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爱的神秘别离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1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25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1分钟
简介:原来,我遇到你,只是为了纪念一场爱的神秘别离。声色晃动,人影灼灼,在城中最火的酒吧Black House,那个长卷发的帅气男孩,他咆哮着,他嘶吼着,他……

——原来,我遇到你,只是为了纪念一场爱的神秘别离。声色晃动,人影灼灼,在城中最火的酒吧Black House,那个长卷发的帅气男孩,他咆哮着,他嘶吼着,他迷住了我——虽然,我连他的脸都没有看清楚。但他在墙面上由于圆形的舞台射灯光影作为陪衬而显得独特的矫健魅惑身影,却再也无法从我的脑海中消除了。如此,挥之不去。喜欢抒情的我,却在遇到他的这一刻,狂爱上了——摇滚。1 诡异的女神夜里2点32分,我起床去洗手间,迷迷糊糊间,我的脑子里还闪过了今晚看过的那场精彩演出。那富有磁性的嘶吼声,那魅惑的身影……我正想着,在触碰到洗手间灯的开关时,我似乎感觉到自己摸到了什么东西。好像是一张纸条?我一边想一边打开洗手间的灯。“某日夜,疑者亡。”纸条上写着这样的一句话。大半夜地,怎么会在洗手间的门旁边出现一张纸条呢?上面还写了那么怪异的一句话。难道……是谁在搞恶作剧吗?可是——这个房子,始终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在住啊!想到这里,我不禁在心里打了一个寒战。突然!在这时,我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吓得我手一哆嗦,把纸条仍在了地上。“看到你家洗手间门旁边贴着的那张纸条了吗?那是紫姑女神给你的告诫。哈哈……”说话的人居然开心地像个孩子一样。“真不应该因为喝多了酒而让你送我回家,你居然趁着我睡着时,偷偷贴了纸条。恶作剧的玩笑还开得真夸张。可是,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个时间上洗手间和看到纸条呢?”“我这个学长可是观察细致入微的,怎么会不了解和我一起做课题研究的学妹你的‘生理规律’呢?”那人笑得阴邪,我也懒得理。简沁学长一向这样:要么低调到窒息,要么疯狂到扭曲。被他一吓,我是睡不着了,从洗手间出来,我就坐在书架前,继续研究那本《唐宋拆字》。我觉得这书上写的故事很夸张,一个唐朝的捕快竟然能通过拆字的方法而找到残忍杀害几家人的凶手。还说最后一个被杀害的女子托梦给他,暗示自己始终没有被找到的尸体就在一个破庙里。他还通过拆字的方法,发现了破庙的名字和特征。当我正兴致勃勃地翻到下一页,等待一探究竟,想知道破庙里是否有尸体时,却发现书的下一页没有了!居然是整整齐齐地被人撕掉了!哎……真是扫兴。本来就悬疑的故事结尾,就真的永远悬疑下去了。我心里抱怨着。“以口为姓,承之以天。”这个句子合起来就是一个“吴”字。“吴庙”,难道,唐朝的那个捕快是在暗示,最后的尸体出现在一个叫“吴庙”的寺庙里吗?……“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的耳边反复地响起这个凄惨的哀叫声。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听到她的声音,感觉到浑身冰冷。可是,声音是从哪儿传出来的呢?我四处张望,这里又黑又冷,只有外面照射出来的月光才能让我隐约看到里面的情形。我定睛看看了一尊菩萨石像上的牌匾,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吴庙。www.我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我翻开放在床头的《中国旅游图册》,目录上面,居然真的有一个叫“吴庙”的古迹建筑!看来,如果不去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我死都不会瞑目。 2 成谜的尸体神秘学,这是一个很少有人去研究,可是一旦研究就会成瘾的学科。西方的巫术,占卜,宗教;东方的周易,占星,道教……所谓神秘,就是有太多巧合无法解释清楚,又距离科学有很远的距离。我带着一点自儿制的炸药,去了地图册上传说的那座吴庙。要是给人知道了,我为了探究梦中的尸体是否存在而在被国家保护的古迹寺庙里埋炸药,我会不会被抓进监狱?可是,身为MI论坛的响当当的第277号专员,我们的精神就是查找真相。“我有一个大计划,夜里需要你的支援。”当我看到那个银色头发,发型酷酷的男人时,我搭着他的肩膀,露出邪恶的笑容。“别跟我说,你叫叶安然,别跟我说,你是我的学妹,别跟我说,我们一起在搞一个中国古代神秘学的课题研究啊。”男人笑得灿烂。简沁学长听了我的想法,认为我是疯了。可他依然乐意半夜一点,陪我前往吴庙,把某个我梦中见到的平地炸开。我们翻墙,绕过打更的和尚,在静悄悄的寺庙里,等待着未知的女尸。只听“嘭”的一声,天崩地裂,我拿着手电筒,在微弱光线的照射下,果然出现了人的头盖骨!我兴奋地大吼大叫。“这人,不会是你杀的吧?要不,你怎么会那么巧合地认识尸体呢?”简沁一脸饶有兴趣的样子,当他看到断头断骨时,他冒出了这样的一句。“我该怎么跟警察解释,我是看了一部古书,又做了一个梦,才发现尸体的呢?他们会不会觉得我有精神病?”我自言自语。这个世界上,当然有很多令人不可思议的事了,我本以为,我是发现了唐朝女尸,这个新闻一定很轰动了。可更轰动的还在后面:经过考古DNA的验证,女尸,并不是唐朝人,而是距今大概50年左右的现代人!也就是说,那个断头断骨,显然是生前被人碎尸的女子是在本世纪60年代被人杀死之后,埋在了当时正在翻修的吴庙。半夜12点,我坐在柏拉图图书室,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思考着自己遇到的如此离奇的事情。我的手边有报刊架,随手拿起一份报纸,打发无聊的时间吧。我被报纸上的一幅图片吸引了,那是一个背影,一个很有力量的背影。他是在Black House那晚演出的摇滚乐手。低调而又富有魅力的人。翻到报纸的下一版,我又被另外的一则报道给煞到了!“洗手间连环案”,这个标题还真是怪异。第一个女死者是在洗手间中上吊的;第二个女死者是在洗手间中用尖刀刺穿自己的胸膛的;第三个女死者是在洗手间被什么人或者东西活活吓死的。……她们每个人在临死前,都收到了一张在洗手间门旁边贴着的纸条。我——的——上——帝——啊!几天前的夜里,我不也收到了纸条!不过,那只是简沁学长的恶作剧,那只是太雷同的巧合而已。我不禁嘲笑起自己的胆小来。就在这时,我感觉到图书室的窗口那儿,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四周安静地让人感到窒息,原来,安静在夜里也是可怕的!“你的眼神怎么那么惊恐呢?你遇到鬼了?”简沁学长手里拿着一把吉他,走了进来。“刚才是你在窗口那儿偷看我吧?你暗恋我吗?你怎么拿着吉他?”我问道。“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你怎么这样厚脸皮。哈哈……我最近认识了一个摇滚乐手,帅得很,酷得很。我跟他借了吉他来弹。”学长很诡异地笑了一下。 3 古代的凶兆在博物馆里查找资料,是我人生一大乐趣。我叶安然除了被其他研究生嘲笑为半个神仙之外,其实还是很具有科学精神的人。从美国回来的简沁学长,这一次要完成他的博士毕业论文,助他一臂之力,当然是我的义气。古书的架子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看来,很久没有人清理过了。我在最里面一排埋头苦找一本关于古代风水秘笈的书。突然在这时,我的头被什么给击中了!好疼啊!从地上拾起来一看,竟然是一本同样落着厚厚灰尘的古书:《古代卜筮术》。我随便翻开来看,竟然发现,这本书精彩之极。这书上出现了一个神人:春秋时期很有名气的占卜师,名叫吕夺,他用卜筮的方法,预示了很多人的惨死灾祸。把龟甲打磨平滑,然后在龟甲上钻一些圆形的洞,接着再用火灼这些孔洞,龟甲就会裂开,显示出不同的纹路,这些纹路就预示着未来的“兆”。这些所谓“兆”的形状,预示了人的死亡。当时城中一直有人死于非命,有断手脚的,有断头的,还有被挖出了内脏和掀翻了口鼻的……死状恐怖至极。“喂!你看什么呢!看得好像灵魂都出窍了!”简沁学长的突然出现吗,吓了我一跳。“春秋战国时代的刑法很残忍,可没想到某些人杀人的方法也很残忍。难道那个叫吕夺的占卜师真的那么灵验?为什么连环死亡的人都被他预示出惨死的凶兆了呢?”我想,我需要把这本古书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古代的占卜术,不过是一种概率问题。被瞎掰中了的几率如果太高,就特别不靠谱了。你在看什么?”学长看我在发呆。“我怎么总觉得……好像有个人,在跟着我呢?难道,这只是一种错觉?”我思考着。 4 那年的惨案坐在我对面的女孩,就是MI论坛的坛主乐文夕。她梳着长卷发,眼神清澈,却气质成熟。她是一个有些怪异的女孩,似乎把天真和复杂很好地都融合在自己的身上了。“我怀疑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出现了以杀人为乐的连环杀手。如果这件事拿到论坛来讨论和调查,一定有很有趣,也很有意义。”我提出了请求。“MI论坛的专家们似乎都有点儿疯狂。大家都在研究着一些怪异而悲惨的事。简沁居然请了一个叫倪夏的女游戏设计师,设计了很多模拟的杀人游戏和案情推理。可你们大家也乐此不疲地投入其中。”乐文夕的语气似乎有些无奈。“你的脸色不太好,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我看到乐文夕发白的嘴唇。“我男朋友失踪了,在他曾经住过的一个小公寓里,警察发现了一件血衣。墙上还有他用血写下的字迹。警察怀疑,他是被凶手袭击了,还被带走了。带走的可能是活人,也可能是尸体。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乐文夕抬起头来,很凝重地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说不定杀人,不仅是游戏,还是一场阴谋。”……吴庙里发现的女尸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检测之后,终于被确定了身份。文革的动乱年代,被碎尸之后埋在破庙的女子,究竟会是什么人如此残忍地杀死她呢?为什么出现在我梦里的不是一个唐朝女子,反而是一个现代女子呢?这一切的疑问,让我不得不去追查这个怪异的巧合。“死去的女子叫纪晓玲,当我们作出她的面部还原图像之后,她50多岁的儿子就来认尸了。他们全家都很愕然,没想到在文革时失踪的母亲,不是因动乱而死,而是被人害死的。可惨案毕竟都过去50多年了,想找到有用的线索,也很难。你是我们唯一重要的线索人物,可连你自己也说不清,你发现尸体的原因。警局的人一直认为你在鬼扯。”警员方硕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怪物。“我们来炒个新闻吧,把这个案子炒作一下,大肆渲染一下,说不定会有人看到新闻之后,来警局提供线索。”我提出了建议。“还用炒作吗?自从你在吴庙炸出一具女尸来,这个新闻就已经爆炸至极了。记者的报道就像一个恐怖小说!”方硕的不满显而易见。……夜里,我坐在台灯前,一边帮简沁学长整理着论文素材,一边思考着春秋时期吕夺的卜筮术。我想起了一部日本的电影《预言》,这个吕夺,会不会像电影里的人一样呢?为了验证自己的预言有多么准确,而不惜设计杀人游戏来验证预言。这样,他就是名副其实的受人崇拜的占卜师了。这时,我的手机电话响了起来。“是叶安然姑娘吗?”电话里传来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我是,您是哪位?”“我想和你谈谈,因为我知道,你在吴庙发现的那个女人是怎么死的。”老婆婆说得神神秘秘。“噢,好。”我挂断了电话,心里升起无限疑问。 5 奇幻天的研究报纸、电视大肆渲染了吴庙的女尸,而奇婆婆就是通过他们的报道知道了我的存在。她坚持要见到我,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我的儿子叫奇中明,可是他后来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奇幻天’。他在文革时期是个教师,正是因为教师的身份,才被批斗。他受不了打击,就疯了。那段时间,他一直在研究什么‘望气’之术,说自己是古代的术士,可以预示吉凶。”奇婆婆一边有颤巍巍的手给我倒茶,一边讲述着她的事。“可您儿子和吴庙里死去的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吗?”我有点费解老婆婆的意图。“他总是说,当雾气出现的时候,必须有人死去,否则就是违背了天意。有一段时间,每当有大雾出现或者天气不好的时候,他就会消失一段时间。我就想,他会不会去杀人了?可我不敢真的这样想,因为那太可怕了。”奇婆婆拿起一张她保存的照片给我看。照片上的年轻人面目清秀,如果在现代,一定会被定义为一个帅哥。“照片上的人是?”“我儿子。他在文革后就自杀死掉了。这是他经常研究的一本书,我在书里面,看到了那个在吴庙被发现的女人的照片。那个女人的死,很可能和他有关。”奇婆婆向移交一件重要的遗物一样,把东西移交给我了。“可婆婆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来解决这件事呢?”我有些好奇。www.“你发现了女尸,我想,在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吧。希望你能查出这件事的真相,也解开我的一个心结。”奇婆婆的目光恳切。……奇幻天一直在研究的东西是古代的一种望气术,是对云气,太阳光芒,雾气等进行观测来预示吉凶的一种方法。如果根据这样的方法来给自己的杀人找到合理的理由,那就真的是一种疯狂的行为了。我一边在飞机上思考着,一边看着外面的云层。在被杀的女子纪晓玲照片的背后,我看到了这样一行字:望气之道,只论生死。丧色则白,哀色则黑。我的脑中顿时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奇幻天看到了山河之间的黑色雾气,又给了自己一个良好的杀人理由。本来是用来预示古代战争胜败的望气之术,却被疯了的奇幻天当成了杀人的信号。 6 再一次出现的纸条晚上回到家,我在家门口看到了一个大的纸袋。打开来看,居然是几张照片。第一张照片上的女孩子脸色惨白,被绳子吊死在洗手间的淋浴头之后,还瞪着死不瞑目的眼睛。她的眼睛由于充血而布满了血丝,显得通红。那哀怨的眼神,好像代表着她死的特别不甘愿。第二张照片上的女孩子胸口上深深插着一把刀,眼睛依然没有闭上,甚至是一种难以相信自己会死的眼神注视着前方。第三张照片上的女孩子,就像活活见到鬼一样,僵持地坐在坐便器上,瞪着无比惊恐的眼睛,死了。我开始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急促,我警觉地注视着房子的四周。为什么有人把这样的照片放在我的家门口呢?这些女孩子不是前一阵子“洗手间连环案”的被害人吗?难道……简沁学长的那张开玩笑的纸条,并不是一个玩笑?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我慢慢凑到门镜去看,外面站着的人居然是乐文夕。“今天,我收到了一本奇怪的书,书里还夹着一张纸条,让我把这本书交给你。那是一本介绍古代风角术的书,我看不太懂,而且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通过我来把这本书给你。”乐文夕递给我一本厚厚的书,眼神里满意疑惑和费解。“写这本书的人叫庄武噬,他是清朝很有名的风角术研究者。他成功了预测了一场瘟疫,战士的死亡还有一次集体的村民投河事件。简直都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了。又是神秘学与死亡的故事。”我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MI论坛的精英人才们似乎都被倪夏设计的杀人模拟游戏给吸引了。他们都争先恐后地在游戏中扮演角色,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寻找到杀人谜底的人。我在想,你是不是也被卷入到游戏中来了?”乐文夕显出一副担心的神情。“如果是游戏,那我遇到的可能是真实的游戏。有人今天放了洗手间连环案的死者照片给我。我也曾收到过洗手间门外的纸条,难道这一系列的经历都和这个洗手间连环案有关?”我一边说,一边把照片递给乐文夕看。“你有没有怀疑过简沁?据我所知,其实……其实……他是一个……”乐文夕欲言又止,“总之,你自己小心一点儿。”说完,她就拿起皮包,离开了我的公寓。这时,我的手机短信提醒我,我又收到了一封信的电子邮件。叶安然:你所遇到的所有事情都是一个连环的布局,除非你找到谜底,否则,说不定,下一个死在洗手间里的人,就是你。 7 这样的预兆八月的天气突然刮起大风,让本来就就有些不安的我,更是心神不宁。我正打算关上研究室的窗户,却听见身后的简沁学长说:“暴风突然从南方刮来,应该在那个方向上,有房子着火,还可能有人是被火活活烧死。”“你是当真?还是开玩笑?已经下午两点半了,我看,你也应该去开论文会议了。”我扭过头来,看到学长正邪恶地笑着。“清朝的庄武噬看到距离平地三尺多高的旋风从西方刮来,就告诉别人,那人的儿子会死于战场。结果,丧子的消息马上就传来了。可包括那人的儿子在内的几个官兵可不是战死沙场,而是被人害死的。有一种暗器叫血滴子,那五六个官兵就是被血滴子割去了脑袋。我刚才不过是在模仿庄武噬做一个死亡的预告而已。”学长解释着。“不过,我并不相信风角术都那么灵验,那可能是庄武噬的一种设计。古人根据风的力量,速度,方向和起风的时间来判断吉凶和生死,这本身就是一种科学的无厘头。而对于清朝精通医术的庄武噬来说,他所预示的瘟疫和自杀,并非风角术灵验了,而是他维护自己神医地位的手段。”我有些喋喋不休地解释着自己的观点。……我走在路上,一边思考着为什么有人给我看那些洗手间女尸,一边联想到了古代术数当中很有名的扶箕之术。那个被大老婆在洗手间中杀害的妾氏紫姑死后被封为紫姑女神,后来,人们就经常请她还魂,给出未来吉凶的预兆。而洗手间连环案的凶手也利用了这一点,给出了他的杀人预告。“姐姐,买一本杂志吧。这期的《新闻周刊》很精彩。”我的耳朵里传出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我微笑着递给她五块钱,拿起来了一本《新闻周刊》,走开了。我翻到了这期杂志的头版头条,题目是《朝阳产业的明天》,那其中的“朝”字被人用红笔大大地画了一个圈。杂志里还夹了一张纸条:你会知道,下一个死者,究竟是谁。我的心突然在一瞬间被惊恐占满。我赶快回去刚才的那个报摊,寻找那个卖给我杂志的小女孩。我问报摊上的中年男子,小女孩儿去哪了?他居然告诉我,他附近根本就没出现过一个小女孩。这时,我看到人群里有一只小手摆了起来,小女孩微笑地跑开了。……第二天一早,报纸的头条新闻就是:昨天下午两点左右,城南一公寓发生大火,一女子被烧死在洗手间中,死状恐怖。那不正是简沁学长说,刮风预示死亡的时刻? 8 黑色的天空三天的时间过去了,事情却没有一点儿头绪。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被搅入到这样的一堆怪事中来。开始还以为只是巧合,可后来却感觉进入到了阴谋之中。可我却不能随时叫停。透过Black House酒吧的玻璃窗,我看到外面的天空竟是黑色的。正午12点的时刻正是阳光明媚的时间,太阳却像被什么遮住了一样乌黑一片。我的耳边这时响起了一首很温柔的歌:当我必须离开你/亲爱的/我该用什么方式来纪念我们的离别呢/每当你想起我时/是否还记得离别时的再见/和我悲哀却微笑着的脸。我的心在这一刻被触动了,是那个熟悉的声音,那个令我迷恋的身影。我依然不太能看清楚他的脸,因为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但是,从这个角度看到的他,却有一种孤独的优雅。我不停地喝着酒,直到有些眩晕。“黑色的云气,是死亡的阴影。就如同冰冷的眼神,是背叛的先兆。”我的耳边在隐约之间,响起了这样一句话。当我抬起头来,打算看清楚谁在和我说话时,却只看到一个背影,是那个孤独的背影,那个长卷发的男人。……酒醒之后,我打开奇幻天研究的望气之术,悬疑的雾气,阴雨前的黑云,规律性的日食和月食,都是死亡与兵败的象征。他在他的书上记录了兰家草堂,滨湖,胡名园,都曾升腾起所谓的衰败之气,当然,还有吴庙。难道在这几个地方,都有不幸的死亡惨事发生?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我想拜托警员方硕去好好调查一下那些地方,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这时,我打开了收音机,广播的新闻里正在播报一则新闻:昨日下午,有一女子在自家洗手间折断颈骨而死。警方怀疑,这是继“洗手间连环案”之后的又一次犯案……凶手究竟是人是鬼,行踪诡异。“黑色的云气,是死亡的阴影。”我想起了迷迷糊糊间听到的那句话。这,难道又是一个杀人的预兆?折断颈骨而死的女生是南山大学的学生,我想,我必须要去调查这个女生,为什么凶手要选择她为目标呢?……“又是警察?可是警察明明已经调查过了啊?”一个长头发女孩有些不耐烦地说着。“你的朋友许纯纯死得凄惨而神秘,你就不想帮她找出凶手吗?看来你也很悲伤,你应该很为她的死很难过吧。”我心里一直打鼓,拿着仿制的警员证,不知道会不会穿帮。“她最近认识了一个摇滚乐手,两个人很快就打得火热。还有几个女孩子,也很迷恋那个摇滚乐手,我就在酒吧碰到他们在鬼混好几次。我警告过纯纯,可她不听。我觉得,纯纯的死一定和那个摇滚乐手有关。”女孩说着,有种“要是听我的劝告,就不会出事”的表情。摇滚乐手?这突然让我想起了那个长卷发的男人。“那个男人,现在又和纪露露走得很近,说不定,她也会出事。”女孩临走前,还不忘补上了这一句。 9 拆开的神秘为什么杂志上的那个“朝”字被红笔很突出地画了出来呢?想来想去,这个连环局是从我看唐朝的《唐宋拆字》这本书开始的。这个“朝”字,如果用拆字的方法,也应该另有深意。我突然想到了一点,于是,我马上打电话给今天遇到的长发女孩。“你说的那个纪露露生日是在哪天?”我在电话里问出这样一句。“什么?纪露露?生日?”那女孩听的一头雾水。“拜托,帮我查一下。”“我跟她不是很熟。不过,她有一张购物的会员卡在我这儿,我可以看一下。……她的生日是1989年10月10日……”“好,多谢!你有她的电话吗?快告诉我!”我急切地问道。当我得到了纪露露的电话,我马上打电话给她,虽然我并不认识她,虽然我也是猜测,但是,我想,她可能就是下一个被害者!因为她的生日是十月十日,正是那个被拆分开的“朝”字!这是凶手给我的杀人预兆。“喂!你好,是纪露露吗?”我问道。“我是啊~~~”“听我说,你快报警,你可能会有危险……”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一声惨叫的声音。然后电话就出现了忙音。凶手还是快了一步,他只给了我提醒的机会,却没给我阻止的机会。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打来的人正是警员方硕。“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电话给你,可我们这边遇到了一些怪事。”“发生了什么怪事?”我有些忐忑。“兰家草堂,滨湖,胡名园……这些地方真的有被碎尸的骨架。我本来也不相信你说的,可是建筑工人翻修兰家草堂时,发现了女尸,死亡时间至少是50几年前。……”我挂掉了警员方硕的电话,心里被一种恐慌的感觉占据。我在想,难道,自己是真的一步一步接近从古至今的谋杀案了吗?而且,这些谋杀案还和古代神秘学有关。 10 卜筮的灵验MI论坛上有很多小学科的精英人才,大家一起讨论神秘离奇的事情,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破解一个又一个谜团。可是,自从论坛的坛主乐文夕失踪之后,论坛开始变得怪异起来。学长简沁一直管理着论坛,一样还是有委托人来委托大家寻找他们关心的谜底。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觉得MI论坛和从前不一样了。“我怀疑有人利用MI论坛在悄悄地进行着一场阴谋。过去我们的专员在破解迷案的时候,很少会遇到危险,可现在,好像有人把大家都搅和到一个被设计好的布局里了。我觉得,大家会有危险。”乐文夕端着咖啡,表情凝重。“简沁学长曾经在我家洗手间旁边的墙壁上贴过一张纸条,那时候,我只是当成玩笑。后来,他又提起了暴风预示有人被烧死的事情。我总觉得,他似乎和这一系列的怪事有关。可我却没有任何切实的证据,只是一种很强烈的直觉。”我咬着手指头,心里发慌。“我一直在维护MI论坛的网络安全,倪夏设计的谋杀推理游戏,在MI论坛上很火,受欢迎到我们会被其他的游戏网站进行黑客攻击。MI论坛好像变成了一个游戏的论坛。大家都变了。”说话的人,正是MI论坛的网络技术工程师程晓凌。……大家讨论了MI论坛的近况之后,我有些困倦地倒在沙发上打盹。我的头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弄得很疼,定睛一看,居然是晓凌落在这里的皮包。她的皮包还真是硬。我拿起皮包的时候,从她的皮包里掉落出一块像骨头一样的东西。www.“晓凌,你的皮包落在我这里了,我在你的皮包里发现一块龟甲,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我打电话到晓凌家里。“今天路过一个给人卜卦的地摊,有个老伯硬是要送我一卦,他说他的占卜术很灵。还让我把占卜的龟甲带回去,说会有人解开龟甲的预意。我就顺手拿了回来。怎么啦?”晓凌有些费解我的问题。我马上打开关于卜筮的资料,把所有龟甲裂痕的形状做了比对。椭圆形代表有财富入;三角形代表家族兴旺,长方形代表……没顶之灾?!天啊!这说明,晓凌将是下一个受害者!我马上打电话到晓凌的家里,可是电话一直没人接听。我随即马上报了警。当我开车赶到晓凌家的时候,警察也赶到了。晓凌家洗手间的镜子突然掉落下来,碎玻璃片割断了晓凌颈部的大动脉,她很快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看到洗手间里大片大片的鲜血,我终于被发现悲剧却无法阻止悲剧的绝望感彻底占领了。我的心里最后只有一个声音:找出这些死亡的规律,抓到设计这一切的凶手! 11 共同的特点Black House酒吧,那个长卷发的男人。那个曾经迷惑我,如今却令我惶惑不安的男人。他一定和这个迷局有关,否则他不会适时地说出那样一句话。“黑色的云气,是死亡的阴影。就如同冰冷的眼神,是背叛的先兆。”我牢牢记住了他经过我身边时对我说的话。“你已经听过好几次我的歌了,我觉得,你对我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关注。难道,你迷恋上我了?”长卷发男人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在酒吧昏黄的光线下,在他吐出的烟圈后,我依然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我能感觉到,他清秀的轮廓。“你是因为关注我,才知道我关注你吧。”我回答着。“小时候,我被妈妈打,就会离家出走,没有人关心过我,直到有一次,我在街上遇到一个女孩,她买东西给我吃,她安慰我。所以,我下定决心,如果有一天我再见到她,我一定,会永远留住她。”说完这句话,长卷发男人熄灭了手中的烟,头也不回地走开了。我想起了洗手间连环案中死去的那些女孩,个个都是青春靓丽,美丽动人。难道这个摇滚乐手,留住别人的方式,就是杀死别人吗?……春秋时代的吕夺,用龟甲裂开的形状来占卜别人的吉凶。而那些不信邪的人都纷纷死于非命。断手脚,断头,内脏和口耳鼻,为了验证占卜师的灵验,可以不惜代价制造出悲惨命案。唐朝的许探,通过拆字的方式屡破奇案,“一日夫”就拆出凶手的名字带个“春”,进而抓到了连环杀死一家人一家人的残忍凶手;清朝庄武噬通过观测风向与风速就能预示瘟疫之死,战场之亡;文革时代的奇幻天看到云气就必须顺应天意去杀人;而如今的洗手间连环案就像古代的紫姑女神在茅厕旁发出预言一样,每当死亡之前,都有提示的纸条……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的离奇巧合呢?就算有,也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如果我做一个大胆的假设,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把那些时代的占卜师,捕快,民间医生,还有疯狂教师都划分为连环杀手的行列呢?为了证明卜筮的灵验性,为了把自己塑造成神一般的捕快,为了让自己变成大家顶礼膜拜的医生;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怒,为了制造一个惊悚的迷局……这应该就是那些人利用的古代的神秘学理论来杀人的种种目的和借口吧。他们显然都没有被抓到,没有被拆穿,可他们让生活在他们身边的人却连连感觉到一种神乎其神的惊恐,而我显然也陷入到这样的惊恐里了。可我不是在古代,而是在活生生的2011年,这一切只能证明,我被人设计了!洗手间连环案的凶手就是要制造机会,让我看到那些从古至今的术数,利用我研究的专业来和我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凶手让我利用我的专业发现了他的每一种杀人预告,却永远快我一步,杀死那些女孩。可凶手为什么要选择那些人呢?吕夺精通卜筮;许探精通拆字;庄武噬精通风角;奇幻天精通望气;洗手间连环案的凶手精通扶箕。这些古代的人名和术数一定还有另外的共同点! 12 最后一个预告我在图书馆的搜索系统里打出了那些古代人的名字,从吕夺到奇幻天,原来,他们竟然都同时出现在同一篇论文上!那篇论文的名字是《中国古代神秘学与死亡预示的研究》。而作者,正是在美国就读神秘学博士学位的学长简沁!在这一刻,我的心被恐惧和疑惑占满,甚至还有深深的愤怒。从简沁学长开着玩笑说是为了逗我开心才在我家洗手间的墙壁上贴上纸条那一刻起,我们就被彻底搅入到杀人游戏里了!“Grace!应该是简沁学长设计了这一切!他根本就知道那些从古至今的人都做了些什么,可是他却好像置身事外一样,什么也不说,任由我一个人寻找答案和谜底,任由我一个人深深陷入恐慌之中。”我打电话找来了乐文夕,让她看我找到的简沁学长的论文。“我也一直在怀疑,他和倪夏设计的那些杀人游戏,会不会是根据真实的杀人过程改编的。他们把MI论坛的专员们都当成实验的白老鼠了!”乐文夕紧皱着眉头。“最后一个借阅这本博士论文的人叫杜纪别,大概……是在半年之前。这时间……刚好是洗手间连环案发生第一次发生的时间……”我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乐文夕。“也就是说,杜纪别就是洗手间连环案的凶手!”我和乐文夕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这时,突然有一个身影在我的视线里迅速消失了。我大喊一声“谁?”“本来是想把这本留言本给你们看的,因为你们似乎对这篇论文特别感兴趣。可是,看你们说的那么投入,我也没忍心打扰。”图书馆的管理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噢,多谢。”我也有些为了自己的过分警觉而不好意思。“留言本上记录了阅读书籍和论文之后的感想和评论,我们图书馆一直保留着这个和借阅者沟通的习惯。你们搜索的那篇论文因为是冷僻学科,所以很少有人会借阅。只是在半年前有个人来,借阅了那本论文,还写了很多评语。”管理员一边说,一边把留言本递给我。留言本上的一段话,让我心有余悸:www.从古至今,游戏不断,神秘故事,暗藏玄机。而我,是不是也应该被你写入你的论文里?留言本上,这个人还用红笔写了三个大大的字:叶安然。“Grace!这个人最后要杀死的人,是我!”我的两只手紧紧握住那本留言本。“可简沁,难道从来都没有看过这段留言吗?如果他看过,他应该知道你有危险。”乐文夕用思索的眼神盯着我手中的那本留言本。 13 纪念爱的神秘别离第二天清晨,我依然在不安中醒来。因为想得太多,昨夜几乎一整夜都没怎么合眼。我去洗手间,却在洗手间墙壁旁边看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东吴街376号。有人一直在跟踪我!有人一直可以轻易地进出我家!有人一直在享受着他的布局!我都要疯了。如果他真的要杀死我,那就在他杀死我之前,让我去看看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东吴街376号,想必又是另外一个被害人遇害的地点。……这是一栋白色的公寓,完全纯白色的,简洁风格的公寓。里面几乎没有任何家具,只有一张床和一把吉他。其余的东西,都被散乱的摆放在地板上。对着洗手间的墙壁上,有一张大大的素描画。那画上的女孩……我认真观察着,那画上的女孩,正是14岁的我!怎么会这样?这个公寓里怎么会有我14岁时的素描画?我打开洗手间的门,在雪白的墙壁上,我看到了鲜红的喷溅的大片大片的血迹,它们在纯白色的墙壁上显得那么刺眼,那么震撼。死在洗手间里的男人,手里紧紧握着一封信,那是他没有完成的信:叶安然,受到母亲伤害的我,离家出走,流落街头,你安慰我,你对我好。14岁的你,像带给我温暖的天使。自从那次偶遇之后,我一直在寻找你。直到那次,我在Black house酒吧遇到你,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你,我一直在等待你。……警方在他的家里找到了一些之前洗手间连环案的女死者的照片,我想,也许是因为从小受到母亲的虐待,所以才如此憎恨女人。本以为,他最后杀掉的人会是我,可到最后,却是他自己死在洗手间里了。他是故意要引我来看他的死状吗?或者,是来和他做最后的告别。我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他,该是多么用力,多么决绝,才能把刀深深刺入自己的心脏。我第一次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脸:是那么清秀,那么帅气,即使已经是一张死亡的面孔。我在他的吉他盒里找到一张照片,那照片上的他,是微笑着的,像个帅气的天使降临人间。照片的背面写着一行小字:杜纪别,纪念爱的离别。 尾声(乐文夕)我是乐文夕,MI论坛的坛主。我一直怀疑,用人利用MI论坛在进行一场残酷的谋杀游戏。叶安然失踪了,在她失踪之前,我曾接到过她的一个电话:“Grace,我今天大扫除,在洗手间里的洗衣机下面,我看到一张掉落在洗衣机缝隙里的纸条。那张纸条只是叮嘱我以后不要喝太多酒。那纸条是简沁学长留给我的!可我看到的贴在墙壁上的却是另外一张纸条:某日夜,疑者亡。我想,我……”我去简沁的办公室找他,想告诉他叶安然的发现。在门缝里,我看到简沁正在和一个男人说话。“杜纪别根本就不是杀死那些女孩的凶手,而真凶,是你!”“你错了,我没有杀死那些女孩。我不过是在杜纪别的连环杀人里加入你的那篇论文里的情节。用他的连环杀人和你的神秘学论文完美地创作了一个杀人的迷局。”“叶安然失踪了,你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www.tonghua5.com“至于这个嘛,要等我们的较量结束之后,你才会知道。”和简沁说话的男人把脸转了过来,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说了一句:“Grace居然没看出来,那个给她留言本的管理员,就是我。看来,我的改装能力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