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情缘 作者:彭柳蓉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2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46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春天包围了整个C城。暧昧的空气在四处流淌。 C城育才中学外的公车站对面。 巨大的广告牌上,一个俊美如天使的少年的侧影是那么的勾人心魄。他凝视着……

春天包围了整个C城。暧昧的空气在四处流淌。  C城育才中学外的公车站对面。  巨大的广告牌上,一个俊美如天使的少年的侧影是那么的勾人心魄。他凝视着水果色的口红,就像望着自己的爱人一般。这款口红已经卖疯了。  广告牌的下面站着一群兴奋的女生。  “天王遥真的是漂亮得要命啊……”  “我好喜欢他哦……”www.  “如果可以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就是死也觉得很幸福……”  16岁的安又橘静静地看着广告牌,举起自己的相机,按动了开关。天王遥是少女的一个美梦呢。也是自己的一个美梦。那样干净而耀眼的美丽。  她穿过斑马线时,突然听到了很奇怪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背后,那种异常痛苦的喘息声,海涛一般涌向自己。  一辆失控的轿车冲了过来,越来越近。安又橘可以看清楚那司机惊恐的表情。恐惧的感觉让安又橘无法动弹,手却机械地按动着照相机的按键,不断地拍下灾难逼近的脚步。轿车撞上了安又橘,一种比痛苦更强烈的虚无感抓住了她。  那只照相机孤零零地躺在路边的绿化带里,奇迹般的没有摔坏。  3个月后。C城的火热夏天如约而来。  安又橘伤愈出院。  妈妈带着安又橘坐地铁回家。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安又橘露出微笑,“老妈,我真觉得我重回人间了。”地铁在这个城市的地下飞跑着。安又橘满脑子都是奇怪的遐想。要是一个古代人来到现代。他一定会以为地铁是巨大的地下怪兽吧。  她对面站着的一个男孩似乎听到了她的心声,对着她微微一笑。不知怎么的,那微笑有一种很吸引人的味道。  安又橘低下头,忍不住又偷偷看了那男孩一眼。他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这样的夏天居然穿着厚实的冬装。真是超级耐热的家伙。  他的旁边站着一个哼着歌的哈韩少年,那人跑调的杀人声音唱得高兴,却被冬装男孩狠狠地瞪了一眼。哈韩少年打了个寒战,嘴里嘟囔着“好冷,邪门”移到了另外的地方。  安又橘和那冬装男孩的视线再度接触,她微笑了起来,老天,为什么这个人夏天还穿夹克。那冬装男孩出现诧异的表情,他狐疑地打量着安又橘,走了过来,在安又橘的面前蹲下。  他的五官很漂亮,组合在一起相当的俊美,不过他飞扬的眉毛预示他是一个坏脾气的家伙。看起来,怎么觉得他的样子有些面熟?  现在,他和她靠得很近,近得安又橘的心跳都开始加速。  “你看得到我?”冬装男孩的声音有些沙哑,甚至孤独的味道。  “呀?”安又橘有些迷惑地看着男孩。   “你真的看得到我!”冬装男孩露出了耐人寻味的表情。  “我又不是瞎子。”安又橘看着男孩。这么一大坨蹲在自己的面前,想看不见也难吧。  妈妈问安又橘:“丫头,你在说什么呢?”  “啊,他说……”安又橘转过头回应妈妈的话,再转过头却发现那个冬装的男孩已经不见了。就那么一秒的时间,他好像融化在了地铁里。  “你面前一直没人啊,我就看着你又是微笑,又是奇怪的样子。看来你要多休息一下才能上学。”妈妈担心地抚摸女儿的头。  安又橘冰块一样冻结在原地。她的瞳孔收缩,心跳突然加快,血色从脸上消失。  妈妈的话是什么意思?  车到站了。人群四下散开。安又橘魂不守舍地跟着妈妈下了地铁。一阵轻柔的风吹过,它似乎眷念地绕着  安又橘,然后平静了下来。  温馨的小屋里很快传来了饭菜的香味。  妈妈温柔地给安又橘添饭,“丫头,你瘦了很多,从今天起要努力吃饭把自己养回来。”  安又橘努力微笑,“我会的啦。”自己为什么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人呢?  这小小的房子是自己和妈妈的家。爸爸失踪后,妈妈独立一个人把自己抚养大,自己怎么能让她再操心呢。车祸醒来,看到在一旁流泪的妈妈,安又橘就决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让妈妈再流泪难受。  拿着自己心爱的相机,安又橘走进自己的小小卧室。www.  安静地半躺在床上,安又橘的脑海中是地铁里的那一幕。那个冬装男孩到底……  “你在想念我吗?”一个曾经听过的声音在安又橘的耳边问。  安又橘脖子僵硬,她缓缓转过头。那个冬装男孩正表情温柔地看着自己。  “啊!!!”安又橘的卧室里传来凄惨的叫声。  妈妈拿着拖把冲了进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安又橘看着紧张的妈妈,妈妈似乎完全看不到冬装男孩。  “……我……看到……一只蟑螂……”安又橘有气无力地回答。现在这样的状况,自己能说什么呢?  妈妈抚着胸口,“那就好。一定要把门窗锁好。前些天,出了一个凶杀案,一个女孩在家里被杀害后,被凶手放进了冰箱里。”  冬装男孩做出一个害怕的表情。  “……妈妈,我没事,我要整理东西。”安又橘努力让自己的声音轻快一点。  关好卧室的门,安又橘跳到离冬装男孩最远的角落,小小声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跟我回家?”  冬装男孩思考了半天,“我想我大概是鬼吧。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可以看到我的样子,听到我的声音的人哦。”  安又橘拼命捂着自己的嘴,免得自己又发出尖叫声。   冬装男孩无辜地看着安又橘,似乎不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惹得安又橘尖叫的人。  “你的房间好小哦,比我家的卫生间还小。”男孩打量着安又橘的房间。  安又橘恨恨地看着男孩,“我又没请你来。你快点走吧。”  冬装男孩那俊美的脸上居然是孩子气的怨尤与可怜,“可是,我真的好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没有人看到我,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安又橘看着被遗弃的小狗一样可怜的男孩,“……那你可以回你自己的家啊,或者去每个鬼都该去的地方。”  “我记不得我的名字,只记得我的家被枫叶包围。可是在哪里我一直都找不到。”男孩的声音里有着一丝无助。  失忆的鬼?!  安又橘脑门上全是黑线。  “你收留我吧,我可以做很多事情哦。”男孩下一秒已经出现在安又橘的面前,睫毛都快贴到安又橘的脸上。  安又橘本能地推他,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  “啊!!!”安又橘的卧室里再度传来凄惨的叫声。  妈妈拿着拖把冲了进来,“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安又橘看着紧张的妈妈。不能让妈妈担心啊。  “……我……又看到……一只蟑螂……”安又橘有气无力地回答。  罪魁祸首却开心地坐在椅子上。他赖定安又橘了,不知道为什么,靠近她会让自己觉得安心。   炎热的夏季,穿着裙子的女生们是最美丽的花。www.jintonghua.com  今天的育才中学异常热闹。女生们个个的眼中都是星光灿烂。高年级的学姐们拿着化妆镜照来照去。而男生们却一个个唉声叹气,眼含幽怨。  这一切让再度上学的安又橘很不习惯。身为学校新闻社的八卦记者,自己居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又橘拉住过路的一个女生,“今天是谁要来学校,怎么所有的人都这么反常?”  女生惊讶地看着安又橘,“难道你不知道天王遥要来我们学校读书?”  安又橘一瞬间变成了化石。天王遥遥遥遥——要到学校来读书!  她突然觉得自己悲惨的人生里有了一线光明。车祸又怎样,失去记忆的鬼又怎样,一切黑暗都被天王遥的光芒冲刷掉了。  天空的云似乎比往日的更加轻盈。安又橘露出微笑。一想到天王遥就在自己学校的某个角落,她就觉得心情好得不得了。  天王遥,一个神秘的偶像巨星。接拍国际化妆品牌FEEL后,一举成名。他推出的专辑《忽然的夏天》成为了挽救唱片业的奇迹之作。  为什么天王遥会来学校呢?  安又橘一边想着,一边和一个戴着防晒帽男生擦肩而过。  明朗的夏天,她和她的偶像天王遥擦肩而过,昭示着命运的交错。  天王遥冷漠的脸上是波澜不惊的平静。他的视线落在了学校那棵非常古老的巨大榕树上。  巨大的榕树在微风中矗立。那树叶“沙沙”的声响显得有些诡异。  安又橘转过头,刚刚的男生有一种让人熟悉的味道。天……王……遥……  安又橘不失时机地举起手里的相机,拍下了天王遥的背影。   按动快门的那一瞬,安又橘突然看到那作为背景的榕树下,有着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女孩的身影。  安又橘仔细再看,那红裙小女孩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咦?怎么不见了?”安又橘有不好的预感。  被她的声音惊动的天王遥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眼前拿着照相机的女生。他的嘴角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什么不见了?”  安又橘看了看那榕树,“没什么。眼花而已。你好啊,我叫安又橘。”  安又橘向他伸出手,伸到一半才发现,自己手上沾满了汗水,这么脏的手怎么可以碰自己的偶像?于是又将手收回来,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两下,再伸出去。  天王遥看着安又橘,伸出手握了握那只手,“很高兴认识你。”他的手修长而白皙,微微的冷。他的笑容,如同这夏日里静静绽开的花,每一丝颤动都动人心弦。  安又橘没有注意到的是,但天王遥的手和她的手接触的瞬间,他的瞳孔缩小了一些。这个女孩的波动,很奇怪呢。  就在这个时候,安又橘的耳边传来了小女孩隐约的笑声。难道自己又碰到了那种东西?安又橘想号啕大哭。  安又橘脸色惨白地对天王遥说道,“下次见。”  她逃之夭夭,没有看到天王遥站在榕树下,冷冷地微笑,“出来吧。我早就看到你了。这附近幼儿园有几个小孩子自残都是你的杰作吧?”  那个红裙子的小女孩满脸都是血,出现在树下,“谁叫他们不陪我玩,让我不开心。你看到我为什么不害怕呢?”  天王遥冷笑着反问,“你见过有人害怕自己的食物吗?”他缓缓地伸出他那白皙的手。  小女孩像蜡一样融化,只剩下小小的光点被天王遥吸入了嘴里。  “这个学校的食物还真是丰富。”天王遥的眼睛掠过一丝暗红色的光。  中午时分,安又橘在学校新闻社的暗房里兴致勃勃地洗着照片。自己居然拍到了天王遥……的背影,真是太幸福了。  迫不及待地看着显影液里的照片,安又橘发现自己拍下的照片上居然有着穿红裙的小女孩。为什么会这样?  安又橘决定冲洗车祸现场的胶卷。暗红色的灯光下,安又橘看起来苍白了许多。安又橘夹着泡着药液的照片,仔细端详那车祸发生前拍下的镜头。  那令人恐惧的时刻再度降临。轿车接近。司机的脸。  安又橘的视线被照片的一角所吸引。司机的脑后有着一张半透明的隐约的人脸。那表情好象是在叫自己快点让开的样子。那脸是那么的熟悉,好像是自己失踪了十二年的爸爸的脸。  闭上眼睛抵御突然产生的寒冷感觉,安又橘不安地皱着眉毛。她再度睁开眼睛,搜寻其他照片上的影象。有三张照片记录了那张隐约的脸。  爸爸,是你在警告我,叫我快点让开吗?可惜来不及了。安又橘想。   安又橘虽然神经比电线还要粗,也有点无法接受自己老拍灵异相片的事实。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安又橘手忙脚乱地接手机,“谁啊?”  “我得到确切消息。那个天王遥是到咱们班读书哦,橘子,我幸福得要晕倒了!”陈一倩兴奋地在电话里说道。  “真的吗?”安又橘精神为之一振,“我马上过来哦。”  安又橘冲出暗室,抄近道,跑过杂草丛生的建筑工地。这里在十二年前被大火烧过,学校前不久准备动工  修新教学大楼。不知道为什么地基打了一半就停工了。  夏天雨水充沛,野草很快就占据了这里。  进入这个工地后,天空黯了,风也变得猛烈起来。  安又橘快步走着。总觉得自己前后左右都有诡异的影子在晃动,她不敢回头,低着头快步走,突然撞到了人。  “又碰到你了。安又橘。”没戴帽子的天王遥露出一丝微笑,“你怎么在这里?”他的眼神清澈,长长的睫毛有着优雅的弧度。他的头发被风微微吹乱,让人想伸手帮他抚平。  安又橘的脸有些红。自己总不可能回答是为了早点见到他吧。  “这里不太安全,听说停工的原因是工人们晚上不断做噩梦。”天王遥看着不远处打地基留下的大洞,他的美是一种中性的美,美丽得如同风之精灵。  安又橘看到的却是天王遥身后,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在一起的半透明的影子们。  抓住天王遥的手,安又橘跑向工地外。风呼啦啦地吹着,安又橘一心想着离开这可怕的工地,连害羞都忘记了。  阳光重新洒在了他们的身上,安又橘惊魂未定地注视着野草弥漫的工地。  “你看到什么了?那么害怕?”天王遥露出动人心魄的微笑,有一种让人心甘情愿说出真话的魔力。  安又橘脱口而出,“好多的影子。”她突然发现自己还牵着天王遥的手,红着脸放开。  “你……还真是个特别的女孩子。”天王遥的声音充满了磁性,波光在眼中一闪而过。她能够看到?  回到家。  安又橘还在一个人傻傻地微笑,并且决定一个星期不洗自己的右手。那可是天王遥牵过的手哦。  “你心情很好?可是我很闷呢。”房间角落里的声音可怜巴巴地响起。是被安又橘遗忘的失忆鬼魂。  “啊,阿铁,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的家的。我的房间你打扫得很干净,不错不错。”安又橘灿烂地微笑。她的免费清洁工本事不错嘛。因为他是自己从地铁上拣来的,所以就给他取名字叫阿铁了。  “我想和你一起去上学。”阿铁郁闷地走到安又橘面前。  “要不我打开电脑给你玩,你可以玩游戏,还可以看看新闻,说不定能回忆起什么事情来。”安又橘打开电脑。  电脑的桌面墙纸是天王遥的大特写。  “他?我……我认识他。”阿铁指着天王遥的照片说。  “什么?”  “他那种假兮兮的笑脸我非常熟悉。只是我为什么记不起他的名字了呢?”阿铁迷惑地敲自己的脑袋。   “他叫天王遥,你见过他很正常啊,因为这个城市不知道他的人大概很少。”安又橘不满自己的偶像被污蔑,瞪了阿铁一眼。  “可是,我觉得……”阿铁看着天王遥的照片。“我真的认识他啊……”  “我觉得你长得还挺像他的,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安又橘突然逼近阿铁,“不过气质就差远了。”  阿铁没有再说话,只是觉得安又橘这么靠近自己,有奇怪的感觉。很舒服又很难过的感觉。  “我今天在学校里遇到你的同类哦。不过,感觉不大一样。你不会伤害我,但是他们……”安又橘皱着眉头,“……他们不一样。”  “我明天陪你去上学吧,如果你有危险,我也可以保护你啊。”阿铁微笑的样子很帅。  第二天。  挂着黑眼圈的安又橘走进了教室。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到的却是学校的那个建筑工地。血水从那个地基的大洞涌出来,似乎要淹没自己的脚踝。  趁着中午,安又橘跑去图书馆查校志。  “你们学校真适合鬼魂生存啊,我一进来就觉得像泡了温泉一样,精力充沛。”阿铁的声音从安又橘的发夹上传来。这个水晶发夹是阿铁暂时的休息地。  “你给我闭嘴,我心里已经很害怕了。”安又橘小声地说着,一边翻阅着校志。  校志的纸张有些泛黄,安又橘小心地翻着,一张纸条掉了出来。  那纸条是折着的,打开后,居然画着一张学校的简易地图。  有一个地方用红色的墨水打着叉。那个地方居然是建筑工地的位置!  安又橘想了想,把纸条放进自己的包里。  她询问老眼昏花的图书管理员伯伯,“这本校志最后借的那个人是谁呢?”  图书管理员伯伯的回答让她差点滑倒,“不就是你吗?”  “我之前呢?”安又橘露出甜美的微笑。我是乖孩子,你告诉我吧。  “唔,从记录上看,是十二年前7月12日的事情了。名字是安定北。”  安又橘脸上的微笑消失了。爸爸?!是爸爸?!  爸爸是育才学校的老师,在十二年前的7月12日失踪。为什么爸爸会借这本校志?难道爸爸就是死在了十二年前那场大火里。可是为什么没人提过这个事情?  爸爸会不会就是昨天遇到的那些影子里的一个呢?  安又橘无法阻止自己再度去建筑工地一探究竟。  黄昏降临。橘红色的阳光温柔地笼罩大地,将安又橘的影子拉得老长。   天王遥跟在她的身后,不紧不慢地走着。没有人发现,天王遥没有影子。  带着温度计,安又橘再度走进了建筑工地。她心里害怕,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  一股旋风在草上打着滚。安又橘打了个喷嚏。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温度计显示,温度居然开始下降。  安又橘发现自己无法挪动脚步。她低下头。  一只苍白的手从泥土中伸出,牢牢地抓住她的鞋子。  “啊!”安又橘闭上眼睛尖叫了起来。  那手突然缩回了泥土下。  “那是幻觉啦,别害怕。”阿铁的声音在安又橘的耳边轻声安慰。  “真的吗?”安又橘慢慢睁开眼睛。一切好像都变回了正常的样子。  她鼓起勇气,继续朝地基那边走去。天边的最后一丝阳光落了。  她突然听到了很奇怪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背后,那种异常痛苦的喘息声,海涛一般涌向自己。  “爸爸,你在哪里啊?我想你。”安又橘的声音里有着哭腔。她一遍接着一遍地喊着。爸爸失踪前,自己四岁。他最喜欢用胡子扎自己的脸,最喜欢在晚上给自己讲故事。妈妈生病的时候,就是爸爸给自己扎辫子。  幼儿园的小朋友总说爸爸扎的蝴蝶结看起来歪歪扭扭的,像蜻蜓结。可是,爸爸后来不见了。地基那个洞,像一只巨大的眼睛,看着逐渐黑暗的天空。  淡淡的血腥味开始在四周弥漫开来。  地底传来了远古巨兽的吼声。暗红色的触手从地底伸出,密密麻麻的。像是无数条巨大的蚯蚓。而这“蚯蚓”的末端都长着圆球一样的一只眼睛。  其中有一只这样的“蚯蚓”朝着安又橘游来。  一只耐克运动鞋踩住了它。眼睛爆裂开来,不断地扭动着,变成青色的烟雾。  “安又橘同学,该回家了。晚上很多地方不安全。”熟悉的声音在安又橘的耳边响起。是天王遥!  沉沉暮色中,天王遥的脸上居然有着虚幻的温柔表情。  “可是……”安又橘无法抑制自己想见到爸爸的心情。  “死去的人,会被亲人的怀念束缚,无法离开。这是很痛苦的事情。”天王遥低低的声音有着安抚人心的魔力。  安又橘抬头惊讶地直视天王遥,“你知道我在找什么?你也看得见?”  天王遥微微一笑,这笑容将四周都照亮了一般,“还记得榕树下的小女孩吗?我是负责让这个世界上一些不该存在的生物消失的。算是我当偶像之外的兼职吧。”  地底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吼声。那声音仿佛一下下地打在人的心脏上,让人好不难受。   “你快点走,这里越来越不安全了。”天王遥皱眉。自己在前不久意外地丢失了影子,造成了力量的不完整。最要命的是,自己完全感觉不到影子的存在。他和它之间的联系被完全切断。不然的话,这样的场面也不至于让自己紧张。  “你怎么办?”安又橘担心地问。  “你在这里是累赘,你明白吗?”天王遥看了看暗紫色的天空。  安又橘咬了咬嘴唇,转身跑开。  久久没有说话的阿铁悄悄地对安又橘说,“你别担心他,他很强。而且……我很害怕他。他是个食鬼者。你千万不要告诉他我的存在。”  “食鬼者?”  “就是将鬼吃掉的人。”阿铁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他不会吃掉我爸爸吧?”安又橘担心地问。  “他今天要对付的应该是地下的那个大家伙,我偷偷看了一眼。那大家伙盘踞了整个工地,”阿铁继续说,“它居然就住在你们学校下面,还真是吓人。”  “阿铁,我担心天王遥。”安又橘将照相机举起来,透过镜头看着工地。她睁大了眼睛。  绿色的火焰在草丛上漂浮。那些野草中间,无数的“蚯蚓”在晃动着,仿佛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   “怨憎兽,十二年前你被封印。你不知道悔改,反而趁修建大厦的时候,破坏部分封印。你以为你会得逞吗?”天王遥淡淡地问。  “食鬼者又怎么样?12年前你们没办法消灭我,12年后我更不会害怕你们。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古代的战场,近代的坟山。我在这里很快活呢。”怨憎兽在地底发出狂妄的笑声。  无数的触手穿透土层出现在地面上。它们围住天王遥,疯狂地扭曲着,似乎想将他缠绕至死。  安又橘在远处害怕地闭上眼睛。  风静止了下来。触手们突然都瘫痪一般坠落在地面上。  金色的光顺着天王遥流血的手指流淌了出来,烙在了地上,直透泥土。  那光似乎对怨憎兽的伤害极大,它惨叫着缩成一团,逃往了更下方的土中,“月蚀时候,我一定要报仇,如果你不来,我就把方圆一里内所有的生物都杀掉。”  天王遥轻轻一笑,仰望着有了新月的夜空。  安又橘跑了过去,太好了,天王遥没事!  这个世界往往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比如,刚好,安又橘踩到了石头,滑了一跤。接着,她居然将使用了大量灵力,有些虚弱的天王遥扑倒在地。  然后正好夺去了天王遥的初吻。  月光下是一张极为美丽的脸,长长的眼睫,挺直的鼻子,还有那极为优美的下巴……柔软的嘴唇。  安又橘呆呆地看着天王遥幽深的瞳孔,一刹那间,仿佛天与地全都静止了。  虽然知恩图报是中国人应该具备的良好美德。   但是安又橘已经快被四周如刀子一般的视线给凌迟处死了。  天王遥只要她帮他抄笔记,帮他打饭,帮他……  这样的殊荣虽然让以前的安又橘做梦也会笑醒,但是很明显,天王遥是喜欢看自己被别人怨恨才这样做 的。  一切不过是因为那天晚上,自己不小心夺去了天王遥的初吻。  其实自己也很冤啊,那……也是自己的初吻。而且,一切都是一个意外啊。  “安又橘同学,我想喝雪碧,你能不能给我买一瓶呢?”天王遥笑容可掬地问。  这么热的天。安又橘点头,“好的,我马上去。”现在连阿铁也说自己是色女,不再和自己说话。一个人好闷哦。  最新一期的八卦杂志还躺在自己的书包里没看,都怪天王遥一直把自己当女佣指使。  好不容易,安又橘跑腿归来,有时间偷瞄两眼杂志。她习惯性地翻到了天王遥的专题采访页。  “哇,你的家好漂亮哦。那么多的枫叶好美哦,如果是秋天拍的就更漂亮了,火红的一片。”安又橘对天王遥说。杂志上有着超级记者偷拍到的天王遥住所外景。  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却快得抓也抓不住。  天王遥看了安又橘一眼,“女生都是这样,浪漫得过头。”  他的手机响了,接了电话匆匆请假离开。  阿铁却出现在了天王遥的座位上,“橘子,我觉得……”  “那里好像是我的家。”阿铁指着杂志上天王遥的家说。  被枫叶包围的家?安又橘呆住了。  打电话向妈妈说要去同学家补习功课后,安又橘按照杂志的地址去了天王遥的家。  这一带是高级住宅区。要不是阿铁突然告诉自己访客密码,自己还进不来呢。  按照阿铁提供的密码,天王遥家的门居然被打开了。  “阿铁,你该不会是这里的管家的儿子吧?我觉得你料理家务很在行啊。”安又橘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也许吧。”阿铁点头。  他们悄悄关上门,屋子非常的干净。  一只木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少爷,您回来了?”  “他他他……他是?”突然看到木偶会说话,安又橘都结巴了。  “我是管家,少爷您有什么吩咐?”木偶的声音永远没有起伏。  这次轮到阿铁结巴了,“橘子……你说我是他他他……的儿子吗?”  木偶管家对着阿铁说道,“少爷,您说什么?”  安又橘眼睛瞪得圆圆的,“管家,你说他是谁?”  “天王遥少爷啊。如果是别的有企图的人,早就被我杀掉啦。”管家那平稳的声音让安又橘整个呆掉。  阿铁是天王遥?  那么自己认识的天王遥又是谁?   她没有发现自己的疑问被自己说了出来。  “他是天王遥,我也是天王遥。我丢失了我的影子,谢谢你帮我捡到了他。”天王遥的声音从他们的背后传来。  两个天王遥站在安又橘的面前,这样的震撼还真是巨大。  “你说我是你的影子,一个人的影子怎么可能和那个人分开呢?”阿铁看起来更像是性格发生变异的天王遥。  “因为我们食鬼者的力量有一本寄存在我们的影子里,你是我的一部分。”天王遥喝着木偶管家送来的雨前龙井。  “那我为什么会离开?”阿铁狐疑地看着天王遥。每次看到这家伙笑得很纯洁的样子,自己就很感冒。  “因为,一个意外,让我部分的性格出现在了你的身上。你不想只做一个影子,而是要做一个独立的人 。”  “月蚀夜,你只有一半的力量,你不会有事吧?”安又橘担心地问。  “除非我的影子放弃意识回到我的脚下,我永远都只有一半的力量。既然这样,我也就认命了。”天王遥知道安又橘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安危,故意轻松地说。  月蚀夜。  空荡荡的学校,天王遥一个人走在育才中学里。  他身后不远处,安又橘和阿铁鬼鬼祟祟地跟着。两个人都担心天王遥。  “他那个人一看就是喜欢逞强的个性。”阿铁说。  “对啊对啊,虽然个性不讨人喜欢,但是长得还是很不错的。”安又橘的回答完全不对题。  “那个其实我长的也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阿铁看着安又橘。  “连逛街你都不能帮我提东西,还是算了吧。”安又橘毫不犹豫地拒绝。她没看到阿铁哀伤的脸。  橘子,我在你不小心亲到天王遥的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你。只可惜,我没有自己的身体,无法触摸到你。我不过是一个影子的幻想而已。我始终会回去做一个没有意识的影子。这就是我的命运。  就在这个时候,月蚀开始了!  整个学校都被黑暗的魔力所包围。  透过照相机的镜头,安又橘望向地底。那里,在那里,一堆暗红色的巨大的触须在挥舞着,它像是一只巨大的章鱼,但是它的身体中央居然长着一只人一样的巨大的眼睛!那眼睛下方,无数的魂魄哀鸣着,仿佛承受着永生永世的痛苦。   就在这个时候,白色的光延展开。那光割裂“蚯蚓”,击散荧火。  “这样的力量还不够啊!”怨憎兽的断肢居然再度重生,“这黑暗之夜,我的魔力大大的增强了呢。”  它注意到了安又橘,被少女的血的甜味所吸引。  一只触手冲向了安又橘。  阿铁挡在了触手前面,却被触手毫无障碍地穿过了他的身体。  “小心!”天王遥挡在了安又橘的前面,被一只触手穿透了胸膛。  天王遥倒在了地上。  那触手贪婪地吸取着天王遥的血液。阿铁想阻止却没有任何办法。  “橘子,永别了,我喜欢你。”阿铁露出决然的微笑,亲吻了下安又橘的额头。她是他永远触不到的爱人。  离离的星光中,阿铁变成了黑色的影子,回到了天王遥的脚下。  昏迷的天王遥苏醒了过来。  他带着冷冷的微笑伸手握住怨憎兽的触手。那触手迅速冻结,寒气居然沿着它的触手往它的身体上延伸。怨憎兽似乎非常惧怕这寒气,不久就被完全冻结。  “这力量会让你的每一个细胞都冻结,你不会再复活了。”天王遥对怨憎兽淡淡地说道。怨憎兽哀鸣着。  “现在,让一切回归到无吧。”天王遥的手中,那冻结的怨憎兽一寸一寸地碎裂成了一地的冰晶。  月蚀结束了。这冰晶在月光下化为了云雾,永远地消失。  “阿铁,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安又橘低声说。那个没有记忆怕孤单的阿铁,那个喜欢在网络上扮鬼吓人的阿铁,会是自己最美好的回忆。  月光下,天王遥凝视着安又橘,“喂,走吧。”  他扶着安又橘的肩,他的影子挨着安又橘的影子。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灵异情缘 作者:彭柳蓉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