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的来信41章~结局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2:5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099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8分钟
简介:第四十一章 奇怪的噩梦回到家,秋雪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情就是上网找地狱之神。可这次令他失望了,她并没有像以前一样,一上网就能见到他。她突然感觉……

第四十一章 奇怪的噩梦回到家,秋雪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情就是上网找“地狱之神”。可这次令他失望了,她并没有像以前一样,一上网就能见到他。她突然感觉这个陌生人从此会从她身边消失了。她第一次那么想在网上见到一个陌生人,也是第一次为一个陌生人感到不安。没有见到“地狱之神”,秋雪想到进信箱看看。因为上次收到了一封地狱的E-MAIL,她也回信了,她想看看对方有没有再回信过来。进去信箱,又有一封新邮件,秋雪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然后点了开来。“地狱”!他果真回信了。秋雪:你很想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地狱最高的领导,是他们的神。你就知道这么多,其他的别再过问了,因为知道更多关于我的情况,你的生活只会更糟糕,因为你将会受到更多惩罚。如果你真的不怕,那我就告诉你,可是我知道你怕,你很怕,你身边已经有几个人因为你遭受了不同的厄运,你怕还会有更多的人遭受厄运。他们看了那封地狱的来信之后,都会遭受厄运,但这不是你能控制的,你现在只能选择接受,因为我们已经在那封信上施了诅咒。但你要清醒地明白,这只是开始,本来你不用承受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的,这一切都得怪你母亲。她在地狱对那些规则毫无重视,她心里想着的就是你,所以你必须为她承担酷刑。如果不是你母亲的不配合,你不会到这种地步的。你母亲生前就酿成了大错,到了地狱,本来是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可她不要这次机会,她还是那么惦记着你,所以我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也许在你眼中,你母亲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可是你错了,你母亲生前害了很多人,她害了自己的老公,还害了另外一个家庭,也害了你,所以现在是遭受报应的时候了。你别怕,一切刚开始。地狱秋雪看我完信,都快哭出来了,可更多的还是恐惧。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她不相信信上所说的,因为在她的心目中,母亲是一位很伟大,很神圣的女性。可一切又好像都是真实存在的,让她不能不信。她到底该相信谁呢?母亲从来没有和她说起,自己以前是怎样的。秋雪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母亲生前害了那么多人。她只记得母亲跟她说过,她很爱去世的父亲,可父亲死于绝症。原来真的是自己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秋雪心里这么想。这才是开始,那后面还有多少人要遭受厄运,秋雪想着想着,眼泪盈上了眼眶。她舞动着手指,给对方回信。你说的都是瞎话,我母亲根本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是全世界最称职的母亲,也是全世界最称职的妻子。我不相信你所说的。我根本不怕你,你有本事就来对付我一个人,不要伤害那么多无辜的人,什么地狱最高的领导,我看你才是懦夫,你肯定也是生前做了很多亏心事,受到了很多报应,现在想把这些罪刑放在我身上。你是最可耻的人。你躲在后面算是什么本事,有本事站在我面前和我决斗啊。你站出来啊。我不怕你。 秋雪秋雪写完了信,心里怕得很,她刚才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在信上说了那么多。在那一刻,她的意识好像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了,也许过了好多年,再回想起那一刻,秋雪也会觉得恐惧。她仿佛把对方当作自己最大的仇人,恨之入骨。正当秋雪陷入极度恐慌时,手机铃声响起来了,这真是有点火上浇油的感觉,秋雪感到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浑身抖了一下。她拿过手机,一看是徐警官,立刻接了起来。徐警官告诉她,文文的尸体经过检查,死因是她受了什么刺激,然后服用了大量强性的安眠药,而且在她身上并没有发现任何伤痕,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自杀。自杀?当秋雪听到这个事实的时候觉得很奇怪,文文平时都是很乐观的,而且她最近也没有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啊,怎么会自杀呢?秋雪无力地握着手机,已经没有任何心思说什么了。下午的时候,秋雪还是赶到了医院,想再看一看文文的遗容。护士推开太平间的门,那块惨白的蒙尸布在秋雪眼中像是下了一场漫天大雪之后积成的。秋雪站在门边,通身抖得不能自控。文文的表情依然是那么安详、恬静、肃穆,像是在做一次长眠的试验,秋雪真的希望她只是睡一觉,多久也可以,只要能够再次醒来。可这一切只能存在于幻想之中,文文已经不会再回来了,她也不会再有任何痛苦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阴阳两隔?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生离死别?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人死不能复生?秋雪心里像是在呐喊着,她很想让自己能够流下眼泪,一滴也可以,但是她没有,她的泪水好像在某个时刻已经干涸了,只是在心里却痛哭流涕,像是在下着冰冷的倾盆大雨。秋雪缓缓地朝文文的尸体走去,一团团冷气包围着文文的身体,也包围着秋雪的身体,她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文文的脸,如此冰凉又僵硬。昨天她们还在说着话的,可转眼间,一切都不同了。从医院回来之后,秋雪像是变了一个人。她知道自己走路就像在飘了,那已经不再是有血有肉的身体,而是干枯的行尸走肉。 她的心被掏空了。那颗像是已经停止跳动的心只留下空荡荡的痛。进了屋,秋雪很随意地把钥匙扔在一边,正在看电视的叶俊一下子就知道事情不对了,可他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秋雪,你刚才去哪里了?”等秋雪在沙发上坐下的时候,叶俊问,可秋雪只是摇了摇头。“发生什么事了?”叶俊继续问,可结果还是一样,秋雪仍然摇摇头。“我先给你倒杯水吧。”叶俊说着就站了起来,很快就倒了一杯水过来,“先喝点水吧。”这次秋雪有点反应了,她端起杯子,一口气就喝完了,然后长叹一声,重重地靠在沙发上。“秋雪,你刚才去哪里了?”叶俊始终放心不下,又问了这个问题。“医院。”秋雪终于开口了。“你又去看小漫了?”“看文文。”“文文怎么了?”“她死了。”“死了?”叶俊立刻傻了,他捂住自己的嘴巴,许久没有再说什么话,“我昨天还看到她的,她怎么死的?”“她服用大量强性安眠药,自杀了,就在早上,死在我们宿舍的厕所里,被一个早上起来上厕所的女生发现的。”叶俊听到这些之后,突然脸色变得很难看,过了很久,都没有说一句话。秋雪也没有心思再追究这些问题,也就不说了。她现在只想这个漫长的噩梦早点醒来,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谁也不知道。秋雪知道最好的方式就是睡觉,这样就能暂时忘记一些纠缠不休的痛苦。于是她就上去睡觉了。 躺在床上,她却睡不着,她真的很想,自己永远睡过去,不再醒来,那样就不会再有痛苦了,就像文文一样,但是又不甘心,她不能就这样轻易就离开,她要查明这背后的一切,她要以自己的力量来破释背后这个偌大的谜。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她也睡着了。也许她真的累了,这些日子来,她承受的压力也不小。秋雪朦胧地睁开双眼,窗外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照了进来,令她的眼睛在作痛。一个男人大约五十岁,站在他的面前,用异常恐怖的眼神望着她。秋雪努力的揉着自己的眼睛,可那个男人始终很朦胧,再怎样也看不见他的样子。“孩子,快点起来吧。”那个男人的声音令秋雪要作呕。“你是谁?”秋雪慌乱地弹起身子,蜷缩在床的角落里。“我是一个不认识的人。”那个男人的声音很深邃,像是从哪个古老的深深山洞里传来,到了秋雪的耳朵里,颤抖着。“既然不认识,你来找我干嘛?”“我来指引你去一个地方,一个你很想去的地方。”“哪里?”“地狱!”“我去地狱做什么?”“因为你妈妈正在那里等你,你不是很想见到你妈妈吗?”“我不想见,不想见。”秋雪用力地摇着头,因为她已经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中。“乖点,孩子,你看着我,看着我。”那个男人的手在秋雪面前一挥舞,秋雪好像被控制住一样,死死地望着他的那张脸。脸渐渐清晰起来,但就在快要看清那张脸的时候,秋雪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飘了起来,跟在那个男人后面飘出窗子。 飘了很久很久,秋雪在那个男人的指引之下,到了一个很破旧的房子面前。“来,跟我过来。”那个男人对秋雪说,可秋雪的心已经快要跳出喉咙。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双脚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像是踩着无根的泥潭,螺旋着直沉谷底,万劫不复。秋雪跟着那个男人走进那间房间,映入眼帘的就是四个大字:地狱之门。秋雪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四周的东西,自己已经往下走去了,这是一跳很悠长的台阶,根本没有尽头,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级。台阶上有点潮湿,偶尔还有什么小生物爬来爬去,让秋雪很呕吐,但她还是不顾一切地往下走,不知疲倦。走了一级又一级,空气好像越来越稀薄,一股不知腐烂了多少年的气息扑鼻而来。此时,在秋雪的前面出现了一点点光亮,慢慢到,光亮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然后一阵阴森森的风吹过来,那个光亮摇曳着。秋雪一下子就想到了曾经在寝室里看到的鬼灯。我真的进入地狱了?秋雪这么自问。又走了好久,台阶消失了,秋雪站到一个空地上,很黑很黑,伸手不见五指。旁边似乎有什么动物在飞,也有什么动物在嚎叫,就像电视上播放的地狱。突然,灯光亮了起来,照得秋雪的眼睛都睁不开。“孩子,慢慢地睁开眼,将会看到你最想见到的。”又是那个男人恐怖的声音。秋雪闻声之后,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那个男人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秋雪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好像是一个洞窟,动物的嚎叫声没有了,现在只剩下不停休的流水声。秋雪害怕极了。“孩子,你转过身,往后面看。”秋雪也真的转过身。她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她躺在一块潮湿的大石头上,仰面朝天。秋雪慢慢地向她靠近,这才发现母亲的身上有亿万只小小的,类似蚂蚁的东西在爬着。秋雪连正视都不敢了。秋雪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把手伸向母亲,可是她发觉那块大石头在往后移动,你越靠近,石头也会向后移动,他们之间的距离永远有多远。秋雪身后也好像有一股很大的力量,不让她靠近,可她却拼命地朝前走。正当她要抓住母亲的手时,她脚下一陷,她坠入了一个深深的泥潭,越陷越深。“啊——”秋雪大声地叫了起来,然后从床上弹了起来,摸摸自己的额头,已经满头大汗,发现这原来只是一个噩梦,大概是因为心里压力太大了。这个梦太奇怪了。也许是最近老是想着地狱,所以连做梦都梦到地狱。可是这个梦会是什么征兆吗? 第四十二章 不想要的结果始终还是出现秋雪睡觉的时候,叶俊觉得无聊,就只能上上网。他这个男生也许是与众不同,他从来不玩游戏,所以上网也是很无聊的,无非是看看新闻,聊聊天。可他最近上网又多了一件事情,就是查看电子信箱。事情是因为他前两天收到了一封来自地狱的E-MAIL而起的,上面的内容是这样的:叶俊:你最近是不是和一个叫秋雪的女孩子走得很近?你是不是爱上她了?为了她好,也为你自己着想,赶紧离开她,否则你将会遭受不可想象的厄运。地狱叶俊一开始也没有在意,感觉这肯定是哪个家伙吃醋在吓唬他,于是也随意地给对方回了封信。地狱先生:你好!我真的感觉你有些幼稚,还能想出这样的吓人把戏,但是说实在的,我也很佩服你,当然也是因为你能够想出这样低级的玩笑。你觉得这样就能够吓到我?你觉得这样我就放弃自己的追求?你觉得这样我就会按照你说的那样离开秋雪吗?你太天真了。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就算天塌下来也不在乎的。你既然有勇气爱她,为什么没有勇气去面对她呢?在爱情面前,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我们有爱的义务也有爱的权利,我并不怕和你竞争。叶俊 叶俊本以为这样一回,那个人至多至少会受到什么刺激。可他想错了,事情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叶俊一直以为对方是自己的情敌,事实上不是。这也不是一个玩笑。其实叶俊收到的信和秋雪收到的信是同一个人发的,就是所谓的地狱最高首领。叶俊发完信之后也就没有在留意了,可是就在昨天晚上,他又收到了E-MAIL。叶俊: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你以为我只是在吓唬你,你以为是我也爱秋雪和你争风吃醋的吗?你错了,事情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并不在人间,我在地狱,我是地狱最高的首领,如果按照年龄算,我比你们大几倍,我怎么会和你开这种低级的玩笑呢?我是来劝告你的,只要你不爱秋雪,只要你离开秋雪,你就不会有事了。这一切只怪秋雪的母亲,因为她母亲生前酿成了太多太多的错,到了地狱之后还违反规则,所以我们必须将这些酷刑施加在她最心爱的女儿——秋雪身上。离开秋雪,否则你将会遭受从未有过的厄运。地狱自从昨天晚上收到这封E-MAIL,叶俊心里有点恐慌了,他感到很奇怪,而更多的是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秋雪,更不知道该如何回信。现在,叶俊坐在电脑前,手指触摸着键盘,可不敢敲出一个字来。秋雪醒来之后,看看外面天色,夜幕也开始降临了。秋雪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上网,她很碰到“地狱之神”,她想弄明白去医院看望田漫漫的人是不是他。她更想弄明白地狱之神到底是什么关系。秋雪一连上网络,就在QQ好友里看到了“地狱之神”。秋天的雪:你终于出现了。地狱之神:你在等我吗?秋天的雪:对,我中午开始就在等你了。 地狱之神:可是我下午在线的时候没见到你啊。秋天的雪:我中午上线的时候没见到你,后来就下了,我想你晚上应该会在线,果真被我猜到了。地狱之神:看来你很了解我啊。秋雪每次在网络上和他总是有很多很多话,虽然秋雪也不知道从今以后他们还能不能像以前那样聊天,但是她真的不希望他们之间能够继续保持这种状态。就算从今以后,秋雪知道了地狱之神的真实面目,他们之间不再有着神秘感,但秋雪也衷心希望她不要失去这么一个好朋友。因为他是秋雪网络上第一个这么在意的陌生人。曾经有很多时候,秋雪那么依赖他,那么信任他。秋雪宁愿把很多心里话讲给他听,也不会讲给一些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听。也许秋雪害怕的不是这些,她更多的是怕当地狱之神告诉秋雪,他就是今天中午在精神病院看望田漫漫的那个男人时,秋雪会是怎样一种感受。这些日子里,秋雪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个网络陌生人有着莫名其妙的依赖,更能谈得上有着爱慕,当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年龄比她大几倍,她应该会很失望。她真的不想问出这个问题,也不想知道这个答案,但不知为何心里又堵得慌。秋天的雪: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实话回答我,好吗?地狱之神:我也猜到你这么急找我,肯定又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事了。秋天的雪:你今天中午1点钟左右在哪里?地狱之神对这个问题确实有点疑惑,秋雪以前只会和他说一些痛苦,可是今天怎么会问这么隐私的事情呢?他回想了一下。地狱之神:医院。秋雪看到这个回答,心怔了一下,难道真的是他? 秋天的雪:市第一精神病院对吗?地狱之神:对啊,你怎么知道?秋天的雪:真的是你?地狱之神:你遇见我了?地狱之神对秋雪的问话感到很好奇,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就算两个人擦肩而过,也不可能认出彼此啊。秋天的雪:你去那里干什么?地狱之神:看望一个朋友。秋天的雪:你的朋友叫田漫漫,对吗?地狱之神:对啊。此时的地狱之神不单是好奇了,他的身上好像被一阵恐怖的气息包裹着,她在怀疑秋天的雪到底是谁,她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此时的秋雪更是心跳加剧,原来地狱之神真的是那个男人,原来自己和一个这么怪的人在聊天。可他到底和田漫漫是什么关系呢?他为什么要给田漫漫送换洗的衣服?一连串的疑问促使秋雪很想马上就见到地狱之神。秋天的雪:你和田漫漫是什么关系?地狱之神:朋友。秋天的雪:你还记得上次说过要见我吗?地狱之神:记得,我一直在酝酿着理由,我会在十个理由以内说服你的。秋天的雪: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想见你。 地狱之神:为什么?现在轮到地狱之神感到奇怪了。秋天的雪:不为什么,只是想见。地狱之神:我感觉你上次提到的十个理由的游戏很好玩,我们还是继续玩这个游戏吧。秋雪又一次体会到这个人的古怪。正当秋雪在想着到底该怎样回这条消息的时候,先收到了地狱之神的消息。地狱之神:我要先下去吃晚饭了,下次再聊,我会继续想理由。当秋雪看完消息,看到地狱之神的头像已经黑了,这就是说他已经下线了。秋雪傻傻地坐在电脑面前,不知所措。她害怕的结果还是出现了。秋雪静静地坐在电脑前,没过一会儿,叶俊过来敲门了。这个时候过来敲门,肯定是叫她吃晚饭的。不知何时开始叶俊都像成了秋雪的闹钟了。在学校也一样,每到吃饭时间,叶俊总是会发条短信说一下,到了家里,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没有叫外卖,叶俊说请客到外面吃一顿。秋雪觉得呆在家里也很无聊,于是很干脆地答应了。他们在外面随便找了家饭店很随意地吃了点东西,也就回家了。两个都有着心事的人在一起是绝对没有什么节目可以安排的。回到家没坐一会儿,秋雪的外公回来了。叶俊知道秋雪肯定有很多话要和她外公说,于是很识趣地回避了,他管自己到楼上去上网了。秋雪确实有很多话要和外公说。曾经秋雪怀疑过外公是杀害母亲以及外婆的凶手,直到后来田漫漫、文文的出事,秋雪很快地就打消了这个可能性,也觉得自己当初的猜测很滑稽。她现在相信这一切真的是那封地狱来信背后的诅咒在作祟。 “外公,您从敬老院回来了啊。”秋雪等外公在沙发上坐稳之后和他说了句,算是打个招呼。“对啊。”几天不见,秋雪发现外公瘦了,反应也迟钝了。“您晚饭吃了吗?”秋雪为了让外公更清楚地听到自己在说什么,故意说得大声点。“吃了。”外公说着,嘴角的肌肉轻微地抖动了几下,“小雪,你今天没上课吗?”“外公,我搬回来住了。”秋雪说着坐到了外公的旁边。“搬回来住啦?”“对啊,来陪陪外公。”“那外公就不用每天抱着你妈的衣服了。”原来叶俊说的都是真的,可是秋雪弄不明白外公为什么每天抱着母亲的衣服。“外公,您抱着我妈的衣服做什么啊?”“我想你妈,你妈死得多冤枉啊,现在丢下你一个人,这么可怜。”秋雪的外公这么一说,秋雪马上就想到了自己收到的第二封地狱E-MAIL,里面就提到母亲曾经害了很多人,酿成大错。秋雪灵机一动,外公应该最清楚母亲过去的。于是她就借机试探着外公,想从外公口中得到更多关于母亲过去的事。“我妈为什么是死得冤枉呢?”“她肯定是被人逼着,然后压力太大,上吊自杀的。”“被人逼着?”秋雪的外公点了点头,可是好像没有太大的力气,从表情上看很失望,很遗憾的样子。“被谁逼着?”“肯定是他。”外公说得不多,可秋雪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了。 “他是谁?”“这个事情可能要从几十年前开始讲了。”“外公,您把这段故事和我讲讲好吗?”秋雪兴趣越来越高了,感觉这就是所有问题的突破口。“事情应该从你妈年轻的时候说起,也就是还没你爸结婚之前,有个男的很喜欢你妈,和你妈是同班同学,各方面都挺优秀的,也向我和你外婆提过几次亲,我和你外婆也很喜欢这个男孩子,于是就同意了,当时你妈不是很喜欢这个男孩子。本以为事情会很顺利的,可是就在我们操办这些事的时候,你妈认识了你爸,他们一见钟情,于是你妈拒绝了一开始的那门亲事。就这样,过了一年,你妈和你爸结婚了。”外公说着停住了,大概是一下子说了很长的缘故。秋雪站了起来给外公倒了一杯温水。“后来呢?”“后来那个男的不甘心,你妈结婚后,还是经常来找我们谈这门亲事,也找过你妈,但被你妈拒绝了,因为你妈太爱你爸了。很快地,你妈肚子里怀了你。那个男的也和一位大学教师结婚了。本以为所有事情都这样过去了,大家都可以安心过日子了,可问题又出现了,你爸患上绝症去世了,那个男的又出现了,说自己这辈子就爱你妈一个女人。你妈当时正沉浸在失去你妈的痛苦之中,当然不会接受那个男的,而且当面让那个男的出丑,说这辈子不会再嫁第二个人。那个男的也很失望地离开了,离开前说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你妈,如果得不到也会不择手段地害了所有和你妈有关的人,让你妈后悔一辈子。之后他就消失了,消失了十几年。听说他在一所大学当副教授。本以为十几年过去了,他也忘了这件事了,但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在一年前,他又出现了,说他现在的家庭已经支离破碎,他妻子也被他害死了,还威胁我们,威胁你妈。你妈肯定是受了他的威胁,才上吊自杀的。”秋雪听完外公说的关于母亲过去的事,不知是什么感受,其实母亲并不像那封E-MAIL里说的那样,她并不是罪魁祸首,她只是在选择自己的爱,而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那个男人,是他害了两个家庭。“那你知道这个男人在哪里吗?”“不知道,他几年前就已经离开那所大学了,后来举止总是很神秘很古怪的,像个幽灵,一下子在你面前出现,一下子又消失了,可能只有你妈知道他在哪里,但你妈已经自杀了。”秋雪很失望地坐到了沙发上,她真的很乱,但她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的脑子里想到了那个神秘司机,因为他好像能够预测到母亲要遇害了。难道那个神秘司机就是外公所说的那个男人?如果母亲真的是受了威胁上吊自杀,那最了解这件事情的人应该那个男人,可神秘司机能够预测到母亲遇害了,这就表明司机就是那个男人。秋雪想着想着,感觉这个可能性越来越大。可是地狱的来信、地狱的E-MAIL又该如何解释呢? 第四十三章 地狱来信之谜秋雪从外公那里知道了很多关于母亲过去的事,可做,可突然想起了刚才收到的短信息,发送者也是一串很长很乱的数字。于是一手抓过手机,对照了一下,手机上的号码和电子信箱的地址前面的那串数字又是一模一样。这就表明发地狱E-MAIL和发短信的是同一个人。叶俊突然有了一种感觉,感觉这是有人在故意吓唬他和秋雪。他也突然很想知道这背后到底是怎样一个谜。他觉得应该从这些E-MAIL入手。叶俊有个习惯,就是收到E-MAIL之后总喜欢看看信箱的提供网站,特别是这种古怪的后缀网站提供商。叶俊打开一个新的浏览页,在地址栏上键入三个w,然后把那个地址的后缀网名键入,一按回车。一会儿,网页上出现一个提示框。上面的内容是:欢迎来到地狱之门。下面有个“确定”字样。叶俊用鼠标按了一下确定。提示框上出现:欢迎来到地狱,还告诉了田漫漫。原来事情是这样,秋雪突然想到外公说过那个男人曾经是大学副教授,而“地狱之神”曾经也告诉她网上那篇文章就是一名大学副教授写的,原来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在背后做鬼。怪不得田漫漫知道秋雪收到地狱来信之后就和她说了背后的那个古老传说,原来这一切也都是那个男人在做鬼。他竟然能够如此不择手段,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欺骗,连自己女儿都要害。“密室在哪里?”欢迎来到地狱最后一层。这时候提示框中没有回答秋雪的问题,而是出现确定的字样。秋雪一下子就感到绝望,因为她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可是没有机会了。他不甘心,她用鼠标点了确定,她还想能够知道更多。秋雪一按确定,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张图片,秋雪当场尖叫了起来。声音很大很大,在隔壁的叶俊也听到了。那张图片是母亲的尸体,血淋淋地躺在那里,惨不忍睹。 第四十四章 爱的誓约隔壁的叶俊闻声后马上赶来了,他看到秋雪脸色苍白地坐在地板上,一下子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刚才也一直在玩着那个游戏,他也按照电脑的提示一步一步往下走,也到了地狱的第十八层,他也知道了很多问题的答案,游戏也告诉他地狱来信只是一个意识陷阱,可到了最后一层的时候,他竟然看到秋雪被残杀后的图片。“秋雪,你怎么了?”秋雪没有回答叶俊的问题,只是傻傻地望着他,突然她抱住叶俊,哭了出来。“叶俊,别离开我。我真的好怕。”“我在你的身边,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你别怕。”叶俊紧紧抱着秋雪,声音有点哽咽了。他想哭,他真的也想像秋雪一样大声哭出来,因为他的激动。他一直等待着这么一天,而这一刻真的来到了,而且来得那么突然,又来得那么及时。“我真的怕你受到任何伤害,你知道吗?”秋雪在叶俊的怀里说。“我知道”“我真的怕以后不能再见到你,你知道吗?”“我知道。”“我怕自己的懦弱而失去你,你知道吗?”“我知道。我也怕,我也怕会失去你,我也怕自己的懦弱导致永远失去你,但是现在一切都好了,你别怕,我一直在你的身边。”等秋雪冷静下来的时候,她和叶俊讲了刚才玩那个游戏的情形,可叶俊一时太激动,竟然忘了告诉秋雪他就是网上的“地狱之神”。叶俊觉得以后反正会有机会的,而且有了今天这样的结局,他已经很满足了。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帮秋雪一起找到背后的凶手,也就是田漫漫的父亲。既然是田漫漫的父亲,最好的办法就是找田漫漫,可是田漫漫现在呆在精神病院里,什么都记不起来。那该怎么办?叶俊突然想起了在精神病院看到的那个古怪男人。“你觉得中午在精神病院碰到的那个男人是不是重要线索?”叶俊问。“你觉得他就是小漫的父亲?”秋雪望着叶俊的眼睛。“很有可能。你知道和小漫比较亲的男人还有谁吗?”“在我的印象中,没有,除了他父亲。”“那更有可能了,如果不是她父亲,他为什么会给小漫送衣服呢?而且你记不记得,李阿姨被那只耳环刺了一下,那个耳环和你妈那只一模一样,这很能说明那个男人是小漫的父亲。”“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那个男人很爱我母亲,肯定会经常带着那只耳环,然后送衣服的时候不小心丢掉了。”“那我们现在去精神病院,再试着问问小漫,看她能不能记起一些事。”“可她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根本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你去把那封地狱来信带来。”“为什么?”“我曾经在一本惊悚小说上看到这样一个情况,那本书里面也有个女孩得了像小漫这样的病,后来精神病院的医生就从她最敏感的环节着手,所谓的‘以毒攻毒’。”“你是说小漫是受了那封信的刺激,我们再用那封信刺激她,看能不能得到更好的效果,对吗?” 叶俊点了点头。“这样可行吗?”“我们只能去试试看。”“好吧。”秋雪说完就站了起来,然后他们就准备往精神病院赶。当秋雪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是徐警官的来电。“是秋雪吧?”听徐警官的口气,有急事的样子。“是我,徐警官,有什么事吗?”“有,你现在方便吗?”“我现在想出去一下。”“如果方便的话,先来一趟警局好吗?我有点东西想让你看看。”“什么东西?”“是公路收费站的两段录像,你还记得你母亲,你外婆的尸体曾经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吗?”“记得啊。”“刚才公路收费站的工作人员给我们送来两段录像,录像上显示在收费站的时候,曾经有人从运尸车上偷走了你母亲和你外婆的尸体,从背影上看,是同一个人,我想让你来认认,是不是对背影有所印象。”秋雪听到徐警官的这番话,又想到了刚才玩那个游戏时,游戏里说的,原来都是真实的。 “好的,我马上过去。”秋雪和叶俊像坐出租车到了警局,找到了徐警官。徐警官也没说太多,马上就给秋雪播放了那两段录像。秋雪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录像,感觉那个背影特别熟悉。“秋雪,这不是我们在精神病院看到的那个古怪男人吗?”叶俊叫了出来。经叶俊这么一提醒,秋雪也想起来了,她还记起了这个背影就是那个神秘司机,怪不得当初在精神病院就觉得特别熟悉,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你认识这个人?”“就是我母亲遇害那天送我回来的出租车司机,但我不认识他,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其实,徐警官还不知道很多事情,秋雪很明白,这个神秘司机肯定就是田漫漫的父亲,可就是一下子不知道他在哪里。如果那个游戏里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他现在应该在密室里,可这个密室在哪里呢?“秋雪,我们先去精神病院,也许能够从小漫口中得到点线索。”“好的。”“徐警官,你也一起来吧。”出来的时候,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雨。秋雪和叶俊坐在徐警官的警车上,秋雪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地和徐警官说了一遍,徐警官这才明白了很多事情。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到了田漫漫所在的精神病院。下了车,直接往508室奔去。 大概是心里的阴影被趋赶了,秋雪并不怕走那条深深的走廊了,她现在的心里很激动,好像自己马上要面临一场斗争,而且自己胜利的机会很大很大。一种成就感簇拥着她。到了508室,秋雪简单地向李阿姨介绍了徐警官和叶俊,然后就直蹦主题了。一开始,李阿姨不同意他们用这种方法,怕田漫漫受更大的刺激,但经过秋雪再三的说服,李阿姨也只能答应了。秋雪把那封地狱来信拿在手里,然后走到田漫漫面前,抓过田漫漫的手,让她握住地狱来信。可是田漫漫一看到那封信,手就像触了电缩了回去,然后整个身子往角落里缩,还不停地颤抖。李阿姨担心田漫漫会受更大的刺激,想上去安慰,可是被徐警官拦住了。“小漫,你别怕,我是秋雪,你的好姐妹啊,你不记得我了吗?”“秋雪……”“对,你总喜欢在没有人的时候叫我小精灵的啊。”“小精灵?”叶俊他们几个站在一边,很耐心地等着,他们心里都在祈祷能够从小漫口中得到一些重要线索。“对啊,小精灵,你能想起来吗?”“秋雪……小精灵……”田漫漫好像有点正常了,至少她没有像刚才那样一直在发抖了,她一直看着秋雪,“你收到一封地狱来信,对吗?”“对,就是这封。”秋雪说着又把信递到田漫漫手上,这次田漫漫并没有怕,只是拿着上下仔细地打量着。“这信里有诅咒。”田漫漫突然说。 “小漫,你别怕,信里没有诅咒,都是你父亲在闹鬼。”“对,他有密室。”秋雪没问到密室,田漫漫竟然先说出来了,徐警官他们都会心地微笑着,觉得秋雪确实有一套。“密室里有什么?”秋雪追问。“是地狱。”地狱?秋雪傻住了,难道田漫漫又开始不正常了?“里面有尸体,很可怕很可怕。”“小漫,密室在哪里?”秋雪终于把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书房。”“哪里的书房?”“我家的书房。”田漫漫和他父亲一起住的?秋雪觉得很诧异,为什么她去过田漫漫家几次,都没看到他父亲呢?“你父亲在密室里吗?”“他刚走,他刚才过来找什么耳环。”田漫漫这么一说,大家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然后大家把目光聚焦到李阿姨身上,李阿姨也懂大家什么意思,忙解释。“刚才我出去给她拿吃的了,没看到啊。”秋雪突然站了起来,走到窗台边上,拉开窗帘。外面正下着雨,漆黑一片,这一下子让她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有人给她送来了一封地狱的来信。随后她的生活就变了。秋雪在精神病院的大门那里看到了一个背影,背影在路灯下拉得有点长,而且下着雨,有点模糊,可是她记得这个背影,那么像几个月前那个邮差,而今她可以确定那就是田漫漫的父亲。“他就在那。”秋雪叫了出来。徐警官他们闻声也凑了过来,他们也都看到在路灯底下有个背影,可是背影很快就消失了。他们几个也像意识到什么似的,二话不说往门外跑去。可到了大门口,那个人影早就不见了。 第四十五章 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徐警官载着秋雪和叶俊马上就往田漫漫住的地方开去。大概开了二十分钟,秋雪他们到了田漫漫家门口。大门虚掩着,表明刚有人进去或者出去过。大家一致认为是有人进去过,而这个人肯定是田漫漫的父亲。秋雪迫不及待地想进去了,她想找到那个密室,然后找到母亲和外婆的尸体。可被徐警官拦住了。“大家小心点,这个人应该已经疯了,她会不择手段的。”作为警察的他肯定有着职业的头脑。他握了握别在腰间的配枪,然后往大门那边走去。秋雪和叶俊跟在他的身后。徐警官小心翼翼地推开大门,里面空无一人,只是静得可怕。秋雪环顾四周,和以前过来没什么两样的。他们第一个要做的当然是找书房。秋雪曾经来田漫漫家的时候,基本上每个房间都去过,只有一个房间没去过,田漫漫说那是父亲以前的房间,让秋雪别进去。当时秋雪也知道田漫漫和他父亲的关系不好,所以也就没进去了。这么看来,那个房间应该就是田漫漫所说的书房。秋雪带着徐警官和叶俊到了那个房间门口。徐警官很敏感地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听里面有什么动静,然后拔出腰间的枪,一只手握紧房门的扶把。他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用最快的时间推开门,用枪向四周指了几下,但里面空无一人。 书房里只有一张桌子,一张真皮椅子,然后就是一个书柜,里面放着很多书,应该是那个男人曾经在大学当副教授时留下的。书房里的空气不是很流通,而且有腐烂的味道。秋雪捂着嘴巴向四周张望,但是发现这也是一个很普通的书房,没什么不同的啊,更没有什么密室的通道。如果通道的按钮这么容易就被找到的话,那还叫什么密室。秋雪这么对自己说,然后继续找通往密室的入口。可是三个人找了很久很久,还是找不到通往密室的入口。大概找了有半个小时之久,最后当然还是徐警官找到了,不愧是当警察的。徐警官也像很多古装武侠片里找密室入口一样,在墙壁上敲来敲去,可是都没听到有什么空洞的声音。最后,徐警官贴在地上,一处一处地敲过来,突然在那张真皮椅子旁边敲到了有空洞的声音。其他地方都是严实的声音,可就在那个地方有点空洞,而且感觉到那块地方是用木板做的,下面应该是一个通道。可上面铺了一层地毯,大家都找不到是不是有裂缝,徐警官把那张真皮椅子搬了起来,这才发现椅子下面安了一个把手,是供人往上拉的。徐警官用力拉了起来。果真发现是一个通道,但下面漆黑一片。徐警官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才发现下面有台阶,然后不顾一切地跳了下去,接着是叶俊跳了下去,最后叶俊把秋雪抱了下来,跟在徐警官沿着台阶往下走去。前面很暗很暗,台阶好像没有了尽头,这让秋雪想起下午做的那个噩梦,这里太像梦境中的了。他们三个人走着走着,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孩子,你终于来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大概是因为在地下室,声音在里面放肆地回荡,传到耳朵里特别恐怖。“我一直在等你,我还真怕你不会来,可是你的智慧让我很意外,这么快就找来了。”还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声音像是从墙壁上传出来的。“你在哪里?你有本事出来啊。”秋雪叫了起来。“孩子,你怎么还是像你母亲一样呢?你母亲就是太心急了,所以才会酿成这样的大错,死了还要让她女儿承受痛苦。”“你想怎样?”秋雪很大声地叫着。“别心急,我和你说过了,这个游戏刚开始,你不是让你离开叶俊吗?你为什么不按照我说的去做?还带着她来到这里。”听他说的,可以知道他现在能看清秋雪他们,但秋雪环顾四周,并不能看清任何东西,徐警官举高打火机,四周都是墙壁,墙壁上还有苔藓,这样可以知道这里很久之前就是一个山洞。“你为什么像个缩头乌龟,有本事你就出来啊。”叶俊也大叫了起来。“呦……都是一群心急的年轻人,怪不得会相爱。当初她母亲就是和那个狗男人这么心急,丢弃了我,让我承受这么多年的痛苦,害得我妻离子散。”“我妈没错,错的人是你,她选择自己的爱有错吗?你为什么要纠缠着她,还害死她,害死她还不够,还要让那么多无辜的人受苦。”“这一切都是你妈酿成的大错。如果她能够听我的,和我在一起,就不会有今天这样惨重的下场,她应该很幸福的。”“你是疯子,你疯了。”“哈哈哈哈,我早就疯了,自从你妈第一次拒绝了我,和你爸结婚,我就疯了。”“你知道吗?被你害的人还有你的女儿,田漫漫。” “你给我住嘴,是你害了她,如果你没有给她看了那封地狱来信,她就不会来盘问我,她更不会找到这个密室,更不会疯掉,所以这一切都得你来偿还。”“我来偿还可以,你为什么还要害那么多人?”“因为你们都有爱。有爱的人都得死。我给了你妈很多次机会,可她宁愿死也不要和我在一起,我最后用你来威胁她,可她竟然自杀了。”“有一点,我一直弄不明白,当初秋雪的母亲自杀后,你女儿田漫漫进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到尸体?”徐警官也问了一句。“徐警官啊徐警官,我还以为你真的像报纸上说的那么伟大,原来你也是个糊涂虫,当时我看到小漫从车上下来,那时候我就在秋雪家的后阳台,我以很快地时间把尸体搬出去了,就是为了让你们觉得奇怪,后来我还假扮邮差给秋雪送信,一开始就是想吓吓秋雪,这个可怜的孩子,谁知道上天还帮助我,先是她外婆自杀,然后是小漫疯掉,最后是文文自杀,而她们都是看了那封地狱的来信。”秋雪突然想到那天在阳台上看到了一个影子,原来就是他。“那文文死之前收到的短信也是你发的吗?”秋雪问。“是的。我还发给了小晴、叶俊。我就是想让他们离开你,让你感到寂寞,让你没有爱。”“那为什么那个号码会显示小漫的名字呢?”“那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研究的电脑病毒。我把小漫的手机输入到这个病毒库,后来你和叶俊玩的地狱游戏也是病毒。”“可就是这个游戏让我知道了很多事情,也是这个游戏带我来到这个密室。”“这是我故意的,我知道已经玩得差不多了。” “你是个大疯子。”“哈哈,但是你今天晚上还要继续陪我玩,过来吧,沿着台阶一直往下走,过来看看你妈,看她那么安详地躺着。”“你把我妈怎么了?”秋雪突然想到那个噩梦中母亲的模样,又想到那个地狱游戏最后出现的那张图,心里很担忧。“你别怕,我不会伤害自己最深爱的女人的。”秋雪沿着台阶一直往下走,这个台阶像极了噩梦中的。越走越恐怖。最后还是出现了光亮。光亮越来越大。当光亮完全覆盖着视野的时候,秋雪发现前面是一个很豪华的房间,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电脑前的那个男人,这个背影她太熟悉了。她还看到母亲的尸体和外婆的尸体,都很完好地在那里,应该是用了什么化学药剂,因为整个房间弥漫着让人窒息的化学药剂的味道。那个男人很镇静地站了起来。“不要动。”徐警官很敏感地抬起枪,指着那个男人。“你为什么也这么心急?既然我指引你们来到这里,我就没有准备走了,我是觉得和你们玩这个游戏太没劲了,觉得太累了。”那个男人说着转过身来。秋雪终于看清他的那张脸了,其实长得很俊俏。顿时,整个静得死死的,大家都在沉默。“最后,我还想你们陪我玩一个游戏。”“什么游戏?”秋雪问。 “爱情与代价的游戏。”那个男人说完,秋雪他们三个人都傻住了。这个人确实是疯了。“怎么玩?”秋雪又问。“秋雪,你别听他瞎说,这个人已经疯了,他会伤害你的。”“你们玩不玩,可以自己决定,但你们要清楚一点,你们现在的生死都掌握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一按手上的遥控器,这里将会被炸成粉碎,你们也不可能会生还。”那个男人说着举起手上的遥控器。秋雪他们也看到在电脑旁边安了一个定时炸弹。“怎么玩?我陪你玩,你放他们走。”秋雪说。“哈哈,真是伟大,比你母亲还要伟大。放心,我不会伤害他们,只要你跟着我做。”“好,我答应你。”“秋雪,别听他的。他疯了!”叶俊大声地叫了起来。“叶俊,我们别无选择。”“孩子,过来,摸摸你母亲的脸,你看她多安详。过来,走过来吧。”秋雪真的按照那个男人说的做,她走了过去,叶俊也想走过去。“你们站住,就她一个人过来。”那个男人用手指着叶俊和徐警官。秋雪提心吊胆地走了过去,正当她靠近那个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抡过她的脖子,秋雪像一只受伤的小鸟被她抡在手臂上。“秋雪……”叶俊叫了出来。“别乱来。”徐警官用枪指着那个男人。 “你可以开枪啊,只要我手臂一用力,她的命就没有了。”那个男人很得意地说。“你太卑鄙了。”叶俊大骂着那个男人。“为什么你们只会说我卑鄙,当年她妈妈那么绝情地丢弃了我,就不是卑鄙吗?”“你是个疯子!”“我早就疯了。”那个男人说着,手臂稍微用了下力,秋雪顿时透不过气来。“别伤害她,你想怎样,你说吧。”叶俊叫着,他快哭出来了。也许人活着最遗憾的就是眼睁睁望着自己心爱的人受着伤害,自己却无能为力了。“徐警官,把枪给叶俊,可别玩花招。”“你……你想干……干什么?”秋雪很吃力地问,问完之后一直在咳嗽。“把枪给他,快!”那个男人逼着徐警官,徐警官无奈之下只能把枪交到了叶俊的手上。可是叶俊和徐警官都不明白这样做的用意在哪里。“枪在我手上了,你还想怎样?”叶俊问。“往你自己左腿开一枪。”叶俊和徐警官这才明白他的用意。“不要!叶俊,不要!”秋雪大声叫了出来,全然不顾自己的脖子正被那个男人抡在手臂上,然后挣扎着。那个男人更用力地抡紧秋雪的脖子,秋雪连透气都感觉困难了。“快,你如果不想她被我勒死,就快点按照我说的做。”叶俊握紧了枪,徐警官整个身子都紧了一下。 “叶俊……“徐警官叫了一下。“叶俊,不要。”秋雪又叫了出来。叶俊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握紧了枪,把枪眼对准左腿。“叶俊……”“不要!”秋雪凄惨地叫了出来。“砰”的一声,叶俊最后还是向自己的大腿上开了一枪,声响很响,回荡在这个密室里,传了好久好久,传到秋雪的耳朵里。她察觉到自己的心都碎了,甚至能够听到破碎的声音,就像玻璃摔成碎片。叶俊顿时倒在地上。“站起来,勇敢地站起来。”那个男人叫嚷着。“你到底想怎样?”秋雪问。“站起来,既然敢爱,难道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吗?”叶俊已经不顾疼痛,坚持站了起来,但最后还是瘫软了下去。“这么快就不行了吗?起来,继续陪我玩游戏。”叶俊还在坚持着,但一切只是徒劳。他的额头上都是汗,大腿上都是鲜血。“再往心口开一枪。”“不要!”秋雪撕心裂肺地叫了出来。 叶俊好像也疯了一样,握紧了枪,然后慢慢抬到自己的心口,准备往心口开枪。“叶俊……”徐警官也傻傻地站在边上,可好像被那个男人摄了魂,无能为力。“砰……”又是一个响亮的枪声,叶俊顺即倒了下去,他真的往心口开了一枪,鲜血迸射出来。“哈哈哈哈……”那个男人猖狂地笑着,然后松开了手。秋雪马上扑到叶俊身边。徐警官也顾不上抓那个男人,只是拿出手机打求救电话。那个男人疯疯癫癫地走到秋雪的母亲的尸体旁边,跪了下来,傻笑着。他好像真的疯了。“叶俊,你振作起来。”秋雪抱起了叶俊的头。“秋雪,对不起。”“你别说话了。”“让我把话说完,我怕以后就没机会说了。我还有好多好多事要和你说。”“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你振作起来。”“秋雪,真的对不起,我答应过你,要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可是……”叶俊咳嗽了一下,“你还记得有个网友叫‘地狱之神’吗?那个人就是我,我也是下午和你聊天才知道的,本来想和你说的,可是没有机会,现在终于能够告诉你了。”“你别说了,你会好起来的,你以后还有机会和我说的。”秋雪叫着,眼泪像个孩子,不自觉地滑落下来,好像这辈子一直积累起来的眼泪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发泄。“我曾经说我不怕死,因为我死过一次,5年前,一场车祸差些夺去了我的生命,所以我现在不怕,一点也不怕,死真的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之前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我在你身边,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秋雪已经完全激动了。 “你还记得,我说一定会在十个理由内说服你见我的吗?”秋雪使劲地点头。“我现在想好了,现在告诉你会不会太晚?”秋雪使劲地摇头,泪水不停地滴下来。“我想让你抱一抱,让我感受一下爱的温暖,让我倾听一下你的心跳。这个理由可以吗?”秋雪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知道点头,然后紧紧地抱住叶俊。“秋雪,其实一直以来有件事我没告诉你,文文是因为我而死的,她一直爱着我,可是我爱着你,所以我拒绝了她。”“这不关你的事。”“你会原谅……原谅我吗?”叶俊的声音开始断断续续。秋雪还是使劲地点着头。“秋雪,最后,你可以和我说那三个字吗?”“你不会有事的,我们还要去海边,我们要把心愿对着大海说,那样就可以梦想成真了。”“可以……可以亲口和我说那三个字吗?”“我——爱——你!”秋雪很大声地喊了出来,响声一直回荡在密室里。可秋雪突然感觉叶俊的手一松。“叶俊,叶俊……”警声长鸣,叶俊被抬上了救护车,秋雪抱着他,一颗晶莹的泪水滴了下来,滴到叶俊的眼角,和叶俊的眼泪汇在一起,然后从叶俊的脸上滑了下去,像一颗琥珀。突然,叶俊的眼睛微微地张了开来。爱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爱因为代价才结束的,但爱也是因为代价而变得永恒。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就在穿过心口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对方,才知道什么叫幸福。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地狱的来信41章~结局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