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曼珠沙华 作者:娅邪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2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32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简介:听说只要有一颗孤独的心感觉到了绝望,在地狱就会开出一朵血红曼珠沙华,如今它们布满了冥府门前的草地,静静地承受着世界上所有的寂寥。但只要能……

听说只要有一颗孤独的心感觉到了绝望,在地狱就会开出一朵血红曼珠沙华,如今它们布满了冥府门前的草地,静静地承受着世界上所有的寂寥。但只要能够开出一朵白色的,那么所有的鲜红便会消失,地狱也能变成天堂。——题记犹如苏格兰笛子的声调再次把我从梦中吵醒,他们又来了。我边打哈欠边推开窗子,凉快的天气立刻让我打了个喷嚏。抬眼望去,天空的边缘被镀了一层层银灰色的乌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金光如针般从云层里互相交叉着随着雨水而下,真是适合死亡的天气啊。一个个吹着透明笛子的人们走在对面的街道上,那乐器即使没有阳光还是反折着七彩的颜色,像是灿烂的水晶。吹笛人穿着白长袍,有些跳着舞吹着欢乐的节奏,有些奏着沉重的曲子缓慢地向前走。他们身后都跟着一两个人,悲伤或快乐,不满而愤怒,但大多的表情是茫然和不知,有着微微的恐惧和害怕,呆滞地走着。他们已经死了,是走向冥府的灵魂。1,“早……”我向带头的人们挥了挥手:“今天怎么这么晚下班啊?”“昨夜在中环三十五高速公路有连环车祸……”其中一个女孩子对我打了招呼:“没办法,他们都不肯下去呢,你看……从城外还调来了好多。”她指指从各角落涌出来的吹笛人说道。“哦……”原来如此,我向那个女孩子挥挥手:“辛苦了……”她对我点点头,又继续和同伴们向前走。前天有火灾,昨夜又有连环车祸,这个城市到底还要不要人睡觉啊。我叫做叶堇,是个引者,和那些吹笛人一样,引导在世界上游荡的灵魂前往冥府,或者说地狱。世界上有两种人会去地狱,一是犯了滔天大罪的坏人,二是自杀者。前者在冥府里接受应得的惩罚,后者为冥府做事。我?当然属于第二种人。因为我生前没做过什么坏事,便轻松地得到了这个差事,做满两百年便可以转世。对此我还有点乐意,冥府的福利真的很不错,甚至不是上晚班熬夜,有时还有加班费,年底也可以去天堂度假。冥府对世上的亡灵管理基本上分为三组:索取性命的“结者”;向地狱递上死者名单的“报者”;若缺少或走失哪个人的话,找回他们就是我们“引者”的事情了。天堂也是这样管理的,只不过天使的福利似乎更好。这种分配方法非常简单,更何况现在有网路,我们只要舒舒服服地呆在家里查看E-mail有没有什么工作就好了。啊,你觉得奇怪么?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的网路连接人间和地狱,去年还有人寄了个木马病毒到天堂导致他们的系统崩溃,结果满城无头苍蝇般的天?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衫捶扇ァK郧虿灰宜阉鞴赜诘赜那楸ǎ阌涝恫恢涝谑蟊甑阆氯サ牧雍竺嬗惺裁囱耐场?br />为了工作方便,我们保持着死亡时的年龄和容貌(有些人会保留伤口的疤痕,他们认为很酷),冥府发了一个戒指,戴上去就可以让人类看到我们平常的模样,摘下来便只有天使和地狱的工作人员看得到。但已经死了的我们,随时都可以看到天使和亡灵的,不过到最后吹笛的时候一定要摘下来,要不会把不该死亡的灵魂招去。 2,我端了杯咖啡打开电脑登陆MSN,果然一大堆上夜班的引者纷纷换了昵称,大多都在抱怨昨夜的连环车祸,最好笑的是妮妮的显示名称:“诅咒那些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坏人不得好死……啊,你们已经死了,而且被本姑娘带往地狱咯。”我还没来得及笑,手机便开始不停地响了起来。“喂?”我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椅上懒洋洋的回答。“叶……”妮妮的哀号响起:“帮我个忙……我在路上丢了个灵魂……”“不要。”“我可以把我的Prada包包借你一个月哦……” 她嘿嘿地笑。“……”我一愣,瞄了一眼邮箱,今天没有案子:“三个月……”“……好啦好啦……”妮妮哭丧似的不情愿:“三个月就三个月。”“好吧,名字?地点?资料给我……”在我正记录妮妮丢失的那个灵魂的资料时,一团白色的光摇摇晃晃地从卧室里飞了出来撞上了我的肩膀,跌落在我怀里继续打着哈欠。“叽……?”“啊,小小,你醒啦?”挂了手机,我点了点那团毛茸茸的光芒说道。这是从冥府派出来的幽物,每个在世间工作的亡灵都会有一只,它们的工作是监视我们,以防有人乱用法力在人间作乱。陪伴我的名叫小小,是只如猫咪一样大,像长了翅膀的兔子的奇怪动物。由于我工作卖力并且很守规矩,再加上它有点懒而且爱撒娇,时间久了我们便成了朋友。“叽……”小小在我腿上滚了几圈,无比哀怨地看着窗外那些还在指导灵魂的引者抱怨着。“我要帮妮妮去寻找一个走丢的灵魂……你要一起来还是……”看它舒舒服服地在沙发里滚来滚去,眼睛眯成一条线发出“叽—叽—叽—”声,我便知道它又要对着电视度过了。穿好了高跟鞋,我拎好包整理下头发,临走时还不忘丢了句:“记得帮我录加油好男儿……”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引者会选择在晚上上班,也许是因为黑暗能够让自杀的人们发生共鸣吧。若阳光代表着希望和幸福,为什么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我能够如普通人类站在金光照耀之下呢?我等着红灯过马路的时候想着。我和其他选择早班的亡灵一样,都是为了同样的原因在白日之下上班。因为每次看到这个充满活力和不断流动的城市和世界时候,我都可以天真地欺骗自己,我还活着。一些天使在我头上飞过,偶尔落下一两根羽毛在街上,不到几秒便如雪融化一样的消失了。我在人间读高中时听说过,如果看到无缘无故的雪白羽毛掉下,一定要捡起来,那是神的祝福,会为你和你爱的人带来运气和幸福。我缓缓地俯身假装绑鞋带,把一根掉在身边的羽毛捡了起来,放进我的LV包里。那个已经飞过的天使回头向我投来鄙视的眼光,亡灵和天使不一样,拥抱死亡和放弃的人也许永远都得不到原谅和祝福,但这不代表我们已经失去了做梦和憧憬的权利。我微笑,向她举起了中指,然后继续向我的目标走去。 3,“何媛媛,十六岁,昨夜凌晨两点三十五分死于车祸。[结者为编号26亡灵;报者为夜渊,编号09亡灵;引者为妮妮,编号35亡灵。]车祸发生前死者正在第12马路39号……”我看着纸条上的讯息向上面的地址走去。死者的灵魂逗留在世上是因为有三种无法放下的牵绊:A.怨恨,B.情(亲情爱情友情),C.债(未完成的事情)。我们的工作就是让它们敞开心胸,看开那些爱恨情仇跟我们乖乖地去冥府,也顺便让他们明白自己生前的错,不要做个糊涂鬼。其中最难办的就是C案,因为很多时候灵魂们都不记得它们所欠下的债,我们即使手上有资料也不能告诉他们,因为领悟是要本身去体会的。如果这次是C案,妮妮可以直接把那个Prada包包送给我了。 第12条马路,我站在无人的街角四处张望顺便摘下了戒指,果然看到了我的目标。我上下打量她,那的确是一个和地狱非常相配的孩子。何媛媛的整颗头像是和全世界有仇般的鲜艳,她染成了红色黄色紫色,而且还烫了波浪式的卷发,啧啧,很引人注目。鲜血红的指甲,手指戴着夸张的银色大戒指,穿着超级短的黑裙,黑皮上衣(我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假货),里面一件写着:Stay away from me的T恤衫,脖子上挂着十字架(有骷髅头的那种),站在街头嚼着口香糖。我一向对朋克妹毫无好感,我是个非常注重时尚和外表的女人,一直对她们这种“我和世界有仇,因此你们应该注意我”的衣着态度有深深厌恶。但我承认这是我的偏见,所以在打扮的角度永远无法搞懂那些银属和皮夹下面隐藏了多复杂的灵魂。“何媛媛……?”我冷冷地呼唤她。女孩子猛然转身过来,瞪大眼睛看着我。不得不承认她有一双非常漂亮的大眼睛,幽深的如黑珍珠散发着迷人的光彩,当然,如果去掉那厚厚的眼线的话。“你看得到我?!”她退后一步,警备地看着我。“唔……”我从包包里拿出纸巾帮她擦掉那厚厚的浓妆。“你是谁?!”她大声问道:“为什么大家都看不见我?!喂……你做什么?喂……”不等她在说,我立刻开始抹去那乱七八糟的妆。恶,好难看,我习惯随手美化身边的事物,怎能允许这种低俗的浓妆艳抹陪伴我一天?“我是第12号亡灵,叫做叶堇”这不是挺好看的嘛?年轻才是最好的妆。“亡灵?”她听的傻眼,忘了挣扎任凭我替她卸妆:“什么是亡灵?”“嗯……你已经死了,死亡日期是在昨天凌晨两点三十五分……”我边说边把裙子替她拉长一点,皮带系在中间比较好看,这些挂在腰边的锁链就弄下来好了。十字架还是丢了吧,要不然冥王看了会大怒的,现在是夏天干吗穿着皮夹克,丢掉丢掉。还有这些头发上是些什么东西?“我……死了?!”她呆呆地回头看着我:“我死了?”“嗯……你死于车祸,现在会在这里是因为有未完成或者放不下的事情,我要帮你完成它,然后离开这个世界。”现在看起来好多了,这丫头还挺可爱的嘛。“我死了?”何媛媛傻傻地望着天空,忽然大叫一声:“那是什么?!”她指着从大厦旁边飞过去的白色影子。“呃?那是……天使……”我慢条斯理地说道:“就是一种长着翅膀,头上有光圈,可以飞来飞去,为上帝做事情的……东西。”我实在对他们没多少好感,每次看到天使都会觉得自己脏得不得了,好像不应该存在在天地之间的,谁会喜欢一直被人提醒自己身上的黑暗呢?“我知道什么是天使!”何媛媛语无伦次:“为……为什么……为……?”“为什么你看得到他们?”我打了个哈欠:“我不是说过了嘛……因为你已经死啦……”“噢……”过了半天她才这样回答我,“……我怎么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死的?”我的脸顿时暗了下来,咬牙切齿地喃喃咒骂道:““靠……C型失忆案!” 妮妮你这个阴魂不散的东西。 4,我坐在街边拿着手机上网在冥府的系统查何媛媛的资料,身后有点恍惚痴呆的女孩子刚发现她可以穿越人体,正拿一个个走过的路人做实验玩呢。“可恶……”真想把手机砸在地上然后踹上几脚。由于昨天的车祸,整个资料系统拥挤不堪。我盯着那几个“系统正忙碌,请稍慢重试”的字很想狂打妮妮一顿。“冥府里真的有孟婆汤吗?”何媛媛在我身边坐下来问:“孟婆长得什么样子啊?”“不知道,我很久没下去了,听说她转世了。”重开手机再试试看好了。“哦……”她摆动着脚想了一下:“那谁在管忘川河啊?”“用机器啊……投冥币进去就可以拿到一罐孟婆汤了,还可以选择你喜欢的口味的。葡萄味的比较好喝,草莓味的喝起来像西红柿,很恶心。”“你……你是说……用投币式的自动机器来……卖孟婆汤?”何媛媛的嘴巴张得特大,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唔……”我心不在焉地回答:“方便多了。”然后我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起来,开工……”“去哪里?”她疑惑地看着我:“为什么一定要完成未结束的心愿呢?不能留在世间吗?”“如果有这么简单,哪会有‘引者’这个工作啊。冥府最近人越来越多了,房地产涨得多贵你知道么?”我拿出镜子开始补妆:“徘徊在这世界上的灵魂,都会在不经意时候发散出怨恨和身上凝聚的恶意灵气陷害人类。在世间徘徊久了,会吸收地上的负面能量,聚集过多会变成了鬼并且被冥府的巡回士兵抓起来,到地狱永受惩罚,不得超生。”“哪又怎样?谁会怕那些惩罚啊?”她倔强地撇过脸,装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说道,顿了顿:“可是我记不起有什么没完成的事情啊……”“这个嘛……”我脑筋一转,神秘地笑了起来:“如果你早就知道自己死亡的日期,你会做什么?” 5,“宁蓝高中?” 我踏进校园的时候,看着头上金光闪闪的拱门问道。“你认识?”她有点惊讶地问道。“全国只有两所高中有这种拱门,西城的海蓝和东城的宁蓝。” 我淡淡说道:“生前看过介绍。”何媛媛点了点头,安静地走了进去。放眼望去,青翠的草坪如地毯一样包围了整个校园。白色的建筑物发散出宁静安详的气息,几只鸽子在教室的窗上拍打着翅膀。年轻的女老师捧着课本在教室里来回走着,有些学生在专注地看书,有些在互相嬉闹。怎么都不会想到何媛媛是在这种环境中读书的,抬眼悄悄看着她还有浓妆痕迹的面容,我可以想象她和这种地方有多格格不入,或者,有多痛苦。十六岁,每一个女孩子都倾城倾国。而何媛媛未曾开始,就已经结束。我们走上了二楼,然后进入了左边第三间教室。在中间第三排有一个空座位,桌子已经被何媛媛的同桌放满了书籍。教室里感应不到一丝伤感或者哀痛的气氛,只有死气沉沉的读书空气回荡着。阳光静静地洒在何媛媛的桌子上,竟已经可以看到一层薄薄的灰。“你有什么事情要在这里完成?”我转身问何媛媛,却看到她只是看着一个女孩子。一个相当美丽的女生,长长的头发乌黑亮丽,衬托着洁白的瓜子脸,美而静,静而媚。我歪歪头再向那个女孩子看看,却吓了一跳。在那张几乎是精致无暇的脸上,从额头到左眼有一条张牙舞爪的深深疤痕。仿佛刚刚结疤,依然有着凝固的血爬满了半个额头。“她怎么了?”那道疤痕粗大恶心,不知道她如何面对其他学生和老师异样的眼光。“上个礼拜我把她的头撞到了玻璃上……”何媛媛坐上了她的桌子,扳了扳涂满红色指甲油的指头,抿了抿嘴,似乎闪过一丝几乎邪恶的笑容。“还有……”她指了指在后方的另一个束马尾的女孩说道:“她是跳芭蕾的……至少以前是这样。”何媛媛歪着头看着她说道:“我把玻璃碎片放在她的舞鞋里,让她错过最重要的演出……” 那个笑容接近最纯洁的天真,也在残忍之间徘徊。“为什么要怎么做?”我惊异地问道。她冲我眨眼:“因为她们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何媛媛从书桌上跳了下来,走近正在讲课的老师,作了个插她鼻孔的手势,也扯了扯她的头发。我静静地看着她,这孩子肯定不是老师疼爱的学生,她的打扮太招摇的叛逆,太耀眼的挑战规矩。粗暴的打架,过分的恶作剧,这孩子还作了什么样的事情至于下地狱?“人类都会讨厌或害怕不一样的东西,要让他们卸下防备接近异样的事物是非常难的。”最终我轻轻说道,她叭嗒叭嗒的脚步嘎然而止。如果你早就理解,说不定一切都改变。“切……”她背过去冷哼,半晌才低低说:“我想回家一趟。” 6,极大的洋房,高贵精致而空洞。不出我所料,她父母果然不在家。我想,他们应该从来都不记得这个地方,所以这栋房子没有丝毫的温度,只回荡着凉凉的冷气和压抑的寂寞。原本以为何媛媛是个来自破碎贫穷或者充满暴力的家庭,没想到她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小姐。“这里……?”我看着她走上了楼梯然后拐进房间里。这是间粉红色的屋子。一袭白色轻纱从天花板而降,温柔地包围着一只粉色充满蝴蝶结的摇篮,不同的玩具熊肩挨肩坐着微笑,很多洋娃娃穿着华丽的裙子睁大眼睛乖巧地看着房间四处,还有墙壁上画着无数的蝴蝶在花丛之间嬉闹。这里简直就是每个女孩子的梦,只是……  “这个房间怎么回事?”我皱眉,压下胸口难受的感觉,即使这里可让人认为闯进了仙境,但四处的空气却让人压抑的透不过气来。每个玩具的笑容都似乎隐藏着淡淡的悲伤。何媛媛转头不语,我又见到了那个天使般的邪恶笑容。“这是我哥哥未来女儿的房间……”她轻轻用指头拂过摇篮说道,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他的女朋友怀孕了……嘻嘻……” 她笑着,然后拨了拨头发歪头说道:“名字都取好了的哦……然后……”她走到一只白色的玩具兔子前,用手指挽住了它的头:“可惜……咔嚓!”“前两个礼拜,那个怀孕的女人被我从楼梯上推了下去。孩子没了……” 她温柔地看着眼前的玩具兔子说道。我看着她,不语。背对我的何媛媛,在说谎。每个空间都会发散出不同的磁场能量;寂寥的大房子,无聊的教室,阳光漫溢的校园,这些气息都是由在那些场所之中的事物发出来的。人类也能感觉到这种能量波动,不用说我们这些亡灵或天使了。所以如果她让那个婴儿死亡的话,那么这房间在她踏进来时应是发散出仇恨和哀怨,而不是重重的悲伤。我试探地问道:“你父母不管你?”“切……”她走向门外说道:“老爸和他的情妇长年在国外,我妈讨厌我。你说他们为什么会管我?”她的口气第一次透着恨意,我心里的怀疑更加深重了。这种仿佛想要割人的口气,是她谈论学校和以前的恶作剧,或者那个未曾出世的婴儿都没有的。如果不是针对些恶作剧的受害者,为什么做出这些重孽的事情呢?“媛媛……”我带着疑惑开了口,看见她的背影僵硬了下:“你哥哥呢?”话毕,身边的温度立即下降,何媛媛媛本平静的灵气一下子拥挤出来。只见她慢慢地转过身,眼底有冬天最冷的冰霜,双目中的怨恨足够覆盖明媚的阳光。窗外的光芒凝固了起来,身边的气流开始逆流而动。一阵冷风开始伸展,房间里的悲伤浓得几乎让人掉泪。我惊讶地望着她,想要看透她的灵魂和心,深厚浓墨的眼线替她遮盖了眼神里的情感。过了好会儿,那一触即发的怒气和负能量逐渐平息之后,她冷淡地说道:“我怎么知道?八成在收拾车祸的残局吧……”说完她便走出了房间:“我去看看我的窝,你别进来。”望着她瘦瘦的身影,我在心里第N次叹息。这个孩子太过倔强,从她身上能感受到很重的情感波涛汹涌般地流动,但完全琢磨不到爱和恨的来源。丫的,说过我不了解朋克妹嘛。 忽然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了宁静的地方,那些因为系统忙碌而卡住,关于何媛媛的资料终于到了,它们几乎把手机屏幕给挤爆。看着,我终于微笑起来。 7,“我们去哪里?”何媛媛随我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上走着。“说说你的家庭,父母常年在外,你哥哥怎么照顾你?”“我哥哥?”她冷冷说道,又是一丝异常光芒从眼睛里闪过:“……他是个伪君子。在所有人面前都装作很疼爱我,但是从小到大,我是被他骂大的。”她淡淡地说道,面容上看不出丝毫的情感波澜:“我原本不是父母所期望的孩子。听仆人们说,名字是母亲的朋友看不过去,在生下来一个月才取的。但他们都喜欢哥哥,说他很好,很优秀。切,去他妈的。”她顿了顿,声音里有了点苦涩:“但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他一有机会就挖苦讽刺我……十岁那年,父母又忘记我的生日,他还取笑我不讨人喜欢就别眼巴巴的期待幸福。我很生气,和他争吵了起来,后来他把我从楼梯上推下去……到现在都能听到他的嘲笑在耳边响起……”“我常常想……我到底是为什么降生?我没有要求出生,却存在于这个世界中,它又不给我容身之地……”带着热气的微风吹来,最后的一句话几乎微弱的找不到结尾。“所以你觉得地狱是唯一能够包容你的地方?”我轻轻问道。她转过身来,原本柔和忧伤的声音全都消失:“不要用那种口气跟我说话!我不需要你的可怜!”我叹息:“我根本就没有用悲悯的眼光看着你。你可怜你自己,所以才从我眼中看见了这样的目光。”来往的人潮之中,何媛媛僵在原地,眼眶里忽然有了泪。“走吧……”我叹了口气:“去见你哥哥……”“我哥哥?”她擦了擦眼泪,不解地看着我。在我们前方,全城最大的医院出现在眼前。 8,那应该是个很帅气的男人,如果把那些绷带和石膏从他身上除去的话。他蹙着眉紧闭着眼睛,靠着无数的管子维系着微弱的生命,依然奋力地和死神抵抗着。门外无数的结者从他的病房经过,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我想他会活下去。根本就看不到他父母的影子,也许他们所能表现出来的关心只是这间头等豪华病房。“怎么回事?”何媛媛的声音冷冷地传来,里面没有丝毫的感情:“他怎么在这里?”我望着她,把自己隐藏的太好了。“你出车祸的时候他也在场,只不过他还在昏迷中。”“是吗?”何媛媛露出了冷酷的笑容:“那不是很好?真希望他能够成为植物人,这样那些美好的未来,志愿和梦想都他妈的去见鬼吧……活该!”她轻轻地笑着,然后转身就走。“走,我已经看到了。可以去冥府了……”她收住了脚步,紧皱眉头对我说道:“为什么不走?你认为我会在乎他?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大不了死了去天堂!”她诅咒完还不够,还向病床踢了一脚,当然是透过而没有碰到。“还不说实话吗?”我双手交叉,歪着头看她平静说道:“你其实早就回忆起来了吧?”“……”何媛媛望着在床上昏迷的男人,半晌:“都是他害的!我打电话说我要在朋友家过夜,他偏偏不准,他总是喜欢禁止我喜欢做的事情……我恨死他了!如果不是他执意来接我,我怎么可能死掉?都是他害的,我才十六岁啊!十六岁……”她又失控地开始喊起来,一双眸子充满愤怒地望着她哥哥。“你根本就不恨他。”我叹气。“闭嘴!你知道什么?!”何媛媛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她狠狠地跺脚:“我讨厌他,从小到大都不断地欺负我……”“那是他激励你的方法,如果没有他的嘲笑,你根本就不可能小学甚至初中毕业……你自己很清楚。他把你从楼梯上推下去也是你自己扭曲了回忆,当时他只不过想要你看清父母的冷酷才嘲笑你的。他也没有推你,是你自己想要打他结果从楼梯摔了下来……你拼命说服自己是他推的,才能有一个理由去恨他。”“那个女孩子每天都勒索着中学低年级的女生,你看不过,和她打架,然后把她的头砸上了玻璃。”我站着,俯视何媛媛说着我看到的资料。 “跳芭蕾舞的同学,收买了所有的评审,你把机会留给了那个从小就摸黑练舞,母亲不得不卖血来交女儿舞蹈班学费的穷女孩。”何媛媛在地上不断颤抖着。“那个女人怀的不是你哥哥的孩子。她在被你看到和情人在一起时威胁你,如果告诉你哥哥她会把他杀死。你们争执了起来,她冲上来打你被躲开而自己摔了下去……”我看着窗外平淡说道。“你很爱你哥哥……”夕阳落下,带走了所有覆盖真实的金黄灰尘,有时候真实的颜色,比夜晚还更加漆黑。“三岁的时候,你被母亲当成出气筒,只要父亲不回来她就打你。你哥哥为你挡下了所有的拳脚和耳光。六岁的时候,你开始上小学,老师们不喜欢你,同学们欺负你。你学会了打架,你哥哥从那年起就不断地到学校为你鞠躬道歉,甚至下跪。十三岁的时候,你开始和小流氓在一起混。你哥哥为了保护你,有一次空手夺下想要刺向你的小刀,现在他手上还有一道淡淡的疤痕。从那天开始在你的化妆包里一定有把小刀,你开始利用它欺负所有可以让你脆弱的人,你不会再需要你哥哥来保护你,而他也不会再受伤。他越对你好,你越不能相信为什么还有人这样无条件地爱自己。你觉得他很傻,你不停地作出伤害他的事情,仿佛希望有一天他也会抛弃你。在这同时你也更加恨自己,因为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所以才觉得天地之间唯一的包容处是地狱。”“不准再说了!不准!”何媛媛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所以你的灵魂才会离开妮妮的队伍而到那个街角去,你回到你哥哥说要去接你的地方。因为你知道他言而有信,一定会到,所以一直在那里等待,从没有离开。”“不是,不是!”我没有理会大吼大叫的何媛媛,只是把目光转到她躺在病床上的哥哥身上,轻声说道:“记起来了么?你的死和下地狱的原因?”何媛媛捂着嘴巴,眼泪大豆大豆地掉落下来。 “你不要哥哥来接你,因为他在发烧。但他还是坚持来了,你们在路上一直争吵。前边旁边的车子忽然相撞,你们的车子也失控……”“……他不断转动方向盘,希望能够让自己那一边撞上车栏,让你得救……但车子不听方向盘的指令,你知道哥哥会不顾一切的保护你……”“不要说了!”“于是你拿起化妆包里从不离身的小刀,刺向了自己的喉咙……”我看着抱着自己跪在地上的何媛媛,她流泪满面的不断颤抖。我说过,我从来都不会了解,在朋克皮夹和浓妆下,有多么复杂的心和灵魂。“你自杀了……你觉得只要你死了,哥哥不会奋不顾身地营救你,就可以得救了。你到最后一刻都还很高兴,终于能够帮哥哥作点什么。你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你哥哥,这个世界上唯一在乎你,爱你,保护你,给过你温暖的人。为了他,你甚至可以下地狱。”闭上眼睛,睁开眼睛,都是漫天飘飞的岁月。到现在都能够看到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孩躲在花园的某个角落伤心地哭着,那些咸咸的泪水不断冲洗着如面具的浓妆,隐藏了脆弱,隐藏了孤独,隐藏了害怕。远处的男孩子安静地看着,只是握紧了拳头。这个世界的大多悲剧,都是被沉默和付出覆盖着,也都脆弱的能够在一瞬间崩溃所有的设定的善恶标准。病房里安静下来,只剩下低弱的心跳,轻轻的呼吸声,和只有我听得到的哭泣。外面又响起了笛子声,有些人来,有些人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回转着。我把今天捡到的羽毛拿出来给她,拍了拍依然哭泣的女孩的肩膀,轻声道:“把这个放在他的胸口,就会好。我在外面。”我转身,微笑地关上了门。哪片羽毛仿佛释放着天使的味道,甜腻而温柔的香气。 9,看过了太多的生死离别,早已经对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情麻木。但今天何媛媛的故事仍然小小的感动了我。我在医院第十八楼看着满城的万家灯火,安静地微笑着。这个世界上的寂寞太多太多,听说只要有一颗孤独的心感觉到了绝望,在地狱就会开出一朵血红曼珠沙华,如今它们布满了冥府门前的草地,静静地承受着世界上所有的寂寥。但只要能够开出一朵白色的,那么所有的鲜红便会消失,地狱也能变成天堂。所以在冥府所有的工作人员的正式工作服,都是白色的长袍,那是在地狱所有灵魂,还有冥王的希望。也许有一天,真的可以开出一朵,即使不受到阳光的祝福,仍然能够纯洁而幸福的曼珠沙华。后面的门开了,又关了。我今天的工作也快结束了。“说完了?”我问着站到我旁边来的何媛媛,她凝视着眼前的城市。那些成千上万的灯光,犹如钻石般发出光芒,然后点了点头。“也许有时候……只要感觉不孤单不寂寞,在人间地狱或者天堂都是一样的。”她轻轻地笑着对我说道,脸上发出灵魂深处的笑容。我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不知道小小有没有帮我录加油好男儿?“走咯……记得要选葡萄味的孟婆汤啊……”我轻松地大笑着,明天终于可以去百货公司啦。苏格兰笛子的声音响起,美妙的如落英缤纷的樱花,散在医院的每个走廊里。也许今天冥府的花园里,会开出朵白色的曼珠沙华。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白色曼珠沙华 作者:娅邪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