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作者:水阡墨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4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16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1、缘起 这个城市连续下了三十六天的雨,我在日记本上工工整整地写上:7月6日,雨,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然后把视线投到窗外绿树掩映的雨帘里发……

1、缘起 这个城市连续下了三十六天的雨,我在日记本上工工整整地写上:7月6日,雨,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然后把视线投到窗外绿树掩映的雨帘里发呆,英文老师满口的ABC都变成音符在脑子里跳来跳去,变成纷飞的蝴蝶。我眯起眼睛弯起来嘴角,同桌阿亚亚用力地撞了我的胳膊。我惊慌地回转头正遇见她翻着白眼的表情。 她在本子上写到:菲菲,你个神人,放学后还是去你家行吗? 没有什么不可以。 我是一个孤儿,住在深水巷,有一处破旧的小院落,听小阿姨说,那是爸爸妈妈惟一留给我的一点东西。我从来没问过爸爸妈妈是怎么死的,小阿姨不想说,我也不想知道。那应该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我的脑子里只是依稀残留着两个温暖的轮廓,没有任何的疼痛的记忆,淡得似乎不存在。 小阿姨说,你知道他们很爱你很爱你就对了。我点点头,愿意笑得温暖晶莹,因为我不是被抛弃,他们永远都会那么爱我。 阿亚亚撑着一把伞,我们躲在里面,雨水落在地上溅湿了我的裙摆。阿亚亚说:“你个神人,连老英的课你都敢走神,她那双鹰眼竟然看不见,郁闷,这就是好学生与坏学生的差别。”阿亚亚把小脑袋扬得高高的,一脸不屑的表情,根本就是个倔强的孩子。其实英语老师一直都知道我上课喜欢走神,只是她每次提问我都可以对答如流,她的怀疑就越来越挫败,一点力度都没有,终于装做视而不见。我也知道,阿亚亚是个很努力很努力的孩子,她甚至每天放学都要跟我回家补习一小时的功课,可是她成绩的偶尔起色,不及她妈妈的责骂来得凶猛。 我给阿亚亚讲一道复杂的几何题,一连几遍,我越讲越急,她的脸憋得越来越红。终于,她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的脸。 我莫名其妙地问:我脸上长了痘吗? 你为什么可以学得那么好? 啊,你也可以的,努力不会白费的。 阿亚亚忽然就哭了,她粉嫩的拳头狠狠地砸到桌子上:我都努力了不是吗?你甚至可以不听课,不做笔记,就可以轻松地学得那么好,而我呢?而我呢! 我哑然,面对她的悲伤,我忽然觉得无能为力,想开口安慰一句,却发不出一点点声音。她的泪像小溪一样一直蜿蜒到我的心里。她摇晃着我的胳膊:还有人比我更可怜吗?我说:我给你讲个彼岸花的故事吧。 那是小时候小阿姨给我讲的一个故事。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城市的边缘开满了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也就是彼岸花,它的花香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人想起自己前世的事情。守护彼岸花的是两个妖精,一个是花妖叫曼珠,一个是叶妖叫沙华。他们守侯了几千年的彼岸花,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开花的时候,就没有叶子,有叶子的时候没有花。他们疯狂地想念着彼此,并被这种痛苦折磨着。终于有一天,他们决定违背神的规定偷偷地见一次面。那一年的曼珠沙华红艳艳的花被惹眼的绿色衬托着,开得格外妖冶美丽。 神怪罪下来,这也是意料之中的。 曼珠和沙华被打入轮回,并被诅咒永远也不能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人世间受到磨难。从那以后,蔓珠沙华又叫彼岸花,意思是开放在天国的花,它的花的形状像一只只在向天堂祈祷的手掌,可是再也没有在这个城市出现过。这种花是开在黄泉路上的,曼珠和沙华的每一次转世在黄泉路上闻到彼岸花的香味就能想起前世的的自己,然后发誓不分开,在下一世再次跌入诅咒的轮回。 阿亚亚已经听得入了迷,忘记了刚才那个小小的不愉快。她说:真的好可怜哦,幸好这只是传说,如果是真的,那就太惨了。这种花有花语吗? 我望窗外断不掉的雨:哀伤的回忆,是哀伤的回忆。 2、罪恶 礼拜天,我穿过那条梧桐街去对面的教堂做弥撒。 我喜欢那条梧桐街,因为我喜欢法国梧桐,听说那是一种很有灵性的植物,会给人最美好的祝福。教堂是很典型的欧式建筑,高高挂起的十字架永远都保佑着心地虔诚的人。阿亚亚打死都不相信上帝保佑的话,此刻她正在家里与XYZ大战,她说,对她来说,学习,有出息就是最大的人生目标。 我呢?我不知道。 教堂里的人不多,只有一些面目沧桑的老人和来玩闹的孩子,我随着蓝神父做完祷告就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教堂的十字架。蓝神父说:菲菲,你小阿姨最近好不好?我点头,她挺好的。蓝神父轻叹口气:她还是自己一个人吧? 现在想想,蓝神父和小阿姨认识了应该有二十几年了,当初我刚有记忆就被小阿姨带来见蓝神父,她说:菲菲,上帝会保佑你的。蓝神父的眼神那么慈爱温暖,让我感觉内心那种莫名的骚动不安慢慢地平复,心如止水。我记得那时候小阿姨还有一个很英俊的男朋友,已经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爸妈死后,他们就闪电般地分了手。从那以后,小阿姨再也没有男朋友,也没有结婚。她一定受过什么伤害吧? 蓝神父,你知道小阿姨为什么不结婚吗? 菲菲,因为你小阿姨知道,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 那她不会爱上别人吗? 不会了。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蓝神父微笑着把手放在我的左肩膀上:现在,我代表上帝赦免你的罪。他把手放下来接着说:你只知道你的小阿姨很爱很爱你就对了。 每次我来做弥撒,蓝神父都会把手放在我的左肩膀说同样的话。圣经上说,被轮回诅咒或者是灵魂黑暗的人需要被上帝不停地赦免,以减轻他的痛苦。 我的罪恶深重? 蓝神父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把我胸前的十字架握在手心里说:不要怀疑,菲菲,你有着世界上最纯洁最善良的灵魂。 离开教堂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径自去了小阿姨家。小阿姨住在城外的小镇子里,她拥有一个很大的院子,并且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田地,一块种蔬菜,一块种各种各样的花,而另一块是空着的。说空着是因为,这片地长年光秃秃的,而小阿姨却很认真地照顾它,并告诉我,她把种子种了下去,总有一天会开花的。 大人的思维不是小孩子能明白的。我这样安慰自己来解释小阿姨的反常。 小阿姨做了我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她淡淡地微笑着看我吃得满脸都是。小阿姨在二十年前一定是个不缺人追的美女,虽然现在快四十岁了,光洁的皮肤依然闪亮着不衰的容颜。小阿姨问我:菲菲,你最近有没有遇见很奇怪的人或者很奇怪的事? 没有啊,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没有遇见很诡异的穿黑衣服的男人或者很美艳的女人,再或者你身边的人的某个人突然有了很大的变化? 没有啊,小阿姨,你最近越来越奇怪了,你到底想要对我讲什么? 没有就好,戴好你的十字架,上帝会保佑你的。 小阿姨平静的微笑,我突然感觉害怕。小心翼翼地说:小阿姨,呆会我们一起去医院做个检查吧,我怕你身体会不好…… 听说很多精神病的初期患者都会胡言乱语。小阿姨忽然叹了气。 3、惊梦 期中考试的成绩马上就要下来了,上课零响的时候,阿亚亚愣愣地坐在座位上,拳头握得死紧,我感受到她的紧张。我拍拍她的手背:放心吧,我们已经努力了呀,最重要的是过程。 可是,努力的过程是为了有个完美的结果啊。阿亚亚低头绞着手指,老师已经抱着一大摞成绩单走到讲台上。我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种感觉突如其来,好象有什么事情马上要发生。 老师说:这次的考试成绩大部分同学都有进步,现在公布前三名和后三名的名单。第一名,菲菲650分,第二名,路晓560分,第三名,孔林550分。现在公布后三名的名单,第68名曹东东,第67名陆得,第66名阿亚亚。 我几乎是立刻地惊叫起来:这怎么可能? 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像被抽去了声音的静止的电影。我面对老师惊讶的表情,一字一顿地问:这,不,可,能。阿亚亚的努力怎么可能白费? 是啊?我也不可思议,那么努力为什么没有好成绩。老师推了推眼镜,一脸的漠然。 阿亚亚突地站起来,她脸色苍白,一句话不说就往外跑。同学们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我的心跌落谷底,不顾老师气急败坏地叫,你们去哪? 阿亚亚在学校的后山上放声地哭,有点撕心裂肺的感觉。我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她,不敢靠近。垂了眼睑再抬起来的时候,一个妖冶美艳的女孩笑着站在我身边,与我并肩看着远处的阿亚亚。她说:她想要变成最优秀的人。 我点头:对的,这是她的人生目标。 那你呢? 姐姐,我不认识你。 以后会认识的,菲菲。 你怎么知道我叫菲菲? 女孩妩媚一笑:我叫阡陌,记住,我们会在见面的。 好奇怪的女孩,我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那个叫阡陌的女孩竟然不见了。如果不是空气中还留下了玫瑰花的香味,我真以为看花了眼。我要告诉阿亚亚这真的是太奇怪了。我向阿亚亚的方向看去,咦?人呢? 入夜。 我在日记本上写上:8月12日,我遇见一个很奇怪女孩,她长得好漂亮,用玫瑰的香水,可是他一眨眼就不见了,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然后,我去院子里关门,准备睡觉。门外的路灯还是那样混混黄黄的,洒出一片温柔,我刚要掩上门,忽然看见一个穿黑衣的男子站在路灯下,他长得真是英俊,只是感觉那么冷,像是从地狱里来的勾魂使者。我愣在那里,用力地揉了一下眼睛,嗯?不见了?是真的还是幻觉? 回到屋子里,我开始怀疑上午看见的那个女子也是一个幻觉而已。不过有什么关系呢?那么美妙的幻觉。我打开日记本想要接着写上这个美妙的错觉。可是,打开日记的那一刻,我听见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日记本上写着8月12日,后面的字迹魔术般地消失了。 消失了。 4、迷心 第二天,阿亚亚来得很早,我终于松了口气,脑子里涌起昨天发生的一幕幕。我急急地拉着她的胳膊问:亚亚,你昨天在后山上有没有看见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孩,她的头发很长,一直垂到腰部。她的身上有很清的玫瑰花香,她说她叫阡陌。 阿亚亚的眼神有些许的惊慌,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我没有见到。 真的吗? 阿亚亚很不高兴地瞪我一眼,然后埋下头做作业,那冷漠的样子好像是遇见了百年难见的脏东西。我耸了耸肩膀,这丫头受打击了,有点转性。 哈,或许,真的是我神经错乱。 一连几天,阿亚亚都变得很奇怪,她不再去我家,也不愿意跟我讲话,见了我就一脸的嫌恶,甚至连听到朋友这两个字都会浑身起鸡皮疙瘩。她的口头禅从“我跟你讲”变成了“别跟我讲话。”我忽然想起来小阿姨说的话:没有遇见很诡异的穿黑衣服的男孩或者很美艳的女孩,再或者你身边的某个人突然有了很大的变化? 都应验了,我感到头皮发麻。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家附近的街角竟然开了一家咖啡店,光看装潢就知道主人的品位肯定是不一样的:黑色的店面透出华丽的朴素,我却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仿佛这是一个魔鬼的嘴巴,钻进去就永远也出不来了。 我笑笑,准备回家。 一只狗狗忽然咬了我的鞋子,我低头,它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正静静地盯着我,像是哀求我不要离开一样。我蹲下身子摸摸它的头,眼前却出现一双黑色的休闲鞋。有一个声音从头顶懒懒地响起来:嗨,我的狗很喜欢你。 是个很漂亮的男生,只是眼神里透出一种骨头里散发出来的冷。我眯了眼,似曾相识的感觉。我说:我见过你吗? 小姐,用这种话跟帅哥搭讪也太老土了吧? 我翻个白眼,不知道谁跟谁搭讪呢。我问:这只狗是你的吗? 是啊。 我把狗狗抱到怀里,温柔地摸摸他头顶的毛说:它不想跟你,再见。从小我就和动物就一种很微妙的感应,能知道它们的真实想法,这只漂亮的狗告诉我说:求求你,带我走。这肯定是个虐待动物的主人吧! 喂!男生拦到我面前:那是我的狗,你讲理不讲理。 不讲理。 菲菲,我早该知道你不讲理的。 我不理他,抱着那只雪白的狗径自离开,男生在我的背后喊:你会想要回来找我的,我就在这家咖啡店。如果你对你身边的事情有了疑惑,感到意外,一定要来这里找我。 意外?喜欢诅咒别人的神经病。等等!他叫我……菲菲?我确定听到他叫我菲菲。当我反应过来再回头的时候,哪有什么人? 又是消失? 5、隐瞒 语文测验发下来的时候,我吓了一跳,阿亚亚她竟然得了第一名。面对全班同学惊讶的表情,她像已经在预料之中一样,带着一种得意洋洋安静坐在那里。她说过,菲菲,假如我哪一天能够超过你,我一定给你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我微笑:亚亚,来,要不要抱一下? 阿亚亚僵了僵身子没有说话,我伸手去拉她的胳膊,她像给烫到一样狠狠地甩开我的手:该死的,你别烦我。我愣住,她也愣住,分明有懊恼和痛苦在她眼睛里一闪而过。这个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阿亚亚!太反常了!你很难想象昨天还好得难舍难分的好朋友,今天忽然冷酷得百毒不侵。我决定去小阿姨那里问个清楚。她似乎对一切已经未卜先知,可是却不能告诉我。 小阿姨依然在那块空旷的小田地里,施肥浇水,忙得不亦乐乎。她的脸上有一种淡淡的温暖的光,那就叫做希望吧。我能感觉到其它两块田地的植物对这块地的种子的敌意。 我笑:小阿姨,你的花儿吃醋了! 菲菲?你怎么想到要来,不是礼拜天啊。 我想你了嘛!我拿一块毛巾帮小阿姨擦脸的时候还不忘记小小地撒一下娇。 你这个丫头不会无缘无故地跑来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啊,啊,我神通广大的小阿姨。我点点头:小阿姨,都被你猜到了,我看见了穿黑衣服的诡异的男孩和十分美艳的女孩,更可怕的是,阿亚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成绩忽然好得不得了。 小阿姨一惊,不自觉地脱口而出:亚亚去了魔鬼庭院! 魔鬼庭院?我皱眉:那是什么地方? 小阿姨猛然惊觉自己的失言,一时间脸色苍白地摇头:没有。菲菲,我是说,从今天开始,你不要管亚亚的事情,离她远一点。如果再遇见那两个人,不要和他们接触,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带好你胸前的十字架。 小阿姨,你刚才好象说的是…… 我做了点心,快近来吃吧。小阿姨转身进了屋,我的话卡在喉咙里,像一根柔软的刺,让我焦躁不安。小阿姨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是一定的。 她刚才说的是,魔鬼庭院。 6、疑惑 我像往常一样穿过那条长长的梧桐街去教堂做弥撒,我要告诉主耶稣最近的一切,请他给我揭开一切真相的力量。蓝神父像已经知道我要来一样,安静地站在门口迎接我,阳光照耀在他的头发上,金色的温暖的影子若隐若现,我仿佛看见了天堂。 菲菲,不要问了,那个地方你不可以去。 啊?蓝神父,你怎么知道我想问什么?我站在蓝神父面前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被刨开,被阳光铺满。 蓝神父把手放在我的左肩上:现在我代表上帝赦免你的罪。菲菲,你胸前的十字架一定要带好。现在阿亚亚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优秀,就随她去吧。 我想,蓝神父的话总会有他的道理,而且也会设身处地地为我着想,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这里面好象有一个惊人的秘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只是瞒了我一个。我点点头说:好啊,我不问这个问题,我问另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回答我。 好的,孩子。 小阿姨那块长不出东西的田地到底种了什么种子? 曼珠沙华,也就是彼岸花。 彼岸花?我突然想到小阿姨给我讲的那个关于彼岸花的故事,脑子里有瞬间的清晰,但是稍后又朦胧起来。我奇怪地皱眉:她为什么要种彼岸花。 因为这个城市已经看不见这种花了,也许将来的将来,再经过几个世纪也看不到这种花了。你小阿姨只不过在盼望奇迹的发生。 我不明白,难道小阿姨真的相信那个荒谬的故事吗?只不过这个城市的气温,不适合那种花的生长而已,就像北方种苹果,南方种柑橘。蓝神父只是笑,笑得那么宽容。我知道,他不会再回答我任何关于这件事的问题了。 回家的时候又路过那家装潢奇怪的咖啡店。我顿了顿脚,想进去,脑子里却想起蓝神父刚刚说过的话。他说:菲菲,你不要管,带好你的十字架。十字架?对了,小阿姨也总是提醒我带好我的十字架。难到不带它,就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吗?这个十字架我已经带了十几年从未离身,就像我身体的一部分跟随我生长。 我小心地把十字架从脖子上摘下来,一辆货车忽然从眼前飞驰而过,我吓得大退了一步,十字架掉在地上。它反射的阳光像针一样刺痛了我的眼,一瞬间天昏地暗的感觉,然后眼前一片血红。我的脑子里好象有什么回忆在慢慢地复苏,一点一滴地拼凑起来。我看见大片大片的红色掩映在高大的树木之间,像红色的海洋一样流动在这个大地上,那么美。我觉得心痛,痛得没有办法呼吸,一双眷恋的眼睛在花丛里晃啊晃的,怎么也捉不住。我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7、死亡 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冷冷的黑色让我窒息。我下意识地去摸胸前的十字架。没有了。糟糕,肯定是丢在马路上了。我懊恼地抓抓头发,耳畔响起一个些许熟悉的声音:醒了?我吓了一跳,这人怎么跟鬼一样?我有点不高兴地抬起来头,却迎上一双透彻的眼睛,身体像被雷击中一样,不觉得失口:我是不是见过你? 当然,你还强行抱走了我的狗。 汗。我是说在那之前。我不好意思地别过头。 喂,你跟帅哥搭讪的方法越来越老土了呀。男生咯咯地笑,却没有丝毫喜悦的温度。他说:我是文宇,菲菲,我说过我们会见面的。 你是不是知道魔鬼庭院的事? 文宇眼中突兀地闪出一抹赞赏,他优雅地点了头,此刻像一个阴险狡诈的商人:你很聪明。我就是要跟你讲魔鬼庭院的事。只要你想知道的,尽可能地来问我。 魔鬼庭院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魔鬼庭院是世界上制造完美人类的地方,但是你要拿你世界上最最珍贵的东西作为交换,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是你最珍贵的。 难道世界上真有这么诡异的地方?我心里嘀咕地,手心里已经冒了汗,那阿亚亚她交换了什么?文宇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他冷冷地笑着:她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就是和你的友情。她拿友情交换了自己的优秀。 啊,原来如此。 可是阿亚亚因为交换了自己的友情,所以在9月20号晚上10点,会因为和朋友闹僵,不小心被朋友推到一辆疾驶的大卡车上。文宇弯起来嘴角:生死有命。现在是9月20号8点。我顿时明白了文宇找我来的意思,不过是希望我交换一些东西来换取阿亚亚的生命。我笑:我不相信生死有命,说完匆匆地穿了鞋子往门外跑,阿亚亚,我会救你。 你会后悔的。 我后悔我这么久才知道你的阴谋。出门的那一刻,我清楚地看见文宇脸上一闪而过迷茫。 阿亚亚看见我吓了一跳。她说:你不会在学校门口等了我一个小时吧?声音里有淡淡的讽刺,不过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一个典当了自己友情的人,应该是孤单不快乐的,我必须帮她。我毫不在意地挽了她的胳膊,像一根缠人的藤条,我说:亚亚,在10点之前,我必须要跟你在一起,否则你会有危险。菲菲,你放手!不要!我坚决地摇摇头反而抱得更紧。阿亚亚知道我的牛脾气上来是谁都劝不了的,于是挫败地任我拉着她朝一路边的牛肉面馆走。 其实谁都吃不下,我看了一个表,还差10分钟就是10点。阿亚亚终于忍不住,气急败坏地质问:你老底在神经什么? 你去了魔鬼庭院交换了你的友情,对吗? 你怎么知道?阿亚亚惊叫着站起来,我也随着站起来,不允许她逃避事实:亚亚,虽然他们拿走了你的友情,但是我们可以试着重新培养起来新的友情……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能明白没有友情的那种感觉!阿亚亚像发疯了一样瞪着血红的眼睛一步步地往后退。我吃了一惊,伸手去拉她,在公路边上,太危险了。你别碰我!阿亚亚狠狠地甩开我的手。一种不详的预感来的突然,眼前浮现起文宇诡异的表情。来不及尖叫,阿亚亚奋力地甩开我的手,身子像风筝一样飘了好远。 绝望突袭,我的眼睛已经盈满泪水,一声哀号,刺耳的刹车声震动着耳膜。我看见了血花飞溅起来,在暗夜里飘过成一朵朵妖艳的花,然后迅速地闭上了眼睛。我蹲下身子开始哭,耳边是各种糟杂的声音,人群的尖叫声,破风声,车辆的鸣笛声,小孩子的哭声。哦,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那该多好? 8、凌乱 为什么要哭呢?文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他身着一袭黑色的风衣,在夜色里是如此的落寞。我把头从膝盖里抬起来,眼前什么都没有,没有车,没有血,没有声音,而是一座很高的大厦的天台,头顶有很纯白干净的星星,我的泪水湿了整片天空。 为什么要哭呢?文宇的手指停留在我的脸上,泪水流到他指尖闪烁了一下,流失。这种情景那么熟悉,我脑筋里有一些错落的记忆又开始纠缠不清——那根洁白的手指停留在我的脸上,一个有绿色翅膀的男子哀伤地说:“为什么要哭呢?”“沙华,我不怕生生世世的轮回之苦,我只怕再也无法相见。”“曼珠,你后悔吗?”“能与你相见,我不悔。”沙华清澈的眼睛猛然涌起了嗜血的红,他奋力地把我搂在怀里,声音因为愤怒而嘶哑:“神,我诅咒你,我诅咒你给黑暗所吞并,如果有机会,我会跟你作对到底!”我惊慌地去捂他的嘴:“沙华,我们犯了错,神惩罚我们,这是公平的。” …… 我在一片混乱中清醒,文宇正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他时常完美而冷酷地弯起来的嘴角此时已经微微地发白。他抓了我的肩膀,冰冷的眼清澈得见底:“我是不是见过你?” “我不知道。”我茫然地摇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叫你沙华,或者我那些莫名其妙的记忆里根本就不是你。” “可是,我记忆里残留的一些影象已经碎裂不堪,我叫她曼珠。”文宇的表情变得很痛苦,他似乎很难接受地用手去打自己的头,我吓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倔强地抓了他的手。他的手冰冷,我想起来阿亚亚现在是不是也身体冰冷地活在另一个世界。我的身体颤抖成一团,文宇像从大梦中惊醒一样忽然放开我,他说:“对不起,我这样挨着你太久,你的身体会被冻坏的。” “阿亚亚,她,真的,活不过来了吗?”我不是身体冷,而是内心被现实折磨得如坠冰窟。 “是的。阿亚亚的寿命也就到此,这是宿命。” “我本有机会救她的,对不对?” “是。” 我便不再讲话,夜色浓了又淡,我和文宇各怀心事地并肩站在楼顶。我觉得奇怪,身边的这个魔鬼并不觉得可怕,相反,好象认识了千百年那么久的熟悉感觉。沙华?曼珠?曼珠沙华?彼岸花。真是太可笑了,我悲伤到神经错乱。 我去教堂找蓝神父,他正给一对新人举行一场婚礼,结婚进行曲的声音,像美妙的梦一样把这个早晨拉扯得繁忙而兀长。新娘子穿着洁白的婚纱,像个纯洁的天使一样,静静地期待上帝将幸福降临到她的身上。我羡慕到绝望,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潜意识里知道自己不会有这么一天的。我坐在台阶上,蓝神父坐在我身边。我还没开口泪先流下来。 “菲菲,不怪你的,这是阿亚亚的宿命。” “那我呢?我的宿命是什么?你和小阿姨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蓝神父微笑地看着我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个瓶子,是很小很精致的瓶子,里面似乎埋藏着一团淡紫色的光。“菲菲,记得这个瓶子吗?”“不记得。”只是有那么一点很浅很浅的印象。“你很小的时候,我问过你,菲菲,把你想忘记的东西都装到这个瓶子里好吗?你说好,然后你的那些想忘掉的记忆就被我装到这个瓶子里了。你闻闻看,是什么味道的。” 我好奇地打开瓶塞,凑到鼻子前,好香好香的蔷薇花的味道流连在鼻翼周围。这是什么时候的味道了?好象是很久很久以前,爸爸妈妈的笑脸都在眼前的时候。 9、宿命 “菲菲,你去楼上叫小阿姨吃饭,小心楼梯。”妈妈在厨房里叮叮当当地收拾碗筷,窗外的爬山虎一直蜿蜒到窗棂上。我甜甜地答应着,就提着小裙摆去楼上喊小阿姨吃饭,我知道小阿姨肯定在是给那个漂亮叔叔写情书。谁知道,灾难总是在不经意间降临的,早上妈妈擦楼梯的水还没有干,我光滑的鞋子踩上去,就像踩了一块没融化的冰。 那个早晨,我的尖叫像受惊过度的鸟儿一样划破了早上的祥和宁静。我的眼前一片黑暗,然后不能够说话,不能动,浑身疼痛难当,爸爸妈妈,还有小阿姨悲伤的呼唤那么遥远地徘徊在黑暗之外。晚上,我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医生遗憾地摇摇头:“脑震荡有些严重,大概这个孩子一辈子就只能躺在病床上了。”爸爸妈妈的脸上有了晴天霹雳的表情。 第二天爸爸在街上遇见一个穿黑衣服的冷酷男孩,他说:“大叔,你不想你女儿你辈子都躺在病床上吧?”只因为这一句话爸爸和妈妈一起走进了魔鬼庭院,那个男孩子,就是文宇。爸爸妈妈最珍贵的东西除了我,就是彼此。那个叫阡陌的女助理微笑着说出了我的身世:几千年前,曼珠花妖和沙华叶妖因为违背的自然规律被神惩罚,他们将生生世世受轮回之苦,不能在一起。而你的女儿就是曼珠花妖的转世,她这辈子注定要在病床上生不如死地过一生。除非用你们的灵魂并且要灵魂受百年的煎熬,换取女儿一辈子的安乐,你们愿意吗? 爸爸妈妈毫不犹豫地点了头。他们交换了灵魂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而小阿姨在我身体好后没几天,就去了魔鬼庭院,她交换了她自己最珍贵的爱情换取爸爸妈妈那100年不受煎熬。从此我那段不愉快的记忆被蓝神父收回,装到那只小瓶子里。封存,封存了15年。 记忆一点一点地苏醒,连同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我终于确定文宇就是前世的沙华。 我心里默默地念着魔鬼庭院的名字,不一会就有那个冶艳的女孩子站在我面前,她笑地春回大地:“菲菲小姐,我说过,我们会见面的。”“这一切是不是都已经安排好了?”我语气里有些伤感。“你可以改变命运啊,你知道的,魔鬼庭院什么都可以交换。”阡陌拉了我的手:“我们走吧。” 文宇坐在老板椅上,脸色凝重,不肯流漏一点隐秘的心思。原来,这一切真的早就安排好的,从我的爸爸妈妈,到小阿姨,然后是阿亚亚,都是得不偿失,我最后还是会来到魔鬼庭院,换取我爱的人的心。 “菲菲,你想交换什么东西来换回什么东西?”文宇的眼神有些躲闪。 “文宇,我想问一下,你到底记得不记得我?” 这句话是意料之外的,阡陌在旁边不自然地提醒:“菲菲,你是来做交易的,不是交朋友的。”我点点头,我知道文宇前世的怨气太重,于是被魔鬼选中做魔鬼庭院的黑暗使者。他的记忆和爱情已经被封锁起来,所以他不记得我,为他轮回了千年的爱人。 “我最珍贵的东西就是自己,我要用我的灵魂来换取沙华的记忆和爱情。” “沙华?”文宇皱了眉毛:“他值得你那么做吗?你要想清楚……”文宇忽然觉得自己失口。我却在阡陌惊讶的目光里微笑了,他终究无法完全不关心我。我说:“我的沙华,他可以为了我丢弃自己的记忆和爱情做一个魔鬼,所以,我一定要救他。” “好,你别后悔!” “嗯,为了沙华,我不悔。”我签上名字的那一刹那,梦醒了,云散开了,宿命轮回似乎马上就可以破解。我看见文宇,我的沙华把手放在我的头顶,我变成一个金色的光团,那一刻,他的记忆和爱情像海水一样涌进他的身体里。下一秒,我的灵魂却逃脱了魔鬼的手心。 阡陌着急地大叫:“文宇,你想干什么?” “阡陌,你知道吗?我就是叶妖沙华。”阡陌白了脸。文宇哭着把我抱到怀里:“我的曼珠,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我带你离开这里。” 我微笑,原来一秒种有爱的相处就可以变成永恒。 “谁也不许走。”是个很威严的声音,文宇把我护到怀里,他的心跳得好快,我感到危险的来临。可是没有关系了,只要有沙华的地方,哪里都是天堂。“大护法,我不能让菲菲交换灵魂,她是我的曼珠花妖。”“可是,我已经很久就想得到她的灵魂了。当初她进入轮回是有一颗赎罪的心,而你是怨恨的心。所以你们的灵魂,一个是完全纯白干净,一个是黑暗的,这就是我选中你做魔鬼庭院使者的原因。” “不,我绝对不和菲菲分开。” “对,我和文宇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那好,我成全你们。”火焰升起的时候,我想到这个黑影在我的记忆里划过不止一次,现在终于完结。文宇紧紧地抱着我,疼痛一寸一寸地消失。几千年后的我们,不求同生,但求同死。10、重生 小阿姨和蓝神父去一个远方的城市传道,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月以后了。她和蓝神父推开院落门的时候,满眼的红艳艳的小花朵像一个个对天堂祈祷的手掌,那么虔诚热烈而又绝望的幸福。蓝神父把手放在小阿姨的左肩:我代表上帝赦免你的罪。轮回的宿命遇火重生了,生活应该重新开始了。 小阿姨就这么拥抱着那片彼岸花大声地哭起来,她的小菲菲已经在彼岸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永远都被满足和感恩包围着。 这个城市又开满了大片大片的火一样热烈的花儿,充满了哀伤的回忆和燃烧了爱情的忠贞。 你一定要记得,它是曼珠沙华。 她是曼珠,他是沙华。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彼岸花 作者:水阡墨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