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桃花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5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78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5分钟
简介:花开1 龙泉山的桃花又开了,漫山繁花,醉人勾魂。 蛟心中又出现了那时的情景:桃夭站在桃树下,决绝地抽打着一树桃花,每抽打一下,她的背后就会出……

花开1 龙泉山的桃花又开了,漫山繁花,醉人勾魂。 蛟心中又出现了那时的情景:桃夭站在桃树下,决绝地抽打着一树桃花,每抽打一下,她的背后就会出现一道明显的痕迹。满树花残,遍体鳞伤。她无力地跪在树下,滔滔大哭。 蛟为了守护桃夭而无法成龙,永世都只能在龙泉山上充当山灵——好歹也算是个神职,蛟觉得能够守在这里看着她重新长大也是很好的。 每年春风起时她就会开花,慢慢长大,一日又一日,终于又到了她能化成人形的年份了。 蛟前些年离开过一次龙泉山,去百里外的碧河帮忙治水收云,也算是为数百年前的那场变故做一个了结。治水的功德所积攒的法力,蛟全数灌输给了桃树,若不是如此,恐怕今年桃花也只是开开而已,不会有那么一个化成人形的桃瑶瑶出现在蛟面前。 她和当年的桃夭长得一模一样。 蛟至今还记得百年前第一次看到桃夭的场景。 那时的蛟无牵无挂,整日在山野河川云游,吸收日月精华,感悟世间百态,逍遥自在,只等哪日修成正果,化身为龙。 正是清明时节,春雨绵绵,蛟路过一座山头时,忽然被一声清脆的声音唤住了,“哎,那条天上的龙,你能住在山顶不走了么?” 蛟觉得心中一动,仿佛一股清泉洗过被弄脏了的尾巴。俯身看去,山头一岩壁上汩涌着一道清泉,泉畔一棵桃树桃花正艳,但所有的光彩却都集中在了树下那个姑娘身上。她明眸皓齿,亭亭玉立,气质卓然,身着粉色流苏花裙,正抬头看着常人看不到的蛟。 “你能下来吗?我这样看你很累的。”她对蛟一笑,“我是桃夭,那棵桃树就是我的本身。” 原来也是未修成正果的妖精,蛟回道:“我不是龙,只是蛟龙。”蛟飞了下来,将身体融入石壁,趴在泉口,看上去那泉水仿佛是从蛟身上流下来的。 “我才不管那么多呢!那你愿意留下来了?”她笑起来声若银铃,“我看你已经打算留下来了。” “这泉水要干涸了,我若不留下,怕是你也没法再开花吧。不过这龙泉山正好是气脉汇集之地,我留在这里修行也会更好。双赢之事,你不必太多感谢。” “你这蛟龙,还不是龙呢,说话就那么官腔,若不是我没有办法——这泉水干涸了我倒无所谓,只是这满山的其他活物怕就是活不下去了,更何况这山里山下居住的村民。” “没有山神么?” “这座山历来都没有神仙管辖,全凭自然诞生的山灵调控,也算是充当山神的角色——当然,我就是现在龙泉山上的山灵,桃夭。” 2 龙泉山下的泉畔中学每年总是最早组织去春游的学校,所以每到花开,在市一中读书的敏敏就会很嫉妒她哥哥明明。 “妈,为什么我和哥没有在同一个学校读书啊?你知道我最喜欢去龙泉山上看桃花的,结果每年都是哥哥先去玩,等我们学校组织去的时候,花都快结果了!” “其实我是不介意你作为家属和我一起去的。嘿嘿,妈,我先走了啊……”李明明很潇洒地提起他的书包,临到门口又回头,“放心吧,我亲爱的妹妹,我会拍最好看的照片回来给你看的……下午考试好好考啊!要是比你哥厉害了,我请你吃大餐!” “滚吧你!”敏敏朝他吼了一句,然后无奈地回自己的房间,愤愤地把英语书摔到书桌,“哼,桃花桃花,祝愿你遇到一桃花劫!” “桃花节?敏敏别生气了,每年这个时候你都要跟你哥怄气,下周末就是桃花节,我们全家一起去就是了。” 忽然冒出的老妈把敏敏吓了一跳,听了老妈的话,她撇了撇嘴,也觉得生气没必要。起身探头一看,哥哥正骑着车潇洒地前进着,而远处的龙泉山笼罩在一片隐约的粉色花海中。 “哥,还是祝你走桃花运好了。” 3 “他要来了!”桃瑶瑶按捺不住地念叨着,一树桃花一次次地上演繁盛的开花仪式,一瓣、一朵、一丛、一树。蛟趴着,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这棵粉得发紫的桃树,挪了挪角,重又闭上了眼。 “你说他会不会上来?也许他会上来的,那时候他都上来过。他会爬上来,就在这片草坪上躺下来,嘴角叼一根长长的草茎像你一样懒懒地晒会太阳。”桃瑶瑶越想越激动,掉了一地花瓣。蛟一点反应都没有,汩汩泉水从它身下流出,急速地越过那块已经无比光滑的岩石。 “我可以变成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嗯,实际上我就是一个小女孩,蛟,你说是不是?我会穿着他们漂亮的校服,对,你给我说过的,就是校服,然后我就可以跟他说话了。比如说,今天天气真好啊,又或者,你看龙泉溪的水多么清澈……蛟,他会不会觉得无聊?你知道,我没有接触过几次人的。虽然我有躲在守山大娘家跟她一起看过那个盒子里面的事情,对,那盒子是叫电视机。蛟,我在里面看到过你吔!不过好像里面的蛟都是坏人……守山大娘的女儿喜欢看叫偶像剧的故事,每次她女儿回来的时候我都会去偷看,里面的故事真的很感人……”蛟对她的喋喋不休依然保持着不闻不问,但这并没有挡住桃瑶瑶的热情。 “那个盒子真的很奇妙,我看到里面有很多我们妖精和人类之间的故事呢!我想,今天属于我的那个故事就会发生了。你说是不是?” “他不会上来的。”蛟终于抬头说话了。 “他会上来的!那时候你不在,我着火了,是他上来帮我扑灭的!然后他累了,叼了根草茎躺在前面的草地上,太阳啊就那样暖暖地照着他的脸,几只被火焰吓跑的蝴蝶重新飞了回来,我的花瓣有一片随着风掉在了他的额头,那些蝴蝶就在他的头上飞啊飞,美极了……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才决定要向你学习好好修炼……”蛟睁眼,抬起头,默默地看着那棵桃树。无疑,她一定是龙泉山最美丽的一棵桃树,而且也是蛟心中最美的桃树。桃花开了,那是不可违背的、命运中冥冥注定的事情。 4 “明明,不是说你会把你美丽的妹妹当家属一起带上吗?人呢?” 窗外的粉色今年显得特别美丽,不知怎地,心中总是会涌上一层又一层的感伤,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在心里横冲直撞。李明明静静地靠着车窗,觉得自己正在一棵桃树下懒洋洋地躺着晒太阳。不远处是淙淙作响的龙泉溪,也不知是哪户人家的狗不时“汪汪”叫两声,天空中的云朵像泼出来的牛奶一样变化着,风中带着徐徐飘落的花瓣,几只蝴蝶追着花瓣在阳光中起舞。 “喂!你发白日梦呢?跟你说话呢!” “啊?哦!嘿嘿,她今天要考试,带不出来的。”明明抱歉地笑笑,挠了挠头。 “刚才想什么呢?我看真是春天到了,桃花开了,明明的心也在荡漾了!” 满车的同学都“哈哈”笑了起来。因为这么多年也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所以每年的春游学校都管得很宽松,大家都只是集中上下山就可以。 明明和往年一样,准备和朋友们在龙泉溪边聚餐。溪水湍急,一路浪花翻滚,挟带着无数花瓣。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今天总觉得心神不宁,看着溪水中盘旋的浪花,不禁有些失神。 “喂!明明你掉魂了啊?别在那边不动,去农家乐买只叫化鸡回来!为人民跑跑腿吧!” 回过神来的明明和大家开了一番玩笑,才往那个熟悉的农家乐买走去。 穿过一片小桃园,拐上石子路,一口大鱼塘旁边就是那家店。可是今天的小桃园显得特别的大,明明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好久,却怎么都看不到出口。难道今天的自己真的有些神志不清? 一拐弯,一阵闷闷的咀嚼声猛然从前面传来。一只黑黝黝的东西正埋头啃咬着,明明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只跟大狗一样体积的黑色老鼠!好奇心驱使着明明再探头看了看,那只老鼠居然在吃一只黄色的大狗!老鼠吃得很小心也很认真,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环境的变化。明明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不觉撞在了一棵桃树上,一阵花瓣雨降落,窸窸窣窣地盖过了老鼠的咀嚼声。那只黑色老鼠迅速抬起头,细长的黑红色眼睛一瞥,眼珠子立刻就锁定了这边树下的明明。只见它埋头叼起剩下的狗飞速窜开,只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明明调整了一下呼吸,鼓起勇气走到刚才老鼠呆着的地方,可是刚才发生不可思议事件的地方看上去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连一根狗毛都没有找到,仿佛一切都只是一场幻觉。 难道是被桃花弄花了眼? 明明再向前走,居然很快就走出了小桃园。在农家乐买叫化鸡的时候,明明听见老板娘在不断地喊着:“阿黄!阿黄!” 实在按捺不住好奇,明明问老板:“老板娘在唤狗吗?” “是啊,我们家阿黄,一黄色土狗,平时很听话的,可是今天一上午都没看到,快吃午饭了还不回来,不知道哪里去了!回来看我打断它的狗腿!”老板说话恶狠狠的,但是表情却满是对那狗的喜爱。明明觉得自己的心在怦怦狂跳,付了钱接过包好鸡就往回赶。特意绕过了小桃园,回去的时候因为晚了,不免挨了一顿调侃:“哎呀,我们的明明同学今天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我们还以为你拿着叫化鸡和美眉私奔了呢!哈哈哈哈!” 5 “蛟,我觉得很奇怪哦,怎么今天我感知不到山脚的事情了呢?总觉得有一团黑色的影子挡着……” 蛟依然懒洋洋地沐浴在春光下,对桃瑶瑶熟视无睹。 “你说句话嘛!蛟?蛟!你还睡!起来啦!你再睡!你再睡就成了一条大懒蛇了!” “放心吧,他来了,在山下吃饭呢!你能吃饭吗?还吵着要和他在一起。”蛟轻轻张了张鼻翼,身下的泉水忽地涌出了一大股。 “蛟……我想我也许能吃了哦!昨天你睡觉的时候我在守山大娘家偷吃了一些叫糖和茶的东西,还满好的哦!”瞬间,蛟想起桃夭对他说过的话:“现在啊,我没事就到山下的镇上吃二钱桃酥,喝一壶清茶,那感觉优哉游哉的,怕神仙也不过如此呢!蛟什么时候也化身成人陪我去吃一回吧?对了,我还没有看到过蛟化身成人的样子呢!难道说蛟不会?我想不可能……”如果再给蛟一次机会,他一定要以人形陪桃夭去山下吃桃酥,喝清茶。 桃瑶瑶依然在那边念叨着,蛟忽然抬头对她说:“下次我带你去山下吃桃酥,喝清茶吧。” “嗯?真难得!蛟居然主动跟我说话,还要带我下山去玩!”桃瑶瑶不知什么时候从本身里面走了出来,还打扮得和山下的学生一样,边说边高兴地玩蛟漂浮在空中的胡子。 “好了,回你的本身里去,我到山腰去看看。那团黑影子好像不是什么善茬。”说着,蛟从身体里飘出一团白色的影子,那团影子在空中扭动了一下,看上去仿佛要变成人的样子,但最终还是以一团模糊的形态飘走了。 “什么嘛!走得那么快!”桃瑶瑶不满埋怨。 “我会帮你把他引上来的。”桃瑶瑶耳边忽然响起了蛟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她吐了吐舌头,乖乖地回了本身。蛟心里面对那小子还是比较放心的,正如蛟看着桃瑶瑶从最初残留的小苗开始成长一样。从那小子五年前扑灭了桃瑶瑶身上的火后,蛟就一直关注着他。用现在的话说,那是一个还不错的小伙子。也许自己可以成为桃瑶瑶的父亲,让桃瑶瑶去那小子的学校读书? 6 “明明,你妹妹到底漂亮不?” “那你觉得我帅不?有我这么帅的双胞胎哥哥,我妹妹当然漂亮啦!” “你小子,还真厚脸皮。” “这年头,谁的脸皮不厚啊?脸皮不厚,就会被埋没!脸皮一厚,自信无比,谁还能无视咱啊?哈哈,也就一比方,别当真。” 蛟顺着龙泉溪水而下,一到山腰就听到那小子在胡诌。定了定神,蛟在小桃园附近一个隐蔽的地洞里发现了那团黑影。 洞口被一丛荆棘遮盖得严严实实,过了荆棘还有一层密密麻麻的藤蔓,再穿进去,才能分辨出这洞是最近才挖出来的。洞里黑黝黝的,只能听见咔嚓咔嚓的细微咀嚼声。蛟顺着洞穴往里走,看到了那只双眼发红光,黑得泛油的大老鼠——它正在吃那条黄狗最后的残渣,皮毛骨头全部都被吃尽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蛟问。那只大老鼠仿佛过电一般抖了一下,但很快又镇定下来,仔细地看着洞内,好半天才发现蛟的那团白影子。它盯着蛟,一动不动。 “你受伤了?”蛟随即将山的气脉引来分了一点点给老鼠,“现在好些了吧?” 那只老鼠眼中的红色渐渐退去,身体也开始散发出金色的光芒,不一会,就变成了一只黑色眸子的金毛老鼠。 “谢了。”它说道,同时用前爪收拾了一下胡须上的狗血。 “要在这山上留下,以后就不能伤害山上的任何活物,我看你也有一定修行了,可以参天吸露为生了吧?若再伤害无辜,就只能请你离开此地。还有,最好不要让人发现你的存在……我是说绝对不要让人发现。” “那只黄狗命不久了,我不吃它,过几天它也会死。” “它死了是它的事情,但是它的死千万不能和这山上任何精怪挂上关系。对了,我是蛟,龙泉山的山灵,平时都在山顶龙泉口。” “山灵?” “龙泉山没有山神,自古以来都是由自然演化的精怪为山灵来维持山上的秩序。我想你应该能够感觉到,龙泉山是罕有的气脉凝聚之地,所以山上的各种精怪不少。当然,人也是随处可见。能忍受这规矩就留下,不能忍受就走人。千万不要惹麻烦,你好自为之。” 7 “蛟,他怎么还不来?他们好像快走了。你居然骗我……你不疼瑶瑶了……”满心欢喜的桃瑶瑶等了半天却不见有人上来,十分生气地扯着蛟的胡子。 “你在哪里学的这些话啊?真矫情。好了,我给你引过他了,快了!”也许桃夭当年是把自己当作大哥,所以桃瑶瑶必然会把自己当作父亲——用人类的话说,监护人也许更为妥当?蛟看着桃瑶瑶粉粉的脸蛋,还有她本身那树上花开不败的阵势,心里略微掠过一丝感慨。 听了蛟的话,桃瑶瑶马上回了本身,凝气聚神开始在山上追踪李明明的身影。 这时的明明还在跟他的朋友们说笑着,忽然他起身,对他的朋友们说:“我们到山顶上去看看吧!说实话,我还真的很少去山顶看那棵大桃树和泉眼呢。”然后大家开始收拾东西,向山顶进发。 唰唰,一树桃花都掉了下来,碰到地时却像水碰到火热的岩石蒸发了一样,氤氲出一团粉色迷雾。雾散去,树上又开了一树的桃花,更加艳丽。 “你冷静点,人给你引来了,一会的事情我可不管了。我睡觉了,不准吵我。”蛟说毕,就闭上眼睛,将整个身躯连同颈项头颅都融入了泉眼所在的岩壁。 “蛟!你等等!我还有事情要问你呢!啊……讨厌,走得那么快!”桃瑶瑶平复了一下心情,又开始追踪他的身影了。他和五年前相比,已经完全是两个人了,那时候他看上去就是个小孩,鬼使神差地爬上了山顶,正巧碰到蛟不在,更巧的是还救了自己——扑灭了前来野炊的学生留下的火种引发的灾害。从那时起,这个少年的影子就刻在了自己的树心。现在的他真像偶像剧里面的王子,而他正在向自己走来!迷迷糊糊的感觉冲晕了桃瑶瑶的脑子,树上的花开得更加夺目了。 “天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桃树和桃花!” 李明明还在低头走着,就听到前面的朋友喊了起来,他立马跃到前面,看到了那棵长在溪边的桃树。忽然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涌上心头,他的朋友们都很高兴地跑上前拍照留影,而他却只是痴痴地看着桃树。明明心里面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如同是被一根羽毛不时地划过脚心。在他的注视下,仿佛那桃树变得更美了。 一行人在树下嘻嘻哈哈地玩了很久,一个朋友接了电话,转身过来说:“准备了!大家下山!老师打电话来通知统一回学校了!”大家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也得行动,于是三三两两地开始下山。 “哎,你快点,我先走了!”说话的小子跟李明明打了招呼就去追他女朋友去了。现在只剩下他还在这里了。 也许可以躺下晒晒太阳?明明想着随手扯了一根长长的草茎叼在嘴角,懒懒地躺在那里晒太阳。树上的花瓣不时掉了几片下来,弄得他更有些犯迷糊了。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正要睡着的时候,明明被一声脆脆的询问唤醒了。他睁开眼,看到一个很好看的女孩子。她穿着粉色运动T恤,明眸皓齿翘鼻子,两根大马尾辫子生机勃勃地在头上晃悠,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我晒太阳呢!呵呵……”他连忙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角,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不是要集合回学校了吗?你陪我一起走下去吧!” “好啊!”想都没想,他就跳了起来。 “我叫桃瑶瑶。” “我叫李明明。” 花盛1 “小女子桃夭,相公走夜路不小心跌落山崖,是小女子救了相公。这是奴家老父,桃理。”那是蛟唯一一次在桃夭面前展露的人形——为了配合桃夭而扮作她的老父亲。 那天夜里,那个书生的失足坠落改变了一切。像无数坊间流传的故事一样,桃夭成为广大痴情女妖中的一员,为了自己所中意的如意郎君甘愿奉献一切。 “这么说,相公是进京赶考的路上因为遭遇盗贼,身无分文,所以才赶夜路希望早日到达京城投靠亲戚吗?相公真是糊涂,再赶也不能在晚上走根本不熟悉的山路啊,若不是小女子我及时发现,相公恐怕再也到达不了京城了……你看我这嘴胡说八道什么……相公大可不必多虑,待你伤好之后,我和爹爹自然会送你上京,定能让相公赶上!”桃夭的话像龙泉溪的泉水一样止都止不住。 虽然时日不多,但等到送那男子进京赶考的时候,桃夭和他已经是形影不离了。这一切蛟都看在眼里,每看一眼,心中就落寞一分。在那之前,蛟对人类毫无了解,人?不明白。人的感情?更不明白。而此时,蛟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在她叫住自己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她让自己留下来的时候自己就毫无他意地留了下来。 2 她会是谁呢?我真蠢,居然只知道她叫桃瑶瑶,其他的都不知道。 “哥!你春游回来就老魂不守舍的,怎么啦?被桃花勾魂了?对了,跟你说一件新鲜事,我们班今天来了一个转校生,居然是混血儿吔!黑眼睛,高鼻梁,明显的西方人轮廓,亚麻色头发,整体看上去要多帅多帅!又酷酷的不爱说话,简直把我们全校女生的目光都吸引了……”敏敏明显是一脸的花痴样。 “所以你也沦陷了。”明明很快恢复了正常,一脸坏笑地问道。 “帅哥嘛……人人都可以花痴啊……对了,四月我们两个学校之间不是有联谊会吗?要是我那时候和他熟悉了,我就把他介绍给你。”敏敏一副充满了期盼的样子。 去学校的路上,明明忽然想到,也许桃瑶瑶也是转校生,所以自己才从来没在学校看到过她。一路胡思乱想,机械地走到自己的座位,把教科书从书桌里面随手抽出来,就坐在那里继续发愣,对周围的一切都充耳不闻。 “唉,犯病了?”同桌狠狠地敲了他一下。 “怎么了?!”还沉溺在幻想中的明明被忽然拉出来,很是不高兴。 “书拿错了,是语文课,你拿数学书,而且倒着放居然还能看得那么入神,简直是天才啊!我看是我们的明明大帅哥的春天到了……对了,今天有个大新闻你知道不?我们班要来一个新转校生,据说清纯可爱又无知——那女孩子简直像另外一个世界来的人。还有,她的爸爸居然还是个魅力十足的男人,差点没有把我们的班主任电晕。”正在滔滔不绝散播八卦的某人完全听不到铃声大作,更没有感知到语文老师——同时也是班主任——已经走进了教室,后面还跟了一个如他描述那样的无知少女。 “桃瑶瑶!”李明明全然不顾周围的情景,大声喊了出来。班主任脸色刷地变了,大声吼道:“李明明!注意形象!你们一桌下课后到办公室去一趟!”然后按捺住怒火,转身和蔼地对桃瑶瑶笑笑,“下面,有请我们的新同学——桃瑶瑶为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 “瑶瑶,你要小心,山下的世界我没有管理的权力,据我所知,城里有许多和你一样化身为人形混迹人间的同类。当然,我并不是说里面都是坏人没有好人,而是说有些人的恶意是没有缘由的,你首先要注意时刻保护自己。”蛟特意来接桃瑶瑶放学回家,路上蛟像平时的桃瑶瑶一样啰嗦,交待了很多事情。“你会土遁,有事就跑回山里找我,你知道我是山灵,不能离开山太久,对山外的事情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够关注。我每周会下山来陪你一会,当然,你每周都得回山上,你修成人形并不久,每个月盈之日都得回你的本身去,不然会形神涣散,你的外形就会无法控制住。”蛟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找了一套房子,好在学校就在山脚,也不算太远。“这个是钥匙,开门用的,就这样,看到没,门就会打开。进门要把门关上,最好反锁,不认识的人,或者说根本不要给任何人开门。这边是厨房和厕所,我想应该用不到。记住,你不能吃太多固体食物……”蛟一点点把房间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讲给她听,“你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在床上躺着睡觉。实际变成人之后,生活习性基本上和真正的人没有什么区别。那边是衣柜,有很多适合你的衣服,记住一套衣服不能连续穿两天,毕竟你是一个高中女孩子。我想想……”经历了一天的新鲜事、兴奋无比的桃瑶瑶觉得额头一阵阵发紧,有点痴呆地拧着眉头看着蛟,苦苦消化这天的一切。 “我得回山里了,我总觉得最近山里不大对……”难道是因为你下山了吗?蛟摇摇头,从来都把自己当作她的监护人而已,她不是桃夭,只是桃夭留下来的一个分身而已。 回到山里,四处万籁俱寂,还真的不习惯没有那丫头的日子。平常这时候她一定看着山下的万家灯火,不断在自己耳边唠叨畅想。那只小金毛老鼠也不知什么时候从山上消失了,怕是受不了约束吧?连唯一能够有点意思的事情都没有了,那想些什么打发时间呢? 3 那时候就不应该送走桃夭。 “蛟,我明日就要陪相公进京赶考了,你就不要去了,你要留下来做山灵。”她说着,从体内分泌出了一颗琥珀,那琥珀翠绿翠绿,中间的绿色仿佛有生命一般闪耀发光,“这是山灵之魄,我给你……”蛟不说话,默默接受了那块琥珀。霎那间,一股暖洋洋的气息灌进了奇经八脉,仿佛打通了自己和这座山之间的联系,冥冥中,龙泉山范围之内的事都尽收眼底。 “它接受你了。你会是一个比我称职的山灵,这颗琥珀有我以及之前历代山灵的灵气和记忆,能够应付所有的事情……蛟,明天我就跟相公走了,你要常常想起我,为我祝福。” 可惜的是,那颗琥珀并没有在最后教会蛟做他想要做的事情。等到再见到桃夭时,一切都物是人非。4 “明,我给你变一个魔术,看好咯!”桃瑶瑶学着电视里的魔术师那样装模做样地舞动了一番,把自己纤纤玉指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然后忽地一翻,一大捧花瓣出现在她手里。她淘气地把花撒出来,稀稀拉拉地掉了一地,大多都落到了李明明身上。桃瑶瑶哈哈大笑起来。忽然又一本正经地说:“参见桃花王子李明明,愿明明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如意、如意、如如意!”李明明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每天和她在一起都能够笑得那么开心。而她又是那么的干净透明,和她在一起仿佛能够远离世间所有的烦恼,唯有快乐笑颜。 和明明一样,他妹妹敏敏最近也整日乐呵呵的,两兄妹难得近半个月了都没有闹矛盾,爸爸妈妈都暗自称奇。 四月的校际联谊会终于热热闹闹地开幕了,早上两兄妹出门时都神秘地说下午见,心中各怀鬼胎。下午是开幕式暨文艺表演,两所学校一个节目一个节目交替上台,虽然节目本身没有连在一起彩排过,但是这种形式却是实行了很多年,所以绝对没有问题。 “终于到最后的精彩对决了,首先上台的是泉畔中学的李明明、桃瑶瑶!他们为大家带来的是精彩的魔术表演:人间四月天!” 桃瑶瑶随着流水般的钢琴乐坐在滑轮推动的假山上上场,她轻轻地唱:“四月,我的四月,花那样盛开,雨那样落下,可是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看我的花都落了,我的花都落了……”她边唱,边从手里不断变幻出花瓣,随着鼓风机,飘散到会场各处,全场顿时沸腾了。 李明明出场了,他看上去就像一个贵族公子,他缓缓步行上场,唱着:“啊啊啊,花开,啊啊啊,花败,你的花开了,可是没有人为你采摘;你的花败了,可是没有人为你收埋。让我来,让我来,让我来迎接你的花开,让我来不让你花败!”他边唱边从道具里变出一串串气球、彩带,最后他牵上了她的手,两人一挥舞,居然出来了一片蝴蝶。 如潮水般的惊叹和喝彩声不绝于耳,两人的合作越来越默契,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尾声,会场响起翻天的掌声。 “感谢人间四月天带给我们的感动,下面出场的是市一中的李敏敏、梵天索,他们带来的节目是:黑暗王子的光明传说!这里值得说一句的题外话是,李敏敏正好是刚才的表演者李明明的双胞胎妹妹!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 首先出场的却是一位王子。他看上去真的犹如黑暗世界来临的王子,脸上写着高傲和拒绝,但却掩盖不住他身体里散发出的夺目光辉。黑眼睛,高鼻梁,明显的西方人轮廓,亚麻色头发,整体看上去正好就是敏敏曾经说过的那个混血儿转校生,原来叫梵天索啊! 李明明在台下和桃瑶瑶一起看着台上的表演,却全然没有发觉她看到那个梵天索时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 王子遇见了人间的公主,第一次在高傲的脸上写出了亲切,慢慢地被公主融化掉他坚冰般的内心,他们开始在舞台上共舞。在梵天索的带动下,那舞蹈呈现一种如画般的美丽,举手投足间都有说不清楚的魅力诱惑着众生。这一次的掌声和尖叫丝毫不亚于刚才。 演出结束之后,四个人终于正式碰面了。 “你可真会隐瞒啊!”两兄妹同时说了同样的话,然后以差不多的傻笑互相打趣着。 “你好,我是梵天索。”他大方伸出手来,李明明连忙接住,很不习惯地和他握了握手。 “我是李明明,是敏敏的哥哥,她应该向你说起过我。”他转身把桃瑶瑶推上前,“这是桃瑶瑶。” “你好。”梵天索恭敬地向桃瑶瑶施了一个礼节,搞得她有些不知所措。忽然桃瑶瑶在脑海里听到一个声音:“你的感觉不错,我不是人,但是请你放心,我和你一样对人类没有恶意。” 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桃瑶瑶重又开朗起来,虽然刚才那对花瓶似的双胞胎兄妹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四个人很高兴地在校园内逛联谊会的各种活动点,在校园内甚是醒目。 5 “最近一定要小心,我追捕的那个魔物已经混到了这个城市。”分手的时候,梵天索趁那对兄妹没有注意,偷偷对桃瑶瑶说,“要小心,能够的话,你帮忙看着点那对傻兄妹。”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梵天索就骑着车带着李敏敏走了。 “怎么呢?看上混血儿啦?”满口醋意。 “怎么可能,他太绅士太聪明,好像也太完美了点。配我不合适,和你妹妹在一起正好。”瑶瑶回嘴道。 “咦?我怎么觉得听着有些刺耳呢?” “好啦!快送我回家吧!” 在窗口看着傻小子乐呵呵地上了回家的路,桃瑶瑶马上下楼,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迅速土遁回了龙泉山。到山顶,桃瑶瑶却找不到蛟。等了一会不见人,她就先回自己本身舒服地恢复精力,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醒来时,天空一片璀璨的星辰,山下满是万家灯火,蛟在一旁趴着不声不响。 “蛟!我要给你说一件事!今天我在山下碰到一个转校生,是其他学校的啦,居然正好就是明的妹妹的男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不是人。而且我好像没有感觉过他这种气息,分辨不出他是个什么东西……这都算了,最重要的是,今天分手的时候,他对我说:‘最近一定要小心,我追捕的那个魔物已经混到了这个城市。’蛟!你醒醒!有没有听我说话啊!他叫我一定小心!你给我起来!”半天不见蛟有反应,瑶瑶急了,化身出来揪他的胡子。 “难道这两天山里发生的奇怪的事也和这事有关?”蛟的话让人听不明白。 “你说什么?出事了?什么事?” “给你讲讲也能加强你的警惕,最近龙泉山上的生灵莫名消失了不少。山脚的青花蛇精,山腰那颗大杉树上的黄蜂怪,后山坡上的沙参老头……都消失了……起初是只不知名的小老鼠消失,我没有在意,可是次日我凝神再探山时,发现了这些问题。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精怪全都消失呢?瑶瑶,我今天本来说下山来接你回来,结果我到的时候你不在,把我急坏了……你要小心,我看我得见见你说的那个转校生……要知道,我怀疑他们的消失都是被某种更强的精怪吞食了——在后山坡沙参老头的洞里,我看到了那老家伙临死前留下的印记,很短的一句话:‘小心黑树叶。’” 沉寂无语,半晌,桃瑶瑶说:“那我们现在去找那个转校生吧!他叫梵天索,我们去找他,把事情调查清楚。” “不要急,你先休息,今天我也累了,要好好休息一下。你告诉我那个家伙的学校就好,我去找他。” 花落1 从山下镇上得来的消息,那相公得了状元,看来桃夭能够过上她所期待的幸福日子了。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她……脑子里咔嚓一响:怎么忘了自己还扮演着她老父亲这回事,一定能见到她的,她会回来的。从那天开始,山腰上的小院落里,那个孤独的老头总是在门口眺望远方。 终于有一天,一个书童上门:“请问这里是桃宅吗?” 蛟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是她!是她回来了! 可是走出来却只看到一个小书童,他心中顿生疑惑。 “我家主人有请,老先生劳烦,小的为您带路。”小书童恭敬地候在门口。跟着小书童下山,蛟暗地施法让山路快捷了不少,到山脚,小书童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怎么路程仿佛短了不少?” 到了镇上,七拐八拐到了一个小院,进去之后发现布置非凡,请自己的人果然是那位相公。 “桃老先生!不,是桃老父亲!桃夭,桃夭我没能照顾好她……”说着,那相公竟有几分哽咽,“回乡路上她本与我计划着如何孝敬您老人家,可是,可是未曾想到,她只是偶感风寒,却就此与我别过!我悲痛欲绝,几欲随她而去,但是想到家有父母,还有您老人家等待我的尽孝,所以暂时不能随她而去。等待几位老人家颐养天年之后,我一定下去陪伴桃夭!”他讲得如此真实,如此悲痛,让人不得不信。可是蛟知道,那不可能。 “我家小女安身之处在哪里?” “京城郊外十里坡,老父亲放心,我定会为桃夭置办好生后之事,只是暂时不能随她而去,可我的心早已死去大半!” 蛟迅速出了那个伪君子的房门,拐出那个院子,来到无人之地,腾云一路向京城飞去。蛟很快在京城一口破落古庙中的古井里发现了桃夭,她被人推进了井里,井口封上了一块大石。 “你怎么不出来?”蛟心疼万分地问道。 “你叫我怎么出来呢?他,居然是他,竟然是他,他居然那样,他竟然那样……” 龙泉山头,龙泉溪畔,桃夭站在桃树下,决绝地抽打一树桃花,每抽打一下,她的背后就会出现一道明显的痕迹。满树花残,遍体鳞伤。她无力地跪在树下,滔滔大哭。蛟在一旁试图阻止,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本以为一切就这样过去了,可那条天下人皆知的消息去还是传进了桃夭的耳朵:“新科状元要成驸马爷啦!和喜乐公主的婚宴大典就在三月三举行!” 举国皆乐。可是某些悲剧注定要发生。 “你真的决定要去?” “对,我要去杀死那个负心汉。” “现在那个小人在皇宫内,被真龙天子所庇佑,想闯入皇宫,恐怕很难……桃夭,不要急,我们以后再复仇!” “蛟,你不用管我,你叫我怎么能等到他大婚完毕呢息?我不会让那事情发生的……就算粉身碎骨!” “我陪你去。” 结局是惨烈的,守护皇宫的神相对桃夭和蛟实在是太强大,仿佛只是一瞬间,桃夭便形神俱灭。 “你还要来吗?”神问。 “要。” “若不是看你体内有山灵之魄,你也早已灰飞烟灭了。回去吧,好好做你的山灵,也许她的原形还残留了一点什么。”言毕,神消失在金碧辉煌的皇宫上空。 失魂落魄的蛟回到了龙泉山,那棵最漂亮的桃树倒塌在地。蛟重回泉畔,溪水渐渐恢复了清澈。他伸出手,轻轻触摸了那棵桃树,瞬间,桃树变成无数灰烬湮灭在茫茫天空,被阵阵风吹遍龙泉山。黯然的蛟觉得世界都塌掉了,此时他看到原来的桃树旁还有一棵小小的树苗,一个透明的光圈浮在小苗之上,桃夭在光圈之内对他微笑。 我一定要让她复活!蛟这样想。 这年百里之外大旱,那边的地仙派了代表过来和蛟协商施雨治旱之事。 “你们能帮我保住她的魂魄吗?”蛟随口问道。 “能,但是你要以你的名义要求一名人的灵魂来献祭,用作给地府的交换。” 蛟便答应了。之后的每天,蛟都静静地在一边看着小苗慢慢长大。 “蛟,你得要求两名人的灵魂来献祭,我们跟地府协商之后是这样的结果。” 两人?就算是一百人又怎样?全世界都没有桃夭重要。 可是施雨那天他发现自己错了。被地仙骗来用作献祭的是一对本不能在一起的情侣。霎那间,蛟觉得如果自己收走了他们的灵魂,仿佛是对自己现在为桃夭所做的一切的嘲笑。于是他施雨完毕之后,对地仙们说:“这次施雨算作份内之事,之前的要求都不再提,但求你们给那对男女一个好的结果。” 也不知是因为那些地仙因为治旱有功,全部升迁至上仙之后,让桃夭的灵魂保留在了小桃树上;还是因为蛟本身治旱之功德,让上苍产生了恻隐之心。总之,从那时起,蛟所做的一切就是在龙泉山上等待桃树长大,精心完成她交付给他的山灵之职。也是从那时开始,龙泉山上一到春天就满山桃树,一片花海。 几百年后,蛟终于知道了那对情侣的最后结果,百年前的一名地仙,现在的上仙找到了蛟,让蛟去治水,说在那里可以得到想要得到的一些东西。果然,蛟看到了那对本不能在一起的情侣终于得到了机会得以相互厮守。同时,治水功德所得的灵力,外加上仙的帮助,小桃树终于能幻化成人了。 2 “蛟!起来啊!你今天真够懒的,我都起了你还没有起!” 是啊,真够懒的,一个梦把几百年的回忆都浓缩了一遍,怎么会起得早? “好了,别吵,告诉我那家伙的地址,我去找他,你去上学。” 蛟幻化成一名普通高中生的样子,看上去又是一惊世帅哥,走在市一中的校园内引起了一阵阵轰动。 “你看,他在看我们吔!他走过来了,冷静冷静,你给我像样子点!” 蛟走到那两个嘀嘀咕咕的女生面前,很有礼貌地问道:“请问同学,你知道梵天索在哪个班吗?” “啊!他!他在三班!” “谢谢。” 蛟正要埋头前进,突然前面一个声音响起:“你找我?”抬头一看,两人都惊呼出声:“是你?!” “你是那山上的什么山灵?” “你是那只偷吃黄狗的小老鼠?” 3 “黑色,能够吞噬一切的颜色。没有光的世界是黑色,没有色彩的世界是黑色,没有生命的世界是黑色,黑色的树叶,属于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世界,那是来自地狱最底层的暗黑植物。追逐灵力,吞噬生命,吞并一切能够遇到的灵体,无目的,全随机的漫游世间。那是梵阿天一时疏忽放出来的魔物,梵天索意思是“来自梵天的抓捕者”,因为是大意疏忽,所以只好由我这个亲信出来抓捕。但是我却在抓捕的时候不小心被吸走了大半灵力,你遇见我时,我吞吃的黄狗已经被那魔物侵害,必死无疑了。我吃掉它,一是补充体力,那时的我你也见到了,万分落魄;二是,若被人碰到了那黄狗,会传染上不致命却很麻烦的怪病。还得谢谢你的帮助,不然我这时估计连毛色都没有恢复。”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 “烈火鼠,光与热情的使者,暗黑植物的天敌。你放心,我绝对会把那魔物尽快找出来,然后给吃掉的!” “那你跑学校来做什么?” “啊……我觉得这里有很大的藏身几率嘛……哈哈……晚上我们就动手,我不信把它逼不出来!”梵天索对蛟说。 “凭什么我要帮你?” “为了桃瑶瑶的安全你也是要帮助我的啊,再说,这不是你的地界吗?你得维护一方安宁嘛。” 4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当着你的面破坏给你看。”桃瑶瑶一边念叨书上的话,一边死命往李明明怀里钻。 “唉,别勾引我啊!我们还没有成年呢!” “想什么……”话还没有说完,瑶瑶就陷入了一团流沙,止不住地下陷,她条件反射般抓紧了明明,明明也敏捷地将她拉了起来。“那是什么?” 路上出现了一片片黑色树叶,逐渐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又一个看上去黑乎乎的黑洞,很快就把两人逼得前无进路,后无退路。 “牵着我的手!”桃瑶瑶抓住他的手进行土遁。潜入大地后,四处不是平时熟悉的略带粉色的道路,而是一片片漆黑,仔细一看,仿佛是无数黑色树叶组成的包围,而且圈子在一步步缩小。瑶瑶连忙拉着明明回了地面,能够逃避的地方越发小了。 随着黑圈的缩小,两个人无助地抱在一起,虽然明明完全无法弄清楚状况,但是此刻除了拥抱,还有什么能够给彼此更多的鼓励和关爱呢? 正当绝望之时,一团闪着金光的火焰从天上坠下。着地之后,一只浑身金闪闪的老鼠窜了出来,低头就对地上的黑影开始撕咬。只见地上的影子像被撕裂的纸那样开始碎裂,一大块一大块地被老鼠吃掉。剩下的影子又聚集到一起,试图开始逃散。但是被老鼠犀利的目光察觉,狠狠地将它们按住,随即就被吃掉了一大块——老鼠越发大了。 蛟这时也下来了,跑到了惊慌失措的瑶瑶旁边关切地问:“没事吧?” “她没事,你是谁?”李明明对这个忽然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美男子十分戒备。 “他是我哥,你怎么那么晚才来啊?我都快吓死了!”她说着就放开了李明明的双手,扑到了蛟的肩膀上大哭起来。 “小心!”那只老鼠忽然尖叫。 只见一团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融进了桃瑶瑶的身体,她本来透明白皙的皮肤忽然黯淡下去,生机勃勃的头发也没有了光彩,整个人像被抽离了生命力一样瘫软下来。 “糟糕!”那只金色老鼠飞速地变成一道金光潜入了瑶瑶体内。“那个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山灵,你记住,那暗黑植物在最后关头进入了这个桃树精的身体,我只有也进入她的身体才可以保住她的性命,大概需要三十年,或者更久的时间,我才能够在她体内把那该死的暗黑植物吃干净……所以,请你帮忙把敏敏关于我的记忆都抹去……其他的善后工作,我想你应该比我熟练。接下来的三十年,你就守在桃树边上,三十年后我们再见……要是有机会,我想看看敏敏那时的幸福生活……我本想抓住那暗黑植物之后就好好陪敏敏过一辈子的,可惜世事无常啊……”这是最后关头,梵天索留在蛟脑海里面的交待。 世事无常,谁会想到这次安稳的幸福只维持了一个花期的时间?龙泉山上的桃花又谢了…… 5 又是一年春天,泉畔的桃树开的桃花特别奇怪,粉色的花,有很少的一部分居然带有金边,更有绝少的一些带有黑斑。 蛟懒洋洋地睁开眼,看着周围那些所谓的摄影家和记者们对着桃瑶瑶大拍特拍,心里寻思,是不是设置一个结界,让任何人都走不到这里比较好呢? 忽然一双熟悉的身影在人群后面出现,那是李家兄妹和他们的父母。对啊,又是一年春天,又是一年桃花节。 李家兄妹久久地看着那棵被人群围住、无法靠近的桃树,无意间又看了看泉眼,仿佛能够看到在那里的蛟一样。一阵大风吹过,无数带有金边的花瓣迎着那对兄妹飘去。 下山的路上,蛟在山顶看着那对兄妹刻意和父母保持了一段距离,于是仔细听了那对兄妹的谈话。 “哥,我很想哭。”话还没有说完,敏敏就趴在他的肩膀上大哭起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看到那棵桃树我就觉得有些伤感,仿佛是把某些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风吹过的时候,我看着花瓣上的金边,闪得我眼睛疼,那一瞬间我好像记起来了什么,但是还是一无所获。哥,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把什么最重要的东西给忘记了?哥,我好难过。” “其实,我看到那些粉色金边的花瓣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他把敏敏脸上的泪水抹去了一些,“我想起来在很久很久以前啊,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爬到了山顶,那棵大桃树着火了,我就很努力很努力地扑灭了火,然后扯了一根长长的草茎叼在嘴角,懒懒地躺在那里晒太阳。树上的花瓣不时掉了几片下来,我好像在那花瓣后面看到了一些很美好的东西,但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好妹妹,忘记了并不代表就失去了。如果真的有那么些记忆被我们弄丢了,我想,只要我们快乐幸福地活着,总有一天会知道结果的。好了别哭了,跟小猪似的。” “哥……你今天好好哦……” “哈哈……”明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他们迎着明天远去了。 蛟转了转头,打了个呵欠,独自念叨着:“快些好起来啊……别让我等太久……不过是桃花再开三十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