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房客 作者:背着蛋壳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0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06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简介:少女刺身。 要肥瘦刚好的脊椎部位为宜。 最重要是趁,新,鲜。 去皮,剔骨,稍稍带血。 刀功也讲究的。 刃不能带温,要保持洁净冰冷。 快刀下去,要……

少女刺身。

要肥瘦刚好的脊椎部位为宜。

最重要是趁,新,鲜。

去皮,剔骨,稍稍带血。

刀功也讲究的。

刃不能带温,要保持洁净冰冷。

快刀下去,要切面平整,厚薄匀称。

半指宽,一指长,顺着纹理,不带筋绊。

装盘,衬着一张鲜绿粽叶。

通常还配一碟酱汁姜末葱花,醮着少许,提升鲜甜。

入口时候,会感觉到酱香盖过微微肉味。

姜末去除了腥,但保留血腥特有的甜,撩人地盛开舌尖。

嚼时,略带一丝咸咸奶香,但更多的是鲜嫩迷人的质感。

绝不同于煮熟之后。

那细腻的肌理、多汁的口感,介乎生死之间。

弹性足,绵软入喉,回味悠远……

——不要怕,以上是我给某本恐怖杂志写的恐怖食评。

其实写的是日本料理店最司空见惯的——生牛肉,而已。

没错,我是一个食评家,整天就靠着骗吃骗喝顺便写点评论谋生。

但最近,普通食评好像已经提不起大众的口味和兴趣。

因此我这个食评家也只能跟着大众潮流,剑走偏锋,写一些哗众取宠的另类点评,倒也意外地,颇受欢迎。

拿了一笔不少的稿费后,我打算从本来租的破阁楼里搬出来,找个公寓小房型,有相对独立的生活环境,也能让自己有个更理想的写作环境。

我没有想过,就是因为这样,才发生后来许多荒诞离奇的事情,也给我本来平静的生活带来了灾难性的打击。

这还要从我租的这个奇怪的房子说起……

坦白说,我租下这个房子,不是因为它地段好,风景佳,价钱又便宜。

而是我对这个房子本身十分好奇。

我想,任何人第一眼看见这个房子也都会十分好奇。

因为与其说这个是住房,不如说,它是一个厨房!

77平米的两室一厅,被硬生生改造成了一个带卧室的大厨房。

进门便是一张两米开外的独立料理台,上面悬挂着的竟然是一个很大的子母式手术无影灯,要不是台面上放的全部是厨房用具,还真以为是手术台了。

料理台后方是精心设计的U字型厨房整体柜,除了有两个煤气炉眼,还另有两个电磁炉,一个烧烤架,靠阳台的窗下有两个内嵌式的水槽,右边延展出一个开放式吧台,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搅拌研磨机器。

吧台边是通向阳台的玻璃门,出去便是一个开放式阳台,和隔壁人家的只有一栏之隔,种了些我认识和不认识的香料。

大门右边一扇门开进去是卧室,卧室很小,几乎只有一张床的位置,勉强在门后有一个衣橱,看得出来,是装修的时候,有心把卧室面积辟出去让给了外面的厨房,因此只留了一扇内窗,窗外是阳台,但是因为被隔壁遮住了大部分光线,因此显得很阴暗。

大门另外一端,本来应该是书房的,现在全部打通了,只简单摆了一张单人沙发,还配有可移动的电脑桌板,旁边有个立式大书柜,里面放的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中西食谱,而边上就是一个超级大的冰箱,几乎占去了原来书房大半的面积,冰箱共分两层,每一层都可以独立控制温度。

“这……这些都是上一个房客弄的?”我当时张大了嘴巴,愣了半天才问出这样一句话。

中介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上个一房客有点奇怪……咳咳,卢小姐,您看如果您不需要,这些东西我们之后都可以帮你处理掉,毕竟谁要住在那么大一个厨……”

“不!一样都不用搬!我就租这儿了!”

这下,轮到那个中介张大了嘴巴,傻了眼。

“呵呵,我觉得这房子很有意思……对了,它的上一个房客是个厨师么?”

“谁知道啊!人都失踪了,东西也一样没搬,还欠了一个月房租呢,本来我们是建议房东收拾一下的,但是房东人在国外,也嫌麻烦,就直接让我们挂牌了……”

就这样,我很快就租下了这个大厨房。

大概因为这房子比较难出手,中介一高兴,还给我的中介费打了个折扣。

我入住那天,楼下的邻居小安给我送来一个冰镇西瓜。

“……这天都热死了,来来来,先杀个瓜吃!”

她很奇妙地用了一个“杀”字。

于是我在剖开那个瓜的时候,真的有一种谋杀的感觉了。

硕大的料理台,白净的大理石台面触感冰凉。

无影灯下,西瓜微微晃颤。

厨房里,各色刀具一应俱全。

我挑了一把长刃西瓜刀。

刃刚触碰到瓜皮,整个瓜便突然爆裂。

粉色的汁水迸射出来,伴着脆裂的声音,不规则切面的嫩红内里曝露了,像是在痛中喘息,连原本清新的瓜香也似乎带了点血的腥甜。

我一边切西瓜,一边已经开始构思今晚要写的主题。

嗯,“血腥水果拼盘”——

这个IDEA好像也不错呢!

我喜滋滋地暗夸这令我思如泉涌的房子,憧憬入夜后独自在这样一个诡异的空间写着诡异的文字的画面。

不过……

我忍不住摸摸了冷冰冰的料理台面。

这样一张料理台,绝对可以躺得下一个成年人……

而且,还有那么一盏专业的手术灯,要切割尸体绝对是绰绰有余……

我一个哆嗦,赶紧收回手指。

突然觉得,面前这张料理台无端变得恐怖了起来!

连忙打消乱七八糟的思绪,转身去碗柜里翻找吃西瓜的工具。

“呵呵,卢影,你怎么想要租这个房子啊?我还以为这套房子永远也租不出去了呢!你看看,谁好好的会把家装修成一个大厨房呢!”

小安坐在我的某个行李箱上,充满惊奇地四处打量。

“哦,我写食评的,所以特别喜欢厨房。”

“呵呵,难怪了!那回头让我拜读一下你的食评啊!我很喜欢吃的!”

我淡淡笑了笑,拿了把勺子插入瓜肉,递了半个瓜给小安,“行啊!只要你不怕看得吃不下饭就好!”

“啊?难道你写昆虫宴么?”

她瞪大了眼镜看着我。

“呵呵,这个点子不错,可以作为我的下一个主题……”

我嘿嘿干笑了几声,引得小安用一种看变态的眼神瞪了我一眼。

“……对了,小安,知不知道上一个房客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把房子装修成这样?”

小安是这栋公寓的“包打听”。

她在网上建了一个公寓的交流论坛,招揽了很多邻居在论坛里东家长西家短聊八卦新闻,也因此,她认识整栋楼百分之九十的住客并且对他们的背景如数家珍。

“你说那个姓何的?不知道啊!听说还欠了一个月的房租,反正也找不到他人去了哪里……这人这么古怪,失踪了也不奇怪的!”

“嗯?他……他是个很古怪的人?”

“嗯啊!……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穿得倒是很讲究,但是进出从来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哦对了!他上下班时间好像都和我们不一样,我好几次跟朋友K歌凌晨回来,总能遇到他……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那么晚回来,手里还总是大包小包拎着很多菜!而且……”

小安说到这里,咽了咽口水,故意压低了声音,“……我有好几次,半夜还听见他在家切东西、起油锅的声音!你说吓人不吓人?”

“半夜?做菜?!”

我嘴巴张得老大,这倒是完全出乎我的意外!

我开始有点后悔。

之前头脑一发热租下了房子,只以为上一个房客应该是个喜欢烹饪的人,从来也没有想过会是“这样”一个喜欢烹饪的怪人啊……

虽说是白天,而且又是高温,我还是觉得背后有一阵寒意冒了上来。

这个厨房,突然大得有些阴森诡异起来……

这时,小安表情一转,突然满脸向往,“不过他手艺应该很不错吧!我在楼下常常闻着他做菜的味,那叫一个香!我和住你隔壁的黄拓经常都闻得口水直流呢!哦,对了,黄拓你还不认识吧?……”

她的话题就这样又转到隔壁邻居上去了,然后就像决堤了一样,滔滔不绝地挨家挨户跟我介绍了起来。

我坐在一大堆的行李中,跟她一人一勺挖着瓜瓤,聊着八卦,不知不觉就消磨了一个下午,等她想起该回家做饭了才匆匆忙忙站起身来。

就在我送走她正要关门的瞬间,突然隔壁的门“砰”一下打开了!

一个男人嘴里叼着烟,手里提了一个黑色的垃圾袋走了出来。

我注意到,垃圾袋底部正不停地渗出液体,滴落白色地砖上,竟然是血一般的殷红!

我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抬着下巴横了我一眼,笑得有点不自然。

“你……是新搬来的?”

他叼着烟说话,声音含糊不清,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瘦瘦的脸颊,乱乱的头发,皱巴巴的衬衣,看起来就像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

“黄拓,正好!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卢影,以后大家都是邻居了哦!”

我眼睛还是愣愣地看着地面,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

黄拓顺着我的视线看去,突然明白了,快步走到楼梯口的垃圾桶,把这袋子东西扔了进去,又转身从屋里扔出一块脏得泛黑的毛巾,用脚胡乱拖了拖地。

“呵呵,洗颜料的水……”

我这才想起来小安刚才介绍说他是个小有名气的插画师……

“艺术家都这么有个性的,哈哈……”

小安忙不迭跑下楼去,只留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关了门,一个人对着一屋子的箱子,才发现我当初租下这个房子真的是太冲动了……

除了它气氛相当诡异之外,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

虽然厨房设施齐全,但却连一个像样的储藏室都没有,怎么安置我那么多零零碎碎物什呢?

我无奈地摇摇头,最先想到的是卧室门背后的那个衣橱。

阴暗的卧室里,一股霉味……

虽说房子只空了两个月,但是刚好赶上了黄梅雨季,只要不通风就会产生霉味。

我无奈打开窗,然后突然听见劈头传来一阵丁零当啷的响声。

我吓得抬头一看——

天!

因为光线的关系,我之前一直没发现天花板竟然吊挂了一排各种各样的锅子!

刚才我一开窗,风吹进来,这排锅子便叮当作响……

真是太有……创意了!

我不禁咋舌,然后转身拉开衣橱的门——

这……

我让中介一样东西都不要搬,他们还真听话!

衣橱里竟然全部都是上一个房客的衣服!

几件简单的T恤,深色居多,都是名家设计,质地上乘且簇新。

经典款牛仔裤,磨损程度不一,但看得出颜色保养合理。

还有几件薄外套也都是潮款,最靠外面还挂了一个领带夹,挂的却是搭配用的各款围巾。

衣橱内部有三层抽屉,第一格是内裤,第二格拉开是袜子,第三格是皮带、墨镜等配饰。

三层抽屉里面的东西全部用蜂窝格分隔整齐放置,按颜色深浅排序,而且全部都是名牌货。

这个男人的衣橱,竟然比我这个女孩子都要井然有序!

从他这些衣服的风格看,还真不像是厨师,但是也不太像普通的公司白领……

奇怪,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

我把他的衣服打包整理出来,归置在一个大纸箱中封好。

然后把衣橱敞开通风,扔了一堆防?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乐侔盐易约旱囊路贸隼匆灰环胖媒ァ?/p>

等我把衣橱塞满后,才发现自己还有很多箱子都还没拆封。

天已经渐渐黑了,阳光从整个房间里一点一点褪却,硕大的厨房,静得出奇。

坦白说,我所认识的厨房一直都是闹哄哄的,充斥着各种油烟味和食物香味,大厨们满头大汗但动作娴熟地翻炒,配菜的下手一刻不停地跑老跑去拿食材,总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死气沉沉的厨房,而且,它的料理台上,还安了一个阴森森的手术无影灯。

我有点不知所措地愣了一会,然后才想起应该开灯。

除了那个无影灯,靠U型厨柜那边还有一盏看起来非常华丽的枝型吊灯。

在这一屋子冷冰冰的厨房装备中,这样一盏枝型吊灯虽说有些突兀,但看起来倒能令整个空间有几分家的温馨。

我摸到了几个开关,试了试,发现整套U型厨的底部全部装有隐形的日光灯,这样除了能防止蟑螂外,也相当的美观,让整个厨房,一下子有了种不太真实的梦幻感。

我试了半天,终于找到这个吊灯的开关,节能灯泡挣扎了几下才算是亮了,照得整个房间的锅碗器具都泛着冷冷的光。

我错误估计了它的效果,但是它起码能照亮整个黑压压的室内。

我仔细看了看U型厨柜,这么一大排的柜子,总不能都塞满东西吧?

我随意打开了高处吊柜的几扇柜门,尘封的味道扑面而来,混合了某种香料发霉后的怪异,但却没看见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我连着打开了好几扇门,虽然也都是空的,但味道一个比一个奇怪。

看来,就算要把我的东西放进去,也得好好打扫一番才行!

我找出一块抹布,搬来了梯子,从上到下开始擦拭。

就在我探手擦到最上面那层L型的转角深处,突然碰到了一个盒子!

我伸手去够,能碰到它,但是却拿不出来。

我又努力够了几次,最后还是借助一把长柄伞,才把这个盒子给勾了出来。

这是一个黑色牛皮储物盒。

四角有金属片固定,看起来倒挺精致的,像是摆什么文件资料用的,而非摆调味料之类。

我双手把这个盒子捧了下来,不算很沉,正犹豫着要不要打开,突然——

吊灯忽闪了一下!

我脚下一个踉跄,本能地用手去扶住梯子。

手里原本捧的盒子掉了下去,闷闷地砸在了地板上,盖子翻开了,里面的东西落了一地。

我狼狈地爬下梯子去收拾,发现居然都是一些刻录盘,上面没有任何标注。

咦?里面会是什么内容呢?

我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随手挑一张放了进去。

这张碟里面有很多文件夹,但文件名看起来都应该是人的名字,“CATHY”、“JUDY”、“JASON”……

我点开那个叫“CATHY”的文件夹,还没来得及看,突然“啪”一声——

吊灯居然灭了!

“……啊!”

我吓得僵在原地,电脑屏幕的光依稀照出室内轮廓,自下而上将我的影子模模糊糊地投射在身后的墙上,显得无比巨大和压抑。

“叮咚!”

还没等我回过神,突然门铃响了起来。

“……是……是谁?”

我的声音抖得厉害。

“我,隔壁的黄拓。”

我一边暗暗感激他的及时出现,一边打开门——“啊!”

黄拓手里拿着一个点亮了的手电,从自己的下巴往上照着脸,“叫鬼啊你!……我正在阳台上借你家灯光干活呢!怎么突然就灯灭了啦?”

他斜靠着我的门框,幸灾乐祸地晃了晃手里的手电,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情。

“借我家灯光?”

“对啊,我这个月没钱交电费,被物业掐了……”

他理直气壮地把手电塞到我手里,然后自顾自脱了鞋就进了屋。

“看看能不能修吧,就这个灯最亮了!唉……正赶稿呢!”

我哭笑不得地拿着手电跟在他身后。

他啪啪啪按了半天开关,发现厨房的灯一个都亮不了,就开始找总闸。

“估计是灯泡爆了引起短路……”

他推了总闸开关后,总算其他灯都开了,但是吊灯看起来没得救,灯管已经发黑了。

黄拓不满地撇撇嘴,“看来要换灯管……”

“这里……附近,现在,有买么?”

我还没回过神来,讲话结结巴巴。

“超市估计都关门了,只有去路边的杂货店看看……要不,我带你去?然后再帮你换?”

他有点不怀好意地眨眨眼,颇有深意地问。

“好啊,那谢……”

“谢就不用了,你请我吃宵夜吧!我还没吃晚饭呢……”

他一边说,一边催着我走。

我们在小区外的一家便利店买到了灯泡,然后去吃路边摊的夜排档,黄拓还要了一瓶啤酒。

“喂,听小安说,你是食评家啊?一定厨艺精湛吧?我能常来你这里蹭饭不?”

他边大口喝着啤酒,边笑盈盈地问。

“拜托……我只是嘴巴比较挑剔,而且碰巧就会写写东西,我根本不会做饭啊……”

“哦……唉,还以为有口福了,好吧,还是赶紧吃完,回家帮你修灯!”

黄拓替我修完灯的时候,已经半夜2点多了。

我松了口气,准备接着擦吊橱,好赶紧把我东西安置进去。

黄拓则像在自己家里那样理所当然地走到那个超级大冰箱前,拉开了门。

“啊——”

他突然惊叫起来!

“怎么啦?”

被他这一叫,我差点又从梯子上摔下来,心跳急速加快。

难道冰箱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我站的这个角度刚好被冰箱门挡住了视线,等我下了梯子走过去的时候,黄拓已近足足在那里愣了有半分多钟。

冰箱里的冷气遇到室内的热空气凝成了一片烟雾,看着好像里面有什么神秘的东西不停往外挣扎一般。

黄拓拉开的是上面那格门,温度控制在零下4度,我凑过去一看,里面全部都是各种各样贴了标签的冷冻肉,而且排列得整整齐齐。

从常见的猪牛羊肉,到令我瞠目结舌的狸肉、猴肉、熊肉,虎肉、甚至还有猫肉和老鼠肉……

我胸口一阵恶心泛上来,差点就吐了。

黄拓也脸色好不到哪里去,但他看我一副吓得不轻的样子,只能勉强安慰我,“哎,这姓何的大概是广东人吧!广东人不是什么肉都吃么……”

他说着,赶紧砰地关上了冰箱门。

我犯着恶心,喘着气,“这……这也太变态了吧!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果然变态!哦~~~你还租他的房子,你也变态!”

黄拓刚缓过气就忍不住开始调侃我。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我整个人就崩溃了。

一时冲动竟然租了个装满了奇怪的冻肉的怪屋,还不知道等下会发现什么吓人的东西呢!

一想到这,我吓得哭了起来……

黄拓这下也慌了神,抓耳挠腮地不知道怎么安慰我,最后只能拍拍我的肩膀说,“行了,行了,你别哭啊,大不了我明天帮你收拾了这些东西还不行么!”

我擦了擦眼泪,可怜巴巴看着黄拓,黄拓浑身都开始不自在了。

“喂,你不是想让我半夜三更帮你去……弃尸吧!?”

我一听“弃尸”两个字,又忍不住开始抽鼻子……

结果,黄拓只能表情痛苦地开始撸袖子。

我找了一个大垃圾袋,黄拓负责把那些奇奇怪怪的冻肉往里扔,清空了上一格,正准备打开下一格——

“啊——”

这下轮到我尖叫了起来。

黄拓的手僵在半空,“怎……怎么?”

下格的门比上格的门要大上好几倍,所以里面的空间也应该比上格大上好几倍。

“先别开!你说……这里面,会不会……会不会……有什么古怪?”

我支支吾吾不敢往下说。

黄拓听我这么一说,也愣住了。

“听起来好像还挺有可能的……

通常房客失踪,破门之后都会发现在冰箱里藏着一具早已冻僵的尸……”

“不要说了!黄拓!”我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呵呵,你呀,胆子这么小还要搬出来一个人住啊……真是自己找罪受!你看看,这格是5度保鲜的,要是有放了尸体,也早就发臭了,我们一进门就该闻着味了吧?”

我这才拍拍胸口松了口气。

黄拓想了想又接着说,“但是不排除有一具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骷髅的可能……”

“啊——”

我吓得几乎要跳起来了,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黄拓促狭地笑了笑,伸手去开门,但心里到底也有些发怵,身体不自觉地朝侧面让了一点。

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全部都是保鲜盒。

我们俩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黄拓伸手拿了几盒出来看,上面也都工工整整地贴着标签,名字倒是很熟悉,“CATHY”、“JUDY”、“JASON”……

“咦?这些不都是我刚才在刻录碟里看……”

我说到这里,心中隐约觉得不对劲,来不及说完就冲到电脑前。

黄拓不明所以,也跟凑了脑袋过来看。

刚才点开了文件夹,但一直没来得及看里面的内容。

只见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全部是JPG照片。

我点了第一张放大看——

糖醋小排!

浓郁的浅褐色酱料裹着鲜嫩饱满的肋骨肉,微微泛着油光,上面撒了白色芝麻和翠绿葱花!

第二张——

茄汁排条!

第三张——

外婆红烧肉!

……

那个叫做“CATHY”的文件夹里,竟然全部都是各种各样方式炖煮的肉!

摆盘精美,打光讲究,关键是——用的全部都是这个厨房里的盘子!

我一下子觉得天旋地转。

胸口闷闷的,但胃里不停翻滚,涌到喉咙这里,收势不住,哗哗吐了起来。

“哎!你这是怎么了?这些图片看着挺好吃的呀……”

黄拓着急地拍着我的背,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不出话来,一边继续吐,一边指着电脑屏幕上方的文件名给他看……

这下,他的脸色也唰地白了,手里本来拿着的几个保鲜盒全部掉在了地上。

“……我们报警吧!”

他掏着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正准备拨,突然——

“叮咚!”

刺耳的门铃声响了起来,黄拓吓得手一抖,手机摔在了地上。

“喂!卢影,你没事吧?大半夜的,刚才是不是你在尖叫啊?有蟑螂吗?”

是小安的声音!

“想吓死人啊!”黄拓一开门就吼。

“怎么了?”

小安一看黄拓的神情异样,而我在旁边干呕个不停,一时愣在了门口。

“赶紧报警吧!这个屋子……这个屋子有古怪!”

“报警?闹鬼么?”

我想说话,但是刚一开口又觉得恶心,只能捂着嘴巴,吐得胆汁都出来了,还是忍不住干呕。

“闹鬼的话报警有什么用?闹人命啊!”

黄拓太阳穴的青筋都暴起来了,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一看电池板都摔了出来,只能再趴着到处找。

小安看看我,一脸暧昧地笑,“闹人命?黄拓!你和卢影才认识多久啊!也太神……”

她说了一半,看见我从双手中抬起哭得稀里哗啦的脸,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吞了前半句调侃的话,转而轻柔地拍着我的背,“呃……这……这到底怎么?”

“你知道这个姓何的到底是干嘛的么?他在家开人肉宴呢!”

黄拓一边装电池板,一边气急败坏地回答。

“人肉宴?怎么会啊!”

小安的声音也高了一个八度,两只眼睛瞪得快掉出眼眶了。

黄拓一指冰箱,“你自己看啊!那些奇怪的冷冻肉也就算了,上面的保鲜盒里装的都是人肉啊!上面还都有人名的!起码也有五、六个人吧!”

黄拓边说边用脚踹了踹掉在地上的保鲜盒,示意小安看。

“啊?咦?哎?这些名字好熟悉啊……”

小安蹲在地上看了半天标签,一连发出好几个疑问词来。

“呃……难道、难道都是我们公寓的人?”

黄拓也一副快吐了的样子。

小安突然一拍脑袋想起什么来!

“哦,巧了!我晚上去开信箱,无意间发现何先生的信箱满得都扑出来了,很多信就半插在信箱口,我就拆了几封看看,里面有很多都是饮食公司寄给他的报价单和发票之类,这些名字倒是跟那些信的落款吻合啊!”

“饮食公司?!”

我和黄拓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难道人肉已经可以摆上台面买卖了吗?!”

我的声音已经变调得连我自己都听不出来了。

“不是的!哎,原来,何先生是当‘食物造型师’的呀!”

这下,轮到我和黄拓傻眼了!

食物造型师?!

还有这个职业啊?!

“嗯!就是那些饭店要制作MENU,所以就会找摄影师来拍照,但是实际做的菜可能没有那么好看的,所以他就要负责把那些菜打扮得漂亮一点,应该是这个意思!”

“所以……所以这些都是他的客户跟他预定的菜式么?”

“是啊!我就不明白你们怎么会以为是人肉呢……”

小安哭笑不得地看着我们。

黄拓愣了半天,终于也抓着头笑了起来。

我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太丢人了!

枉我自己也算是写恐怖食评的人,竟然被这些子虚乌有的人肉给吓得狂吐……

这传了出去还叫我怎么混啊!!!

小安很仗义地帮我拖了地,清理了哪些呕吐物,然后又帮黄拓一起清理了冰箱里的东西。

等一切都收拾停当,天已经亮了。

我看着太阳从窗口一点一点照进厨房,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天过后,我放弃了写恐怖食谱,转而写起了厨房情欲小说。

我爱上他,也爱上他的料理。

我们认识不到一周,我就胖了3公斤。

因为他最爱的,就是给我做料理。

不不不,也许他最爱的,只是做,料,理。

我从来没见过男人那么执着于厨艺。

我们约会的地点,一直都是他的厨房。

第一次表白,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做爱,都是在那里。

他开着小火,炖着一只鸡,几缕烟从锅边钻出来,带着鸡肉特有的鲜香,混合了刺鼻的洋葱,辛辣的花椒,暧昧的茴香,熏醉的料酒。

他说,这是最勾起欲念的气味,胜过任何催情的香水。

他吻我的时候,唇齿细细咬过我的脖颈,赞许地含糊自语:嗯……像芝士那样微咸,又带着奶油般的甜,很可口……

高潮中,我听见锅中鸡汤咕嘟咕嘟翻滚,像是我的血,一同沸腾,沸腾。

而他,像是掌控一切的上帝。

任何食材到他的手里,总是那么决绝的一刀切下,连同皮肉一起。

我记得有一次砧板上的鱼还在挣扎,手摸上去,肉在颤动,我吓得叫起来,他就嘿嘿地笑。

我有时候觉得,我就是那条鱼,他可以任意凌迟我,烹饪我,然后把他一口一口吃到他的肚子里……

——情欲小说结合美食,一定也有市场的吧……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有点陶醉在自己构筑的美好愿景里。

突然——

“叮咚!”

该死的!这个门铃声实在是太恐怖了!我一定要下次记得换掉它!

我一边叨念,一边打开了门。

“你好,我们是警察,这是我们的证件,请问卢影小姐是住这里吗?”

我愣住了,门外站了好几个警察,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不知道要干嘛。

“对……对,我是啊,请问……”

“这是你写的食谱么?”

我看他手里扬了扬一本东西,仔细一看,对啊,那是我之前写的一本食谱笔记啊!

“嗯,对!你们……你们是在哪里找到的?”

“就在你以前住的房子里,是新房客找到并报的警。我们调查发现,你已经搬来了这里,而这里的前房客何志满先生已经无故失踪三个月了……”

拿着食谱的警察脸色阴沉沉的,语气很不友善。

“太好了!我都不知道弄丢了它呢!谢谢你们……”

我完全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兴奋中,根本无暇细想警察的神情,只是眉开眼笑地伸手去接食谱,谁知——

咔嚓一声!

一副手套拷上了我的伸出去的手!

“跟我们走一趟吧!卢影小姐,你涉嫌谋杀并煮食前房客何志满先生……”

天!

我这才想起来,我那本恐怖食谱里,把所有食评都写得像是——人肉料理……

后记:

一星期后,何志满先生意外地、活生生地又出现在了公寓。

据小安汇报,何先生是因为远在加拿大的母亲病危,所以赶去了加拿大,事先来不及通知房东和任何其他人……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上一个房客 作者:背着蛋壳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