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车 作者:designeryy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1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225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31分钟
简介:夜车(一)今晚,是我一周以来第一次上夜班。一周前,妹妹死于车祸对我打击很大,同样受打击的还有李显,他是我妹妹的男朋友,我们都是交警。那天……

夜车(一)今晚,是我一周以来第一次上夜班。一周前,妹妹死于车祸对我打击很大,同样受打击的还有李显,他是我妹妹的男朋友,我们都是交警。那天我们到现场,妹妹连同肇事的汽车掉下了桥,妹妹已经是血肉模糊,我含着眼泪处理着事故现场,主任叫李显回了家,他到现在还没有来上班。临近十二点,一辆红色奥迪车从北面缓缓驶来,这些天,我对红色奥迪特别敏感。我站在路口,远远地示意它停下。它停了下来,我走到旁边敲了敲车窗。车窗降了下来,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驾驶室坐着一个女人,没有其他人,她头发很长,脸直直地对着方向盘,昏暗的路灯下看不清她的脸,我注意到她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很紧张地样子。“吹一口气。”我把警棍伸到她头边。她微微侧过头,很快地吹了一口气,又恢复刚才的动作,而且越发的紧张。可奇怪的是,显示酒精含量竟然是零。我非常怀疑,她肯定在搞鬼。“熄火,下车!”我看着她的手,依然紧握着方向盘。她好像没听见我说的,依旧紧紧地的握着方向盘,手有些颤抖。“请配合!熄火!下车!”我意识到她可能想跑,我用手扒着车门,然后看了看不远处的同事们,他们平静地看了看我,却很奇怪地没有过来。这时,她突然转过头来,眼睛瞪得很大,很害怕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有些发毛。就当我走神时,她猛地一踩油门。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我第一反应把警棍丢了过去,打到了她的车,却没有发出声音,她就这样扬长而去了。我瞬间看了一下她的后车牌,前部分好像被贴了,只看到后4位“9890”。“你没事吧?干嘛丢警棍出去?”刘正励帮我捡回警棍,诧异地走到我身边。“你们刚才怎么不帮拦住她!”我抱怨了一下,看了看受伤的手。“车?你越来越严重了!”同事们越发诧异地看着我。“我们刚才看你一个人走到那边,举动很奇怪,然后一下子没站稳差点摔倒,又丢出去警棍,我们什么车也没看到啊!”罗致匪夷所思地看着我,紧锁着眉头。我一下子愣住了,看了看刚才被车门碰伤的手,疼痛感依然还在,我越发地诧异,他们又什么也没看到?!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只是远远地看见红色奥迪,我以为是我的错觉,而这一次是如此之近,如此之真切!www.“你回去休息吧。”刘正励拍了拍我的肩膀,严肃地摇了摇头。我知道,他觉得我还是幻觉。可我知道,这次绝不是幻觉,如果是那样的话,刚才那个女人可能和我们都不一样……可为什么只有我看得见呢? 夜车(二)这些天,我一直在局里寻找和“9890”有关的车子,可没有一辆是可疑的。问题在于,我记得那辆肇事的车是没有牌照的。为什么这个“鬼”要在车后加这些数字呢?我闭上眼睛,仔细回忆着那晚的情景,那个女孩有些眼熟,她的眼神和动作都显得那么恐惧,但好像并不是因为看到我而害怕,她既然是“鬼”,她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这一天,关于这件案子的后续工作都已经完成,因为我是家属,所以不能参加。在事后的案卷中,我看到了当事人的照片,果然就是那晚我见到的那个女孩,原来她真的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她叫郁子杉,今年22岁。而事故组的同事也告诉了我关于这件案子一些奇怪的地方。首先,郁子杉的母亲同意赔偿,但她非常肯定自己的女儿是不会喝酒的!而我不经又想起当晚,我的确也闻到了酒味。其次,郁子杉是单亲家庭,生活并不富裕,这辆奥迪车价格不菲,所有人是郁子杉,而且是一次性付款。还有就是四十多万的赔偿金,她的母亲也是一次性拿出来的。同事们觉得可能是有人替她们付的,而当他们想要调查时,却又被领导阻止了。在我看来,这件事的背后,并不简单。直接去质问领导并不现实,于是,我决定还是去找那位母亲。职务之便,我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她的住所,在一个很普通的开放式小区里面。开门的是一个头发有些泛白的中年妇女,当我表明身份时,她并不反感我是受害人家属这件事,反而请我进去坐。屋子里面的装潢很普通,柜子上摆着很多女儿的照片,还有很多各色各样的药,看来这个母亲身体并不好。她给我倒了杯水,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我有些问题想问您,如果不方便的话,您可以不回答我。”我直接地说明了来意。“人都去了,有什么不方便的呢。”她眼神呆滞地看着地上。“赔偿款是不是有人帮您付的?”“你们不是已经拿到钱了吗?还要追问什么?”她抬起头看了看我,语气很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想知道,那个人和你们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和你女儿的车祸有关系啊?”“没有关系!咳咳……你回去吧!”她坚决地说,显得有些激动,剧烈地咳嗽起来。“打扰了!”我退到了门外。我本来就不打算她会告诉一个陌生人太多的东西的,这一趟貌似毫无斩获,可她的“没有关系”让我确定了有那么一个人存在。倘若没有很深的关系,又怎么会拿出这么多钱呢?至于这个人是谁,我想今晚,或许可以去找当事人问个明白…… 夜车(三)快要十二点了,我把车开到了那晚看见女孩的路口,站在车边等着“她”来。没多久,我就看到了那辆奥迪车呼啸而来,“9890”,车牌只有4个数字!车子一下子从我身边开了过去。她看到我了,却没有停下来。那一瞬间,她的眼神又是害怕,又有些激动。我马上钻进车里,开车开始跟着她。我看着她诡异地穿过一辆辆迎面而来的车,我知道,别人是看不见她的。她开的很快,竟然把我带到了发生事故的那个桥上。正当我疑惑时,她的车子好像不听使唤一样,猛地冲下了桥!我愣了一下,我把车子停到一边,走到桥边往下看,却什么也没有了!周围很安静,我紧紧地握着桥栏,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第二天一整天,我都神情恍惚。想起昨晚的多见,除了疑惑,自然还有害怕。为什么那晚她可以停下来,而昨晚不呢?“平!”刘正励从旁边走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一天魂不守舍的,下班了!”刘正励换好了衣服,我看见他妻子儿子正在一旁等他。“没有啊。”我笑着说。“没有?你看你,警号都贴反了!”他一下把我胸前的警号撕下来递给我。我无奈地笑了笑。“害我我儿子在一边都念错了,我就说他看着你,一直在念‘9890’什么的,我先走了!”刘正励向我挥了挥手。9890!我立刻把自己的警号倒过来看,我的后四位是0686,倒过来正是9890!这是巧合吗?如果不是巧合,那她的车为什么只有后4位呢?我又仔细回忆了事故那天的情况,我一下子好像恍然大悟!当我把那个女孩从车里拖出来的时候,她头的方向,正好是倒过来看我的!而前两位,正是被反光背心挡住了!我想起了尸检报告,摔下去时,她没有当场死掉,而是慢慢地熬过了一晚上,被我拖出车外后,被鉴定为死亡。死亡的时间不可能精确到几秒钟,我大胆的猜想,当她看到我胸前的警号时,她还没有死!她记下了临死前看到的人,而我的警号则是她对我的唯一印象,她把数字弄在车上,想用这些数字引起我的注意,她真的是想找我!那她昨晚为什么不停下来呢?或许她带我去那个桥上,是为了暗示我关于这场意外的什么吗?www.难道是关于妹妹的死吗?越是疑惑,我就越想去探个究竟,尽管有些害怕,但我非常渴望再见她一次,或许她会开口告诉我些什么…… 夜车(四)今晚,我早早地等在了那个路口,四下很安静,店铺都关门了,只有偶尔开过的一两辆车。这里在十二点后车子会很多,因为喝过酒的人开车不敢走大路,于是,我们就经常在这种小巷子里设卡点抓酒后。十点多,后视镜里,那辆车真的出现了。我紧张地看着她是否还会开走,而这次,她停在了路边。车窗降了下来,远远地,我看见她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她看着我,眼神里,害怕少了很多,却多了一丝激动,像是在示意我走过去。我呼了口气,下了车,谨慎地走了过去,说实话,夜深人静,我正在接近一个未知的物体,心中还是非常害怕。“你可以说话吗?”我站在她面前,她碰不到的地方。“你想问我,为什么只有你看得见我,对吗?因为你是我死前见得最后一个人,只有你看得见我。你把我拖出车外的瞬间,我记下了你的号码,放在这辆车牌上,希望你在某一晚会不小心看到。”她转过头看着我冷冷地说。“可是你记错了,不过没关系,我知道你要找我的,为什么找我?”我大胆地近前了一步。“你觉得除了你,我还能找谁?”她诧异地看着我。“那你为什么要开走呢?”我慢慢站到了她傍边,我又闻到了酒味。“从那晚碰到你后,我每晚都会在这个城市里转,特别是这里,想再碰到你。可两次碰到你,我的时间都到了,我必须走。”她看着双手紧握的方向盘冷冷地说。“什么时间?”我依旧站得很远。“从死的那天起,我每晚都被困在这辆车里,双手握着方向盘,每晚到了十二点十三分,这辆车就会载着我去到那座桥上,然后冲下去,一天一天重复着那天的事故,重复着痛苦。”她看着我,显得很害怕,我觉得她在渴望帮助,可浓重的酒味又让我想起来她是酒驾撞死我妹妹的人!“你撞死了我的妹妹!”我声音很低却很重地说。“妹妹?那个女孩原来是你的妹妹。”她很内疚地看着我。“你为什么要开那么快!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撞死了我妹妹!”我说得有些激动。“对不起,可我真的没有喝酒,我那时只是很害怕,所以开得很快。”她很认真地看着我。“害怕?你害怕什么?”我愤愤地看着她。 “你们警察没有发现吗?我的后备箱里,有一个大编织袋,里面有一具尸体,我是赶着把它送到郊外去,当时我很害怕,越是害怕,开得就越快。”她又低下了头,看着方向盘。“尸体?等等,我听得有些迷糊,你是说你杀了人?”我脑海中又多了很多疑问。“他不是我杀的,他……就当是我杀的吧,反正我已经死了。”她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却又非常可疑。“我们没有发现什么尸体,如果有,公安局会立案的,我不会不知道,而且据我了解,这几个月,也没有失踪报案的。”我有点怀疑地说,毕竟,她说的都是‘鬼’话。“他没有死?”她低着头自语着,眉头紧锁。“你‘杀’的人是谁?我可以帮你查啊!”我很冷淡地说,因为我不相信她的话,我觉得她是在为自己推脱责任,好让我可以帮她做什么。“他叫郑瑞华,是一个公司的老板。”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哦?”我没料到她竟然说出了一个人名来,可我并不在意这件事,我只想听道关于妹妹的事。“对了,每天晚上,我都能看见你的妹妹,她也会在桥上。”她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什么!她也变成鬼了,她在那里做什么!”我的神经一下子激动起来。“哎,假如一个人不是死于自然,那他的灵魂就会被囚困在某一个空间里,某一个时间段,某一件事情上。就像我,每天都要准时从桥上冲下去,你的妹妹每天也都要准时在哪里,被我的车撞下桥,重复的痛苦,无法逃避,也无法阻止!”www.duanxinba.net她沉重地说。“那晚我没有看见她呀!我可以再见到她吗?我可以帮她吗?”我迫切地想知道答案。“我说过了,只有她死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才能见得到她,她见过的最后一个人,很可能是我,也可能不是。鬼也是孤独的,互相看不见的,只因为我们死于同一场事故,所以才会见得到。大部分的只能一个‘人’承受着一天天相同的痛苦,没有终点。”她眼神有些茫然。“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奇怪地问。“你变成鬼了,自然也会知道的。”她对我笑了笑。这句话让我不寒而栗,我往后退了一步。www.jintonghua.com“我的时间快到了,谢谢你,已经很久没有人陪我说过话了。希望还能看见你!”她感动地看着我,眼睛里好像闪着什么,可是鬼应该是不会有眼泪的。我觉得她其实并不可怕,既然死了,也不必再责怪她什么了,我只是很遗憾,见不到妹妹,我想更遗憾的还有李显。“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关于你妹妹,并不是我想推卸责任,那天我开上桥,车子就突然失控了,看到你妹妹站在桥上时,我按了很久的喇叭,她就是不走,快要撞到时,我看到她的眼神很害怕,她好像不是不想走,好像是走不了……”她摇了摇头。我正要问她,她的车子已经开始启动了,从我身边开走了。她的话再一次让我愣在了那里,不管是不是我太过敏感,想想,妹妹从这座桥下夜班回家真的是第一次,以前她都是走比较热闹的地方。郁子杉的车子真的失控了?她也没必要骗我。妹妹这么小心,怎么会来不及走呢?我突然感觉,这两个女孩之间,有一种莫名的联系,或者,郁子杉还瞒着我什么…… 夜车(五)回想起昨晚和“鬼”的邂逅,心情还是有些紧张和害怕。不过这种心情是不能和别人分享的,他们一定会以为我疯了,不过,这些天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李显今天终于来上班了,脸上的憔悴没有一点减少,我本想上前去安慰他,不过,我自己也没有比他好多少。这会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去找罗致证实一些,他是这件案子的经办人。“小致,有问题问你。”我走到他身旁,他好像下了一跳。“吓我一跳!”他身子弹了一下。“鬼鬼祟祟在干什么?”我笑着说。“没什么,什么问题?”他白了我一眼。“还是我妹妹那个案子,你们有没有在那辆车后备箱里找到什么?”我低声说。“倒是有一样特别的东西,有一个挺大的编织袋,里面有很多的猪肉,奇怪吧!”他费解地看着我。“猪肉?”我更加费解,郁子杉明明说得是尸体。“有一百多斤吧,我们一开始还真以为是尸体呢。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帮我查一个人,郑瑞华。”我越发地纳闷,郁子杉似真非真的话一下子让我想把所有的事都弄明白。听到这个名字,罗致突然愣了,很诧异地看着我。罗致摆了摆手,示意我凑近听。我把身子俯了过去。“原来你也在查啊!”罗致低声地说,有点兴奋。“查什么?”我看了看他。“领导不是不让我们查你妹妹那个案子里赔偿款的来历吗?我心里窝着难受,就闲着慢慢查到了这个人。”罗致鬼祟地说。“说来听听。”我压低着声音。“郑瑞华,育成公司的老总,卖电器的。他接手了他岳父的财产,不过,公司里真正有实权的应该是他老婆金亚男,郑瑞华和金亚男的关系并不好,可能仅仅是为了公司利益所以还在一起。银行那边,我同学告诉我,郑瑞华的账户最近是提取了四十多万,而且不久前有一次一百多万的刷卡记录,应该是那辆奥迪车。”罗致念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你是怎么查到的?”我很敬佩地看着罗致。“大队长不让查,那有猫腻的不是他自己,就是他的好朋友。他的朋友不是官就是商了。我慢慢筛选,就确定了他,最近我还看到他和队长一起吃饭。”“他还活着?”我自言自语地低声说。“当然,这么有钱的人,他肯定活得好好的,怎么这么问?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罗致纳闷地说。“哦,和你差不多的。”我肯定不能跟他说是一个鬼告诉我的。“我就查到这了啦,有兴趣的话,你去查查看郑瑞华的私生活,我觉得应该有点意思的……”罗致对我挑了挑眉,继续着他的工作。我慢慢退回到自己的座位,心里有很多说不出的疑问,郑瑞华肯定和郁子杉有什么关系,车上却是有个袋子,那猪肉是怎么回事?郁子杉怎么说是郑瑞华的尸体呢?看来今晚我还要去那个路口等她…… 夜车(六)晚上九点,我来得比昨天要早一些,我不能来的太早,不然会有路人看到我对着空气说话的。她好像很早就在那里了,看见我来了,她好像很高兴,眼神中对于“时间”的恐惧少了很多。我开始明白她说的“鬼也是孤单的”的意思了。“我以为你不来了。”她笑着对我说。“你好像没有在怕‘时间到了’?”我看着她的脸,找不出和‘人’有什么区别。“怕啊,不过死亡的痛苦慢慢也会习惯的,何况我比其他的鬼幸运,在‘死’之前有人可以陪我说话。”她感激地看着我。“我是有很多问题想问你才来的。”我冷冷地说,并不像和她套近乎,毕竟人鬼殊途。“问吧。”她有点失落地说,继续看着握着方向盘的手。“你说的郑瑞华是育成公司的老板吗?”她看着我,点了点头。“他没有死,活得好好的。”我冷冷地看着她的眼。“他真的没死!”她眼神颤抖地看着我。“车后却是有一个袋子,不过里面是猪肉。”我点了点头说。“他为什么会没死呢?我明明看到他……”她不知所措地看着前方,眼神充满着无助。“你看到什么了?”我近前一步。www.“他……”她无助地看着我,欲言又止,眼睛里再一次闪烁着什么。“告诉我,我可以帮你的。”我真诚地看着她,其实我是假装,我只想通过她去了解妹妹的死是否另有隐情。“他是我妈的情人。”她呆呆地说。“这辆车是他给你买的吧。”我开始有了点头绪。“他对我和我妈都很好,他给我妈在外面买了房子,然后我们经常在那里聚聚,他就像我爸爸一样。那天,他约我们去吃晚饭,可到了那里,我没有见到妈妈,他却躺在沙发上,身上留着好多血。我很害怕,跑出了门,想跟妈妈打电话,可是不敢打,怕她一下子接受不了,想报警,更不敢打,这样就会有很多人知道妈妈和他的事,包括那个女人,他的老婆金亚男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于是,我壮着胆子走了回去,把他装进了袋子,准备等妈妈来,我很害怕,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天已经黑了,可妈妈还是没有来,我开始有点怀疑这是妈妈干的。我越来越害怕,很想尽快把他送出去,于是我一个人把他拖到了车库,装上车,开去了郊外,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事。”她呆呆地说着自己的故事。“可他没死,变成了一堆猪肉?”我疑惑地看着她。“我明白了。”她冷冷地看着前面,思索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明白什么?”我有些着急。“为什么那里会凭空多了一个编织袋,为什么我这么害怕还会睡着,为什么尸体这么久后拖起来还是感觉不到僵硬……慌乱中的我竟然什么异样也没有注意到!他为什么要骗我?车子失控!他为什么要害我?”她呆呆地自言自语。尽管没有得到关于妹妹的信息,但我对这件事情越来越感到好奇,这件事果然不是简单的交通肇事,这背后的蹊跷,假如不是这个鬼告诉我,可能会一直深埋地下。“我不该死的!”她眼神无助地看着我,眼中颤抖着什么。这时,车子启动了,一下子变得很快,高速地冲向了熟悉的方向。我看了看表,时间没有到,她或许是想提前结束今晚。我知道她很伤心,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伤心。这件事对我来说,好像刚刚开始,回到人的世界,我想我很快就会去拜访新的“朋友”。我突然很想再见到郁子杉,但不知道明晚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夜车(七)我站在金币大厦门前,看着楼上育成公司的标志,大厦十到十五层都是育成公司的。正当我准备进去时,我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大楼里出来,是李显,他的表情比之前从容了很多,很快上了一辆出租车走了。我有些奇怪,但没有在意,他心情平复了,这也是好事。 介于郑瑞华和队长的关系,我这一次的调查很有可能影响仕途,而且还可能什么答案也得不到。不过,真相往往太吸引人,我觉得值得一试。作为一个交警,这件对我来说是越权的,所以我只好假装经济犯罪科的同事。跟他的秘书说明了来意,我坐在会客室里等了一会。这里装修的非常精致,不过各种佛器摆满了各个地方,和欧洲的高档家具显得不是很配套。看得出来,这位老总很迷信。不一会儿,他的秘书示意我可以进去了。“你好,警察同志,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郑瑞华很友好的请我坐下。“我们正在调查一件财产来历不明的案件,关于不久之前,一桩交通肇事赔偿,据我们调查,这笔赔偿款是出自您的账户,而您和肇事者及其家人都没有什么亲属关系和社会关系。而且肇事车辆虽然不属于您,但付款人也是您。所以我想了解一下情况。”我毕竟不是专业,这段话说得有点绕口。“不是一般会有两个人一起来的吗?”郑瑞华好像有点怀疑,不过这样的怀疑恰好可以证明他对这件事很敏感。“由于这件事可能涉及到您个人的隐私问题,我们考虑到您的社会地位,所以只有我一个人来,所以希望您能够配合我们,我们就不用请您到公安局里再问了。”我镇定地说,他好像也没有怀疑了。他好像面有难色,有很多话要说,却又不能说的样子。“没关系,如果您没有犯罪行为的话,我们会保护您的隐私的。”我继续演着。他好像还在为难,于是,我决定采取一些极端的方法。“那个女孩很可能是被人害死的!”隔着办工桌,我把身子往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说。郑瑞华的眼神一下子显得很惊慌,直直地看着我。“刑事科的同事正在调查,我希望这件事和你无关,所以你还是说点什么吧。”我又把身子倒了回去,靠在椅背上看着他。“是和我没关系!那天我在房子里等,突然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我满身是血的躺在浴室里,我很害怕,后来发现那些不是我的血。第二天我就听到消息,子杉死了。这件事我一直不敢提起。”郑瑞华显得很害怕,不像是在撒谎。 如果郑瑞华说的是真的,那就还有人和这件事有关了。原本以为这件事找到了根源,可现在又陷入了更大的迷局。我开始怀疑是郁子杉的妈妈,她那晚本该出现却没有出现,那她为什么害自己的女儿?“我说的是真的!”郑瑞华看我半天没有反应,有点害怕。“你觉得会是谁干的!”我冷冷地看着他,假装胸有成竹。他又定住了,欲言又止。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害怕的,一点也没有一个董事长该有的大气。“你藏得越多,对自己越不利!”我冷冷地看着他。“对不起,我很怀疑是一个人做的,但她的名字我不能说,我只是怀疑!”他无奈地说。“你是在包庇郁子杉的母亲吗?”我试探性地问着。“母亲?我不认识她母亲啊?”郑瑞华诧异地说。听到这句话我更加诧异,他和郁子杉的母亲不是情人吗?“我只知道子杉和我在一起,www.我给她的钱,她很大一部分都留给母亲看病了,她是个好女孩。”郑瑞华显得很自然。“你和郁子杉是情人?”我故作镇定地说。“是的,她和我在一起两年,这个不就是你们所指的隐私吗?”郑瑞华没有发觉我的疑惑。我一下子茫然了,我不知道是人在骗我,还是鬼在骗我,还是他们都在骗我?“能说的我都说了,那个人名字我真的不能说,即使你们带我回去问。”郑瑞华泰然地说。我摇了摇头,接着离开了育成公司。我有点不知所措,原来他们才是情人,我太笨了,我早该看出来的,一个有家庭的男人怎么会到外面再去寻找家庭的感觉呢,我生生地被一个小三给骗了。或许一切她都在骗我,包括我妹妹的事! 夜车(八)我来得很晚,因为我考虑了很久,该不该再见她。她早早地就停在了那里,透过后视镜里,我看见她微笑着看着我走过来,而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始今晚的对白。“不好意思,昨天我走得很突然,来不及跟你说谢谢,谢谢你帮我查清这件事。”她感激地看着我。“我真心帮你,你却没有告诉我真相!”我冷冷地看着她。她诧异地看着我,却慢慢地愣住了。“为什么你骗我说,郑瑞华是你妈妈的情人?”我愤愤地说。她不敢看我,慢慢地低下了头。“他根本不是你妈的情人,你才是她的情人!”想起自己竟然被一个鬼骗了,我觉得非常愚蠢。“是,可是,为了帮我妈看病,我没有办法,我需要钱!”她显得很无辜,依然不敢看我。“我还能相信你吗?我现在怀疑你告诉我的一切都是骗我的,包括我妹妹的事,都是你编出来!你仅仅是为了每晚有个人可以陪你说话对吗?”我狠狠地说。“都是真的!我只骗了你一件事!”她委屈地看着我。“为什么?怕我看不起你吗?!”我转身准备离去。“因为我爱你!”她无奈地看着我。我愣住了,如果没有听错的话,www.是一个鬼在对我说爱我?!“因为我爱你,所以才骗你,我怕你会嫌弃我而不肯帮我!我死前看过的最后一个人是你,那时你在哭,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哭,我只当作你是在为我的死而哭。”她淡淡地说。“我哭是因为我妹妹的死!”我不屑地说。“已经不重要了,我只知道那一瞬间我很开心,我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我只知道,从来没有一个男的会真心地帮我我做一件事,对我好,却不求回报。”我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是在为我妹妹做事,和你无关!”我继续着自己的冷漠。“那同样也在帮我,不是吗?我很知足了。”她微笑着,眼神有些颤动。我看着她,突然说不出话来。“每晚和你见面,我都很开心,我都会把它当成约会,情人之间的约会。即使每晚都要受相同的折磨,我依然高兴!我并不是不害怕‘时间到了’,而是因为在此之前,我都能看到你!”她欣慰地说。我第一次看见她表现出女孩子的羞涩,她好像很满足,脸上却流下了泪,原来鬼真的也有眼泪的。“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想再见我了,谢谢你肯帮我。”她流着眼泪,挤出了笑容。车子再一次开了,再一次开始了每天晚上的行程。我再一次看着车子慢慢消失的背影,心中却不是再一次的平静。我突然顿生一丝怜悯,她虽然是鬼,她却同样有着普通女孩的羞涩、伤感、开心、美丽。我所做的一切,真的只是在为我的妹妹而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吗?她有很多无奈,或许她真的是个好姑娘,假如她不是鬼的话…… 夜车(九)站在街角,我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我可以看见她,也可以触碰到她的车子。那么它或许无法穿越我,那我是否可以阻止‘时间到了’呢?正当我发呆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原来是李显,我很奇怪在这里看到他。“他们说你最近怪怪的,我还不相信,刚才看见你在这里自言自语,我相信了!”李显有点害怕地看着我。“晚上你一直跟踪我?”我奇怪地看着他。“你还没有从阴影里出来吗?告诉我,你看到什么了?”李显诚恳地看着我。“你这是在帮我做心理引导吗?我笑着说,他肯定是以为我出现幻觉了。”“你是不是瞒着我在做什么事情,小唯是你妹妹,也是我的最爱。如果是为了小唯的事,我也可以帮你的!”李显认真地看着我。我突然想到一些事情,直直地看着他。“怎么?”李显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上车!”我快步跨进车里,李显的义不容辞让我突然很想验证一件事,十二点四分,快一些的话还能赶在郁子杉之前到达桥上,李显不解地上了车。我高速地开着,后视镜里,我看着李显脸上有些害怕,但没有说话。我知道他尚不能肯定我是不是正常的,会不会干出什么傻事来。我越来越接近目的地。李显好像看出了我要去哪,脸上的表情更加害怕。“你要去石坝桥?”李显怀疑地问。我没有说话,这时,郁子杉的奥迪从一个路口窜到了我前面,速度很快。郁子杉好像看到了我,她探出头来看着后面我的车,表情很从害怕变成了感动。李显没有察觉什么,因为他看不到。快要到桥了,我发现,李显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惊讶。郁子杉的车子又一次冲了下去。那一刻,我清楚地看到李显的表情非常的惊恐。我开过了事发地,李显不住的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惊魂未定。我很诧异,把车停到了一边。“你看到了?”我怀疑地问。他呆呆地点了点头。www.我很纳闷,郁子杉难道又骗我?为什么李显也能看见她?那刚才我和郁子杉聊天的时候,为什么李显看不到呢?处理事故那天,李显也在场,但他离得很远,难道是什么巧合,让郁子杉死前同时看到了我们两个?这件事,郁子杉也没有必要隐瞒我把。那李显为何只能看到事故发生时的车子呢? “你带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么悲惨的一幕吗?”李显依然惊魂未定。“你现在知道我没有不正常了吧?你也能看到鬼!”我仔细地注意着李显的表情。“她告诉了你什么?”李显呆呆地看着前面。“很多,很多不为人知的事,关于她的死。”我淡淡地说。“我们回去吧!”李显害怕地说。我点了点头,启动了车子。我知道他很害怕,一下子接受不了,就像我第一次见到郁子杉一样。看来这件事我还是自己一个人慢慢调查吧。想起郁子杉刚才的感动,我还是去相信其他的事她都没有骗我吧。郑瑞华和她的描述基本吻合,看来也确有其事,郑瑞华不想告诉我的那个人是谁呢?他很有可能是这件事地策划者。妹妹的死,可能只是巧合,但郁子杉的意外肯定另有隐情。我还是再帮她一次吧,就当是为了她的“爱我”吧…… 夜车(十)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想这整件事,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最想让郁子杉死的莫过于郑瑞华的老婆金亚男,这点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郑瑞华不敢说出那个名字,毕竟公司里有实权的人是金亚男,但她是怎么做到让这么多事有条不序的发生的呢?她肯定有帮凶,而且是自己很相信的人。当然郑瑞华也很可能撒谎,他厌倦郁子杉了?也不至于起杀念。或许他有什么把柄扣在郁子杉手里,这无非是被勒索要钱,可郁子杉大部分的钱都是给母亲治病,郑瑞华也很清楚,她不太像会勒索的人,更何况郑瑞华不久之前才给她买的新车,两个人的关系应该还不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相信这个鬼,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她和郑瑞华的关系,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不管怎么样,金亚男依然是最可疑的,我决定再去找一次郑瑞华。从他那天的反应看出,他应该很恨那个女人,他也应该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事情,或许,再用一些极端的手法,他会告诉我点什么吧。站在金币大厦前,我突然远远地看见了李显,他形色匆忙地走进了电梯。我记得他昨天也来过这里,那时我没有在意,可现在我却非常好奇。他乘坐的电梯是育成公司专用的。只会停在十至十五楼的地方。我更加纳闷,我觉得李显昨天同样也是来育成公司了,他来这里干什么?我很好奇,于是,也乘上了育成公司的电梯。门口,郑瑞华的秘书还记得我。她告诉我董事长正在见人,有事叫我稍等。我正在想那个人是不是李显时,我看见有人送咖啡进董事长办公室,开门的一瞬间,我的确看到了李显坐在那里。我的猜测是对的,可疑惑却越来越多,李显也在查吗?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的。看见他刚才泰然地靠在椅子上,他和郑瑞华好像很熟。我慢慢地走回了楼梯,今天或许不太适合见郑瑞华,因为李显的加入,郑瑞华突然又变得可疑起来。我很好奇李显和他谈话的内容,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呢?如果无关,那又会是什么事呢?他会不会是在告诉郑瑞华昨晚他的所见呢?李显在这个故事里是不是也扮演着什么角色呢?今晚还要继续我的“约会”,我觉得郁子杉还有一些事情忘了告诉我,他可能不知道我认识李显,而忘了告诉我关于李显的事,包括李显为什么也能看见她…… 夜车(十一)我早早地就等在了那里,她也早早地等在了那里。因为时间还早,还有人来人往,我们只能坐在车里互相看着对方,她对着我微笑,我突然感觉每晚,好像是在为自己制造见她的理由一样,说来也有趣,我竟然和一个鬼成了朋友。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巷里恢复了冷清。我下了车,慢慢走了过去。“你原谅我了吗?”郁子杉有些羞怯地说。“不要再提那事了,至少其他的你没有骗我。”我笑了笑。她开心地点了点头。“昨晚我跟在你后面,你看到我了吧!”她依然微笑着点点头。“我车上坐着一个人,他叫李显,你认识他吗?”我认真地问。她想了一会,摇了摇头。“他昨晚好像也看到你了!这是为什么?”我奇怪地看着她。“不可能的!”她很坚定地说。“看到你冲下去的时候,他的表情很惊恐的,后来他也说看到了!”我质疑地说。她紧锁着眉头,没有说话,好像在思考什么。“怎么?”我疑惑地望着她。“她看到的不是我,是你妹妹!”郁子杉肯定地说。“什么?!”我感到很惊讶,却又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这么说来,你妹妹死前最后一眼看到的不是我,而是他,这个李显是谁啊?”郁子杉好奇地看着我。“报告上,我妹妹是当场死亡的,那么当时李显也在场!他为什么会在那里呢?”我沉思着。“你妹妹当时却是没有看我这边,她眼神很恐惧,她好像在看旁边,我那时没有注意有什么异样。”郁子杉回忆着说。“他是我妹妹的男朋友,他没有告诉我他当时在场这件事,他……你说我妹妹当时很无助,像是想走却走不了是吗?”我严肃地看着她,想起了李显今天和郑瑞华的事。郁子杉点了点头。 “你的车子失控了?”我想起李显之前在车管所负责车辆安检这一块,在车上做点什么手脚对他来说似乎得心应手。郁子杉还是点了点头。“我想他在帮着郑瑞华害你,但他为什么要害我妹妹呢?没有理由啊!他们一直很相爱的!难道还有别的隐情?”我非常疑惑。“郑瑞华不会害我的!”郁子杉肯定地看着我。“可是我今天看到他和李显一块!加上你今晚告诉我的,还有什么别的可能吗?!”我质问着她。“他不会的!他很爱我。一定是她老婆干的!”她显得有些激动。“呵,对啊,他爱你!给你钱!给你买车!”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激动起来,说得有些跑题。她低下头显得有些委屈,没有说话。“对不起。”我伸手拍了下她的肩膀,这是我第一次碰到她,很冰凉,是我印象中鬼该有的温度。“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和他两年,他也知道我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他给我的钱其实已经足够了,我已经很想开始新的生活了,他不要我的话,随时也可以走的,没必要杀我。”郁子杉低着头小声说着。“或许还有别的隐情吧,我明天一定要找李显,起码我觉得,他肯定害了你!”我坚定地看着她。她看了我一眼,眼神充满着感激,接着又低下头去,慢慢开动了车子。“时间还没到啊?”我喊住了她。“我知道你还有别的事忙,www.tonghua5.com不要为了和我说话耽误了。”她有些不舍地说。“有事也是明天的事,你不用走得这么急的。”我对她笑了笑。“没关系的,改天也可以嘛!呃……昨天我说‘爱你’,你记得吗?这件事我也没有骗你的。”她说得有些结巴,显得有点害羞,于是立刻开动了车子准备走。“等等!”我再一次喊住了她。她又停下来,显得很期待。“你真的要永远经历这样子的苦难吗?没有解决办法吗?”我同情地望着她。她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下,眼睛里有些湿润,有种说不出的无奈。“有没有啊?”我急切地问。她微笑着抬起头看着我,摇了摇头,慢慢地开动了车子。她的笑里有一种苦涩,她好像还在对我隐瞒着什么,不过应该是善意的隐瞒。可我没有时间去解读这些,明天,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不!我觉得我应该现在就去找李显! 夜车(十二)我仔细回忆着昨晚李显的表情和对话。原来那一刻,我认为他看到了郁子杉,而他认为我看到了妹妹,我的回答让他觉得妹妹告诉了我一切。他可能也纳闷为什么妹妹告诉了我内幕,我还要带他去看呢。很显然,他觉得我没有证据,觉得我在用心理战套他的话,所以这么急着走,而对于我来说,这只是意外的收获,我从来没想过李显会和这件事有关。不管怎样,他现在应该开始提防我了,而我依然很想知道,那天下午,他和郑瑞华到底在商量什么。午夜一点多,我把车停到了离李显家不远的公园旁,然后步行走进了小区,周围很安静,我轻轻地走上楼梯,走到了他门口,此时他应该在睡觉。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钥匙,那是从妹妹的遗物里找到的。我轻轻地打开门,尽量不发出声音。透进屋里的月光让我很清楚地辨认着这里的一切。卧室的门是开着的,我走上前去往里看,李显不在?他会去哪呢?我突然有点紧张,李显会不会像昨晚一样跟踪我呢?我立马转过头去,大门那边却没有什么异样,我舒了口去。我走回了客厅,茶几上有一张李显和妹妹的合影,我拿起来呆呆地看着,显得那么沉重。突然,我隐约听到屋里有东西碰撞的声音,很轻。我寻声走进了另一个房间。是一个大衣柜里发出来的,我凑上前,听到有急促的喘气声。有人!我一下子退回了一步。伸出一只手,拉开了柜门。里面是一个中年女人,身上绑着绳子,嘴里塞着布条。她看见我显得很惊恐,可一下子又恢复了平静,我拿下了她嘴里的布条。“快!快报警!”她一边咳嗽一边说着。“你是谁?”我疑惑地看着她。“是李显,是他抓我来的!我知道,他们要害我!快报警!”她显得很激动,有些口无遮拦。“我就是警察!冷静,告诉我你是谁?”我有些不耐烦,大声地说。“我是育成公司的名誉董事金亚男,快救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的!”她乞求地看着我。“你是郑瑞华的老婆!”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对!他和那个李显想害我!他们现在狼狈为奸了!”她使劲地点了点头。“他们为什么要害你?”我严肃地看着她。“因为……因为他外面有女人了!他为了拿走我的财产!”金亚男狠狠地看着地上。眼前的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金亚男,尽管她的话也很可疑,但李显绑架她回来也是没错的事,一切好像在慢慢地暗示我,李显和郑瑞华就是主谋。我低下头准备给她解开绳子,突然我看见金亚男的眼神变得很害怕,直直的看着我后面。“你在救她?!”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吓得立马回过头去,发现李显就站在门口,他呆呆地看着我,喘着粗气,表情显得很害怕。我谨慎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平!告诉我!小可是不是每晚都要经受那样的折磨!”李显显得伤心,说话有些哏咽。我紧锁着眉头看着李显,我知道,他今晚去了那座桥上…… 夜车(十三)“我要杀了这个女人!”李显许久之后终于打破了沉默,他的眼神从伤心变成了愤怒,他恶狠狠地看着那个女人,接着冲了过来。“你要干什么!”我一下子拦下了他,把他推了回去。“你在帮她?”李显愤愤地看着我。“你为什么要杀她?”我不解地问。“为什么?!就是这个女人弄死了小可!”李显生气地指着金亚男。我诧异地看着愤怒的李显,又回过头看了一眼金亚男,我相信李显的愤怒不是演出来的。“不是我!是他杀的!”金亚男害怕地大喊着。“我是被你逼的!”李显又一次想冲上来打这个女人。“这是怎么回事?!”我一把推开了李显,已经分不清到底谁才是凶手。“他是我养的男人。”金亚男看我拦住了李显,索性不再害怕了,狠狠地瞪着李显。我看了看两个人的表情,金亚男理直气壮,李显却变得有点心虚,不在那么激动,低着头不敢看我。“郑瑞华可以在外面养女人,我也可以养男人。没错,是我想让那两个女人死,我可不想我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不管是郑瑞华还是李显!但动手的都是李显,我只是指示他,你让他有种就自己说!”金亚男好像豁出去了。“她说得是真的吗?”我失望地看着李显,慢慢走向他。“我是被逼的!”李显无奈地说,直直地看着我。“为什么?为了钱?你杀了你最爱的女人?就是为了得到这个女人的钱?”我指了指后面的金亚男。“他当然为了钱,和那个黄毛丫头在一起有什么好……”金亚男想煽风点火。“你闭嘴!”我转过头狠狠地看着金亚男,她害怕地不敢说话了。李显愣在那里,半天没说一句话。 “告诉我,你都干了什么?!”我认真地看着他,他沉思了一会,终于抬起头看着我。“这个女人本来只让我不留痕迹地弄死郁子杉,我想利用职务之便,让她出一场车祸,即使露出马脚,我也可以篡改一下证据。就当我把所有的事都计划好了,她突然说要连小可一起弄死,和郁子杉一块死。在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恨这个女人了!”李显瞪着金亚男。“可是你还是这么做了,是吗?”我失望地看着李显。“我不想她们死的,我那时多希望被我弄晕的郑瑞华会醒过来,希望郁子杉会报警,希望她发现袋子里被换成了猪肉,希望警察半路拦下她无牌的汽车,希望警察闻到她一车的酒味带她回去。可这些意外都没有发生,事情‘顺利’的按着我的计划行进,我甚至把桥上粘住小可的位置弄偏了一些,可那辆奥迪车开上桥时却‘不顺利’地也偏了过来!”李显茫然地看着地面。“你在解释什么!不是为了钱!你可以不这么干的!离开这个女人的!和小可在一起啊!”我上前一步,一巴掌打在李显脸上。“对!我是选择了钱!这样我会失去小可,但如果我选择小可,我两样都会失去的!你明白吗?!你看一看这个恶毒的女人恶毒的眼神,即使我不做,她也会派别人去做的!”李显气愤地看着我,指着金亚男。“你是警察!你有什么好怕的!”我双手扯起李显的衣领,狠狠地看着他。“警察有什么了不起,这个世界没有钱什么也不是,她有钱她会怕你警察吗?我没有办法,我必须演这场戏,可是没想到小可真的死了!我恨这个女人,郑瑞华也一样,于是,我们走到了一起,决定让这个女人偿命!”李显甩开我的手,www.冷冷地看着金亚男。我大概知道了李显和郑瑞华那天办公室谈话的内容。“直到我今天再去见小可,她依然像那天一样,害怕又无助地看着站在一旁的我,可是她竟然没有怪我,她说,那天我带她来桥上看星星,她很开心,其实我是骗她来桥上的。晚上,我很想拉她回来,就在那时,我再一次看见她像那天一样‘飞’了起来,我明白,她每天都要受着这样的折磨,可我无能为力。”李显说着,竟然哭了。“小可还说过什么?”我突然很想在听听妹妹说过的话。“我想知道如何可以结束她的痛苦,她说,只有当整个事情情发生变化。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李显低下了头。“报警吧!”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想让我死吗?”李显突然抬起头,恶狠狠地看着我。“你……”我突然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痛,一把小刀扎进了我的肚子,血慢慢地渗了出来。金亚男吓得大叫起来。“别吵,还没轮到你!”李显拿着刀指着金亚男。“你干什么?”剧烈地疼痛让我说话有些颤抖。“对不起兄弟,你打乱了我的计划,不过还在控制的范围之内。”李显从箱子里拿出了纱布,好像要为我包扎。“你杀了我们,你也逃不了的!你也要死的!”我狠狠地看着他。“我为什么要逃?我也不会死,你们暂时也不会死,因为替罪羊还没有来!”李显冷笑着,而我却没有力气再去推测他的计划了。窗外,天已经慢慢地亮了…… 夜车(十四)阳光照在我脸上,我慢慢地苏醒了,我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伤口依然很疼,我没有被绑住,但我感到全身无力。金亚男倒在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昨晚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梦见郁子杉一个人不安地在那个小巷等我,我终于赶到了,而她的时间也到了,我在后面一直追她,却越追越远,我只能再一次看着她冲下了桥。我想起了昨晚李显告诉我的话,“整个事件需要发生变化。”那时妹妹跟他说的,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加上郁子杉那句意味深长的“没有!”,我懂了,事件之外可以看见她的人只有我,也只有我可以触碰到她,只有我可以改变这个事件。她曾经说,“你变成了鬼,自然就会明白。”我想她一开始就知道如何解脱,之所以不愿意告诉我,是因为不希望我死。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想,一定还有别的方式。只是我现在自身难保,就连还能不能再见到郁子杉还是一个未知数,见不到我,她会不会哭呢?“气色不错啊,看来你能坚持到晚上!”李显走进来笑着说。“我知道你现在很后悔小可的死,其实你可以收手的。”我弱弱地说。“你不懂得,选错第一步,接下来我没得选了!”他淡淡地看着窗外。“她死了吗?”我看了看一旁的金亚男。“没有,你醒得比较快,她的药效还没过。我说过了,替罪羊还没来,你们不会死的。”李显笑着看了看我。“能告诉我接下来你的想法吗?反正我也要死的。”我声音很低。李显谨慎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一旁的金亚男,没有吱声。“我猜替罪羊是郑瑞华吧,你们不是‘同盟’吗?”我也对他笑了笑。“我们两个是互相帮助,却又互相不信任,我害了郁子杉,他很肯定恨我,我现在帮她杀了这个女人,他会给我很多钱,但说不定他什么时候想起来就会很想杀了我。今晚,你们两个都要死,有人死就要有人负责,问题在于,这个负责的人也并不一定要活的……”李显对我冷笑着。“你叫他来你这了吗?你准备在这里动手?”我疑惑地看着他。“你们当然不能死在我家里,会有一个很很意义的地方……”李显呆呆地看着窗外。我知道那个有意义的地方就在那个桥上,我猜,李显想再造一次车祸。或许,我还能见到郁子杉。“离晚上还有很久,你最好还是不要先死了,晚上还有戏看。我觉得你还是先睡一会比较好,不然我挺害怕你的!”李显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块毛巾。我再一次不省人事了…… 夜车(十五)(结局)一阵颠簸感,我再一次醒来,我发现自己在一辆行驶的车上,我无力地靠在后座上,金亚男依然昏睡着倒在另一边。我感觉很虚弱,呼吸都有些困难,看来我有点失血过多。车子慢了下来,停在了离桥不远的地方。我听见郑瑞华和李显都下了车,后车门被打开了,李显把我拖下了车放到了地上,他扯下了我肚子上的纱布,狠狠地按了一下我的伤口,剧烈的疼痛让我清醒了很多,我感觉到伤口正在流着血。“这样看上去会逼真一些!”李显看着痛苦的我,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气喘吁吁地瞪着他,他背对着郑瑞华,从衣兜里摸出了一小块纱布!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是乙醚,李显要对郑瑞华下手了。而此时,郑瑞华正背对着李显,没有防备地在一旁暴打着金亚男。李显迅速转身锁住了郑瑞华的脖子,把布盖在了他脸上。郑瑞华很快就昏倒在了地上。“我说了,只有我会活着!”李显大笑着,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三个人,笑声在这个空旷的地方显得很刺耳。突然,一声枪响,李显停止了笑声,愣在了那里,此时,郑瑞华竟然站在李显身后,拿着枪指着他。“你觉得我还会被相同的伎俩弄晕第二次吗?”说着,郑瑞华从鼻子里抽出了两小撮棉絮。“你早就有所准备了?!”李显摇晃地站着,狠狠地瞪着郑瑞华。“我怎么会相信一个出卖了两个女人的男人呢?”郑瑞华又补了一枪。李显倒在了地上,郑瑞华谨慎的上前,探了探他的呼吸,好像确定李显已经死了。郑瑞华看了看我,抽出了一把小刀,慢慢走了过来。“我知道你看得见子杉的。”郑瑞华用刀帮我解开了绳子。我诧异地看着他,血流的有点多,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了。“活了这么久,关于鬼的传说,我也了解过不少,那天听到李显描述你,我就知道,你看得见她!可以帮我跟她传话吗?”郑瑞华帮我按住了流血的伤口,慢慢搀扶起我,我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四十八分。“你为什么要开枪,你没必要啊?你会坐牢的!”我不解地看着郑瑞华。“那时,我已经知道这个贱人要杀子杉了,可因为很多现实原因,我沉默了,装傻得‘配合’着他们的计划,我也害了子杉!她是个好女孩!”郑瑞华呆呆地看着不远处的桥。“小心!”这时,眼睛的余光里,我看见李显竟然冲了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李显像疯了一样扑向了郑瑞华,拿着小刀在他身上猛刺着,我则摔倒在了一边。此时,我好像忘记了伤痛,捡起郑瑞华甩在一边的手枪,朝着李显开了几枪。我打中了他的手臂和腿,他丢下了刀躲避着,慌忙朝桥上踉跄地逃去。 此时,我的意识好像战胜了身体,我站了起来,追了过去,但去走不快。眼看李显就要逃跑了,于是,我愤怒地转身走向了汽车。走过郑瑞华身边,他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看……看来,我没有机会向她道……道歉了,她……她是个好女孩!”郑瑞华嘴里吐着血,抓着的手慢慢松了,滑落了下来。我看着他,紧紧地握了握他带血的手……我几步迈上了车,转动了钥匙。眼睛直直地看着一瘸一拐逃跑的李显。而金亚男,却正好躺在去路的中间,她祈求地看着我,缓缓地挪动着身体离开。“你也该死!”我没有迟疑,踩下了油门,从金亚男身上开了过去。我坚定地冲向了李显,www.当他回头发现时,我已经在开到了他面前,他害怕地看着我,却走不动……李显被撞飞下了桥,我猛地急转,车子撞在了一旁的岩壁上,我昏迷在了车里……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的刺耳的警报声把我弄醒了。我感觉伤口正在流血,嘴里也在流血。我吃力地从车上爬了出来,趴在了地上,意识慢慢地开始模糊了,或许,我真的要死了。可是,我还没有告诉郁子杉!她肯定在那里焦急地等了一晚!她肯定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此不再见她了!她肯定会哭的……我看了看表,十二点七分!“她是个好女孩!”我的脑海里回荡着这句话,我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站起来缓缓地往桥上走。或许,我可以帮她!远远地,我看见了她的车灯,她正高速地驶来。她不停地变换着远近灯,我知道她看到了我。我转过头,看着后面某一个地方,我知道妹妹就在那里,我看不见她,但她看得见我, 我微笑着看着“妹妹”,用眼神告诉她,“哥哥在这里!”。我回过头去,郁子杉的车已经开上了桥,速度飞快。而那一瞬间,时间好像过得很慢,我看见她泪流满面地看着我,那样感动,却不住地摇头。我也流下了眼泪,用手擦干了嘴角的血迹,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车子飞快地开向了我,我微笑着张开双臂,就像等待拥抱一样………………“哥,今晚的星星真漂亮!我记得好像有个人曾经带我来过这里?”妹妹天真地看着我。“以后哥哥陪你来看!”我会心地看着妹妹,心里有些苦涩。这时,远处缓缓地开来了一辆车,我有些不安地看着它是否会呼啸而过。车子停在了我面前!车门打开了!一个女孩走下了车!真的是郁子杉!她微笑地看着我,笑得那么腼腆,那么美丽,一点也没有恐惧,我也傻傻地微笑着,看着她慢慢走过来。“先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我好像忘记了为什么我们能互相看得见对方?你知道吗?”她天真地望着我。我摇了摇头,笑容有些僵硬,原来变成鬼后知道的第一件事是真的。“哦,那我先走了!”她笑着走回了车里,启动了车子,开走了。“哥哥?怎么对着空气又是傻笑又是摇头的!都不理我了!”妹妹假装着生气。“没事……”我呆呆地看着“陌生”的郁子杉远去,消失在公路的尽头,心里有些莫名的空洞。她们真的都解脱了,而我也真的明白了,那时的她为什么不愿告诉我……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夜车 作者:designeryy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