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步声深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3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61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编者按:情节跌宕起伏,作者营造的气氛恐怖。死人与活人,以及杀手以及被杀的关系处理的丝丝入扣。没有一点马虎可言,果然是一篇好文。楔子哒、哒……

编者按:情节跌宕起伏,作者营造的气氛恐怖。死人与活人,以及杀手以及被杀的关系处理的丝丝入扣。没有一点马虎可言,果然是一篇好文。楔子“哒、哒、哒……”走廊的尽头传来一阵尖锐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医院里显得异常飘乎。现在已是一点多。病人大都已入睡,医生也在职位上懒懒的值着班。401的门轻轻的的打开,脚步声缓缓的进去,门又轻轻的关上……第二天,护士发现401房里的病人已死。他双眼大睁着,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手里捏着一枝还未开放的桃花的标本,旁边有一张字条:我不该背叛你。护士冷冷的看一眼,道:又来了。一不知为何,花笑近日来总觉得精神恍惚,全身乏力。一幕幕不愿想起的画面总是在脑子里晃啊晃的。今早,花笑起床,又一个趔趄。她倒了一杯水,打电话给郑东。郑东一会就赶来,看着花笑苍白的脸,心疼的搂着她,说:“花笑,我送你去医院吧?”花笑摇摇头,说:“我又想起他来了!”“已经两年了,你还是不能忘记他吗?”花笑不说话,只觉得郑东的手把她搂的很紧很紧,让她快要喘不过气。他叫文西,是花笑的初恋情人,也是郑东的好朋友,可他前年却在医院里莫名其妙的死去了。他们是大学的同学,在大学里文西就狂追花笑。可毕业一年后,他便移情别恋了。郑东也喜欢花笑,可他是暗恋,花笑不知道。直到那晚文西出了车祸。那晚他们在酒吧喝酒,服务员不小心把酒洒在文西身上。文西去了洗手间,这时,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花笑帮他接起,里面传来温柔的女声:“亲爱的……”花笑一下子懵了,眼泪哗哗的掉了下来,文西出来后,她要他解释,他也不隐瞒,直白的说:“我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子。”一旁的郑东听了,勃然大怒,跳起来抓住文西的衣领,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文西抹抹嘴角的血迹,说:“花笑,从今晚开始,我们完了。”说完转身走了。花笑喝了一晚上的酒,郑东一直在旁边陪她。第二天,却听闻文西昨晚出了车祸,但幸好伤势不重,只需静养几天。花笑那几天心情一直处于低谷,每日喝酒度日,郑东一直默默的陪着她,也到了这时,她才明白郑东的心意。一个星期后,也就在文西要出院的时候。那晚,花笑在郑东的房里一觉睡到天亮。醒来,只见郑东面色凝重,说:“文西死了。”不一会儿,警察找上门来,问:“你是花笑吗?”花笑点点头。“那你认识文西吗?”“认识。”警察拿出一株还未开放的桃花,问:“你认识吗?”花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点点头说:“认识。”警察又拿出一张字条,问:“这个呢?”花笑一看,上面写着:我不该背叛你。她的心突然狂跳。她知道,凭着这张纸条,警察找上了她。还好,郑东为她做了证,证明他们一晚上都在一起。警察也没有什么证据直指花笑。但也找不到任何线索破案。文西就这么离奇的死了。 二一点多钟时,医院里所有的人都已经睡了,护士小林突然想上厕所,她走出值班室,到了走廊。顿时觉得一股阴森之气扑面而来,空气冷到要凝固。走廊尽头灯光昏暗,她吸了一口凉气,用手拍拍胸脯,在心里哼:“见鬼。”加快脚步进厕所。“哒、哒、哒……”走廊的尽头传来了尖锐而轻微的脚步声,真真切切的传进了小林的耳朵里。小林没在意。认为又有人来上厕所了。可脚步声没有进厕所,而是朝着走廊的那头走去。小林出来时,只见走廊的拐角处,有一抹非常漂亮的身影:一袭很长的头发垂了下来,上面四枝小花做装饰。一件纯白色的长裙,在脚裸处轻轻的拍打。不过最吸引的,还是她脚上那双红色的皮凉鞋,走路时发出“哒哒”的声音。小林想她一定是某个病人的家属,想上去问一下,可女子已走过了走廊。小林连忙跑上去,只见女子推开了410的门,走进去,门又轻轻的关上了。小林松了一口气,却一下子惊呆了。她已经跑到了走廊的这头。头顶的灯似乎坏了,一闪一闪的。小林觉得有些不对劲,410的男人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住院期间都没有人来看,怎么现在会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出现。她刚想去一探究竟。却忽的想起了那几个莫名其妙死去的人。顿时觉得脊背发凉,慌忙的跑回值班室。喝了一口水,她还是觉得不安心。心跳快的慌:今晚太安静了。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已经有人起来打扫卫生了。小林打算去410房,叫那个男人可以办出院手续了,顺便看看那个女子。小林走进去,男人躺在床上,没有女人的踪影。她不免有些失望。叫道:“先生,你可以办出院手续了,你已经康复了。”男人没有回答她。小林去收拾桌子,上面有一张字条:我不该背叛你。小林一惊,转身去看男人,他已经死了。只见他双目大睁着,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他的手里捏着一枝未开的桃花。小林刹的想起了昨夜那个女子。昨夜没注意,她头上的那四枝桃花,其中的一枝便是这枝。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现在,她终于明白昨晚上遇到的是什么了?这时,又有一个护士进来,看了一眼小林说:“从那个文西开始,这已经是第三轮了。”“为什么他们都要死?”“谁知道,也许是罪有应得吧!”这时,走廊又传来了“哒哒”的声音,小林忙出去。走廊里空无一人。 三花笑怀疑自己真的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而且最近越来越严重了。郑东每日守在她身边,看着她日渐憔悴的脸,心疼得不得了。说:“花笑,我送你去医院吧?”花笑终于点点头,她觉得自己要是再不答应,那就太对不起他了。自从文西死后,他就一直不离不弃,对她照顾有加。花笑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女子,父母给她留下了一大笔遗产。可她在世上基本没有了什么亲人,也没有什么朋友。郑东是唯一关心她的人。她来到医院,医生给她做了全面的检查,说花笑身体上基本没有任何病,会感到头晕和乏力,可能是想得太多,造成内心郁郁,使一些不愿想起的往事重现,产生幻想,得了轻微的内心忧郁症。花笑一听送了一口气。便要回家,可郑东却一口拒绝了,说:“你的情况还不清楚,在医院里都观察几天,等你彻底好了,我再接你回去。”花笑无奈,只得点点头。负责照顾她的护士便是小林。一日,花笑吃了饭正在翻杂志,小林和郑东都不在。主治医生进来。问了一些情况,说:“你的情况有了一些好转,以后要尽量尝试着少用辅助睡眠的药物。”花笑抬起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医生。不久,花笑就听小林说了医院的怪事:自从前年文西死后。在这家医院里有连续死了三个人。文西是在三月份死去,其他的三个分别是在五月、九月和十一月死去。换句话说,他们死于一年的四个季节。他们的死法一模一样。都是睁大眼睛,手里捏着一枝未开的桃花。身旁一张字条,写着一模一样的字。警察调查发现,这些字都是出自他们自己的手笔。没有人伪造。还有,他们之间一个最大的相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在一个星期之前抛弃了他们的女朋友。住院的原因都是出了一点小小的车祸。去年也是一样,分别在春夏秋冬死了四个人,而今年照样轮回,要死于夏季的那个男子前不久刚刚死去。www. 鬼故事医院在他们身上任何一点致命的痕迹。仿佛他们的生命像水龙头的开关一样,说停就停,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花笑听完后呆住了,喃喃自语:文西,桃花。她忽的觉得自己和这件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四花笑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死的?为何文西死后,又有人接着死去?而且身边还有桃花。他身边的那张字条,分明是在向她认错。桃花,是花笑最喜欢的花。正当她苦思冥想的时候。“哒、哒……”的脚步声传来,花笑吓了一跳。不一会儿,小林端着药瓶进来,脚上的白皮鞋发出刺耳的声音。小林在她床边坐下,微笑着问:“花笑,进来感觉怎样?”花笑点点头,“好多了。”继而又问:“小林,你知道医院里的那几桩怪事究竟是怎样发生的吗?”“知道,有两桩还是我亲眼看到的。”“那你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小林看看周围,压低声音说:“前几天,410房里的那个男人死的那个晚上,我看见一个极美的女子,她的头发很长,就像你的这么长。”说着,小林的手轻轻的摸着花笑的头发。花笑打了一个寒碜,说:“小林,你说就说,不要这样。”小林笑了,“花笑,你真逗!”又接着说:“她的头上有四枝桃花,还有她的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凉鞋,走路时发出‘哒、哒……’的声音。说着,小林故意踩了两脚,发出“哒哒”的响声。看着花笑睁大的眼睛,她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这时,门被推开,郑东拿了一枝桃花的标本进来,说:“花笑,你看,我给你带来一枝桃花。”花笑看着已经没有了水分的桃花,尖叫一声,扬手打掉,“拿走,拿走。”郑东不知怎么回事,但看到花笑反映如此大,还是把花扔进了垃圾桶。花笑坐在床上,想起了文西。文西追她的时候很辛苦。由于她喜欢桃花,文西便给她摘桃花。可不久,花就谢了。文西想了一个办法。他专门摘那些未开的桃花。这样,花期久大大增长了,可春天一过,桃花还是谢了。花笑看着他们无比惆怅的说:“要是他们一年四季都常在,那该多好!”没想到,夏天的时候,桃花灭绝。文西却掏出一枝桃花的标本放在她的手里。花笑激动地直哭。秋季也一样。冬季时,当文西把最后一枝桃花放在她手里时,她终于答应和文西交往。可后来,文西抛弃了她,死于春季,一年的三个季节又有人相继死去,并且在一年一年的轮回着。这仅仅只是现实中的巧合吗?花笑一把抓住小林,问:“为什么会这样?”小林凑在花笑耳边,“也许是诅咒。”“诅咒?”花笑呆住了。 五“哒、哒……”夜已经很深了。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花笑卷缩在被子里,心快要从胸口里跳出来。她紧紧捏着被角,泪水直流,口里念着:“文西,文西,我不该诅咒你,我不该诅咒你……”当年,文西向花笑保证,“如果我不要你,我就不得好死。”花笑说:“好,你要是不要我,你就不得好死。”说完,他们还拉了钩钩。郑东站在门口,看着花笑。小林蹬着那双皮鞋走过来,问:“她怎么样了?”“她真的快要崩溃了。”“她会疯掉吗?”“我决不允许她疯掉。”郑东说完,走进病房。小林笑一下,又走了。花笑猛地掀开被子,一把抱着郑东,口齿不清的说:“我看见她了,我看见她了,郑东,我好害怕,我们不要在医院了好不好?”“花笑,你的病还没好,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走好不好?”“不,我不要,我现在就要走。”“花笑,你得了精神忧郁症,你产生了幻想,你说的‘她’是谁?”“‘她’……‘她’就是小林看见的那个女子,‘她’就是杀死文西的凶手,‘她’就是我。你听,你听‘她’走路的声音,哒、哒……”这时,门口真的传来了响声,花笑尖叫一声,抓挠着头发,大喊:“不要,不要。”小林推门进来,忙上来按住花笑,“花笑,你冷静一点,‘她’没有来,发出声音的是我,是我给你送药来了。”“是你?”花笑慢慢冷静下来,然又傻傻的笑了。郑东看着花笑,慌了,问小林,“她是不是疯了?”小林摇摇头,郑东说:“我要送她回家,在这里,她真的会疯掉的。”回到家,花笑冷静了许多。郑东倒了杯水给她,说:“花笑,我们不在医院了,就在家里好好的静养。”花笑点点头,走进房间,刚推开房门,却尖叫一声,晕了过去。她的床头晾着一套白色的长裙,床前放着一双红色的凉鞋,枕头上有四枝未开的桃花标本……花笑在半夜里醒来,房间里黑漆漆的。她叫了几声郑东,郑东不在。她坐起来,拧开灯,想下床喝点水。刚站起来,却呆住了。她的身上,穿着那套长裙……这时,灯突然灭了,客厅里传来“哒哒……”的脚步声。 六花笑就这么在家里恍恍惚惚的过了两个月。两个月里,她不停的做恶梦,梦见她戴着文西送给她的桃花,穿着那身长裙,那双红色的凉鞋,在医院的走廊里静静的走着。每次惊醒的时候,她都在床上喘气,嘴里念着:“我杀了他们,是我杀了他们。”一个傍晚,她站在窗前,一片叶子飘了下来,她一惊,看着窗外不停落下的树叶。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她打电话给郑东,说:“我想去医院。”挂了电话,她抬起桌上的水要喝,到了嘴边,又转身把它倒进马桶里。医生再次给她做了检查,说除了精神压抑外,并没有什么大病。花笑要求住院。郑东对此感到不解,但还是答应了,小林依然做她的负责护士。花笑本想看看‘她’是如何杀人。可那了没多久,她又觉得自己旧病复发了,经常产生一些幻想,她时常觉得‘她’来了,又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她’。那一晚,小林刚给花笑送完药,蹬着那双白色的皮鞋回到值班室。花笑躺下,闭着眼睛。“哒、哒……”走廊尽头传来了尖锐的脚步声。花笑的眼睛一下睁开来,她一个激灵做了起来。她感觉到,‘她’真的来了。这脚步声和小林的那个脚步声,根本就是两样。花笑悄悄的走下床,凑到窗口。脚步声像针一样的扎着她的耳膜。随着声音越来越近,花笑的手心里全是汗。就在这时,花笑突然觉得头晕得厉害,眼前一黑,倒了下去。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郑东在她床边,小林在给她量血压。花笑一把抓住郑东的手,说:“我看见‘她’了,我真的看见‘她’了。”郑东惊讶的问:“你真的看见‘她’了?”花笑点头。小林叹了一口气,说:“501的那个男的死了。”花笑睁大眼睛,下床跑到501病房。医生们正在收拾,那个男人仰面躺着,眼睛大睁着,狠狠的看着花笑。他手里拿着一朵未开的桃花,身旁的桌子上又一张纸条:我不该背叛你。花笑扑上去,摸着他的脸,温柔的叫:“文西,文西。”以后,花笑就只会哭哭笑笑,念着:“不是我杀了他们……。”医生们断定,她确实已经精神失常了。 七花笑在医院里呆了两个多月。秋天已经快要过完了。郑东为她换了一个病房,换到了510。她每一天趴在窗台上,伸出手去乱抓乱挠。小林和郑东站在她身后,小林说:“你不是说过,你不让她疯掉的吗?”郑东说:“太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她会慢慢好起来。”“不错,现在她疯了,的确是麻烦了很多。如果她没疯,就这么在医院里静养,那可省事多了。”“别说了,她听得到的。”“你害怕她听到?”小林瞅了他一眼,转身出去。这时,花笑觉得手里一凉,一片雪花溶化了,她露出了微笑,喃喃自语:“冬天来了,冬天终于来了。”这天,下了很大的雪,郑东开车去邻县,晚上被大雪挡住了路,回不来。今年的冬天来的特别早,此时才十月中旬,便下起了雪。花笑一天都保持着沉默,抱着膝盖坐在墙角瑟瑟发抖。小林来拉她吃药,她只摇头问:“郑东呢?”小林轻拍她的肩,“被雪封了路,可能晚上才回来。”花笑压低声音说:“你知道吗?‘她’今天晚上一定会来。”小林笑了,“放心吧!不会来的。”说完走了。花笑看着她的背影,也笑了,说:“一定会来的。”十二点多时,郑东还没回来。“哒、哒……”走廊里传来了尖锐的脚步声。花笑一惊,跳下床,一头钻进了床底下。门轻轻的推开了,脚步声进来。花笑看着那双白色的皮鞋,松了一口气,进来的时是小林。花笑听见小林自言自语:“难道上厕所去了?”正想出来。却见小林正往桌上的杯子里放一些白色末状的东西。然后诡异的一笑。“哒、哒……”走廊里又传来了脚步声。空洞、刺耳。花笑听出来了,这脚步声和小林的不一样。小林似乎也听到了,站着一动不动。声音从门前走过去,花笑拍拍胸脯。可马上,脚步声停了,又缓缓的走回来,停在门口。门轻轻的打开了,花笑看见一只脚伸了进来,一只红色的凉鞋踩在地上,发出“哒”的一声。花笑看着这双凉鞋走向小林,在小林面前停下。四周死一般的寂静。花笑在床底屏住呼吸,她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过一会,小林的身体重重的倒在地上。那双红色凉鞋转过去,走出病房。“哒、哒……”声音渐渐的在走廊里消失了。 八花笑看着小林的尸体,她知道,机缘巧合,小林做了她的替死鬼。一点多钟时,郑东终于回来了,他推开门,看见躺在地上的小林。手里的东西“啪”的掉在地上,他跑过去抱着小林的尸体撕心裂肺的大叫。花笑从床底爬出来,拉住郑东,说:“郑东,我没死,我没死。”郑东看着花笑,睁大通红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你为什么没死?”花笑愣住了,说:“原来你想我死。”郑东脸上挂着泪痕,“我们处心积虑了这么久,结果害死了小林。”“原来,你背叛我,你和小林早就……”花笑没有说下去。一屁股坐在床上,问:“为什么?”“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你的财产。”花笑像懂了似的,“你想把我弄死,拿得我的财产,和小林双宿双飞。”郑东没说话。花笑接着说:“于是,你就利用医院发生的这件怪事,在我的杯里下药,弄得我精神压抑,把我送到医院来,想让我死于意外。”郑东狠狠的看着花笑,有些惊讶。这时候,花笑笑了。“我没疯,从我知道你们的计划起,我就一直在装。”“计划?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从医生告诉我不要用助眠药物开始。首先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我好,才在我水里下药,可从小林每天故弄玄虚吓我时,我就知道,你们串通一气。”“哈……”郑东酸笑起来,接着又变为狂笑。“天意!”“不是天意,是人为。你知道我对文西的死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你故意引我去想一些关于他的事,小林也在一旁给我提医院的怪事,目的是要让我胡思乱想,彻底的疯掉。那些桃花,那件白衣,那双红色的凉鞋,是你放在我房间的。”“你错了,我们是要让你彻底死。”“不是死于意外,也要弄成我精神压抑死于自杀,是吗?”花笑不等郑东回答。接着说:“医院的那件事,并不是‘她’只杀背叛了女朋友的男人,而是她选择的房间有规律,虽然‘她’已经杀了三轮了,可是每轮却只杀401、410、501和510病房里的人。在第二轮的冬季,‘她’还杀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住在我这间房里。而这些,你和小林都瞒了我。今年的冬季,你们千方百计把我弄到这里,就是想借‘她’来杀了我,让我死于意外。如果今晚上,‘她’没有来,你们也要弄成我自杀,所以,小林刚才在杯里放的药,应该不会是安眠药这么简单吧!”郑东几乎呆住了,他没想到花笑居然知道这么多,他不敢看花笑,越发的心虚了。花笑从床上缓缓的站起来,走进郑东,声音突然变得嘶哑起来,“没想到吧!”郑东吓了一跳,看着走进的花笑,瞳孔慢慢的放大了,花笑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幅模样:她的头发很长很长,有四枝桃花插着做装饰,一袭白色的长裙,脚上一双红色的凉鞋,手慢慢的伸向郑东……郑东跪了下去,哀求的叫:“花笑,我错了,我不该背叛你……”花笑冷笑,“晚了,晚了,文西就是你的前车。”说着向郑东招招手:“走吧,走吧!”看着郑东重重的倒下,花笑摘下一枝桃花,放在他手里,说:“完了,终于完了。你们都不得好死”门缓缓的打开,花笑走出去,脚上的红色凉鞋发出“哒、哒……”的声音,在走廊里渐渐的消失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脚步声深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