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根指头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3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52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小茜和蕾蕾是大学同学,她们同住在一间宿舍。 小茜是位神经兮兮,行为有些诡异的女孩,至少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是这样认为的。 她脸色蜡白得像是从营……

小茜和蕾蕾是大学同学,她们同住在一间宿舍。 小茜是位神经兮兮,行为有些诡异的女孩,至少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是这样认为的。 她脸色蜡白得像是从营养不良的西非走来,牙齿被蛀虫咬得跟一把老木匠使用过多年的锯子似的,头发则枯黄得像是个在酱缸里染过色一般。 去年蕾蕾的妈妈来学校“探狱”看望的时候,还悄悄地拉蕾蕾到一边说,别跟这个女生走得太近,她阴气太重。 不过蕾蕾并不认为小茜阴气太重,倒是她左手上那额外长出来的第六个指头让自己感觉害怕。 有一天夜里小茜从床上爬起来向自己要卫生纸上厕所,看见她那留着长指甲,又削得尖尖的第六节指头,蕾蕾吓得可不轻。 此外,小茜的眼睛还是天生的斜视外加散光,而且当她睡觉的时候,眼睛却还是睁得又大又圆的,让人分不清她到底是清醒了,还是依然在熟睡中。 有一天早上小茜起来化妆照镜子的时候,蕾蕾意外地发现她的左眼睛里居然还有两颗眼珠! 据说古代许多帝王就有两颗眼珠,但是他们都是男子,相貌怪异一点倒是没啥干系,至于女生也长着这样两个黑眼珠嘛,那恐怖效果绝对胜过亲历一回血肉横飞的车祸现场! 此后每次回想起那天的一幕,蕾蕾都会恶心得将吃进去的食物,全部反胃后又原封不动地呕吐出来。www. 鬼故事 打那以后,蕾蕾便习惯性地再也不敢正视小茜化妆时的情景,甚至连她用过的那面镜子也不敢摸一下。 而小茜却每次都喜欢在化完妆后将镜子随手放在卫生间里。 所以蕾蕾每天晚上,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敢轻易上厕所的。 即便要上厕所的时候,也会不断在心里一遍遍地提醒自己“千万别看那面镜子,千万别看”,但越是这样暗示自己,眼睛却越是不听使唤地偷偷朝那镜子里瞄上几眼。 而且更为悲哀的是,小茜并不认为自己长得丑陋,相反,她还自认为是位倾国倾城的美女,没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的幻想症就会复发,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以后啊,一定要嫁个又高,又帅,又有钱的老公,而且我还要求他的左手上一定只能有四根指头,那样就跟我这六根指头凑成十全十美了…….” 后来宿舍里其他三个女孩都恋爱了,小茜也在积极寻找目标。 有一天夜里熄灯后,大家终于听见小茜也在躲被子里跟人聊天,而且聊的还是一些非常肉麻的话。 就在大家都想看看到底小茜找到的那位如意郎君长得怎么样的时候,她们忽然发现一个惊人秘密! 原来小茜并没有恋爱。 她是一个人躲在被子里自己给自己打电话,一个人自问自答。 比如,她会问自己,“吃饭了吗?” 然后,她立即又会将自己的嗓门加粗着假扮男声回答说,“吃了,你呢?” 随后,又是女声回答,“也吃了,你晚上吃的是什么呢?” 假扮的男声回答说,“我吃米饭,你呢?” “我也吃米饭,哇,我们好有缘分呢…….” 如今想想这件事,蕾蕾都会觉得够吓人的,一个人居然可以窝在被子里跟自己聊上几个钟头! 所以,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蕾蕾和其他两位室友都会尽量避免和小茜在一起,因为她的脾气实在是太怪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小茜却特别喜欢跟蕾蕾凑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跟在她身后,打热水的时候跟在身后,上课的时候跟在身后,去图书馆的时候也跟在身后。 甚至,连蕾蕾跟男朋友约会的时候也跟在身后,这让蕾蕾非常无语。 就比如这个周末来说吧! 蕾蕾和男朋友浩浩约好了要去珞珈山游玩,而且还准备好了餐具和菜肴,打算自己动手搞一次野炊。 “蕾蕾,把我也带上吧,”小茜主动提出说,“我一个人在宿舍郁闷死了,正愁没地方消磨时间呢!”www. 鬼故事 对于这个要求,蕾蕾不好怎么拒绝,再说了,小茜那副样子确实也挺可怜的,不如还是将她带上吧,免得她一个人在宿舍又要得幻想症。 这一次的野炊因为有了小茜这个超级大灯泡,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但小茜却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她不但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充当的不光彩角色,反而一个劲地贴着浩浩,还故意说一些别人几年前就听过的冷笑话给浩浩听,浩浩没办法,只能傻笑着应付着她。 临别时,小茜还当着蕾蕾的面问了浩浩的手机和QQ号码,浩浩没办法,只得礼节性地将号码告诉了她。 小茜的举动引起了蕾蕾的巨大嫌疑。 小茜她不会爱上浩浩了吧? 可是,浩浩并不完全符合她的选偶标准啊!没错,浩浩是长得又高又帅,但他并没钱啊,而且浩浩的左手上并不止四根指头啊!浩浩是个四肢非常健全完好的男孩。 幸亏小茜真的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在随后的日子里,并没有见她和浩浩有过进一步的接触,这就让蕾蕾大为放心了,浩浩对自己也是一心一意,连学校里其他漂亮女孩主动搭讪都不理睬,更甭提小茜这样的无敌丑女了。 这阵子还有一件让蕾蕾非常开心的事情,那就是毕业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临了。 毕业后,终于可以不用和小茜这样的怪女孩生活中同一间屋檐下了,以后的日子也会轻松很多,哎,跟小茜生活在一起这四年,还真让蕾蕾掉了好几斤肉呢,将来说不定还要折几年寿! 毕业前夕,宿舍里四个女孩又聚在一起吃了一顿,算是以后各奔东西了。 其实大家本不太想邀请小茜过来的,因为每个人都不太喜欢她。 但小茜却自己厚着脸皮说,“你们真好,知道我最近没钱花了,就合伙请我吃饭,那我就先谢谢你们了哦…….” 经她这么一说,大家又不好将她落下了。 吃晚饭买单的时候,小茜果然找了个借口就提前离席了,这样她也就不用分摊买单费用了。 小茜走后,同宿舍白雪神秘兮兮地凑到蕾蕾耳边说道,“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怀疑小茜是个女鬼,你信不信?” “怎么可能?”小茜不以为然地说道,“小茜不是跟我们在一个宿舍里住过四年吗,虽然她平日里言行举止是比较古怪,但也不可能会是鬼啊?” “是啊,白雪,你一定是在说胡话吧,”同宿舍的另外一个女孩春香也说,“难道我们仨人都在鬼的眼皮底下生活了四年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我是有证据的,”说到这里的时候,白雪从包里取出一张相片摆在桌上说,“你们猜猜这是谁?” “这不就是小茜吗?”蕾蕾和春香同时说道。 “错,她不是小茜,”白雪回答道,“她是我们搬进这个寝室之前,在这个宿舍里住过的一位女孩,恰好她就住小茜的床铺。” “我们大一就住这宿舍啊,”蕾蕾说道,“那女孩岂不比我们高了四届?” “对,”白雪回答道,“不过这女孩没有活到正常毕业那一日,便跳楼死了。” “死了?”蕾蕾和春香问道,“为什么死的?对了,白雪,这种相片你是怎么得来的呢?” “她具体是怎么死的我也不知道,”白雪回答说,“这张相片一直都压在小茜的床铺下,直到今天清空宿舍的时候,我偶尔间才发现的,恰好那时候管理员阿姨就进来了,那阿姨对我说啊,这相片里的女生五年前就跳楼死了。” “那为什么小茜跟这女孩长得那么像呢?”春香不解地问道,“莫非,小茜就是那女生投胎过来的?”www. 鬼故事 “胡说,”蕾蕾才不信这鬼话,“她们俩的年纪只相差了几岁而已,投胎来得及吗?” “那小茜就是被鬼附身了,”春香说道,“你们记不记得啊,大一刚来宿舍的时候,小茜不就抢着跟我们要那张床位吗?再加上她平日里神经兮兮的,我敢肯定,她一定是被那跳楼死去的女孩附身了!” “知我者春香也,来,好姐妹,击掌庆祝一下!”说完后,两人便伸出手掌击打了一下。 这次聚餐结束后,蕾蕾便回到了家乡长沙工作,更让她庆幸的是,她的男朋友浩浩居然也愿意放弃在沿海大城市工作的机会,选择了和她奋斗在同一座城市,这让蕾蕾非常感动,因为浩浩每个月要为此少挣好几千块钱。 没多久蕾蕾就和浩浩便自然而然地同居在了一起。 甚至开始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小两口的日子过得简单而滋润,浩浩是个好男友,他懂得用自己的爱心和细心来呵护自己生命中的这个女人,很多时候都让蕾蕾感动得眼圈湿润。 打从将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交给这个男人后,蕾蕾也对这份感情寄予了太多太多的厚望,她希望他们的爱情会一直走到天荒地老的那一天,正如童话故事里的那些男女主人公,也正如他们山盟海誓中所宣称的那样。 蕾蕾自认为对这个男人还是比较了解的,毕竟他们也是在大学里相处过四年的情侣,而且她还知道浩浩是位性格正直,豪爽而又不乏贴心的好男人。 不过要说完全百分百的了解,蕾蕾真不敢百分百拍胸口这样保证。 比如,她就不知道浩浩的家庭背景如何。 这似乎也成了这个男人身上唯一的一个谜、 蕾蕾只知道浩浩大学期间生活非常节俭,他几乎没有穿过新衣服,每天的伙食也非常简单,还经常利用节假日去兼职打工、 蕾蕾不是没有跟浩浩问过这个问题,但每次一问起的生活,浩浩都会故意支支吾吾,王顾左右而言他。 有一次蕾蕾被急得真的生气了,她将手上的书本摔到地上,恨懑地说道,“浩浩,有句俗话说得好,子不嫌母丑,狗还不嫌家穷呢,既然以后我都要嫁人你们家里,你迟早得带我去见见你家父母吧,你就将事情告诉我又何妨呢,就算你家再穷再不行,我也不会怪你啊,毕竟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以后我们一起去创造未来就是了……” “既然你喜欢的是我这个人,那就没必要问下去了!”浩浩也将整张脸都拉长了,这是他第一次跟蕾蕾翻脸,“以后我不许你再问这个傻问题了,否则我们就分手。”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在意这件事情! 甚至不惜以分手相威胁,蕾蕾也不想再强人所难了。 她心里估摸着,浩浩很可能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父母,所以让他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从而成为他灵魂深处一道永久的伤疤。 再要么,就是他的父母对他有偏心,或者极其苛刻,让他的心里产生了抵触效应,进而羞于提起父母。 但无论如何,通过这次的小插曲,蕾蕾总是是知道了今后要多加注意。绝对不可轻易提起这个话题。 对啊,浩浩总体来说还是一个相当优质的青年才俊,他不肯提起父母双亲肯定是有苦衷的,蕾蕾不会因此而对他有任何怀疑或者偏见、 再说了,两人这不马上就要结婚了嘛,结婚后不就得见双方父母嘛!到时候一切的谜底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当然,说到底,这些都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会影响到蕾蕾现在的好心情。 作为一个准新娘,蕾蕾现在的心里被幸福填塞得满满当当的,她随时做好了跟浩浩一不小心就白头偕老的准备。 说来也巧,同宿舍的白雪和春香毕业后去了同一家公司,这一天她们又因为公司事务出差来到了长沙。www. 鬼故事大全 于是两人便带上了各自的礼物,过来提前庆祝蕾蕾出嫁。 虽然现在手头紧,但蕾蕾还是破费请她们到了一家高档酒店用餐。 虽然毕业才短短几个月,但因为都走上了社会,参加了工作,气质和言谈上都有了很大的不同。 此次异地相聚,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三人在一起有说有笑,仿佛又回到了那些快乐的大学宿舍时光。 白雪和春香也都在跟自己的男朋友筹划结婚的事情,因此两人心情都相当不错,说到兴致处,她们又不免打趣嘲讽一番那个小茜来。 “估计这小茜还在垫着枕头梦想她那又高又帅又有钱的男朋友吧,”白雪一直就看不惯小茜,“就她那条件,怎么可能呢?除非哪个男人瞎眼了,但眼睛瞎了还能算帅哥吗,哈哈,你们见过瞎子帅哥吗?” “最重要的还不止这些呢,”春香接着说道,“最重要的是,她居然还想找个四根手指的帅哥,还要凑成十全十美,我估计她是想去黑社会找吧,黑社会里那些小混混才有可能被人砍断一根指头呢。” “我看啊,”白雪继续讥诮道,“她就等着一辈子做老处女吧!” “我看也是,对了,白雪,”春香继续说道,“你上回说怀疑小倩是个女鬼,现在还坚持这么认为吗?” “当然咯,”白雪回答道,“你没看见她那双眼睛呦,那分明就是双鬼眼,还有她那多出来的第六根指头啊,那不就是鬼爪吗?正常人怎么可能会多长成一根指头呢?” 听她们你一言我一句地评论着,就像是在演二人转一般,蕾蕾的心里居然有些难受了起来。 虽然小倩的秉性是古怪了一点,但她好歹也是四年的室友啊!就算没有友情,至少也得有点同学情谊吧? 再说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小茜其实还是蛮可怜的,每个人都用别样的眼光来看她,她心理不畸形才怪? 小茜绝对不可能会是鬼,这一点蕾蕾再肯定不过了,而且小茜对自己也一直不错,一想到这里,蕾蕾居然有点同情起她来了。 “咦,蕾蕾,”白雪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啊,平日里你对小倩最了解了,你应该最有发言权啊。” “我,我,我,”蕾蕾想了想后,还是说道,“说真的,我倒是有点想念小倩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哎,蕾蕾啊,”白雪啧啧奇怪道,“你倒真是个老好人啊,居然连这种女人都不忍心得罪。” “只可惜你现在光想念她是没用的哦,”春香也耸耸肩说道,“我听说她大学毕业后没用找到什么好工作,去了非洲一个穷国家打工,估计这辈子都再难以见到她了哦。” “非洲?她跑到非洲去了?”蕾蕾显得非常惊讶,“她一个女孩子跑那么远的地方去干什么啊?她爸爸妈妈舍得她离去吗?” “可是她在国内又有什么发展前途呢?”白雪又说,“像她这样的女孩实在是太普通了,哪个老板会愿意招聘她啊?” “她还普通啊,”春香又说道,“我看她可一点都不普通呢,长着一对举世无双的鬼眼,还生出一根多余的鬼爪,这还叫什么普通呢……..” “哎,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境,谁会愿意去非洲那种地方呢,治安条件那么乱,还经常发生内战,搞不好哪天死了,家人都没法为她收拾,”说到这里的时候,白雪忽然长长地吐出舌头,怪叫一声道,“天哪,她该不会已经死了吧…….” “别瞎说了,白雪,”蕾蕾认为白雪的话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这简直就是在诅咒小茜,“小茜她福大命大,一定还好好活着的。” “这可说不准哦,我才不认为她福大命大呢,”春香也跟着说道,“我看她引起挺重的,说不定还真的就死在了非洲也难说哦。”www. 恐怖鬼故事 “谁说我已经死了啊?”就在春香的话音刚落之际,餐厅包厢的门忽然被打开了——门外居然站着一脸严肃的小茜! 天啊,真的是小茜!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她怎么也过来长沙了呢?她不是去了非洲吗? “怎么,不欢迎我吗?”小茜一张脸像是绷紧的琴弦,瓮声瓮气地问道,“蕾蕾,连你也不愿意见到我吗?” “哦,欢迎,当然欢迎,”蕾蕾赶紧挤出一丝笑容,“快快请坐吧,小茜。” “这还差不多。”小茜缓悠悠地从门外走到包厢内,然后挪移到那张空座位前,最后才慢腾腾地坐了下去。 她那动作非常慢,也非常机械,蕾蕾感觉她几乎用了半个小时才真正完成这一过程。 蕾蕾脑子里不禁冒出影视片里僵尸的形象来,小茜那副样子有点像是传说中的僵尸。 “这是送给你的,祝你新婚快乐。”小茜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束鲜艳的红玫瑰,可是她进门的时候,蕾蕾明明记得她手上是空空的啊! 但蕾蕾还是非常高兴地接过了玫瑰花,还用手摸了摸那片片的花瓣,确实是质感优良的真花。 “谢谢你,小茜,让你破费了,”蕾蕾知道小茜是个有名的吝啬鬼,能够为自己送一束花已经实属不易了,“听说你去了非洲,为什么又回来了呢?” “哦,我回来有点事,几天后又要过去,”小茜回答说,“我外婆家恰好也是长沙的,我又听说你马上要跟浩浩结婚了,所以就顺便过来看看你咯!” “你真好,小茜,”蕾蕾心里冒出几分感激,“你在非洲那边一切都还好吗?” “嗯,挺好的,”小茜用一种奇怪的腔调回答道,“可能这会让某些人失望了哦。”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茜还用眼睛的余光在白雪和春香的脸上扫射了一圈,像是在宣泄着某种情绪一般。 白雪首先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一般,抽了下鼻子便起身说道,“蕾蕾,要不你们先聊吧,我还有点事情要过去应酬一下。” “是啊,你们先聊吧,”春香也站起来说道,“我们这次过来是跟着同事们一起来的,私人之间本来就不多,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啊。” 白雪和春香走后,蕾蕾又和小茜聊了许久,最后结账的时候,小茜居然还抢着要付账,还说她在非洲工资不低。 小茜的反常行为让蕾蕾有些纳闷,这完全不是她平日里的风格啊! 不过既然人家小茜难得慷慨一会,自己还是成全她吧。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 蕾蕾忽然感觉小茜刚才送给自己的那束玫瑰花有点不对劲! 那不是一束红玫瑰,而是白玫瑰! 因为当蕾蕾想将鲜花插入花瓶的时候,忽然发现那玫瑰上的鲜红外层是会脱落的! 就好像是被人用红药水在白玫瑰上染过色一般。 哪有祝贺朋友新婚送白玫瑰的呢?白色可是新人们的大忌讳啊! 不对,小茜一定是故意这么做的! 因为当蕾蕾将那玫瑰花上的红色表层液体在水龙头下冲洗掉的时候,忽然发现了更大的问题! 那束花连白玫瑰都不是——居然是白菊花! 小茜真是太混蛋了,蕾蕾心想,亏难我平日里还那么替她说话,如今她居然玩这种阴招来诅咒自己!www. 鬼故事 有送大活人白菊花的礼节吗?那可是献给死人祭奠的啊! 蕾蕾想打电话臭骂小茜一顿,可是连拨了几遍她的电话,都处于关机状态。 蕾蕾失望得哭了,她觉得自己好委屈。她好想钻入浩浩的怀里痛苦一场, 可是,浩浩现在也不在身边。 但她现在又特别想找个倾诉发泄的对象,于是蕾蕾决定什么也不顾了,她非得要在浩浩的办公时间去他的公司找他。 刚走到大街上,距离浩浩公司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蕾蕾忽然看傻眼了。 她看见了一辆炫人眼目的红色法拉利! 而那驾驶位上坐着的居然就是自己的未婚夫浩浩! 蕾蕾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浩浩居然会开车,自己此前为什么从来不知道呢? 对了,他正在驾驶的这辆法拉利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跟朋友借的吗?浩浩可没有这么阔气的朋友啊! 自己购买的?那更是不可能啊!蕾蕾虽然不太清楚浩浩的家庭背景到底如何,但她知道浩浩家里肯定没有多少钱,不然他在大学里不会过得那么清苦了。现在虽然参加工作了,但浩浩一个月也不过三四千而已,这点钱连买个法拉利的零件都不够,还怎么可能去买法拉利呢? 蕾蕾本想冲着浩浩大喊一声“停下——” 但因为她心里的疑惑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她还想继续跟在后面观察一段时间,看看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于是,她想拦下一辆沿街行来的出租车。 但还没上车,蕾蕾再一次怀疑自己看走眼了! 她看见前面一位穿红衣裳的时髦女子招了一手,那辆红色法拉利便非常听话地停下来,而且浩浩还亲自下车,勾搭着那时髦女子上了车,那样子非常亲昵,也显得甚是轻浮。 不——那男人不可能是浩浩! 浩浩怎么可能会背着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呢?浩浩不是那样的男人啊! 但理智又同时提醒她说,眼前那男人就是浩浩,不可能是另外一个长得相似的人,因为她对浩浩的样子铭记得实在是太清晰了,就算是化成灰也能够在骨灰堆里把他辨认出来。 那么,那时髦女郎会可能是浩浩的姐姐妹妹吗? 不——蕾蕾记得很清楚,浩浩亲口跟她说过,他家里就他一个孩子。 那么,会可能是表姐妹或者堂姐妹吗? 不——蕾蕾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推测,因为她觉得刚才那招手的女子自己真的很眼熟,只是她那副打扮有点出乎自己意外,使得蕾蕾不敢确信是不是她。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蕾蕾看得傻眼了。www. 鬼故事 “嘟嘟——”出租车司机非常不耐烦地猛摁了几声喇叭,然后骂了一句,“你到底上不上车啊?” “我,我,我,上,”蕾蕾回答道,但她离开又摇摇头说,“不,我不上算了。” 蕾蕾心里在想,如果浩浩真的背叛了自己,那他该是个多大多会演戏的骗子啊!如果他的心都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就算自己冲过去将实情了解清楚又能怎么样呢?强扭的瓜不甜,既然这样,倒不如眼不见为净,自己赶紧回去出租屋里将东西收拾一下走人。 蕾蕾的心像是被谁徒手撕碎了一般疼痛,她恨自己居然会将四年多的青春岁月交付给了一个白眼狼,她恨浩浩居然会背叛自己,背叛他们共同的梦想,她更恨那么主动勾引浩浩,让他背信弃义的小骚妇。 就在蕾蕾打算掉头往回走的时候,忽然,她发现自己像是撞上什么东西了。 一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撞树了。 但第二反应便是,那不是一棵树,而是一个人。 她撞到一个人的怀里了。 “怎么是你啊,蕾蕾?”一个声音说道。 蕾蕾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大学里的室友白雪。 “白,白雪,是,是你啊……”蕾蕾晕头晕脑地说道。 “蕾蕾,你这是要去哪里啊?”白雪微笑着问道。 “我,我,我……”蕾蕾支吾了许久,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都说家丑不外扬,如今出了这么大的状况,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看自己的笑话,毕竟在大学校园里,自己和浩浩曾经一度被人认为是最纯洁最浪漫的一对神仙眷侣,如今居然闹到这种地步,这种事情传出去肯定会让自己的同学们,甚至学弟学妹们看笑话。 “要不蕾蕾,我们去公园那边坐坐吧,”白雪对她说道,“我正好有点事情要跟你说呢。” “哦,哦,好,挺好的……”蕾蕾也正好缺少个倾诉对象,于是便跟着她一起过去了。 因为不是节假日,本就幽静的人民公园里显得更加空荡,甚至还有种阴森逼人的别样感觉。 一阵凉风袭来,蕾蕾不禁打了个寒噤。 “蕾蕾啊,你知道吗?”又是白雪率先打开了话匣,“我听说啊,那个小茜其实早在一个月前就在非洲出车祸死了,所以那天我们看到的……” “啊?什么?”蕾蕾脑子里一下全然清醒了过来,“你的意思是说,那天我们看到的小茜不是人,而是个鬼……..?” “嗯,不过你别怕,”白雪说道,“小茜知道你一贯对她不错,她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哦,说的也是。”蕾蕾很快就吃了颗定心丸,因为她知道自己对小茜确实不薄,虽然也没有特别友善到哪里去,但至少在所有认识她的人里面,自己算是仁至义尽了。 “蕾蕾,”白雪再次说道,“你想知道你那未婚夫浩浩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吗?其实他一直都在隐瞒着你……..” “想,想知道,”蕾蕾当然想知道,她做梦都想知道,但她立刻又改口摇起了头,“不,我不想知道,白雪,算了,你别告诉我,什么也不要告诉我……..” “你误会他了,”白雪笑了笑回答说,“浩浩确实是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好男人,他又高,又帅,又有钱……..” “又有钱?”蕾蕾懵了一下,“白雪,你是不是搞错了啊,浩浩他家里没钱啊,我跟他在一起四年,他家里的经济状况怎么样,难道我还不比你更清楚吗?” “其实你不清楚的,你一点都不清楚,因为浩浩他一直都在隐瞒着你,”白雪咧嘴笑了笑说,“你知道浩浩为什么要放弃在沿海大城市的高薪,回到长沙来工作吗?” “因为他说他爱我,想和我在一起啊。”蕾蕾回答说。 “不,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的,”白雪说道,“实际上,浩浩所在的那家公司,大老板就是他爸爸。” “你,你说什,什么……?”蕾蕾的耳边像是被灌了一个焦雷,“浩浩他爸还是做大老板的,那他,他,他在生活上怎么还过得那么清寒呢?难道他爸爸不喜欢他吗?”www. 鬼故事 “不,他爸爸非常喜欢他,否则怎么可能会为他买法拉利呢?”白雪说道,“不过也正是因为喜欢他,所以才刻意让他在大学里过得非常贫寒,好磨砺他的意志品质,将来才能更好地成为公司的接班人。” “原来这样啊…….”蕾蕾回答道。 “也不仅仅是这个目的,”白雪又说道,“他爹这么做,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在于,他知道浩浩谈了个女朋友,所以想考验一下那女孩是真心爱浩浩,还是爱上了他们家的金钱,所以就故意让浩浩过苦日子,还去外面兼职打工,让他的女朋友以为他们家里是穷光蛋……..” “这样的考验换在别的女孩身上或许有效果,”蕾蕾说道,“不过在我身上是没用的,因为我喜欢一个人,根本就不会去考虑他的家庭背景,我和浩浩在一起,是因为我欣赏他这个人。” “我当然知道咯,”白雪继续说道,“只可惜浩浩他爹神经过敏,因为他已经失去过一个儿子了,前车之鉴不能不让他多提个心眼啊……” “失去过一个儿子了?”这句话倒是让蕾蕾有几分惊奇了,“浩浩不是跟我说过,他家就他一个孩子吗,难道他还有个哥哥?” “正是,”白雪说道,“不过说来也奇怪,浩浩那哥哥也是我们的校友,而且还比我们高了整整四届。” “哦,怪不得我没有见过他哥哥,”蕾蕾说道,“我们一入校,他就毕业了吧?” “不,他没有正常毕业,”白雪说道,“你永远都见不到他哥哥了…….” “白雪,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哥哥死了……?” “对,他哥哥死了,”白雪的声音调低了几度,“因为他哥哥为情所困,那一天喝醉酒后,说了些伤人的话,让他的女朋友跳楼自杀了,于是他自己也割腕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还有这等事?”蕾蕾完全是不知情者。 “对,有这事,”白雪说道,“而且更巧合的是,浩浩他哥那女朋友,就是我们搬入宿舍前住我们这个宿舍的一位女孩,她睡的是小倩的床位……..” “啊???”蕾蕾忽然什么都记起来了,她脑海里浮现出毕业前夕那次宿舍聚餐时,白雪就给自己看过那样一张相片,那相片中的女孩就是跳楼自杀的,而且那女孩跟小茜还长得很像,不,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拓印出来的。 “可,可是……”蕾蕾终于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可是那女孩长得并不漂亮啊,浩浩他家里不是很有钱吗,他哥哥怎么会看上她呢……..” “我们上次看到的仅仅是那女孩整容前的样子,”白雪又从口袋里掏出另外一张相片,“这个才是那女孩在韩国整容后的样子。” 蕾蕾在那相片上瞟了一眼,天哪,那相片上的女孩跟小倩果然判若两人,那风姿绰约顾盼生辉的样子,简直就跟个电影明星似的。现代整容术实在是太神奇了,居然可以将一个丑女装成天仙女。 “不对啊,白雪,”蕾蕾带着几分惊奇地问道,“上回你说那张整容前的相片是在床铺下找到的,我倒是有点相信,可是,你手里怎么会有那女孩整容后的相片呢?我就有些不明白了。” 但白雪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又绕到了另外一个话题说,“蕾蕾,你知道吗,那小茜在非洲死后,她的魂魄又来到了长沙,因为她知道我们三个今天都在长沙,她是个很记仇的女孩,春香已经被她杀死了……” “什么?春香已经被杀死了?”蕾蕾的吃惊是有道理的,没错,小茜是个记仇的人,她居然送白菊花给自己,若不是自己先前对她还算客气,估计她会连自己也一块杀了吧? 可是,不对啊,按理说平日里最喜欢嘲讽小茜的,应该是白雪才对啊,春香不过是在白雪的撺掇下才偶尔过过嘴瘾的。 那为什么小茜不去找白雪,反而先杀死了春香呢? “白雪,你,你,你…….”蕾蕾问道,“刚才吃过饭后,你不是跟春香一起出去的么,你们不是在一家公司工作吗,为什么她死了,你还好好活着…….” 就在这时候,蕾蕾忽然听见白雪换了个声音回答道,“其实,她们两个人都死了,对,白雪也死了…….” 白雪的瞬间变声,让蕾蕾非常不适应,白雪一向都以她那副悦耳的金嗓子而知名的啊,在大学期间,她还是校广播台的播音员,现在那声音怎么变得那么难听,像是换了个人呢?www. 鬼故事 “白雪,你,你,你到底是谁?”蕾蕾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不——你绝对不可能是白雪,你快说,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被你猜中了,”那声音大笑一声回答道,“没错,我就是小茜,那个被你们奚落被你们嘲讽的小茜,我就是要附魂在白雪这个小贱人身上,我就是要整死她,我还要带着她这副躯体回到她家里去吓吓她的家人呢…….” 原来她不是白雪,而是小茜? 小茜居然附魂在了白雪身上?! 不对,蕾蕾忽然记起刚才在路上拦下浩浩驾驶的那辆法拉利的女子。 对,没错,那女子就跟小茜有几分相似! 只是因为她戴了一副墨镜,又全身上下穿着进口的高档服饰,所以蕾蕾才不敢将她跟小茜联系在一起罢了。 难道小茜真的对浩浩有什么想法吗? 蕾蕾忽然记起上次野炊的时候,小茜一个劲问浩浩联系方式的情景。 蕾蕾又记起小茜说,“我未来的老公,一定要又高又帅,又有钱……”的情景,不对,现在浩浩又高又帅又有钱了——莫非小茜真的看上他了,甚至连做鬼了都不肯放过他? 不然,她怎么会无缘无故送自己白菊花呢? 原来小茜不但会附魂术,她居然还会分魂术? 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在同一时间既附身在白雪身上,又可以用自己的原身去见浩浩呢? “小茜,你到底想干什么?”蕾蕾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股力量,大叫一声道,“我一向对你不错,你可千万别乱来啊,我跟浩浩是认真的……..” “哈哈哈哈,”小茜大笑不止道,“我当然知道你们是认真的,但一个犯过错误的人,理应是要受到责罚的!对,你猜对了,当年那个为了浩浩他哥跳楼死的女孩,就是我的亲姐姐,我现在将浩浩他哥的魂还原在了他身上,又将我的魂同时还原在了我姐姐身上,我必须要让浩浩他哥得到一些惩罚。” “不——”蕾蕾大叫道,“小茜,你真是疯了,就算你将浩浩他哥的魂还原在他身上,但那副躯壳还是浩浩的啊,你要如何惩罚他呢?受皮肉之苦的不还是浩浩吗?浩浩他跟你无冤无仇,你又何必欺人太甚呢?” “是啊,他跟我无冤无仇,”小茜哂笑着说道,“可是,谁叫他又高又帅又有钱,左手上还只有五根指头呢?这不正好适合我的口味吗?我到哪里去找这么个各方面条件都适合我的男人呢?” “你别瞎说,小茜,”蕾蕾大叫道,“我非常清楚,浩浩他左手上明明有五根指头啊,他是个手脚非常的男人啊,他怎么会符合你的条件呢?” “哈哈哈哈,亏你还跟他认识那么久了,连这点都不知道,”小茜狂笑道,“浩浩他从一出生左手上就没有拇指,但因为他爸爸有钱,所以在他十五岁那年,请医生为他移植了一根指头,但医生说,那指头必须是大活人身上的才有用,那时候我家里穷,我爹为了这二十万块钱,就割掉了自己的拇指移植给了浩浩,所以你后来看到的浩浩,就会有五根完好的指头,因为那医生的医术太高明了,所以你是看不见那手术链接出的缝隙的……..” “不,你胡说,”蕾蕾还是不肯相信,“浩浩他明明就是个正常人…….” “你看看就知道了,这个指头明明就跟他身上的其他手指不一样嘛,你没有发觉这根指头的年月明显得老旧得多吗?”说完后,小茜便扔下一根拇指在蕾蕾身前,那果然是一根粗糙难看的指头。 “小茜,你,你,你居然割下了浩浩的拇指……..”蕾蕾惊问道。www. 鬼故事 “这根拇指本来就是我爹的,我割下来只不过是完璧归赵罢了?”小茜一阵疯笑道,“哈哈,浩浩,你要等着我啊,你现在可是各方面条件都适合我了哦,我们以后一定可以白头偕老的,我也可以像我姐那样去韩国做个整容术啊,哈哈哈哈哈哈……”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第六根指头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