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杀 作者:王雄成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1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044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7分钟
简介:一周家大少爷周日清的葬礼办得并不隆重,主要是因为周日清死的时候才年过二十,不是什么喜丧。可是以周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办得太寒碜会有损声誉。……

一周家大少爷周日清的葬礼办得并不隆重,主要是因为周日清死的时候才年过二十,不是什么喜丧。可是以周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办得太寒碜会有损声誉。送丧那天,周家雇了十几个精壮的男人去抬棺材,一路上走起来非常的轻巧。周传升带着周家老少跟着棺材走,沿路撒满了冥纸。按照规矩,棺材在路上会停上三次,主要是亲属拜祭,重读悼文。周婉儿一路上哭哭啼啼,在周家说起来她和周日清的关系是最好的,虽然周婉儿是三夫人生的,周日清是大夫人的儿子。第一次棺材停下来的时候,周婉儿就跪在棺材的一侧。只有她比周日清小,其他的都是长辈。小道上慢慢起了秋风,吹得地上的尘土飞扬开来,周婉儿噙满泪水的双眼揉进了灰尘。她使劲地眨巴了两下眼睛,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这个时候周婉儿突然看到远处树林的小夹缝里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穿着黑色的衣服,突然朝周婉儿笑了一下。虽然隔得远,但周婉儿还是看清了那个人,他正是周日清。周日清现在躺在棺材里。可是周婉儿分明看到远处还有一个周日清,他在对自己笑。棺材重新抬了起来,大队人马开始往前走。周婉儿心里有些发凉,她跟在自己的母亲张氏后面。张氏的手里拿着一块小手绢,手绢上绣了朵大红色的花。“娘,我刚才看见大哥了。”周婉儿小声地说。她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张氏没有回头,她的脸是惨白色的。“不要胡说。” www.周婉儿努了努嘴,心想也许是看错了。一行人很快就上了山路,喇叭的哀乐声在这山上显得格外响亮。周婉儿感到一股寒意袭来,刚才的悲痛迅速被恐惧所代替。周传升示意抬棺材的人把棺材放下来。大夫人冲过去趴在棺材上大声地哭。二夫人在一旁露出不屑的神色。周婉儿也觉得奇怪,平时大夫人并不怎么关心大哥。小的时候只要父亲不在,大夫人还经常打骂大哥。难道真要死了才懂得珍惜吗?周传升皱了皱眉头,这样的哭声让他心烦。周家唯一的儿子就这样死了,他不知道周家以后会怎么样。周婉儿回过头的时候又看到了周日清,他站在远处一棵树的后面对自己笑。那种阴冷的感觉让周婉儿快速走到了母亲张氏的前面。张氏身体抖了抖,她将周婉儿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说,不要回头看。棺材再次被抬上了肩膀往前走。周婉儿看不到那个身影了。现在她知道不只有她一个人看见了大哥。不过没有人把这件事说出口。整个队伍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起来。二夫人转过头来对三夫人使眼色,似乎在问,你看到了吗?三夫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大夫人现在走的离棺材最远了,尽管棺材里躺着的是她的儿子。周传升走在最前面,他让喇叭吹得更加响亮一点。这个山都是坟山,阴气太重。过了一会抬棺材的人问周传升是不是应该停下来了。周传升看了看他的三个老婆,摇头说,不停了,就直接抬上去吧。显然周传升也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他不想因为停棺材再生事端。现在棺材已经被抬到了离坟坑不远的地方。周家上下在坟坑的前面烧冥纸,周婉儿也蹲在一旁帮忙把冥纸散开。几个大汉走到坟坑口看等会怎么把棺材放进去。可是当他们看到坟坑里面的情形时竟同时尖叫起来。“怎么了?”周传升大声问道。“蛇!坟坑里有很多很多的蛇!”一个大汉战战兢兢地说。周传升先是一惊,但他毕竟是经常走南跑北的人,壮了壮胆还是亲自走上前去看。坟坑里果然爬满了蛇,密密麻麻铺了一地。它们伸长着脖子,吞吐着舌头。周传升只认识其中几种蛇,都是有剧毒的。“不要烧了。”周传升压低了声音说,“现在把棺材扔进去,压死一些,其他人快点往里面填土。”几个女眷听说有蛇都后撤了几步,那些抬棺材的男人也不敢靠近坟坑。毕竟被咬了可是丢性命的事。周传升定了定神,总不能将棺材扔在这里都走人吧。“你们今天的工钱加倍。”周传升开出了诱人的条件。抬棺材的男人也不好意思说不,都慢慢地站了起来。几个人托起棺材,另一些人准备随时往坟坑里铲土。棺材哄地一声砸了下去,周婉儿听到血液喷洒的声音。被棺材压断的蛇头还从坟坑里蹦出几个来,吓得所有的女眷都往后退去,大声地尖叫。他们迅速地往坟坑里填泥土,那些残生的蛇很快被泥土掩埋了。所有的人都开始心安了一些,他们细心地在坟墓上隆起一个土堆。周传升带着女眷们将所有的冥纸烧掉,黑色的纸灰被风吹得满地都是,跟落叶混杂在一块更添几分凄凉。二夫人说还是早些下山去吧,等黑了夜山路不好走。周传升也觉得今天有些怪怪的,让两个下人帮忙收拾一下就开始带着所有人往回走。www.张氏拉着周婉儿的手,不让她回头看。可是好奇的周婉儿走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她看到周日清站在坟墓的旁边朝自己挥手告别。周婉儿的身子急剧地颤抖了一下,脚步加快起来。张氏知道女儿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也不做声,一个劲地往前走。终于走进家门,二夫人憋不住了,对大夫人说了一句:“一路上你有没有看到日清?”大夫人不说话,算是默认了。周婉儿也跟着凑热闹,说道:“我也看见了。”她刚说完就被张氏狠狠地瞪了一眼。“你说他是不是来跟我们告别的啊?”二夫人接着说,“他是周家的子孙,不会变成厉鬼来找我们吧。”“我不知道。”大夫人的声音有些颤抖。“还有那么多蛇。”二夫人说到这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说,“四夫人的父亲曾经是耍蛇的,可是四夫人已经……”大夫人不想听,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周传升和管家唐安关好大门正走进来,听到了她们的谈话。“以后不能再提今天的事情,不管你看到了什么。”周传升说这句话像是下命令,不容反驳。他的表情更像是如临大敌。所有人都噤了声,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二周婉儿睡不着觉。她记得周日清是三天前被发现死在周家大门口的。据管家唐安说少爷出去有半个月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再一次见到的时候少爷就已经是个死人了。下人们搬动少爷的尸身,他们发现少爷的腿竟然已经开始微微腐烂了,显然在到达周家大门之前少爷就已经死了。周传升看了一眼尸体就让人匆匆把周日清装进棺材里。他怀疑是有仇家杀了自己的儿子然后移尸到这里的。可是周婉儿今天分明又看到了哥哥周日清,难道真的是他的鬼魂?周婉儿想到这打了个冷颤。不过让周婉儿更加感到后怕的还是那些蛇,密密麻麻的蛇。它们探着头,伸出长长的舌头,随时择人而噬。周婉儿的手突然摸到一个冰凉的东西,她的神经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不过是一个金簪而已。周婉儿长吐了一口气。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周婉儿压低声音问了句,“谁?”“是娘。”屋外是三夫人张氏的声音。周婉儿连忙走过去打开门。张氏优雅地走了进来。“我来看你睡了没?”“娘,我睡不着。”周婉儿吐了吐舌头说,“我害怕。”张氏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她看到自己的眼角又添了很多条皱纹。“我真是老了。”张氏感叹道,“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害怕。”周婉儿摇头道:“才不是呢,今天看到那些蛇真是让人身上一直凉嗖嗖的。对了,二娘今天说那个什么四夫人,难道我还有个四娘吗?”“你问这个干吗?”张氏提高了警惕,“少知道些事情好。”周婉儿当然不肯罢休,摇着张氏的胳膊撒娇。“娘,你不告诉我我晚上更会睡不着了。”张氏皱了皱眉头,握住周婉儿的手说:“四夫人死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老爷之前娶了三个夫人,都没有生育。”张氏脸上有些慢慢红了起来,接着说:“后来镇上来了个耍蛇人,他带着他的徒弟和女儿在集市上耍蛇。当时老爷也去看了,而且一眼就看中了耍蛇人的女儿。他给了耍蛇人一笔钱,将耍蛇人的女儿娶过门当了四夫人。”“那四夫人是怎么死的呢?”周婉儿插了一句。“四夫人嫁到周家以后很快就怀孕了。那个时候周家还没有现在富有,老爷经常要去外地做买卖。大夫人嫁到周家六年,就在那一年也有了身孕。结果她们几乎同时临盆,大夫人生了你哥哥日清,而四夫人竟然,竟然生了一条蟒蛇。四夫人一时想不开就疯了。镇子上的人认为四夫人是妖精变的,不吉利,将来一定会带来灾难,所以按照镇子里的规矩将四夫人烧死了。”张氏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发抖。“爹回家以后怎么说的?” 儿童故事 www.jintonghua.com“老爷回来后,大夫人就如实将事情告诉了老爷。老爷挺伤心的,不允许我们再提及这件事情。这也是为了维护周家的声誉。”“后来娘就生了我对不对?”周婉儿拉着张氏的手说。 张氏尴尬地笑了笑说:“嗯,是这样的。”周家的二夫人是一直没有生育的,可是周传升并不怪她,反而对她有些格外的纵容。周家除了这些太太们和周婉儿,就属管家唐安的地位高了。他是从小陪着周传升一起长大的,就像亲兄弟一般。现在周家出了事,虽然周家的人禁止谈论这件事情,但那些抬棺材的人还是将事情传了出去。七台镇年长一点的人们不由自主地都想到了四夫人死时的情形。披头散发,被绑在一棵大树上,然后树的下面燃起了熊熊大火。她是耍蛇人的女儿,现在那些蛇回来了?在周家首先发现蛇的是伙房的王妈。她在天井洗菜的时候蹲得腿有些麻,所以她站了起来想活动一下。天井的四周是浅薄黑色的淤泥,王妈听到身后传来丝绸撕裂的声音。她没有防备地往后看,她看到一条黑色的蛇直直地瞪着自己。那条蛇的头像是沥青一样黝黑,还闪着光亮。王妈吓得傻了,她往外冲去,把菜盆都踢翻了。长工们听到王妈的求救声各自拿着扁担走到了天井。那条蛇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角落里看着眼前的人,它不停地伸着舌头,有时候突然伸得很长。长工们没有人敢轻举妄动的。因为那是条眼镜蛇,有剧毒的。最后他们将那条蛇包围了起来,同时拿着扁担朝蛇打去。那条蛇突然窜了出来,逃出了天井。周传升很快得到了消息,所有的人都被叫到了大厅里。长工们低声议论着,一个怪罪另一个刚才没有把天井的门关上。周传升瞪了他们一眼,于是大厅里变得鸦雀无声了。“在没有找到那条蛇之前,府上所有的人都小心一点。一旦看到蛇立即来告诉我。”周传升的心情坏极了。周婉儿一想到蛇全身都会哆嗦,她下意识地往后看。其他几位夫人竟然也跟着往后看,什么都没有。“都不要疑神疑鬼,只有一条蛇而已。”周传升努力控制着局面,他是一家之长。唐安让大家各自回屋去。周婉儿心里不安,她总是怀疑那条蛇已经钻到了自己的屋里。过一会唐安过来了,叫几个长工在床底下,梳妆台下收拾了一番,确定没有蛇在周婉儿的房里。“出门和进门的时候记得关门就没事了。”唐安笑着说。周婉儿点了点头,说:“谢谢唐叔叔。”在周家唐安对周婉儿是最好的,也许是她太可爱,太招人喜欢了。周婉儿也报之以桃,前前后后都是叫唐安叔叔。三夫人走到门口看见唐安在,欠了欠身没有进门,嘴上却露出了几丝笑容。 三七台镇的老镇长是在家里被蛇咬死的。老镇长的儿子早上去敲门,很久都没有听到回应,所以他就破门而入了。他看到自己的父亲躺在床上,十几条蝮蛇沿着木床围了一圈。老镇长的衣服被咬破了,血迹斑斑。恐惧让他顾及不得父亲的尸体,他退到门外,将门重新拉上了。然后他又走到窗户边,用木板堵上了窗户。镇上的人很多是来看热闹的。周传升得到消息马上赶了过来,在七台镇他算得上是德高望重的。“里面有很多的蛇。”老镇长的儿子哭泣着说,“现在怎么办啊?”镇长回头看了看周传升,说:“平白无故的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多蛇呢,老镇长得罪过什么人吗?”周传升不敢把这件事情往自家靠,顿了顿说:“估计是从后山上跑下来的吧。”镇长安抚了一下死者亲属的情绪,叹了口气说:“为了七台镇的安全,烧了这屋子吧。”看热闹的人都举手支持,因为如果让这些蛇跑出来钻到各个角落,以后出门可总要提心吊胆了。死者的亲属没什么异议,大家搬来干稻草将屋子围了一圈。镇长亲自点火,大家低头为老镇长哀悼。一会的功夫这屋子就变成火堆了。年长一点的人忽然记起了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是老镇长点的火,他们看着周家的四夫人活活地被烧死。她是耍蛇人的女儿。他们记得这一点,所以同时将目光聚集到了周传升的身上。周传升不说话,看到烧得差不多了就默默地回家去了。周家现在有三个夫人一个女儿,足够唱台好戏了。二夫人偷偷地去看过热闹,她的话有些虚张声势。“蝮蛇见过吗,它们的头是扁的,身上是棕黑色的花纹。老镇长全身都爬满了这种蛇,还被咬成了大花脸。”她边说边用双手护着身子。周婉儿只感觉浑身发麻。www.“幸亏咱们家只有一条蛇,如果爬进来很多蛇那还了得,想想都可怕。”二夫人继续说。三夫人把周婉儿拉到身后,说道:“别说了,吓着孩子了。”二夫人努了努嘴:“我说说怎么啦,难道你不害怕吗,你知道外面的人说什么吗?”“说什么?”大夫人忍不住说了一句。“他们说,他们说是四夫人的阴魂回来报仇了。”大夫人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嘴里喃喃道:“不会的,他们胡说。”“你怎么啦?”二夫人嘻嘻的笑道,“反正我没得罪过四夫人,她应该不会找我的。可是如果谁得罪过,那说不定就麻烦了。”“你不要乱说。”大夫人说话时带着颤音,“我,我也没有得罪过四妹啊!”“得罪没得罪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说完二夫人就扭着屁股走开了。 三夫人领着周婉儿往卧房走,周婉儿只感觉自己的腿有些发软。但她还是忍不住问她娘:“四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大夫人真的和她有仇吗?”“我不知道。”三夫人懒得回答这样的问题,她转头对周婉儿说,“你二娘就是嘴碎,有些胡说八道,你要相信她就去问她好了。”周婉儿看到娘生气了,也不敢乱说话,只是小心翼翼地盯着脚底下,生怕踩到蛇似的。周传升回家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唐安连忙走过去问:“怎么处理了?”“烧了,整个屋子都烧了。”“烧了好啊,老爷为什么不高兴?”唐安双手自然的低垂,一副恭敬的样子。周传升叹了口气说:“这件事我一直觉得怪怪的,看来周家碰到劫数了。”“老爷何必这么担心呢,一切都不还好着吗?”唐安指了指大堂说,“我今天把所有的长工都叫回家来了,准备让他们彻底地将这里打扫一遍,所有东西都要移动一下,争取找出那条蛇来。”周传升满意地点了点头。下午周家所有的人都出动了,各个角落,大件小件都重新摆放了,一直从后院收拾到前门,可是他们没有找到那条蛇。“老爷,估计那条蛇已经走了,我们都可以松口气了。”“希望是这样的吧。”周传升被这几天的事折腾得有些疲惫了。周婉儿提起几天的心终于放了下去,但是她对上午二娘说的话依然耿耿于心。吃晚饭的时候大夫人不在,二夫人说自己不舒服匆匆吃了几口就回房休息去了。周婉儿也跟着出了厅堂,径直走到二夫人的门口去敲门。二夫人向来对人是爱理不理的,就仗着老爷宠她。但是有人和她聊闲言碎语,她就非常配合,总是滔滔不绝。周婉儿进门就是二娘前二娘后的,二夫人听得心花怒放。“大娘今天没去吃饭,也不知道是不是病了。”周婉儿试探着问。“她哪是病了,估计是被吓得不敢出门了。”二夫人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周婉儿绕到二夫人后面给她捶背,低声的问:“大夫人真的跟四夫人有矛盾啊?”二夫人听到这句话还是紧张了一下,过了好久才说:“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对外人说啊。连你娘也不行。”“知道啦,我就知道二娘对我好。”周婉儿缩着脖子,她想听清楚一些。“大夫人嫁到周家六年没有怀孕,偏偏四夫人怀孕了她也跟着怀孕了,有这么巧的事吗?”二夫人微微叹了口气说,“其实当年我也想假怀孕,只是被她抢先了而已,四夫人毕竟只能生一个孩子。”“什么意思?”周婉儿听得糊里糊涂。“你难道没有听说过狸猫换太子的故事吗?”二夫人笑着说:“毕竟为周家留个后将来可就有福享了。”“二娘的意思是说她们同时临盆,大夫人是假生孩子,结果抱走了四夫人的孩子。”周婉儿得到了这个令她震惊的消息,她停了停说:“可是娘说四夫人是生了条蟒蛇,难道这条蟒蛇是大夫人送进去的,也就是说是大夫人害得四夫人发疯,被镇上的人烧死?”“你还挺伶俐的嘛。”二夫人扭了扭脖子说,“不过可惜啊,大夫人千辛万苦想出这样一个主意,结果没想到四夫人的儿子是个短命鬼,才活了二十岁,她是没福啊!”“原来哥哥是四娘的儿子。”周婉儿说到这突然想起送葬那天的情形,周日清一直跟着送葬的队伍,而且他的坟坑里有密密麻麻的蛇。周婉儿不知道二娘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只不过是二娘的猜测而已。但她的心里却像是突然灌进了大量的冷空气,浑身打着哆嗦。 四七台镇有名的接生婆孟扬花在老镇长死了的第二天也在家中暴毙了。孟扬花没有亲人,可是七台镇年轻人中有大半都是她接生的。早上的时候一个男人提着红鸡蛋来感谢孟扬花,他的儿子是孟扬花接生的,今天儿子满三,来请接生婆。孟扬花的家门是从里面拴上的,用手一推只能在中间露出一个隙缝。男人从隙缝里看到孟扬花躺在床上,脸色发黑。而她的脸旁竟然躺着一条眼镜蛇。周传升赶到现场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他暗想那条蛇会不会就是从自己家里跑出去的那条眼镜蛇?镇长从后面拍了拍周传升的肩膀,叹了口气道:“看来这件事情越来越麻烦了。”“把房子烧了吧,也许就没事了。”镇长点了点头,但还是盯着周传升。“镇长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周传升被看得不习惯。“当年四夫人生了一条蟒蛇,就是孟扬花接生的,老镇长带着我们将四夫人烧死了。那个时候你在外地做买卖,可能还是不太清楚这一段事吧。”镇长斟酌着这些话应该怎么说,毕竟周传升是七台镇的大户,做什么事都要等着周传升的钱财。“你怀疑这件事情与我们周家有关?”周传升突然提高了声调:“四夫人已经被烧死了,那条蟒蛇当时被关在那个屋里,整个房子都被烧得破烂不堪。现在事情过了二十年,怎么还可能与周家有关系呢?”“没有就是最好的,希望七台镇不要再出什么事了。”镇长连忙说好话。周传升有些生气地回到了家。周婉儿正在厅堂里绣花,看到周传升脸色不好连忙站起来说:“爹,谁惹你生气了?”“不关你的事。”周传升硬生生地回答。从小到大周传升都跟周婉儿不怎么亲近,对周日清也是一样。三夫人经常对周婉儿说:“你爹每天在外面做买卖,太累了才会这样的。”可是现在周家的买卖全交给唐安和下人门去打理了,周传升并不忙,以周家现在的条件两辈子不用干活都不怕饿死。可是周传升对他们兄妹俩还是老样子,周日清死的时候周传升一滴眼泪都没掉。周婉儿本来想问周传升一些关于四娘的事情,主要是她觉得二娘的话有些问题,大娘怎么敢拿着一条大蟒蛇去换四娘的孩子呢?接生婆自然也是不敢的。现在看来还是不要碰钉子的好。周传升把唐安叫到身边:“你去吩咐家里的长工们放下手里的活,让他们在七台镇尾盖个新房子去,越快越好。”“老爷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唐安有些吃惊。“这个屋子有问题。”周传升的嘴唇抖了抖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唐安没有再说什么,按照周传升的吩咐办事去了。 周日清在被埋葬后的第四天回到了周家,他穿着黑色的衣服,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穿黑衣服的女子。唐安到工地里监工去了,是周婉儿开的门。她看到周日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回到了现实。周日清已经死了。她记得送葬那天周日清就是穿了件黑衣服在树背后对她笑的。那件衣服很眼熟,是一件黑色的衣服。周婉儿突然连退了几步。因为她猛然想起了这种衣服,那是寿衣。周日清被抬进棺材之前殓尸的人就是给他换的这种衣服。那个时候周婉儿明明闻到一股微微的腐肉的气息,周日清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可是现在,周日清就站在周家的大门口,穿着寿衣。周婉儿回过头来往大厅里跑,无助地喊了起来。周传升正在书房里查帐,听到喊声推开了门。“你在鬼喊什么?”周传升发起火来。周婉儿急促地呼吸着,她用手朝大门的方向指:“是他,是哥哥回来了。”“瞎说什么,你哥哥已经死了。”“哥哥没死,他就站在门口。”周婉儿上气不接下气,额头上不停地冒冷汗。周传升还是谨慎地走出了书房,他小心翼翼地往大门走。这个时候他看到了穿着寿衣的周日清,还有他背后的女子。“你,你是谁?”周传升睁大着眼睛,双腿不停地发抖。周日清笑了笑,拉着那个女子的手往里走,说道:“爹,我是日清啊,你怎么不记得我了,我还带了个媳妇回来了呢!”“你不是我儿子,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周传升慢慢地往后退去,因为周日清在往前逼近。周日清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鬼。”他朝周传升诡异地笑了一下,然后拉着那个女子往自己的卧房走。“忘了说了,这是你的儿媳妇小莹。”大门“吱”的一声被秋风吹得关上了。周传升吓傻了,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对现在的情况无能为力,儿子死了,现在儿子又回来了。周婉儿颤抖着走到周传升的身边。“爹,我怕。”“不用怕,他是你哥,你怕什么。”周传升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想了想又说:“这件事先不要跟你娘说,谁也不要告诉。”周婉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如果让她们知道一个鬼带着另一个鬼现在就住在周家,那周家恐怕真的会鸡犬不宁了。夜越来越黑,像是整个天幕压了下来。周传升感觉自己喘不过气,他坐在客厅里等唐安,他一定要想到办法,否则周家就完了。 五唐安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得到老爷的命令,要建新房子,越快越好。周传升没有离开大厅半步,他看到唐安的时候没有站起来,而是示意唐安坐下。“我平时对你怎么样?”周传升很平静地说着话。这种语气让唐安不适应,他的喉咙有点干:“老爷对我很好啊!”周传升又确认了一次:“你真的这么想?”唐安的眉头锁紧了,他的腿有些发抖,只是谨慎地点了点头。周传升站了起来,他说:“你跟我来。”唐安跟在周传升后面,他们走到大门左侧的角落,那里放着一些长工干活的农具。周传升拿起一把锄头,然后又示意唐安也拿一把锄头。他们俩扛着锄头往外走。到了门口周传升又取下一个灯笼提着。唐安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在后面跟着。周传升要到山上去。灯笼的光并不亮,是一种暗红的颜色。唐安的心里七上八下,他不知道周传升要对自己做什么。“老爷。”唐安考虑了好久才说,“我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现在什么事也不用说,你只要帮我就行了。”周传升不耐烦地阻止了唐安说话,他现在必须保住周家。唐安悬起的一颗心落了下来,他本来以为周传升发现了他的秘密。那是去往坟地的路,并不平坦,唐安像是踩着棉花似的。秋风吹来,全身都感觉到一股凉意。周传升小声地说:“你知道我叫你来做什么吗?”“不知道。”唐安摇头。“挖坟,我们要挖周日清的坟。”唐安突然停住了脚步,他的锄头一下子掉到了地上。“那里面是不是有很多的蛇?”“你怕了?”周传升盯着唐安,他的眼神让唐安恐惧。“今天周日清回来了,他穿着寿衣带着女人回来了。我要去挖他的坟墓,我要看他还在不在棺材里。”虽然这个想法听起来有点离奇,但恐惧中的人就是要排除一切让自己恐惧的事物。唐安听到这不敢再说什么,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两人踉踉跄跄地到了周日清的坟前。周传升亲眼看到过坟坑里的蛇,现在走到这个地方来不免心有余悸。“挖吧,把棺材挖出来。”周传升鼓起勇气,锄了下去。唐安也不敢怠慢,帮忙挖了起来。灯笼就挂在坟后的一棵树上,?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绱档盟∫』位危鞘鞯挠白右哺乓』瘟似鹄础L瓢灿昧Φ爻氯ィ么死锤献咝睦锏目志濉?br />林间响起了乌鸦的叫声,周传升一锄子锄到了棺材上。他们同时后退了一步。 “不用怕,没事的。”周传升把锄头扔到一边,“我们把棺材盖打开。”他们蹲下去用手拨开挤在棺材盖边上的土。唐安摸到了一个滑滑冰凉的东西,他抽了出来,是一条蛇。唐安惊恐的甩手扔了出去,正好扔到了周传升的脸上。“什么东西?”周传升坐到了地上。“蛇,一条蛇。”唐安的手还在发抖。周传升只感觉全身凉透了,好久才转过头来看,不过是一条蛇的身子而已。那条蛇已经没有了头。“没事,没事。”周传升慢慢说,“这里的蛇都是死的,没事的。”他们继续拨泥土。偶尔唐安会摸到蛇头,虽然有些害怕,但慢慢的多了也就习惯了。他们一起发力把棺材盖移到一边。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唐安连忙捂住鼻子,别过头去。周传升不害怕,他站起来提着灯笼去照尸体的脸,虽然尸体的脸也有些腐烂了,但周传升认出来那的确是自己的儿子周日清。周日清还躺在棺材里。可是另一个周日清却在周家睡大觉。他们两人坐在坟头,谁也不说话。乌鸦的叫声越来越凄厉,夜风变得大起来,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像是在发抖一样。“走吧,我们回去。”周传升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灯笼的火光越来越暗了。唐安跟着站起来,他们朝山下走,才走到一半灯笼就灭了。他们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他们的内心都是恐惧万分,可是谁也不肯说出来。在坟地里黑灯瞎火地走,偶尔会被一些树枝扯住衣服,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捏一把冷汗。摸到大路上的时候两人全身几乎都湿透了。天还没有亮,可是周家却是灯火通明。周传升推开周家大门的时候被这情形吓着了。周家所有的人都站在前院里,大夫人更是披头散发,她在哽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传升没想到他一晚上不在家会变成这样子。“大夫人说她见到四夫人了。”二夫人回了一句。“胡说。”周传升走到大夫人面前说:“你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还有体统吗?”“我真的看到了四夫人,她从我的窗户前走了过去。”大夫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在发抖。周传升下意识地去看周日清的卧房,灯是灭的。周婉儿欲言又止,周传升瞪了她一眼。“都回去休息吧,不要在这闹了。”周传升下了命令。“老爷,我真的看到四夫人了。”大夫人继续鬼哭狼嚎,“老爷,我没有害死四夫人,我没有。”“你在这胡说八道些什么。”周传升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周日清的卧房。屋里的灯突然亮了,周传升像是被闪着眼睛一样浑身抖了一下。卧房的门突然也打开了,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周日清的卧房。一个女子穿着寿衣走了出来,那是小莹。“大娘,我什么时候成了四夫人了。”小莹说话的声音非常的缓慢,“刚才是我从大娘的窗户前走过去的。”“她是谁?”二夫人后退了几步,“她怎么穿着寿衣?”“大家都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周传升太累了,他不想解释了。这次没有人犹豫,就连大夫人也是匆匆忙忙地跑进自己的卧房里去了。她们看到一个穿着寿衣的少女,她现在住在周家。也许只有自己的卧房才是安全的。 六周家的人一大早就都聚集在大厅里,没有人敢去叫周日清,她们不知道他是人还是鬼。周传升喝了一口茶,他整晚都没有睡觉。“你是日清的娘,你说一下你怎么想的吧。”周传升看着大夫人。“我,我没有害四夫人。”大夫人答非所问,她还没有从昨天的惊吓中缓过来。二夫人看到现在这情形,也不管周传升是不是会责骂,说道:“大夫人,你就把实情说出来吧,周日清根本就不是你的儿子对不对,他是四夫人的儿子。”大夫人瘫坐在地上,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传升猛力拍了一下身边的桌子。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二夫人接着说:“大夫人不说我来帮她说,当年大夫人根本就没有身孕,她和四夫人同时临盆,是她将四夫人的儿子抢过去的,然后放了一条蟒蛇在四夫人的卧房。所以大家都以为四夫人生了一条蟒蛇。”“你血口喷人!”大夫人指着二夫人说,“我没有,我没有放蟒蛇到四夫人的卧房。”周传升气得牙齿直打哆嗦,说:“你给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大夫人情绪稍稍缓和了一些,慢慢地说道:“当年我是为了讨老爷欢心才这样做的。我假装怀孕,又花重金收买接生婆孟扬花。我让她给四夫人接生。日清生下来后孟扬花就匆忙地把他抱到了我的卧房。过了一会我听到四夫人尖叫,所以就带着孟扬花去看四夫人。我们看到四夫人已经爬出了卧房,倒在门外。而她的屋里竟然有一条大蟒蛇。后来四夫人就疯了,为了掩人耳目,我们只好说四夫人生了条蟒蛇。”“这么说四夫人屋里的蛇是自己爬进去的了?”周传升的心情已经归于平静。“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大夫人颤抖着说,“我们还把那条门关了起来,最后点了把火烧那间屋子。唐管家当时也在的。结果下了场暴雨,屋子只烧了一半。我们以为触犯了天神,所以就没敢再烧。后来老爷您不是筑了面墙把四夫人的卧房给隔出去了吗,这么多年来也没人进去过。”周婉儿听到这突然想起她娘屋后的那面墙,墙上有条门,终年上锁。周婉儿小的时候有一次想爬过去玩,还被她娘打了一顿。原来里面是四夫人被烧的卧房。周婉儿悄悄地退出了大厅。她绕到三夫人的房后,门上的铁锁已经生了好厚的锈,就是有钥匙恐怕也打不开了。这个时候她听到墙后面有动静,心里害怕退后了几步。周婉儿看到小莹从墙后爬到了墙上,她是就着绳索爬上来的。“你就是周婉儿吧。”小莹说话的时候痴痴地笑着。 周婉儿不敢说话,她看到一条五步蛇像根绳索般挂在墙上,离小莹只有几步之遥。“蛇,你的旁边有蛇。”她惊恐的说。“蛇有什么好怕的。”小莹笑着说,“我让它跟你做伴去。”她摸了摸那条五步蛇,蛇顺着墙壁往下,一会就到了地面。周婉儿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一条蛇,而那条蛇朝自己爬了过来。“我不要,我不要。”周婉儿连忙转身往回跑。那蛇迅速地跟上去了,吐着舌头。周婉儿碰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她看到了一件寿衣。周日清站在她的面前。“哥哥,我怕。”周婉儿颤抖着说。尽管周日清的样子并不能给周婉儿带来安全感,但周婉儿还在企求侥幸。“小莹,不要伤害她。”周日清挡在周婉儿的前面,蛇就趴在他的脚下。小莹不乐意地吹了声口哨,蛇就往后走了。周婉儿连忙往大厅里跑,连句谢谢都没有说。“你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周传升喊住了周婉儿。“蛇,有蛇。”周婉儿跑进了大厅,她说:“那个小莹,她有一条蛇,是五步蛇。”“别急,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唐安站在周传升的后面。其他的人都回房去了。周婉儿定了定神,说:“刚才我去我娘的屋后,我看到小莹从那堵墙的后面爬上来,她带出来一条蛇,她能控制那条蛇。”说到这屋外突然想起了笛子的声音,周传升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唐安和周婉儿紧跟在后面。他们看到小莹坐在那堵墙上吹笛子,带着随意的表情。周日清突然从那堵墙的后面爬了上来,靠着小莹坐下。周婉儿突然想到了什么,喊道:“蛇,她能控制那条蛇。”周传升意识到了有问题,四下察看。他听到大夫人的卧房里传出尖叫声。随后大夫人冲出了卧房,一条蛇从门缝里闪出来就不见了。五步蛇,五步就要人命。大夫人倒在地上,她的脸上是惊恐无助的表情。周传升看到她伸出自己的手指,那根手指被蛇咬伤了。他走上去,拉住她的手。“我知道我总会受到报应的,但我没想到这么快。”大夫人说话的声音很虚弱。周传升突然恶狠狠地回过头去:“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小莹只是痴痴的笑,她没有回答。大院里响起了敲门声,一声,两声。唐安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把门打开了。他的瞳孔迅速的收缩着,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中年男子,而这个男子竟然也穿着寿衣。“你,你是谁?”“爹,你来了啊。”小莹从墙上顺着一根绳子滑下来,跑了过去。周日清也跟着走了过来。他说:“唐管家,他是我的老丈人。”周传升仔细的看了一眼这个“亲家”,他觉得他有些眼熟,不过是那种一面之缘的眼熟,他记不清楚了。“亲家怎么看起来不那么高兴啊?”中年人说话了。周日清上去扶了他一把,说道:“我爹死了夫人伤心呢,今天正好你就睡大夫人的房间吧。”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中年人也不客气,径直绕过大夫人的尸体走进了大夫人的房间。他把房门给关上了。周日清也不说话,拉着小莹的手也回到了卧房。没有人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干什么。 七大夫人的尸体被抬到了大厅,唐安关上了大厅的门。二夫人,三夫人,周婉儿,王妈,还有周传升都在大厅里面。外面是未知的世界,而这里会给他们短暂的安全。“唐安,新房子要什么时候才能盖好?”周传升神情严肃。“已经加派人手了,估计明天就能有个雏型,能住人了。”周传升点了点头,说道:“大家今天晚上都不要回屋睡,忍一忍,明天我们就离开这座宅子。”他说这句话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毕竟是他辛辛苦苦挣下来的基业。“没想到周家竟然会出现这么荒唐的事情。”周传升冷笑着说,“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三夫人不敢说话,偷看了一眼唐安。唐安也低下了头。王妈缩着脖子,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你想说什么?”二夫人眼尖,问了句。大家都把目光投向王妈,她在周家做仆人已经快三十年了。王妈看着死去的大夫人,说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感到奇怪,也不敢说。当年四夫人生孩子的时候,我分明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哭声。第一个哭声是从四夫人的卧房一直带到了大夫人的卧房。可是在这之后,四夫人的卧房里又传出了一个婴儿的哭声。”“你没有记错?”周传升盯着王妈。王妈摇了摇头,说道:“我当时在伙房烧水,声音是从两个方向传来的。我当时还想大夫人和四夫人同时生了,老爷有福了。”周传升闭上了眼睛,四妈不敢说话了,屋子里鸦雀无声。“看来是当年四夫人生了双胞胎。”良久周传升说道。唐安插嘴道:“莫非现在周家的这个就是日清的双胞胎弟弟?”“不对不对。”周婉儿打断道:“当时四娘的屋里有一条大蟒蛇,即使四娘真的是生了双胞胎,那也应该早喂蛇了啊!”三夫人拉了周婉儿一下:“不要乱说。”“你的意思是日清的双胞胎弟弟早就死了,他的灵魂长到这么大,然后替他母亲寻仇来了。”二夫人说完马上闭了嘴。周传升站起来在大厅里来回的踱步,现在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我出去找他们谈。”周传升忽然走到了门口,“没有我叫门谁也不许开,如果我死了,唐安你就带着所有的人明天搬到新宅子去住。”“老爷。”二夫人和三夫人同时喊了一句。周传升转过身去,他走到二夫人的前面,握了握她的手。他没有对三夫人有任何表示。唐安打开门,周传升走了出去,唐安又把门关上了。周家大院里的灯笼依然亮着,周传升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竟然一点也不害怕了。周日清卧房里的灯是亮着的。周传升敲了敲门,周日清把门打开,小莹不在屋里面。“爹,你找我有事吗?”周日清又将房门关上了。 周传升开门见山,说道:“你到底是不是周日清的双胞胎弟弟,抑或是双胞胎弟弟的鬼魂?”周日清笑了笑说:“你什么都知道了,我就告诉你,我是他的双胞胎弟弟,是不是鬼魂我自己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给我取过名字,既然你叫我哥哥周日清,那我就叫周夜清好了。”“你来周家做什么,为什么阴魂不散?如果你要毁掉周家,不如直接杀了我。”周夜清摇了摇头:“我不想毁了周家,不过我要杀光周家的女眷,是她们害死了我娘。那个烧死我娘的老镇长,那个可恶的接生婆,还有抢走我大哥的大夫人,他们都应该死。下一步还有二夫人,三夫人,周婉儿。”“你没想过要杀我吗?”“你是我爹,我为什么要杀你?”周夜清继续说,“我哥过了这么久的好日子,现在应该是我过好日子的时候了。”周传升的手在发抖,他很气愤。“我不是你爹。”敲门声响了起来,周夜清去开门,是那个中年人。周传升跟他打了个照面,然后走了出去。他走到大厅的门口,喊道:“给我开门。”唐安把门打开,周传升走了进去。二夫人突然尖叫起来:“蛇,蛇。”只见一条蛇冲到二夫人的腿边,绕住了二夫人的腿。唐安拿起一把椅子去打蛇。二夫人吓得乱跳。蛇脱落下来,正好被唐安用椅子击中,死了。二夫人坐在地上,她看到自己的裤腿上有血,蛇已经咬伤她了。“我不要死,老爷,我不想死啊!”二夫人抱着周传升的腿,周传升蹲了下来。他怜悯的看着二夫人说:“虽然你的嘴是最刻薄的,但却是对我最忠诚的一个。”死,不可避免。同样是五步蛇,当场毙命。大厅里已经躺了两具尸体了。周传升知道他们不会罢休的,接下来还有人会死。“一定是那个小莹,她会控制蛇。刚才那条蛇就是趁爹进门的时候钻进来的。”周婉儿倒吸了一口气。控制蛇?周传升听到这句话突然想起了二十年前他迎娶四夫人时的情景。四夫人的父亲是个耍蛇人,他就会控制蛇。那个中年男子,他不就是四夫人父亲的徒弟,四夫人的师哥阿昆吗?当时他并不同意师傅将师妹嫁给周传升,一气之下还跟师傅断绝了关系。现在,寻仇的终于上门了。可是那个周夜清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八一夜未眠,这是周家的大难。周传升让大家打起精神来,他们要离开这个地方。门打开了,周传升走了出去。这个时候他才看到了前院里的蛇,密密麻麻的蛇。所有的人都已经走了出来,进门的路也马上被蛇封死了。那些蛇揉杂在一起,然后又慢慢的分开。它们将这些意欲逃生的人包围了。几条蛇突然蹿出来跳到了王妈的身上。三夫人正要后退,蛇很快地顺着她的腿爬上去绕住了她的脖子。周婉儿一屁股坐在地上,站不起身来。唐安不知道怎么办,只听到三夫人喊:“快救婉儿。”唐安回过身去,他突然将周婉儿举了起来,迅速地冲向周婉儿的卧房。十几条蛇爬到了他的身上,他蹦跳着抖落那些蛇,另一些蛇又爬了上去。直到跑到周婉儿的卧房,周婉儿顺势打开房门,唐安几乎是将她扔进去的。“关上门。”只一句话,唐安就没了声音。他倒在地上,蛇爬满了他的全身。周婉儿关上了房门,她安全了。周传升依然站着没有动,奇怪的是蛇根本不靠近他的身体。周夜清打开门朝周传升招手,周传升走了过去,蛇都为他让开了一条道。周传升走进屋子里,周夜清关上了房门。“你不要吃惊,昨天晚上你来这里,我在你身上洒了一种粉末,它会散发出一种气味,蛇讨厌那种气味。”周夜清慢慢地说。“你为什么不杀我?”“因为你是我爹。”“我不是你爹。”周传升并没有感谢他的好意。两个人的脚步声在房门口停了下来,那是小莹和她爹阿昆。周夜清听到锁门的声音。“你们这是干什么?”“过段时间你们两个人身上的气味都会消失,我会放蛇进去,你们逃不掉的。”阿昆冷笑着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不是说好放了我爹的吗,你为什么连我也要杀?”周夜清激动起来。周传升叹了口气说:“阿昆,我认识你,你是四夫人的师哥,我只想知道到底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阿昆在门口坐了下来,说道:“我对要死的人都比较仁慈,我就告诉你吧。当年你要娶我的师妹,我不同意,可是我那见钱眼开的师傅收了你的钱,简直就是将女儿卖给了你,然后他自己逍遥快活去了。他不知道当时我们有多痛苦,因为我们早已经私定终生了。”周传升没有说话,只是干咳了几声。“我当时没有离开七台镇,后来师妹怀了你们周家的孩子,我更加气愤。师妹生孩子的那天晚上我偷偷地混进了周家。那个接生婆将师妹生下来的孩子抱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屋里。师妹的房里没有人,我就偷偷地进去看她。这个时候师妹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师妹看见我来让我抱着这孩子赶紧走。我当时傻了,也没有多想,就抱着孩子离开了。没想到我竟然将自己表演带的大蟒蛇留在了师妹的卧房里。”“七台镇的人以为我师妹生了条蟒蛇,他们烧死了她,活生生地烧死了她。我亲眼看到了当时的情形,没有人出来求情,你们周家的女眷都傻傻地站在那里,还帮着点火。”阿昆说话的时候有些激动。 “我把孩子带回了蛇庄,那是我的家乡,那里都是蛇,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耍蛇。我虽然在那里成亲而且生了莹儿,但我知道我还背负着师妹的仇没有报。我每年都会来七台镇一趟,打探周家的情况。我依照周日清的名字还给那个孩子起名叫周夜清。二十年了,我终于下了狠心要找你们报仇。我给周日清写了一封信,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周日清为了确认亲自来了蛇庄一趟,他看到了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弟弟。”“他的心里开始仇恨周家的女眷,是她们害死了他的母亲。我一手把周夜清带大,可是为了实施我的计划,我还是亲手杀了他。周家的人我都要杀。”听到这的时候周传升回头看了一眼。“我不是周夜清,我是周日清。”阿昆要继续说下去,周日清突然醒悟过来一样,说道:“是你杀死夜清的?他不是病死的吗?你欺骗了我。” 阿昆冷笑道:“你现在才明白有点晚了。我为了找周家报仇就杀了周夜清,其他的事你应该都知道的,我们是合谋。我们一起把尸体运回了七台镇,而且还带来很多很多的蛇。那具尸体被误认为是周日清的尸体给埋葬了。然后我让你穿着寿衣来吓你们,在送葬的路上,在周家。他们被吓傻了。我不会便宜他们,让他们这么轻松地死去。你也是周家的人,现在我利用完你了,我也要杀了你。”周传升看着周日清,什么也说不出口。“爹,我不是要害周家的,我只是想替我母亲报仇。他杀了弟弟,他利用了我。”“我不是你爹。”周传升重复了这句话。周日清愣在那里。www.duanxinba.net“我娶了大太太后几年都没有生孩子,后来我看过大夫,他说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子嗣。四太太曾经对我说过,你是她师哥的儿子。”“不可能,那婉儿妹妹呢?”“她是唐安和三夫人的女儿。她们都背叛了我。”阿昆坐在门外。良久,他突然失声道:“不可能,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不可能,我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他疯了,像他的师妹一样疯了。周家的外面充斥着嘈杂的声音,镇长在那里指挥着,他们用稻草将周家围了起来。蛇在他们看来是邪恶的,而火是神圣的,是他们的保护神。老镇长被蛇咬死了,他的房子烧了。孟扬花被蛇咬死了,她的房子也烧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在这周家,一个生了蟒蛇的夫人。周家有很多很多的蛇,为了七台镇的安全,他们同样要烧了周家。故事的最后不过是片火海,该死的人,不该死的人,杀人的蛇,不杀人的蛇,都只剩下灰烬了。一切都安息了吧。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蛇杀 作者:王雄成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75.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