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杀人狂 作者:叶聪灵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2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29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1分钟
简介:你浏览过的网页、听到的音乐、接到过的电话、见过的人、走过的地方都有可能成为一个杀人的契机。但你该如何从你的记忆里去搜寻这一切呢?你又该如何……

你浏览过的网页、听到的音乐、接到过的电话、见过的人、走过的地方……都有可能成为一个杀人的契机。但你该如何从你的记忆里去搜寻这一切呢?你又该如何邂逅记忆里的每一秒钟谋杀呢?

在有乐文夕的城 市里,我是柏拉图图书室的服务生凡尔纳;在简氏家族经营的大学里,我是图书馆的管理员简沁。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刻,我会成为简氏家族事业的接班人。但,那不是我的理想,我一直在逃避那样的生活。我只想做MI书屋里的007号专员简沁,一个飞去世界各个角落,去寻找谜底和真相的人。

MI书屋接到的第一个案子就艾尔盖尔老师的连环杀人案,但最诡异也最艰难的是,这个案子过去五年了,我们却依然不知道凶手是谁,也不知道被害人是谁。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杀人预告,播报了故事的构思,却没有故事的过程和结尾。www.

1 每天遗忘你 五年多以前,我还是一个在美国读书的学生。当时大学里有一个相当热门的选修课,叫“细节推理”。尤其主持那个课程的教授,是破获了很多连环杀人案的美女高手艾比盖尔。别人很难想象,她是如何从一个几乎微不足道的细节里发现那些疯狂的杀人恶魔的杀人逻辑。但是,她却做到了。

“五年以前,应该是你和乐文夕的MI书屋刚刚成立的那一年。也是在那一年,我收到了第一封来自‘瞬间’写给我的信。他说,在未来的时间里,他会杀死一些跟我有关的人,而且我几乎无法判断,到底那些人会和我有怎样的关联。他是在挑战我的‘细节推理’方法。那一年,真的发生了好多事。”坐在我对面的艾比盖尔教授说道。

“也就是在那一年,你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开始出现问题。于是你咨询了医生,医生检查之后告诉你,你的记忆力会逐步_退化。直到有一天,再也想不起来所有的事情,这对于一个要靠卓绝的记忆力才能完成细节推理的犯罪专家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我说道。

“直到最近两年,我发现我已经丧失了所有的记忆。每天早晨醒来,我都不会再记得昨天发生过的事情。我的大脑就像一个天天update的计算机系统,每天毁灭一次,每天更新一次,这真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但是更荒谬的是,我连这样的痛苦都会马上忘记,如果,我不去温习前一日的记忆,我第二天都会忘了我自己是谁。”艾比盖尔教授无奈地笑了笑。

“那你肯定也觉得坐在你对面的我相当陌生,虽然我们认识了五年多的时间,而且一直在为了当初的杀人预告而共同努力。”

“其实我也非常恐惧,因为每天早晨醒来,我都完全不认识我身边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在我所居住的环境里。如果那个叫‘瞬间’的人知道我的记忆出了问题。他还会挑战我的‘细节推理’能力吗?还会因为我而杀死那么多无辜的人吗?可是,五年以前,我以为他只是在搞恶作剧,因为五年来。也并没有人因为我而死。”

“直到上个月,你再一次收到了那个称呼自己为‘瞬间’的人写来的信。信上告诉你二十几个藏尸的地点。当警方确认了那些藏尸地点确实有尸体的时候,你才终于领悟,五年前的杀人预告是假的,是真的有人一直在不停地杀人。而且这些死亡的人都和你有某种程度自联。”我说道。

“而且,就算‘瞬间’知道我患有严重的失忆症,他也不会停手的。直到,我们把他找出来为止。我唯一不理解的是,他一直悄悄地杀了五年的人,可从未告诉过我杀人的事实,但为什么,会在上个月突然告知我那些藏尸地点呢?也许,在他的生活里也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情。”艾比盖尔教授分析道。 2 原来爱也有不想面对 乐文夕已经很久都没有更新她的博客了,还记得她上一次更新的内容,是写她对凡尔纳的感情。我知道,她已经越来越喜欢在她的生活里出现的凡尔纳了,同时。也越来越远离网络中的简沁了。我不能说凡尔纳不是我,但是,那只是一个侧面的我:开朗、热情、幽默甚至无厘头和反叛,但是却温暖、体贴、平和。可是,真正的简沁,并不像凡尔纳那么容易接近,那么充满乐观情绪,他甚至是有点儿冷酷的,是不愿意承担责任的,是害怕热闹的,他远没有凡尔纳那么有人情味,也远没有凡尔纳那么爱乐文夕。

“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和简沁聊过天了。除了MI书屋里非常必要的需要沟通的事情之外,我甚至多一句话都不想再和他说。”乐文夕平静地说着。

“你约我出来钓鱼。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可是我觉得,你不仅不愿意面对简沁了。你连我都在逃避。你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来柏拉图了。”扮成凡尔纳的我说道。

“嗯,这正是我约你出来的原因,我是想告诉你,以后,柏拉图,我也不会再去了。今天钓鱼,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我……不想再面对感情了。无论是虚幻世界中的简沁,还是我从来不知道真实身份的凡尔纳,我都不想再搅进去了。”乐文夕对我微笑了一下。

“哪有人把分手都说得这么从容的,你是被外星人踢坏脑袋,才突然间冒出这些念头的吗?”

“你以为自己很幽默吧’不过你确实挺可爱的。我只吻过你一次吧?因为那次你不惜生命代价救了我。我很感动,才情不自禁。”乐文夕自顾自地说着,好像身边没有我存在一样。

“你是因为感动才吻……”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乐文夕忽然一转脸。把她的嘴唇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嘴唇上。然后,她又扔掉了鱼竿,用她的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她热情的拥吻几乎使我招架不住。

“我不是因为感动才吻你。而是因为喜欢。你看,我可以这么容易地吻到你,却花了五年的时间朝思暮想都吻不到的简沁。爱情真是荒谬的事,我们都是荒谬的人。”乐文夕的眼睛里甚至掺杂了一丝愤怒。

这时,乐文夕突然从河边站了起来,踢开了鱼竿,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乐文夕,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你在发疯吗?你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我也开始变得愤怒起来。我快步追上去,捉住了乐文夕的手腕。

“分手?我们有在一起过吗,你知道我喜欢的人一直是简沁,现在我连简沁都放弃了,还怎么会在乎你?我一直以为。用五年的时间,我可以感动一个人,可是,到最后,我连坦诚面对这样的态度都得不到。感情,还有什么意义呢?”乐文夕哭得很伤心。

“我……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就算简沁真的伤了你的心,可凡尔纳还在你的生活里。”我居然发现,连自己说话的语气都在心虚,乐文夕用她那含有眼泪的眼睛看着我时,我竟然觉得,她已经发现了我的秘密,在那一刻,我很害怕面对她。 3 我人生的每一刻 我再一次见到了塔里克,一个无比英俊的美印混血儿。如果,他不是成了微软的信息技术专家,我肯定以为,他会成为让人疯狂的模特。当初,还是他帮助我破解了所有和乐文夕有关的网络信息,我才能那么容易地窥探乐文夕的心里秘密。

塔里克,印度人,MI书屋的03号专员,信息技术专家。

“艾比盖尔教授可真了不起,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她却能从一个人切牛排的细节抓到了当年轰动一时的‘法医肢解狂’。还能从一个人的那句‘12点以前都是公主。1 2点以后都是灰姑娘’而抓到‘酒馆狂人’。那些完全不为人注意的细节,却成了她大脑里的武器。”塔里克说道。

“你在歧视女人吗?如果我不是患有严重的失忆症。现在一定会有更多的连环杀手落入我的手中。”艾比盖尔教授微笑着。

“虽然你不认识我们了,但是你的嘴还是很犀利。哈哈……我想,我这次带来了帮你整理记忆的更新的系统配置。“塔里克言归正传了。

五年前,当艾比盖尔教授收到了连环杀手的杀人预告,并同时得知自己将患有严重的失忆症时,她找到了当时刚刚成立的MI书屋,请我们帮她阻止有可能发生的谋杀惨剧,也帮助她最大限度地保留自己的记忆。于是,我找到了塔里克,当时他正在开发一个名为‘MY LIlfeBlts’的系统。这个系统可以记录一个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用数字记忆的方式备份一个人的人生。我想,这个系统,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可能存在的连环杀手,也可以帮助艾比盖尔教授记录她的人生。

“警方找到了二十几具尸体,经过法医认定身份之后。发现这些被害者中,有医生、快递员,歌手、幼儿园小朋友、清洁工、商人、艾比盖尔教授的男友、绘画艺术家,甚至还有殡仪 馆化妆师和连环杀手。这些人分别属于不同的性别、不同的年龄阶段、不同的职业、社会地位和身份,根本没有任何共同点可言。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这些人都曾经和艾比盖尔教授接触过,哪怕只是擦肩而过,或者有过一面之缘。”说话的人,正是我请来的另一位高手:雷伊纳多。

雷伊纳多,巴西人。MI书屋的第178号专员,逻辑学专家。 4 记录生活的每一瞬间 “看来,警方也有和我们MI书屋合作的时候,我们的影响力真是越来越大了。否则,他们这次为什么会把所有的验尸报告第一时间发给我们呢?我在想。警方的专家库也未必比我们的丰富啊。”雷伊纳多有些得意地说。

“你是想说,即使是警方的推理高手。也比不过你这个研究人类思维逻辑的专家吧?可是我们这次要从庞大的信息库中找出规律,抓到凶手,可是相当艰巨的任务。因为艾比盖尔教授这五年来接触过的人有几万人,浏览过的网页有几千万,去过五十几个城 市……我们要从那么庞大的数据中。找到被害人的特点和凶手杀人的特点,无异于大海捞针。你真的那么有信心吗?”塔里克挑衅道。

“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本来就不是矛盾的……”雷伊纳多还在争辩。

“好了,不要再争论了。看看这个医生的照片吧。他死得很惨,两只眼睛是在还活着时,生生被两根又粗又长的钉子钉瞎的,这么长的钉子钉进脑袋里,不仅眼睛会瞎,也足以致命了。他又跟艾比盖尔教授有什么关系呢?”我提醒着两位。

“根据法医的身份确认报告指出,这个惨死的医生叫欧文。我查阅了所有艾比盖尔教授的就医记录,上面都没有显示她曾经见过一位叫欧文的医生。不过教授随身携带的传感器却给了我一条线索。让我终于找到了她是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见过那位医生。”塔里克说道。

“传感器,你不是计算机的高手吗?”雷伊纳多有点贽解。

“数字记忆系统可不是只在你的计算机才有,它可能是在你的人体秤上,可能是在你的手表上,可能是在你的照相机里。或者在你的温度计上,还有可能在你的录音笔上……总之就是。任何你能想象到的地方,我们都可以安装传感器、检测器之类的装置。它们的共同作用。就是记录数据。记录你每天的心跳情况、你的体温、你的运 动热能、你见过的人、你开过的会、你浏览过的网页……你所有的电话号码、看过的电视频道、发表过的文章……它简直是无孔不入地记录着你的生活。”塔里克解释着。

“哇!这种信息技术,还真是神奇。”雷伊纳多有点儿被折服了。

“艾比盖尔教授胸前佩戴的传感器记录了这五年来。她共有15次心跳不正常的状况。其中有14次她都去看了医生,因为这和医院的电子档案都可以对照出来。只有一次,她确实去了医院。也看了医生,但是医院当天的信息记录系统出现了问题,后来补录的时候。又把她的就医记录给遗漏了。不过,教授的发夹上有微型的照相机。只要有人接近她在三米范围内,照相机就有自动拍照。我把遗漏医院记录的那次心跳不正常的时间和那段时间里教授接触距离在三米范围内的人的照片一作对比,就找到了那位医生欧文。”塔里克说道。

“这样,我们就能推测出欧文大致的死亡时间是在2006年2月份左右,也知道了医生欧文到底和艾比盖尔教授有过怎样的接触。”我说道。

“仅仅只是给教授看过一次病。就死的那么惨,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雷伊纳多皱着眉,开始思考起来。 5 深爱你的威廉 “威廉是在五年前离开我的,因为我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连威廉都不会再记得。所以,我故意找了很多借口和威廉吵架,为难他,让他陷入到痛苦里,这样就可以逼迫他跟我分手。我以为五年前,我们大吵一架之后,他因为实在受不了而离开我,可是没想到,他不是离开我了,而是死了。可笑的是。我根本不会因为他的死而难过,因为我根本就不记得他了。”艾比盖尔教授说道。

“虽然你不记得他了。但是你曾经的博客里却写满了他的影子。在‘MyLlifeBits’的系统里,你还可以搜索到很多跟他有关的信息。至少这些信息还可以提示你。你曾经有一个非常深爱你的男友。”塔里克不大忍心地说道。

“他……又是怎么死的?”我几乎有些不忍心问这个问题。

“他是被淹死在防腐剂里的。凶手把他装入了一个透明的棺材,里面注满了防腐剂。后来,凶手还把棺材埋到了一个农场里。法医鉴定之后发现,威廉是被防腐剂淹死的,而且。由于一直浸泡在防腐剂里,所以,法医很难推断他的准确死亡时间。”雪伊纳多一边看着尸检报告,一边说给大家昕。

“威廉在这五年里。没有使用过信用卡的记录,没有更新过博客,没有收到过邮件,没有使用过邮箱,没有车辆使用记录……他最后一次有数据信息的记录。是在2005年12月底发给艾比盖尔教授的短信。”塔里克查阅着他的信息系统。

“看来你们的系统不仅能记录别人的人生,你自己本人还是一个入侵其他信息系统的骇客高手。可是这样好像不太合法。”雷伊纳多又在挑衅。

“至少,我的骇客技能可以帮助确定威廉的大致死亡时间,可是你的所谓逻辑学又能帮到什么忙呢?”塔里克反驳道。

“我一定会从不同的思维角度去衡量这些死者的共同特点的。”雷伊纳多也不示弱地说道。

“威廉知道我喜欢吃橙子,他就会每天送我一个橙子,无论春夏秋冬。我在想。在不是盛产橙子的季节里,他是从哪儿弄来的橙子呢?呵呵。他真是为我花了不少心思。”艾比盖尔教授是有些感慨的。 6 威廉每天会给他心爱的女人送一个橙子,就像我,每天都会去乐文夕的博客,看她心情的变化一样。不同的是,威廉可以直接地、真诚地表达他的爱意,可我,必须是偷偷地、隐藏地转化我的思念。

“你别告诉我,这座别墅是你的。因为它真的很豪华,很漂亮。你不过是一个穷服务生。怎么买得起?”乐文夕斜着眼睛看着我。面容冰冷。

“这曾是我的Dream House,我曾经幻想,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喜欢的人,我一定会和她在这里共度一生。”我轻轻搭着乐文夕的肩膀,我好喜欢闻她头发上那种奇怪的香水味道。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吗,你说,你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我才会来的。”乐文夕没有躲闪我的拥抱,但是,也不像过去那样温和,她的内心其实是抗拒我的。

“你看,这是我小时候的照片,是个很可爱的小男孩吧?可是当这个小孩长大以后。他不再快乐了,他变得冷漠了。我曾经很有钱,也曾有过一段漫长的挥霍无度的日子。我很帅,不是吗?而且,我也真的很聪明。读着名牌的贵族学校,开着跑车,四处招摇,有很多女生喜欢我。后来,我开始厌倦那样的生活,我很想把我自己从这个世界上隐藏起来。所以,你看到了现在的凡尔纳。”我想,我是在和乐文夕解释,为什么简沁变成了凡尔纳,虽然,她也许并不知道,我,就是简沁。

“照片上的女人应该是你妈妈吧?她很漂亮,怪不得把你生得那么帅。过去你什么都拥有了,有帅气的面孔,聪明的头脑,优越的家世和那么多喜欢你的女生。所以,你厌倦了一切得来太容易的东西。包括感情。所以,你开始喜欢玩感情游戏了,又或者。你对任何人从来都没有认真过。”乐文夕看我的眼神是冰冷的。

“我妈妈很漂亮,但是她已经死了。很多夜里,我都能梦到一个阴森的坟墓,我妈妈就在那个坟墓里面。其实,我并不相信爱情,我每次都要努力说服我自己,我才能不怀疑感情,我才能有勇气靠近别人。”我其实很想告诉乐文夕,我只有变成凡尔纳。我才有勇气,才可以没有顾虑地去爱她。

“凡尔纳,在你心里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你到底还能相信谁?我以为,你今天找我出来,会告诉我。我真正想知道的事。可你只能再一次让人失望。”乐文夕挣脱我的手,快步向前走去。

“你难道就没有秘密吗?你一直那么喜欢简沁,你为什么从来都不敢面对他呢!难道你就是勇敢的吗?坦诚的吗?”我激动得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狠狠地抓住乐文夕的肩膀,把她按在墙上,就像一个猎人要抓住一个一直要逃跑的猎物。

“简沁,我听过很多关于简沁的传闻,我知道,他有很强大的家世背景,他很优秀,他博学多才、他相貌英俊、他很有钱、他受人青睐,他什么都有1我很自卑,我总是被他的优秀给保持了距离,被他的冷漠尊敬给阻挡了靠近他的脚步。我知道,我们的关系,是无法突破网络的界限的,因为他根本不想!我也很骄傲,我不想因为喜欢一个人就失去自我,就在每一次面对他的时候感觉到自卑,他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让我意识到,我有多平凡,多卑微,多么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变得小心翼翼,反复思量。为什么主动靠近他的人,要是我!为什么我总要因为他而忍受又自卑又骄傲的折磨。”乐文夕的眼泪流得倔犟而又可怜。

“其实我……其实……我就是…一”我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地大声告诉她,

“我就是你一直朝思暮想的简沁。”但我,忍住了。

我本来是想告诉乐文夕真相的,告诉她。我就是简沁的,但是我没有勇气说出口,因为我知道,她如果了解了真正的我,一定会比现在还痛苦。 7 殡仪 馆里的化妆师 “看来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有一类人是欣赏死亡艺术的。这个殡仪 馆的化妆师据说是被凶手用电锯活着把头骨切割成了三份。她死得真够惨烈的。可是这个女人又和艾比盖尔教授有什么关系呢?在你的‘MyLIfeBits’系统里。你查到什么线索了?”我问身边的塔里克。

我、塔里克和雷伊纳多来到了又一个死者的工作间。因为女死者生前曾是殡仪 馆的化妆师,又热爱死亡艺术,因此我们总觉得,来到她的工作间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这个女人生前不仅崇尚死亡艺术,还是朋克风格的忠实Fans,她的脸实在是太鲜明了!唇环、舌环、鼻环、脐环、耳环……她耳朵上一共有18个洞,她好像是一个上满了环的水牛。所以在艾比盖尔教授的脸郜记忆识别系统里,我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女人的照片。原来。她是2007年5月份的时候艾比盖尔教授一个被车祸毁了容的朋友的化妆师,不过当然,是尸体化妆师。她一定在那时候曾经距离教授很近,否则自动感应的照相机不会把她的脸拍得那么清楚。”塔里克回答了我的问题。

“这么一个夸张的女人,又能和教授有什么关系呢?”我真是有些费解。

“我听过教授身上的自动录音系统里记录的她们的对话。教授只是说,拜托,你让我的朋友变得漂亮点儿,那女人也只是回答OK。没有任何特别的两旬对话。”塔里克说着。

“这一系列案子的难点就是,我们虽然能通过‘MyLifeBits’记忆识别系统找到那些受害人是在什么地方遇到过艾比盖尔教授,也能推断出他们的大致死亡时间。但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出这些完全的陌生人到底和教授发生了怎样的关联,才惹得凶手一定要置他们于死地。凶手的杀人方式,似乎毫无逻辑可言。”雷伊纳多显然是有点发愁。 8 淹没在记忆的海洋里 雷伊纳多真是一个敬业的疯子,或者说是具有某种程度的强迫症。他居然日日夜夜,甚至不吃不喝不睡地搜寻着艾比盖尔教授的记忆系统。他几乎从每一个角度调查了每一个死者的特点。

“这个死者应该是那位快递员,2008年的夏天,他曾送过一次快递给艾比盖尔教授。你在昕自动录音系统里录下的他与艾比盖尔教授的对话?这对话有什么特别吗?”我问。

“他只是告诉教授,有一份快递到了,然后教授对他表示感谢而已。我听了十几遍了,我过滤了其中鸟叫的声音,当时他们头顶上飞机飞过的声音。还有那个快递员拿下耳塞时,他的MP3里放的那首歌。”雷伊纳多说着。

“你几乎关注了每一个细节。”我说道。

“对!就是细节。如果凶手是在挑战艾比盖尔教授的细节推理理论的话。那么,每一个看似不重要的细节都有可能是找到教授和那些死者关联的因素。”雷伊纳多认真起来,还真是很有魅力。

“可是,在成千上万的信息中,你真的要关注每一个细节吗’那样的话。你可能花上十年八年都找不到凶手。”塔里克虽然也被雷伊纳多的精神所感动,但是却没办法赞同他的做法。

“别忘了,我是研究逻辑学的。我一定可以从一些没有规律的思维方式中找出一些规律的。我想,我已经找到凶手的杀人行程路线了。”雷伊纳多说着。

“你是觉得。这些死者的遇害地点,是有规律的?”我问道。

“没有任何规律可言。从伦敦,到巴黎,又到渥太华,还有津巴布韦和柬埔寨……关键是,艾比盖尔教授并没有在每一个死者遇害的城市都出现过。像歌手、绘画艺术家和清洁工出现的城市,艾比盖尔教授就从来都没去过。”雷伊纳多一边盯着他用电子绘图板绘制出来的地图,一边说着。

“那你还说发现了凶手的杀人行程?”塔里克被搞糊涂了。

“我搜索了这五年来艾比盖尔教授的所有录音,还特意用关键字‘行程’、‘路程’或者是‘路线’、‘旅程’等这样的词语做了归类,终于被我找到了破解这个案子的关键录音。”

“看来。你是把埋尸地点画成了一幅地图。”我说。

“没错,根据埋尸地点所画成的地图和五年多以前艾比盖尔教授在课堂上说过的一段话有关。教授曾经说,如果有一天。她有足够多的时间可以做环游世界的旅行,她的行程一定会经过伦敦、巴黎、渥太华、津巴布韦、柬埔寨……她无意间说出的这个愿望,恰好就是凶手的杀人路线。”雷伊纳多分析到。

“哇!小子,你可真厉害,这一次,我可真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可是,五年多以前,我的‘MyLifeBits’系统并没有出现在艾比盖尔教授的生活里。你又是怎么知道,她在课堂上曾经说过些什么呢?”塔里克也显得像个要探究谜底的小孩。

“我搜索了所有提到艾比盖尔教授名字的博客。同时把搜索到的博客也用‘行程’、‘路程’或者是‘路线’、‘旅程’等这样的词语做了归类。终于被我找到了她五年多以前曾经教过的一个学生,他在博客里特意提到了艾比盖尔教授环游世界的这个愿望。我才突然之间恍然大悟,那个叫‘瞬间’的连环杀手一定就出现在那天听课的所有学生中。”雷伊纳多显得有点得意。 9 二十五个抓获连环杀手的细节 “Eric,还记得那个被钉穿了双眼的医生吗?他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就是他喜欢把人体器官放在自己家的冰箱里。因为他是外科的医生,时常要做一些解剖人体的实验或者是器官移植的手术。虽然他的职业习惯有点奇怪,甚至有点变态,但他仍然是一个好医生。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想到,他的这个怪异的职业习惯,会成为他致死的原因。”雷伊纳多悠然地说着。

“你竟然跑去调查那个医生了?可是你一直在我们身边啊,没有看你离开过。”塔里克好奇着呢。

“我当然没有离开过。这还得归功于你的记忆识别系统。它有特别强大的搜索功能。我搜索到了医生发表过的所有论文,他其中的一篇论文上曾提到过他的这个怪异的职业习惯。”雷伊纳多说着。

“医生怪异的职业习惯。和艾比盖尔教授偶然的一次会面,还有医生的惨死,这三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呢?”我更好奇了。

“我查过艾比盖尔教授写过的所有的书。其中有一本叫《二十五个抓获连环杀手的细节》。于是我就用摘要系统进行了整本书的重新提炼和整合。被我找到了25个连环杀手最怪异的25个细节。其中,有一个叫‘肝脏’的连环杀手,专门喜欢杀死人之后把人家的肝脏挖出来放在自己家的冰箱里作为留念收藏。正是因为收集了太多的肝脏,那么凶手一定要找个地方收藏那些东西,教授就在最后锁定的几个犯罪嫌疑人中。通过与冰箱出售商的电子档案记录做对照,发现有一个嫌疑人买过一台又大又保鲜性能良好的冰箱。最后没想到凶手真的就是那个买了冰箱的人。所以冰箱这个细节,成了破案的关键。”雷伊纳多分析着。

“我明白了!医生怪异的职业习惯和艾比盖尔教授抓获的那个连环杀手保存死者器官的手法很像,而这个相似点又被‘瞬间’发现了。所以,‘瞬间’就杀了医生。”我也忽然之间明白了这个荒谬的逻辑。

“如果从这个思维逻辑分析下去,岂不是所有的死者身上都肯定有一个很微小的细节是和艾比盖尔教授抓获的连环杀手有相似之处?可是这些细节真的很难被人发现。还有,‘瞬间’只给警方提供了24个埋尸的地点,也就是说,我们只找到了24个被害人,按照那本书的数字25来说,还有一个被害人是凶手没提供的。”塔里克也变得聪明起来。

“看来,你也有探索人类思维规律的潜质。我想,凶手之所以在这段时间,提供了20多个被害人的藏尸地点。是因为他知道,他的杀人游戏将要结束了。所以,他不会再隐藏在背后,他要出来兑现他五年前的杀人预告了。而他之所以还留有一个藏尸地点没有告诉警方。是因为他确实还没有去杀那第25个人,因为他还没想好该选择谁,或者,他还没有遇到一个和艾比盖尔教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又符合第25个连环杀手某些细节特征的目标。雷伊纳多说这些分析的时候显得胸有成竹。

“看来。我们注定要分析一遍所有暴露连环杀手秘密的细节到底和已经被‘瞬间’杀害的那些人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关系。”我说道。 10 一个致死的细节 也许艾比盖尔教授真的应该再写一本书,来作为《二十五个抓获连环杀手的细节》这本书的续集。

教授的男友威廉为了表达爱意,曾经每天送一个橙子给教授。可正是这个举动,变成了他致死的原因。因为在教授抓获的连环杀手中。有一个专门喜欢在女死者遇害前送橙子给她们。雷伊纳多从不同角度隔离出来的教授和快递员的对话里,可以听见分离出来的MP3里的音乐声。那是当时很流行的一首歌,叫“You cometo me”。这首歌是“公路杀手”杀人时晟喜欢放的一首歌。被害的快递员又怎么能想到,自己喜欢的一首歌竟然变成了与“公路杀手”相似的因素,不是这种相似,他也不会死。

至于被害的歌手,是因为他穿衣的风格和颜色都和代号为“春天风采”的连环杀手很像:被害的绘画艺术家是因为他吸的雪茄和其中一位变态连环杀手的雪茄是同一个牌子的;殡仪 馆里的化妆师是因为她身上的孔洞和一个代号为“朋克”的连环杀手拥有相同的孔洞数;而那个被害的小孩。通过我们仔细倾听当日教授和小孩儿的交谈录音才发现,原来小孩儿的性格特征和其中一位多重人格分裂的连环杀手分裂出来的小孩儿人格很相似……

这些被害人分别从习惯、爱好、服饰风格和人格等很多方面。与艾比盖尔教授抓获的连环杀手在某些细节上有所相同或相似。可是,这些被害人的死法又是毫无规律的,如果我们不是应用了强大的记忆识别系统做数据收集,要找出每个案子的线索,那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第25个抓住连环杀手的细节,是他喜欢用右手向右捋一下自己的刘海儿。因此,他杀死的每一个人都有刘海儿,都会在死的时候被凶手向右弄一下刘海儿。艾比盖尔教授正是从犯罪嫌疑人的这个弄头发的微小细节里准确地断定。这个人,就是凶手。

那么。我也会在三天以后的艾比盖尔教授的学生聚会上,反复做这个“经典”的动作。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引诱凶手出现。 11 怎样的“瞬间” “能够关注到这么多难以发现的细节。又能够制造出这么多荒谬却又十分合理的逻辑。‘瞬间’也应该同样是一个推理高手。”雷伊纳多手里捏的笔在不停打转。

“而且,如果他如此关注艾比盖尔教授的话,他不可能不知道,教授已经失去了记忆,几乎,是没有办法和他抗衡的。但是,他依然饶有兴趣地把游戏玩下去,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也说出了我心里的疑问。

“除非他知道,有人在协助艾比盖尔教授来发现他的蛛丝马迹。也就是说,他认为,他找到了更强大的对手。说不定。他的目标不再是艾比盖尔教授一个人,而是变成了一个团队。”雷伊纳多猜测着。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这个人似乎对Ml书屋也是非常了解的。说不定,他要挑战的,除了‘细节推理’的理论之外,还有MI书屋的力量。”塔里克也参与到了我们的谈话中。

“在五年前,‘瞬间’就曾经去昕过艾比盖尔教授的课,那他一定是一个对教授的理论很感兴趣,又有着合理身份去听课的人。”我努力回忆着可能的人物。

“他除了是连环杀手之外。说不定也有一个相当体面的身份。我看。我需要在记忆系统的档案里搜索一下所有评论过艾比盖尔教授推理理论的文章。说不定会找到潜在的凶手。”雷伊纳多又有了找到凶手的新的思路。

“一个同样精通推理理论。也了解MI书屋,非常执著,绝对不肯认输,不停制造挑战,甚至难以自控的人。这些应该就是‘瞬间’最大的特征了。”我自言自语地思者着。 12 我也有脆弱的时候 夜里1点39分,我拔通了乐文夕的电话。这是我第一次以简沁的身份。打电话给她。

“Grace,我是007号专员,简沁。”这是我在电话里说出去的第一句话。

“现在是深夜1点39分零25秒,你居然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电话那头的乐文夕没有丝毫的惊讶。

“你难道都不好奇吗?五年来。我从来没有走出过网络和你接触。可是今天,我却在深夜突然打电话给你。”我说道。

“我不好奇,也不惊讶,而且我今天夜里根本就没有睡意。很高兴你能打来电话。”乐文夕的语气是平静的。

“我最近感到很恐惧。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好像有人在跟踪我。最近这个案子里,有一个叫‘瞬间’的连环杀手,他会残忍地杀死艾比盖尔教授身边的每一个与她几乎毫不相干的人。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被他杀死的人。我这些天来,一直对着满屋子的死者照片,他们不是被切割了头部,就是被活活钉死。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死法。我发现,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坚强,我也害怕自己有一天会面临危险。”不知不觉间。我的眼里竟然流出了眼泪。

“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简沁也有脆弱的时候PS?那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让我知道你的脆弱呢?你今天突然打来。是想改变你自己吗?”乐文夕的声音也有些哽咽。

“其实我一向都很具有冒险精神。无论在MI书屋里遇到了多么诡异的事情,多么恐怖的凶手,我都无所畏惧。但这一次不一样。我觉得靠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其实是没有办法面对那么多恐怖的迷案的,我甚至没有办法一个人充满勇气地面对我的未来。我想,我是因为失去一个人。才彻底被打败的。”我慢慢地说道。 “那……我们可以见面吗?让我去你的身边帮助你吧!”乐文夕说道。

“你帮不了我的,我也不想让你看到真正的我。三天以后。我会出席一个聚会,在那里,我可能会遇到这个世界上最疯狂最残忍的连环杀手。如果我真的不幸死在他手上,请你相信,我其实很愿意成为那个温暖开朗的人陪在你身边。”说完这句话。我就挂断了电话。 13 设计的聚会 “你一定要冒这个风险。来引诱凶手的出现吗?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因为这实在太危险了。”站我旁边的塔里克担心地对我说。

“你今天西装笔挺,穿的这么帅。还有绝好的模特身材。我看。你就好好享受美眉们对你青睐的目光吧。不要再为我担心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引诱‘瞬间’出来。”

这场聚会。几乎邀请到了五年多以前,所有听过艾比盖尔教授那堂大课的学生。相信凶手就在他们中间。我时不时地就会做出用右手摆弄右边刘海儿的动作。我的表面从容优雅,可我的心却很紧张。每一个向我走来的人,我的心都会纠结起来。无论他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有可能是那个残忍的‘瞬间’。

这时,有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向我走过来。她带着很甜美的笑容,对我说:“嗨!Eric,真没想到可以在这样的聚会上遇到你。你还记得我吗?和你同一年级的Carol。”

“噢……嗨,Carol,好久不见了。”我正和Carol寒暄着,忽然,我在一个角落里,好像看见了乐文夕。My God!她怎么会来这里呢?难道是我看错了吗?可是,就在一瞬间,那个很像乐文夕的影子就消失了。我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我是因为思念她而产生幻觉了吗? 14 原来是你 聚会结束已经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了。我承认,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都提心吊胆。我真的不知遒那个叫“瞬间”的连环杀手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他或她到底有没有出现在聚会上。

我一个人坐在已经打烊的柏拉图图书室里,没有开灯。吸着烟。紧皱着眉头,坐在黑暗里,第一次,以简沁的姿态扮演着凡尔纳。因为我知道,这个时间,图书室不会再有其他人,我可以不必再伪装。

“凡尔纳。”叫着我的名字的人,正是乐文夕。

“乐文夕?你怎么在这个时间来这里呢?”我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太大意了,连店门都没有锁。所以,我才进来了。坦白说,这段日子,我一直在跟踪你。因为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乐文夕慢慢地走近我。

“也就是说。上个星期的聚会里,我没有看错人,你真的有出现过。那么,你已经知道了,我就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只看见有一个人影迅速地窜到我的身边,一把尖锐而雪亮的匕 首正向我的胸口刺去。

“小心!凡尔纳!”乐文夕大喊一声,就在一瞬间挡在了我的胸前。那把刀刺进了乐文夕的背后。也就在那一瞬间,我掏出了口袋里的手 枪,把子弹射向了再一次举着匕 首的凶手。

“原来是你。你才是那个叫做‘瞬间’的连环杀手,”在那一刻。我震惊了。

“你应该知道。我和艾比盖尔教授都是研究犯罪学的。可是。她却永远都比我聪明,比我有名。这五年来,为了挑战她的‘细节推理’理论。我也付出了很多代价。”

说话的人。正是MI书屋的114号专员,赤掘友美。鬼故事 www.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