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妓女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3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008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6分钟
简介:自从三年前中了状元后,秦白的事业上达到了最顶峰,生活上也有了太多太多的改变。 比如,每天请他题字画匾的人多了,润笔费当然不薄;又比如,他写……

自从三年前中了状元后,秦白的事业上达到了最顶峰,生活上也有了太多太多的改变。 比如,每天请他题字画匾的人多了,润笔费当然不薄;又比如,他写过的诗文成了应试的书生们竞相模仿的范文,书商们也乐于印刷他的作品;再比如,他现在还担任了一个很有面子,地位也不低的官职;还比如,他现在还娶了一房淑德贤惠的妻子。 按理说,秦白应该对这样的生活知足才对,毕竟他是从一个小户人家出身的,能够攀到今天的位置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老家的父母一再写信叫他珍惜现在的幸福,先前的故友也劝他一定要知足常乐,秦白也在心里反复对自己说,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活,别等到失去后才懂得后悔。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知道为什么,在沾沾自喜了两三个月后,秦白便厌倦了这种浮华的生活,他觉得这种幸福没有想象中那么让人陶醉,甚至渐渐有了中味同嚼蜡的感觉。 他也说不上为什么自己会心生厌倦,是因为天天在社交场合必须戴着假面具跟形形色色的人客套吗?是因为公务繁忙所导致的身心俱疲吗?是因为官场上同僚间勾心斗角所产生的恐惧感吗? 好像都不是,因为从进京赶考的那一天开始,他便做好了“为官者烦”的心理准备,而且他正处青春鼎盛之际,体力上并不存在透支现象。 那会是什么呢?www. 秦白苦苦冥思,还是不得其解。 “相公,已经不早了,你还是早点睡觉吧,”新婚妻子落落这样对他说道,“明天你还要上早朝呢!” “哦,我这就睡。”秦白的话里没有多少温度,只是一句很平常的答复罢了。 说真的,落落长得标志秀气,体态极其苗条婀娜,为人也非常善良温从,娘家又是有背景,也很讨秦白他娘的欢心,就算用再苛刻的标准来评判,她都绝对算得上是个一等一的好女人。 但秦白却对她没有多少兴趣,他觉得落落不是他的菜。 虽然他也知道落落什么都好,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有时候还真的就不需要太多的借口。 如果真要鸡蛋里挑挑骨头的话,那就是——落落是个太缺乏激情的女人。 对,她缺乏的是激情! 一想到“激情”这个词语,秦白一下子就血脉喷张了起来! 他是个多么渴望激情的男人啊,他自小就有着远大的志向,他不甘于平凡希望出人头地,他甚至还会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 然而,自从见到落落的父亲——当朝皇上身边的红人高太尉以后,秦白的人生便开始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而这种变化并不是秦白想要的。 落落的父亲非常欣赏秦白的才华,他利用自己在朝廷的人脉关系,积极为秦白铺平前进的道路,别人需要三五年后才能达到的职位,秦白只需要两三个月就可以触摸到,别人需要工作几十年后才能领到的薪水,秦白上岗第一个月就可以轻松拿到,衙门里每个同僚都对他点头哈腰,连说话都不敢正眼看他,其他地方更是不敢得罪冒犯,因为他们都知道他秦白是高太尉的左右心腹。 更让秦白没有想到的是,高太尉居然在一个重要场合单方面宣布,要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秦白,当宴席上的人们都向他投来羡慕目光的时候,秦白心里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但他又不敢拒绝这门亲事,否则就是在跟高太尉过不去,以后他在官场上就没法混了,要知道一个人既然有能力将你捧起来,那他也一定可以将你踩下去。 于是,他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跟落落成了亲,婚后的夫妻生活平淡得像是一杯白开水。 秦白觉得自己今天所拥有的这一切,都是别人为他安排好的,这让他内心深处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更让他没法接受的是,这落落虽然出生于名门大家庭,但她的骨子里却是沉闷得很,她不敢随意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她对日常中的任何事情都没有自己的主见——是的,她的性格里太缺乏激情了。 尤其是没到夜里做房事的时候,她都会像块木头般一动不动,完全没有一点肢体上的互动和情感上上的交流,这让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征服感和愉悦感大打折扣,好几次他都想在她脸上扇几个耳光,并大骂一句,“你他娘的是个死人吗?你就不能动一动吗?”但一想到她毕竟是高太尉的女儿,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敢得罪,最终还是没有扇她。 但秦白心里的失望是显而易见的,尽管在别人面前,他还是要假装过得多么幸福多么有滋有味,但内心深处还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说,这一切都是自欺欺人的。 在秦白的人生旅程中,并不是没有给他带来过激情的女人。 只可惜那女人是个烟花女子,以他现在的地位和处境,要将一个青楼女子娶回家,就算不是绝无可能,至少也会困难重重。 因为自己的老丈人是高太尉,就算自己要娶个良家姑娘做偏房,落落娘家人也未必会点头允诺,更别提那种场合的女子了。 虽然将自己第一段最宝贵的情感给了一个烟花女子,但秦白并不后悔,也不因此而感到耻辱——不,严格说来,每次回忆起那些温馨画面的时候,秦白的心潮都会无比澎湃,他的心巴不得马上飞出体外,抵达那人在千里之外的烟花女子身边。 那烟花女子叫苏苏,那真是个女人中的女人,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节里都蕴含着十足的韵味,举手投足间的每一寸肌肤间都可以勾起男人无限的欲望和冲动。 倒不是说她长得有多漂亮,是的,若是但从静态的五官外貌上来说,落落或许跟她不相上下,但一旦她那身上和脸上的表情动起来,那落落可就望尘莫及了。 www. 是啊,苏苏的美隐藏在跟人定向交流的互动中,无论她昂首,抑或挺胸,抑或撇嘴,抑或扭腰,无不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终极美感;顾盼生辉间,回眸浅笑百媚生,那是一种灵性的自然流淌,那亦是一种温馨的慷慨播撒。 苏苏身上唯一的遗憾便是,她千不该万不该出落在亵客如流的青楼里,实际上,秦白当年确实是将苏苏比喻成一位“误入烟花丛中的人间女神”。 秦白是当年进京赶考的时候,途径苏州的时候遇见苏苏的。 当年他怀揣着梦想与希冀,想为国为民做出一番贡献,虽然他知道自己才华横溢胸藏万卷,但他同时也听人说起过官场黑暗小人当道,这些年来不知道多少饱读诗书的博学之士被朝廷拒之门外。 而他在朝廷里显然是没有任何关系和背景的,光是拼着一肚子学问和一腔激情,真的可以打动皇上的心吗? 秦白那时候心里是没底的,所以他经常郁郁寡欢,用笔下的诗文来抒发内心的怅惘。 那时候,他位自己解压的另外一条途径便是——去妓院里找风尘女子聊天。 古时候的风尘女子一个个都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而容易成为文人墨客们的心灵知音,而且她们从小就被训练出了一副温柔乖巧的性格,在很多时候,她们还要成为这些穷酸文人们“心理辅导师”的角色。 而苏苏那时候正是秦白的心灵知音。 苏苏非常欣赏秦白写的诗句,并且自己也会写几句与他和唱。她不仅仅陪他睡觉,她还会懂得安慰他那颗脆弱受伤的心灵,她的那些温柔缱绻的话语,就像是一把看不见的柔软梳子,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梳理着他那郁结的心情。 苏苏一再鼓励他说,你一定可以考上的,你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的,现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相信自己,相信你是最优秀的那一位。 这样的话让秦白心里感觉非常踏实,他的自信心也得以逐步恢复和提升,他感谢上天在他的生命中赐予一个如此优秀的女人,他也非常享受和苏苏一起度过的每一天,每一刻,甚至每一个刹那。 只可惜这样的日子太短暂,秦白毕竟是一个胸怀天下的男人,一间小小的青楼阁子注定没法束缚住他的心。 随着殿试的日子越来越临近了,秦白告别苏州的时候也到了。 那一天送行时,苏苏哭得像是块烈日下被融化的冰雕,而秦白的心里也非常难受,但他还是在用咬破嘴皮的方式告诉自己说,倘若以后真有飞黄腾达的一天,一定要将苏苏娶回家,无论付出多少代价,因为他太爱这个女人了。 后来他终于考上了状元,正如苏苏事先所预料的那样。秦白觉得苏苏简直就是一位会预测未知的神人,这也更让他坚定了要将她娶回家的信念。 但人算不如天算,一开始他也满以为自己现在有钱有地位了,想娶什么样的女人回家便可以娶回家,但残酷的现实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考上状元后的那几个月里,各种应酬和仪式特别繁多,多到让他根本没法腾出身来做其他事情,后来好不容易有了点闲暇时间,但他又碍于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如果真要大张旗鼓地跑到千里之外迎娶一位风尘女子,恐怕也有诸多不便,于是这事一拖再拖,一再延迟。 终于,那段日子里他该忙的也忙完了,腰包里的银子也够充足了,就在他踌躇满志打算将苏苏迎回家的时候,却又被高太尉派人拉去参加了一次无聊的宴会,高太尉还在宴会上当众宣布要将女儿许配给他,于是迎娶苏苏这事再一次泡汤了…… “相公,你真的该睡觉了,”身边的新婚妻子落落再一次提醒他说,“明天的早朝可不能耽误啊,不然的话,皇上发威下来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哦,好的,我这就睡。”落落的话又将他的记忆拉回现实中。 从落落的软绵绵的话语中,他可以预感到落落今天晚上其实很想和他温柔一番,但既然她不懂得主动开口,他也就懒得理睬她了,一个背转身后便假装睡了起来。 其实秦白还是没有睡着。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说,明天早朝后,自己便恰好就要因公务到苏州出差一趟,这可是个千年一遇的好机会啊! 对,这回他一定要将苏苏娶回家,就算他那老丈人高太尉反对也好,动怒也好,他都已经不在乎了,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不冲动几回,不按照自己的性子做几回事情,将来老了的时候可就追悔莫及了。 他越想越兴奋,这一天夜里索性就没有合眼了,第二天上朝的时候脑子里依旧非常清醒,一下完朝,他便带着衙门里给自己布置的任务,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便朝苏州的方向奔去了。www. 匆匆将公事办完后,秦白便换了一身便服,然后趁着夜色,跟着一群猥琐的嫖客们一起进了“怡红青院”的大门。 毕竟,他现在是个有身份有地位也有家室的人了,出入这种场合,不得不加倍留意一点。 “哎呦呦,这不是秦公子吗?”那老鸨还认识秦白,一见到他进门便眉开眼笑,像是见了财神爷似的,“好久不见,秦公子精神比以前可要好多了,现在都已经红光满面了啊,一定混得相当不错啊!” “哦,一般,一般。”秦白和老鸨客套道,他知道老鸨不可能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一则苏州和京城相距太远了,二则像老鸨这种社会地位的人,不可能会留意朝廷公布的殿试榜单。 “秦公子,”老鸨又凑了过来问道,“过去看看姑娘们吧,你若是看上哪一位,还不只要你一开口,这个姑娘今天晚上可就是你的人了!” “老鸨,你是不是真的老糊涂了啊,”秦白问道,“我先前每次过来,又何曾叫过别的姑娘啊,我每次过来找的都是苏苏姑娘啊,你快叫她出来见我吧,多少银子都不是问题。” “哎呀呀,秦公子,你来得真是不巧啊,”老鸨跺着脚叹息着说道,“苏苏姑娘早在一个月前,就得病去世了,要不,你再叫个别的姑娘吧,我们这里啊,前阵子从杭州那边买了不少新来的妹子,我保证里面会有你喜欢的,说不定比苏苏姑娘更让你称意呢!” “你放屁!”秦白不禁说出了一句粗话,因为苏苏在他的心目中,是世间的任何女子都无法相提并论的,“老鸨,你一定是在骗人,苏苏姑娘身体挺好的啊,她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得病去世了呢?一定是你在骗我吧,快说,苏苏姑娘今晚是不是被哪个公子哥儿包了,你快把那臭男人赶走,我出他三倍的价格!” “哎呀呀,秦公子,”老鸨又是一脸哭相道,“你能出三倍的价格我当然高兴啊,只可惜苏苏真的病逝了,这钱我想挣也挣不来啊,我真的没有骗你…….” “你还是在胡说,快点将实情告诉我吧,苏苏姑娘是去了别家青楼呢,还是从良改嫁了?只要你将线索告诉我,我一样不会亏待你的。”说完后,秦白将一大袋银子拿在手上显摆了几下。 他确实不肯轻易相信这老鸨的话,因为在这种场合生活久了的人,就会养成爱撒谎的习惯,这里的女人口里的话没有一句话是真心的,都不过是在逢场作戏而已——当然,苏苏除外。 “秦公子,我真的没有骗你啊!”那老鸨一边比划一边说道,“苏苏姑娘真的走了啊,你来得真不是时候啊!她真的是在一个月前走的啊!” “你果真没有骗我?”秦白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这老鸨的神情不像是在撒谎了,“快带我去苏苏姑娘生前的房间里!” 像苏苏这样的高级妓女,一般都有独立的套件,这是苏州城里烟花巷的规矩,秦白在进京赶考前,就曾经在这里住过好几夜。 “好啊,带你去看看也好,免得你以为我蒙你。”说完后,老鸨便领着秦白去了苏苏曾经住过的房间。 还没到房门口的时候,秦白便将脚提起,踢开了苏苏的房门。 里面果然空空如也。 苏苏不在,连她那个贴身丫鬟涂涂也不在。 只有她那生前睡过的床铺还在,用过的生活品还在,还有那张秦白亲手为她画过的肖像悬挂在墙上。 苏苏去世后,本来老鸨是要将这房间让另外一个小雏妓搬过来住的,但那小雏妓胆子小,怎么也不敢过来,所以也就一直空荡荡的留着。 睹物思人,秦白的心里分外伤感。www. “老鸨,”秦白心里还是有疑惑,“苏苏临死你在不在身边?“ “在,在身边……”老鸨回答道,“老身当时就在苏苏小姐身边。” “哦,”秦白心里仍然燃起一丝希望,“那她生前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有没有提起过我的名字?” “你让我好好想想啊,”老鸨闭目沉思了片刻,然后摇摇头说道,“好像真没有提到你,苏苏小姐临死前倒是一直在念叨着她最喜欢吃的青梅,可是你说这大冬天,我到哪里去弄青梅给她吃啊,这不是太为难老身了吗?” 听到这里的时候,秦白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丝丝失落,但还是问道,“那苏苏姑娘生前一定留下过什么东西要你转交给我的,比如她的亲笔书信之类的,对不对啊,对不对?” 说完后,秦白便将双手扭住了老鸨的衣领,让她闷得透不过气来。 “咳咳,咳咳,”老鸨说话有点困难了,“秦公子,你先松手,有话好好说嘛!” 秦白松开手,瞪了老鸨一眼道,“快说,胆敢有半句谎言,我饶不了你!” “可是,秦公子,”老鸨一脸哭样道,“苏苏姑娘生前真的没有留下什么啊,更没有书信之类的!你就别再折腾老身了行不行啊?” 秦白气得脸都绿了,他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当年苏苏不是跟口口声声跟自己说,她心里会随时惦记着他吗? 她不是说过,她虽然人在烟花柳巷,但她这颗心却永远属于他吗? 她不是说过,她会一直等着他过来,如果哪一天她不幸先走一步,她一定会将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留给他,也会将心里所有最想要说的话都写在信笺里告诉他吗? 可是,这一天真的来临了,她真的就先走一步了,那她的信笺呢?难道她真的忘了他吗?难道她对每个男人都是这么说的吗?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戏子无义,婊子无情”吗? 不——他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这是真的! 苏苏当年跟自己说过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饱含着情感的,至今回忆起来还犹在耳际,如果这些话语都是骗人的,那秦白简直都不敢在这个世界上再相信任何人了。 不,一定是老鸨在骗自己,苏苏在临死前,一定留下过什么东西给自己,而那老鸨贪财,所以就骗自己说什么都没留下。 对,一定是这样的! “老鸨,你一定在骗人!”秦白指着她的鼻梁骂道,“苏苏不可能没有留下什么就走了,你还是快点老老实实交出来吧,否则我去官府告你独吞财物!” “秦公子,真的没有啊,”老鸨声嘶力竭地说道,“老身我并非是个不厚道的人啊,如果苏苏姑娘真的留下什么的话,老身我怎会不交给你呢?” “你骗人,骗人,骗人!”秦白连珠炮一般地咆哮道,然后又用手揪住老鸨的头发,使劲地在墙壁上撞击,嘴里又一遍遍大骂道,“说不说,说不说,不说我杀死你!” “不好啊,杀人了,杀人了,”老鸨一见形势不妙,立刻大嚷道,“姓秦的要杀人了,快点来人啊!” “什么情况?”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立刻闻声走了上来,他们都是青楼里豢养的走狗和打手,专门对付那些赖账不给钱的,或者喝醉酒闹事的人。 “快把他抓起来,”老鸨气急败坏道,“他疯了,疯了……” “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是吧?给我往死里打!”那群打手立刻便将秦白围了起来,“居然敢在这里砸场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岂能容你撒野?” 秦白是个文弱书生,经受不起皮肉之苦,很快就疼得满地找牙了,“你们别打了,别打了……”www. 但那群打手却像是没听见他说话似的,还在加大力气猛揍打着,秦白很想说出自己的状元郎身份,但又害怕这青楼的客人里面有人认识自己,这种事情说出去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疼死了,你们真的别再打下去了,”秦白在地下打滚道,“求求你们放手好吗,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算了,今天就饶了他吧,”老鸨也怕出人命,于是说道,“将他拎出去,有多远滚多远吧!” “好了,别再打了,”那为首的打手呵斥住众人,然后又在秦白屁股上踢了一腿道,“还不快滚!以后别叫爷再看见你!” “不,你们别把我赶出去,求求你们了,”秦白继续哀求道,“今天晚上就让我住这里吧,我给三两银子,要不,我再加三两行吗?” “你果真肯给六两银子?”老鸨见钱眼开,眼睛眯得都快要成一条缝隙了,“那就让你今晚住这里吧,既然你肯出六两银子,那我们这里的姑娘随你挑就是了。” “我不要姑娘,”秦白回答说,“今晚我就一个人住。” “不要姑娘,一个人住?”老鸨心里越高兴了,“那再好不过了,我这就叫人给你换条被子啊,这床上的被子还是苏苏姑娘生前盖过的,沾染了尸气,不吉利的…….” “没关系,我就是想沾沾她身上的气息。”秦白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不但不介意,他还巴不得身上多沾些苏苏的体味呢! 说完后,秦白便将六两银子交到了老鸨手上。 “好好好,不换就不换,”老鸨一脸笑容道,“那我们就不打扰秦公子了,如果有什么需要,请随时说一句就是了。” 老鸨一边下楼梯的时候,一边还在跟几个打手说道,“那苏苏姑娘不知道生前受了什么冤屈,这破房间里每个晚上都闹鬼,居然还能白挣六两银子,老身我今天真是太开心了。” “站住!”秦白忽然又叫住她说“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一下,苏苏身边那个丫鬟涂涂呢?她怎么也不见了呢?” “你问她干什么?”老鸨眼睛横了一下道,“难道你秦公子眼光别样,居然喜欢上了那小丫鬟?” “哦,没有,没有,随便问问,”秦白赶紧说道,“如果不方便回答就算了,我也就随口说说而已。” “哎,告诉你也无妨,”老鸨回答道,“那小丫鬟涂涂啊,可真是个怪人,苏苏死去后,便也不见了她的人影,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可是,没到夜里的时候,据说都有人听见她在这屋子里哭泣,你今天晚上可要留意点啊,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对了,据说那苏苏姑娘也喜欢过来这边,你到时候可别被吓坏了啊!” “好的,没事了,你先出去吧。”秦白没有被吓坏,只是挥了挥手将老鸨打发走了。 现在只剩下秦白一个人在苏苏的房间里了。 秦白不饿,也没有吃晚饭便躺在了床上,还一个劲大口大口贪婪地吮吸着房间里的空气,以及那床铺上的味道。 因为他知道那里头有苏苏留下的味道。 暮色四合,大街上的人流渐渐稀少了起来,但这正是青楼里生意最好的时候。 大门外老鸨和妓女们的吆喝声,嫖客们的调戏声不绝于耳。 但这一切对秦白都没有太多的影响,他关起门来就是一个别致的小天地。 他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先前为苏苏所画的那幅画上。 秦白的脑子里想起自己跟苏苏相处过的日子,那些日子虽然短暂,但却是那么值得回味,像是肌肤上擦抹不去的刺青。 想着想着,他的眼睛里不禁呈现出一片如烟的水幕了。www. 现在已经够晚了吧,这个房间里果真会闹鬼,那苏苏和她那贴身小丫鬟涂涂,今晚还会过来吗? 秦白相信自己和苏苏之间的感情绝对是真实可靠的,他也在别的烟花巷里跟别的女子厮混过,别的女子也逢场作戏般跟他说过一些内容雷同的话语,但那口吻和强调却大不相同。他不相信苏苏是在骗她,如果苏苏真是个骗子,那她的骗术也就太高超了! 大半夜过去了,秦白的脑子里依旧非常清醒,他没有一丝睡意。 可是,这房间里的一切都还是非常正常啊,哪有什么鬼啊? 莫非,自己来得不是时候,苏苏今晚不会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白忽然发现房间的窗户上有了动静。 窗外的阵阵寒风袭来,还真有点冷,毕竟都已经是寒冬腊月了。 秦白有点想出去方便一下,都憋了大半夜了,确实挺不舒服的。 “秦郎,你不是想找我吗?”就在这个时候,窗外忽然飘来一个悠悠的声音,“你伸出头到窗口来看看,我不就在这里吗?” “你,你是谁?”听到这个声音,秦白心里大吃一惊,差点吓得将小便直接就撒在了裤裆里。 “我就是苏苏啊,”那声音像是飘忽在半空中,“怎么,害怕了吗?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想念我吗?” “真的是你吗,苏苏?”再次确信一遍后,秦白慢慢不那么害怕了,“苏苏,你真的是在窗户口吗?” “是啊,我就在窗口,”那声音继续飘荡道,“不信你伸出头来看看啊,你快点过来嘛,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果真是苏苏,秦白兴奋不已了起来,他连忙伸出双脚朝窗户口的方向走去。 但他立刻又将双腿缩了回来。 他心里开始有了疑惑。 为什么苏苏一定要强调自己去窗口呢? 她该不会是想要自己的性命吧? 毕竟,自己曾经答应过一旦飞黄腾达就过来接她,但最终却没有做到;老鸨说苏苏心里有怨气,对,苏苏一定是在咒怨自己的背信弃义; 而且秦白还记得小时候曾经听老人们讲过,当窗外有鬼叫你名字的时候,一定不能走到窗口,因为那鬼会趁机扭断你的脖子。 苏苏该不是也想过来扭断自己脖子吧? 否则,她为什么不亲自走过来找自己呢?她不是说有话想要对自己说吗? “你别误会,秦郎,”苏苏又说道,“我没有恶意,不会害你的,你过来嘛……” 苏苏的话语中带着几分酥软的娇气,秦白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他的脚下又不由自主地往窗户外走去了。www. 苏苏的话语里娇腻如兰,确实很有诱惑力,能让一个男人产生“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幻觉。 秦白已经来到了窗前,隐隐约约间,他确实看见有道熟悉是身影——那不是苏苏还能是谁呢? “苏苏,我好想你啊!”秦白已经将脑子里的担心扔到了一边,伸出双手想去拥抱住苏苏的靓影,“你在那边还好吗?你也一样想我吗?” 但他的怀里并没有抱住苏苏,因为苏苏一转身就躲开了他。 “呸呸,虚伪的负心郎!居然还有颜面说想我,你不配!”苏苏并没有搭理他,“你不是答应说要娶我的吗?你的大花轿呢,你的聘礼呢?最终你还不一样娶了富贵人家的女子?” “苏苏,你听我解释……”秦白觉得自己好冤枉,因此想还想说些什么。 “你不必跟我解释那么多了,”苏苏一把甩开秦白伸过来的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一起过来吧,我们换个场合再把话说清楚!” 说完后,苏苏便已经伸出手来拉秦白了。 “你想要带我去哪里啊?”秦白胆战心惊地问道。 “去哪里?到了你就知道了。”苏苏只是用力地拉着秦白,但却没有告诉他具体地点,奇怪的是,苏苏明明只是个弱女子,但她今晚却不知道哪里冒出一股牛劲,硬是拉得秦白毫无招架之力。 苏苏的脚步飞快,秦白也跟着她的步伐前行,尽管秦白脑子里也想过不能继续跟着她走下去,但双腿却不由自主地迈开了。 “苏苏,你,你,你不能停一下吗,”秦白大声说道,“你看这里风光多好,我们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叙叙旧啊!难道你就不想我吗?” 苏苏并没有做声,她的手上还是紧紧地抓住秦白,脚下依旧飞快如风。 没多久功夫,苏苏终于在一个屋檐下停了下来。 “唉,累死我了,”秦白一边擦着汗,一边要凑过去亲苏苏的嘴,“苏苏,我们好久没有亲热亲热了,你真的那么狠心不理我吗?你看这里多幽静啊,要不我先替你解开衣襟了?” “哦?你真的那么想吗?”苏苏冷冰冰地问道。 “嗯,想,做梦都想。”秦白回答说,“苏苏,我真的有好多话要对你说?” “呸,你们这些臭男人,”苏苏依旧不冷不热地说道,“还果真应了那句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家花不如野花香啊,秦白,你这个虚伪的男人,你都已经娶了媳妇,居然还在我面前油腔滑调,你诅咒你不得好死!” “你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苏苏,”秦白哀声说得,“在我的眼里你不是妓,我跟我那新婚妻子之间根本就没有真感情,你真的不肯相信我吗?苏苏,你就成全我一次好吗,今夜正值良宵,不如你我就再做一回那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白便将手伸到了苏苏的胸口,他本以为苏苏的斥责只是走个过场,最终还是会答应他的。 但没想到迎接他的缺是一个巴掌。 “做那事,你就知道做那事!”苏苏说道,“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场合!”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秦白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于是一边用手捂着被扇的嘴角,一边结结巴巴地问道。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里是关公庙!”苏苏破口说道,“你居然还想在关老爷面前做这种苟且龌龊之事,我看你狗胆不小吧?” 关公庙?秦白腿下开始发软,苏苏带自己来这里干什么? 秦白的脑子里开始嗡鸣声一片了,因为三年前他确实在这里做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难道苏苏什么都知道了?www. 不,那事情做得非常隐秘,或许只有天上的神仙才知道,苏苏当时只是一个做皮肉生意的女子,她是绝对不可能知晓这一切的。 对,苏苏带自己来这里,一定只是巧合而已,仅仅是巧合而已,秦白不断安慰自己说道。 于是,他又淡定了下来。 “苏苏,你,你怎么,”秦白还是有点无法接受苏苏的巨大反差,“你怎么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呢,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性子啊……” “哼,换了个性子,”苏苏冷笑一声道,“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原先是个什么性子?” “你原先啊,”秦白开始美滋滋地回忆了起来,“原先你是个既温柔,又乖巧,还会懂得抚慰人心的女人,对了,苏苏你知道吗,我现在中了状元,这有一大半要归功到你的名下呢,如果不是当初你不断地给我信心和鞭策,我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成就呢?” “哼,所以你就认为我当初对你说过的那些话都是发自肺腑的,对吧?”苏苏说这话的时候,连正眼都不看秦白一下。 “难道不是吗?苏苏,”秦白几乎要半跪在地上了,“那时候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美好啊,你说过我跟其他男人是不一样的,而我也从来不把你当做一个普通的烟花女子来看待,那时候我们一起交谈心思,畅想未来,这一切的一切,你真的忘了吗,苏苏?” 秦白伸出的双手已经抓在苏苏鞋子上了。 “去你的!”苏苏狠狠地在他手上踩了几脚,“你想得美,别以为老娘现在是只鬼,你就可以在我面前说鬼话!” “那苏苏你……” “我什么我,”苏苏白了他一眼道,“现在实话告诉你吧,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这一切都是你的一厢情愿,因为在我的眼里,你和那些追求皮肉之乐的臭男人是没有任何不同的,你们贪图的都是我的肉体,却一个个都做梦想要跟我交心,甚至引为知己,门都没有!” “苏苏,你……”听到这话,秦白一下子几乎要崩溃了,“你的意思是,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你以前跟我说过的那些话,跟别的男人也说过,而你也一直都是在骗我的,对吗?” “对,你没有说错,”苏苏毫不否认道,“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普通的嫖客,跟那些男人没有任何区别。” “你.......”秦白的心里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原来苏苏一直都没有对自己动过真感情,原来自己一直蒙在鼓里,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单相思........ 既然这样,那自己又何必千里迢迢来到通州呢? 他心里有些开始恨起苏苏来了。 是这个女人,让自己一直生活在对过去岁月的缅怀中不可自拔,也这个女人,让自己对现有的幸福抱怨连连,不懂得珍惜,还是这个女人,让自己疏远了跟妻子落落的情感,让她在无数个夜里独守空房。 “不——苏苏——”秦白的心里还在抱着最后一丝幻想,“你一定是在骗我,也一定是在骗你自己,你当初跟我说过的那些话,做过的那些事,都是发自肺腑的,没有人能够伪装得这么逼真..........” “我没有骗你,又何必骗自己?”苏苏平静地回答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当生活中从来没有我这个人。” 说完后,苏苏轻轻咳嗽一声,便要往外走去。 “你等等——”秦白一把拉住了她说,“不,你一定要给我个理由,这样我才会心服口服,你当初为什么要说爱我,为什么要说我是最优秀的,又为什么相信我一定可以成为状元呢?” “好吧,事到如今了,那我告诉你也无妨,”苏苏停留了片刻,说道,“其实我当年也从未喜欢过你,从未,喜欢你的另有其人,是她一再要求我这么对你的,我只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 “另有其人?”秦白愣了一下,“苏苏,你开什么玩笑啊?当初我一个落魄书生,除了你还有谁会喜欢上我呢?”www. “我再次申明一遍,我没有喜欢过你,”苏苏正脸道,“什么叫除了我还有谁会喜欢过你?别随便就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 “那你指的那个人是谁呢.......”秦白在脑子里一遍遍回忆,但还是一无所获。 “没错,她就是涂涂,是我的贴身丫鬟涂涂。”苏苏回答道,“真正喜欢你的人是涂涂,而你却一直不知情。” “涂涂?怎么会是涂涂呢?”秦白脑子里全是雾水。 他在仔细回忆涂涂到底长成什么样子,结果他发现自己还真想不出涂涂究竟长成什么样。 这也不怪他,因为那涂涂的脸上终年蒙着一块黑色的纱布,秦白有一次像是听人说起过,那涂涂先前也是个名妓,后来遭人毁容过,所以容貌才变得不堪入目。 不过,当时秦白的一门心思都扑在了苏苏身上,自然也就无暇顾及这丫鬟涂涂到底长成什么样子了。 秦白他真的一直不知道,涂涂居然会喜欢上自己——这怎么可能呢,怎么听起来都像是天方夜谭一般,他都没有真正看过涂涂几眼,也没有像样地说过几句话,这个女子怎么就会鬼使神差地喜欢上自己呢? “苏苏,你,你一定搞错了吧?”秦白还想再次确认一遍,“涂涂她怎么可能........” “涂涂天天跟我朝夕相处,我怎么可能搞错?”苏苏哂笑一声道,“真是太可惜了,人家涂涂对你一片真心,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涂涂知道自己毁了容,你不可能会看上她,所以她便一直劝我对你好点,要我不断地激励你鞭策你,因为她相信你是个可造之材,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的,其实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个凡夫俗子,如果不是看在涂涂苦口婆心的份上,我早就恶心死你了!”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秦白脑子里越来越凌乱了。 苏苏心里实际上是厌恶自己的? 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涂涂的缘故? 涂涂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难道她可以提前预知到自己会有一天考上状元郎? “涂涂对你爱到骨子里了,而你却什么都不知道,”苏苏继续说道,“你真的以为自己三年前每天夜里抱着的那个人是我?不,你错了,这是我和涂涂之间的约定,每次上床睡觉的时候,我都会在你的茶水里放迷魂药,然后我离开房间,涂涂摸到床上来,所以我和你是从来都没有过男女关系的,真正和你在被窝里颠鸾倒凤的人是涂涂!” “什,什么……你说什么……”秦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前那些夜里陪自己度过的女人,居然不是苏苏,而是那个脸部彻底毁容的涂涂? 他一想到这事,就有种恶心到想呕吐的冲动。 原来,那些夜里销魂的悱恻,那些缱绻的缠绵,都不过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作怪罢了?原来自己居然是和那个丑八怪女人在干那事?原来这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掉包计而已? “你,你,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卑鄙无耻!”秦白指着苏苏骂道。 “卑鄙无耻?”苏苏笑了一声,“真正无耻下流的人是你!你真以为我会帮你洗那些臭衣服臭袜子吗?你真的以为你生病的时候我会照顾你抹身子吗?不,这一切都是涂涂做的!涂涂当年也是一未风华绝色的女子,人家哪一点配不上你!涂涂能够看上你,是你小子的福分,而你却生在福中不知福!你想你当年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像是个进京赶考的书生吗?我看像个流浪汉还差不多,若不是涂涂一再恳求我,我才不会低声下气放下身段来激励你呢!你考不考得上关我屁事!” “你,你们都是骗子,你们合谋来骗我,”秦白像是头愤怒的狮子一般咆哮,他的心里真的没法接受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你们的手段实在是太卑劣了,太卑劣了!” “你居然还敢骂我们卑劣?我们哪里是你的对手!?”苏苏又是冷笑一声道,“就在三年前,就在这个地方,你真的忘了自己曾经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三年前?这个地方? 秦白全身上下摇晃得像是鬼魅缠身般颤栗不停!他的脑子里像是进了个蜂窝一般轰鸣不休! 这件事情在他心里隐藏了整整三年,他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无人知晓,他原本以为就这么过去了,以后随着岁月流逝,也就在记忆中慢慢遗忘了。 他真想不到隔墙居然还有耳,想不到苏苏居然会将这事重新提起。 该来的迟早还是要来临。 对,苏苏既然这么说起,就一定是有目的的,她一定是当时的目击人!www. 苏苏显然也已经注意到了秦白的脸上在冒冷汗,但她还是前进了一步,指着他的鼻梁说道,“你当时对自己缺乏信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有一位跟你同行且关系良好的书生,他的名字叫飞烨,他比你更有才华,家里也比你更有背景,你害怕他抢走状元头衔,所以就在一个夜里将他约了关公庙,然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凶残地杀死了他!如果他没死,状元的头衔绝对不可能落到你身上,所以你的脚下一直在抖索,因为你心里在发虚!” “不,不,不——”秦白双手将头发拧得无比凌乱,这让他看起来比苏苏更像是一头夜鬼,“你这是在污蔑,在血口喷人,飞烨根本就不是我杀死的,你不可能看见了,这不过是你的猜测罢了,你没有真凭实据的……” “呵呵,不过我的猜测罢了?”苏苏的笑声像是从牙缝里逼出来的,“亏你说得出来,也许你自认为是做得不留痕迹吧,那一天月色朦胧,关公庙里人烟罕至,尸体又埋在了枯井里,凶杀现场也被你处理得干干净净,可是巧合得很的是,那一个夜里我并没有接客,而是陪涂涂一起出来溜达散心了,没想到那一天我们手里还拿着火把,而且还偏偏就让我们在门缝里偷窥到了你所做的一切,我们看到了你残杀竞争对手的全过程,那可真叫一个血淋淋啊…….” “不,不,不——你这简直是一派胡言!飞烨不是我杀死的,他是自己失足跌入枯井的…….”秦白面无一丝血色,上下颚的嘴唇肌肉全在战抖! 他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 他想杀人灭口——不,现在应该说是杀鬼灭口! 既然自己三年前都已经杀过一次人了,那现在就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苏苏什么都知道了,那就索性将她也杀死了。 对,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同样是杀!这个秘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甚至任何鬼都不能知道!因为他必须保住自己现有的地位和名誉,这一切得来是那么不容易啊! 他摸了摸口袋里,那把用来防身的匕首还在,这就够了,杀死苏苏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苏苏已经足够了。 但当他走上前,打算一刀刺过去的时候,匕首却非但没有刺中苏苏,反而被她没收了。 真不知道苏苏这股牛一般大的力气是从哪里来的,秦白明明记得她先前没这么大力气啊?难道一个人变鬼后,便会有了无穷的力气? “怎么?还想杀我灭口?”苏苏怒目瞪着秦白道,“你光是杀了我有什么用?涂涂她不也知道这事吗?难道你想连她也一块杀了吗?” 现在,秦白手上的匕首已经握在了苏苏手里,他真的害怕苏苏会拿起匕首反过来杀害自己,他现在心里非常恐惧,几乎就没有一丝力气了…….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你的害怕完全是多余的,”苏苏的回音在屋檐上回绕,“你这纯粹是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腹,没错,当年我是想将你绳之以法告诉官府,因为我知道那为位叫飞烨的书生是位真正的君子,他不能就这么白白死去了,可是涂涂不许我将这事告诉任何人,因为她是真正地爱你,我不忍心伤害她,我怕她一旦脑子糊涂就会做出什么傻事,所以我也就把这事烂在了肚子里,这事让我也感觉挺愧疚的,因为这样很对不起那位书生飞烨,也太便宜了你这个杀人凶手!” 原来这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秦白头一回知晓背后的实情。 他原本以为,自己能够考上状元是上天赐予的福分,自己这么些年来逍遥法外,是因为那是做得太完美太干脆利落,真想不到居然还是那个小丫鬟涂涂救了自己一条性命。 他忽然有点汗颜难当的羞愧感了。 他现在真有点想见见那小丫鬟涂涂,想当面对她说声感谢,如果没有她,自己不可能拥有今天的一切荣华和富贵。 虽然他不可能会爱上她,但他必须跟她表达自己深深的谢意和歉意,因为涂涂确实是个太了不起的女子。 可问题是,涂涂她现在人在哪里呢? 老鸨说苏苏走后,涂涂也不见了人影。 她现在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吗?如果还活着,她会在哪里了呢? 秦白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苏苏,你快告诉我,涂涂她现在哪里呢?”秦白知道苏苏不会杀自己,于是便改问道,“老鸨说她在你死后也不故消失了,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 “涂涂跟我亲如姐妹,我死后她也跟没了魂似的,再加上这几年又没有你的消息,她的心已经如同一滩死水般了,再也不留恋这个世界了,”苏苏回答道,“所以她就跑出了青楼,用一把刀子摸在脖子上,死在了我坟地边,她真是我的好姐妹啊……” “什么?涂涂死了?”秦白心里泛起一阵遗憾,“那我,那我该如何感谢她呢?要不,你现在就带我到她坟前,我想过去烧个香跪拜一下,这样我才会心安理得一些。” “不必要了,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苏苏说道,“你们这些臭男人一个个嘴里都跟抹了蜜似的,说得比什么都动听,你就少来猫哭耗子了!你真的懂得感激涂涂吗?如果你果真懂得,就不会让她受这么委屈了……”www. “苏苏,你这话我不是很明白,”秦白问道,“我当初是不知道涂涂为我默默付出了这么多,所以才冷落了她,现在我是诚心忏悔了,想跪在她坟前请求她的原谅啊,苏苏,请你相信我是真心真意的!” “你还真心真意的?好,那我就再把故事跟你讲完吧,”苏苏继续说道,“涂涂她比我幸运,因为她脸相长得丑陋,阎王殿的人不敢收她,所以她便又得以回到人间,恰好前一个月的时候,在朝廷做大官的高太尉一位女儿病逝了,于是涂涂就附魂在了她的身上……” “什么?你等等……”秦白忽然听出这话里的端倪了,“你的意思是,涂涂就是我现在的新婚妻子落落…….可是,涂涂不是毁容了吗,而落落却那么漂亮?” “严格说来,落落现在是两个人的合体,”苏苏回答说,“她的灵魂是涂涂的,但肉体还是那个高太尉女儿的,苏苏知道那高太尉的女儿就要去世时,心里是那么地开心,因为她现在终于可以以某种名义嫁给你了,虽然她失去了自己的肉体,每次你拥抱或者吻她的时候,她的肌肤上都无法感受到,你可以想象到她为你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 原来落落的灵魂是涂涂的? 怪不得每次房事的时候,她都会扭扭捏捏如临大敌,一点都不像是个见过世面的大户人家女子了,原来她的害羞和紧张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她的灵魂是涂涂的。 为了能够和自己在一起,涂涂居然用这种方式来达到目的。本来是自己应该感谢她的,但她却在忍辱负重地委身嫁给了自己,就算自己对她冷漠如霜,她也依旧无怨无悔。 再联想起落落跟自己生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秦白眼圈里竟开始流转出几颗成分不明的液体,他想用力去擦掉,但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秦白赶紧撤步离开关公庙,骑着高头大马便往京城的方向飞奔而去。 虽然没有追回跟苏苏之间的那段感情,但秦白还是觉得自己不虚此行。 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京城,然后又第一时间往家里跑去。 “相公,你就回来了。”落落当时正在领着家里的婢女们打扫院子,抬头看见秦白后,便问道。 那句话里依旧没有太多的抒情,甚至依故“缺乏激情”,但秦白不再抱怨她这话里缺乏温度了,因为他可以想象到,这句听起来漫不经心的话里,其实饱含着落落一片殷切的深情。 “落落,你过来一下。”秦白神情地朝她看了一眼,说道。 “哦。”落落是个百依百顺的女人,听到后便答应了下来,跟着秦白到了房间。 进入卧室后,秦白立刻将房门紧闭,迅速扒光了落落全身上下的衣服,然后,他便像是一头饿狼一般扑了过去,将落落压倒在床上。 “相公,你这是干什么,天还早呢,羞死了。”落落脸上全红了,她象征性地推了他一把,但最终还是缴械投降,放弃了徒劳的放抗。 床上传来两人急促的呼吸声,呻吟声。 秦白深呼吸一口,加大了身体的幅度和频率。www. 跟落落结婚这些日子以来,他从来没有这么享受过,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他觉得今天是自己人生中最最幸福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