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鬼节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3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75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5分钟
简介:他叫乔,她叫丹,他们是夫妻。 许多人都会带着羡慕的眼神对他们说,你们这小两口姻缘可真是老天爷注定的啊,和在一起居然就是打篮球那个乔丹了。……

他叫乔,她叫丹,他们是夫妻。 许多人都会带着羡慕的眼神对他们说,你们这小两口姻缘可真是老天爷注定的啊,和在一起居然就是打篮球那个乔丹了。 他们之间的巧合还远不止于此。 他长得黑,她长得白,他来自江苏无锡,她来自江苏常州,还有朋友会开玩笑地戏言他们是“黑白无常”组合。 乔很爱丹,比爱自己还要爱她。 因为他害怕失去她。 别看他们的名字和籍贯凑在一起那么巧合,但他们走在一起是并不容易的。 他知道自己是个非常普通的男人,他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也没有家庭背景,工作薪水都不甚理想; 而她却是个优秀到出类拔萃的女人,她身材姣好,风姿绰约,还有个在国有企业当老总的爸爸,总而言之,她各方面条件上都要大大优于他。 他知道这份爱情是自己苦苦追求多年后才换回来的,正是因为来之不易,所以他才倍感珍惜,他害怕她总有一天会离开自己。 有时候回想起来,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就成了她的男人,一切都像是一场梦。有时候他会亲不自禁地咬咬自己的舌头,以证明他是清醒的。 想当年追求她的人那可真叫一个络绎不绝啊!而他之所以能够成为最终的赢家,还得感谢那一场诡异离奇到不可思议的车祸。 那一天是个周末。 她刚从商场里挑选完化妆品出来,当她刚走到大街上的时候,忽然从后面驶过来一辆黑色的“伤害大众(上海大众)”,那车正好撞击在她的头部,然后她便倒在了血泊中。 她当时流了很多血,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她已经因为流血过多而去世了,一个人流血超过身体总血量的三分之一就有生命危险,而她却流了三分之二。 尽管家属心理难以接受,但那医生是当地一位名医,从业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过一例误诊,没办法,家属只好将她送往殡仪馆。 但神奇的是,在送往迎宾馆的半途中,她却一个人从车库的后备箱里爬了出来,嘴里连喊着“我没死,救我,救我…….” 她的家人自然是欣喜若狂,赶紧将她带往医院急救,一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惊讶地发现,她的身上居然没有受过任何伤害,也无需接受任何治疗,那场车祸就像是没有发生似的。 从医院出来后,她便跟换了个人一般,连嚷着说她想嫁人,而且指明说要嫁给乔。www. 鬼故事 在人们感叹又一个医学奇迹降临到丹头上的时候,其实更多的人是在感叹乔这小子又走狗屎运了,像他这样的癞蛤蟆要想吃到这么肥一块天鹅肉,真是太不容易了。 乔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上天在跟自己开玩笑,还是丹的哪个神经搭错了,总之,命运之神总算是眷顾到了他一回,让他娶到了自己心目中的女神。 无论他信与不信,这一切都已经成了铁铮铮的事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 但他对此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谨慎。 每次面对别人恭维的时候,他都会谦虚地说是自己太幸运; 每次当丹在自己面前温柔撒娇的时候,他都感到非常不适应,生怕她叫的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男人; 每次当她想要做家务活的时候,他都会抢先跑过去自己包揽了下来,他害怕弄脏她那双肉嫩的小手; 他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嫁给自己,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有时候,他甚至会怀疑这是个阴谋和圈套,可是,自己穷光蛋一个,要啥没啥的,人家又会贪图自己什么呢? 仔细想想,这个推测是压根不成立的。 再要么,就是她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替代品,其实她心里喜欢的是另外一个男人,只不过自己在某些方面跟那男人有相似性,所以她才会嫁给自己; 可是,他很快又排除掉了这种可能性。 原因很简单,她那么优秀,喜欢过的男人一定也优秀,而他认为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细节跟“优秀”沾得上边,他身上连跟毛都跟那些优质男人没有任何可比性; 再或者,是她在情感上受过什么挫折,想拿他来发泄报复? 也不对啊,他立刻又对自己说,她那么出类拔萃又那么开朗豁达的一个女孩,就算受过什么挫折,对她来说也不过是碗里的风波罢了,过几天就忘光了,因为她根本就不愁找不到更好的。 实际上,他身边也有不少朋友在议论纷纷,有些人说的话还比较难听,说什么丹其实是恶鬼上身了,她其实并不爱他,只不过为了吸收他身上的阳气,所以才嫁给他的,以后吸得差不多的时候,她便会离他而去,甚至将他吃掉。 虽然知道这仅仅是流言,但听得多了,也会渐渐对乔产生一些影响——一些负面的影响。 这一天恰好是愚人节到了。 乔一贯都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缺乏幽默细胞,不喜欢跟别人恶作剧,也不太乐意别人拿他来恶作剧。 所以,对于愚人节这样的洋节日,他是非常不感冒的,也是很不适应的。 这一天从上班开始,他便被人戏耍过好几次。 其中一次被人欺骗说掉了钥匙,有一次被人蒙了说掉了钱包,有一次被人戏弄松了鞋带,而他居然全都上当了。 更搞笑的是,当他走到公司传达室门口的时候,那收发信件的大爷骗他说他的小鸡鸡掉了,他居然也伸出手去裤裆里摸了几下,当他意识到的时候,那大爷已经笑得乐开花了。 “愚人节快乐,小伙子!”那大爷的声音跟炸雷似的说道,那阵笑声非常夸张,吓得乔想死的心都有了。 快乐你个头! 乔不禁骂了一句,你这老头都这把年纪了,身子一半都快要埋在黄土里了,还赶时髦过什么洋节日,我看你明年的愚人节都要跟鬼一起去过吧! 乔刚走出传达室门口,手机里忽然响了一下。 他掏出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 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 “愚鬼节快乐!”那短信里就这五个字,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真是见鬼了,乔在心里骂了一句。 自己刚刚才诅咒了那传达室的大爷明年跟鬼去过愚人节,现在居然就有人跟自己发这种短信。 难道是那大爷发给自己的? 对,自己是没有存过那大爷的号码,怪不得这号码这么陌生了。 然而——还是不对啊! 自己这话并没有说出口,那大爷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难道这条发短信的还另有其人? 乔很想直接拨通对方的号码,但他立刻又觉得没有必要。www. 鬼故事 或许,只是哪个朋友恶作剧发给自己的吧?人家仅仅是为了好玩。 再或者是哪个家伙搞错了对象,误发到了自己手机上? 乔决定也回复对方一条,“同乐,同乐。” 这一条信息已经是乔所能够接受的幽默极限了,他一贯都是个严肃有余,轻松不足的人,若是换做在平日里,他要么不会搭理这种骚扰信息,要么就会回复一条“神经病!” 很快,他的手机又响了。 对方又回复自己了,乔打开手机,上面的信息居然是:“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吗,你老婆是个鬼,她根本就不是人。” 难道真的是个熟人发过来?不然对方怎么知道自己是个男人,而且还有老婆了? 不对不对,乔又在心里默默地说道,世界上结过婚的男人那么多,说不定对方还是发错了呢! 于是,乔决定这样回复一条试试:“对不起,你发错了,我没有结婚。” 对方立刻又回了过来,“你胡说,你明明有个老婆叫丹,而你自己的名字叫乔,你就别骗我了。” 对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原来这条短信不是误发的! 难道是熟人发过来的? 乔的心里开始变得凉飕飕了起来。他不禁又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那条短信的内容。 对方要告诉自己一个秘密,丹不是人而是鬼? 难道丹上次车祸后真的丧生了?现在大家看到的都不是丹本人,而是个鬼? 不对,不对,丹绝对不可能是鬼,自己跟她朝夕相处,每天夜里都睡在同一张床上,他有不止一万个理由证明丹不是鬼而是人。 或许这只是愚人节的玩笑罢,回条短信骂他一句就是了。 不,乔的心里转而又想道,骂他岂不让他看了自己笑话,说自己开不起玩笑? 那就索性什么都不搭理他吧。 就在乔打算将手机放入口袋的时候,忽然又传来了滴滴答答的声音。 又是一条短信。 短信上面这样写着:“我没有骗你,丹真的是个鬼,那次车祸都将她伤成这样了,你相信她居然还能活过来吗,而且还能四肢健全身上没有任何疤痕地活下来?我实话告诉你吧,丹不但是个女鬼,而且她心里还有阴谋,她想要害死你,因为她根本就不想再和你在一起了!” 看来对方是个对自己知根知底的人,绝对的来者不善。 乔心里有点发毛了起来,因为对方所言确实不无道理,他自己以前不是没有想过,也不是没有听人这么质疑过,但最终他都会说服自己说,或许,这就是奇迹吧,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着许多没法解释清楚的事情,说不定丹身上这事也没法用科学道理解释清楚的。 但今天被这莫名其妙的短信一闹,乔心里真的产生疑问了。 一个人怎么可能被急速开来的车子撞伤后,乃至被还医生宣布死亡后,还安然无恙地活下来呢? 这也太不符合自然规律了吧?www. 鬼故事 医生说,丹当时流了三分之二的血,怎么可能还不死呢? 对,丹一定是死过一回的,现在的丹一定不是车祸前的那个了,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嫁给自己呢?丹先前可是一直拒绝自己,一直给自己泼冷水的啊!而且那些追求丹的男人中,比自己有钱的,有才的,有貌的都大有人在,她为何不挑他们,偏偏选中了自己呢? 怎么听起来都不可能啊。 不对,那发短信的一定是个知情者,这绝对不像是个愚人节的玩笑! 那不如直接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吧?或许对方还真能告诉自己更多的秘密。 于是乔立刻摁拨了那几个数字,期待电话那头能够有人接听。 但他很快就失望了,因为对方一听到自己拨打过去,便立刻将手机挂断了,而且还马上就关机了。 怎么会这样?乔显然非常失望。 他突然联想起短信里的那句“她心里还有阴谋,她想要害死你,因为她根本就不想再和你在一起了!” 他开始毛骨悚然了起来。 不行,必须马上过去找丹,如果她果真在自己背后有什么阴谋行径,那自己必须立刻过去阻止她! 就在乔打算付诸行动的时候,忽然手机里又响了。 又是那个号码发过来的。 那短信上面是这样写着的:“你小子戴绿帽子了,你老婆丹正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们正在市区的芙蓉餐厅吃情侣套餐。” 真的还是假的? 乔的脑子里像是安装了一个马达般飞转了起来。 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原来丹并没有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自己身上,尽管她在平日里把自己伪装得多么逼真,无论她的甜言蜜语里诉说得多么动情,该发生的终于还是发生了。 为了避免莽撞行事,乔还想朝那个号码打过去确认一下,但这一次对方又毫无例外地关机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对方的语气既然这么肯定,而且说得那么详细,说明他一定有确凿的证据在手了。 直接去芙蓉餐厅不就是了,反正自己对那一带也熟悉! 乔当时气得肺都要炸了,他想自己这么冒然地过去,单枪匹马未必会是那男人的对手,而自己平日里又没有什么很要好的朋友,所以他脑子里忽然冒出另外一个想法—— 当这个想法刚萌发的时候,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不,不,千万不能这么做,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一旦真要实施起来,后果真要不堪设想了! 乔的脑子里在试图说服自己,但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乔,你这个胆小鬼,你真不是个纯爷们,电视里不是有句广告词说得好嘛,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你必须这么做,这是丹和那个情妇罪有应得的! 好,那就这么定了,还是按照原计划实施吧! 于是,乔带着一肚子火气去商店里买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然后藏在随身携带的黑色皮包里,气哄哄地朝芙蓉餐厅走去。 乔心里巴望着那短信里所说的不是真的,但愿这仅仅是个愚人节的玩笑而已。 他希望自己在芙蓉餐厅里找不到丹,更没有那个所谓的“另一个男人”,但愿这不是真的。 否则,真要实施起那个计划来,他还未必有把握自己真能够下得了手,因为他此前可是连只鸡都没有杀过啊! 万一对方放抗怎么办,万一对方力气比自己大怎么办,万一对方学过功夫怎么办,万一丹和那男人联合起来对付自己,在自己的脑后下手怎么办?www. 鬼故事 这一串串的疑问都让乔无所适从,让他的脑袋几乎都要爆炸掉。 但他很快又坚定了下来,他觉得必须冒险去试一下,至少要威胁威胁他们,不能让这对狗男女太猖狂了,免得他们认为自己是那么好欺负的。 毕竟作为一个男人,活着终究还是为了一口气。 虽然他知道自己平凡到了极点,但他就受不了这种窝囊鸟气。 于是,乔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迅速就开到了芙蓉餐厅门口。 芙蓉餐厅是一家高档次消费场所,衣冠不整者是不许入内的。 乔平日里生活比较邋遢,恰好处于“衣冠不整”和“勉强凑合”的边缘上, 餐厅的迎宾一开始是不许他进入里面的,但一看他还拎了个皮包,里面还鼓鼓满满的,便以为乔是个大老板,所以也没有太阻拦,毕竟现如今许多大款也不怎么爱打扮自己的。 一冲入餐厅里面,乔并没有点菜,而是气溜溜地跑到大厅的各个角落扫描了几眼,并没有发现丹的身影,更没有那个所谓的“野男人”了。 哎,看来那短信里是骗人的,自己成了人家捉弄的牺牲品。 白白浪费十几块钱打的的费用了,乔想想都好不心疼,他平日里一贯都是个勤俭朴实的男人。 “先生,你要点单吗?”一位服务员小姐走了过来问道,“请问您几位?” “不,我不点了,谢了。”乔一把推开服务员小姐,往门外走去。 他的脚下忽然又不禁站住了。 并不是因为他在大厅里发现了丹,而是他脑子里又想起了一些什么。 对,丹今天既然是和外面的野男人约会,怎么可能会堂而皇之地在大厅里吃饭呢? 丹的爸爸好歹也算是本市一位名流,丹也是社交场合如鱼得水的女人,和她幽会的那男人估计也有着一定的社会地位,他们绝对不可能会在大厅里就餐的。 对,没错,一定是在包厢里。 这对狗男女一定正在包厢里尽情地享受着二人世界! 乔于是又折返了回来,加快了步伐朝餐厅的包厢里走去。 “先生,你还没有点单呢,你怎么……..”服务员小姐追赶着在身后嚷嚷道。 但乔已经甩开了她,冲入了餐厅的包厢专用区域。 一开始进入那几个包厢里,乔确实都没有看见丹的影子,反而惹来几顿众人的臭骂,“你小子神经病啊,鬼鬼祟祟的,该不会是小偷吧?” 但乔没有理会他们,他从一个包厢退缩出来后,又锲而不舍地去下一个包厢寻找。 终于,在被骂了十几遍后,乔的努力总算是有了回报。 当他走到第十八号包厢门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有一对男女在说话。 那女声正是丹发出来的。 而且他们的对话还相当肉麻,绝对是在赤裸裸地调情!这些话乔从来没有听丹跟自己说过,而如今她却在背着自己跟老外一个男人说起。 这让乔如何不动怒—— 他气得拳头都捏肿了! 他很想一脚踢开包厢里的那扇门——那也是一扇他们用来遮羞的门。www. 鬼故事 但他还是强力克制住了自己,因为他想继续听下去,听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尽管在门外偷听对他来说是一种巨大的精神煎熬。 “来,亲爱的,”这显然是丹的声音了,“这是一杯1980年的拉菲,我好不容易才弄过来的哦,来,我们一起干了吧,祝我们的爱情花开长盛不衰,生生世世做情侣!” “嘿嘿,这话我喜欢听,”那里面的男人色迷迷地说道,“丹,你是真心爱我的吗?这不会是愚人节的玩笑吧?” “当然是真心咯,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嘛,”丹柔媚毕现地说道,“亲爱的,我一片真心待你,你却居然这么说我,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来,你必须自罚一杯!” “好好好,我信,我信你,”那男人又说道,“对不起啦,丹,你可千万别生气,我这就认罚,这就认罚!” “这还差不多嘛,”丹又是娇滴滴地说道,“不然我还以为我又看走眼了呢,家里已经有了一个窝囊废男人了,出来外面偷个情还不找个爷们点的,那我这荡妇的黑锅可就白背了。” “嘿嘿,”那男人接着淫笑一声道,“丹,你说你家那窝囊废男人,他如果知道现在正在这里逍遥快活,他会不会生气啊?他该不会窝囊到连生气都没胆吧?” “他呀,他胆子小得可怜,有一天夜里打雷的时候,他还吓得搂在了我的腰上,你说这像是个男人吗?”丹仰头大笑了起来,“而且啊,你知道吗,我还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他在那方面是不行的!” “哦?他真的不行吗?”那男人一下子来劲了,“那你倒是说说看,他是怎么个不行法?是不是时间很短,那东西软绵绵的,还是没插进去就射出来了啊?” “这些情况他都是经历过的,”丹语调怪怪地说道,“但这都不是最让人郁闷的,最让老娘我接受不了的是,他居然每个月到了月底才能做一次,就跟单位发工资似的。” “哈哈哈,那他还是不是个男人啊,”那里面男人狂笑道,“你放心好了,丹,我绝对不会跟他那般不中用的,以后我一定满足你,一定让你做个幸福的女人!” “好啊,我当然相信你咯!”丹又是娇艳欲滴地回答说,“你还别说,我看你这样子就比我家那窝囊废男人强多了!” “那是肯定的,”那男人情欲喷张地说道,“丹,要不我们现在就做一次好吗?我都快要等不及了,你看要不我这就帮你把衣服脱了?…….” “哎呀,你好坏啊,现在急什么急啊,”丹说道,“我们点的菜都还没上齐呢,万一待会人家服务员过来了怎么办呢?” “我们把门栓上不就可以了嘛……” “不行,你看你猴急猴急的,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民一般,”丹回答说,“我喜欢有情调的男人,来,我们再喝一杯,这拉菲美酒可是个好东西啊,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哦。” “好,喝就喝,”那男人说道,“要不这样吧,丹,这杯我们喝个交杯酒怎么样?这样才叫有情调,对吗?” “嗯,好啊,就喝交杯酒。”丹欣喜若狂地说道。 他们这些话都被门外的乔听得一清二楚,因为乔是那么地爱丹,所以听到她和别的男人甜言蜜语的时候,他心里恨得都快要冒烟了。 尤其是当丹在别的男人面前评价他的性能力的时候,更是让他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他在那方面确实比别人差了一些,但也绝对没有丹形容得那么夸张,什么一个月才来一次,那也太夸张了吧? 他决定现在闯进去,偏偏不让他们喝成交杯酒,连他自己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岂能让另外一个男人享用了? 于是,乔伸出腿,一脚踢开了那扇包厢的大门。 “啊,门外有人——”丹一声惨叫了起来。 “别怕,肯定是服务员小姐过来了……”那男人一把抱紧了丹,说道。 但当他看见进来的不是服务员小姐,而是位一脸凶煞的男人时,他也吓得脸都青了。 “你,你,你是什么人?”那男人一屁股跌倒在了凳子下,慌张得像是遇见了鬼。www. 鬼故事大全 “我是要杀你的人,”乔凶巴巴地瞪着那男人,那两道眼光都仿佛化作了两柄利剑,“快把小命拿来吧!” “丹,他到底是什么人啊?”那男人躺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他该不会就是你家那个窝,窝囊废男人吧?” “是,我以前是窝囊废,”乔步步走进了那男人身边,“但从今天开始就不是了,因为我发誓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乔的话语说得铿锵有力,尤其是最后“杀了你”三个字更是器宇轩昂,他从来没有这么自信这么雄浑地开口说过话,今天他仿佛像是在用这种方式来为自己一雪前耻,证明自己也是个铁血的真男人。 “不,乔,你别冲动,”丹一把拉住了他的衣服,“事情不是你想象中这样子的,你听我解释嘛——” “还解释你个屁!”这是乔人生中第一次跟丹说粗话,但今天都到这个地步了,他根本就没法说些假惺惺的文雅话,“你们就是一对奸夫淫妇,看我不把你们一并收拾了!” “乔,你真的听我解释啊,”丹的眼睛里深切地看着他说,“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子……” “你还想骗我?哼哼,”乔那一声笑得比哭还难听,“都已经有人发信息向我举报了,而且我也在外面偷听了很久,现在我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乔,你真的误会了……..”丹一边抱住他的腿,一边说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眼见也不一定为实的,我们这就回家好吗,我详细跟你解释清楚…….” 就在丹抱住乔大腿的时候,刚才还倒在地上那男人立刻站了起来,飞速地朝包厢的门外跑去。 乔绝对相信了这是他们两人在相互配合,因为丹知道他对她下不了手,所以就抱着自己的腿,好为那男人逃跑提供良机。 幸亏乔眼疾手快,他一腿踢开了丹的纠缠,一把揪住了那男人的衣领。 “想跑?没那么容易!”乔将那男人的脖子都扭了过来,那男人的正张脸都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也是乔第一次看清楚那男人到底长成什么样子。 那男人长得真叫一个清秀光亮啊! 那是一张最典型的小白脸。 跟他相比,乔真有种自惭形秽的自卑感。 怪不得丹会跟他厮混在一起了。 说实话,如果客观来说,乔心里会认为这男人跟丹才是真正般配的一对,他们才叫真正的男才女貌,而自己跟丹走在一起,难免会被人指责为“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如果他们换成是一对陌生人,估计乔心里也会真心祝福他们有情人终成眷侣,但现今这情况却办不到! 因为丹是他的合法妻子,他才是她的结婚证上显示的老公! 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丹的人! 他没法走到这么博爱这么伟大,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让给别的男人,因为当初他得到这一切的时候,是那么地不容易! “你,你还是饶了我吧,”那男人一见到乔手上的刀子,便连连求饶道,“我,我再也不敢了……” 说实话,乔也没有想到这男人会如此地柔弱,若此地贪生怕死,他原本在心里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比如那男人会是个厉害角色,自己可能不是他的对手,还有可能反而被对方给制服了。 如今这男人居然都放下姿态来求自己了,像是一个战俘跪在大将军面前求饶一般。 这让乔心里骤升起一种别样的优越感,他总算是重新找回了一些自信。 乔决定更不可能放过他了,不然他以后还有可能会跟丹勾搭在一起。 “不,我不会饶过你的,”乔的两眼放着凶光道,“我必须亲手宰了你!” “大哥,求求你手下留情好吗?”那男人居然朝乔跪了下来,“我家就我一个儿子,我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啊,你是不是想要钱?我家里有的是钱,只要我一个电话,我爹就可以给你送过来,你要多少有多少…….” 说实话,一开始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乔的心里还有几分羡慕甚至嫉妒,因为他有着一张精致的脸蛋。 但现在看见他那副跪地谄媚的样子,乔是打心眼里看不起这男人。 虽然乔自己也是个懦弱的男人,但他讨厌那些比自己更软弱的懦夫!www./ly/ 灵异事件 “呸!老子我就是要杀了你!”乔吐了他一口唾液,他觉得那小子跟自己提钱,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侮辱,他虽然是个穷人,但他穷得有骨气,对这种勾引自己妻子的男人,他是绝对不能原谅的! “大哥,你就原谅了我吧……”那男人这一句还没说完,便感觉到了身上一阵疼痛难耐——乔已经将刀子刺入他手上了。 “乔,你疯了吗?”丹在一般显得花容失色了起来,“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你真的误会了…….” 听到丹在一边帮腔,乔显得更加忧愤了,他只当丹这些话是在为自己鼓劲,于是他又朝那男人身上刺了几刀子。 “嗷嗷嗷——”那男人除了呻吟外,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了。 “乔,你别这样了,”丹大嚷道,“你这样会把他杀死的,他死了对你没有好处的,他爸爸是副市长…….” 但是丹的话没有阻拦住乔,她的叫喊只能起到了火上浇油,适得其反的作用,这越发刺激了乔想要杀人的冲动,于是他手下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 “我日,副市长又怎么样,”乔依旧粗口道,“老子杀的就是你这种官二代!” “嗷嗷嗷……”那男人依旧呻吟着,只是声音已经越来越虚弱,每一次发生的时候都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乔,求求你真的别这样了,”丹也像是疯了一般跪在了他的跟前,“你把他杀死了是要偿命的,我不希望你死去,我还要跟你过一辈子呢……” “呸!虚伪!”乔听着都无比恶心,“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说的鬼话吗?” 乔本来只想教训教训那男人,将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也就出气了,他原本是没有杀死那男人的打算的。 但经过丹这么一说,他反而将刀刃刺向了那男人的心窝深处! ——他已经杀红眼了,他已经彻底失去理智了! 终于,那男人在用尽全身力气挣扎了最后一下后,终于再也没法动弹了——他已经彻底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停止了心跳。 换句话来说,他已经死了,被乔亲手杀死了。 “乔,你真的杀人了,你居然把他给杀死了,”丹一下子乱了阵脚,头发蓬松得像是个女鬼,“不行,你必须跟我去公安局自首,争取政府宽大处理,只要你在里面用心改造,将来还是会有出狱的那一天,到时候我们还可以相聚在一起,你放心,在你进去后,我不会改嫁爱上别人的,我会一直守着你回来的!” “虚伪,真虚伪,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乔大声咆哮道,“你都已经红杏出墙被我逮了个正着了,居然还说出这种话来,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乔,我没有骗你,我并没有喜欢上这个男人,你听我好好跟你解释好吗……”丹头顶的乱发在随风飘摆,这让乔又不禁联想起刚才那条短信上的内容:“你老婆丹她其实早已经死了,她现在是个鬼,不是人了……” “放你娘的狗屁!”乔擦了擦刀柄上的血渍,朝丹步步走近。 丹被逼到了墙角,她已经无路可退了。 “不,不,乔——”丹声嘶力竭地绝望着叫喊道,“你不能杀我,我是爱你的,我可是你的妻子啊,想当初我们走在一起是那么不容易…….” 说实话,要朝丹下手,乔是很不忍心的,毕竟他那么爱她,比爱他自己还要爱着她。 而且刚才丹说的那一句“想当初我们走在一起是那么不容易”,确实也引起了他的共鸣,确实也让他在脑海里勾忆起了那些昔日的往事,确实也让他的手上渐渐发软了起来。 但是,他立刻又告诉自己说—— 千万不能轻饶这个背叛过自己的女人,这是一个男人平生最大的羞辱! 更何况自己现在已经有一条人命在手,那多杀一个又何妨?杀一个也是偿命,杀两个罪行也不会叠加,那还留着丹干什么呢? 于是,乔又将水果刀那白色的刀刃对准了丹。 然后一刀直戳她的心窝,并且在里面旋转了三百六十度,随着一阵凄凉的惨叫声,丹无力地倒在了血泊中,甚至没有发出一声哀鸣。 他是闭上眼完成这一动作的,因为他毕竟是爱着她的,他不忍心看到她死亡的全过程,他知道她在死亡那一刹那,样子一定是很难看的,他不要看到她丑陋时候的面孔,他只愿意将她最美的样子留在心里,冰封在记忆的最深处。 丹被杀死后,乔一下子傻眼了。 他不愿意相信这么个大活人真的就这么死了,而且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丹可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啊,而他居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生命中那个最爱的人,他怎么都难以接受这样一个残酷,冰凉凉的事实。 但不接受也没办法,因为丹确实已经倒下了,她的身躯歪耷在墙壁上,脑袋低垂在胸前,就跟电影里那些死去革命英雄们一个样。www./guichuideng/ 鬼吹灯全文阅读 他忽然感到非常后悔了,但却已经迟了,太迟了。 “杀人了,杀人了,”乔杀死丹的这一幕,被端着菜碗进入包厢的服务员小姐看见了,于是他大喊道,“快来人啊,快快来人啊…….” 服务员小姐的这一声叫喊,反而让乔从懵懂中惊醒了过来! 他立刻想到了要逃出去! 对,他不能死,他不能被公安抓走,他还那么年轻,他还远远没有活够! 于是,他立刻抱起丹的尸体就迅速地朝餐厅的大门外冲了出去。 餐厅里所有的保安都跑过来追赶,但却没有追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跑得那么快,丹的尸体像是没有任何重量一般,抱在手臂上不但没有让他的速度下降,反而促使他脚下跑得更快。 他真的已经大大超乎自己的体能极限了,他抱着丹的尸体横冲直撞在大街小巷里,每一个人都用好奇和怪异的眼神盯着他,但每一个都无法阻止住他,他像是一头疯狂的斗牛,让前面过往的行人不敢挡道,只有给他让道的份。 很快,他就飞快地逃到了郊区的一座小山上。 身后没有任何人跟过来了,他的速度让后面的保安和公安人员望尘莫及。 知道自己安全了,他才敢将丹的尸体放下,然后又在脑子里回想起那些关于丹的记忆和画面,知道泪流满面,直到心如刀绞。 他实在是太后悔了,心爱的丹居然是被自己杀死的——她真的永远都活不过来了吗? 他很难接受这样一个结局。 就在这时候,他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 对,给丹做人工呼吸! 既然上次丹可以在车祸后失去三分之二的血液还神奇地复活过来,说明她是个福大命大的人,也说明她的身体结构跟一般人是不尽相同的,那自己又何不再次尝试一遍呢? 虽然现在距离丹倒下已经相距一段时间了,早就错过了抢救的黄金时机,但他还是愿意尝试一下。 于是,他弯下腰,将自己的身子压在了丹的身上。 他又用嘴唇对准了丹的樱桃小嘴。 因为他不是专业的医务人员,所以对人工呼吸不是特别熟练,只能按着自己的想象去操作。 这不是他第一次亲吻丹,但说实话,却是最紧张最难抑的一次。 因为这次的成败直接关系到丹的生死存活。 他不知道自己有几成的胜算,但他还是一板一眼地在做着人工呼吸,他做得非常用心,非常努力。 随着人工呼吸地慢慢进行,乔忽然意识到了身下的丹好像是有了一些反应。 尽管心存疑虑,但他已经越来越肯定这一点了——丹很有可能会被自己救活过来。 “咳咳,咳咳……”他居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绝对不是他自己在咳嗽。 对,是丹醒了,她又活过来了。 “快,快,快抱紧我,”丹蠕蠕着说道,“乔,抱紧我…..” 她居然念着的是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别人的。 这让乔有种意外的惊喜。 是不是这就代表丹的心里还是装着自己的呢? “快抱着我,乔,”丹再一次说道,“我冷,我好冷……”www. 恐怖故事 他几乎都要忘了她曾经背叛过自己——不,不是曾经,就是在十几分钟之前——但现在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现在又活过来了,而且她的心里首先记起来的是他。 乔决定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他决定和他从新开始,就算她从前犯过错也一样原谅她。 她的身上果然好凉,比冰块还要凉,这大概是她失血过多的缘故吧? 他决定咬破自己手臂上外露的动脉,然后将那道血口伸入到她的嘴里。 她果然贪婪地吮吸了起来,像是衔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吮吸了起来。 而他也心甘情愿地让她吸自己身上的血,他渴望自己的血液进入到她的体内,他渴望和她融为一体。 终于,她吸够了血,于是一把放开了乔的手臂。 现在再触摸一下她的身体,乔感觉温度比开始的时候高多了。 “丹,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乔万分激动道,“亲爱的,请你原来我好吗?我是一时糊涂了才失手杀了你的,你现在又复活回来了,对吗?” “不,我不是复活过来的,”丹回答说,“你刚才确实杀死我了,我这辈子都已经死过两次了,你收到的那条短信没有骗你,我确实不是人了,我现在是个鬼…….” “什么?鬼?丹,你就别开玩笑了,”乔还是不信,“丹,你看你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哪里像是个鬼啊,你就别说了好吗,我们以后就重新开始过日子,一辈子安安心心,我以后再也不会猜忌你了……” “不,乔,我现在确实已经是个鬼了,”丹站了起来,说道,“我这两次都失过那么多血,怎么可能还存活下来呢?这不符合科学规律啊……” “那你的意思,丹,你,你,你……”乔颜色大变,后撤着走下山谷,“你真的已经是个鬼了……?你,你别,别,别过来啊………” “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丹没有听从他的话,还是在步步朝他走了上去,“我刚才在餐厅的时候都说了你误会我了,想不到到了这里你还在误会我,你过来嘛,我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解释给你听嘛,我真的没有做过背叛你的事情啊……” “不,丹,你别过来,”看到丹嘴上还留着吮吸过自己血管后留下的血渍,乔心里非常害怕,“我相信你就是,我不要听你任何解释了……” 乔在一步步往后撤,但丹却在一步步往前逼近。 终于乔已经没有退路了,因为他的身后就已经是万丈悬崖了,他不可能跳到悬崖下去,他没这个胆子。 “不,乔,我知道你其实是在怀疑我的,我知道你是想听到解释的,”丹一把拉住了他,以免他继续滑向深渊,“现在不正好吗,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把整件事都解释给你听好吗?我该从哪里开始讲起呢,你让我好好想想吧……” “不,你别讲了,我不想听——”乔试图用手捂住耳朵,但这招并不管用,因为丹的声音还是传入了他的身体内。 “乔,或许你至今都不明白我为什么在那场车祸后会重新活过来吧,而且我还知道,你更纳闷的是我为什么在活过来后会吵着闹着说要嫁给你,对吗?”不容乔做任何回答,丹便又一个人说了起来,“其实那场车祸后,我是真的死了,都流了那么多血,还怎么可能活着呢?而且我也感觉自己到了阴曹地府,但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被家人送往殡仪馆的途中,我忽然发现自己可以睁开双眼了,而且一睁开后居然发现自己还活着,身上被那汽车碾过的伤痕也不在了,身体状况似乎比车祸前还要良好。” “那,那,那到底是发生什么状况了啊?”尽管心里害怕,但乔还是忍不住发问道。 “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状况,”丹回答说,“我只记得我在临死前心里默念了一下你的名字,因为我忽然发现在所有喜欢过我的男人里面,只有你才是最可靠,最值得托付的,这么多年来你只喜欢过我一个人,就算我怎么打击你,拒绝你,你依旧在心里默默地爱着我,你的爱是没有任何功利色彩的,也是不求任何回报的…….” “什么?你临死前念起的是我的名字?”乔有点纳闷,“就像你刚才醒过来的时候念起我的名字那有吗?” “嗯,”丹点点头回答说,“在闭上眼睛前的那一刹那,我心里又默默祈祷了一句,神啊,如果有来生,就让我嫁给这个朴实,善良的好男人吧,他才是我最值得信赖的依靠……..” “你真是这么想的?”乔惊愕地问道。 “嗯,”丹回答说道,“或许就是我这个突发的默念感动了上苍吧,我居然又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那你就是复活了,不是变鬼了啊。”乔说道。 他心里总算是明白了,原来丹嫁给自己不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也不是为了图谋自己什么,更不是怀着其他别有用心的目的。 他为此感到深深的愧疚。 “不,不同的,”丹说道,“从我睁开眼第一秒钟我就知道自己不再是先前那个人了,我已经变成鬼了,一个最明显的证据就是,没到子夜十二点的时候,我的脸上肌肉都会扭曲变形,如果你打开灯光或者在镜子里看一眼,你会发现我这张漂亮的脸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又老又丑,而且还皱皱巴巴的脸,幸亏你有早睡的习惯,不然你会被吓坏的…….” “什,什么……”乔几乎没法想象自己心目中这位貌若天仙般的女神,到了夜半十分居然会变成一副丑老太婆的样子,而他每天夜里都是十点准时睡觉,一旦睡熟便像是死猪一般,所以并不曾发现过丹丑陋时候的样子。 “乔,其实你本没必要杀死那个男人的,”丹又说道,“你不去杀他,他也一样活不了多久了。” “丹,你,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呢……”www. 灵异故事 “乔,你真以为我背叛了你吗?”丹问道,“不,你误会我了,我根本就不可能会喜欢那个男人,他就是个草包,我恨死了他!” “你,你真的不喜欢他?”对于这个结果,乔显得非常意外,“那你们今天为什么要一起在包厢吃饭呢?” “那男人是本市副市长的公子,”丹这样说道,“他自认为家里有背景有权势便可以随便占有任何女人,在出车祸前,他就一直像块牛皮糖一般缠着我,在我嫁给你之后,他还依旧像是道幽魂般粘着我,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跟他在一起,他就动用他爹的权势,让我爹混不下去……” “所以你就迫于他的淫威,打算跟他在一起吗?”乔问道。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丹连忙说道,“我怎么可能会跟他在一起呢?乔,其实在他喝下的那几杯拉菲酒里面,我都放了一种进口慢性毒药,他会慢慢中毒身亡的,没有人查得出是我做的手脚,你以为他今天能够占得了我的便宜吗?不,在吃完这顿饭后,我会让他去开房,但房间里等候他的将不会是我,而是我弟弟,我已经提前叫我弟弟过来教训教训他了。” “原来是这样……”乔现在心里后悔死了自己的冲动和莽撞,他更后悔的是自己听信谣言随便去怀疑丹,若是他能够再自信一些,打开心结和成见,百分百地相信自己的妻子,那他就算听见风言,就算看见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吃饭,也不可能这么冲动了。 归根到底,这一切都是心魔在作怪。 “可是,丹,”乔的心里还有一个巨大的疑问,“我今天接到的那几条手机短信又是怎么回事呢?那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他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他又跟我们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吗?” “那发短信的是一个女人,”丹说道,“她一直喜欢那个副市长的公子,可是那公子哥儿并不喜欢她,所以她就将怒火转烧到我头上来。” “她发短信给我,是想借刀杀人?”事已至此,乔似乎什么都明白了,“而我却成了她的工具,让她的计划得逞了?” “不,她并没有得逞,”丹说道,“她的目的是想我死,那公子哥儿活着,现在的结果反了过来,那贱男死了,我却没有死成,估计这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结果吧?” “可是,丹,”乔问道,“我现在毕竟杀人了,警察一定在到处抓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很简单,”丹说道,“去公安局自首,争取宽大处理,现在我就用酒灌入你的嘴里,将你伪装成酒后失手杀人的样子,以后一定还会有机会出狱的,你放心,我会一直等你的。” 说完后,丹便从包里又取出一瓶拉菲红酒,灌入了乔的嘴里。 乔在刚才将丹抱起的时候,完全没有发现她身上还带着红酒,甚至连她身上的包都没有留意到。 乔的脑子里已经开始晕晕乎乎了,连脚下的步子都有些站不稳了。 但他还是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开,“丹,就算我自首,就算以后在狱中表现好,至少也要二三十年后才能够出来,你真的会一直等我下去吗?” “嗯,我会的,”丹回答说,“乔,其实你有所不明白的是,自从我上次车祸身亡醒来后,我发现自己不但会在子夜十二点样貌变丑,而且只要戴上这个面具,就可以永远沉睡下去,醒不过来。” 说完后,丹便又从包里搜出一个样子奇怪的面具。 “乔,我现在就把在面具戴在脸上,”丹说道,“然后你挖个土坑把我填埋了,这样我的样子就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会爱上别的男人了,几十年后你从狱中出来,请记得再把我从土里扒出来,那样我们就还可以重新在一起……” 乔的脑子里一片沉重,但丹的这些话他却听得非常清楚,他现在终于相信了,丹是深爱着他的,而且还只爱他一个。 “你快去挖坑啊,”丹催促着他说道,“把我埋在这里就行了,你放心,我在土里是不会死去的!” 乔绝对相信她是不会死去的,可还是下不来手,毕竟,丹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啊,既然自己都要入狱了,他又怎能如此自私,让她这几十年最好的岁月在一丛土堆里度过呢? 见乔下不来手,丹于是加快步伐,朝着山坡另一侧奔去。 因为她看见那一边的山体已经开始滑坡了,那滑坡掉下来的泥土正好将她的身躯埋掉。 “你别过去,丹,危险——”乔也看出了丹的意图,他脚下加快步伐,想跑去阻止她,但他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当丹跑到那山坡脚下的时候,恰好一块巨大的土堆滑落了下来,将身躯瘦弱的丹活活掩埋住了。www. 鬼故事 视野范围内再也看不见丹的身影了。 她的呼吸停止了,心跳结束了——不,她并没有死去,她只是在这里安睡几十年而已,几十年后,当有人挖开这块土壤,她还会复活过来的。 乔的心碎了,但他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无能为力,他现在能做的,唯有在心里默默记住这片山地的位置,等待几十年后再回来,回来将丹的躯体挖掘出来。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愚鬼节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