好的出路就是死。我对得起她了,她有那么多人为她陪葬! 问:大家跳水前,你给大家为什么要喝那怪怪的水? 答:这是我们这行的法子之一。那水里有迷幻剂,人喝了后会产生幻觉,你说什么就听什么;你说什么大家就看见什么,是我在安徽工作时没用完的。大家只有喝了这个水,才会不顾一切地往水里跳。 问:对了,那水下绿色的神灯或者仙灯,是这场悲剧的根源,这是怎么回事? 答:一旦不可能的事发生了,人们就会觉得非常惊奇,就会神起来。我就是这么做的。那灯,是我叫水性非常好的钱灵做的,在两个密封得很好的塑料口袋中装上两个最大功能的电筒,在水下一摁就亮,他再举到手上照亮水底就行了。至于他呼吸,你们不是在泉塘底部捞起很长一根指头粗的沼气管子吗?他用石头将管子沉底,将那一端含在口中就行了。每次他事先赶到泉塘,在我带人到来前几分钟后沉入泉塘底部,制造神灯。我们走后,他再悄悄从水边冒出来。 问:如果钱灵是你的同谋,那么请问,他为什么也会死在泉塘底部? 答:我们事先商量好的,大家跳水之后,他冒出来,我们一齐逃往国外。但是我在约定地点等了他一小时他也没赶来,于是我一个人走了。现在想来,想是他摁灯后,那么多人纷纷跳水,那不会水的人到了泉塘底部,什么也没有,求生之中,遇见什么便抱什么。我想他是被不会水的人抱住了,一抱二,二抱四,四抱八,大家抱成一团,淹死了。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争着自杀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