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变 作者:彭柳蓉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2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79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1、十年前的天使那是一棵灿烂的花树,长在那座城堡的后院。音乐声若隐若现,流水潺潺。迷路的江心第一次看到那个像天使一样的小男孩。他闭着眼睛躺……

1、十年前的天使那是一棵灿烂的花树,长在那座城堡的后院。音乐声若隐若现,流水潺潺。迷路的江心第一次看到那个像天使一样的小男孩。他闭着眼睛躺在花树下,漂亮得不像真的。他有着栗色短发。有些不安地扯扯自己不合身的蕾丝花边裙子,姐姐的裙子有些大了。她小小的心灵里有些狼狈。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不愿意离开。秋月白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个脸像红苹果的小女孩。那小女孩的眼睛干净如映着流云的泉水。弯弯的睫毛可爱地扑簌着。秋月白站了起来,走到江心的面前,“你是谁?”江心望着小男孩幽深的眼睛,心底突然有些惊慌,她倒退一步,一脚踩滑。扶住小小的江心,秋月白露出微笑,“你别怕。你迷路了吗?我叫秋月白,你呢?”“哥哥,我叫江心。”江心回了秋月白一抹安心的微笑。“江心——”不远处,江妈妈轻喊,她有些局促不安地望着秋月白,“对不起,小少爷,我女儿打扰您了。我这就带她离开。”秋月白目光一闪。这女人是罗管家的新妻子。那么,江心就是她的女儿了。看着妈妈在秋月白面前点头哈腰,江心突然觉得难过。隐约觉得自己和秋月白在两个不同的世界。被妈妈牵着手离开的江心不舍地回头看了看秋月白。花树下的他,很寂寞的样子……江心没有看到的是,秋月白的手心里,一颗种子正在慢慢发芽。寂寞是因为拥有奇怪的能力吗? 2、地铁下的魔域“江心,加油!”热闹的篮球场上,一群女孩子尖叫着为一个……女生加油。她是篮球场上最耀眼的一道光。高挑的少女的身体似乎蕴涵着无穷的力量,宛如雌豹一样敏捷优雅。她高高跃起,将篮球扣入篮框。飞扬的短发有生命一般舞动。江心,深海高中最著名的新生。女孩子们的新偶像。江心微微一笑,典型的江氏微笑。微弯的嘴角让看的人也觉得开心。她的手脚纤长,白嫩的皮肤得天独厚。终场哨声响起,她走向场边。可爱的女孩子们已经准备好雪白的毛巾和清澈的矿泉水。“江心是我的啦。”一个五官艳丽的女生在人堆里挣扎。江心无可奈何地说,“姐,你别玩了。”她抓过罗裳那可怕的喷了娇兰香水的毛巾,“我等会儿还要去打工,你自己回家吧。”姐姐每次都要把自己打扮得水嫩无比,还学小妹妹追逐偶像。“哇,海宁学长!”一大群女孩子“呼啦啦”去了一半。她们的目标是不远处的海宁学长。深海中学永远NO。1的俊美绅士。“你别告诉我你等会儿要去打工的地方和海宁有关。”罗裳瞪江心。“是啊。”江心微笑,“你回家捧着醋慢慢喝吧。”他温和地笑着,眼睛在江心出现的时候一亮。他那种清新温暖的气质无形中非常吸引人。“跟我走吧。”海宁柔和的目光让人觉得安静而放松。江心开心地笑了,“我一定会请客答谢你的。”“好。”海宁望着江心,眼底是纵容。“好希望能像江心一样和海宁学长那么好。”旁边的女生有些哀怨,“要是我站在他们中间就更棒了。左边是江心,右边是海宁……”罗裳也目光迷蒙了起来,“对啊……”她拉住江心的手央求说,“我也和你们一起去看看吧!”为难地看着姐姐罗裳,江心叹气,转过头央求海宁,“能不能带我姐姐去呀?”海宁微笑,“你开口,我怎么会说不。” 新地铁穿过这城市的地下。钢铁结构透着异域味道。从来没人想过,在地下奔跑的地铁也许会惊醒地底沉睡的可怕生物。地铁滑动。地铁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弥漫起了白色浓雾。“轰”得一声巨响,地铁居然停住了。白雾散去。一道模糊不定的影子出现在车厢里。它有着赤红的眼睛,手里是一把发光的种子。那种子在他手上跳跃,像是有自己的生命。“打扰大家了。”它的声音尖利又低沉,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来自魔域的曼西尼特种子依赖人类的欲望生长。它们或者吞噬掉寄主的灵魂,或者和寄主同化。同化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是,被同化的人类将成为妖魔的新血液。魔师说,这地铁上会有同化者,为此,牺牲掉其他人也是很划算的。嘻嘻。那带着微蓝光线的种子冲进了每个人的额头。海宁想挡在江心的前面,却在下一个瞬间倒在了地上。黑暗一样深的剧烈疼痛占据了他的大脑。寻找,定位,孵化,孵化,妖……变……***地铁到达目的地。人们走出了地铁。海宁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他发现江心和罗裳的脸色也不太好,“难道地铁有什么有害气体泄露?”“什么?”江心没听清楚海宁的话。罗裳的视线却被眼前发生的诡异事件吸引。刚刚和自己同一个车厢的男孩倒在了地上,他四肢抽搐,然后突然跃起撞向了栏杆外飞驰的汽车。在半空中,罗裳觉得他似乎回了一下头,看着自己,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他的瞳孔分明是红色的!“啊!”罗裳尖叫了起来。人群慌乱,有人报警。江心发现命运的怪手让这个世界变得扭曲。她依稀觉得自己似乎看到过一道充满黑暗气息的影子,却记不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3、再度见到你尼斯娱乐是一家专门包装偶像艺人的娱乐公司。它的业务范围很广,触角延伸到杂志平面,以求收集到最新鲜有潜质的新人。海宁玩票性质的杂志MODEL照居然被尼斯瞄上,认为他极有潜质。这一次,他将为有名的少年时尚杂志《AZ》拍摄一组时装照。海宁唯一的要求就是,带着自己的朋友一起过来。站在金属风格的大厦前,海宁笑看着江心,“紧张吗?”“有点呢。”江心点头。拿到薪水自己就给妈买一部高级按摩器。罗裳打量四周,“这就是著名的尼斯娱乐?说不定我会碰到我喜欢的明星呢。”电梯缓缓上升。江心觉得自己陷入了噩梦一样的感觉里。四周的气味开始无限量地放大。金属的味道,消毒水的味道,人的味道。这电梯每日上上下下,留下了无数人的气味和欲望。“你怎么了?”海宁关心地问。“我没什么。”江心从幻觉中剥离开,微笑着回答。打工机会高于一切。21楼到了。电梯门口,一个气质妖艳,眼神精明的时尚女人已经等着了。“海宁,都迟到了……”他的视线被江心吸引,“这就是你朋友,不错嘛。”眼前的少女带着如今流行的中性美,明亮的眼睛里藏着的不是羞涩而是犀利的东西,有着一种透明的美。“阿晴,你打算把我们堵在电梯里?”海宁笑吟吟地问。阿晴是一个罗嗦又爱娇的姐姐。“这是罗裳,这是江心。罗裳是来自己闲逛的,江心是我这次的搭档。”海宁简短介绍完。助理小姐领了罗裳去冒险。江心和海宁跟着阿晴走向摄影棚。“好可爱的妹妹哦,海宁,你们很配哦。”阿晴领着两人走向摄影棚,不忘抛个媚眼给海宁。“我也觉得呢。”海宁的话得了江心一个白眼。摄影棚里灯光“嘭”地大亮,光线热烈地流动了起来。阿晴一个箭步窜了进去,“各位,让我们看看这次的美少年。”海宁拍了拍江心的肩,“别怕,我们进去。”江心迎着那明亮眩目的光,走了进去。 化妆师是魔术师,江心从来都是这么认为。镜子里的自己熟悉中带着陌生。镜子里的人穿着白衬衣,衬衣上小小的蕾丝有王子般华丽高贵的感觉。同款的黑色长裤勾勒出修长的线条。非常符合男装公主的味道。发型师精心设计过的头发带着利落而优雅的味道。明亮深邃的眼睛,嫣红的嘴唇,在柔弱中带着致命的穿透力。她站起身来,走向在一旁等待的海宁。海宁屏住呼吸,觉得除了江心,周围的景物都变得模糊起来。江心的存在感那么强烈。摄影棚里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工作人员看着眼前两个才出道的漂亮孩子,眼中是赞叹的光芒。这个摄影棚里,花样年华的少男少女出出入入,有的因此走上星光大道,有的始终半红不黑。他们早就练就一双毒眼。“阿晴,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优质的一对宝贝?”副导演艳慕地盯着镁光灯下的宝贝们,“你一定会赚得盆满钵满。”阿晴妩媚地笑着,眼中是犀利的光,“那是当然。”***已是晚上10点,江心和海宁站在了城堡外的绿树下。空气中,桂花幽幽的香。星星静默无声。“阿晴塞了一堆钱给我,还说要和我们签约。”海宁把钱递给江心,“这是你那份。”“谢谢。”江心没有成名的欲望,不过,能自食其力的感觉很好。“早点休息。”海宁高大的身影在黑暗中有一种执着的味道。他的眼睛和天空中的星星一样璀璨,“你什么时候搬出这里?以后我要给你设计新房子。”他知道江心一直想搬走,摆脱秋家奴仆的感觉。江心笑了起来,像是茉莉绽放一般生动,“一定。”她很喜欢海宁在图纸上画得那些房子,很温暖很别致。一辆蓝色兰宝坚尼在夜色中悄然出现,它优雅地滑行至秋家大门前。司机恭敬地打开车门,一名俊美而内敛的贵公子从车中走出。他的五官完美,气质淡定,栗色的头发有一种高贵柔和的美。江心呆呆地望着他,有模糊的熟悉感。宿命将她即将脱离秋家轨迹的那一刻拉了回来。秋月白?……十年前的天使……他回来了。他的病治好了么?秋月白和江心擦身而过,他的视线从江心和海宁身上扫过,顿了顿,有很淡的黑暗气息,江心……什么时候有了喜欢的男孩子了?秋月白的右手中指上是一颗如海洋般深蓝的蓝宝石戒指,一如传说中天使的湛蓝眼睛。江心站在原地,觉得自己无法呼吸。秋月白,你忘记我了么? 4、死亡贴身自己从十年前开始就多了一个偷窥的坏习惯。惟一的偷窥对象就是秋月白。远远地看着花树下的天使哥哥,不知道时光就这样流逝。后来,她和天使哥哥成了朋友。再后来,天使哥哥说,他要去地球的另一端治病。天使哥哥看起来很好,生的是什么病呢?小江心并不明白。她只是一笔一画给天使哥哥写信。可是天使哥哥从不回信。她等了好久好久,才明白,原来,过去的就是过去。现在的江心唯一清楚的是,秋月白已经忘记了自己。秋月白突然从国外回来,令秋家大宅震动和忙碌起来。传说他将接掌秋氏财团。江心妈妈在五年前丈夫去世后接替了秋家管家一职,她做得很好。现在,小少爷回来了。她的生活重心将是小少爷的一切需要。报纸上开始不断出现有人突然癫狂死亡的消息。人们怀疑是有一种可怕的病毒在流传。没有人发现他们都坐过同一列地铁。这工具每天运送成千上万的人,没有人怀疑过它是否能带来死亡。只是,江心开始不断地做噩梦。总是梦到黑暗里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罗裳最进也一改穿衣服的品位,开始穿起了耀眼的红和邪气的黑。江心的生活也忙碌了起来。少年时尚杂志《AZ》上的照片出奇得受欢迎,她和海宁开始为杂志拍摄大量的图片。今天海盗,明天王子,感觉新奇又好玩。只是,她偶尔会遇到优雅如真正王子的秋月白。他总喜欢拿着一本书坐在花园那棵花树下,静静地看着。不像自己,老喜欢打球,满头大汗。***花树下,望着眼前的少女,秋月白轻声说,“你陪我坐坐。”他发现,江心身上的妖气越来越浓厚,像是有什么要孵化出来的样子。“哦。”江心点头,小心翼翼地在一旁坐下。“最近你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吗?”秋月白的声音有着低低的少年的磁性。江心和她的男友似乎被妖魔盯上了。自己无论如何得帮帮江心。“奇怪的事情?没有呀。”江心望了秋月白一眼。她垂下眼帘,即使我们靠得那么近,一起聊天,你还是不记得我。“你从小就是这样,粗心大意。”秋月白的话让江心惊喜地抬起头来。秋月白的笑容如天使一般温暖明媚。他的手放在了江心的额头上。江心只觉得他的手掌温暖而灼热。突然觉得害怕。确切地说是自己的脑袋里有什么东西非常非常害怕这温暖而灼热的感觉。“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江心的声音如清冷的泉水让江心安静了下来。她闭着眼睛,没有看到,秋月白将蓝黑色的光团从自己的额头里扯了出来,然后将它彻底毁灭。那蓝黑光团不甘地在秋月白的手底挣扎,然后化为乌有。无力地闭了闭眼睛,秋月白的脸色似乎又苍白了几分。上天赋予自己奇特的能力,同时给了自己一个无法承受这能力的脆弱心脏。江心的睫毛动了动,她睁开眼,看着有些虚弱的秋月白,惊惶地问,“你怎么了?”“老毛病了。”秋月白的微笑近乎透明,“你现在是不是好多了?”“刚刚,你……”江心开口想问。秋月白的食指挡住了她的唇,“这是我们的秘密哦。”他似乎没看到江心突然绯红的脸,伸手拿出一根镶嵌有十字架的银链给江心挂上,“你要小心上次在家门外和你在一起的那个男孩子。”“海宁是好人,你放心啦。”江心安慰秋月白。她站了起来,有些不舍地看看秋月白,“我有事要先走了。天使哥哥。”那熟悉而遥远的称呼让秋月白露出真心的微笑。宁静的夏天,天空中微风柔和,花树下,秋月白真的好像一位天使。 5、罗裳的愿望将手从一名美丽少女的胸膛里抽出,罗裳舔食着手上的血,笑容更加娇艳动人。这是秋家的宴会结束后的夜。对着秋月白献殷情的美丽千金赵芊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死在这僻静的路边。她的司机早已魂归九泉,连自己是怎么被杀掉的也不知道。“他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能抢。”罗裳的微笑越发灿烂。第一次见到秋月白,自己才发现这世界有如此完美的男子。他有着温柔的光芒,吸引着自己靠近。恶魔往往容易被天使的光辉吸引。暗夜里袭击有钱千金的事件时有发生,城中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妈妈让江心和罗裳一定要早些回家,免得遇上杀人魔。两姐妹的回答却惊人的一致:我们不是千金大小姐,杀人魔看不上我们。***秋月白发现最近死去的女孩子,自己都在宴会上见过。翻着厚厚的一叠报纸,他的心里疑惑越来越多。那些女孩子都死得很奇怪。心脏被手指形状的锐利凶器穿透……坚硬的头骨居然被轻易地击穿……18层高楼反锁的化妆间里孤独的尸体……凶手残忍而且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秋月白放下报纸,走下楼,看到一个女孩子正坐在客厅里。她有着?a href='http://www./chongzi' target='_blank'>虫玫纳矶危こさ暮诜⒂腥崦赖母芯酢?br />那女孩子转过头来,看到秋月白,眼中充满喜悦,“秋少爷!”扑面而来的凶煞厉气让秋月白皱了皱眉。那女孩子身后是巨大的黑影,扭曲的冤魂。“你是?”秋月白的声音冷淡却好听。“我是管家的女儿罗裳,我们见过的。”罗裳笑容甜美。她望着站在身前的心上人,眼波柔媚,“我一直很仰慕你呢。”“你是江心的姐姐?”秋月白有些诧异。罗管家老婆死了后留下了一个女儿,接着娶了江心的妈妈。眼前的女孩子居然是江心名义上的姐姐。江心的处境危险。“江心?您和她很熟?”罗裳反问。心中闪过淡淡的嫉妒。自己欣赏的人似乎总是和江心有关系。海宁是这样,秋月白也是这样。***黑夜降临。江心从浴室里出来,发现姐姐正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眼神虚无。“姐,有什么事么?”江心问。望着头发湿漉漉的妹妹,罗裳微微一笑,“江心,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你一定要帮我。”江心愣了愣,“我怎么帮你?”罗裳拉着江心的手,“因为你和他很熟悉呀。”“是海宁吗?”江心想到的是姐姐以前经常夸奖的海宁。罗裳凝视着妹妹,声音里有着高涨的喜悦和隐藏的恶意,“是秋月白!”江心擦头发的毛巾掉在了地板上,她无措地看着罗裳,“秋月白……” 6、无法说出的爱江心觉得自己是头号大笨蛋。望着姐姐那殷切的眼神,自己居然无法说出内心的话。——我也喜欢他,我可不可以不帮你?于是,现在居然是她、罗裳、秋月白三个人坐在花园里喝下午茶。密布着绿色蔓藤的长廊让阳光也温和了下来。空气中是红茶和蛋糕混合的香气。秋月白准备了全套的银餐具,这似乎让罗裳有些不舒服。她碰也不碰那些餐具里的食物,只是看着秋月白,看着秋月白。“我们明天就会搬出去了,妈妈买了一处小小的公寓。”江心对秋月白说。心底有些不舍。“我怎么不知道?”秋月白意外地看着江心,“在这里住得不舒服么?”罗裳抱怨,“我不想搬,可是江心却坚持要搬走。”秋月白专注地看着江心,“暂时别搬走。”他的言语有让人无法拒绝的力量。江心想说什么,手机却响了。是海宁的电话。海宁的设计得了很有名的新秀奖,他要过来接江心去庆祝,已经到了大宅外了。将海宁接进自己住的地方,江心从冰箱里拿出一灌汽水扔给海宁,“恭喜恭喜,说吧,要我送你什么礼物?”“礼物……真的我要什么你就给么?”海宁假装满不在乎地问。手中的饮料罐却在轻微地颤抖。“当然!”江心爽快地回答。“哦。”海宁望着自己的饮料罐,细长的眼睛里是无法掩饰的心动。他猛地抬起头,  “你喜欢我好不好?”海宁认真地望着江心,“我真的很喜欢你。”江心愣了三秒,倾身抓住海宁的衣领,“你在捉弄我!”海宁握住江心的手,“我是认真的!”江心的头发间有着栀子花的香味。门在这个诡异的时刻打开。秋月白优雅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今晚有宴会,你们一起过来吧。”刚刚听到海宁对江心表白,自己的心突然郁闷得不行,比发病的时候还要难过。只是,自己这样的身体注定无法给喜欢的人幸福。他转身离去。江心望着秋月白的背影,说不出任何的话。海宁看着自己的好友的眼神,知道自己的表白已经失败。江心看着秋月白的眼神明明就是无法说出的爱。海宁走出秋家,觉得风像刀子一样切割着自己的皮肤。好冷。头脑里开始出现“沙沙”声,像是春蚕在吞吃桑叶。有什么在自己的脑袋里吃着自己的脑髓?海宁上了巴士,一路摇摇晃晃。城市的景致变成了模糊的光的线条。斑马线。红绿灯。呼啸而来的大卡车。 ***暮色沉沉,细小的灯火璀璨了整个夜空。七彩礼花在夜空中绽放,然后变成小小流星坠落人间。江心躺在阁楼顶上望着璀璨烟花,身边是沉默的秋月白。从第一次见到秋月白到现在,已经是十年。屋子不远处,秋家正在举行华丽宴会。音乐声如流水一般传来。“喂,你是今夜宴会的主角,你怎么不下去?”江心问身边的秋月白。秋月白俊美的轮廓被烟花映得美丽而虚幻。他少年的脸上带着无法说清的魅力,一种优雅的淡然。他看了江心一眼,“你希望我参加?”那宴会是为了朱家千金和自己而筹备的。因为父亲知道自己是将死之人,恨不得马上让自己留下秋家的后代。可笑的执着。江心耸耸肩,“那不关我的事。”自己从小就知道秋月白和自己是不同世界的人。他的爱情也和自己无关。秋月白笑了笑,抬头看着烟花。美丽的烟花在瞬间开放然后死亡。“其实,江心,我……你。”秋月白的声音消失在夜空,来不及听清。这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心意。阁楼下,美丽清雅如百合的朱碧正叫着秋月白的名字,“快点下来,大家都在等你呢。”她眉目如画,仰起的小脸在路灯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晕。秋月白点头下去。江心看着他们并肩的身影离去,笑着叹气。天空里只有星星。***朱碧非常不喜欢罗裳。因为罗裳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就像在看一个死人。秋月白对罗裳的态度也很奇怪。他的视线总是会不经意地落在罗裳身上。她哪里知道秋月白是把罗裳当作一个不定时炸弹慎重对待。“罗小姐是哪所学校的呢?”朱碧举止大方,声音悦耳轻柔。“深海高中。”罗裳回答。她很不喜欢朱碧缠着秋月白扮可爱的样子。朱碧表面上亲切大方,但是骨子里还是千金大小姐的派头。“原来是一般的公立高中呀。听说教学质量不是太好。”朱碧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等于在杀人魔前挑衅。“我也觉得。”罗裳的眼睛深处有邪恶的火焰在燃烧。她完全没发觉自己在失控。杀戮的快乐已经慢慢掌控了她的心灵。一只手挽住了罗裳的手臂,是江心。“姐,我们出去吧,这里很闷哎。”江心已经无聊得想睡觉了。“好。”罗裳望了望朱碧,露出神秘的微笑。不着急,不着急。杀人游戏要慢慢玩才有意思。目送着江心离去的身影,秋月白喝掉杯子里的红酒。医生说,自己的身体撑不过三个月。每一次发病都可能投入死神的怀抱。罗裳身上的妖气那么浓烈,他真的很担心。放下杯子,秋月白打算赶出去,却心脏抽搐着倒下。他呼吸急促地抓住管家的手,“不要告诉江心……”不想你为我担心,如果我死掉,就当我是离开这里,去了另一个地方。 7、妖魔的游戏朱碧第二天就失踪了。当时她正在一家名牌专卖店的更衣室里试巴黎新款时装。正对着镜子左顾右盼的时候,她骇然发现镜子里,自己的身后站着带着邪气微笑的罗裳。罗裳慢条斯理地打量着朱碧的新衣,“朱碧,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朱碧已经被恐惧压迫得无法发出声音。门是锁着的,罗裳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罗裳的瞳孔是红色的?红得像是人的血。那么邪恶,却让人无法转开眼睛,她的手指抚摩着朱碧光滑白皙的脸,“如果你输了,你就必须死。”妖魔的游戏,就是把人的意志在死亡的路上彻底地摧毁。***在自己的房间里醒过来,海宁觉得心是空的。空气里是幽幽的花的香味。那幽幽的香气像是从死国飘来,带着幽冥之河的味道。风太冷,海宁咳了起来。身体总是冷的,不断有冰凉的气从心里冒出来。头痛,自己昨天被车擦挂,摔了一跤,浑身都痛。刚刚在梦里,自己似乎梦到自己在推一扇很重的门,手?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⒆虐坠狻?br />想到江心喜欢的不是自己,心里就觉得难受。即使江心喜欢的人是秋月白,自己也可以作为好朋友守在江心身边,这样就可以了。海宁想。电话铃声打断了海宁的思绪。“今天上午是灭绝师太的课,你打算迟到吗?”江心那清亮有力的声音从电话线那头传来。“啊!”海宁从床上起来,开始穿校服。都怪这该死的奇怪梦境!骑着单车,海宁冲向学校,值得庆幸的是,他到的时候灭绝师太还没有到。阳光懒洋洋地照在肩上,海宁坐在教室里,望着花朵细小密集的桂花。香气浮动的桂花树下,站着秋月白,他悠闲地望着桂花,张脸真的是让人想叹气的美丽。他目光幽冷地望着海宁。“你看什么呢?”同桌彭彭问海宁。海宁看的地方只有几株桂花,有什么好看的。 ***夕阳即将落入地下。逢魔时刻。教学楼背后僻静的长廊处,罗裳正得意地打量着自己从猎物身上拿到的翡翠手链。“罗裳,你手上全是血腥。”秋月白的话让罗裳抬起头,她心里微微有些惊讶,声音依然甜美,“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呢。”秋月白生气的样子还是那么完美那么无懈可击。不过,他看起来似乎随时要消失掉一样。秋月白叹气,“这手链是失踪的朱碧才有的,全世界仅此一条。”罗裳望着秋月白,“那你打算把我怎么样?”秋月白没有回答。空气静得充满了压力。他的头发无风自动。秋月白闭上眼睛。他的面前,渐渐出现一只悬空漂浮着的火鸟。海宁不知道受什么的牵引也走到了这僻静的长廊,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罗裳居然在这光线下无法动弹,痛苦得脸庞都扭曲了。“让我为你驱除心中的恶魔。”秋月白轻声说,有一种神圣的音质。“不!”罗裳在嘶吼。她奋力挣扎,居然脱离了秋月白的控制。秋月白只觉得心脏撕裂一般疼痛,他望着罗裳逃逸的身影低语,“妖力越来越强了,无法封印。”不知道为什么,那鸟的火热光线让海宁觉得眼睛疼痛。他躲进卫生间。在镜子里,他看到的是一对死鱼一样白色的瞳孔。海宁开始害怕,害怕地蜷成一团,不住地发抖。潜意识中,他清楚地知道,秋月白能够伤害他,真正地伤害。这个时候,镜子发出了奇怪的响声。镜面像水的旋涡一样旋转起来。那只火色大鸟的头正要从镜子里穿出来,情急之下,海宁用手掌按住镜子。白色的光从手心温柔地泻了出来。镜子恢复了原状。他用冷水洗脸,镇定了下来。为什么自己的手像那个梦里一样能够发光?江心,自己必须马上去找江心。该死的,为什么江心的手机关机?!***江心回到家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没人开灯。“爸?妈?姐姐?”江心叫了几声,都没人回答。不祥的预感让她屏住呼吸。她的手放在了墙上的照明开关上。“别开灯!”罗裳的声音突兀地在黑暗中响起。“姐,你怎么了?”江心的手迟疑地没动。为什么姐姐的眼睛在黑暗里发着红光?“我没什么。”罗裳恨恨地回答。秋月白居然拥有可怕的力量,让自己险些魂飞魄散。自己逃回了家,只觉得肚子很饿,吃了冰箱里所有的东西还是觉得饿。直到……“爸和妈呢?”江心问。这屋子里有着说不出的味道,血的腥甜味道。“……他们还没回来……”罗裳回答。灯在这时候亮了,是江心开的灯。沙发上,爸和妈睡着一般躺着,他们痛苦的表情永远凝固在了脸上。江心望着野兽一样的罗裳,不知所措地说,“姐,你干了什么?”罗裳惊惶地看着江心,“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那么那么饿,那么那么饿,自己的心底有个声音在说,只要吃东西就不饿了。美味的人的灵魂。妖魔的最爱。 8、真相的另一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江心的泪水无法控制地落下。“秋月白不是普通人,他出现在学校说要封印我,”罗裳的眸子在灯光下更加妖异,  “我拼命逃脱了,然后觉得很饿,这个时候爸妈回来了。都是秋月白的错!是他害死了爸妈!!”“秋月白?”江心愣愣地重复。心刺痛得无法呼吸。“撒谎。”秋月白的声音出现在江心身后。他拿着一盏式样古朴的灯,却有一种虚幻的感觉,“把你吃掉的灵魂吐出来!”罗裳早就妖变了,她的心也许原本就属于黑暗。灯里冒出一圈圈光的涟漪。罗裳痛苦地喘息着吐出两个光团。秋月白抚慰那受创的光团,那光团飞进了她爸爸和妈妈的嘴里,沙发上的两个人居然再次有了呼吸。“江心,你的姐姐已经彻底变成了妖魔。她就是这段时间频繁作案的杀人魔。”秋月白的话让江心的心落入谷底。罗裳站了起来,“你什么都知道?”自己才不要被封印。“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江心痛苦地望着姐姐。“别叫我姐姐,我不是你姐姐。你不过是你妈带到我家的拖油瓶!”罗裳疯狂地大叫着。她冲向江心,秋月白本能地拦住她,却被她穿透了身体!原来,此刻的秋月白只是灵体!千钧一发之刻,罗裳被飞扑过来的人影制服。是海宁!海宁压制住发狂的罗裳,对着江心说,“快走!”月亮从地平线上跃起。残月如勾。月光的魔力让秋月白的灵体强大了一些。“让你杀掉的人为你洗清罪孽!命运的惩罚!”秋月白的声音里有宿命的威力。浓厚的黑雾包裹住了罗裳!一张张曾经死在罗裳手下的怨灵的脸在黑雾里咆哮,它们在索取被罗裳拿走的一切!“秋月白,你到底怎么了?”江心望着秋月白问。为什么秋月白没有身体? “我没事,”秋月白伸手按在了江心的额头上,“睡吧。”江心倒在了海宁的怀里,昏睡了过去,她的眼角有泪涌出,似乎做着悲伤的梦。梦里,秋月白温柔地抚摩她的头发,然后告诉她,等她梦醒后就会忘记关于他的一切。“你到底是什么人?”海宁神色复杂地问秋月白。秋月白的视线落在江心的脸上,近乎贪婪地望着她。时间不多了。“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摆脱了黑暗,你要让江心幸福。”闪电一般的刺痛让秋月白战栗了起来。秋月白按着心脏,大口大口地喘息了起来,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时间到了么?秋月白望着海宁微笑:“我本来就会很快死于心脏衰竭,我只是放不下江心。你当时死在了卡车下,但是,我牵引你的魂魄回归,并付出魂魄作为代价让死去的你能够重新回到地面上来……请你一定好好地照顾江心……让她幸福……不要告诉她,我爱她……”他的身影消失在了空气中,只留下茫然的海宁和沉睡的江心。海宁抬起右手,发现自己的右手手心里有白色的光线在散发。这是秋月白留给自己的力量。秋月白,你让我活着,那么我又该怎么面对江心呢?***医院。急救房。秋月白的心跳越来越慢,最后在心率监视器上成为了一根绿色的直线。他的右手一直握着一叠信,那是一个小丫头写给天使哥哥的信。这信让他艰难地活到了现在,也将陪伴他安详地走向死亡。江心,我爱你,很久很久了……只是我不能告诉你……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妖变 作者:彭柳蓉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82.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