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碗孟婆汤,你喝了没?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4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094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8分钟
简介:编者按:一直守候,哪怕是烟消云散,魂飞魄散,轮回三世。默默付出,只为了偿还欠下的,心中执念的爱,放不下,却又何尝不是轮回在命运苦涩中。爱……

编者按:一直守候,哪怕是烟消云散,魂飞魄散,轮回三世。默默付出,只为了偿还欠下的,心中执念的爱,放不下,却又何尝不是轮回在命运苦涩中。爱一个人深入刻骨,终究连自己的生命也要舍弃。只为了红尘间,那放不下的牵挂。 1 他死了。就为了追她。 她先来了,他放心不下,所以,也才跟来的。 来到了奈何桥上,寻找着她,一前一后并没多少时差,按说,她还在的。 只是找了那么久,一个个死气沉沉就都唉声叹气的陆续走着,并没有她。 但他还是找着,不停的找着,找了好久好久,比他晚来的就都过去了。 走过奈何桥,喝过孟婆汤,不停轮回着,但都变了,变得什么也都不记得了。 就只有他还记着,还等着,不见到她,他说什么也不会算的。 直到那里就只剩他了,飘飘荡荡,就只是为找而找着。 黑白无常看见了,牛头马面看见了,就连早已年迈的不成样子的孟婆也似看见了,看着他在那寻寻觅觅,痴痴的,痴痴的。 黑白无常走向他,牛头马面也围向他,就连小鬼们也在一旁叽叽喳喳,那就是让他走过独木桥,喝过孟婆汤,该干嘛的就去干嘛。 他不怕,死都死了,那还有什么好怕的?所以也才坦然的望着他们,问有没有见过那个她。 他们自然见过,只是那么多,谁还会记得? 他知道问不出结果,尽而也不再罗嗦,随即对他们说,“奈何桥我可以过,但孟婆汤我绝不喝!” 是了,他只要记得,不想忘却。 自然,不想喝的有很多,但不喝的后果…… 于是他被牛头马面一阵暴喝,“好小子,那就看你马叔牛大爷是怎样让你哭着叫着要喝的!” 作为三界里最令人闻风丧胆的恐怖组织,其冷血残酷暴戾残忍的非常之手段自然不是盖的。 于是,他被套上枷锁,皮鞭抽着,脖子索着,小鬼架着,不时的还用硬物扎着,以至铁链拴着、拽着他从奈何桥上走过,然后走向孟婆。 孟婆随手在那早已古老的不能再古老的木桶里舀了一勺迷魂汤倒进碗里,等着不管他想不想忘但必须要忘的就只有忘却。 那汤居然香香的,不是很臭吗?而且还清清的,不是很浑浊吗? 不是的,如果那样的话,会很没诱惑。 唯有这样,才能让更多人的不拒绝喝。 孟婆面相和蔼、笑眯眯的望向他说,“喝吧喝吧,喝完就什么痛苦也就没有了,可新的一些还在等着!” 新的一些是什么?是不再痛苦吗? 孟婆没有说。 有的只是更加和蔼的笑着。那种笑按说应该是很好看的。 可那笑的人偏偏是她孟婆,所以不甚好看,因为她那沧桑的面容就只剩下满脸的褶,满嘴的牙齿就只剩空着,张着就只是像黑洞的嘴,没有一丝亮泽。 身子像骷髅一样,只不过还披着一张人的壳,勉强还能站起的弓在那里,两只眼睛被眼皮挤了又挤,看不到眼里的一丝。 他望着,然后紧闭双眼,死闭着嘴,打算宁愿再死,也不愿失去对那个她的朝想慕思。 …… 他们端起孟婆那据说在三界里是最具权威和威慑力而且立刻就能汤到忆除的超赞绝忘汤,随即就向他一阵猛灌,他挣扎着,拼死的挣扎着。 那嘴,就像从未张开过。 一碗又一碗,除了嘴里,四处蔓延。 孟婆心疼了,说这般浪费下去会很亏的。 他们也折腾累了,于是牛头恨恨说,“下油锅!” 于是他被拖进了油锅。 他没说什么。 他只要能记得,是的,只要记得。 油锅里,他快被炸干了,他本来是想再死的,可是他们说,“这就是死了,不会再死了!” 就这样,他被一而再再而三的炸着,很可惜,不能再死了。 只有疼痛的反复折磨。 死是解脱。不死,才是最大的难活。 可惜,他却再也死不得。 唯一让他欣慰的,那就是还在记得,记着那个她,怎样都不能使之忘却。 是的,他只要记得,记得她的一切,永远贮藏心窝。 由于他没犯什么大错,尽而挖眼睛、割舌头、挑筋、挖心还是没必要的。 剩下的,除了保全完身,该尝的,他不能有特别。 但不能忘的,依然记得。 逼迫了再逼迫,折磨了又折磨,但该支持的,他依旧执着。 地狱就此沸腾了,阎罗王被惊动了。 最后的最后,因为他的实在执着,阎罗觉得很有必要听他说一说。 他被押到了阎罗面前,望着那实在不成人样又或说不成鬼样的他,阎罗都快要哭了。 半天才缓过神来,然后才问他为什么。 他说他错过了一个比他还要执着的“执着”。 阎王好奇着,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比他还要执着的“执着”究竟又是怎样的。 他说他一直没有真正爱过,直到遇到了那个比他还要执着的“执着”,所以他才真正懂了。 然后,才真正的爱了。 但,实在是太晚了。 因为那个“执着”永远的走了,走后他才知道的,那就是他曾经居然被那个“执着”是那样的深深爱过。 他说他在那个“执着”之前,就只是为玩乐而玩乐,身边一个又一个,自以为自己无时无刻就都不在爱着。 而那个“执着”就一直在他身边,他却从来都没正眼瞧过。 因为他听说,那个执着曾被人伤害过,而且,从此堕落。 他听了,就信了,因为别人都那么说,何况,她也总是怪怪的,不爱说,不爱乐,成天闷闷的,就总是闷闷的。 而他总是被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围着,嬉戏玩乐,根本就不知道在他身边还有那样一个实在执着的“执着”。 直到有一天,他被人陷害了。 从此一落千丈,从此一无所有,瞬间那么多和他曾经是那样亲密无间的就都走了,尽而落井下石,以至变本加厉,甚至恨不得要他马上就死。 就只有那个“执着”,还在一直默默的守护着他。 在原先的那一群里,她是离他最远的一个,但那群都走了,走后唯一剩下的,也是距离他最近的,就只有她一个。 可是她也走了,但走的时候对他说,说她知道是谁陷害了他,所以她要为他找出最有利的证据,为他平反昭雪,让他重新振作。 然后就永远的走了。 他说他当时什么也没说,因为在他的记忆力,她就像是根本没有过,虽然她在他身边早已很久了。 他自是不信她能帮到他,不信自己办不到的她能办到。 以才还未过多久,他就早已把她所说的给忘了。 准确的说,根本就没有认真记过。 直到那一天,他的冤屈得以昭雪。 陷害他的是他曾经的旧情人,为了报复他,那个旧情人傍上了一个比他能耐大的多的多的一个人。 然后开始处处算计他,直到最终的彻底决绝。 是那个“执着”为他接近上了他的那个旧情人所傍上的那个人,并很快就掌握了那个人陷害他的确凿证据,然后公诸于世。 第二天,她就抓着一张印有他已得到平反昭雪的报纸,从高楼上纵身一跃。 手中死死的抓着那张报纸,死死的。 他还了解到,那就是关于她的一切流言蜚语都是子虚乌有的,都是凭空捏造的。 只因她太美丽,只因别人妒忌,只因她一再隐忍着,一再的就只是沉默。 她一直爱着他,可是,他却一直不知,反而,还一直视她为不耻。 她就那样走了,就为了一个实在浑蛋的他,而毫无顾忌。 2 阎罗听着,旁边的小鬼递去了一张又一张的纸。 原来,阎罗也会哭泣。 只要够真挚,石头都可以流出泪滴。 在场的牛鬼蛇神也无不被感染着,不是为他,而是为那个实在比他要执着太多的“执着”。 至于对他,刚开始还算可以,但听此,无不一番唏嘘。 阎罗自是早已对那个实在的“执着”登记在册,是了,只为那实在难得的“执着”不能忘却。 只因实在不多,才而万般珍得。 从而登记造册,万代颂歌。 阎罗甚是沉重的对他说,“至于她……我想你即便再怎样也还是欠她太多,只是你知道的太晚了,而还更来晚了。因为她确实是来了,但来到之后就急着走向奈何桥,而还毫不犹豫的瞬即就喝下了孟婆汤,而现在早已就什么也都不记得了!” “我想到了,那就是她的确没理由不将我忘却,因为我对她来说实在是太不值得了,可是没什么,只要我不喝,只要我还能记得,记得她曾经是那样不顾一切的深深爱过我,记得她的样子,记得她的一切一切!” “是啊,那种执着实在是太难得,那这么说,你就真的很想记得了?” “想,很想很想,因为我欠她实在太多了,绝不能不一一还得!” “虽然你知道她,可她却不知道你,要知道这可是很痛苦的!” “不,我不觉得,何况她之前就是那样,可她还是……所以,她所承受的,我没有理由不敢承受,不能承受!” “看来你还真就真心悔过了?” “是欠她的实在太多太多!” “那你又打算怎样还呢?” “看着她,保护着她,不让任何人伤害她,让她就只有幸福快乐!” “这就不用了,因为她下世有人爱着,有人护着,而且还会非常幸福快乐!” “这……那也不愿把她忘了,就算……就算不能为她做些什么,可就只是看着也是好的,看着她好好的,看着她幸福快乐!” “只是这又是何苦呢,毕竟你只要喝了孟婆汤,那一切的一切就都已成为过去,何况那都还是她自愿付出的,而她也早已都不记得了,更早就开始了新的生活!” “不,虽然她是自愿的,可是我不该让她那般付出却不值得,所以我欠她的,欠她的那样爱我,而我却那样使她就只是伤心失落。如果不能看到她好好的,我就会永远自责,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除非看到她就真的好好的,否则,那孟婆汤我绝不喝!” “就这样惩罚自己?” “毕竟她曾经是那样深深爱过我,可我那时却那样一无所知,而现在……我想至少不能忘记,如果还能相遇,我愿为她付出自己,只因她曾经为我是那样彻底!” “那好吧,其实即便你不说,你那下世也不会太好的,因为这辈子你已经享受够了,既然你能这般认识到自己,倒还算有的商议。那好吧,孟婆汤可以不喝,但也不能那么便宜,那就是除了不能做人,剩下的,你可以另选其一!” “不做人?” “是的,只能做牲畜,但如果肯喝孟婆汤的话……!” “不,我不喝,不能忘却,不可以!” “那你肯做什么?鸡鸭狗鹅?……依我看,还是做猫吧?陪在她身边也不错!” “做猫?陪在她身边?” “是啊!天天看着她,不是很好吗?” “不,这不够,猫太小了,万一……我怕保护她不得!” “那你要做什么?” “那……那就做……做狗吧,我想,这会能保护她很多!” 阎罗听后笑了,笑着望向他,很是满意的点头应诺,“嗯!的确像是真心悔过,那好吧,就做狗了!” 就这样,他做了她身边的一条狗。 无比乖顺着,无比忠诚着,去哪就都跟着,去哪就都守着。 只要一闲下来,他就望着她汪汪的说了又说,“我就是你曾经深深爱过的那个,你记不记得?记不记得?” 可是,她听不懂,更不记得。唯一的就是望着他,愣愣的会想些什么。 …… 他在她三岁的时候开始陪她,陪着她慢慢长大。 没人敢欺负她。 因为他虽然是狗身,但却有着人的心,凡是不怀好意的人,他总是看的很准。 尽而,每每未等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向她靠近,他就提前狂叫不止,咆哮嘶吼着,丝毫不予客气。 而对她却是无比温顺,无论她怎样因为心情不好而和他发脾气,他就都只会静静的,静静的任由她撒气。 然后汪汪的总是在说,“我欠你的,我欠你的!” 她对他也有着异常的亲近,因为他实在是太通人性了,每每不开心的时候,他总是想法设法的哄她开心。 每每难过的时候,他就在趴在她面前,眼里,似乎还有泪痕。 夜间,他总是跑在她前面,为她开路,为她吓跑一切有意无意的使她不安心。 他睡的很晚,每次等她睡着,静静的望着她熟睡的样子,他的泪水……不想给她看见。 他起的很早,每次等她醒来,静静的摇着尾巴在她床前欢快的说着,“又是一天,又是一天!” 她渐渐感觉到了他的特别。 所以,有什么心思就都对他说。 他静静的听着,好的一些自然就更快乐,而不好的一些则无比爱怜的望着她,眼里一片亮泽,不住回旋着,就是不肯落。 有一次,她被人欺负了,他急了,狂怒的叫着,吼着,那是在不停的说,要欺负她,就先杀了我。 随即招来那群人的一阵棒喝。 他就只是咆哮着,吼着,挡在她前面,谁也靠近不得。 他不敢真咬,因为他知道只是作为一条狗的他,终究是斗不过人的。 主要还是因为他还不想那么快就离去,毕竟,她还有很多的需要他保护着。 他受伤了,为了她,腿被打折。 她哭了。为他哭了。 他乐了,汪汪汪的叫着,那是说,“别哭,别哭,是我欠你太多,这一点根本不算什么!” 她听不懂,只有将他抱着,抱在怀里,无比疼爱着。 他静静的望着她,也忍不住的,流泪了。 开心的,幸福的,甜蜜的,但更多的,是苦涩。 苦苦的,不能说。 不,说了,那就是汪汪的,可惜,也只是汪汪的。 她听不懂,但在听着。 虽然不知他说的是什么,但隐隐的,她总是蹲下望着他,一番爱怜的抚摸。 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 足足半个多月,他才又恢复了往日的鲜活。 他依旧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也就更加离不了他了。 跟着她一起上小学,在学校门口一呆就是四节课,好几次跑到她的教室门口,最终都被炮轰了出来。 他不敢去了,因为他怕再去恐怕连学校门口就都没得呆了。 但那一次,他还是冲了进去。 因为又有人要欺负她了,他闪电般飞奔过去,瞬间吓跑了那几个小子。 再一次被炮轰了出来。 再次被小孩的家长一番棍棒伺候,又受伤了。 他暗暗说过,只要不死,就都不算什么。 可他还是死了。 那就是随着她的慢慢长大,以在为她被打了一次又一次后,满身伤痕累累的他在一个异常寒冷的夜晚,被为她而才得罪的仇人围上,用乱棍给活活打死了。 那天下了很厚的雪。 他用尽最后一口气爬到了她家门口,就只为离她的近些再近些。 她发现的时候,他早已被冻成了冰疙瘩。 望着她的泪流不止,望着她紧紧的将那只是一副空壳的“自己”抱在怀里,站在一边已变回原形就只为要见她一面的他对她说,“别哭,我还会再来的!” 她听不到,就只是痛哭着,但还是隐隐的,向四周望了去,可却就是找不到一丝,所以也才更哭了个昏天黑地。 3 他又找到了阎罗,说他还要陪着她,直到有人接替自己来保护她为止。 阎罗答应了。 于是,他第二次来到了她身边,还是狗的样子,只是这次接近她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容易。 因为她对之前的那个“自己”感情太深了,以至很难忘却的总是去埋有他前身的那个后花园里默默哭泣。 他也跟到了那里,却被她赶了出去。 他汪汪的叫着,那是在说,“我就是它,我就还是我自己!” 可是她听不懂,凄凄的,就只是望着那埋着那他前身的坟头发愣。 为了证明自己就还是那个他,他就总是去那个埋着他前身的后花园里,然后默默的趴在那个埋着他前身的位置,等着她的来找他。 终于,她渐渐感觉到了一丝,那就是此时的他对那个原先的他似很有所知,于是,她渐渐接受了他的又一次。 还是那样不遗余力的保护着,保护着她的一点一滴,直到有人来接替。 她上了中学,从此,他和她很难经常在一起。 但只要是能跟着的,从来都是不舍不离。 可是太远了,从家到学校,足足近十里地。 她自是不便带他去,可是他在家里自是呆不住,直到他偷偷的摸清了她来去的路线,然后,就只是默默的跟着。 他不想让她发现,尽而总是小心翼翼的偷偷的跟在她身后,默默的保护着她。 就那样,他偷偷的跟了她一年多,远远的跟着,看着,只为她能好好的。 直到那一天,他再次为了她…… 那天她在前面骑着车,他在后面跟着。 也就在这时,后面一辆大卡车突然猛地向她疾驰而去。 跟在她身后的他感觉到了,尽而刹那调转身体,随即拼尽所有力气跳向那辆卡车的挡风玻璃,当即一团血雨。 他被撞飞了。 司机猛然警醒,随即一个紧急刹车,和她的车子零距离。 她瞬间被那卡车的近在咫尺和那挡风玻璃上的满是血迹而被彻底吓傻在了那。 她的车子只是被顶了一下,她好好的,但是由于极度惊吓,她还是随着车子一起倒了下去。 也就在倒下那时,她看到了那个被撞的血肉模糊的他,死死的瘫在那里,鲜血洒满了一地。 他就又死了,还是为了她,是的,除了她,没人能让他那般执着。 4 他第三次找到了阎罗,自然还是不舍。 因为他说他欠她太多了,是还不完的,但是只要能多些,就绝对不能少。 阎罗有些不耐烦了,尽而冷冷说,“再有就是第三次了,我已经对你很照顾了,如果还要继续下去,我是很难做的!” 他哭求着,尽而保证说,“这次不管她遇不遇到那个真心爱她的,就都是最后一次了,等我再来了,我就一定会喝下孟婆汤,一定不再记着了!” 阎罗还是很感性的,毕竟例已经破了,一次和十次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但主要还是想看看他到底能有多执着,以来让他的自作主张也不至于太说不过,尽而不无同情的说,“那好吧,呐,这可是你说的,不管怎样,这就都是最后一次了,到时就算你不喝,我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就是让你永远见不到她,永远做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生。何况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这般仁慈了,当然了,主要还是被你的还算重情重义给感动的,毕竟你可以就只是为看着而看着,就像这次,按说你还是有几年可活的,可就是为了救她……哎!但愿这次你能长些,毕竟这只是最后一次了,倘若再不好好珍惜,那我也就真的无能为力了,何况她是不会死的,至于受伤嘛,谁也不可避免不是吗?” “可是我不想让她受一点点伤,真的不想,因为我欠她太多了,能还的,绝没有理由一直欠着!” “嗯!够执着,但是如果能够早些……唉!那就好自为之吧,但一定记得这可是真正的最后一次了,再不好好珍惜,就永远也不会再有了!” “嗯,我记得,只要再来了,那汤……我……一定、会喝的!” …… 他再次化身成一条小狗,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到她身边。 她就像是见到了老朋友一般,很快便接受他了。 或许,她真的感觉到了什么。 因为三次的他虽然和之前都不一样,但眼睛都还是相同的,望着他的那双眼睛,真的很亲切很亲切。 但主要还是那两次给她印象太深了,以让她不得不对他们狗类产生了强烈的爱怜感觉。 是的,人有的,他不一定有,但他有的,人也不一定能够。 何况,他还本就是人,只不过也只有借助狗的样子也才能寻求安稳。 5 她上高中了,已经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样子和她曾经是那样像,每每望着,他都会傻上半天,然后汪汪汪的叫着,“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了,不能不好好珍惜,不能不好好铭记,因为以后,就再也不会来了!” 她听不懂,但甚是用心的听着,可听不懂就是听不懂,所以也才那般困惑,以至爱抚着他,就都总会酸酸的。何况还是可以看到的,那就是他的眼角,总是湿湿的。 最后一次了,他无比珍惜着,无比小心翼翼着,怕稍一不小心就会永别。 他渐渐发现她有些不对了,因为她比之前更爱打扮了,更爱笑了。 时不时的,会愣上半天,时不时的,会失眠。 直到有一天,她羞羞的对他说,“我……好像爱了!” 他望着她汪汪叫着,是在说,“我知道,否则,也不会安心走的!” 然后,他跑到一边,默默的去哭了,好像,是幸福的。 何况看着她那样快乐,他没有理由不高兴,不开心,不流……幸福的泪。 那一天,她说的她爱的那个,他见到了。 是一俊美而略带腼腆的大男孩。 而且他还发现,男孩也和他一样有着一双很忧郁但很温暖的眼睛。 那是她故意找得吗?是吗?若果是,那么说? 想此,他汪汪的叫着对她说,“我终于可以放心的走了,真的可以放心了!” 她没有说,那就是因为他也有着一双和你那样温暖而忧郁的眼睛,可靠,而安宁。 而他自也是知道的,毕竟相处了那么久,不能不有所了解。 对于她的那个他,他是满意的。 而男孩见到他也很亲切,这让他更加乐了,乐颠颠的在两人面前蹦着跳着,惹得两人总是笑的前仰后合。 她在男孩面前,也总是将他抱着,甚至亲着。 那个男孩也总是对他爱抚着,甚是爱怜着。 这就是爱屋及乌吧?还是因为和他太像了?都有吧? 每每想此,他都汪汪的叫着,那是在说,“真的很想和你们就这样在一起,看着你们开心的样子,真想就这样永远下去!” 是的,只要她开心,他就没得不欢喜。 何况那个男孩,真的很优秀,真的很适合和她在一起。 他说不像那时的自己,让她默默的总是一个人独自委屈。 6 那一天,他们相约去旅游。 他恋恋不舍。 她看着他,也同样离不得。 男孩见了,很是理解的对她说,“那就带着!” 不止让带着,而且还给他搭了一个很小但很舒适的窝,他感动着,在那个小窝里,再一次哭了。 听着他俩的嬉笑说乐,他的眼泪,也在幸福的流着。 尽管一路上颠颠簸簸,但他还是睡着了,因为那个窝,真的很舒适。 梦里有着她的笑脸,有着她美美的样子,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 看着看着,他突然变成了原来的样子,然后站在她面前。 她也站在那里,然后似曾熟悉的望着他,突然,哭了。 然后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就那样抱着。 直到有人说,该走了。 是阎罗,正冷冷的看着他,催促着。 然后他恋恋不舍的慢慢松开她,慢慢望着她,慢慢的倒退着。 她苦苦的望着他,突然对他说,说她一直知道的,说她早就感觉到了,说她不怪他,从来没有怪过,更说不希望他那样的,因为她之前之所以那样做,只因爱着。 爱是不讲回报的,爱就是爱,是不用还的,倘若一定要还,那就是彼此都要活的好好的,虽然总有一个先去,但剩下的那个就必须要好好活着,否则,就会很对不起那个先去了的。 爱是什么? 如果就只是付出而不图回报,如果就只是为爱而爱着,从而为了对方可以舍弃任何,可以舍弃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就只为对方的好好活着。 那么,我爱你!他停住对她说。 她听着,望着,然后跑去一把抱住他,更加痛哭了。 他慢慢将她分开,默默的望着她,然后,绝然的转过头不再看她。 但依旧不停的说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 她听的真真切切,那就是他在窝里汪汪汪的不停叫着。 她打开箱子,望见了他那眼角的泪滴。 然后望着他,眼睛突然就湿润了。 男孩望见了,然后一边帮她擦拭着,一边瞧着窝里的他,也似有所感知的帮着他擦拭去了那作为小动物却很少能流出来的“多余”。 他是小动物不假,但他却有着一颗人的心。 何况,他本来就是人。 更准确的说,就是他。 所以,他的那些“多余”是流不尽的,只因太多了,所以,也是更容易流的。 虽然看到过的不多,并不代表那些没看到的就一定没有过。 是的,他一直在流着,默默的,不愿被她看到太多。 因为太多太多了,不想她被淹没。 7 他们到达了目的地,那里山川秀丽,花香鸟语,刚刚入夏,一片勃勃生机。 坐了大半天的车,自是要先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休息。 他们住进了宾馆,一人一间,彼此隔壁。 作为学生,主要的还是好好学习。 何况,他们也才刚刚开始。 于是他心底乐呵呵的,不然,不是很多余? 跑来跑去,蹦着跳着,围着她不停的打转,看着听着男孩对她的一番呵护备至,他汪汪的对男孩说,“你们要永远在一起,疼爱着她,保护着她,永远让她幸福快乐!” 男孩望着他,似有所知的对他一番爱抚,眼神无比真挚着。 他知道,那是男孩答应了。 最后男孩说休息一下午,然后晚上去诳夜市。 是的,大清早就坐车奔向这里,多半天了,不能不一番歇息。 男孩说完退出去,走时还不忘和他一番嬉戏,并且告诉她,“不要吵姐姐休息!” 是的,她一直对他这样称呼他,那就是她是姐姐,他是弟弟。 他听后摇着尾巴,一副很是受宠若惊的样子。 每每如此,她就都更是甜甜的喊着,“小弟弟,小弟弟!” 他也只能乐颠乐颠的汪汪叫着,那是在叫着她曾经的名字。 每每在梦里,他总会哭醒自己。 作为弟弟,他觉得不配,作为爱人,他更觉得惭愧,或许也只有叫小狗,也才对她不怎般亏。 所以,他三生追随,尽管三次加在一起,也才就只有几年的光辉,但即便就是一刻一分一秒,也还是永不后悔。 他说他真的不想忘记她,真的就只想永远这样记着,就算不能再还她,那总是想着的也算是对她曾经的一丝表达吧? 可是自己就要忘了,即便再长也不过最多几年的匆匆而过,毕竟那人生苦短更何况是他呢?而后,自是就再也不记得了。 可是她那曾经为自己付出的,自己还远远没还够,可就这样算了,那也太少了。 要怎样还呢?该怎样还呢?自己就这样一直欠着?就算还不得,那也是可以记得的! 可是就连记得…… 晚了,实在太晚了,晚在当初,永远也不会再有机会了。 不是没给过,而是曾经就一直在自己身边,自己却一再不认可。 直到失去了也才懂得。 可是太迟了,因为失去的就是失去了。 即便再有,也都变了。 就像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拥有了。 即便拥有,也都是重新来过,除却记得,就什么也不是了。 以来不是她不记得,就是自己将她忘却,甚至,谁也就都不记得了。 那曾经好不容易也才积攒起的一些,就只能重新来过,不想那般活,因为时间那样有限,不能再浪费那么多。 从而刚开始就记得,然后继续着前世那未完的继续走过,那样岂不是能省下很多?岂不是在一起的日子就能更多些? 是的,真的能在一起很多。 知道她就是自己爱的,也知道她是爱自己的,然后彼此继续好好爱着,能多一些是一些。 他想着,痴痴的想着,等缓过神来,她已经睡去多时了。 静静的,美美的。 他望着,痴痴的望着,是那样想告诉她说,我就是你曾经爱过的,现在我来了,来还欠你的,虽然永远也还不完,但只要能多一些又怎可少得呢! 他在心底默默的说着,不敢叫出声,因为她正在睡着,不愿把她吵醒。 而且,她似乎还在做着很美很美的梦,因为此时的她,甚是甜蜜着。 自然是梦到了她的那一个。 是现在的那个,那个男孩。 不是自己。 那曾经的她为自己可也曾这样笑过? 没有的,因为那时的自己和现在的那个他比,实在是相差太多了。 自己不值得她那样甜蜜的笑着,不值得。 8 他趴在那里,想了很多,也似有些累了,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以至那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他有些狂躁不安了,尽而徘徊在她床头床尾,来来去去,很是不适可。 直到这一刻,他猛然一哆嗦,随即跳向她床头,一番吼叫着。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因为即便她对他再好,他也不愿主动爬向她床头,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尽管她不止一次的要抱着他和她一起同眠共枕,可他却总是呆不下去。 尽而,趁她稍有不注意,他就又跳下床,独自默然躲至床底,然后静静的,静静的听着她的丝丝呼吸渐渐睡去。 但这一次,他破例了,只因这次很不同,因为那种不祥的预感愈来愈来强烈,那就是就要地震了。 尽而,他急了,更似疯了,不住的狂叫着,跳上她床头,抓着,挠着,汪汪汪的不敢停歇。 她被吵醒了,睡的正香的她有些不悦,可是望着他,还是很和蔼的说,“小弟弟,还是吵到姐姐了哦?” 是的,对于答应了那个哥哥不能吵醒姐姐,这的确算是失约了。 但这次是不同的,是非常严重的。 自然顾不得那么多。 于是他使劲摇着头,翘着尾巴不管那些,唯一的就是依旧不停的叫着,抓着,挠着,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所说,“马上就要地震了,再不快走就来不及了!” 她不明白,尽而很是无奈,坐在那里,望着他就只有发呆。 他就更急了,随即咬住了她的衣服,死死的拽着她,向着门口拉去。 实在是太反常了,这是他从来从来就都没有过的,甚至疯狂的都快把她的衣服扯破了。 她将他抱在怀里,不住的问他,“怎么了?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急得快要哭了,随即挣脱出她的怀抱,转继跑到门口,用爪子在门上不停的刨着,挠着,抓的门上一道又一道。 “门外?门外怎么了?”她站起身,像是知道了一些。 随即跟着他走到门前,他抓的就更狠了,以至爪子上都磨出了血。 她看到了,正要蹲下去对他一番查看,他猛的一声嘶吼,将她吓得愣在那里。 随即他转身继续扒着门,更加狠狠的抓着刨着。 她刚打开门想一探究竟,他随即就窜出去了。 他知道她是爱自己的,当然了,只是现在的样子。 是的,只是这些,便足够了。 所以他窜了出去,只为引她也出去。 是的,她爱现在的他,于是也跑了出去,但不断喊着的就只是让他快回来。 她还是不知。 于是他也就只有只顾跑去,因为她知道,她会追来的。 是的,她向他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喊着,“喂!这是要去哪里?快回来……” 他就只是跑着,可是又怕她追不上,尽而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跑跑停停,停停跑跑,就只等着她追上他。 她住在六楼,就在她追到他二楼的时候,房子突然晃动了。 她瞬间明白了,于是转身就要向楼上跑去,因为男孩还在那里。 已就快跑向一楼的他见此刹那间窜到她身前,尽而对她汪汪的狂叫不止,那是在说,“你快出去,我去救他,你尽管出去,我们仨里,也就只有我才最可以死!” 随即飞身窜上楼去。 她愣在了那里,像是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 就在这时,她被随即跑出的人群拥了出去。 …… 他飞身很快来到了那个男孩在的房间,汪汪的拼尽了力气在门口抓吼着。 男孩自是感觉到了,因为此时的房子已晃动的很厉害了。 男孩刚打开门就看到了他,刚想要抱起他,可他瞬间就跑出很远了。 然后转头望向男孩吼叫着,那是在说,“快跟我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男孩懂了,随即跟着他跑去。 天花板已经往下掉了,墙壁也裂开了。 刚跑到三楼,楼梯居然也断塌了一大截。 就在男孩不知所措时,他再次更加汪汪的对男孩吼叫着,示意男孩赶快跟上自己。 男孩马上向着他跑近了许,尽而也才刚走出几步,男孩身后的一面墙瞬间倒向他原先站在的那个位置。 男孩躲过了,但还是被砸到了腿,就在这时,很多人蜂拥而至,随即往那仅仅残存下一侧楼梯边沿的“独木桥”上挤了又挤。 而且就在男孩倒下的地方,那些人根本不当他存在,尽而只顾跑着的就要从男孩身上踩过去。 他随即窜向在那正使劲扒着腿上石块的男孩旁边,不住的对着那些即将涌来的人群嘶吼着,无比狰狞的咆哮着,保护着男孩尽快扒开腿上的石块。 那些人见此,也才有意无意的从男孩身边绕过去。 但有几个就只顾跑了,刚要顺着男孩的身上踩过去,只见他瞬间跃起,吓得那几人赶忙躲离。 就那样,他为男孩争取着那最难得的一丝,一边防着那接二连三的路人,一边用爪子帮他扒开那腿上的石块。 终于扒开了,可他的爪子却早已了血肉模糊。 刚一扒开,他就跑了。 因为他不跑,男孩也不会舍下他的。 跑着顺着那个残留的楼梯一侧边沿,等着男孩的赶忙侧身走过。 男孩瘸着腿,一步步的缓慢走着,只因那剩下的一角太窄了,稍有差池,就会从三楼一直掉到一楼,就算不被摔死,也会被随时落下的石块砸死。 这还不是最严峻的,最为严峻的是后面紧追过来的人对男孩那样的迟缓自是恨不得马上推下去。 他等男孩走过去了一半,再次跳跃到男孩身后,接着就是对男孩身后紧紧跟来的几个人一阵暴吼。 那几人自是要顾自己,是的,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谁都想活。 而他想着的自就是男孩更一定要活,不然,她就只会又加不幸福了。 何况自己本来就只是小小的一个,没就没了,谁也不会在乎太多。 尽而他为了保护男孩的安全过去,随即扑向了那紧跟而来就要撞向男孩的头一个人的怀里,咬住他的衣服,撕了又撕。 一阵僵持,男孩终于走了过去。 而他,则被被他咬着的那人愤然扯掉衣服,一把给摔了下去,从三楼径直摔倒了一楼的石堆里。 男孩望见了,一阵痛叫不要,随即向着他被摔落的位置疯狂跑下去。 就在男孩跑下一楼的时候,整栋楼瞬间垮了个彻底。 9 他还没有死,但也只是奄奄一息。 小小的他自是有着一定的好处,那就是稍有一点空隙就是他的藏身之地。 所以他挣扎着,挣扎出废墟,拖着沉重的身体,一点点向门口爬去。 他自要看到她好好的,是的,就只为她好好的。 虽然她不会死,但是受伤也不可以,只因自己在,只因自己还没死。 只要不死,就要拼尽最后一丝。 他挣扎了出去,不停流着的血迹,在他身后拉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距离。 只因她曾经爱过自己,只因自己对她不起。 所以,他还要看着那个男孩也好好的,否则,她会活不下去。 可以没有自己,但那男孩,必须活着。 就在这时,阎罗出现了,望着他说,“那个男孩也被埋在了这里,她正在那痛哭着,不知是为哭你还是为哭那个男孩!” “她……她好好的么?” “我说过,她是不会死的,但这次却是注定要受重伤的,可却被你给代替了!” “哦!那就好,只要她没事,我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怎么着?最后一次了,不想再活着?” “活着?能活着吗?还可以吗?” “可以,只是你和那个男孩你俩只能活一个,那就是我把那个男孩的魂魄给收走,然后你来代替他,从此,你和她就能真正的在一起了!” “真……真的?” “我是阎罗,那三次都为你破例了,破一次也是破,再多一些,也还是一样的!” “呵呵,还真是个好阎罗!” “哦?哈哈,嗯!还真是……感觉不错,看来以后还得多多挣得!” “可是你也只是对我,而对那个男孩,却是不公平的!” “总会有的,因为他的未来还很多,可你却只有这最后一次了!” “是么?不就是再也不记得了么?”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已经给你破例三次了,要知道这例可不是随便说破就破的,毕竟我阎罗也只是阎罗,上面有更大的,下面还要避免乱说,所以……你接下来的生生世世就不能再为人了,代价是大了些,但这是必须的,更是在你让我第一次为你破例的时候就已注定了的,所以,你现在就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我死,然后永远忘记,永远不能再不为人?再有就是那个男孩死?然后我借男孩的身体,从此和她在一起过完这一世?然后永远也不能再为人?” “不错,两者只能选其一!” “可是那个男孩,真比我好太多了!” “那也只是比以前的你,而现在,你俩没有距离!” “可是我毕竟是伤害过她的,我欠她太多了!” “所以你才更应该还她,用真正的作为一个人的你来还她!” “可是她爱的是那个男孩!” “是的,就像她曾经也那样爱过你!” “可是我却没能好好珍惜,而那个男孩,真的无可挑剔!” “现在还来得及,毕竟这是你最后一世了,如果再不珍惜,就永远也不会再有机会了,永远不会了!” “是啊!永远也不会了,所以……所以我……我想求你一件事!” “说吧,只要是举手之劳的!” “我……我想永远记得她!” “什么?这……这绝不可以!” “我答应你,那就是生生世世不再为人,可是,我真的不想忘记!” “这不可以,一世一轮回,一生一忘记,何况你已经破例三次了,决不能再继续下去!” “可是这三次加起来也才只是几年啊?” “但不管怎样都是破例!” “求求你了,真的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忘记!” “傻孩子,其实不忘记也才是最痛苦的,不然哪还需要那一再的忘记?就像你这三次,你可曾好受过一丝?要知道,虽然你记着她,可她却不记得你,而你们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所以说,就没有比你深深爱她可她却一点也不知道而更能让人痛苦的了!” “我不怕痛苦,何况我曾给过她甚至比我这痛苦还不知要痛苦多少的痛苦呢,所以我这是应该的,是必须的,我不怕,我只要记着,记着她曾经是那样爱过我!” “可是她现在却已经忘了!” “那是我不配她记着,可她不一样,她是配的上我的,甚至不管我怎么还她,也就都还是还不完!” “只因还不完,也才不需要一再记着,否则,你就只会生不如死!” “不,只要我记得她爱过我,那我就是最幸福,最快乐了的!” “傻孩子,真是太傻了!” “呵呵,即便再傻,她也还是爱过我,深深的不顾一切的爱过我!” “看来是彻底没救了,哎!这个不说了,你怎么着?到底选哪一个?” “选我死,但一定要记着她!” “可你本就既可以选择继续活着的照顾她,而且又还能记着她的啊?” “可是那个男孩会死,何况我也就只配记着!” “那就是让那个男孩继续活着了?” “不能不那样的,因为那个男孩真的很爱她,因为我坚信那个男孩就只会让她彻彻底底感受到真正幸福的!” “我说……哎!那好吧,你现在就跟我走,我让那个男孩马上活过来!” “这么说你是答应我永远记着她了?” “不可以,不能永远记着,我没那权利,你也拥有不起!” “那……那好吧,但是我求你另一件事!” “哎哟,不管怎么说,就都是不可能的了!” “不是关于我的,是她的,我想求你让她和那个男孩永远幸福甜蜜,然后,下一世,再一世……!” “不要说了,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但也不是不可以给你透露出一些,那就是她在经历过这次大劫后,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不顺利的了,而且,一切还都很顺利!” “那……好吧,只要她能真正幸福过就好了,那我们就这样走了?” “你还想怎样?” “我还想再看看她,毕竟……毕竟永远也再不会相见了,即便再见,谁又还能记得谁呢!” “……好吧!就留你最后一口气,快去吧!” 阎罗凌空一指,他瞬间精神了些许。 他再次艰难的爬起,爬向她那熟悉的“正在哭着”,他叫着,再不是汪汪的了,而是嗷嗷的,叫出了最脆弱。 虽然声音很小,但她还是听到了,准确的说是感应到了,感应到了他的特别,随即望向他的方向,喜极而泣的跑向他身边,抱着浑身是血的他,毫无顾忌的亲吻着。 他自然就更哭了,而且第一次在她面前流下了很多很多,不止泪滴。 所以也才染满了她的上衣,红红的,红红的。 但那还不是真正的他的,如果是,他愿为她流尽最后一滴。 但泪,却是从他的最心底涌出来的。 直到她突然想起,随即问向他,“他呢?他在哪里?他为什么没和你在一起?” 是的,对她来说,那最重要的…… 可他还是很满足,因为他记得,记得她也曾这般爱过自己。 是的,只要记得,只要爱过。 他嗷嗷的低吼着,是在说,“他不会死的,不会的,因为我会先去!” 然后望向站在距离他不远处的阎罗,默默问,“他在哪?” 阎罗向一处废墟指了指。 他再次嗷嗷的望向她叫着,是让她放下自己。 她听懂了,于是紧紧的抱着他爱抚许久,慢慢的放了下去。 他说不出男孩在什么位置,也指不出,唯有爬着。 一点点的,一点点的向着那个男孩的方向爬去。 一米、两米、三米……八米、九米、十米……十五米,终于爬到了那个男孩所在的位置,她赶忙向着废墟里喊去,喊着男孩的名字。 男孩听到了,并且告诉她自己没事。 而他,也就在那一刻,倦倦的却很安详的第三次在她面前死去。 他恢复了原形,站在她身后说,“我该走了,可是……我真的不想忘却,不想忘却你曾经是那样深深的爱过我!” 她听不到,但隐隐的望向了身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可是寻视了许久,一无所获。 直到转头望向第三个他时,瞬即便就嚎啕大哭了,因为那个第三次的他,就又死了。 她不知道那三个就都是他,但她知道,那三个就都很特别。 因为她为那三个,就都曾痛哭过。 因为那三个,真的给了她很多很多,真的很难忘却。 因为那三个,都曾给过她快乐,但更多的,是失去后的伤心欲绝。 她没有说,说她其实早就感应到了一些,虽然不知是什么,反正就是觉得很亲切、很亲切。 但他说了,而且还说了很多,那就是汪汪的。 他们都曾爱过。 只是她爱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她。 而在他爱的时候,她却似感觉到了。 他的三次,她不能不感觉到他的一丝。 但她的一次,却能让他用生生世世去铭记。 如果她还记得,如果他也不会忘却,那么,他们会在一起么? 会的,只要彼此都知道彼此在深爱着彼此。 可是她不记得了,而他,也即将忘却。 10 他跟着阎罗回到了地狱,走过奈何桥,端起孟婆汤,一滴泪水落进了碗里。 魂魄也能流出泪滴? 当然可以,只要心不死。 在喝下那碗汤之前,他紧闭着双眼说了一句,“我的泪滴不叫泪滴,就只叫永不忘记!” 然后,他将那碗盛着他“永不忘记”的孟婆汤,苦苦的喝了下去。 阎罗看着,笑了,隐隐的笑了。 隐隐的笑着望向孟婆暗暗说,“但愿还没老的太糊涂!” 孟婆望向阎罗也暗暗说,“老了,老的心肠越来越软了!”然后拂起那破的不能再破的衣袖将那早已干枯的不能再干枯的眼睛擦了又擦。 是在擦眼泪吗? 不是吧?她那样空洞的就只像两口死井的眼睛里,也能流出眼泪? 可以,只因实在稀奇,才而无比珍贵。 是的,如果动不动就哭的稀里哗啦,那显然是担不起那份艰巨而光荣但必须要做到铁面无私、冷血无情的重塞要职的。 而且还一做就是几千年,甚至是上万年。 如若不是恪尽职守、兢兢业业,是很难一再连任的。 但什么都有例外的,就像阎罗,例就例了,居然还例了三次。 就像他说的,例一次也是例,例十次百次也还是例,反正都是例,少次多次其实都是一个道理。 主要还是看值不值。 是的,只要值! 孟婆汤只因叫孟婆汤,自然那是因为是由孟婆一手酿造的,至于其中的秘密,也只有她掌握的最彻底。 所以她也才没死,否则,那汤里的秘密就只能永远成为秘密了。 …… 男孩被救了出来,她抱着那个死去了再也不会回来的他望着男孩,哭的是那样无可奈何。 男孩望着她怀里的那个他,也流泪了,然后对她说,“是它救了我!” 她知道,因为自己又何尝不更就是呢! 她自然不知道自己不会死,但她只知道如果不是它,自己就一定绝不可能这般完好无恙。 是的,不能那样完好无损的没任何一点伤迹。 她就像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抱着他,紧紧的将他拥在怀里,泪水一滴一滴的流在了他的身上。 他感应到了。 所以也才又来了,只是远远的望着,望着她说,“我还记得,记得你曾经爱过我,永远也不会忘却!” 她似感应到了,于是并不是很凑巧的转瞬就望向他此时就正站着的那个方向,然后抱着怀里的他,浑身颤抖的猛地跪了下去,“啊……………………” 再一次哭了,不同以往的是,这次哭的声音很大很大。 她想叫,却实在想不起该怎般叫,又该叫什么。就只有哭,哭那到底是忘了,忘了自己曾是那样那样爱过,可就是不知到底爱的是哪一个,叫什么,所以也才真正失意却又朦胧中就肯定有过,但就是竭尽脑汁一再想知道,可就是实在太过想破脑袋的就只有呜呼的恸哭,却就是说不出…… 但终是深深爱过自是不会错了,所以,那种痛哭也才是最痛苦,痛苦的明明有过,可就是再不能清晰记得,就像明明千千万语,可就是不知该怎般说,又最该像谁说,也才默然中就只有用泪水消磨。 但他终是听到和明了的,所以也才骄傲的说,那就是在叫我。 何况就连苍天也似听见了,所以,也才忽然间就也失声痛哭了。 雨中,他就那样望着跪在那里叫着自己的她,默默的,默默的……越来越远了。 隐隐的,像是牛头在飘飘的说,“做人是很难的!” 同样的,像是马面也在幽幽道,“还好他选得没错!” …… 那是继唐山大地震以来,又为惨烈的一次。 十余万条的生命瞬间被吞噬。 但总有人活着。 活着为死去的那些,继续着还能记得的活。 死去的只是躯壳,该来的依旧来着。 只是都已忘却。 忘却那曾经的坎坷,开始那新的波折。 在波折中寻找安乐,为难得而才更珍得。 也有不忘的,但不再是谁都能听明白的说。 默默的,默默的,就只是记着。 是的,不想忘却,不能忘却,只因太深了,只因太浓了,深的不知该怎么说,浓的不知该怎样做。 唯有记得,记得曾经被人是那样深深爱过,不能不幸福的。 …… 不久后,在他第三次葬送在那里的那个地方,建起了一片墓地。 而此时,在一座很是特殊的墓碑前,站着一对青年男女。 所谓特殊,只因那墓碑上面实在简单的就只刻着四个大字,“永不忘记”。 而那对青年男女,则就是很静静的靠在一起,望着那个墓碑,久久伫立。 就在两人头顶上空,一只雄鹰在飞驰。 围着两人,一再盘旋着。 记得他曾说过,要做就做最能保护她的。 女孩不由的仰首望去,因为她感觉像是下雨了,落在了她的眉头,轻轻的。 可是望了半天,就只还是那几滴。 她仰望向那只雄鹰,雄鹰看到了她正在望着自己,也才嘎嘎的叫开了。 她自是不知道那是雄鹰在说,说刚刚滴下的那滴不叫泪不叫雨,就只叫永不忘记。 但她终还是感应到了,所以也才再次望向那块墓碑上的四个大字:永不忘记!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那碗孟婆汤,你喝了没?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