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的猜想 作者:叶聪灵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2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65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简介:MI,就是Mission Impossible的缩写,译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MI论坛,亚洲最具影响力的私人论坛,探索神秘事件的谜底,追寻神秘人物的踪迹,集结世界诡异的……

MI,就是Mission Impossible的缩写,译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MI论坛,亚洲最具影响力的私人论坛,探索神秘事件的谜底,追寻神秘人物的踪迹,集结世界诡异的精英人才,完成一个又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MI论坛是“类侦探社”与外部世界连接的窗口。 “简沁,你相信吗?每个人的死,都像是一场意外,但如果这么多的意外都集中在同一个地方发生,就无法使人相信,这仅仅只是巧合了。” 慕容的声音还回响在我的耳边,我发现,自己好像被卷入到一个巨大而艰难的谜题里面了。 1 奇异的蝴蝶 蝴蝶的翅膀,像是锋利的刀片,拍打的瞬间,就可以飞溅出喷射的鲜血。它先从一个人的右眼球穿越了过去,那个人的脑袋被穿露了一个血洞;然后是第二个人,蝴蝶从他的心脏穿越过去,那个人的后背就被穿露了一个血洞;到了第三个人,蝴蝶从他的喉咙穿越了过去,那个人的脖子就被穿露了一个血洞。他们还来不及惨叫,就随着蝴蝶翅膀划过的痕迹,优雅地倒下了,而我的脸上,几乎沾满了他们死亡时喷射出来的鲜血。 突然,MSN头像亮起来的瞬间,那个声音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使劲儿揉揉自己的眼睛,发现我桌上的电脑还没有关。真是好恐怖的一个梦!都怪那个叫“小雨点”的女孩儿,要不是她整晚都在和我谈关于蝴蝶效应的事情,我也不会做那样的噩梦。 “嗨!Grace,今天过得好吗?”MSN上,我给出了热情的问候。 “Eric,欧若悉又出现了!在棺木里,我们没找到他的尸体,可他明明是自杀了啊!到底这个人是死了,还是活着呢?”乐文夕显得有些惊慌。 “蝴蝶,也会杀人的!它一振翅,连环的灾难就会出现!”小雨点在MSN上今晚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这个。然后,她下线了。真是个奇怪的人!我心里想着。 “Eric,为什么不回话?”乐文夕着急了。 “噢,刚才在MSN上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至于欧若悉,我也在MI论坛里看到他发的帖子了。难道,是他的鬼魂出没在论坛里吗?”我敲出了这句话,想起了乐文夕告诉我的关于墓园的故事,心里有点儿寒意。 2 我是低调的简沁 “其实,这些年来,我有太多次机会,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他,但是,我从未接触过真正的他,我相信,这样幻想世界里的他,才是最完美的。我甚至担心,当我触碰到最真实的他,我们近似于古怪却又富有吸引力的联系就会终止。” 看到乐文夕的博客日记,我的嘴角禁不住就挂起了一丝笑容。她肯定不知道,我已经破解了她MSN空间的密码,并且每时每刻地偷窥着她心灵的秘密。她肯定不知道,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看她的小说,看她的博客,我就像是一个秘密崇拜者一样,在某个角落里因为她的精彩而精彩。 …… “Eric,我想借那本卡尔•波普尔的《科学发现的逻辑》。”一个美女在我对面向我放电。 “你确定,你是真的对他的书感兴趣吗?还是对我感兴趣?”我笑笑地问她。 “Eric,我真是不明白,你是堂堂简氏家族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啊,有多少人羡慕你的家世背景,又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你喜欢得发狂,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要窝在这个大学里做个普通的图书管理员呢?整座大学都是你们家的,可是,你却一定要这样‘隐姓埋名’吗?”美女皱着不解的眉头。 “夏塔塔,在这个时代呢,流行一样东西,叫‘低调’,你知道的,我一向对做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不感兴趣,我只对神秘的科学感兴趣。”我微笑着说。 “你平时到底都在做些什么呢?为什么有时候会突然之间失踪了呢?”美女眯着眼睛试探着答案。 因为,我去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地方,找到了很多奇怪的人,解开了一些神秘而恐怖的故事的谜底。在白天,我就是大学里帅气的,受女生欢迎的图书管理员简沁;在夜晚,我就是MI论坛里最重要的007号专员Eric。 3看似死于一场神秘的意外 蓝汶,二十二岁的时装设计师。两年前,死于一场交通事故。死者的现场照片很恐怖,他几乎是被拦腰斩断的。内脏器官都散落在路上,鲜血飞溅,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劭文琦,二十六岁的英文教师。一年半以前,死于高空坠楼事件。现场照片同样恐怖,因为死者是头部先着地,从三十五层楼掉下来,脑袋几乎都碎了;林卓铭,十九岁的摄影师,家中发生火灾,被烧得面目全非,好像黑焦炭一样…… 蓝汶、劭文琦、林卓铭,看着从彭明朗的家里找来的照片,再看到Grace发给我的资料,我对这个奇怪的个案越来越感兴趣了。 “在过去六年的时间里,彭明朗一直住在墓园旁边的小别墅里,他是一个很孤独的男孩。他死了以后,我去他住过的别墅帮他收拾遗物,发现了一些陌生人的照片,本来,我也只是好奇,才一张一张地看了那些他收集的照片。突然,我想起了其中一张照片上的那个男孩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后来,我找了旧报纸核对,才发现,那个男孩是个摄影师,死于一场意外的火灾。”Grace在MSN上和我说着她的发现。 “所以,后来,你就把照片上的人都进行了调查,才发现,他们都死于意外,对吗?可是,你感到费解的是,为什么这些死于意外的人,他们的照片都出现在彭明朗的家中。”我在MSN上敲出了这样的句子。 “对!我很想知道,到底彭明朗和这些意外死亡的人有什么关系。” “你……?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挪幌屡砻骼室蛭饶愣赖氖侣穑?rdquo;我觉得,自己的心里竟然有一点嫉妒。 “是啊,我承认,在我刚遇到他的时候,他对我来说,确实是有些吸引力:神秘而又英俊。可是后来……因为他塌陷的半边脸,我显得惊慌失措,在那一瞬间我对他的嫌弃,让他很受伤害。所以,他死以后,我去了他的别墅,帮他收拾遗物,也只是想弥补我过去对他的伤害。” “放心交给我吧,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调查清楚,到底彭明朗和那些意外死亡的人有什么关系。” 这时,小雨点的头像又亮了起来:“Eric,我想,我真是喜欢上他了!我每天都在网上看他的博客,他真是一个很特别的男孩。我这次是完了,我甚至觉得,我已经爱上他了。” “他很帅吗?”我问道。 “他?他简直是一个科学家!”小雨点说完这句,她又下线了。 什么嘛,所答非所问,真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小雨点,是我在MI论坛里认识的女生。她深深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存在一些根本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她经常突然之间就加入了论坛的讨论,又突然之间在留下一些莫名其妙的言语之后一下子消失了。我有时候真的怀疑,MI的论坛里,除了一大批智商超群的专业人才之外,是不是还有一大批根本就精神错乱的疯子。 4 幽森的墓园 夜晚的墓园显得冷清和荒凉。排列有序的墓碑,一座一座,俨然是有灵魂的个体。偶尔有风吹来的时候,会感觉到冷飕飕的,人在这样的环境里,甚至会产生某种程度的幻听,总好像有人在自己的耳旁吹气,或者是小声歌唱。因为整座墓园太安静,反而凸显得风很狂躁,树枝很凶险。我和来自台湾的慕容楚楚竟然就在这样的夜晚,提着手电筒,一座墓碑一座墓碑地查看。 “慕容姑娘,我们一定要在半夜时分来这种地方吗?”我用有些发抖的声音说着。 “因为事情很紧急,我也很想知道结果,所以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其实,我们也不是不能明天一大早再来查看这些墓碑。”慕容说得很轻松。 “那你不早说!这么大半夜地在墓地里走来走去,还要研究这些死了的人,我也会觉得怪怪的。”我简直是在投诉。 慕容楚楚:MI论坛的第125号专员。精通风水学和盗墓学。 “Eric,拜托你千万不要叫我慕容姑娘,这个称呼很土,而且,我还年轻,是我们家三代单传。你不要以为精通风水学的人就一定是老古董行不行?其实我只是好奇,想知道,到底MI论坛的赫赫有名的007号专员Eric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天看到你来机场接我的时候,我还真是着实惊讶了一番。因为你看起来像个贵族人家的少爷,而且,真是太帅了!我以为,你是那种戴着厚边眼镜,发型怪异,又有点邋遢的人,可是,你看起来,实在是……”慕容翘着下巴,眼睛里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 “实在是太怎么样?难道,我不像一个细心的图书管理员吗?” “你很有贵族气,哪怕你只是穿着普通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慕容的脸颊泛红。 “所以,你是爱上我了吗?”我居然开始微笑摇头。 “而且你很擅长和女生搭讪,却让人觉得,没有女生可以真正靠近你。” “我见到你的时候,也觉得奇怪呢!哪有搞风水学的穿得那么时尚的啊?你以为自己是model啊?还有啊,我还以为你是位老太太呢!”我瞪着眼睛看着慕容。 “墓相的好坏,代表一个家族的兴衰历程。而有时候,坟墓往往代表着一种象征和寓意。古代很多君主的墓都被设置得机关重重,而且充满蛊惑和诅咒。”慕容突然严肃起来,不过,她言归正传的速度还真快,我似乎还没做好准备呢,她的思维可真是具有跳跃性。 “慕容,在论坛上,我只知道你是精通墓室风水学的专家,但是,我一直心存疑虑的就是,到底这是不是一种科学呢?又或者只不过是一种骗钱的方法?”我问得够直接。 “你直接说我是江湖术士不就可以了!风水学在中国发展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这其中肯定是有一些合理的东西存在。”慕容一边说,一边蹲下来,她正用手摸着一座灰白色的墓碑。 “所以,当你知道,我发给你的资料显示,彭明朗收集的照片上的那些人,他们的家人都埋葬在这个墓园的时候,你就认定,这些人的死一定和墓碑有关了?”我也一边问,一边蹲了下来。 “没错!这,可能是个概率问题。”慕容用手电筒照着墓碑,仔细地看着。 “如果死亡是一种概率,那么,他为什么不能死在这里呢?”我突然想起了Grace曾经告诉我,彭明朗说过 的这句话。 5 类侦探 “Eric,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络到他了!他到底去了哪里。我真的很想念他,他是不是不再喜欢我了,要不然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了呢?我好担心……”小雨点自顾自地在MSN上说着。 “他到底什么地方那么吸引你呢?我看你简直都快为他疯狂了。有没有他的照片啊?发过来看看。”我在MSN上和小雨点说。 小雨点发给了我一个链接,我打开链接,发现,那居然是一个人的博客地址。“蝴蝶的世界”,我嘴里嘟囔着,这应该是那男孩的博客名字。他的博客里写的都是一些生活里的小事,还有大篇大篇的关于 “混沌科学”的研究。 “你每天都会在MSN上和这些精神有点儿问题的家伙说话吗?”夏塔塔端着咖啡,从我身后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塔塔,我们两家是世交,我们两个也从小就认识,可是,你了不了解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突然有和塔塔倾诉的欲望。 “你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进修的领域好像是叫‘神秘学’吧?可是这差点儿没把你老爸气死。因为他还不能接受他的天才儿子,唯一的独子,竟然选择不继承他的事业,而是整天沉迷在图书馆里,收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资料,然后又全世界地乱跑。”塔塔说着。 “所以说,连你也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整天都在做些什么,对不对?” “Eric,其实你可以生活得更精彩,而不是每天被困在小小的图书馆里。” “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一个侦探。但是我调查的事情可不是普通的事情,都是一些神秘的,难以解答的现象。你相信吗?” “噢……”塔塔一脸费解的表情。 6 摄影展上的死亡巧合 在木村轨迹的摄影展上,小雨点发了短信给我:“我终于见到他了!他是一个清秀而又善良的男孩。我想,要是以后可以和他一起看电影、吃饭、聊天该多好啊!”看来,这次,她终于见到了她的白马王子。 …… 我只记录那些刹那闪动却又匆匆消失的绝美轨迹。——木村轨迹。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月以前,我去看木村轨迹的摄影展,他的作品里,有一张,拍摄了一个英俊的侧脸男孩。而照片里的男孩,就是日后令Grace念念不忘的彭明朗。 木村可是MI论坛夜半出现的“常客”,而且,是怪异事件的记录者。在MI论坛里,我看到他发的帖子,知道他要办新的摄影展,所以来欣赏一下。他的摄影展总是可以吸引很多时尚而又漂亮的女孩子来看,木村那小子也总是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些不可思议又极富魅力的事情。所以,他的摄影作品总是显得那么与众不同,甚至带有一些诡异而又神秘的色彩。 …… 突然,展览馆的灯一瞬间全部都熄灭了!观看展览的人发出了一阵嘘声。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温柔的女生声音响起来了:“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念你,就像想念另外一个我自己。木村先生谨把这幅作品,送给他最想念的弟弟。虽然,他今天不能到场参加这次展览,但木村先生希望通过这幅作品来寄托他对弟弟的思念之情。” 这时,全场的灯光聚焦在一张巨幅的照片上,而照片上的人正是木村的弟弟。俊美的脸庞,飘逸的长发,典型的日式美少年。照片上的少年看起来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灯光缓缓亮起,全场的人掌声雷动。木村缓缓地走到照片前,带着微笑,说出宛如谢幕的一句:“这幅‘思念’就是今天摄影展的主题作品,也感谢各位来参加我的摄影展,谢谢大家。” 原来,木村那小子有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我心里想着。 …… “啊——!”一声尖锐而刺耳的叫喊声从观众中间传来,那是女孩子们因为惊恐而发出的尖叫。一个男孩的颈动脉上汩汩地流着鲜血,正在作最后的挣扎。 我看到了那张清秀的面庞,他就在我的旁边,奄奄一息。他用他那只因为捂住颈动脉而沾满鲜血的手抓住了我的衣角。他的眼里含着泪水,好像,要对我说什么,可是他努力张了几次嘴,嘴角甚至在微微地颤动,但是,我依然无法听到他在说什么。终于,他慢慢地放下了抓住我衣角的手,也慢慢地闭上了心有不甘的眼睛。 “安言倾!你醒醒!我才刚刚见到你,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我!我是小雨点,我就是你一直想见到的小雨点啊!” 我听到一个女孩痛苦的哭声。而最令我惊讶的是,她喊到的名字,居然是“小雨点”! 7 如果不是遇到我 我真的没想到,原来,在画展上那么伤心欲绝的女孩就是一直和我在网上聊天的小雨点。 “那么一直以来,你和我描绘的那个喜欢的男孩,就是安言倾了?”我和黎小雨坐在我的私人藏书室里。 “我也没想到MI论坛的007号专员Eric,会是一个这么帅的图书管理员。”黎小雨端着问号咖啡杯,眼神看起来很悲哀。 “你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安言倾,对不对?你想让我帮你找到真正的凶手。”我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安言倾的博客主页。 “蝴蝶的世界,是安言倾的博客。我们也是一年前,通过博客认识彼此的。他是一个很有智慧的男孩。不过,他有些自闭。我一直希望可以见见他,他总是找各种理由不出来。”黎小雨回忆着。 “那你们,算是在谈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了?”我问道。 “如果不是遇到我,他一定不会死!那天早晨,我在我家附近的公车站遇到他,因为他先前发过他的照片给我,所以,当他从我眼前走过的那一瞬间,我一下子就认出了他。我还以为,这是上天绝佳的安排,让我终于遇到了我喜欢的人。所以,我就约他一起去看摄影展了。但是我真的没想到,这样会害死他。”黎小雨说着。 “那就奇怪了,也就是说,安言倾不过是偶然之间和你一起去参加了摄影展,可是,凶手又怎么会知道,他会在那个摄影展上出现呢?”我还是觉得整件事情有些不可思议。 “我一直怀疑,要不是那天早上我接到了一个打来家里的电话,是不是就不会刚好错过五秒钟之前开来的公车;如果赶上了公车,是不是就不会遇到一直心仪的安言倾,也不会改变主意不去上课,这样也不会邀请他一起去看摄影展,他也不会惨死了。”黎小雨自责着。 8 碑痕上的秘密 “哇!那边好像有人把坟墓掘开了啊!”我用手指着远处的一个方向给慕容看。 “那叫拾骨。你看那跳入棺材捡骨头的人,背后有反光噢,这可真是煞气冲天啊。危险!”慕容摘下自己的太阳眼镜,颇有些深意地说着。 “煞气冲天?慕容的这些话,让我想起了常看的鬼片。”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瞥了她一眼,明显表示出不相信的神情。 “事实上,到底有没有煞气冲天,有没有墓室咒语这类的事情,科学还不能完全确定呢。这恐怕只是一种概率吧。”慕容悠然地说着。 “彭明朗收集的那些照片上的人,他们的死又和这个墓园的坟墓有什么关系呢?”这才是我最关心的一点。 “你过来,Eric。”慕容蹲在一座墓碑前,指给我看。 “墓碑的上部代表人的头,中间代表人的胸部和腹部,下边代表人的膝盖和足部;坟墓的左右代表人的左右两边,基台石就代表一个人能不能发财。墓碑要是有裂开的现象,或者碑上的文字被埋在土中了,家人就会生病噢。”慕容一边用手比画着,一边介绍着。 “难道说,一个人会不会死,家里会不会发财,都和墓碑的裂痕有关系?” “对!而且我怀疑,照片上那些死于意外的人,他们的死也和墓碑有关。”慕容一本正经地说着。 9 庄婆的预言 “喂!慕容楚楚,你带我来的这是什么地方啊?这根本就是偏僻的乡下嘛!这个地方和彭明朗有什么关系嘛?”我被慕容拽着手臂,硬是拉到一个叫庄家村的地方。 “追查彭明朗这条线,我可是费了很大一番工夫啊。你发资料给我,说当年彭明朗的老爸是死于一场严重的交通意外。而且,他老爸的整颗头由于巨大的撞击力几乎都要掉落下来了。”慕容说着。 “他老爸的惨死和照片上那些人的惨死有什么关系吗?” “有!因为他们祖先的墓碑的状态,都预示了他们的死亡。” “也就是说,当年彭明朗老爸的死也是墓碑早已经预见到的事情。”我推测着。 “我查到了彭明朗的爷爷安葬的地方。所以也查了他爷爷的墓碑,当年是实行土葬的,墓碑到目前为止还保存良好。在我找到他爷爷墓碑的时候,有个老婆婆路过,她问我是不是他们家的后人,还劝告我,墓碑一定要及时翻修。” “当年因为墓碑发生过什么事情,对不对?”我也好奇起来。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村子里,有个叫庄婆的人,这个老太太今年应该有九十多岁了。他们说,当年庄婆曾经预言彭家的子孙会有后患无穷的灾祸,说会有人头部受到重伤而死,还会有人严重破相。而这一切都是由于墓碑的碑痕所导致的。她奉劝彭家人赶快修一下墓碑,以免发生不测,但是彭家人根本不相信她所说的话。”慕容挑了一下眉毛。 “所以你今天,是带我来找庄婆的,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问道。 “不过,你可要小心点,听说这个老婆婆可是非常可怕的。她说自己是开了天眼的人,可以看见很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而且,她住的那间屋子,据说也蛮阴森的。”慕容说着。 我做了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 …… 我和慕容来到了传说中的庄婆的家。这位老太太已经完全双目失明,而且两腮塌陷,面色苍白,嘴唇一直在微微颤动,就像在念叨什么似的。整个人看起来宛如一个活死人。因为她已经双目失明了,所以,她的家里有灯也不开。傍晚我们到她家里的时候,整间小平房显得空荡而又诡异。 “庄婆婆,你还记得,当年您曾经预言有一户姓彭的人家会出现灾祸吗?后来,他们家的人果然出了车祸,死于意外。”我试探地问道。 “噢……噢……”老婆婆哼哼着,“怎么不记得,要是别人家的事,我早就忘了,找我看坟墓的人太多了!但是,那户姓彭的,我还记得很清楚,他们家的孙子,是个半边脸都塌陷的孩子。我当年劝过那孩子的妈,让她修修已经裂掉的墓碑,可她说那是迷信,她说裂一道缝子有什么可怕的。可是后来啊,那孩子的爸就死了,还死得很惨。而那孩子后来,脸上也塌了一大块,变得像个怪物似的。” “当年,您预言那孩子家将有灾祸的时候,那孩子也在场吗?”慕容问道。 “在啊。很多年以后,那孩子还来找我,向我请教墓碑的事。我还给了他一本墓室的画谱,让他自己回去看。他长大以后,也偶尔来看我,还说,他在看守一座墓园。”老婆婆回忆着。 “他有跟您讲过守墓园的事情吗?”我问道。 “嗯……这我不太记得了。”庄婆婆说着说着,有些累了的样子。 我和慕容交换了一下眼神,离开了庄婆的房子。 10 混沌科学 “蝴蝶在热带轻轻扇动一下翅膀,遥远的国家就可能出现一场飓风!这是安言倾的博客签名。也是蝴蝶效应最有力的概括。而且,黎小雨似乎从这种情绪中无法自拔,她还是深深相信,是自己的出现导致了安言倾的死。”我和来自澳洲的Jerry说着。 楚铬铭(Jerry),中澳混血儿,MI论坛的235号专员,厉害的精神分析学家,心理学家。 “看来,黎小雨已经完全相信混沌科学的理论了,而且,她还深信,这种理论也同样存在于生活中。”Jerry皱着眉头说道。 “蝴蝶效应,简单地说,就是一个极其微小的误差,都可能导致结果的完全不同。有点像中国的谚语:失之毫厘,谬之千里。”我解释着。 “Well!我遇到高手了!Eric,你究竟看过多少书啊?你怎么什么都懂啊?”Jerry神情夸张地说。 “所以,黎小雨相信,自己就是导致安言倾死亡的最微妙的一环,她甚至还耿耿于怀那个早上打去她家里的电话,她觉得,那个电话是导致安言倾死亡的罪魁祸首。”我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看来,除非能找到真正的凶手,否则,黎小雨始终都解不开这个心结。”Jerry的眼睛在明亮的眼镜片后面闪烁了一下。 11 投射出真正的你 “看来这次,我是见到简沁本尊了。Eric,你知不知道,乐文夕几乎天天提起你。她简直是为你着迷了。”Jerry有些不服气地说着。 “但是请你不要告诉她,你见过我,好吗?让我们都能留给彼此一点想象的空间。”想起了Grace,我的心里就有一些莫名的快乐感觉。 “她说,她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最了解她的人就是你。她觉得,你在她的生活里很重要,所以,Grace明明知道我喜欢她,却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Jerry显得有些失落。 “Jerry,这次请你来,是让你帮我找凶手的,不是让你来吃醋的。”我提醒他。 “Jerry你不是说,有个方案要和大家讨论一下?据说这个办法也许可以找到摄影展上的杀人凶手呢!”我显然是对Jerry非常期待。 “其实我们这么做,也只是碰碰运气。因为我们都认为,当日杀死安言倾的凶手肯定也出现在摄影展上,所以,我们向警方提出了这个想法,召集到当日所有参加摄影展的观众。如果,里面真的有心态异常的凶手,我们这次的赌博就算是赢了。”Jerry说着。 “我找了一个画家,把当时案发现场的情况画成了油画。这幅画的取景,就是在主持人宣布主题作品展出,全场的灯光都暗下来的那一刻。因为在那一刻,凶手是最接近被害人的。”我说道。 “用这幅画,可以激发人们的幻想,我会让他们每个人都来描述一下他们所理解的这幅画的含义,这样就可以知道他们内心里究竟在想什么。”Jerry解释着。 “真正的凶手和普通的观众,他们的想法一定有差别,我们就是通过这个微小的差别来判断谁有可能是凶手。”我眼睛灼亮地说道。 “有人说你不是天才,我都不会信。你可以做半个心理专家了。”Jerry夸张的表情很好笑。 12 恐怖的王子与公主 “当公主遇到王子的时候,她以为那会是快乐的一天。可是,这时候,突然黑暗来临,恶魔出现了。公主还没有来得及微笑,王子就已经倒在血泊里了。这一切都是公主的错,公主不应该带王子去那片黑暗的森林。”录音带里传来的是黎小雨平静地讲着故事的声音。

“她讲的故事好荒诞啊!”慕容感叹道。 慕容楚楚、Jerry和我,在分析心理实验的结果。 “大多数人对于这幅油画所想象的故事都是很相似的。而黎小雨的联想比其他人的联想浪漫很多,这恰恰说明她不正常。”Jerry分析着。 “把一个杀人的场面可以描述成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好像只有疯子才会这样想吧?”慕容一脸诧异的表情。 …… 我和Jerry打算再去一次木村办摄影展的地方,因为想要分析当时案发的情况。刚走进大厅,我们就看到有两个人在对峙。 “你为什么要打电话到我家里!要不是你那天早上突然打电话给我,我就不会刚好赶不上五秒钟之前开来的公车,也不会遇到安言倾,更不会把他带到你的摄影展上,他也就不会被人杀死!”黎小雨激动地对站在她面前的木村轨迹说着。木村的表情极其诧异。 “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怎么可能打电话给你呢?”木村瞪着惊恐的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腹部有一把被插进去的刀。 人群里又是不断的尖叫声。而黎小雨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缓缓地放开了她紧紧握住的刀柄。 怒气冲冲的黎小雨用刀刺死了木村。 “看来,这次,该我去好好劝劝她了。”Jerry说着。 13 过去的灾难 “我跑到马路上,迎面有一辆车开过来。妈妈把我推开了,可是那辆车却把妈妈撞飞了,那车也因为来不及躲闪而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上!是我害死我妈妈的,是我害死安言倾的。都是我的错!”黎小雨的录音里,我们听到了她的倾诉。 “原来,黎小雨才是当年导致她自己的妈妈和彭明朗的爸爸死亡的真正原因。”Jerry说道。 “可是,你们为什么突然之间要关注黎小雨呢?”慕容也觉得奇怪。 “因为我和Jerry都认为黎小雨的心理情况有些异常,所以就想帮帮她。于是我调查了黎小雨的背景。可是没想到,我们却发现了一个更令人惊讶的事情。当年卷入黎小雨她母亲那场车祸的人,就是彭明朗的爸爸。他老爸是因为在那场车祸中头部受到重创而死的。”我说道。 “可是,过去的事情和她杀死木村轨迹有什么关系吗?”慕容还是很费解。 “你要有耐心听这个故事。安言倾是彭明朗的亲弟弟,所以,他和他哥哥一样,都深深相信墓碑预示家族兴衰的学说。不过,最夸张的是,安言倾相信墓碑预示生死的念头已经把他变成了一个杀人的恶魔。”我说道。 “老爸的惨死和哥哥的脸部残缺,使安言倾的家庭非常不幸福。他妈妈也因为这些打击而变得酗酒,残暴。饱受棍棒之苦的安言倾把这种不幸福归罪于当年没有听庄婆的话,没有重修爷爷的墓碑。”Jerry平静地说着。 “安言倾不希望再有其他人重蹈他家人的覆辙。所以,他和彭明朗一遍又一遍地劝那些去墓园拜祭的人重修已故家人的墓碑。人家当然不信他们的话,他就大开杀戒证明给他们看,他们不修墓碑,他们就会死。”我耸了一下肩膀,觉得安言倾的逻辑很有问题。 “我明白了,我看过你给我的彭明朗家的照片。大概有十几个人。每个人的死,都像是一场意外,但如果这么多的意外都集中在这个墓园里,就无法使人相信,这仅仅只是意外了。也就是说,安言倾在按照墓碑的裂痕规律来杀人。”慕容也开始顿悟起来。 “这真是一种变态的逻辑。”Jerry感慨道。 “蓝汶,是因为发生车祸而被拦腰斩断的。他爷爷的墓碑基台石呈现了飞云状,可以断定,他的家族之子会有血光之灾,或者发生意外伤害。劭文琦,是从高空堕下,头部破碎而死。她父亲的墓碑出现了深色的而且是不规则的线条,表示她的家族会有人因头部受伤而死。而林卓铭的外祖母,她的坟墓出现了土崩的现象,代表着她的家族会有官司发生,或者家中会失火……完全符合墓室风水学的规律。”慕容说着。 “而木村的孪生弟弟,也是被安言倾害死的。一定是木村已故家人的墓碑被安言倾发现了预示了死亡的征兆,所以,他按征兆杀死了木村的弟弟。我们在木村家里找到了很多他雇佣私人侦探去调查彭明朗和安言倾两兄弟的资料。木村也发现了墓碑和杀人的真相。他比我们更早地知道了变态荒唐的安言倾的杀人秘密。”我说道。 “所以,木村杀死安言倾,其实是在为自己的弟弟报仇。”Jerry得意地发现了谜底。 14 描述里的杀意 我和Jerry送慕容去机场,慕容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Jerry到底是如何通过木村对一幅油画的描述,可以断定木村就是杀死安言倾的凶手。 “Jerry,你到底是怎么推断,木村轨迹就是凶手的呢?”慕容好奇着。 “因为在灯光暗下来的时候,凶手一定会把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被害者身上。所以,他根本不可能注意到,那时候每个人都是什么表情,他只能幻想或者胡乱编造。所以呢,谁在描述的时候和大家的描述不一致,谁,就是凶手。”Jerry分析着。 “噢……还真是奇妙。描述一幅画就可以真的找到凶手。慕容两眼放光。 “可是,我们在彭明朗家发现的那些照片里,并没有木村的弟弟啊。”Jerry问道。 “这正是可怕的地方。因为安言倾杀死的人,并不仅仅只是彭明朗家那些照片上收藏的人,可能还有一些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的被害人。”我做了一个惊悚的表情。 15 谁是微妙的一环 真没想到,认识了那么久的木村,竟然是一直在等待机会去杀死那个害死了他弟弟的凶手。怪不得我会在他的摄影展上看到彭明朗的半脸照片。他其实一直在追查他。木村终于追查到,当年他弟弟并非死于意外,而是被人推下水活活淹死的。所以,当他有了线索之后,就一直跟踪彭明朗,还记录下彭明朗和安言倾生活里的点点滴滴。 可是,木村轨迹根本就不认识黎小雨,他又怎么可能在那个早上打电话到她家里呢?唯一合理的推测,就是,安言倾借用了作为路人的木村的手机打电话给黎小雨。正是安言倾不够勇气,响了两声就挂断了电话,才导致黎小雨没赶上公车,之后黎小雨就遇到了在她家附近徘徊的安言倾,后来两个人又去看了摄影展。 如果,黎小雨早知道打电话给她的人是安言倾本人,而不是木村的话,也许,她就不会杀死木村。如果,不是当年黎小雨年幼时随便在马路上乱跑,安言倾的爸爸也就不会出车祸,更不会头部严重受伤而身亡,也不会导致年幼的安言倾深深相信墓碑的碑痕可以预示生死的信念;安言倾也用不着一次又一次地以杀人来验证,如果不遵守碑痕的规律会有什么结果,当然,也就不会杀死木村的弟弟;木村也不会为了报仇而杀死安言倾。 安言倾当然记得当年他是如何杀死木村的弟弟,所以,看到木村弟弟的主题照片以及木村本人的照片在各大媒体、报纸、杂志上展示,他就一定会现身木村的摄影展,以求把木村兄弟两个赶尽杀绝。他却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早已经安排好一切,又手脚利落的木村所杀。 谁才是在蝴蝶效应上的关键一环呢?如果不是这么错综复杂的连锁反应,也许,就不会出现那么多悲剧了。 16 生生不息的蝴蝶 “原来,在MI论坛上阴魂不散的欧若悉竟然是他的崇拜者安言倾在搞鬼。”Grace在MSN上打出了惊讶的表情。 “真不知道安言倾到底是喜欢黎小雨还是欧若悉呢?呵呵。”我打出了这句话。 “不过,喜欢上一个一直照顾自己哥哥的女孩,也不算什么错。毕竟欧若悉收留了得怪病的彭明朗,也经常照顾安言倾。安言倾喜欢欧若悉,我是可以理解的。”Grace说着,我看她一定是被韩国同人小说给感染了。 “可怕的蝴蝶效应,一个小小环节的变动可能会引起一连串的难以预料的悲剧循环。”我敲出了这样的句子。 “噢,My! God! Eric,你可不可以说点我能懂的事情啊!”Grace打出了一个惊叹的表情。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蝴蝶的猜想 作者:叶聪灵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