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碑上的黑猫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3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90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编者按:九个人,财迷心窍,为了朋友口中那宝藏,竟不惜伤害一条无辜的生命,天可怜见,行恶事,终究得恶果!情节跌宕起伏,但是,个人浅见,破案……

编者按:九个人,财迷心窍,为了朋友口中那宝藏,竟不惜伤害一条无辜的生命,天可怜见,行恶事,终究得恶果!情节跌宕起伏,但是,个人浅见,破案过程与真相明了之间衔接的有些突兀,梢做修改可能会更妥当。期待更多精彩! 1、 “听闻你除了侦查破案之外还喜欢旅游?” “对啊,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最近听几个朋友讨论一个叫月崖的地方,感觉应该不错。就在这儿。”许飞指着地图上一个不起眼的偏僻小镇。 徐凡顺着许飞手指的地方看去,饶有余味的笑了一下:“呵呵,还真是个偏僻又神秘的地方呢,我听说过那里,那下一站就去那里好了。你有时间就跟我一起去吗?” 许飞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正好最近放年假,是该放松一下了。” “我们明天就动身。”他们异口同声,又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2、 上午他们就到了这个偏僻的小镇。小镇伫立在山下,有着一种古色古香。山上则是满地荒芜,有着憔悴凋零的孤寂之感,弯弯曲曲的小路灰蒙蒙的延伸至山顶,隐隐约约的布着雾气,让人不寒而栗。山顶就是朋友们口中所说的月崖,听起来是个神秘诡异的地方,却同时也是旅游胜地,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好奇的游客们,许飞和徐凡就是其中的两人。 他们初到小镇,在镇里转了一圈后发现这镇虽小,但在它的中央有一座看上去年代久远的老宅。透着一股神秘气息,让人忍不住想去探个究竟。但天色已晚,徐凡和许飞决定先在小镇上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打算明天再去拜访宅院的主人。 旅馆老板是个年岁已高的老伯,一个标准的善解人意的生意人,健谈得很。老伯一路笑语连篇的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干净的双人房间。 徐凡一路环视着周围的环境。空气新鲜,温度宜人,路边的野花还时不时的飘出点点微香,真是一个世外桃源。 “老伯,你们镇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徐凡微笑着问道。 “啊,要说好玩的地方当然是月崖啦。”老伯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在月崖上虽然有点儿雾,但你能看见月亮从对面悬崖上升起来,看起来特别近,特别漂亮。那还有一棵古树,古树旁边有一个墓碑,虽然听起来有点慎人,但是在我爷爷的爷爷那个时候就有了,这的游客都是为了看月亮、墓碑和古树才来的。你们去看了就知道了。” “那镇中间的那座老宅呢?看起来挺古老的,是不是也有些历史啊?” 老伯听到徐凡问老宅,先是一惊,脸色变得惨白。声音微微的颤抖起来“我劝你们不要去那座宅子,听说那宅子有…诅咒…。我外面还有事儿,我先忙去了。”老伯像逃跑一样,转身疾步走出了房间。 徐凡玩味的笑起来:“诅咒?我只信事在人为。我倒是想去看看。不过,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们起早再去吧。你说怎么样?” 许飞摇着头,笑了起来:“你啊你,真是本性难改啊。” 3、 第二天清早,他们来到了老宅的门口。宅子死气沉沉的,高高的围墙,仿佛外面的光永远沁不进宅子。奇怪的是宅子的墙壁上刻着各式各样的猫,有的面目狰狞,有的表情和善,有的睡意朦胧,有的张牙舞爪…… 许飞走上前去礼貌性的敲着长满苔藓的木门。敲了好一会才有一个中年男子从宅子里探出头来搭话。 “请问你是哪位?有事情吗?”中年男子死板地说着他那两句听起来已经背了若干遍的“台词”,显出一副极不情愿有客人来访的表情。 “您好,打扰了。我们是来这旅游的游客,碰巧路过,对这个老宅特别好奇,想参观一下,可以吗?” “对不起,主人不在,不接客。”然后就“啪”的一声把木门关上了。留下的只有渐渐离去的脚步声。 徐凡和许飞很扫兴的回到了旅馆,坐在木制的桌旁讨论了起来。 “凭我的直觉,这座老宅一定不简单。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猜一定会有事情发生。” 许飞点了点头,随声应道“我也感觉事有蹊跷。” “我们今晚就上月崖瞧瞧,我倒要看看这古旧的老宅和古老的墓碑到底有怎样的关联,还有那个诅咒,必定不简单。”说罢,徐凡右手拄着下巴开始沉思起来。 4、 时间在等待中一点一滴地流过,终于到了下午,天色也随之渐渐的暗了下去。徐凡和许飞顺着崎岖的山路攀上崖顶,崖上的雾气很大,那棵参天古树却煞是乍眼,徐凡定睛凝神,发现雾气似乎在有意无意的藏匿着某种东西,走近一看,正是老伯口中所说的神秘墓碑。在墓碑的顶端雕刻着一只奇异的石猫,它虽已风化,但仍能捕捉到它嘴角流露出的那一丝诡异的微笑。 徐凡弯下身仔细观察着墓碑上残留的字迹——墓碑…猫。中间的字已经随时光消逝殆尽。于是他直起身来,伸了伸懒腰。“啊…我们还是去看月亮吧,别因为它把美景错过了。”许飞点着头,转身向崖的对面望去,只见皓月从对崖缓缓升起,仿佛占据了所有的视线。惨白的月光瞬间穿透了雾气,覆盖崖顶,银白一片,微有凄凉之美。 过了许久,月已当空,游客渐渐散尽,徐凡和许飞也随着人潮回到了旅馆。 5、 徐凡想要了解更多的情况,所以去找老伯想问个究竟。 他来到老伯的房间找到了老伯,和老伯攀谈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墓碑。 “老伯,我想问崖顶上的墓碑和那座古宅到底有什么关系?” 老伯急切地问道:“你听说了什么?” 徐凡质疑了一下,回答道:“我,我应该听到什么吗?” 老伯满脸疑惑地追问道:“那你怎么会这么问?” “因为那只猫啊,墓碑上的猫和老宅墙壁上的猫从雕刻风格和雕刻手法上来看是完全吻合的,我想应该出自同一个工匠之手。” 老伯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你果然不是一般人。” “因为我就是吃这口饭的,其实我是个侦探。” 老伯一愣:“侦探?那你破过很多案子喽?” 徐凡谦虚地说道:“也不是很多,但是我倒是对那栋老宅很感兴趣,您能给我讲讲吗?” 老伯似乎不情愿,可这种表情背后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坚定的信念已在心底生根发芽。 他挺起腰板鼓起勇气说:“我感觉你这个小伙不像一般人,我才跟你说的。传闻那栋老宅有诅咒。开始我们都没当一回事儿,因为那老宅看起来和别家没有什么区别,也一直没有什么异常的事儿发生。就在去年,听说那老宅的主人出门旅游去了,他的九个朋友正巧过来拜访,顺便帮他看家。这九个人以前我都见过,过去到宅主家串门的时侯还跟他们说过几句话。他们是宅主的朋友,逢年过节时经常去那儿喝酒。但是这次不同,他们九个在宅子里等宅主回来的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其中的六个人陆陆续续都出意外死了。” 沉了一口气的老伯继续说道:“第一个人是在老宅的井里被发现的,因为老宅里的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所以警察认为他是在打水的时候失足掉进去的。第二个人被活活闷死在地窖里,听说可能是地窖的门年久失修,在那人进地窖的时候外面的门闩不小心滑落,把门反锁了。因为宅里的人那天都出门去了,所以没有人听到他的求救声。地窖的空气不流通,他就这样被闷死了。” 老伯说得口干舌燥的,停下来喝了一口冒着热气的铁观音,润了润喉咙,“第三个死于一场意外火灾,燃点好像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烛灯。当时其他人去外面吃饭,由于他得了重感冒,所以吃过药后就自己在宅院里休息。真是倒霉的家伙,遇到了火灾。第四个是失足掉进水里淹死的,她不会游泳。听她朋友说是因为意外连连,她有些害怕,因此想一个人去崖底的小河边走走,散散心。结果就这样有去无回。第五个是变疯后自杀的,听说在她自杀的前几个晚上总在屋子里大叫诅咒什么的,可能是被周围发生的事情吓得神志不清、承受不起了。所以就选择了自杀。第六个是在返程的途中出车祸死的,但奇怪的是调查人员说,根据轮胎痕迹,他当时前方根本就没有车,但他的车却在那时急转弯冲出了公路。警方对外宣称是车子的性能出了问题。也没有深入调查,就当做一场意外不了了之了。现在老宅里还住着三个人,其中那一男一女是夫妻,另外一个是男的。他们说坚持要在老宅等宅主旅游回来。其他的我也就不清楚了。” 徐凡低头若有所思的小声嘟囔着:“意外,巧合,不在场证明?不对,这事有蹊跷。”他转头看向老伯:“老伯,您不是说以前跟他们说过几句话吗?我想请您明天帮我引荐一下。” 老伯点头答应了,露出了极其信任的表情:“希望你能帮我们解开这个迷。” 6、 次日清晨,他们一行三人来到了这座老宅。诡异的氛围依旧。老伯敲开了门,又是那个男子来开门。男子看到老伯就礼貌性的示意笑了笑:“老伯,有事吗?” 老伯侧过身来指向我:“这位是徐凡,是个侦探。他对古宅很感兴趣,想来参观一下。小顾,你看……” 老伯称之为小顾的这个男子皱了皱眉头,停滞了一会,又勉强的笑了笑:“原来是侦探啊,请进。我们这座宅子总是有意外发生,我想…你也听老伯说过了吧。” 他一边说一边把他们引进了宅院大厅。这幽暗安静的氛围静得让人心慌。在那昏暗的角落里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让人毛骨悚然。这儿,还真是个有邪气的地方! 到大厅入座后,小顾开始叙述起来:“我们是这个宅主的好朋友,经常到这做客。一个月前,我们一行人过来度假,想在这呆两个月。老李告诉我们他要坐飞机出国旅游,过一个月以后才回来。让我们安心住下帮他看家,等他回来。于是我们就住下了。但没想到,意外就连连发生了。警方也没有办法。我们以前也听老李说过这个宅子有诅咒,但我们也没在意,以为他只是说说故事吓唬我们罢了。没想到,我们这一行人,来了九个现在却只剩下三个了。因为我们答应过老李帮他看家,所以才一直在这等他回来。” 徐凡专心的听着,忽然插了一句:“请问这有没有厕所,我有些内急。” 小顾说:“有,就在屋后,你出门右转,向后院走就看见了。” 徐凡道了声谢就急急忙忙走了出去。 小顾和许飞借机闲聊起来。 7、 正在他们闲谈之时忽然冒出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小顾不慌不忙的走去开门,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门外的人有多么焦急。老伯和许飞也随之跟了上去。 一开门,小顾慌了神:“怎么?又出什么事了吗?” 原来外面敲门的是镇上的李警官:“对不起,是坏消息,你稳定一下情绪别激动。张涛和刘霞……死了。是从悬崖上掉下来摔死的。” 不知什么时候,徐凡已经站在了大家的身后:“警官,请问我可以去看一下现场吗?我A市的徐凡,是个侦探。” “徐凡?我好像在哪听过,啊!你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大侦探徐凡?我在报纸上看过你。你既然想参与破案,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们警方一定全力配合。”李警官有一些激动。可能是由于被最近的一连串离奇的意外所困惑,如今总算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案件终于要有转机了的原因吧。所谓的一连串“意外”,相信有点头脑的警官都不会轻易认为这些失足之类的巧合会不约而同的赶在一起。这一定事有蹊跷,只是没有找到证据,做得太完美,没有疑点罢了。 如今,所有人的怀疑都指向了现在唯一还活着的小顾头上。 此时的小顾已经瘫坐在了地上,两眼无神,口中碎碎叨叨地念着:“诅咒,一定是那个诅咒!不,我要离开这儿,我一定要离开这儿!” 李警官俯下身对小顾说:“对不起,你现在还不能离开,你要配合我们立案侦查。” 小顾全身颤抖起来,之后一声不吭。 李警官留了几个警员在老宅里询问小顾昨晚的出行情况。其余的人则直奔案发现场。 一路上李警官叙述了警方的调查情况:“尸体是今早被几个到崖底玩耍的小孩儿发现的。我们在接到报案后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并封锁了现场。据分析,他们的死因是坠崖,死亡时间在凌晨,那时的游客已经散尽,所以没有目击证人。由于前些日子的那几个意外案件,我和他们也有所接触。当我看到是他们的尸首时就知道,果然…又来了。因为月崖晚上的风景最美,所以上午的时间段内一般没有人去游玩。因此在我们封锁崖顶时应该还是案发现场的原样,没有被破坏。我们调查过,宅子的主人的确在前不久订了一张飞机票。但由于是出国,所以我们想联系到他十分的困难。而他们口中说的诅咒被那老宅里的人称为‘墓碑上的黑猫’。当初,我们也派人检查过了崖顶上的墓碑,没发现任何线索。” 徐凡专注的听着李警官所说的每一句话,待警官的话说完他就拄起了下巴陷入了沉思。没过多久又抬头望向了窗外。天空很蓝和人们现在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或许这清澈的蔚蓝能给徐凡带来新的灵感。 8、 到了案发现场——崖顶。徐凡向李警官提出一个小小的请求。他想让所有人都滞后,自己先去看一下案发现场。李警官很信任徐凡,于是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徐凡一边仔细观察一边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向崖边移近。只见他时不时的从怀中掏出放大镜趴在地上看来看去。有时又好像在有意绕开什么“陷阱”。 就在他走到崖边的时侯,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于是掏出随身携带的高清数码相机开始拍照。还不停地拿着放大镜仔细查看一番。在场人都被他的举动所吸引,但无人知晓他到底在寻找什么、又在拍摄什么。 不一会儿,徐凡就退出了封锁区,饶有兴趣的笑了笑:“这个案子还真有趣呢。警官,请问我可不可以看一下尸体?” “当然可以。小徐,找到什么线索了吗?”李警官急切的问道。 徐凡拍了拍李警官的肩膀,自信满满的笑着,“我还要看看尸体考证一下,但是已经有些眉目了。” 李警官意味深长的看着徐凡:“果然英才出少年啊。这个案子还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您过奖了。我们事不宜迟,赶快下去看尸体吧。” 李警官急忙引路。 沿着曲折泥泞的小路,一行人来到了崖底。徐凡仔细的检查了遍体鳞伤的尸首。李警官解释道:“这儿的树很多,在摔下来的过程中,他们已经被树枝刮得惨不忍睹。你看他们全身上下都是伤痕和淤血。” 徐凡仔细的查看着他们身上的伤。大概是发现了什么,只见徐凡拿起相机拍起了照片。待照片拍完,他便要求回到老宅对小顾做深一步的调查。 9、 在回老宅的途中,警长好奇地问着徐凡口中所说的“眉目”。 徐凡边发着短信边对李警官说:“目前案子的关键之处就是唯一还活着的小顾。我感觉在他那儿,我们能找到更多的答案。” 李警官赞同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怀疑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划的。因为最后剩下的人就只有他了,只是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手法,他的不在场证明有什么漏洞。” “不用急,事情的真相马上就会揭开了。”说罢,徐凡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飞靠近局长的耳朵小声说道:“我跟他相处这么长时间了。他如果这么说,那么离事实的真相也就不远了,你等着看好戏吧。” 李警官难以置信的看向许飞,惊讶的面孔渐渐转为一丝浅浅的释怀的笑。他轻声叹了口气,用手随意的拍了拍大腿。自言自语的说道:“难道终于可以破案了?哎,我老啦,未来还是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10、 外面的天气不知何时阴沉下来,四周原本紧张的空气显得更加紧张,。终于回到了老宅,许飞先下车走到门前推开木门。只见一只黑猫蹲在木门的背后。当大家进门时,那只黑猫警惕性的站了起来。也许是看到了李警官和老伯这些熟悉的面孔,它的警惕性也随之降了下来。小猫摇着翘起的小尾巴悠悠闲闲地走到了许飞的脚下,用头撒娇似的蹭着他的鞋子。 许飞对这只猫倒是很感兴趣,他蹲下身抱起了小猫并随之问道:“老伯,这只猫挺可爱的,叫什么名字啊?” 老伯随口答道:“它叫石头。” “石头?这个名字起得不错!让我也来抱抱。”徐凡说着说着就走到许飞的面前,从一副极不情愿把小猫让给别人的许飞手里“抢”过猫。徐凡温柔的摸着小猫的头,又摆弄起它的爪子。把可爱的小猫活生生的摆弄成了标准的招财猫姿势。还打趣的问着许飞:“看,它像招财猫吗?”许飞有些急了:“快去办你的案吧,看你不紧不慢的,还有心情在这儿逗猫。快!把猫给我抱会儿。再这样下去,它一会儿就被你摆弄死了。”李警官也在后面应和着,心情可跟同情小猫的许飞不一样,似乎比许飞还要急上三分:“是啊,是啊。你看着天气,马上就要下雨了,咱们还是进屋看看从小顾那里能问出点什么吧。赶快把案子结了,好让我安心睡几个踏实觉。最近出的这些事儿可真愁坏我了。”于是徐凡把猫送回了许飞的怀抱,同一行人大步流星的走入了正厅。 11、 刚进正厅,就看见几个警察正在审问小顾。但小顾仍然在那一会儿吵着要离开一会儿又沉默不语,没有多说一个字。这时徐凡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短信,然后走到小顾面前对他嘲讽的说道:“小顾,你的宝藏还没找到,怎么这么轻易就说离开呢?” 小顾听到这番话立刻抬头望向徐凡,充满血丝的双眼狠狠地瞪着这位远近闻名的侦探。他像疯子一样冲着许飞撕心裂肺的大喊着:“不可能,不可能,我什么都没说,你不可能知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小徐,你在说什么啊?”李警官疑惑不解的问道。 徐凡平静的微笑着,似乎他的所有疑问都已被破解:“你的反应让我证实了我最后一个猜想。果然如此!诸位,这个案子我已经解开了。” 全场的人都被他的话惊呆了。 许飞抱着猫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比我想象中的还快,我都不得不佩服你了。伙计,你还是别绕弯子了,快把你的推理过程告诉大家吧。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 站在大厅中央的徐凡找了个座位坐下,顺手提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小口,嘴角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其实,我最开始和李警官的怀疑一样,我猜整件事情是小顾干的。”所有人都疑惑了。徐凡继续说道,“但之后我发现种种迹象表明,真正的凶手不是小顾,而是他。”徐凡把手指向了许飞。许飞满脸错愕的看着徐凡,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许飞那无辜的表情上。徐凡摇了摇头,笑嘻嘻地说:“老弟,不用那么紧张,我没说你。我说的是你手里的那只猫。” “什么?猫?你说凶手不是人,是这只猫?”许飞不解的问道。 “对,凶手就是这只猫。”徐凡掏出高清数码相机放在桌上,“看,这是悬崖上的痕迹。”李警官走到桌前拿起高清相机。原来是两条鞋印的痕迹。 “看这两条痕迹,从照片上可以看出,这个人的脚步是向后退的。所以其中一个人是在倒退的时候失足摔下去的。而大家再看这张。”徐凡站起身从警官的手中拿过相机,调出了另一张照片并传给大家看。这是一个人的手印。 “从现场手印的角度和鞋印的痕迹来分析,不难得出,当第一个人失足掉下去的时候第二个人及时发现并倒地拽住了第一个人。手印的位置正好是第二个人拽住第一个人后,用手支撑身体平衡时在崖边留下的。”徐凡又调出了另外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一个浅浅的猫爪印。另一张则是其中一个死者眼部的伤痕。 “据我观察,在案发现场并没有打斗的痕迹,这让我很奇怪。但在这两张照片中可以看出,当初案发现场有一只猫出现,并且它走到了第二个人的面前挠瞎了他的眼睛。大家仔细看死者眼部的伤痕。它很整齐,肉皮开裂的方向表明,它是某种尖利的物体由上至下划成的。我检查过他的尸体,在他的身体上其它的肉皮开裂方向都是由下至上的。正如李警官所说,他们身上的伤痕是树枝所为。但重要的是这名死者眼部的这几道伤痕却并非树枝所为。在我发现这些线索时我还不敢断定凶手一定是猫。因为这听起来很荒谬,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但是,”徐凡走到许飞的面前,拿起猫的爪子,“在我看到这个时,我确信真相就在眼前。” 众人看向猫的爪子,仔细查看你会发现在它的指甲缝中有暗黑色物质。“警官,你可以拿去化验一下,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这指甲缝里的血迹应该就是死者的。” 12、 正厅里一片哗然。李警官钦佩又怀疑的问:“第一个死者为什么要向后退呢?而你口中的宝藏又是什么意思?” 徐凡转身走到小顾身边,凝视着小顾的眼睛说道:“死者后退,是因为诅咒和他内心的阴影。他们所谓的诅咒也许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宝藏。当我第二次来到这的时候,是小顾给我开的门。而当他听见我是个侦探时他并没有表现出他应有的表情。而是皱眉!他为什么要皱眉头?难道他真的相信这连连的意外只是意外而已?难道他真的不想让一个侦探来帮助他找到真相吗?如果他是凶手,那他的表情就对了。但凶手不是他。在我进入正厅时,我假借去厕所之名侦察了一番。我发现,这间宅院里所有的土都被翻新过。这说明有人在这里挖东西,而且这么大个工程耗时又耗力,我能想出的唯一理由就是有人在这里花费大量的精力来找寻宝藏。但我不敢确信那一定就是宝藏,所以,在我刚才进来时试探了小顾。小顾的反应让我验证了我的猜想,没错,的确是宝藏!” “我想这两个死者到悬崖边的原因也是这个宝藏吧。像我当初和老伯说的那样,不难想象,墓碑和老宅必然有着联系。而那个诅咒同时也是宝藏的唯一线索,那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墓碑上的黑猫’。两名死者在同伴出现连连的意外后还是不死心,想去看看那墓碑到底有什么玄机。正是由于前几个人的意外死亡,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已经相信了诅咒的存在。而昨晚他们在崖边找寻线索时,其中一人看到了躲在暗处逼近他们的黑猫,猫的眼睛在夜晚是很亮、很吓人的,借着月色和周围的环境还有她内心极度的恐惧,这个人随着猫的步步逼近而开始后退。等另一个人注意到时,她已经踩空。其余的经过正如我之前所推理的那样。” 13、 徐凡说道这里停了下来。走到许飞旁边抱起他怀中的黑猫,温柔的摸着它的脑袋:“而这只猫的动机是——复仇” 在这鸦雀无声的正厅里“听众们”都质疑了。“难道猫还有动机?怎么可能。” 徐凡为怀里的猫挠着痒,侧身向脸部已经极度扭曲的小顾望去:“你们没有算到,猫会为死去的主人复仇吧?” 小顾脸部的肌肉扩张开来,疯狂的大笑道:“对!所有的事都是我们九个干的。”笑着笑着,他渐渐恢复了平静,开始叙述起来:“当初,我们十个人一起吃饭,老李喝多了开始说胡话。但当他一本正经的说道那个诅咒和那个宝藏时,我们都动心了。于是我们九个就设计杀死了老李,并对外谎称他出国旅行。为了掩人耳目,我以他的名义定了一张飞往国外的机票。但,当我们九个人把他们家翻遍后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宝藏。正如你说的,那些土是被挖过的。但我现在还想不明白,为什么你就那么确定老李已经死了?” 徐凡笑道:“因为这个。”他拿起了手机,给他看了一条短信。 14、 “我拜托一位朋友帮我调查老李当初到底乘没乘坐那班飞机,经过一番调查后。我才知道,那天那班飞机上的那个座位是空的。” 小顾憨笑着:“百密一疏啊!” “不!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当我把所有的事实和推理串联到一起时,我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当所有的不可能被排除时,剩下的就是真相!”徐凡专注的看着小顾,“可惜了。其实跟本就没有宝藏。真正的宝藏是这只猫。”小顾抬起头,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瞪向这只猫。 “你知道‘墓碑上的黑猫’是什么意思吗?它的意思就是这只叫石头的…黑猫。它是我们最忠实的朋友,也是我们好的伙伴。它就是老李口中的那笔无价的财富!正如它主人所期望的。它忠实的效力于主人,为主人报了所有的仇。也许你们在杀死他主人的时候它目睹了一切,并把你们的样子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大家都哭笑不得的望着徐凡怀中的这只黑猫。 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它干的?可惜,已经无从知晓。 黑猫突然从徐凡的怀中挣脱出来,跑向了正厅的东北角。它蹲在角落里对着众人凄惨的叫着。 小顾目光呆滞看着黑猫:“对,你的主人就被我们埋在了那里。” 15、 小顾最终被法院判处死刑。 猫还活着,就和当初在墓碑上看到的石猫的表情一样,它的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事实正是如此,正如传说中那样猫有九条命,它换来的是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