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3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12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一连两个多月的加班已经彻底掏空每个员工的身心,疲劳为我们的仪容画上了两个明显的圈圈,终于这个项目要告一段落。公司为了犒劳大家长久以来的辛……

一连两个多月的加班已经彻底掏空每个员工的身心,疲劳为我们的仪容画上了两个明显的圈圈,终于这个项目要告一段落。公司为了犒劳大家长久以来的辛劳决定放个假,集体旅游。故事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一开始的。 大巴在公路上奔驰,大家都很期待,因为老板一直把这个旅游地点和旅游项目不肯公布,说这样神秘些。也为此有许多同事没有参加这个活动。车上仅载着不到十个人,空荡荡的车箱不禁让人学得有点“冷”。 我独自一人坐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因为我是小说迷整天拿着书本不说,就连睡觉也没让书本离开我半寸。也许因为热爱小说的原因吧,我常常独自一人所以他们都叫我书呆子,最近我又爱上了恐怖小说,可不,我正看着的就是恐怖小说。 在我前面坐着的叫章文,他是个极度的QQ迷,只要是QQ有的他绝不陌生。在这里我们都叫他文子。跟文子同坐一起的是他最好的朋友啊德!另外还有老板和啊杰!啊杰是老板的亲戚,平时和大家没什么来往。而老板则是个胖子,上班时工作严谨下班后和下属有说有笑,是个较能相处的人。最后不得不提一下此行的两个女生亚菲和巫娜,巫娜是众人公认的巫师,这不只是因为她姓巫,她很相信世界有鬼神也很相信命运,不信你看她现在正在为此次旅行占卜算卦呢。最后是亚菲,她是个典型的工作狂,工作一丝不苟的她在生活也是受欢迎的女生。 汽车仍然在公路上奔驰,车上同事们一直逼问老板旅游的地点,老板终于傲不过众口追问难为情地道:“好啦,好啦,告诉你们这次我们要去一个度假村,依山傍水、小鸟依人是缓解疲劳的理想去处,住的地方也是星级的哦……” “哎,老板,不如今晚我们去到烧烤吧。大家说怎么样”。啊德首先发问引来全车人的应喝。 好……www.鬼故事大全 见到大家胜情难却老板也不好推辞,:“烧烤啊,也可以,但今天时间大紧了,不如明天再来,多点时间准备玩得也丰富点嘛。” 老板说得有理,以是我们的烧烤便定在明天晚上。大家现在都纷纷讨论明晚烧烤的节目。 我说买多点辣的比较刺激…… 不要吧!到时回去红豆就不长南国全长我脸上了…… 我觉得…… 大家争吵得沸沸扬扬而我去没有参于其中,这并不是因为我忙着看小说的原故,我觉得搞活动这种事除了领导占有最终结定权外,还有那些爱热闹的女生可以起到致关重要作用。至于我们这此没权没势的小人物来说,有参于的份就算拾宝了。以其去参于那无谓的讨论倒不如看我的小说。 车子已经行驶了快四个小时,现在是下午2:00,大家有点坐有住了,巫师最先发话:“老板!!!到底还有多远啊?我都睡醒了。” 此话一出全体都来了精神,就连我也放下心爱的小说,这四小时里小说已经被我从开始翻到一半了,别说眼睛这真有点累。 “哦。应该就到了吧。”l老板的话又向了司机。 好一会儿,司机才勉强挤出一句话,还有大概30分钟。 这有半个小时,我打眼睛向车窗外瞻望,窗外的风景慢慢地向后退,一个个森林防火的警示牌尾尾道过。 一个小时后又过去了。车子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中午还没有吃饭肚子已经抗议地乱叫。幸好大家是有备而来,什么面包汽水饼干蛋糕纷纷亮相。 又是一个小时。车子渐渐的停靠在路边。到了!到了,一个个扬声挤到车前,可不曾想到司机回过头来说了句几乎认全场人晕倒得话来:“不好意思!我我……好像走错路了。刚才老板问时间的时候有个叉路,我应该往左的,走了那么远我就觉得走了,不好意思我马上回头,放心我会尽快的。“……哈哈哈……” 全阶晕倒…… 天渐渐被黑夜覆盖,大巴前面两个大灯的光线指引着前进,终于,借着大巴的前灯的光线大家看见路旁竖着的牌子中有五个打字“幽谷度假村”。 车子正在上坡,突然,车外传来一声巨响,车子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死火了,司机控制好车子,停好车,大家跟着司机下车。 天啊!大家都吓了一跳,车子撞的竟然是乡下人装先人骨的坛子。乡下讲的是入土为安,所以那骨架都是人死后埋在土里经过十几年人、二十年的腐烂剩下的骨架收集起来放在一个大坛子里。车子开过是把骨架压的粉碎,唯独那个那个头颅没有碎,滚在车轮旁边,那两只眼睛直钩钩地看着大家。 “妈啊!怎么好撞不撞,撞到这鬼东西,真邪门”。司机边说边用手把碎片弄开。 “不要说了,白天不说人,晚上别讲鬼,我们快点上车离开这里吧!”巫师的鬼神之说有来了,可在这种时间 这种地方里大家的心也什么个底,一个个慌张张地上了车。大家虽然不说,但我也能清楚地感觉到车箱里死气沉沉和惊慌的面孔。好像不论汽车再怎么跑也摆脱不了刚才那个令人惊心的画面。这不禁让我想到恐怖小说里常出现的一个词“鬼如心生”。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汽车柳暗花明停放在一栋灯火明亮的宾馆前。方才溺水的心也随着踏入灯火通明的宾馆靠岸了。 出来迎接我们的是宾馆主任,他那口标准的普通话热情的跟我们打招呼带我们体验这个山村小宾馆的服务。虽说这里偏僻,但是你只要走进这栋宾馆,那迷人的装饰吊灯和华丽的装修让人心旷神怡。 我可啊德,蚊子同一间房子,当然房子里面的装饰也好不逊色,宽阔的空间独立的洗手间齐全的家具,最凸出是那三张豪华的大床。 这时蚊子的电话响了,是老板打来的他激请全体员工30分钟后一起吃饭。挂了电话房子内一片狂欢,因为在来之前内部都有传闻说,公司做作的那个项目有人贪污,让老板亏了很多钱,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老板这能如次大方还真是难得啊!夸归夸,在这30分钟里我们三人轮流洗了3个热水澡,整理好衣冠才去赶宴。 …… 第2天大家因为昨晚的疯狂而疲惫不堪,所以都起得很迟,等到大家集合时已经十点多了,出了宾馆的大门,外面如画般的风景映入眼帘,我们尽情的狂奔,投入大自然的怀抱。昨晚恐惧的画面早就飘到九霄云外去了。 到了下午我们则准备晚上要烧烤的材料和工具,傍晚,辛苦了一个下五午终有了回报了,各种各样的烧烤食物都陆续放入烧架中,场面喜乐融融,一个个闪光灯定格着这欢乐的集会。 晚上九点,大家都非常尽兴得做在一起聊天,而我依然俯首看书,聊天中大家聊到我的话题,啊德问我,“喂,那么玩看恐怖小说不怕吗?” 没等我回答,大家就七嘴八舌地议论这我。 “他会不怕,开玩笑,哈哈……”蚊子带着嘲笑的语气气说。 我当然不肯承认,认为这是儒弱的表现,便口出狂言:“准说我怕啊!我敢看就不会怕。” 这时且从人群中飘来一句话:“你敢不敢现在上山走一圈呢?我们都你不敢。”语毕迎来一阵认同的笑声。 一个个嘲笑的眼神目视着我,如果不敢的话,无可置疑从今以后在同事面前都抬不起头,自尊告诉我山是上定的。 我脱离了团队独身朝上山的慢步前进。对于这个团队我在大家眼里只是个什么都不行的吊车尾,刚才的嘲笑声仿佛就是只说,你什么都不行,你只是个讨人厌的吊车尾! 我咳嗽了几声以状害怕的胆,回头望去已经看不到大家的踪影剩下的只有长长的弯弯的石梯。好啊,还是快点上山吧,一会儿更晚了就恐怖……恐惧,该不会有……哎呀!我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想象要往好处想,但现在啊能随心所愿啊,那不争气的手也不由地抖起来,只是抖得不明显。我朝手望去心里突然一怔,那本恐惧小说封面的画面案正张牙舞爪地盯着自己,心慌之下心爱的小说竟被我丢到山谷里不消失了。一级比一级高的台阶,如果是白天上简直轻而易举,但现在是晚上,茂盛的树枝把这条又长又窄的阶梯围得严严实实就好想一条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假如前面有条蛇袭来我也丝毫不一知,因此我的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我的感知器官全处于超高度警惕状态。仿佛就是个向死亡之路一搬。 脚步走得飞快,但丝毫没有体热冒汗,相反的还有一阵阵透心的寒意袭来,唉!上面不远处有个亭孤零零的在哪儿,亭内有一个人,那人的姿式有点奇怪,他不是做着,更不是站着,而上斜斜的靠在柱子上,身体又斜得笔直如果不是见到他有手有脚的肯定误以为是条捆棍子。这么晚会是谁在那斜立着?管他是谁,只要是人就行,喂!朋友!……喂!“一连喊了两声切不见他有丝毫反应。难道是个聋子?我渐渐靠近亭子,靠近那个人…… 喂!喂朋友……奇怪了,那个人斜靠在那非人是没有理我,就连身体几乎也没有见他动过分豪。宛如个稻草人。我踏上亭子的石梯,天啊!我惊呆了,那个那是什么人啊,那是个纸人旁边还供着香还有已经熄灭的蜡烛。我的脚突然软了,倒退了几步,突然,那纸人动了,又动了下,瞬间那纸人仿佛有什么力量似的自己突然立直然,后又猛地响前一“呯”的一声,而我也随着他的倒下,后退几步不小心踩到石梯倒在地上。 “啊……鬼啊!”我根本没有注意到摔倒的疼痛,注意到的是……快跑啊! 我疯狂得向上山的石奔去,但想摆脱且不简单,因为我的心已经给这个无际的黑暗抓去了。狂奔只是发泄心中恐慌的动作。无论我跑得多快,身后总有一个脚步声紧跟不舍;那声音就好像再说;“把命留下,把命留下,把命留下…… 汗已经流湿全身,但我没有感到有丝毫的热,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昌冷汗吧。 终于,我跑上另一个平台;实在是跑不动了,全身轻的身体靠在树边,心想: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吧! 好一段时间过去了,我才渐渐喘过气来,我为自己还活着而庆幸,定眼一看,前面刚好有间茅厕,方才的惊吓差点没把我的尿都吓出来,现在还真的急了。 厕所理一片漆黑滴点点的水声让人毛骨悚然。我捏手捏脚的地走进去,随便找个尿池就哗啦啦的一泻千里。这里真的太冷静了,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心跳声……,突然好像又多了个心跳声,我的心跳越来越快了,好像跟这那个心跳声在赛跑似的。这时我有一种突然想跑出去的冲动。我加大马力,用最短的时间完成最重要的事情;刚把裤头拉好没等回头。突然,一只枯黄的手拍在了我的佑肩上,我猛地一跳差点没飞起来,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批头散发的老婆婆,他佑手拿着一盏蜡烛灯,手像是悬吊在身体上,那蜡黄蜡黄的手看上去就像干尸一样。他/她缓缓地把灯举起头顶,想看清楚我的脸,但同样照出了他脸上的皱纹和一点一点像,麻子似的脸,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大跳,而他且开口说话了:“小伙子!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来不应该啊!而且上厕所是要钱的,你怎么就偷偷溜进去了呢?” 这是我才回过神来,老婆婆的活让我觉得有了点人气,“哦!老婆婆!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还要钱而且那么晚了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老婆婆突然加重了语气:“年青人!若要人不知出非己莫为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现在就给钱。”我的心从惊慌变成了心虚,慌忙取出一张钞票替给老婆婆也不知道是多少钱。 不曾想到老婆婆竟然把我替过去的钱推了回来,他微笑着说,年青人我是守厕所的,叫麻婶我来的目的不是为了收钱,我只是提醒你以后不要为了一时的方便和短暂的快乐断送了一生的快乐啊,我老婆子不会说话,用你们年轻人的话好像叫因小失大吧! 虽然她的笑意非常冷,但是麻婶说的道理却是满腔热情的,我能体会到他的话重心长。 告辞了麻婶我依依不舍的回到山路上,这是已经到山顶了。穿过眼前那条名字“樱花长廊”的通道便可下山了。 这是一条人工建造的走廊,平时用来遮风避雨两边还鬼斧神工般雕刻着各种妖魔鬼怪都逼真如生。走在这上面就像挂着定时炸弹似的,那些壁面一个个张开舞爪仿佛要什么时后要把我吞进肚子里!渐渐的我从走的变成小跑,从小跑又加快了速度。突然在电光火石间,我仿佛看见的地上滚着一个骷髅头从我身边闪过,幸好那时我跑得快不然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终于我走过了那条仿佛比长城还要长的走廊,我顺着下山的路跑了下去。 山下不远处正好有一架磁卡电话,我握好手中的磁卡向电话走去。唉!电话亭里有个人在打电话,怎么这么晚还有人打电话啊!过了五分钟……我有点不耐烦了,我靠近那个人用行动告诉他我要打电话。又过了3分钟……我等不急了,心想这人怎么那么没礼貌啊,大公话还打那么长时候。我开始在听她说些什么,可是两分钟过去只看他对着话筒唧唧咕咕地念那象是在讲电话那人说话是一直讲个不停,如果是讲电话应该是你一句我一句才对啊,更奇怪的是那人说话连最起码的断句都没有。我终于忍不住了,冲他喊“朋友,你了没有我有点急事打几分钟。” 第一篇他没有理我,等我叫第二遍他才缓缓轻过头来,但是脸还是朝下,:“年青人,你要打电话啊。我在跟我老伴讲电话,我和老伴讲一次电话不容易啊!” “哦!你老伴去哪了,”我随便问了一句。 半年前就死了…… 没等他说完我就吓退了两步绊倒在地,全身无力了。 可这时从那讲电话人身上响起一首铃声,那时电量不足自动关机的铃声,这首铃声很特别是蚊子自己录的声音。想到这我才彻底清醒了。前面那个不是别人,就是蚊子。 我被彻底恼怒了,正准备上前给蚊子几拳出出气可这是大家从不远处的角落里跳起来,个个笑的前俯后仰并且还责怪蚊子这么快就露馅了。 我愣住了,原来这个骗局从我答应上山就开始了。 蚊子把那件大衣脱下,指着手机说:“哎”手机电池不争气,刚好我要换车为位了不然又给人举报就亏了。” 靠!…… 大家都为之责怪蚊子,则最后,啊德拍了拍我肩膀叫我坐下。但是我想知道得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已知是他们整我。可山上的事实非常人所能成熟的,我说:亭子里面的纸人是你们搞的! 一阵狂笑,……“书呆子!你不觉得纸人的身上绑着绳子吗?那时要不是你跑得快,我就笑出声音来了。”啊德笑道。 那樱花长廊的骷髅呢? 狂笑更加激烈,大家异口同声说:“傻瓜,是你心里作用啊!那只是个石头。” 蚊子乐喝喝的道:“看你还敢不敢看鬼故事,我就知道你喜欢听张震讲鬼故事,我们搞到同样的情景吓死你。哈哈哈……” 一阵笑语停后我问道:“那在厕所里的麻妽难道是 亚菲,嗯装得真像呵呵……我也随之笑起来。 可这时,大家却停止了笑容巫师脸惊奇地问:“书呆!你别开玩笑,看见的怎么会是个女的呢!” “怎么会不是,我亲眼看见的还会有假。”我也惊讶起来。 老板从板凳站起道:“我们明明叫啊杰去的,怎么变成女的了!” “怎么可能是啊杰呢,那个麻婶说话和动作根本不可能是啊杰,难到我见鬼了啊……”我也急了。 大家面面相对,诶!啊杰呢?从刚才到现在啊杰就没在这里 空气突然之间变得非常沉重,各种猜想尽收众人脑里。 “啊杰可能回宾馆休息了吧。”老板道。 大家将信将疑往宾馆跑了回去。现在已经很晚了宾馆门内只坐着一个守夜的老伯,我急忙跑了过去问道:“老伯!请问你们这山上厕所里是不是有个看守的啊姨叫麻婶?” 老伯抬头扫了我们一眼道:“半个月前就死了,你们是他的什么人啊?” 听见这话我几呼吓得脚软,但还是忍着想问清楚点:“老伯!我们想了解一下麻婶的事情。” “哦!麻婶是半个月自杀的,那天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麻婶在山上的那个厕所自杀了。”听说是在收银污给查到了,上司要拉她去见官,她死生不肯第二天就见他吊死在厕所里了。 这时我们大致明白了,可大家依然沉默。大家决定明天早上就回去了。但是啊杰一整晚也没有回来,我们只能等明天再去寻找……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了,昨晚一直难以入眠我猜大家都和我一样。果然,当我走出房门时大家也不约而同地向走廊走来,大家都没有太多的言语。 我们定的车很早,7点钟就要出发,而现在还有40分钟。这是留下来找啊杰的时间。 出来天还有点暗,汽车早以停在那等候但司机却不见。这时啊杰从车尾走了出来脸带笑容地向我们这边招手。大家惊喜地走了过去,“啊杰!昨晚你去哪里了,害我们担心死了!亚菲道。 啊杰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望着我们笑,过了许久,司机来了,“唉,老板几个人啊?”司机问道。 “七个人。”老板答道。www.鬼故事大全 大家都陆续上了车,唯独啊杰还在原地站着向我们微笑。“啊杰,快上车啊,就要开了。”我从窗内喊道。 司机向车下扫视了一遍,道:“到齐了吧,我开车了。” 大家有解地看着司机道:“那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可是当我再次回头望啊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远处的亭子上微笑着向我们摇手,旁边还站着一个人,那就是“麻婶”。 将近一个星期过去了,公司前阵子的贪污事件终于水落石出了,那正是老板的亲戚啊杰!知道这件事的人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是大家都打心里相信,这就是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