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宿命 作者:朦胧淡月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5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17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一、金凤蝶蝴蝶在我的眼中,是有灵性的,飘渺出尘。在娘留给我的檀木盒子里,也躺着一只蝴蝶,一只翩翩欲舞的金凤蝶。薄如蝉翼的金丝翅膀,饰以美……

一、金凤蝶蝴蝶在我的眼中,是有灵性的,飘渺出尘。在娘留给我的檀木盒子里,也躺着一只蝴蝶,一只翩翩欲舞的金凤蝶。薄如蝉翼的金丝翅膀,饰以美玉宝石,精美绝巧,高贵得令人眩目。这是龙家的家传之宝,也是龙家拥有无上神权的象征之一。龙家,历代的御祭司。龙家的传人,拥有着人间最高灵力。求雨、祈福、请神、甚至逆转气数……无所不能。我,龙玄雪,龙家的第19代传人。如今,龙家再非御祭司。身为传人的我,也流落于民间。我亦不知为何,自我懂事起,就住在这,一座毫不起眼的偏僻小城。不过,龙家有用之不尽的财富,足够我无忧过好几世。我的亲人只有姑姑,我娘的双胞妹妹。也就是说,伟大的龙家,只有两口人,我与姑姑。自幼,冰雪聪明的我,就有无数个疑问:我爹娘在哪?为何龙家是祭司之家?为何我只有姑姑陪着我……姑姑微弯着腰,轻梳着我的长发,温柔无比:“雪儿,你诞生后,你爹娘就走了,去到很遥远的圣地,不复回来……与你娘一样,你是拥有神圣血统的龙族传人。而你娘犯了错,以为留你在民间,就可以摆脱龙族宿命……然不知,天数注定,命数不可改……”这时,我总不惑地望着姑姑,漂亮的小眼睛一眨一眨。姑姑替我戴上发饰,笑而不语。稚嫩的我看得出,姑姑的笑,有着无比的怜爱,但更多的是万般无奈。我再也不多问…… 二、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那年,我刚刚及笄。我依在庭苑的小亭上,面对着满池素莲,清淡的花香飘散四方,一双清澈无暇的蓝眸,却透着出于世的漠然。不可否认,历代龙家的人,都是天生的绝世美人。千娇百媚的娘,高雅清丽的姑姑,还有貌可倾城的我,无疑是最好的例证。城外战灾,城内旱灾。近年,战乱屡屡不停,甘雨数月不降,百姓叫苦连天。大门外噪声杂然,黑压压地跪了一地人:“圣女,求您求雨吧,不然我家只能吃麦干了……”“圣女,求您替我们求雨……”“圣女,救救我们……”非我没有怜悯之心,而是国家气数已尽,非我一人之力可救,我冷冷地转身,走进内苑。倾国倾城的脸,冷若冰霜。屋外炎天烈日,屋内清爽冰透。非屋子的巧构,而是我所至之处,气温都刹时柔和下来,变得清凉、舒息无比。龙家的每一代传人,都有独特的属性与灵力。很明显我的蓝眸就属水。天下之水听命于我,包括雪、冰、霜、雹。在我诞生之日,方圆几百里都大雪纷飞,如银粉玉屑,满天飞舞。我便名为龙玄雪。曾听姑姑言,我娘红眸属火,一个艳丽似火的娇妩美人。或许,水火不两容,彼此相生相克,使我娘离开了我……我纤手撑首,眼神漠然,陷入了深深的痛思……拥有人间至高灵力,是福,还是祸?我把握不了自己的命运,我的命运就如镜中花水中月般模糊。 三、天地无情,人有情姑姑是吃素念经的,是一个宛如菟丝花般柔美的善女人。姑姑不忍心再看小城里的百姓受苦,清晨替我梳洗时,柔柔小声道:“雪儿,你就为百姓求雨吧,你忍心视而不见?”“姑姑,我也帮不了多少,国家气数已尽,天灾人祸是必然的。”“雪儿,但姑姑实在不忍……”我轻闭蓝眸,稍稍思考了会儿,道:“那好,就明天午时。姑姑,麻烦你准备一下。”我不想看见姑姑失落的样子,毕竟姑姑是我惟一的亲人,也是惟一疼我的人。次日午时,我一身纤尘不染的轻纱,站上法坛。朱唇默念法咒,空中风起云涌。再舞动双袖,随着袖儿的飘动,在我身边突现无数冰莹的水珠,纱衣也仿佛流云般飘逸。水珠漫天飞舞,又间或静若恒石。我跳起无比诡美的神舞,一头及地长发,也随之舞动起来。原来万里无云的晴空,瞬间暗下来,云从四面八方合拢于此,合着我的舞姿在天上翻动。雷声震天,一条又长又亮的闪电划破长空。雨瓢泼而下,滂沱而下,飞腾而下……百姓手舞足蹈。我缓缓走下法坛,登上华丽的轿子,一声令下,便起轿回家。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心头闪过丝丝不安,我皱起了俏眉,一路沉默无言,脸上有的只是云淡风轻。回到家中。姑姑替我沐浴更衣,好让我上床休息。我浸在大木桶中,姑姑正忙着往桶里添加香料和花瓣,我抬头望着姑姑,道:“姑姑,我有点……”“不舒服么?是不是着凉?”“不,我好像预感到什么。”“雪儿,要来的,最终还是会来。你流的是龙家的血,就注定你摆脱不了龙族宿命……”“龙族宿命?”蓝眸染上疑惑,但我没问,我知道谜底很快就会解开。 四、命数难逃皇宫大殿上,大臣纷纷进奏:“陛下,边塞战事连连失手,京城可危。”“陛下,全国旱灾严重,无数良田都化成荒地。”“陛下……”“众卿家安静一下,本王自有对策!”王有点不耐烦了。“陛下,还记得先王说过的龙族么?”一直沉默不语的国师终于开口了。“记得,历代的御祭司。但不知为何,先王已让她们回到民间。”“那陛下,可还记得神器龙牙杖?”“相传,龙牙杖可呼风唤雨,甚至能扭转乾坤。然龙牙杖不是随龙家失传民间?”“不,陛下,微臣明查暗访,已获知龙家下落。龙家在,国家也许就有救了。”“好,本王下令,封回龙家为御祭司,马上请回皇宫……”不管什么法子,都只有一试。为表诚意,王特派太子,亲自去龙家恭请。小城好景不长,自从玄雪求雨后,又一个多月半滴水不落。百姓都在生死线上挣扎,苦不堪言。“圣女,救救我们……”“圣女……”门外,又跪了一大群贫苦百姓。这回,连小城的官员也上门请求。王所派的人到了小城,好不容易,在护卫的左拥右护下,太子等人终于挤到龙家大门前。太子叩响了大门,姑姑为其开了门,并打量着太子,道:“尊贵的太子,请进。”太子等人都惊奇不已。他们还没开口,眼前这位美丽女子,就知来者何人。莫非她就是……当太子将开口时,姑姑边请进,边说:“你们要找的人,就在里面。”大家更是为之敬佩不已。 原来,姑姑一直没有告诉我,她有很强的预知和读心能力。我站在厅堂,等候着他们。漫地长裙微微飘动,周围弥漫着,闪闪发亮的水汽。让人模糊看到,水蓝的晶瞳,灵亮剔透。白嫩的肌肤赛雪,清灵天成。太子等人一看见我,刹时屏住了呼吸,呆呆地望着,忘了应有的礼仪。我扬目抬头,望着太子。平静的心湖,却像被海鸟掠过一般,荡着粼粼涟漪,难以平复。太子一袭白衣,俊逸儒雅。一举一动是那么的洒脱不羁。深邃的眼神,有着无尽的深情,仿若积累了千年的爱。我已冰封的心,仿佛无声融化。很快,太子敛回心神,“刚才失礼了,让圣女见笑。不知圣女如何称呼?”“龙玄雪,太子叫我玄雪即可。”即使我的心翻腾着,但绝艳的脸还是平静如镜。“玄雪姑娘料事如神,想必一定知道,我们此拜访的目的。”太子有礼的说道。“国家气数已尽,太子大可不必劳师动众地请我回宫。”我转过身,背着众人,闭目思考着。“不,以龙家的神力,势可挽救我国。”“我并没那么大的能耐,太子请回。”我缓缓坐下,裙摆肆意飞扬,即使屋内无风。太子依然微笑着,拿一片白丝巾,命护卫递给我,随即道:“玄雪姑娘,这是你娘留给你的,请过目。”我微微一惊,接过白丝巾,上有数行秀丽的字迹,我展开一看,“雪儿,我的女儿,原谅娘的失策,让你流落民间,受苦了。我们龙族的使命,就是以神力辅佐君主。若君主有命,必回宫佐之。娘:龙玄炎”我抬头望向姑姑,姑姑无言地点点头,眼角闪过一丝泪光。不过,很快就消失得不留痕迹。 五、龙族传说夜里,冷月幽幽,云淡星疏。房里,烛光摇曳,轻曼温柔。雕花镂空的铜香炉,散发出袅袅清香。姑姑与我同坐在桌边品茶,两人沉默对视良久。姑姑开口先道:“雪儿,姑姑讲个故事给你听。”“好。”“相传很久以前,东海龙宫有位俏皮的小公主,偷偷化成人形,溜上人间游玩。因不懂世事,遭坏人欺负。偶经此地的王救了她。王很喜欢这绝俏脱俗的小龙女,小龙女也深深迷恋着年轻英俊的王。老龙王得知后,翻浪大怒,迅速派人捉回小龙女,将她许配给南海龙太子。小龙女死活不从,就在出嫁那天,逃了出去找王。老龙王拖着水,去皇宫要人。沿途淹了良田百万顷,人畜死伤无数。”姑姑低头,喝了一口茶,接下去道:“龙王毕竟疼自己的小女儿,吩咐王要善待小龙女后,留下一根上古龙牙作嫁妆,并言上古龙牙具有神力,要好好利用。但背叛龙族,就得付出残酷的代价……”“什么代价?”“上古龙牙须以血祭唤出神力。每次重大的祭典,都须九滴刚满月的龙族童女灵血。血祭后,童女的亲娘会灵力尽失,虚弱而逝,而童女便成下代传人……”我无言低下头,黑黑长睫掩上眸间的苦楚。心底无形的伤口,所汩流的血水,幻化成眼眶的晶泪,背叛了我一直的倔强……为何龙族传人,命运会如此?是老天的玩笑?还是老天爱捉弄世人? 次日清晨,姑姑带我去了龙家的禁地——石室。到达石室大门外,姑姑念了烦琐的咒语,门凹下一个方格子,姑姑把檀木盒子连同金凤蝶推了进去。沉重的青石门,缓缓打开,只见石室大厅内供奉着龙王。阴暗诡异的大厅两侧,开有六扇门,分别雕着“金”“木”“水”“土”“火”“明”。我不解,问道:“姑姑,怎么会有个‘明’字?”“明是日月之意,代表掌管日、月之神,能开此门的传人,就是龙族灵力至高之人!”在姑姑的示意下,我用手按在“水”门的手印上。门移开了,眼前是一条长廊,弥漫着清冷阴森的气息。过了长廊,便是一间大房。墙上精雕着无数神佛,房中央两石龟承托着一琉璃盒,隐约可见盒中的龙牙杖。我走上前,轻轻地打开琉璃盒,无意抬头一望,两石龟睁着眼瞪看着我,目光冰锐犀利。那两只并非普通的石龟,而是长着神角的龙首神龟——玄武。我冷呼一口气,拿出了龙牙杖。杖上浮雕着一条龙,龙沿杖缠绕而上,以宝石为睛,玉石为鳞。杖的上端是龙首,龙首作威吼状,露出让人战颤的龙齿,仿佛要吞天没日。更为神奇的是,那双原本火红的龙睛,渐渐变成水蓝……这就是威震天下的上古神器——龙牙杖。离开小城之前,我再次,为小城的百姓求雨。就作为给小城,别离的礼物……在百姓的欢呼,狂雨的怒号下,我登上马车,离开我的故土,离开我那平静恬淡的生活…… 六、尘缘两相误一路上,太子骑着骏马,护在我的马车旁。我从侧窗望见,太子俊朗的脸。脑中又闪起,太子那深情的眼神,那似乎等待千年的爱……这时,太子突然转过头,对视上我的蓝眸,露出淡淡一笑。我微微红了脸,随即绽出一抹嫣然的笑。能在冥冥中遇上太子,足使我心满意足,因为这次回宫,无疑是送死,还哪敢奢望什么?走过漫漫路途,终于到了瑰丽堂皇的皇宫。沐浴更衣后,我穿上丝滑的淡蓝轻纱,轻扫蛾眉,微染红颊,双唇略抿粉纸。本已傲然出尘的清灵,更添雍容华丽,使我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一切妥当,侍女就带我上殿,拜见君王。王很年轻,不过四十,非我所想象的庸胖无能。他气宇轩昂,有着王者的宏伟气度。王亲自下殿,扶起了我,眼光一触我的容姿,便惊艳得说不成言,喃喃呓道:“天下竟有如此绝伦绝美的尤物,爱卿平身。”我谢过王。国师在旁弯着腰,道:“国家有难,祭典刻不容缓。然祭典需龙族童女之血。而能匹配圣女之人,也只有天之娇子,请王册封圣女为德妃。”王一听,大悦:“爱卿,意下如何?”我一愣,虽是意料之事,但我还是……我看了太子一眼,太子默然而立,脸上满是失落之意。我对王道:“陛下,此乃大事,请容臣一夜以深思。”“准许。”夕阳西沉,月挂夜空。 我住进了玉宇宫,娘曾住过的宫殿。此地精雅清爽,又不失绮丽华贵。虽没有不染尘泥的莲池,但宫后有一片枫林,火红艳丽,倒别有一番风味。更可贵的是,玉宇宫有着娘的气息。我抚摸着这里的铜镜,雕花大床,紫木桌椅,这曾是娘用过的,使我对娘起了深深的牵念。然,也勾起我内心深处,无尽无穷的痛。这是娘的逝处,不久也将是我的逝处。谁会想到,如此华丽的宫殿,却住着命运如此凄惨的绝代美人。玉宇宫门外,出现一个修长的影子,我知道,那是太子。太子一身青衣,在月下愈显风采翩然,他踏上石阶:“玄雪姑娘,安寝了么?”“还没,太子请往里面坐。”“那打扰了。”太子笑着跨步而进,坐在桌边,姑姑为其盛茶后,就悄然而离。我袅袅地坐在太子对面,望着太子,凝寒的蓝眸,转为无比的柔情。彼此都专注地凝望着两潭澄眸间的自己。“我对父王说,将你许配给我,但……我什么也不在乎了,玄雪姑娘,与我一起离开皇宫!好么?”太子一片深情地注视着我,目中的爱意比海洋还深。那一刻,心中所有的委屈与悲痛,都一抹云烟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极矛盾地看着太子,心中有无数个很想,很想点头,很想跟太子走,很想与太子长相厮守。但,我不能这般做,我不能违背龙族。即使王愿意,将我许配给太子,血祭后,我便要离太子而去,只能让太子孤独伤心……不行,为了太子,为了龙族,我不能让太子爱上我。心中又再次裂开,极长极深的伤。我的伤是来自:爱上一个爱不起的人;太子的痛是来于: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天意弄人,谁能怨谁? 我花颜上瞬间凋落的笑容,化作往日的淡漠无情。我苦笑,冷冷道:“太子,说笑了。我若当上德妃后,便是两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以享尽荣华富贵。与你走,我又可得到什么?”“我会带你到天涯海角,离开这虚荣之地,为你立下山盟海誓,与你同游世界、天长地久。”我的心一点一点地碎了,血一滴一滴地流尽。太子,你这……又是何苦?我用冰锐的言语道:“我要的是绫罗绸缎,要的是金银珠宝,要的是万人敬仰。带我去天涯海角,我能要什么?太子,说笑了吧?”我冷笑,冷若千年冰山。连心中的血都冷成片片厉冰,使我柔肠百折,寸寸皆断。太子彻底惊住了,愣愣地望着我。眼底尽是迷惘、不解,神色隐然暗淡,充满失望和失落,道:“玄雪姑娘,不,应该是德妃。刚才一席可笑的愚话,请德妃忘了它,就当我今夜不曾来过,告辞!”回荡在字语间的,是无尽悲慨与伤痛。太子转身而离,我只能望着太子远去的背影。我骤然发冷,全身发抖,我似乎做了天地难容的错事,也做了不可原谅的蠢事。我噙着眼泪,怔怔地凝神注视着太子离开的方向……我在欺人,也自欺……次日,王隆重地为我举行了册妃仪式,我成了王的德妃。在王的百般呵护下,不久便怀上了龙种。七个月后,我诞下一个女娃,一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女娃。与我不同的是,女娃居然是银眸,姑姑亦称,她从没听说过龙族传人有过银眸的。每当晚上,女娃的眉心便隐约印出月牙的印子;早上,便成了日的印子。我想起石室那扇雕有“明”的门,也许……女娃满月当天,我上了御祭台,这是我最后一次上祭台。国师抱起女娃,刺破女娃手指,往龙牙杖的龙口,滴下九滴灵血。殷红的血旋即渗入龙牙杖,不留痕迹。我举起龙牙杖,念起咒语……外寇的粮仓失火,粮绝水断,被王军一举歼灭……年底下了一场瑞雪,干旱的田地得到滋润……次年,雨水充沛,粮食得到丰收……国家逐渐欣欣向荣……而我已失去所有灵力,每天昏睡在床。王陪了我好一阵子后,再也不来了。陪着我的只有姑姑和翎儿(我的孩子)。近来,我一睁开眼就是黄昏,我又昏睡了一天一夜……现在我别无它求,只希望,能再见让我梦系魂牵的太子一眼。而姑姑说,太子来过一回,但见我仍昏睡着,就默默地走了。 身子日愈消瘦憔悴,我也觉得自己越来越轻,轻若无物,轻扬如烟。我知道,能看见黄昏的日子也不多了。不知昏睡了多久,我慢慢地醒来,却发现,床沿坐着一个女子。披下的长发在轻轻飘动,一身火红的罗纱。那是我?不,她那双瞳眸如火一般红艳,但她几乎和我一个样。她是我娘,不会有错,母女之间是心有灵犀的。我微笑,道:“娘,你来接我?”“是,雪儿,过得好么?”“娘,我的一生只是十几春秋,好坏不也是一样的过。”“太子如此深情,肯为你放弃储君之位,你为何不选择他?”“这……我爱他,但不忍让他受苦,不愿看他为我而痛心,我更不能背叛龙族。”“雪儿,老龙王的咒语,也就是龙家的宿命,你终是逃不了。”“娘,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摆脱这宿命。”“雪儿,就是按照老龙王的意愿,嫁给南海龙太子。”“那南海龙太子是谁?”“不就是,你一直深爱的太子。当年的南海龙太子,就是今天的太子殿下。”我苦苦地笑着,泪无言地滑过脸颊,嘴角溢出丝丝鲜血。天数注定,命数不可改……谁会晓得,千年之后,南海龙太子竟成了我心爱的太子……谁又晓得,千年之后,南海龙太子依然痴痴地等着我……也许,在我第一次望见太子的眼神,就应该晓得……我的生命如云烟般消逝,娘牵着我的手,一起飞向遥远的圣地……模糊中,我听见翎儿彻天的哭声,是为她的娘远逝而哭,还是为龙族的宿命而哭…… 纷纷雪落人飘坠同生死共玉碎前尘后世君莫问柔肠百折如醉情丝未断尘缘难了思恋几轮回舍却残生犹不悔身已空尽成泪前因后果为情牵总是魂无归处疑真疑幻如梦如烟萦绕千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