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狂想曲 作者:巫雅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0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17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1分钟
简介:(一)咳!请你一定要相信这么热闹的地方就是地府。什么,你问怎么会有这么多黑黑白白的东东?不是说黑白无常就一对儿的嘛,这是?难道你没听说地……

(一)咳!请你一定要相信这么热闹的地方就是地府。什么,你问怎么会有这么多黑黑白白的东东?不是说黑白无常就一对儿的嘛,这是……?难道你没听说地藏王颁布了新法令吗?什么?没听说!哎呀呀!说你什么好呢,真是孤陋寡闻不关心时事,事情是这个样子Di~~(你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专注地瞅着俺)黑白无常这个工作每三千年一换人,因为这个工作繁重又不讨好人,所以自上对黑白二老退休以后,自愿来担当这项工作的根本就是寥寥无几,能力又太差不堪此重任。地藏他老人家在急得脸上多了N道皱纹后终于明白,酬劳对于担任这种工作的重要性。所以地藏(我们可以想象到这个老BT阴险地媚笑着……)颁布了如下法令。  “凡担任黑白无常职位满三千年者,可以得到下一世的好姻缘(姻缘对象可自选)。”这……这分明就是欺骗我们善良的地府小鬼嘛!痴情的男鬼女鬼是有的,可是今年却特别多。看着进进出出的黑黑白白(面试时自备行头,以接近职业形象)就可想而知,地藏这老狐狸躲在被窝里笑得够呛。明白了?嗯嗯,很好。喂喂!你蹦蹦跳跳跟吃了开心果似的干吗去啊?什么?去当黑白无常?感情儿我在这跟你喷了半天白费啦!晕掉!x_x“喂,小黑!你干吗笑得那么淫贱!-_-!我警告你,离我半米以外!!”林雪涵打着手势划定了范围,神经兮兮地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小瘪三儿。“小白,我也不想离你那么近啊,谁叫我们现在是拍挡,拍挡就应该是亲密无间的嘛!还有,我笑得一点也不淫贱,而是帅得冒泡。^_^”秦子慕说着露出一排白白的可爱牙齿,一只手搭在了林雪涵的肩上。“说,小白小姐,你是不是看上了刚才被我们勾回来的小白脸了?”秦子慕的另一只手得意忘形地也搭了上去,很鸡婆地问道。林雪涵紧握双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上了他的脸蛋。“哎呦!林雪涵!你敢践踏我的美貌!!>_<!”“谁理你!大变态!--_--!”林雪涵给了他一记白眼,很快飘向远方。该死的秦子慕,臭黑仔!三八到要死,他以为他是谁啊,管我!门都没有!哼!嘿嘿!不过刚才那个男的真的是个极品哦,不行!林雪涵,你心中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现在努力的动力,就是你用三千年的磨练才修得厮守一生的伴侣,不可以再看其他人啦!林雪涵使劲摇着脑袋,好晕哦!*T*一定是贫血了。鸡婆得要死的秦子慕,冷静温婉的林雪涵,现在成了一对冤家,更是一对黑白活宝,默契好得出奇,真是羡煞旁鬼!镜湖是地界边缘的一个幽僻的湖,湖面波平如镜,一丝涟漪都没有。 林雪涵安静地坐在湖边,很安静,很安静,她喜欢这样凝视着湖水,她喜欢在镜湖旁边的感觉,很亲切,很温暖。她在想什么呢?或许在感受柔顺的长发从指间流过的转瞬即逝?或许在整理回忆中丝丝的情愫?或许是在思念尘世上某个她已经记不得的男子?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在这里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哦!^_^特别是那个鸡婆小黑不在身边。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肯定是去血拼Shopping去了,一想到他奋力拼抢后抱着一堆破烂儿露着白痴的胜利微笑的傻样儿,林雪涵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奇怪?怎么又在想起那个臭黑仔,一定是在一起时间长了——算一算,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千年了——有了心理阴影!嗯嗯,一定是这样DI!“雪涵?!”一个陌生的男子出现在林雪涵的面前。林雪涵缓缓抬头,视线对上一双碧绿眸子,美丽得如同毫无杂质的绿宝石。“判官?”林雪涵一愣,随后很温柔地冲着他微微一笑:“你今天穿得很帅!”毫不掩饰的赞美并不带奉承的味道,听起来那么真实。为什么一向从不赞美别人的自己会一改常态呢?林雪涵自己也不明白。判官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很稚气地像个大男生般地开心地笑了。“谢谢。^_^”“你怎么会来这儿?”林雪涵把视线从判官身上挪到镜湖上,像是在刻意逃避他的眼光。判官在她身边坐下来,“你呢?”“休息喽!”“呵呵,跟你一样呀!”“哎?那边的事务?”看着判官狡猾的笑意,林雪涵意也泛起了笑意。大S那个小妮子一定是忙得焦头烂额,一边打理主子丢下的烂摊子,一边嘴里不停地埋怨判官。但是人家是心甘情愿的,谁都能看出来她对判官有意,可判官木头脑袋不开窍啊,呵呵!^o^静静地坐了好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不知怎的,当他们俩坐在一起的时候,林雪涵心里有种安全感,一种很甜蜜很纯粹的幸福感包围着她。看着他英俊的侧脸,柔柔的头发挡住碧绿的眼睛,深紫色的丝绸长袍勾勒出他略显纤细的身子。这个判官是不是太帅了点?不过他严肃时的样子可是冷到冰点的。“这个工作再有一千年就做满了吧。”“嗯。”“已经决定好对象了?”“还没有,时间似乎过得太久,有点忘记了,不过当我遇见他时我一定会记起来所有事情的。”林雪涵坚定地笑。 “这样啊。”判官眉头稍稍一皱,“那小黑呢?哦,我是指秦子慕,你不考虑他吗?”一听到秦子慕这三个字,林雪涵原本平静的脸皱成一团。“虽然他是我的拍挡,但!是!他心理极为不健康,也就是说他是个变态!我绝对不会选择他的!”她非常肯定地点头。也许口是心非是她小白的优点吧!“真的吗?你心里真是这样想的?”“我……”她不知道,她的心没告诉她答案。“当然不是!”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林雪涵身后想起,带着哭腔,这是个讨厌的声音。林雪涵转过头,对上的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无比可怜地望着她,不出她所料,他的怀里果然捧着一大堆“垃圾”。林雪涵头上数条青筋一起颤动,>.<同时,磨牙的声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秦!子!慕!你居然偷听我们讲话!”一记电炮,小黑可以乘坐免费飞机了。呵呵。啪啪啪!判官鼓掌,“小白好有活力哦!”温柔的微笑与平时判若两人!恍过神儿来的林雪涵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忙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哦!我失态了>_<!”“没关系,这个样子蛮活泼的,很可爱!^_^”判官露出白白的牙齿。咦?难道俊男都有一口雪白漂亮的牙齿?当然那个鸡婆黑仔除外。“呵呵~~^o^”“或许只有秦子慕才能令一向冷静的你变成这样吧。哎!”轻轻叹了口气,轻得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什么?”“没什么。^_^”“我要去抓小黑工作了,省得他偷懒!再见!”林雪涵说完头也不回地匆匆离去。她心里担心得要死,糟糕,在判官面前出丑了!哎!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都怪那个秦子慕!“林雪涵,我不会放弃你的,因为你是我十世的恋人!”判官的脸上浮现出依旧温柔却冷酷无比的微笑。“赤豹。”“在。”镜湖上出现一名金发男子。“想办法去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是。”金发男子接到命令后消失得无影无综。 (二)带着一大票魂魄返回地府的途中,林雪涵一边拿着垂地的锁链,一边用冷淡而鄙视的眼光瞅着秦子慕。“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嘛!那个东西,真的不是我的错啊……我……T^T我也不知道的嘛。呜~~”秦子慕用手指着跟在林雪涵旁边那个满头金发的小杂种继续说,“小白,你知道的,不是我的错,对不对?”秦子慕飘向林雪涵想要撒娇,却被她用眼光制止住,然后继续鄙视他。--_--“就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没把人数查清楚的话也不会多出这个小外国佬来!”林雪涵看着旁边的金色卷发小孩儿,年纪大约八九岁,白皙的皮肤,大大的水蓝色眼睛,长长的睫毛,薄薄的粉红嘴唇,天啊!这简直就是她梦中的芭比娃娃嘛!@.@一股爱怜之情油然而生。虽然嘴上埋怨小黑的糊涂,但心里却欢喜得不得了,真是粉可爱的耶!^O^“地府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吧。”“那这个孩子怎么办呀!地府是不负责老外的。”“麻烦!” www.“嗯,是很麻烦。”秦子慕无奈地挠头。“还不都是你!--_--!”“5555……”秦子慕作哭泣状。T_T“不麻烦呀!我有一半的中国血统,我妈咪是中国DI。”男孩仰起天真的脸蛋,露着灿烂的笑容,突然开口说到。林雪涵看着男孩眼睛直发光,天啊!天使吗?好想马上把他抱在怀里捏他的脸哦!不行,林雪涵,你这种变态的行为要控制,当她缓过神来的时候,却看见小黑抱着男孩,使劲捏他可爱的脸!“说!小孩,你干吗跟着我们,想要故意陷害我吗?”秦子慕很不爽地捏着男孩的脸。--^--他真的是很不爽,因为林雪涵从未用刚才那种发光的眼神瞅过他。他是在嫉妒。但是为什么呢?对心中的她的感情难道已经淡了?或是忘了?那为何还要做这份差事呢?秦子慕这样想着,手仍不停地捏着男孩的脸,好可爱,好好玩哦!林雪涵一把夺过秦子慕怀里的男孩。“请停止你这种变态行为!”“--_--可是你自己不也在进行这种变态行为吗?”只见林雪涵用她水葱似的手指不自觉得捏着男孩的脸,好好玩,好卡哇依哦!经秦子慕提醒才猛地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冲着男孩无辜地笑。“这么说你是混血儿喽?!”“嗯。”点点头。 “好酷!哎?那你为什么会到这儿呢?难道那些长着该死的鸡翅膀的家伙不来接你去天堂吗?”秦子慕插嘴。听到这,小男孩露出一副非常悲伤的样子,他的眼里充满了水雾。“他们……他们嘲笑我,不带我去天堂。”圆滚滚晶晶亮亮的泪珠从他脸上滚落下来,看得林雪涵好心痛,她忙帮他擦去眼泪。没办法,她就是喜欢小孩子,特别是这么可爱的小孩。“那么说是因为那边不要你,你正好看到我们就跟来了?”秦子慕接着问道。一种无比锐利的眼神盯着死赖在林雪涵怀里的男孩。“嗯。”睫毛挂着泪珠儿。秦子慕从林雪涵怀里一把拎起男孩。“喂,小黑你要干吗?你不会温柔一点吗?”“把这个麻烦的东西处理掉,地府是不会留他的!”秦子慕有种危机感,凭他男人独有的直觉,这小家伙将来一定会招致许多麻烦的,他一定要丢掉这个金毛儿!男孩听到这些哭得更凶了,林雪涵心像被人扯着一般的痛。啪!一记响彻云霄的耳光。林雪涵的手贴向秦子慕的脸。“我去跟判官说,他一定会同意收留他的!”林雪涵从秦子慕手中抢回男孩,满脸严肃的神情!秦子慕挨了这记耳光,起先一愣,而后又用无比哀怨的眼神看着林雪涵,心痛!不是光用悲伤就能形容的。此后的一段路程两人都无语。林雪涵手牵着男孩满是心事,而男孩似乎感觉到两人气氛的凝重,也沉默着,只是偶尔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刚才好像真的打得太重了,为什么自己会为一个陌生男孩固执到这般地步,哎,林雪涵很小心很轻地叹了口气,自己真是的,没办法,一碰到秦子慕自己的理性就全部全部消失掉了,这下好了,小黑好像真的生气了,可是他刚才也太任性了,怎么可以那对待一个孩子呢?哎呀!好烦!好烦!该死的臭黑仔,就不会先跟我道个歉嘛!道路忽明忽暗,重重叠叠,不知过了多久,他俩把所有的魂都带到了判官那里。神殿内,判官手握着笔,不停地挥舞,不经意间瞥见殿堂上多了两个人,不对,好像是三个,工作时一贯冷酷的表情,手里的生死簿还在不停地翻阅。“工作完成了?”“嗯。”相当沉闷地回答。感觉有点不对劲,判官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看着他俩,又看了看,他俩中间的金发男孩,温度骤然降到冰点。“这个男孩是怎么回事?”“这个……这个孩子在我们回来的路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着我,因为当时也没注意就……”“够了!林雪涵,你怎么会这么大意,你难道不知道地府的规矩吗?”“可是……”林雪涵低着头,头发遮住半个脸庞。 “是我的错!”刚才一路沉默到现在的秦子慕突然开口说道。“小黑……T^T”“很好,你们很有默契嘛。”僵硬的表情缓和了,温柔似水的笑容浮现在脸上,他实在没办法板着一张脸对林雪涵凶。“好吧,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这个孩子你们先带在身边,如果他惹出什么麻烦,可都要算到你们头上哦!等过一段时间搞清楚他的来历再做处置好了。”判官无奈地摇头。“真的吗?判官,你同意留下他了,太棒了!”林雪涵高兴地飘了起来,翩翩起舞,白色的轻纱蔓延着整个大殿。“雪涵,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判官柔情似水地看着林雪涵。“这个人情我可还喽!”林雪涵微笑将柔软的嘴唇贴向他的俊脸,一吻。然后拉着男孩跑了。判官轻抚着脸颊,回忆着刚刚那个蜻蜓点水似的吻,心头不禁泛起一阵甜蜜。林雪涵一手牵着男孩,一手把玩着几缕青丝,心情好得不得了。^_^刚才的高兴一半是因为判官允许这个小黄毛留下,一半是因为秦子慕的挺身而出,真是让自己感动得不行,没想到嘴巴坏坏的他,心肠还蛮好的嘛!那个吻,其实自己早就想送给他的,可一直没有机会(很奇怪的想法对吧)!本来也想给小黑一个吻的,可是如果那样的话,小黑还不美上天?肯定要误会自己喜欢他,呵呵~~哦,不过还好还好,当时大S好像没在场。 林雪涵眼睛眯成一条缝,装作没看见秦子慕死青的脸,跟男孩继续有说有笑没话找话说。“林雪涵!”忍无可忍,在忽视他秦子慕的好心吗?还是拿他当空气。“干吗?!”林雪涵的口气略带欢喜,呼~他终于肯跟我说话了,好耶!“你不觉得你刚刚做得有些过火吗?”--_--“没有呀,我只是高兴得上窜下跳,破坏了原来的淑女形象而已,有什么过火的。”林雪涵装做一副无辜的表情。“你!你……你不觉得应该感谢我吗?>_<”秦子慕故意把“感谢”两个字语气加重,并把脸凑近林雪涵,意图非常明显。“谢你个头啦!”林雪涵笑着用雪白修长的手推开他的大脑袋。“不行!你欠我一个人情,你要还我!”秦子慕不死心地又一次把脸凑近她。真是得寸进尺,对他稍微温柔一点就这个德行!嘿!^o^林雪涵的手又贴向他的脸蛋。“啊!林雪涵,你居然对你的救命恩人下毒手,别跑!看我怎么教训你!”小黑捂着印着鲜红掌印的脸,死瞪着奸计得逞的林雪涵。谁让他厚脸皮呢,呵呵。“过来追我呀!大!色!狼!^_^”林雪涵冲脑袋气得冒烟的秦子慕做了个鬼脸,转身就闪。“什么!敢说我色!林雪涵,这次你就死定了!”秦子慕纵身追去。被两个活宝扔下的金发男孩低声地咒骂着“可恶!”不过他的脸上随即又浮现出异常阴冷的笑容。角落里,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大S用无比怨恨的目光盯着林雪涵。她美丽的粉红色的眸子里全是如火焰般跳跃的嫉妒。“判官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哼,林雪涵,我要你永远消失!” (三)“我真的是个不专一的人,为什么会对判官有种很奇妙的依赖感呢,为什么每次面对秦子慕表现出的却是跟平时相反的性格,难道真像有的鬼所说的那样,恋爱能改变一个人吗?什么,恋爱,不可能,我只爱心中的他一人,可是,他,哎……对他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吗?但是同时对两个人动心,眼前不时交错浮现出判官温柔的笑容和秦子慕英俊不羁的脸庞。他们根本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嘛!完了,完了,林雪涵,你怎么能够这样花心呢,好烦!不要心动,心动好麻烦。林雪涵懊恼地使劲捶打着自己的胸口,郁闷啊~~>_<“毛毛,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呢?眼看三千年的时间就要到了,我现在居然有点舍不得离开地府了。”拍着金发男孩的头。毛毛当然是男孩的名字,这名字当然是小黑给起的,也只有他这么BT的人才能给这么可爱的孩子起出这么恶劣的名字。“我听说地藏王那有一面可以照得出前世今生最爱的人的镜子。”毛毛很缓慢地一字一字地吐出来,嘴里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嗯,好像是有这么一块镜子,叫什么……”“缘镜。”“对,就是它。咦?你才来地府没几天怎么会知道的?”“偶然听别人说的呗!”毛毛送给林雪涵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哦。”林雪涵低着头,依旧安静地坐在镜湖边,毛毛也低着头。到底要不要去向地藏他老人家借那个镜子呢?哎,还是算了吧,借到的话又有什么用,如果出现的是第二个人那岂不是更惨?林雪涵虽然从最近和判官接触的几次可以看出判官对她有情,可她却不敢触碰大S那双怨恨的眼神,她讨厌被人憎恨,原来和小黑两个人感觉挺轻松自然,可是偏偏又多了一个判官,她知道小黑有时在吃醋,自己被夹在中间当然也不是什么好滋味,无论选择哪一个,他们都会互相憎恨对方至永远吗?无论选择哪一个,三个人总要有一个受伤,她不想让他们伤心,真的不想啊……或许……只要自己不在的话……或许谁都不选择呢?她要怎么面对?心莫名地悲伤、痛楚、酸酸的……还好,这个小家伙很乖,没惹什么大的麻烦。“姐姐?你怎么哭了?”“啊?有吗?沙子吹到眼睛里了。”林雪涵忙拭去泪水。怎么流泪了呢?“看来林雪涵那个女人一定不会去借那个镜子了,只好自己亲自动手了,但是如果被地藏发现的话恐怕连判官也要受到牵连啊!他真的就那么喜欢那个性格古怪的女鬼,算了,我找个最佳时机,小心一点就好了。”赤豹暗自寻思。 在地府商业一条街闲逛的林雪涵心情很不错,又是美好的一天!^_^尽管如此,她的脸上依旧挂着不温不火的表情,自己一个人的自由有说不出的幸福,特别是不用带着毛毛。今天是小黑负责看管毛毛。他应该不会虐待毛毛吧~想到这儿心里还是蛮担心的。时间过得好快,这也难怪,地府的一天才四个小时,哎!我要老了吗?不会,不会,嘿,做鬼的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担心岁月流逝自己会变老。该去买点什么呢?林雪涵东张西望,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毛毛?!--o—”“姐姐!我总算找到你啦!”“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应该和小黑在一起的吗?”“哥哥在那边和很多漂亮的女鬼一起玩,对了,给你看样好东西。”毛毛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然后慢慢地把布打开。“啊!——”林雪涵捂住嘴,周围的鬼都用鄙视的眼光瞅着她,脸上一副“拜托,不要扰民好不好”的表情。“是……是……”林雪涵简直不敢相信。“没错,是缘镜!”毛毛笑得无比灿烂。“嘘!小声点!”林雪涵捂住毛毛的嘴。“你是怎么弄到它的?地藏王借给你的?不会吧,我记得那老头很小气的,该不会是……”“偷的!”咔嚓一个炸雷,林雪涵头上开始冒烟儿了,脑子瞬间空白。“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呢?”林雪涵很小声很小声地说。“是子慕哥哥让我这么做的,没关系啦!现在地藏去参加神仙聚会,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放心吧!”“什么!--O—他怎么可以让你一个孩子去……”林雪涵气得想去掐死秦子慕那个大败类。难道他不知道如果被发现的话就会灰飞烟灭吗?笨蛋!大笨蛋!大蠢蛋!“把东西收好,告诉我那个混蛋在哪?”“就在前面。”毛毛脸上诡异的微笑一闪而近。 天啊!林雪涵看到的一副怎样的画面。秦子慕左手环着七个美丽女鬼,右手拥着八个女鬼。(因为鬼的形体可以不限身长,所以……)这……简直就像是人间的嫖客,怀抱着几个美人寻欢作乐,只不过在秦子慕的怀里何止十个美人啊!气愤,心痛,怨恨杂糅成一团猛烈地撞击着她的脑袋和心脏。 “哎?小白?你怎么来了,快过来玩啊!这个左拥右抱的新游戏好好玩哦!我新学会的,你还愣在那干吗?快过来一起玩哦!^O^”“秦子慕!”要沉住气,沉住气。林雪涵这样告诉自己。“干吗?”“你过来一下,有事跟你说。”林雪涵尽量保持微笑,对微笑,不能让大家看笑话。呵呵,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要!你笑得脸都抽筋了,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哎呀!看!还变绿了!”好恐怖哦,他还是喜欢她直接过来挥自己一拳,可是现在这个样子笑里藏刀,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__--“啊~救命啊!谋杀亲夫啊!--^--”林雪涵不跟他废话,一把拎起头埋在别人怀里的秦子慕,就像拎小鸡仔儿似的拎走了,留下一群嘈杂的鬼魅。林雪涵飞到镜湖旁将手里的秦子慕狠狠一摔,秦子慕倒是一点怨言都没有,一抹笑意挂在嘴角。“你那是什么鬼表情。--_--”林雪涵不爽地想揍人,找谁来发泄一下呢,谁呢?“真恶心,像个偷腥的猫似的!”“你,在,吃,醋!对不对?”笑意更深了,看着林雪涵涨红的脸,秦子慕心里简直是乐翻了。“笨蛋!谁会吃你个白痴的醋啊!”林雪涵立即反驳。“那你为什么刚才看到我脸都气绿了?耳朵还冒烟?”“不……不是因为那个啦!”红透了的脸蛋马上恢复平静,换上严肃的脸庞,“对了,我问你。”“什么?”拜托,变脸也太快了吧,刚才还跟个番茄似的这会儿就变成了冰山。“你为什么要毛毛去偷地藏的缘镜?”“谁会去偷地藏那个老变态的东西……嗯?你说啥?毛毛偷了缘镜?!”O_O秦子慕眼睛瞪得像灯泡,嘴巴张成了“O”型,“居然还是我指使的?怎么可能?”“哼!还装傻!你知不知道做这种事情多危险!”“我……没有啊~~T^T”“如果让地藏知道的话就会魂飞魄散永远消失!”“我……冤枉啊~~比窦娥还冤~~”“你……你要是消失掉的话……我……有多难过!”林雪涵突然泪如泉涌,看得秦子慕一惊,赶忙抱住她,像哄小孩儿似的拍她的背。“不要哭了,是我不好,我不该那样做!”咦?秦子慕奇怪了,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做干嘛要道歉啊~~O_O“其实,我也很想看看自己以前深爱的人是谁,可是……”林雪涵哭得更凶了。 “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让毛毛去偷啊!”“那这是什么?”林雪涵从秦子慕怀中拿出那个镜子。“它什么时候跑到我这儿来的?”秦子慕惊异地看着缘镜,脑中忽然闪过刚刚毛毛嘴角那一抹异样的微笑,是他!没错,一定是他搞的鬼!“毛……”秦子慕刚想张嘴,被一阵刺耳的尖笑打断。“哦呵呵呵呵~~看看这是谁呀!哎呀!原来是小白和小黑呀!”大S突然出现在他俩面前,用阴冷的眼光瞪着林雪涵,“小白,你手上是什么东西呀?哦,好像是缘镜耶!这么宝贵的东西,地藏他已经答应借给你了吗?”“这个……这个是……”林雪涵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那就是偷喽!呵呵!”大S妩媚的笑脸一下子变得凶狠无比。“你可知道这种行为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吧?既然被我知道了,我是一定要告诉地藏的!”林雪涵!总算让我大S抓到把柄了!哼!“不对,这一切都是毛毛所为,跟我们毫无关系!”秦子慕大声辩白。“哦?是吗?可是我好像听某人在判官面前说过,那杂毛儿惹出的麻烦都算在她一个人身上。”大S眼光直指林雪涵。“这件事我会跟判官解释的,不劳您多费心了。”林雪涵此时冷若冰霜,高傲的神情跟刚才完全不同。秦子慕愣愣地看着此时的林雪涵,感觉好陌生,好遥远,轻蔑冰冷的眼神,尖酸刻薄的言辞,如此的沉着,这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喜形于色活蹦乱跳的林雪涵吗?“你别得意,判官一定不会饶过你的,即使我现在以判官的身份来惩治你,他也不能怎样。”说话间大S的手掌燃起一团幽兰跳跃的火焰。“看看你因嫉妒而扭曲的脸,判官他肯定不会喜欢的。”林雪涵不屑的轻哼,激怒了大S,她开始小心地筑起防御墙。大S和林雪涵,一团火焰,一座冰山,两人都在聚集着能量,一触即发。此时的秦子慕只是坐着,思考着他从没思考的事情,他无法面对眼前陌生的林雪涵,他在想自己对她是否有情,而她对自己是否有意呢?(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他这个猪头怎么就想不通呢?真是要死的时候脑袋都转不过弯,笨死了,难道一定要看见心爱的人在你面前倒下才会明白自己的感情?急急急,急死我了!>_<)林雪涵注视着面前燃烧的火焰,冷静地盘算敌我双方的实力。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使得她眉头稍微一动,判官会不会来救自己呢?那种依赖感又在作祟了。正在这时,一股强大的热气向自己扑来。团团火焰嚣张地扭动的身躯想要把冰墙吞噬。开始时林雪涵并不以为然,但是随着温度的增高,林雪涵感到越来越不安,秦子慕,你个呆头鹅愣在那干嘛呢,还不过来帮我?咦?怎么心里又呼喊另一个人的名字,怎么回事?好烫!林雪涵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冰墙已经溶掉一半,她可以感受到蓝色的火焰的惊人力量,是……是炼狱之火!“她居然用炼狱之火来对付自己!这女人一定是疯了,她不想活了是不是!她真的那么恨自己吗?恨到要用炼狱之火来对付自己吗?”林雪涵透过眼前跳跃的火焰,隐约看到大S那张憎恨的面孔,女人的嫉妒真是恐怖,林雪涵已无力继续抵挡,只能任火焰撕咬吞噬自己。痛!灼烧的痛!真的好痛,好痛! 慢慢的,林雪涵合上了眼,倒下了,“如果我消失的话,那么秦子慕和判官就不会因为我受到伤害了,太好了。”一丝微笑挂上林雪涵的嘴角。“雪涵!”“雪涵!”两个男人撕心裂肺地的喊叫让人心惊。两个都是笨蛋,做人的时候就曾经尝过失去的痛苦,为什么做了鬼也不能够珍惜呢?-^-判官的突然出现吓得大S惶恐万分,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判官……那个……是林雪涵偷了缘镜……所以我……”大S不敢看着判官,不敢看他眼中盛怒的绿焰,但她可以感觉得到他身上的气,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刺向她。“你对她做了什么?!嗯!”早已失去往日的温柔情怀。“她为什么会伤得如此严重,惩罚的话给一点教训就够了!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判官步步紧逼。“是……炼狱之火。”大S胆怯地回答。“你说什么?!炼狱之火!你居然用炼狱之火!”判官大吼,这个女鬼太恶毒了。“你那么凶干什么!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鬼,值得你发这么大的火吗?再说了是她先偷缘镜在先,我有什么错!判官,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不知哪来的勇气,怨恨深深占据了大S的心,让她忘记了害怕。“啊~~!”大S一声惨叫。只见判官两只手抓住大S的肩膀,手所触及的地方正在消失,冒着屡屡青烟。“大S,你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我知道你的心意,喜欢我不是你的错。”他顿了顿,手上的力道却在加重,大S痛苦得连连惨叫,分外凄凉,她一半的身体已经消失了,“但是,伤害我深爱的人,就是你的错!”一声绝望的惨叫溶进了太多太多,大S流泪的脸慢慢消失无踪。判官轻轻叹了口气,转身来到林雪涵身边。秦子慕抱着林雪涵,眼泪始终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儿,他生怕自己的泪水会掉到林雪涵逐渐消失的身体上把她弄“碎”了。秦子慕抬头迎上判官一记拳头,他轻声地责怪他。因为现在任何的震动都会使林雪涵消失。“笨蛋!你还是个男人吗?居然眼看着她身受危险却不去救她!?”判官红了眼。“我……”“难道你不爱她吗?既然你无法爱她就该把她让给我!”“不!不把她给你!我……爱她!”“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说什么爱!你知道吗?她爱的是我!”“不可能!她爱的是我!”…… 四能想象出来两只红着眼睛的小白兔争吵的情形吗?真是好玩呢。这两个笨蛋怎么就不先想想办法去救正在消失的林雪涵啊~~气死啦气死啦!>_<“再不救那个女孩,她会消失哦!”镜湖的上空突然浮现出一只巨大的莲花座台,上面坐着的正是半面肃穆半面慈祥的地藏菩萨。“菩萨,快救救雪涵吧!”“菩萨!发发慈悲吧!”两只红眼儿的小白兔听到声音才缓过神来,看着身体逐渐趋向透明的林雪涵,心痛得要死,赶忙向菩萨请求,不然估计他们俩也会因为过度悲伤而魂飞魄散的。“为什么呢?”地藏缓缓开口,不紧不慢,跟没事人似的。“因为她是我最爱的人!”异口同声,出奇的默契。“哦,可是她偷了缘镜,理当受到如此的惩罚!”声音变得严厉起来。“不!菩萨!不是她偷的!是……”判官看看林雪涵,咬咬嘴唇。“是我!是我指使人那么做的,目的是……拆散她和秦子慕,可是,我知道错了~~”判官深深地垂下头,他在看到林雪涵受伤那一刹那就已经在深深懊悔了,他只希望雪涵能够平安。“什么!居然是你!你为什么要那么做!难道就为了拆散我和她?太卑鄙了!你个畜生!”秦子慕一拳挥了过去,狠狠地落在判官英俊的脸上,判官没有躲闪,结结实实地受了这一拳。他欠她的,是他的错。“是我的错,我不想看到我深爱了十世的恋人落到别人手里!因为我爱他!你呢?你只是在伤害她,让她哭泣!你根本不配爱他!”“你……”“好了,都不要再吵了!”两个人一下安静下来,可怜巴巴的看着地藏,像两个受虐待的小媳妇儿似的。“你们想要救她吗?”两人狂点头。“可是她消失了也许是件好事,因为无论她选择谁,都会有一个人受伤。”“不会的,无论她选择谁,我都会忠心祝福她的。”秦子慕淡淡地说,眼神始终停留在林雪涵身上,他真的爱她,很爱很爱,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他对她的爱有多深,如果没有她,那将是多大的恐惧和黑暗啊!他只希望能够见到她开心时的笑脸和生气时的可爱模样,就算她选择了别人,但只要能够看见她,就已经很满足了,真的。“好吧,我决定救她,不过,判官,你的罪是不可饶恕的,等这件事结束后再惩治你吧!”地藏莲花指一伸,指间窜出一束蓝紫色光线,林雪涵被冰冷的蓝紫色光芒包围着。 五“姐姐……姐姐。”林雪听到有人再叫她,她已经消失了吗?周围一片黑暗,面前浮现一团雾气,慢慢拢聚成一个人形,是她在呼唤自己吗?“你是谁?”“我是你的妹妹林涵。”“妹妹?我没有妹妹呀!”“不,你有的,只是你不记得了,你是我的姐姐林雪,我们俩是魂之双生子。我们原本就是一个灵魂,转世之后灵魂分成两个,也就是说我们前世是孪生姐妹,死了之后,两个分开的灵魂又聚集成一个了。”那个声音继续说。眼前的女子渐渐清晰起来。居然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林雪温柔地笑着。“这么说,我们俩是一个魂魄,只不过还保留着各自的意识?”“是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平时我们两人是一体的,只有遇到自己爱的另一半时,才会显露出原来的意识。”“这么说,哦!我想起来了,我是林雪,我爱的人是判官!”“没错!^_^而我最爱的人是秦子慕。”林涵顽皮地笑了笑。“哦。-_-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麻烦呢。”恢复了依旧冷漠的林雪轻哼一下。“哎呀!惨了,现在真是个麻烦问题呢!”林涵歪着可爱的小脑袋。“嗯。”“如果我们不会消失的话,就又会被恢复成原来的一个灵魂,那样的话,要如何选择呢?”“你选择秦子慕好了,我无所谓。”“真的无所谓吗?我们的心可是想通的哦,我能感受到你的心。别那么大方啦!^O^”“你啊~~~”“姐姐,前面好像有亮光耶!过去看看吧!”还不等林雪反应过来,林涵已经拉起她的手向光亮处走去,被一团蓝紫色的烟雾所包围,却很温暖,很温暖……“雪涵!”秦子慕和判官看到林雪涵睁开眼睛,惊喜地分别握着她的一只手。“该死的!又变成一体了!让我消失了吧!>.<”“什么?你消失了我们怎么办?”“怎么办?凉拌!咦?你们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默契了?” 林雪涵抬头看了看地藏,幽幽地开口。“缘镜的事情……”“雪涵,是我,是我的错!是我让手下人偷的缘镜,我……已经承认了。”林雪涵温柔地看着判官,拨弄着他柔软的头发。 “我早就知道了呀!”平静的面容多了一圈圈涟漪,美丽地荡漾开来,“换成是我的话,我也会那么做的,所以,你不必自责。”“雪涵……我对不起你!T^T”林雪涵又走到秦子慕面前,先是温柔一笑,但怎么看这笑容都别扭得要命,跟刚才那个甜美的笑容就是天壤之别。她使劲打了一下他的头,破口大骂道:“你个臭黑仔!居然见死不救!你!你讨厌死了!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T^T”说着眼泪就哗哗往下流,弄得秦子慕跟个木头似的只能傻站在那不知所措。这什么跟什么嘛!怎么刚才一个人,现在又变成另一个人似的,不明白,实在不明白。秦子慕和判官看着林雪涵的骤然转变的个性实在是琢磨不清,脑子里一团糨糊。在两个人脑袋里面不停得盘旋着一个问题,这是我认识的林雪涵吗?“哈哈哈哈!”空中又传来一阵无法形容的笑声,一位花白胡子,白衣白发的慈祥老人出现在地藏身旁。“你个老狐狸(指地藏)!干吗让他们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直接把缘镜给他们,让他们自己看看不就明白了吗?”地藏斜着眼瞪了月老一眼,一副“你个老不死的,我就喜欢让他们绕圈子你管得着吗?”的表情。手指一动,缘镜落到了林雪涵的手里。三个小脑袋往缘镜里一瞧,平静的镜面开始出现层层波纹,而后又逐渐变得清晰。镜中倒影着四人人,两个林雪涵,一个调皮地在冲秦子慕那个大呆瓜做鬼脸,一个则面色如霜,眼神却无比温柔地望着英俊的判官。“这是怎么回事?”秦子慕和判官异口同声地问。咦,他们为什么会变得越来越默契了呢?两人疑惑地瞅着拥有甜蜜笑容的林雪涵。“我是妹妹林涵!^_^”调皮可爱的语调。“我是姐姐林雪!--_--”冷漠平静的语调。“我们是魂之双生子,明白吗?”“不明白!”两个人一起摇头。--_--“笨蛋!”林雪涵转身飘离了镜湖。“喂,回来呀!把话说清楚!”又是异口同声,汗,难道他俩也是双生子?两人紧跟了上去,远处闪烁着丝丝光亮,是林雪涵两只小指上紧紧缠绕的细细的红线……  “好寂寞哦!完全把我们当空气嘛!-^-”月老不满地嘟着嘴,地藏只是微笑。—O—“他们这样真的好嘛,要不要把那姐妹分开啊!”地藏故意问月老。“也许现在这样比较好吧,先暂时这样吧。”月老分明在逗地藏。“那好吧,戏看够了,老夫也要回去喽~~……喂,你?--__--  !”月老刚要转身逃跑,被地藏九只手五花大绑,抱腰的抱腰,揪胡子的揪胡子。还有一只手伸到月老鼻子前。“红线呢?”“你个大骗子!林雪涵是特殊情况,这段感情早就是姻缘已定的!我……我红线真的没带在身上。”月老抵死不认输。转眼间,一团晶莹的丝状红线已经到了地藏的第十只手上。“玉帝会灭了我DI。T^T”“那是你的事情!”地藏红线到手,其它的手也统统松开。“原来你也很疼爱你的小鬼们嘛,我还以为你的法令是骗小鬼玩的呢!”“哼!”“我就是讨厌你那副样子,跟什么似的!”月老说完绿着脸消失了。一切又趋于平静,地藏无比温柔地望向镜湖。“镜湖,看到你的儿女们得到幸福,你是不是也了了一桩心愿呢?”湖心泛起两圈涟漪,荡漾着,荡漾着……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黑白狂想曲 作者:巫雅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