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梦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3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41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一个美丽的仲夏,微风吹在人们的脸上有一种无比的恰意。夏日的海滩是人们常去的地方。市重案组的调查员韩非也不例外,这几个月来,一系列离奇的命……

一个美丽的仲夏,微风吹在人们的脸上有一种无比的恰意。夏日的海滩是人们常去的地方。市重案组的调查员韩非也不例外,这几个月来,一系列离奇的命案一直在韩非的脑子中徘徊,已经有好几个晚上没有合眼了。难得来这海滩散一下心,韩非觉得好象是身处在天堂一般。看着这阳光感觉着海风,韩非渐渐的觉得悃意,不知不觉得睡着了。 “喂~~叔叔~~~~叔叔~~~~~~~~~~”韩非忽然觉得有一个声音在叫他。发生了什么事,职业的本能促使他一下子就回到精神的状态。面前站着一个六岁的小姑娘,梳着两根小鞭,,圆圆的脸,红仆仆的,一看就让人觉得可爱。小姑娘正对着韩非笑呢。 “什么事啊,小妹妹?” “叔叔,我刚才在海滩边上捡到到这个东西。”小姑娘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了韩非。 韩非从小女孩手上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口很小很精致的棺材,棺材是用石头做的。而且做的很精致,只是好象由于被海水冲的时间久了,外面都磨的很光滑。在阳光的映照下还闪着银光。拿在手里的分量很轻,又好象不是石头做的。韩非觉得这个小棺材很有意思,像个收藏品以后送人也可以派上用场,于是对小女孩说:“小妹妹,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叔叔很喜欢,就把这个奖励你吧。”随手拿给小女孩一罐可乐。小女孩拿过可乐开开心心的走了。韩非心想,说不定这是个宝呢。难道是要我升官发财?韩非自我解嘲般的笑了笑,但心里还是挺得意的。手上轻轻一动,咦?这小棺材的盖子很松的么,可以打开的。韩非心里不由的吸了一口气,打开后会是什么呢?一个巨人答应我的愿望? 还是……不会是炸弹吧,呵呵呵呵,怎么会这么想的。哪有这种事呢。心里想着手慢慢的把棺材的盖子打开了。 棺盖被打开了,韩非有点失望,因为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在棺底,静静的躺着一个古怪的符号。韩非看了看好象没别的什么了,失望之余随手在太阳底下照了照,石棺在太阳底下象个黑点,突然韩非觉得棺底的符号笑了,像一张恶魔的笑脸,对着韩非在笑。韩非微微的惊骇了一声,手里的石棺也掉在了地上。“不可能,这不可能。”韩非慢慢的把地上的石棺再次拿起,看了又看,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可能是这些天来办案子人太紧张吧。韩非脑子里一时糊涂了起来。 “嘟~~~~嘟~~~~~~”韩非的手提电话响了起了。 “喂,这里是重案中心,好消息啊,韩非。”耳旁响起了韩非的拍挡女调查员李诺的声音“上次那个老太太很提供我们线索了,她可是唯一的目击证人啊,快来,我在玫瑰咖啡馆等你。” 有线索了,韩非一兴奋,随手理了下东西上了自己的跑车。进了车韩非觉得什么东西顶着自己的腰,哦原来是那口石棺,韩非对着石棺笑了笑,觉得自己很好笑。随手把石棺放进了钥匙箱里。 唔~~跑车开动了,韩非架着车在海滩公路上飞驰着,心里在想这次的重重疑案,突然前面有一样东西一闪,韩非急忙刹车,“碰”的一声一样东西被撞到了,韩非下车一看,吓了一跳,原来被撞倒的是刚才的小女孩。这时的小女孩昏迷不醒,韩非急忙抱起她,心想,糟了,马上上医院。把小女孩抱进车座,韩非架车直奔医院。 “你要挺住,我马上到医院。”韩非一路开车一路对小女孩说:“你会没事的,放心吧。” “咦?” 刚才昏迷不醒的小女孩不见了。才一眨眼的工夫,小女孩在车里消失了。 吱~~~~~~~~韩非刹住车,定了定神。心里奇怪的很,小女孩呢?刚才还在我旁边的,怎么回事?车前车后都找了一遍,连个人影也没有。会不会掉出去了? 韩非又开车回头找了找,也没什么收获,韩非的脑子一片混乱,趴在方向盘上想了又想,嘴里说着不可能一类的话。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韩非猛醒过来,想想刚才的事大概是幻觉吧。车道一边是山,一边是竹林,远处传来海浪的声音。韩非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想起李诺还在咖啡屋等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开车直奔玫瑰咖啡屋。 “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当韩非到玫瑰咖啡屋时,李诺早就不耐烦了。虽然两个人的关系早就不是同事兼拍挡这么简单,但在工作上他们还是很协调的。 “发生了一点奇怪的事,不过已经没什么了”韩非不想告诉李诺刚才的事。“哦!哪个老太怎么说?”“老太说,事发的那天晚上,他听到一阵阵的狂笑声,然后看见一个中个男子浑身是血的奔出了公寓。”“那他有没有说那人长的什么样?”韩非追问到。“那倒没有,老太说他肯定是个男的,黑头发,穿着白衣服,别的什么都没看见。” “哦,那等于没说”韩非失望的说。“那倒未必,我们电脑分析,那男人大概在27到30岁之间,身高在175 左右,呵呵,和你还挺像呢。”李诺开玩笑的说。 “不要乱说话,我们在谈工作!”韩非正色道。吓的李诺吐了吐舌头。 “先生要点什么?”一旁侍侯已久的侍者问韩非。“来杯啤酒”“好的,请稍等” “哦,我想问你,这次的案子办好后,你答应我去欧洲的是吧。”李诺看着韩非问到。 “好吧。我说话算话”韩非一边回答李诺的问题,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来往的人流。突然,他看到有人在对他笑,不一样的笑,笑的让人觉得好冷,是那小女孩的笑,不错,就是那小女孩。韩非呆了一呆,马上奔出了咖啡屋,来到路上,可你见小女孩的踪迹。路上的人流还是这样,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你怎么了?古古怪怪的,发生了什么事啊?”李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韩非慢慢的回过头看见了李诺奇异的眼神。“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家了。” 韩非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要不要我送你回家?”李诺关心的问。“没什么事的,我需要休息一下……” 晚上天下起了雨来,这突变的天气让人觉得好心烦。韩非洗完澡,做在靠窗的沙发上看着当天的报纸。寥寥的新闻,和一些广告,突然看到了一天新闻:今天在海滩公路上发现一具女尸,年龄大概在6岁左右,警方认为是交通以外造成,但有许多疑点,在死者脖子处有勒痕,现在还在调查中,望目击者打电话080-8825632。韩非看了很久很久,两手一直拿着报纸,神情有点奇怪。雨突然大了起来,雨点敲打着窗户象是魔鬼在敲门。韩非突然觉得好冷,想喝一点酒。走到酒架,韩非看见了一样东西,那个石棺。石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在这里,韩非记得好象还在车里的。这时石棺里突然传出了声音,好象是有人在哭的声音,韩非下意识的把石棺打开一看,里面什么都没有,连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是怎么了,韩非想,幻觉一定是幻觉。该睡觉了,韩非打开卧室的们想倒在床上大睡一场,但呈现在眼前的不是以往的床,而是一张大的石棺,石棺的盖子开着。 韩非慢慢的走进石棺,往里一看,当时骇得魂飞魄散,里面躺着一个人,被他撞死的小女孩。小女孩还在对着他笑,不过这笑比哭还难看,眼睛里流着两行血,一边的脸已经腐烂,可以看的出骨头。韩非惊得想狂呼,转身就想逃走,可是身体根本不听指挥,两腿发软。小女孩慢慢的从石管里坐起了来,还掉出了一只眼珠。韩非大声的呼叫,根本没用。突然他摸到了身上的手枪,这是一支大威力的手枪。韩非连看都不看对着小女孩的方向就打,“平~~平~~平~~~~~ ” 韩非一下子就把枪里的子弹全打了出去,可半人半尸的小女孩依然慢慢的向韩非走来,子弹只不过打断了她的一只手。小女孩拖着半只断手向韩非走来,脸上还有那种恐怖的笑容。韩非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随手抓起身边的一把切肉用的锯骨刀,对准小女孩冲了过去,一刀就把小女孩的头给切掉了半个,韩非象发了疯一样的对准小女孩一通猛砍,不时,小女孩就倒在了血泊中,韩非看着一段段的肢体,不由的疯狂的大笑,自己也觉得眼前发黑,倒在了一边。 第二天早上韩非象往常一样醒来,发现自己好好的躺在了床上,不由的轻嘘了一口气,原来昨天发生的是一场梦而已。想想有点后怕,但也不知道怎么会发生的。“嘟~~~ 嘟~~~~~ ”电话又响了起来。“喂~~韩非啊。”又是李诺的声音“不好了,昨天的目击证人那个老太昨天晚上被人杀了,死法和前几次一样,先杀死再分尸的。我现在在现场,你快来。”又有命案发生,韩非马上起床,准备去现场,可脚一不小心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一看是把锯骨刀扔在了地上。韩非想起昨晚的事不由的打了个寒战。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冲冲忙忙到了现场。 现场很可怕,到处是血,地上很滑。韩非很快找到了李诺。“现在怎么了?” 韩非急着问。“现场到处是血,凶手可能是个变态狂,死者被人枪杀,然后分尸,好象是用锯骨刀什么的凶器。”锯骨刀?韩非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觉得有点奇怪,好象很这事就点关联什么的。 “报告。”一个年轻的警官说道:“现场没有找到死者的头颅,但发现了这个。”说着递过来一样东西。韩非接过来一看吓了一大跳,是一个石棺,和自己的那个一模一样。李诺看了看说:“这个东西我见过,三年前有一个叫白子夜的变态狂在一夜之间杀了5 个人,被当场击毙,当时现场也发现了这个东西,只是后来也不知去向。”“白子夜,白子夜。”韩非口里不停的叫着这个名字。 忽然人往后一倒摔在了地上,双手粘到一地的血,又往脸上抹,样子煞是吓人。 “韩警官,你没事吧。”那个年轻的警官问道。“没事,他大概是有点不舒服,我送他回家好了,你们继续找死者的头颅。” 三天后,重案组办公室里。“唉~ 好不容易找到证人又死了,真是的,怎么凶手每次都比我们快呢?”组员们在唉声叹气。韩非坐在一边喝着咖啡,看着现场勘察的照片。“韩警官。你要的白子夜的档案我给你找到了。”电脑员小王说道。“谢谢,辛苦了。”韩非把白子夜的档案放在桌上,慢慢的看着:姓名:白子夜,性别:男,年龄:27岁,国籍:中国(台湾地区居民) 简历:原一公司员工,住某某公寓,平时默默无闻,某年某月某日晚,突发神经病,将整个公寓的住客包括门卫一同砍死,手法变态。后被当场击毙。 现场发现石棺一个。 现场照片:无证物照片:无 韩非觉得这里有很多可疑处,决定去调查一下。调查的对象就是石棺。“韩非,盒饭来了。咦,韩非人呢?”“不知道,刚才还在的。” 考古店里,“教授,我有一样东西请您看一下。”“好的。”韩非将石棺拿给了刘教授。刘教授是考古方面的权威,在世界上都有很大的影响。“这是一个很不普通的石棺,是远古梦魔的睡塌。可以使人产生幻觉,但其究竟有多大的力量我也不知道,你还是把他埋了吧。” 韩非一路上在想教授说的话,觉得可信也可不信,不管怎么先回家再说吧。 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了。韩非刚想休息,门铃响了,李诺出现在门口。“你这么晚还来?”韩非问李诺什么话也没说,一进门就坐在沙发上。“我今天去过了考古学家那里。”“去那里干什么?”李诺问道。“是不是想知道石棺的秘密?”李诺一边说话一边熟练的玩弄着石棺。 “你知道?”韩非马上问道。“当然知道,我还是它的主人呢。”李诺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你别开玩笑了,喝点什么吗?”韩非一边说一边打开冰箱伸手去拿饮料。突然看见李诺的表情很是奇怪,似笑非笑,这笑容他太熟悉了,这就是那小女孩的笑容。韩非大吃一惊的时候本来拿饮料的手又碰到了一样东西,毛绒绒的,粘忽忽的,韩非往冰箱里一看,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头颅,老太的头颅。死人的脸冻的发青,但眼睛还张开着,恶毒的看着韩非。 “李诺,你看……李……”韩非回过头来,发现李诺已经不在沙发上了,沙发上只有那只石棺,韩非用力的关上了冰箱的门,闭上眼睛对自己说:“这是幻觉,幻觉。”韩非冲到洗手间,打开水龙用水洗着脸,好久才感到舒服了些,他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镜子里的脸。他惊奇的发现镜子里的脸不是他自己的,这张脸是谁,是谁。是……啊!是白子夜的脸。他在照片上看见过的脸。韩非看着这张脸,慢慢的白子夜的脸开始扭曲变形,血从脸上慢慢的渗出,一张极其恐怖的脸。韩非大叫道:“你是谁,白子夜?”“不,他不是白子夜,你才是白子夜。”李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韩非背后,把韩非吓了一跳。 “谁是白子夜?我?” “对镜子里的脸就是你真正的脸,你就是白子夜。” “不可能,白子夜已经死了。” “是的,他已经死了,我也没说你活着,哈哈哈哈哈。”李诺疯狂的笑着。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韩非大叫着。 “我是谁你自己看啊~~”韩非猛然回头,李诺的脸慢慢的边成了小女孩的脸,一会儿又变成了老太的脸。 韩非大惊,本能的反应,拔枪就射,六发子弹全打在了李诺的身上。 李诺慢慢的倒下,脸上一种不可能相信的表情。她没想到会是韩非开枪射她。韩非打完了所有的子弹看见李诺慢慢的倒下,不经疯狂的大笑起来,口里大叫着:“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一个小时过后,天又下起了雨来。韩非慢慢的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自己心爱的李诺倒在自己的身边,胸口中了六发子弹,血流一地,手上拿着一封资料。韩非看到自己手中的枪,突然明白了,明白自己干了什么。顿时明白了这一连串杀人案的凶手是谁,他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韩非慢慢的爬到了李诺身旁,拿起那个石棺,打开看了又看,口里好象在嘀咕着什么,他的神情好象什么都懂一样。过了许久,韩非为自己的枪装上了最后一颗子弹,一手握着李诺的手,一手慢慢的把?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沤约旱淖炖铩?br /> 雨忽然下的很大,风也很急。一个小男孩看着窗口的雨点,忽然问妈妈:“为什么突然下雨啊?”“快点睡觉吧,晚上不睡觉会有鬼的。”小男孩听到鬼字也不由的一哆嗦。一道闪电过后,远处传来平的一声枪响,但很快被隆隆的雷声所掩盖。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