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 作者:王雄成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1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72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1我的双眼被人从背后用手蒙住了,大脑顿时一阵发冷,下意识地用肘部往后击去。陆飞迅速避开来,奚落地看着我。虽然和他同学已经有几个月,但几乎没……

1我的双眼被人从背后用手蒙住了,大脑顿时一阵发冷,下意识地用肘部往后击去。陆飞迅速避开来,奚落地看着我。虽然和他同学已经有几个月,但几乎没什么交集。我怀疑他看错人了,却不料听到他说:“别人都说你没什么朋友,看来是真的。”他的笑容里隐藏着古怪的恶趣味,让我觉得我们是同一类人。“为什么说我没有朋友?”“能做出蒙眼这种亲密举动的人大都是要好的朋友,但你却毫不留情地回击,像是要把对方杀了一般。”“可是,我们好像也不太熟。一个男生去蒙一个女生的眼睛,恐怕只有情侣才会这样做吧。”我看着陆飞,他却没有一点要道歉的意思。“生活太无聊了。”他莫名其妙地感叹道,“所以想找点不一样的事情来做。”“那看来你也没什么朋友啊。”我揶揄道。其实我并不是刻意和同学保持距离,只是的确没有交到贴心的朋友。每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有的人一看上去就是很容易亲近的感觉,而我则恰恰相反。平时跟人相处不冷不热,对女生们热衷的话题也提不起兴趣。当然,若是我引发的话题,恐怕大家都会觉得身体不舒服而避而远之吧。“这真不像一个女生的房间。”桃阿姨不止一次这样说我。“又不需要你收拾。”我反驳道。桃阿姨是我的继母。我六岁那年她嫁给了我的爸爸,这之后总是以一副想管教我的口气对我说话。倘若我不听教诲,她就会去爸爸那打小报告,实在是讨厌极了。不过说起我的房间,确实是有些另类。书架上摆的大部分都是恐怖类的书籍,墙上贴着阴冷的海报,连写字台上的工艺品也大多跟骷髅头相关。很显然,我并不是一个阳光的女生。“虽然我们都没有朋友,但我们恐怕也无法成为朋友吧。”陆飞的声音很低沉,就像一个在墓地里专门吓唬路人的孤魂野鬼。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言行让我感到惊喜,似乎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自己的同类。“我们本来就不需要朋友啊。”我如此回应他。那天之后我们并没有变得更加亲近,只是偶尔碰到感兴趣的话题会凑到一块聊天。他没有我那么明显地表现出热衷阴暗的一面,但是从聊天中我还是知道他做过不少过激的举动,总的来说他是个行动派。我们没有成为朋友,但至少也算是熟络了。前几天附近一所中学发生学生跳楼事件,周围的同学都在打探死者的姓名,为什么会跳楼,谁谁谁看到她跳楼了,哪个电视台又报道了之类的事情。陆飞走到我面前,直截了当地问我:“你去现场看了吗?”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我就知道,这种机会你一定不会错过的。”陆飞满脸得意,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也去看了,不过当时血迹都干了。从形状上看,大概肠子都甩出来了。”“你观察得可真仔细。”“我曾经做过一个实验,将猪肉从十几楼扔下去,贴地的那一面整个都软了,就像是烂茄子一样。”“人肉跟猪肉还是不一样的吧。”我脖子一阵发冷。“我也是这么想的,下次扔个人下去看看。”陆飞皱着眉头,突然指着我道,“不如就扔你吧。”“你敢扔,我就敢死。”虽然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我还是勉强笑了笑。陆飞半眯着眼睛,似乎真的在思考自己刚才的提议。我从他的表情中隐隐看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像是随时可能抓狂的疯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仰头看着他。“什么?”“我想绑架一个人。” 2其实这个计划在我的心里已经酝酿很久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帮手。那天陆飞直接离开了,并没有答复我。绑架本来就是件很冒险的事情,我对他的决定并不惊讶,其实我自己也一直很忐忑,没有真正下定决心。我没想过几天后陆飞会再次主动找我聊起这件事情。“你想绑架谁?”他的语气很平常,就像是计划去逛街一样简单。我们站在天台上,寒风吹得我全身发抖。远处的天空有鸟儿寂寥地飞过,似乎在寻找同伴。“我的继母。”“她虐待你了吗?”陆飞疑惑道。“没有,只是看不惯。”我摇了摇头,“她对我不算太好,也不算坏。”“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诚实。”陆飞盯着我的眼睛,“虽然我猜想到你这个人心里有些阴暗,但要真正做出这种事,肯定还会有不一样的理由吧。”我对陆飞的洞察力感到有些恐惧,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八岁那年我曾经被别人绑架过。”虽然不太愿意说出这样的往事,但我似乎没有其他选择。“因为你继母的关系?”“不是,我不知道绑架我的人是谁,大概是没有关系的恶徒也说不定。爸爸没有报警,也没有准备赎金来救我,我想这一定都是她阻止的,爸爸一向都很听她的话。”说到这我的心里堵了起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时候她已经怀孕了。”“你大概是这么想的,她阻止你爸爸救你的原因是,她也有小孩了,所以你不存在是最好不过的事情。”陆飞看我没有否认,接着说,“不过我怎么没听说你有弟弟或者妹妹?”“一个月后她小产了,没有生下来,而且以后再也不能怀孕了。”我摊了摊手。“是你搞得鬼?”“喂,别用你那阴暗的想法来污蔑我。”我瞪了陆飞一眼,“我可没你想象得那么坏。何况那个时候我只有八岁而已。”“小孩子才是最恐怖的吧,因为不会去顾虑后果所以才容易乱来。我曾经看过一个新闻,说一个小孩因为嫉妒妈妈对弟弟的爱,将出生才半年的弟弟往油锅里扔。”陆飞见我不搭话,独自笑了笑,然后回到了正题:“后来你是怎么从绑匪手上逃出来的?” “绑匪应该是无意杀人的,只是想拿钱。他哪想到会碰到这么不合作的家人啊,既然要不到钱,也只好将我放走了。”“那么,你现在要绑架你继母的目的是报复她?或者说是想让她也感受一下被绑架的恐惧?”陆飞看我点头默认,停顿了片刻后笑着补充道,“那说起来还比较简单。”“自然只是这样,我总不能指使你去杀人放火吧。”“如果我们被警察抓住了怎么办?虽然不会有伤害,但终归是犯罪。”陆飞搓了搓手掌,他已经在考虑具体的行动了。“我不会让爸爸去报警的。”我保证道。陆飞点了点头,我追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这个我早就说了啊,因为生活太无聊了。”他躲避我的目光,又摆出无所事事的态度。我的心中一惊,相比我这个恐怖爱好者,他才是真正的变态吧。我既惊喜又有些害怕,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我想还是要继续往前走的。陆飞扶着天台的栏杆眺望着远处,他的身体太靠前了,就像随时会掉下去一样。我站在他的身后,总觉得自己会忍不住推他一下,然后脑海里紧跟着闪现着他在空中急速坠落的画面。“人站在高处的时候总会有跳下去的冲动。”陆飞回过头来看着我,“就像我在菜市场看到卖猪肉的人将排骨剁成小段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想,他说不定会因为某一次没注意而将自己的手剁下来呢,那可真是个悲剧了。”“比起这个,我更想看你摔成肉饼的样子。”“如果想推我从这里掉下去的话随时可以动手啊。”他似乎看破了我的心思,嘲讽道。“这种事情还是等你帮完忙再说吧。”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天台。 3周五早上,我坐在餐桌前吃早餐。桃阿姨解下围裙,然后将一杯热牛奶推到我面前。她在对面坐下来,看了我一眼:“晚上我们去逛街吧。”“嗯?”我没有抬头,“不要吧,我们的喜好太不相同了。”“就当是陪我啊,或者我听你的也行。”她一副很诚恳的表情,“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想努力跟上你们年轻人的潮流,呵呵。”桃阿姨今年三十六岁,在美容院做技师,其实还挺年轻的,我知道她这么说只是想跟我拉近距离。我对衣服的喜好本来就有些奇怪,灰暗的颜色加上诡异的图案,所以这并不全是代沟的问题。她曾向我提过很多次建议,都被我否回去了。久而久之,她也就不管我了。只是偶尔看到奇怪的服饰还是免不了皱起眉头,她觉得家里的气氛被我弄得有些阴郁了。“那好吧。”我推辞一下就答应了下来,因为我早已经和陆飞约好在晚上实施绑架计划。下午放了学我并没有立即赶往我们约好的地点,而是打电话告诉她我在外面掉了钱包,希望她能过来找我。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桃阿姨匆匆忙忙地赶路,正好经过我们设伏的小巷。陆飞从背后用沾了乙醚的毛巾迷昏了她,并用黑布袋将她的头罩了起来。我们早已经在这附近租了一个地下室的房间。我在前方探路放哨,陆飞顺利将她安置到了房间里。我看到陆飞熟练地将桃阿姨绑在椅子上,他很认真,绝对不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给人质挣脱的机会。为了避免桃阿姨看到我,陆飞用黑布将她的眼睛也蒙了起来。桃阿姨很快就醒了,惊恐地喊叫。陆飞迅速捂住了她的嘴,并在她耳边威胁道:“你再喊我就把你杀了。”桃阿姨果然不敢出声了,但身体还是止不住发抖。陆飞这才用胶布将她的嘴封起来。一切妥当之后他朝我示意,我们一起走出了地下室。我的心跳得厉害,真正的现实和假象的恐怖完全是不一样的感受。“你如果现在后悔的话我就把她放了。”陆飞看我很紧张的样子,嘲笑道。“我只是不想闹出人命。”“放心吧,她有鼻孔能呼吸,不会死的。”陆飞笑道,“我们什么都没有交代就离开了,她现在一定害怕得要死,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你应该很满意吧?”“当然了。”我嘴硬道。 “我看你们的关系并没有很差啊,你一个电话就把她骗过来了。”陆飞放低了声音,似乎有些疑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想要这么做。”“如果你也经历过真正的绝望就不会这么说我了。”我回忆起当年被绑架时的感觉,全身一阵发冷,“眼睛被蒙住了,什么都看不见,好像是世界末日一般。你不知道你在哪里,身边有什么人,接下来会有什么危险。总之你就像一条被人放在砧板上的鱼,无法游走,随时被刀割或是被油炸……”“我想此刻你继母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陆飞抱起了胳膊。“还不止如此……”我补充道,“那个时候我隐约听到了绑匪给我家打电话,他很焦躁,因为接电话的人不愿意付赎金,只是一个劲地请求。想起来真是可笑啊,请求有用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质被杀了。你知道吗?当我听到绑匪生气地挂断电话后我真的绝望了,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什么整个世界,分明就是你爸爸不想花钱救你而已。”陆飞讪笑道,“又或者是他们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不,我爸爸平时对我很好的,我知道一定是桃阿姨阻止他那么做。她能说会道,大概是对爸爸说了很多利害关系,譬如交了赎金未必就能把我救回来,还会使家里陷入困境之类的理由。”说到这我的心里闷闷的。如果刚才还有对桃阿姨的一丝担心外,现在真的完全消失了。“每次想起这件事,想起她的无情,我都会感到恶心。你刚才说我们的关系没那么差,那是因为她不能生孩子了,她不想办法对我好又能怎样呢?”“你的心里有一个伤口,你自己跨不过去,所以你就一直想要做点什么来抚慰它,而且这种想法一天比一天强烈。现在,你终于实现了你的想法。”陆飞自以为是地分析道。“我不想再说这些了。接下来正好是周末,就让她在这地下室反思自己的过错吧。”我冷冷道。“没问题,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4第二天我才打电话给爸爸,告诉他桃阿姨失踪的事情。他正在外地出差,虽然心里焦急,但并不认为这件事很严重。他在电话里指挥我去桃阿姨常去的地方找一下看,说不定下午就自己回家了。我爽快地答应,因为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爸爸有一家自己的公司,平时都很忙,这两年更是经常看不到人。陆飞说当年可能是因为爸爸确实拿不出那么多赎金,我并不否认可能有这种情况。因为他生意失败过,后来和朋友去外面闯荡了一年,回家没多久就发生了我被绑架的事。他的生意重新起步也是这之后的事情了。晌午的时候我去地下室找陆飞,他正躺在床上睡觉。桃阿姨依然被绑在椅子上,陆飞用一床厚被子将她包裹了起来。大概是意识到有人进来了,桃阿姨拼命摇晃着头。陆飞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意思是让她不要乱喊,然后他撕掉了她嘴上的胶布。“我想上洗手间。”她喘着气,低声道。陆飞朝我耸了耸肩,我不耐烦地走过来。他解开桃阿姨腿上的绳子,我扶着她站起来。桃阿姨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明显腿部发麻了,摇晃了几下才站稳。我尽量不发出声音,以免她认出我。“你们到底要什么?”进了洗手间,桃阿姨问道。我没有回话。“我感觉你们不像是坏人,否则也不会给我盖被子。如果你们现在放了我我保证不报警。”她应该觉察到我是个女生,所以试图说服我。我没有理会她,扶着她重新回到椅子旁。陆飞又很认真地绑好绳子。“我想给我女儿打个电话。”在陆飞要给她嘴上贴胶带之前她急忙说道,“我绝对不乱说话。”“那你想说什么?”陆飞饶有兴趣地问道。“我们昨天晚上本来约好去逛街的,她丢了钱包,我打算去找她的,我怕她回不了家。”“这个城市只有那么大,放心吧,她一定知道自己回家。”陆飞朝我笑了笑,然后将胶带贴了上去。我转身走出了地下室,过一会陆飞就跟了出来。我们一前一后地往前走,直至到十字路口才汇合,然后一起走进了一家小吃店。“她很关心你呢。”陆飞玩味地笑着。“用不着。”我埋头吃面。“你心还真硬,我喜欢。”“心里受的伤不是说没就没了的,不会因为她那无处投放的爱和片刻的虚情假意就痊愈。她要为自己犯的错误承担后果。”我咬了咬牙。 “好吧,那我们继续,直到你觉得满意为止。”陆飞一副没玩够的表情。为了不引起怀疑,我们吃完东西就分开了。陆飞回地下室,而我则根据爸爸的指示真的去桃阿姨常去的地方打听消息。傍晚回家的时候爸爸打电话给我,问桃阿姨有消息了没?我说没有。爸爸这才感觉事情可能会有点麻烦,说尽快回家来。“桃阿姨会不会是跟别人私奔了?”我试探爸爸。“你在胡说什么啊?”“我乱猜的。”我急忙辩解。爸爸估计是很焦躁,挂断了电话。我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我清楚地记得前些年他们经常为某件事情争吵。桃阿姨每个月都会将自己的一部分工资当私房钱,爸爸都不知道她放在哪儿。那个时候爸爸生意刚刚重新起步,有时候周转不宁的时候就希望桃阿姨把那些钱拿出来当家用。但桃阿姨始终没同意。他们吵得最凶的一次时,桃阿姨说那些钱是存起来给孩子当教育基金的。爸爸怀疑那次小产对她的打击太大,导致她有时候出现精神问题。“什么孩子,那个孩子根本没有出生。”我曾经听到爸爸这样嘀咕。这几年爸爸的公司越来越壮大,也就没有再在意桃阿姨存私房钱的事情。我从来都不认为桃阿姨精神有问题,她只是有事瞒着爸爸而已。有一次我亲眼看到她和一个中年男人单独在一起喝咖啡,只是我并没有告诉爸爸。趁着爸爸还没赶回家,我走进他们的卧室,企图寻找一些这方面的线索。我将桃阿姨放在床底下的小箱子搬出来,然后又在梳妆台的抽屉里找到了钥匙。我有一次无意间撞见桃阿姨正在往里面放东西,一脸紧张。我将箱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并没什么值钱的玩意。箱子的内侧贴着一张报纸,我在报纸的下面找到了很多存款凭证。桃阿姨每个月都会往某个账号上汇去一笔固定数目的钱,而这个行为竟然是从八年前开始的。收款人的名字我没有听说过,但应该是个男人。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正好又在地上的那堆东西里看到了桃阿姨大学的集体毕业照。还真是凑巧,我在泛黄的照片上找到了收款人的名字。桃阿姨为什么会每个月给自己的大学同学汇款呢?我盯着那人的脸,越看越觉得他像和桃阿姨单独约会的那个男人。我想,桃阿姨一定是背叛了我爸爸。 5快到凌晨的时候我正准备睡觉,陆飞打电话过来了。他简单向我说明了桃阿姨的状况,随后紧接着说道:“真是好玩,她又提起了你。”“说我什么?”我没好气道。“她说当年自己的女儿也被绑架过,她现在终于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她很后悔没有给女儿请心理医生,所以女儿才会变成现在这个阴暗的样子。”“谁是她女儿,真是的。她怎么会突然跟你说这些?”我快速回想了一下,她应该不知道是我策划的这次绑架。“大概是觉得自己活不长了吧。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陆飞说完突然叹了口气。“你怎么了?”我纳闷道。“真是太无聊了,绑架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了。我想杀了她,你觉得怎么样?”“什么?”我吓了一跳。“我说想杀了你继母,反正已经犯罪了,不如来点更刺激的。”陆飞快速道,“我们上次不是刚好想找个人来试试从高处摔下来的状态吗?正好就拿她做实验品好了。”“不行。”我急忙否决。“唉,你真是没劲啊。”陆飞丧气道,“那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吓唬吓唬她吧。”“怎么吓唬?”我的恶趣味跟着泛了出来。“你见过电视剧里死人的场面么,在医院里病逝的那种,医生将白布拉起来把死者的头盖住。如果是用白布盖活人的话,她不能动弹也说不出话,大概就像是被活埋的感觉吧。若是碰见不知情的人将她扔进炼尸炉,那一定会很有趣的。”陆飞的描述让我的脑海里产生了这样的画面,全身的皮肤都感觉真的被烧着了一般。“又或者是真的活埋,只留脑袋在外面,然后用黑色塑料袋盖起来。清洁工人把她当垃圾,扫帚扫不动就直接用铁铲将她的头铲下来。”还没等我开口,陆飞马上补充道:“不过挖坑真的不是个轻松的工作,还是直接用白布盖住她的头算了。”“随你的便。”我冷笑道。“你说,如果两个人并排这样坐着,都用白布将头盖起来像不像两具尸体结婚的感觉。”“我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快速说了“再见”之后就挂了电话。 我看着墙壁上贴着的那些诡异的海报,总感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我。我连忙关了灯,卧室里顿时一片漆黑,我突然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恐惧。我努力不去回想陆飞的话,但很多画面怎么也挥之不去。朦胧中我梦见了自己被绑架的事,手上的绳子一根根被解开,可是等我回头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一个人。我惊恐万分,从废弃的厂房里跑出去。外面是一片树林,树和树之间躺着很多具用白布盖着的尸体。为了逃走,我必须穿过树林,于是我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跑。突然一阵大风吹起,那些白布掀开来,我看到的却是一截截烧焦的树干……门铃声将我从梦中唤醒,我的精神有些恍惚,打开门看到了爸爸。他一脸焦急,询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和桃阿姨约好逛街的事说了出来。爸爸紧锁着眉头道:“恐怕只能去报警了。”“不可以。”我连忙阻止。爸爸诧异地看着我,我解释道:“如果阿姨是被绑架了,报警的话恐怕会有麻烦。”“绑架?你有接到过勒索电话吗?”“没有。”我看着爸爸,“那年我被绑架了,好像你们也没报警啊。”“跟那时候不一样。”爸爸慌乱起来,“不行,我得去报警。”就在这个时候,客厅里的电话响了。爸爸连忙拿起听筒,我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只看到爸爸的脸色很差。“你要多少钱……我一定不报警……你千万别伤害她……好……好……”爸爸紧张得语无伦次。我听到这样的回答不禁吓了一跳,这一定是陆飞打来的电话,他竟然擅作主张勒索我爸爸。爸爸颓靡地坐在沙发上,我屏住呼吸不敢出声。过了一会,爸爸双手搓了搓脸,站了起来:“我去银行取钱。”“嗯。”等爸爸离开后,我急忙给陆飞打电话。“你别质问我,要不是我及时打电话过去,你爸爸肯定现在去报警了。还说什么你保证他不会报警,幸好我早有防备。”陆飞洋洋得意,他就像个老绑架犯。“你现在搞勒索,难道就不怕我爸爸去报警?”“放心,我要的钱不是很多。”陆飞看上去胸有成竹,“不过,你现在最好还是来一趟,她可能需要你帮忙。” 6我到地下室之后,陆飞将一碗白粥递到了我手上,示意我喂给桃阿姨吃。“你们到底想关我到什么时候?如果想杀了我的话,不如早点动手,我可不想这样过一辈子。”桃阿姨说完这句话后闭着嘴巴,不让我的勺子往她嘴里送。“要杀你的话倒是很容易。”陆飞回话道,“不过,你真的已经死而无憾了吗?”“那我能怎样呢?”桃阿姨冷冷道。“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事情,我先帮你处理好,这样我会杀得心安理得一些。”陆飞边说边看着我。“要说遗憾的话,可能是这辈子从来没有人叫我‘妈妈’。”她大概是真的以为自己会被杀,叹了口气,随即又补充道,“这种事情你帮不了的。”我听不下去了,冷哼一声,将粥碗放在地上往外走。陆飞跟了出来,我愤愤道,“她不想吃就饿死算了。”“你的态度可真不好,好歹之前只是想教训她一下,现在这架势倒像真想让她死。”陆飞有些不解。我不想隐瞒,将她可能背叛了我爸爸的猜测说了出来。“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当年阻止爸爸交赎金是完全说得通的。幸亏我命大,否则她就是杀人凶手。”我越说越生气。“你爸爸是个什么人?”陆飞突然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他对我很好啊。”“我是说人品?”“这个……不清楚。”我摇了摇头,“不跟你说这些了,我要去医院打听点事情,你别再乱来了。”其实昨天晚上我在桃阿姨的卧室里还看到了一个病历本,有她当年小产的记录。因为上面的文字有些涂改,所以我想可能会有问题,于是决定去医院一趟。我到医院一打听才知道当年给桃阿姨治病的医生已经退休了,他现在自己开了家小诊所。我打电话问了诊所的地址,匆忙赶了过去。“你是她什么人?”老医生似乎并没有忘记这件事。“女儿。”我说。“不是亲生的吧。”他看了我一眼,“因为那次事故后她就不能生育了,我问她生过小孩没,她说没有,而且在我面前哭了很久。”“您的记性可真好。”我指着病历本道,“那您应该也还记得这里为什么会涂改了吧。” “正因为这个我才会记得她。她自己说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才肚子疼的,而据我检查应该是被人朝肚子上踢了一脚。不过她不让我那么写,也不让我告诉她丈夫。这种事情也算是奇怪了,所以至今还记得。”虽然了解到了这些,但我还是很迷糊,理不清头绪。中午的时候我回到家中,爸爸坐在沙发上等电话。他的身边放着一个布袋子,从隆起的形状看里面应该是装了钱。“爸爸,在你心中,是桃阿姨重要还是我重要?”我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傻问题,你们俩都重要。”虽然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但还是想听他亲口说出来。“那一年我被绑架了,爸爸为什么不愿意拿赎金呢?”我终于说出了这句憋了很多年的话。“因为……因为那个时候家里没有这么多钱。”爸爸低着头。“那为什么不报警?是准备让我自生自灭吗?”“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要提以前的事,很多事情你不明白的。”我不想跟爸爸争吵,但是他给我的答案完全没有说服力。如果他坦承说是因为一时糊涂听信了桃阿姨的话,也许我并不会怪罪他。这个时候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爸爸一把抓起了听筒。“钱已经准备好了。”“什么,不要钱了?你到底要什么?”“又是这个王八蛋。我要和他说话,我可以把当年那些钱还给他,我现在有钱了。”“好……好……我等你电话。”我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陆飞又在搞什么鬼。挂断电话,爸爸仰头靠在沙发上,像是想起了往事,一脸沧桑。 7我坐在咖啡厅里等了很久,陆飞才姗姗来迟。这个时候已经是周日晚上6点了,客人越来越多,陆飞提议换到卡座去。“你怎么那么慢?”我瞪着他。“因为我去做实验了。”陆飞挠了挠头,“就是将人从高楼扔下去的实验,她应该已经死了。”“你说什么?”虽然痛恨桃阿姨,但我没有想过要杀人。“嘘——”陆飞比了个悄声的动作,“我骗你的。”“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提起的心落了回去,我问道,“你在电话里跟我爸爸说了什么?”“我告诉他,曾经绑架过你的那个人是我的上级。”陆飞双手捧着玻璃杯,“从你爸爸的回答中可以看出,他认识曾经绑架过你的那个人。”“这怎么可能?”我愣住了。“千真万确。他们不止认识,还很熟悉。”陆飞点头道,“我上午还问过你,你爸爸的人品如何,你说不知道。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我没有搭话,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在你被绑架之前的一年里,你爸爸跟那个人在外面跑生意,是一种不太正当的生意。他们最后的那笔买卖挣到了钱,但是你爸爸太贪心,把钱全拿走了,所以那个人才会想到以绑架你来要挟。这件事让你爸爸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如果报警的话,违法的事就会曝光,所以这是条死路。而另一方面,你爸爸生意失败后很想卷土重来,所以这笔钱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甚至比你还重要。”“你骗人。”我激动道。“是你自己在骗自己。因为不想去怀疑爸爸会为了钱不在乎自己,而把责任全部推到了继母身上。因为她对你来说是个外人,是有理由不想救你的人。”陆飞翘起腿来,等着我反驳他。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年爸爸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意,他的启动资金全部是自己的。我的胸腔直冒寒气,闭上了眼睛。“谁告诉你这些的?”“你继母。”我皱起眉头,放在餐台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桃阿姨的电话号码,不禁吓了一跳。陆飞朝我点了点头,可是我并没有接电话,而是按了静音。“为什么擅作主张把她放了?”我气愤道。 “因为我觉得你绑错了对象,我可不愿意将错就错,这样会让我看起来像个傻子。”“即使她没有唆使我爸爸不救我,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她背叛了我爸爸,她该死。”我握紧拳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你这句话可真没良心。”陆飞叹了口气,“你还以为当年那个绑匪真那么好心,没拿到钱也放人?事实情况是,你继母背着你爸爸付了绑匪赎金。”“你一定是被她骗了,她怎么会有那么多钱?”“你爸爸的态度她再明白不过了,所以她只有自己想办法。那些钱是她找地下钱庄借的,只要两个小时就可以拿到现金。只不过借钱容易还钱难,到期后她没办法还钱,被要债的人堵在了路上,所以才会发生小产的意外。好在她的一位大学同学偶然得知这件事,他家里很有钱,跟她交情也还不错,所以愿意帮她渡过难关。他一次性还了钱,而她只要每个月按时还他一部分钱就可以了。”“这……”我一时无法接受。“仔细想一想吧,或许是因为你对她有偏见才会对她的爱视而不见。”我按住胸口,疼痛一阵阵地传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可犯了大错。桃阿姨在我面前一直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和我关系搞僵了。即使到爸爸那里去告状,也是担心我心理变得不健康。可是我总以为她不爱我,即使对我好也是因为自己没有孩子的关系。“真可惜,我们成不了朋友,更做不成情侣了。”陆飞突然笑道。“你说什么啊?”“如果我出现在桃阿姨面前,她一定能听出我的声音,那我不是自投罗网吗?”“我怎么感觉你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你的心肠应该没那么好才对啊。”“你误会我了,我一直都是个懂得是非的坏人。”陆飞仰头喝了一口咖啡。 8我推开门就看到了桃阿姨。“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现在没事了。”她洗了澡,整个人精神了不少。我尴尬地点点头,越看越觉得她特别亲切。桃阿姨将我拉到了她的卧室里,一脸歉意道:“下次我们再去逛街吧。”“嗯,什么时候都可以。”“上次等你的时候我给你买了件衣服,你看喜欢吗?”她从包里拿出一件衣服来。这个包因为之前一直放在地下室的地面上而弄得有点脏,我连忙移开视线。桃阿姨把衣服比到我的身上。我看到衣服是黑色的,胸口的地方有一个死神的图案,这确实是我喜欢的感觉。“你看,我也给自己买了件,是母女装呢。”她拿出另一件衣服后谨慎地看着我。“这种图案你以前不是很讨厌吗?”我纳闷道。“因为你喜欢,所以我也想试着喜欢啊。那天我试穿了,很不错呢。明天我们一起穿好不好?”她请求似地看着我。“嗯。”我突然捂住脸,哭了出来,“谢谢你,妈妈。”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绑架 作者:王雄成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