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疑 作者:快刀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2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074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7分钟
简介:创作手记: 我居住在南方城市,很难得看到下雪。可今年却出乎意料地下了大雪,于是全家人一起上山赏雪。 雪一直在下,我们在山里玩得很开心。回程时……

创作手记:  我居住在南方城市,很难得看到下雪。可今年却出乎意料地下了大雪,于是全家人一起上山赏雪。  雪一直在下,我们在山里玩得很开心。回程时,雪依旧下得纷纷扬扬,我们冒雪走上了一条小路。走着走着,小路旁突然出现了一幢废弃的老屋。看着老屋,我一下就呆住了,站在路边痴痴地浮想连篇,想着在这幢刻满沧桑的老屋里,曾经发生过一些什么样的故事呢?  正当我神游太虚之际,肩头上突然出现了一只惨白的手,吓得我啊~~~~~~~~  原来是我的亲爱的悄悄地掩到了我背后,给我演了一出雪地惊魂!  这一惊,就把《雪疑》给惊了出来!鬼故事:www.1  周末,江大新闻系实习生楚凝菲早早地醒了过来。她换下睡衣,穿上毛衣走到窗前,“哗——”的一声拉开了窗帘。  窗外,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在这个南方城市里,雪是十分罕见的,更别说这样的大雪了。在楚凝菲的记忆中,上次下雪还是四年前的事。  今年这场雪是昨天才开始下的,这样的天气应该去赏雪吧,只可惜找不到人陪自己。楚凝菲叹了口气,打消了独自赏雪的念头,心神不宁地坐到电脑前,开机之后,她又起身去冲了一杯牛奶。当她端着牛奶回到电脑前时,发现OUTLOOK提示有一封新邮件。  “楚:  昨晚大雪,西山一栋老屋被压塌,有村民在废墟中发现两具尸骨,速上山采访。  凌玮”  凌玮在新闻系也算是风云人物,楚凝菲和他分到一组实习,充分感受到了他的才华和能力。虽然楚凝菲有些讨厌凌玮给自己派任务的口吻,但这次采访任务却颇合心意,正好上西山赏雪。  楚凝菲关掉电脑,在衣柜里翻出一件红色羽绒服穿上,风风火火地出了门。半小时后,她就已经坐在开往西山的公车上了。  车窗外的雪依旧纷纷扬扬地飘洒着,公车在蜿蜒的山路上艰难地爬行着,速度很慢,正好让楚凝菲更加尽兴地看雪。她虽然生长在南方,但对雪却有着非同一般地痴迷。渐渐地,她竟然望得有些痴了。  “西山到了,要看雪的乘客可以下车了。”售票员的话音刚落,就有大半乘客涌下了车,楚凝菲走在人群最后面。  楚凝菲下车之后,站在路边东张西望,想要找个人问问发现尸骨的老屋该怎么走。她看到前面不远处的一家农庄前,有几个游客正围住一个小伙子问东问西,于是慢慢地走了过去。  “山上什么地方最适合赏雪?”  “哪儿拍风景最美?”  “中午能在你们这儿吃饭吗?”  ……  小伙子十分耐心地回答着游客们七嘴八舌提出的问题,间或把目光投向楚凝菲。楚凝菲一直等到围在他身旁的游客陆续散去之后,才走上前去问道:“请问这山上有座老屋怎么走?”  小伙子听到楚凝菲的问话,转头打量起她来,神情十分怪异。楚凝菲被小伙子盯得有点恼火,生气地说:“你懂不懂礼貌,一个劲儿地盯着女孩子看干嘛?我问你话来着。”  “哦,顺着这条路一直上山就到了。”小伙子回过神来,伸手指着山庄旁边的一条小路说,说完后又痴痴呆呆地盯着楚凝菲瞧。  楚凝菲白了小伙子一眼,不再理会他无礼的目光,径直走上了那条小路。刚走几步,身后就传来小伙子的喊声:“喂,你要去老屋吗?我劝你别去,今早那儿才发现两具尸骨。”  小伙子的话让楚凝菲暗自好笑,她心想,我就是冲着那两具尸骨去了。她没有理会小伙子,继续朝前走着。那小伙子并不甘心,竟然追了上来。他跑到楚凝菲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我说的是真的,没有骗你。你一个单身女孩,最好别去老屋,那地方邪性得很。”  楚凝菲皱了皱眉头,望着小伙子没好气儿地说:“我爱去哪儿关你什么事?”  小伙子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讪笑着说:“你真不怕?要不我陪你去吧。”  楚凝菲望着眼前这个有些缠杂不清的小伙子,有些哭笑不得。她话都懒得和他多说,只是摇了摇头,继续上山。  走了一段路后,楚凝菲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隐约的脚步声,那声音不紧不慢,似乎和她的步调一致。  楚凝菲心想,一定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小伙子又跟上来了。她故意放慢了脚步,一边走着一边竖起耳朵仔细聆听背后的脚步声。果然,那脚步也慢了下来,这越发证实了她的推测。  又走了几步,楚凝菲突然停了下来,飞快地向后转过身。而当她转身之后,却猛然愣住了,在她身后那条一眼可以望到尽头的小路上,空空荡荡的,非但没有那个小伙子的身影,也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路上没人,那脚步声又从何而来?楚凝菲将疑惑的目光头向雪地,她的头皮猛地炸了! 2  雪地上有两行脚印,其中一行脚印是楚凝菲自己留下的,在她浅浅的脚印旁,还并列着另一行比她脚印大许多的男鞋脚印。而且,更可怕的是,那一行不知道属于谁的脚印还在继续地朝前走着。那情形,就像是一个隐形人正在雪地里悠闲地散步。  一步、两步、三步……  那凭空出现在雪地上的脚印一步步地朝着楚凝菲靠近,她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诡异脚印,不由得心生寒意,这寒意深入骨髓,远比漫天冰雪带给她身体的寒意更甚。  那脚印已经慢条斯理地靠近了楚凝菲,此时的楚凝菲,早已吓得目瞪口呆,她的脑子一直想着赶快跑,脚却不听使唤,除了一个劲儿地哆嗦外,一步也迈不开。  脚印走到楚凝菲身旁停了下来,她仿佛感觉到雪地里的隐形人正站在自己面前,死死地盯着自己。楚凝菲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她想要尖声大叫,声音却像被冻在了胸腔里,一点儿也发不出来。  就在楚凝菲的神经被折磨得快要崩溃时,那脚印又动了。它离开了楚凝菲身边,一步步朝前走去。楚凝菲望着雪地上渐行渐远的诡异脚印,松了一口气,她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朝雪地里栽倒下去。  很快,楚凝菲就感觉到自己栽进了一个宽厚的胸膛里,这状况比直接栽进冰凉的雪地里更让她害怕。难道是那个隐形的男孩回来抱住了自己?又惊又惧的楚凝菲再也控制不住,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从她的嘴里冲了出来……  “你怎么呢?别害怕,是我!”一个略有些熟悉的声音在楚凝菲的耳边说道。楚凝菲定了定神,这才发现抱住自己的是山庄门口那个小伙子,她紧绷的神经一下就松弛了,不争气的眼泪也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你先别哭啊,到底怎么呢?”那小伙子看着楚凝菲梨花带雨的样子,顿时手足无措。而楚凝菲却不管不顾地伏在小伙子里怀里,痛痛快快地哭着,仿佛要把刚才受的惊吓和委屈,全部化作泪水倒出来。  楚凝菲哭够了之后,一把推开小伙子,恶狠狠地说:“你干嘛跟着我!”  小伙子原本就冻得红通通的脸在楚凝菲的逼问下变得更红了,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没有跟着你,我是给山上的警察送水上去。”他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水壶扬了扬。  “警察!”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那老屋里发现了两具尸骨。当时就有人报了案,警察正在勘察现场。”  楚凝菲心中暗叫不好,既然警察到了,现场肯定被封锁了,自己很有可能一无所获。正当她一筹莫展之际,小伙子又开口说:“你不是去老屋吗?我正好陪你去。”  对啊,小伙子给警察送水,跟他一块儿不就可以混进现场了吗。楚凝菲急忙点了点头道:“行!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忙!”  “帮你什么忙?”  “待会儿警察问起我,你就说我是你妹妹,和你一块儿给他们送水的。”  小伙子有些警惕地望了楚凝菲一眼,问道:“你想干嘛?为什么要我帮你骗警察?”  楚凝菲迟疑了片刻说:“我是江大新闻系的实习生,听说西山老屋发现了两具尸骨,想采访一下。不过警察肯定封锁了现场,我要是进不去,就得不到新闻线索,所以只好求你帮我了。”  小伙子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这个忙我不会帮你,你回去吧。”他的反应让楚凝菲大感意外,她瞪大眼望着他,气得想要揍他一顿,但小伙子已经沿着小路走了。  “喂!你不帮就算了,可不许告诉警察我是来采访的。”楚凝菲跺了跺脚,一边吼着一边追了上去。 3  老屋周围拉着红黄相间的警戒线,一个胖胖的警察站在线外。警戒线里,也有几个警察正在各自忙碌着。小伙子把手里的水壶递给了胖警察,楚凝菲从他身后闪出来,脸上挂起讨好的笑容望着胖警察,可胖警察连瞧都不瞧她一眼。  “你们中午在农庄吃饭吗?如果要吃我好早点准备。”小伙子问道。  “不用了,看这架势一时半会搞不定,中午估计回不去。你准备几盒盒饭送上来得了。”胖警察说。  楚凝菲趁着胖警察和小伙子说话的空隙,一弯腰就钻进了警戒线。警戒线里的警察都在忙着做事,没有人注意到她。她溜到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开始查看起来。  这是一幢土木质结构的二层小楼,露在外面的泥土和木料呈暗黑色,上面还有许多虫蚁啃噬出来的沟壑洞槽,可见很有些年头了。  被雪压塌的地方是小楼的后部,大概有两间房那么大。楚凝菲看到雪堆里散落着腐朽的木板木柱和青幽幽的碎泥碎瓦,奇怪的是,在木板木柱和碎泥碎瓦中,有一大堆布满暗黑色斑点的黄色泥土。  楚凝菲呆呆地看着那堆黄色泥土,脑子里一阵恍惚,她似乎看见泥土上躺着两个人,那是一男一女,楚凝菲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只能看见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突然,楚凝菲觉得头痛欲裂,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撕裂她的脑袋跑出来。她忍不住双手抱头,朝地上蹲了下去。  “喂,你跑进去干嘛!”就在这时候,楚凝菲听到了一声喝问,可她已经头痛得没了申辩的力气。  “我对这里发现尸骨有些好奇,想走近点看看。”楚凝菲迷迷糊糊地听到小伙子在回答着警察的问话,原来警察吼的是他,楚凝菲有些想笑,却发现自己的脸已经僵住了,完全笑不出来。恍惚中,楚凝菲感到有人将自己扶出了警戒线。  楚凝菲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和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她挣扎着坐起来靠在床头,回忆着自己是怎么到的这儿。  “你醒了,想不想吃点东西?”这时候,那个小伙子出现在门口。  “我不饿,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楚凝菲虽然刚刚醒转,却一点没有感觉到饥饿,她问道。  “这是我家,你在山上晕倒了,我就把你带回来了。”小伙子答道。  楚凝菲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问道:“我晕倒时,你闯进警戒线里扶我,警察有没有问我是谁?”  “当然问了,警察还说你很可疑,要抓你回去。”小伙子说到这儿,突然住了嘴,脸上露出一个诡谲的微笑。  “那后来为什么他们又没有找我麻烦了?你是不是按我教你的那样,说我是你妹妹?”楚凝菲追问道。  “我没跟警察说你是我妹妹。我跟他们说,你是我媳妇儿,脑子有点问题,我也不知道你怎么跑到老屋那儿去了……”小伙子话音未落,楚凝菲已经抓起一个枕头朝他扔了过去。 4  楚凝菲的脑袋不怎么不痛了,她正准备起身下了床。突然听见屋外有人大声喊道:“文峻,给我准备一个房间,晚上我住你这儿。”  “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同事呢?”楚凝菲听见小伙子问道,她终于知道了他叫文峻。  “他们已经下山了,我在后面准备将尸骨运回去检验,刚装上车就接到他们的电话,说下山的路滑坡了,路面堵死了,今天回不去了。”  楚凝菲起床走到门边,从门缝里偷偷望出去,看见和文峻说话的正是那位胖警察。她心想这下好了,自己可以找机会结识胖警察,说不定可以搞到第一手的资料,完成采访任务。  就在楚凝菲正要走出去和胖警察搭讪时,她的头突然又剧烈地痛了起来,这头痛来得十分迅猛,完全让她猝不及防,她脚下一软,倚着门框瘫倒在地。  当楚凝菲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她听到外面堂屋里传来一阵喧闹,而且越闹越凶,她听出是文峻和胖警察在争执。  “不可能搞错,昨天是我亲手把尸骨装上车的。”胖警察大声说。  “你亲手装的尸骨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怎么可能知道!”文峻激动地吼道。  “肯定是有人偷走了尸骨,你这儿还住了其他什么人?”胖警察问。  “你的警车停在门前,都知道车上装着两具尸骨,谁还敢来我这里住。”文峻的语气很是不满。  “没人偷尸骨怎么会不见了,难道是尸骨自己跳下车跑了?荒谬!”胖警察火冒三丈地吼了起来。  “说不定那尸骨真是自己跑了……”文峻的话说了半截,突然住了嘴,胖警察也没有了声音,外面突然变得十分安静。  正在激烈争吵的两个人突然一起住了嘴,这种情形让楚凝菲感到诡谲和怪异,她好奇地起身下床,走了出去。  楚凝菲走到门口,看见一辆警车停在门前,而文峻和胖警察都站在警车旁边,目瞪口呆地望着那条通往老屋的小路。  楚凝菲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路到了小路上,当她清楚地看到小路上两行浅浅的脚印时,也变得跟文峻和胖警察一样,呆住了。  那两行浅浅的脚印,并非人走过的脚印,而是骷髅的脚掌骨留下的脚印! 5  文峻看着地上两行诡异的骷髅脚印,颤抖着说:“它们、它们真的自己跑了!”  “不可能!这是两具尸骨,又不是两个犯人,怎么会自己逃跑!”胖警察下意识地反驳道。“一定是有人偷走了尸骨。”  “如果有人偷走尸骨,雪地上应该留下偷尸者的脚印,而不是两具骷髅脚印。”文峻说。  “也许他故意留下骷髅脚印来迷惑人。”胖警察推测道。“可以,他是怎么做到的?”  “除非他可以控制尸骨,让尸骨自己离开。”文峻的语调中充满了恐惧。“据说湘西的赶尸者,能让尸体自己走路。”  “这里不是湘西,哪儿来什么赶尸者!就算是在湘西,赶尸也只是民间传说,有谁真见过。”胖警察压根儿不相信文峻的怪力乱神之说。  “没见过不等于不存在,民间传说并非都是空穴来风。你就能肯定,这西山上没人会赶尸?”文峻不以为然地说道。  “赶尸者赶的是刚死不久的人,我车里装的是两具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尸骨,你听过赶白骨走路的传说吗?”胖警察说完后,蹲下身去仔细查看地上的脚印。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对文峻说:“两行骷髅脚印的深浅并不一样。”  “男女尸骨的重量本身就不一样,它们走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肯定深浅不一。”文峻答道。  “这也有可能。”胖警察若有所思地看了文峻一眼,点了点头,随即又说:“我想跟着骷髅脚印走走看,说不定它们自己走回老屋去了,你陪我一起吧。”  “你自己去吧,我还有点事。”文峻推辞道。  “不行,你必须跟我去。这事儿不能张扬,让其他人知道了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在没有查到结果前,留你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放心。”胖警察严肃地说。  “你!哎……”文峻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跟在胖警察身后,循着雪地里的两行骷髅脚印朝山上走去。  等胖警察和文峻走远之后,楚凝菲也走出了大门。她看着雪地里那两行恐怖诡异的骷髅脚印,脑子里却想起了另外一双脚印。  昨天,她走在去老屋的小路上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以为是文峻在跟着自己,可当她回头时却发现,身后一个人也没有,雪地里凭空出现了一双脚印,那脚印慢慢地走近她,还在她身旁站立了片刻后才离开。  那个雪地里的隐形人和这两具失踪的尸骨有没有什么关系呢?会不会正是那个隐形人偷走了警车里的尸骨呢?他既然可以让人看不见自己,自然也可以让人看不见他的脚印。  一个能够在别人眼中隐形的人,在风雪交加的夜里,赶着两副骷髅,一步步地走在一条山间小路上。楚凝菲脑子里想象着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场景,心头禁不住一阵阵发毛。  隐形人、赶尸者!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一次简单的采访任务,竟然会遇到这么多匪夷所思的怪事。采访任务!楚凝菲猛然想起了自己上山的目的,她上山就是要采访老屋里发现两具尸骨的事,现在发生了尸骨神秘失踪事件,不是正合自己的心意吗。 6  楚凝菲壮起胆子走近骷髅脚印,仔细查看起来。骷髅脚印顺着那条通往老屋的小路一直延伸下去,在骷髅脚印旁边,还有两行胖警察和文峻刚留下的新鲜脚印。  楚凝菲看着雪地上四行脚印,心里突然动了一下,在那四行脚印里,有一行脚印她十分眼熟。她低头回忆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了惊惧交加的表情。  那让她眼熟的脚印竟然和她昨天遇到的隐形人留下的脚印一模一样!而那脚印却是骷髅脚印旁胖警察和文峻留下的两行脚印里的其中一行。  楚凝菲开始努力地回忆昨天的经历,当隐形人的脚印朝山上走去时,她被吓得瘫倒了。这时,文峻才从后面走上来抱住了自己,这就说明文峻绝对不会是那个隐形人。  既然文峻不是那个隐形人,那么剩下的就只有那个和文峻在一起的胖警察了。昨天,当自己和文峻一起走到老屋时,一眼就看见胖警察站在警戒线外,那么他极有可能只比自己和文峻先一步走到那儿。  对!胖警察就是那个隐形人。  可是胖警察为什么要偷走装在自己车上的两具尸骨呢?难道这两具尸骨里隐藏着什么让他想极力掩盖的秘密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在正和胖警察在一起的文峻就危险了,胖警察为了保守住尸骨里隐藏的秘密,随时都有可能对文峻下毒手。  想到这里,楚凝菲对文峻的处境很是担忧,她心急如焚地顺着小路上延伸的脚印追上山去。不知道跑了多久,楚凝菲看到了老屋的屋檐,她多了一个心眼儿,离开小路,钻进了旁边的树林里,蹑手蹑脚地向老屋摸过去。  老屋周围的警戒线还没有拆去,但附近却一个人也没有,这让楚凝菲有些奇怪,她钻出树林四处张望,周围却空空荡荡的,并没有文峻和胖警察的踪迹。  楚凝菲没了主意,她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寻找文峻和胖警察。无奈之下,她决定进老屋去看看。  楚凝菲对昨天靠近老屋后头痛欲裂的感觉记忆犹新,她害怕同样的状况再次发生,一步步小心翼翼地朝着老屋走去,她准备一旦感觉到了头痛,就马上退后。  事实证明,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一直走到老屋门前,她都没有感觉到头痛,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老屋破败幽深,从门口望进去,仿佛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暗。楚凝菲突然有些胆怯,老屋里曾经埋藏过两具尸骨,虽然现在那两具尸骨已经失踪了,但这幢神秘的老屋里会不会隐藏着比尸骨更可怕的东西呢?  楚凝菲再次环顾着静悄悄的老屋四周,整个雪地里一片死寂,连个鬼影子也没有。是进老屋,还是回农庄等文峻的消息?她陷入了踌躇之中。 7  “我说的是真的,没有骗你。你一个单身女孩,最好还是别去老屋,那地方邪性得很。”  “我没有跟着你,我是给山上的警察送水上去。”  “我没跟警察说你是我妹妹。我跟他们说,你是我媳妇儿,脑子有点问题,我也不知道你怎么跑到老屋那儿去了……”  楚凝菲站在老屋门前,脑海里回荡的全是和文峻在一起的那些场面。她并不相信一见钟情,可她觉得文峻的一言一行都给她一种似曾相识之感。他总是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很自然地关心和呵护着自己。而且,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仿佛都是很应该的,并没有让自己感到刻意和突兀,好象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而当她发现文峻身处危险之中时,也是毫不犹豫地就追到了老屋来。  虽然楚凝菲并不知道文峻和胖警察是否进了老屋,但她十分强烈地感觉到老屋隐藏着什么秘密。而这秘密,也许正是发生这些怪事的根源,同样也是让文峻处境危险的根源。  即使自己并不想去追究什么秘密,但为了帮助文峻脱离危险,也必须踏进老屋一探究竟,楚凝菲一边想着一边踏进了老屋。  老屋里仿佛与屋外的冰天雪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当楚凝菲站在老屋外面时,漫天纷纷扬扬的冰雪,并没有让她感觉到寒冷;而当她踏进老屋之后,反而感到了一阵透骨的阴冷将自己团团地包围起来。那种阴冷,并非来自于身体,而是发自内心。  楚凝菲好容易才让自己慢慢适应了老屋里的那种阴冷气氛,眼睛也勉强可以看清黑暗中的一些事物了,她开始挨间查看各个房间。  老屋里所有房间的门都大大地洞开着,奇怪的是,这些房间里都没有窗户,难怪屋里一片漆黑。楚凝菲连续看了几间,发现房里除了四处散落的枯草杂物外,没有任何能引起她兴趣的东西。  当楚凝菲走出了最后一个房间后,一壁木墙出现在她面前。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老屋不是被雪压塌了一部分吗,为什么每间屋子都完好无损。而且,老屋从外面看是一幢二层小楼,为什么里面却没有楼梯呢?  她试探着伸出手,叩了叩面前的木墙,“咚、咚、咚”,声音十分空洞。楚凝菲又伸出了另一只手,双手一起使劲推向木墙。  “哗”木墙应声而倒,一片光亮骤然照进了老屋,刺痛了楚凝菲的眼睛。 8  那间被雪压塌的屋子和楼梯出现在楚凝菲的眼前。就在她抬脚踏上了咯吱作响的楼梯时,她觉得自己的头又有些隐隐作痛了,但她并没有退却,因为她觉得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楚凝菲跨上最后一级楼梯,猛地怔住了!楼梯的尽头空空如也,那本应是楼道和房间的地方,已经全部塌了。  楚凝菲站在孤零零的楼梯上,心里充满了极度的失望感和挫败感,愣了好一会儿,她心有不甘地朝下望去。这时候,她脑里突然感到一阵眩晕,脚下也变得虚浮起来。她急忙闭上眼,稳了稳神。片刻之后,她的头不那么晕了,又试着睁开了眼睛。  楼下是坍塌的废墟,腐朽的木板木柱和青色的碎瓦四处散落,但这些东西并没有掩盖住角落里那堆布满暗黑色斑点的黄色泥土,而楚凝菲的目光落到那堆黄色泥土上时,就再也移不开了。  这时候,楚凝菲的头又一次剧痛起来,头痛无情地折磨着她,让她感到整个头好象都不属于自己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疯狂地挣扎着,想要冲破她的脑子跑出来。头痛越来越厉害,而且开始蔓延到她的全身,似乎要将她撕得支离破碎。她拼命地想要闭上眼睛,不去看那堆黄色的泥土,却始终力不从心。  终于,她再也支撑不住,软软地瘫倒在楼梯上。而就在她瘫倒的同时,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竟然奇妙地消失了。  正当楚凝菲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时,突然看到一幕让她不敢相信的情形。她眼前废墟上那些散乱的木板、木柱和碎瓦竟然动了起来,那些没有生命的东西先是缓缓地移动,跟着就动得越来越快,不一会儿,那些木板、木柱和碎瓦一一移动到位,那间被雪压塌了房屋竟然重新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楚凝菲像是在看一场逼真的电影回放,她甚至看到,那些复位后的木板、木柱,已经变得不那么破旧不堪了。她被眼前这奇异的情形惊呆了,难道是时光倒流了?抑或只是自己在昏迷中的一个梦?  “这儿有间屋子,我们进去歇一会儿再下山吧。”这时候,楚凝菲突然听到一个年轻男孩的声音。  “这屋子里阴森森的,好象比外面雪地里还冷,我们还是走吧。”另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说道。  “是你的心理作用吧,山里这样废弃的老屋很多,没什么可怕的。”  “这屋里积了这么厚的灰,不知道多久没有人住了,挺脏的,我们还是走吧。”  “外面风太大了,万一你吹了雪风被冻病了我就万死莫赎了,还是歇一一会儿再走。咦!这儿有个楼梯,我们上楼去看看,上面说不定要干净一些。”  随即,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一个穿灰色防寒服的年轻男孩和穿红色羽绒服的年轻女孩一前一后地从楼下走了上来。 9  楚凝菲看见那一男一女走上楼来,想要张口呼救,却发现自己不但动不了,嘴里也发不出声音。那一男一女很快就走到了楚凝菲躺着的那一级楼梯上,他们像是压根儿没有看见楼梯上躺着一个人,抬脚就往楚凝菲身上踏了下来。  楚凝菲眼睁睁地看着那只脚踏向自己,心里虽然惊恐万分,却毫无办法。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那只脚穿过了楚凝菲的身体,直接踏在楼梯上。这俩人竟然没有实体,只是两个人形的空气。难道他们不是人?恐惧将楚凝菲团团包围,她躺在地上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一男一女,不敢继续深想。  “没想到南方也会下这样的大雪,我好多年没有看过如此美丽的雪景了,这次多谢你陪我。”女孩说道。  “能和你这样的美女一同上山赏雪,是我的荣幸,应该是我多谢你才对。”男孩的语气有些轻薄,女孩的脸蓦地变红了。  “我很高兴在实习时能与你合作,遇上你这样优秀的伙伴,是我的幸运。我也很感激你一直以来像大哥哥一样照顾我。”女孩突然顾左右而言其他。  女孩的话让男孩有些尴尬,他讪讪地说:“我在你眼里就只像大哥哥吗?”  女孩沉默不语,气氛变得有些古怪而微妙。过了一会儿,女孩开口打破了沉默:“外面的风雪小了些,我们走吧。”  这时,那男孩却做出了一个极其让人意外的举动,他抢到女孩的前面,“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小菲,我爱你!”他一把抱住女孩的腿,www.激动地说道。  女孩被男孩的突然表白搞了个措手不及,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兔,一脚把男孩踢开。  被踢开的男孩靠在墙角,他忘情地看着女孩说:“四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你不要说了,你这样做对得起你最好的朋友吗?”女孩的口气有些愠怒。  “是啊!我爱你就是对不起自己最好的朋友,因为他是你的男朋友。可是,又有谁对得起我呢?”男孩不顾女孩的反对,继续说道:“你是我刚到学校遇到的第一个女孩,一看见你我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我的性格内向,不敢向你表白,我一直把这份爱藏在心底,只把这份感情向我最好的朋友倾诉过。可惜当时我并没有告诉他你的名字,他鼓励我勇敢地向你表白,我却始终做不到。后来,他告诉我,他也爱上了一个女孩,而且已经向那女孩表白了,结果那女孩也爱他,他们已经开始交往了。他还说,什么时候把那女孩带给我看看。我很为他高兴,也在心里为他祝福。可当他真正带着那女孩出现在我眼前时,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地懦弱和愚蠢,因为那个女孩竟然是你!”  “够了,你起来!我们走吧,今天的事我会当从来没有发生过,回去后就把它忘了。”女孩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不,求你让我说完。有些话,我在心里憋了整整四年了,再不说出来,我会被憋疯的。我心里明白,即使我说了,你也不会爱上我。我不会奢求什么,只要你听完就行了。”男孩哀求道。  “你用不着说,我也不想听。有的话,该说的时候没有说,以后就永远没有必要说了。”女孩极力保持着平静的口吻。  “我一定要说!我害怕今天再不说,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说了,我不想后悔一辈子。”男孩的语调有些失控。  “有些话藏在心底,是很美好的回忆;一旦说出来,反而会让许多人尴尬,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一直是个很优秀的男孩,你一定会遇到一个和你同样优秀的女孩的,我相信这一点。那些没有说的话,你还是等它藏在心里吧,留给你心爱的女孩吧。”女孩温柔地劝说着男孩。 10  “我知道你看不上我的懦弱和胆怯,但那是以前的我,现在我已经完全变了。你看看这几年我在学校的表现就明白了,我这一切都是为你而改变的!可你却成了别人的女友,我变得那么优秀又有什么用呢?没有你,我沉沦的灵魂永远都得不到救赎。”男孩的语气越来越激动,这让女孩有些害怕了,她的脚步悄悄地向楼梯移动着。  男孩没有注意到女孩的小动作,他依旧喃喃自语地表白着。“你是我心目中的天使,在你闯进我的视线的那一瞬间。我就在心底发誓,要爱你一生、呵护你一世!后来,我知道你和我最好的朋友相爱了,本来想放弃爱你,这样就可以不背叛朋友了。但我尝试了无数次,发现如果不背叛朋友就要背叛自己的心。而且,我根本就做不到不爱你,哪怕我只能偷偷摸摸地爱你,哪怕这份爱永远没有回应,我也无怨无悔。”  “不管你怎么看不上我,也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不会介意的。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止我爱你。我明知道这份爱是没有回报的,也永不后悔。我没有其他非分之想,只想把藏在心底的这份感情痛痛快快地说出来!”男孩说到最后,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这让女孩心里更加害怕,她担心男孩会失去理智。在这荒山老屋里,如果男孩失去了理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女孩刚移动到楼梯边上,男孩突然发现了她的动作,他猛地弹身而起,对女孩吼道:“你想跑!你为什么要跑?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把心里话说给你听!难道你连听都不愿意听吗?”  女孩看着男孩近乎癫狂的表情吓得直往后退,www.可她只退了一步,脚下就踩滑了,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仰了下去……  男孩被这突然发生的变故惊呆了,他甚至没有来得及伸手拉女孩一把,就眼睁睁地看着女孩滚下了楼梯。在一阵轰隆隆的响声中,夹杂着女孩一声短促的惨呼。  惨呼声让男孩的神智在刹那间恢复了清明,他神情遽变,疯狂地朝楼下冲去。随即,楼下响起了男孩焦急地呼喊:“小菲、小菲!你怎么呢?快醒醒啊!”喊着喊着,男孩的声音逐渐带上了哭腔:“小菲,你快醒醒啊,天气这么冷,睡着了会感冒的。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说出自己的心事,更不该说今天不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听不到了的混帐话。天啦!为什么让我一语成谶啊!……呜……呜……”  过了一会儿,楚凝菲看见那男孩走上楼来,他怀里抱着那个女孩,女孩脸色苍白、双眼大大地睁着,却没有一点神采。她头上有一个大大的伤口,正汩汩地往外涌着鲜血,那鲜血顺着她披散的发梢,一滴滴地滴落下来,在楼梯上留下了一行刺眼的嫣红……  男孩默默地跪在女孩的尸首旁,如一尊雕塑般一动也不动。楚凝菲看着悲伤欲绝的男孩,心中涌起了极其强烈的冲动,想要上前安慰这个可怜的人,可惜她试了试,依旧无法活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溜走了,那男孩不知在女孩的尸首旁跪了多久之后,突然站了起来,他木然的脸上绽出一个笑容。此情此境下,这笑容显得那么的突兀和诡谲,有几分欲绝的凄楚、也有几分放下心事后的释然。 11  “小菲,我想明白了。这是老天可怜我一片痴心,给我一个能永远和你在一起的机会,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你等等我,我很快就回来。”男孩俯下身子,在女孩那失去了血色的唇上印上了深情的一吻后,转身跑下楼去。  楚凝菲心里隐隐约约地猜到那男孩可能不愿意独活,会为他深爱的女孩殉情。她感觉到心底某个脆弱的地方被男孩深深地触动了,两滴泪珠悄然滑出了她的眼眶。  不久,楼下响起了异常沉重脚步声,楚凝菲看见那个男孩走了上来,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毛衣,原本穿在他身上的灰色防寒服,此时却扛在他的肩上,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男孩一步步地走到女孩尸首前,他取下扛在肩头上的灰色防寒服,从里面倒出一大堆黄色的泥土。之后,男孩又来回跑了几趟,每趟都会扛回来一大堆黄色泥土,女孩尸首旁的黄色泥土逐渐堆成了一座小山。  这时,男孩开始了另一项工作,www.他用那堆黄色的泥土,在老屋原来的土墙外面,慢慢地又砌起了另一堵土墙,两道土墙间形成了一个夹层。最后,男孩在那堵新砌的土墙上预留了一个缺口。  楚凝菲看着男孩有条不紊地做着这一切,他做着这些事的时候,双手一直在滴着鲜血,那些鲜血滴在黄色泥土上,分外地醒目。男孩脸上的表情平和安定,充满了虔诚的光芒,楚凝菲甚至能感觉到此时此刻他心中的平静与幸福。   最后,男孩俯下身子抱起女孩的尸首,缓缓地走到那面新砌的土墙前,轻手轻脚地把女孩的尸首从预留的缺口处放进了两面墙的夹层里。他的动作十分温柔,就像抱起自己熟睡的爱人,生怕惊醒了她的美梦。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把地上剩余的黄色泥土用防寒服包了起来,抱着泥土从缺口里钻进了两面土墙的夹层里。他进去之后就打开了防寒服,一点一点地捧出里面的泥土,从里面开始封堵那个缺口。  这时楚凝菲才真正明白,男孩竟然要活活地把自己与女孩的尸首一起封进土墙的夹层中,和女孩死在一起。这是一种何等深沉的爱恋、又是一种何等惨烈的殉情方式!   “不要!”楚凝菲想要阻止那男孩的疯狂举动,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呼。但是,当她的喊声脱口而出时,眼前的一切蓦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发现自己依旧躺在那段孤零零的楼梯上,面对的只有那坍塌废墟中的一抔黄土。  随即,楚凝菲发现自己恢复了活动能力,但她并没有立即站起来,她仍然沉浸在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之中,为那个爱得可怜可悲、却又可叹可敬的男孩感概不已。 12  楚凝菲不知道在楼梯上躺了多久,她隐约听到屋外传来了说话声,莫非是那痴情的男孩回来了,楚凝菲一阵激动,“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飞快地跑下楼梯,冲出了老屋。  刚冲到门口,她就看见文峻和胖警察站在门外的雪地上,面对面地对峙着,她赶紧闪身地躲了起来。这时候,楚凝菲已经从刚才那幻灭的爱情故事里醒了过来,记起了自己来老屋是为了要告诉文峻,胖警察就是偷尸骨的隐形人。   “说吧,你为什么要偷那两具尸骨?”胖警察首先开口说话了,站在他对面的文峻居然并没有反驳他的话,只是淡淡地说道:“我早知道瞒不过你,你是怎么怀疑到我的?”  “当我在雪地里仔细查看了骷髅脚印后说,两行骷髅脚印的深浅并不一样时,你马上就推测说男女尸骨的重量本身就不一样,它们走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肯定深浅不一。”胖警察说到这儿,文峻恍然大悟地说:“对了,是我心急了,我忘了你并没有和我提起过那两具尸骨是一男一女。”  胖警察笑了笑说道:“你的确是心急了,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www.难道还不了解你吗?你历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可是遇到这件诡异的事情,你居然迫不及待地搬出湘西赶尸者的传说来误导我,这可和平时的你大不一样啊。”  听了胖警察这句话后,文峻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迷茫,他喃喃地说道:“也许我以前是不相信,但说不定现在又相信了。”  胖警察说:“好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了。你告诉我尸骨藏在什么地方吧,我好拉回去交差,你偷尸骨的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你不能带走尸骨,就让他们葬在西山吧!”文峻的声音虽低,语气却斩钉截铁。  “不行,我必须要把尸骨带回去检验,确定死者的身份。你如果坚持不说出尸骨的下落,我只好告你妨碍公务。”胖警察神情严肃地说道。  “不用检验了,我知道那尸骨是谁的!”文峻显得有些激动。  文峻的话让胖警察愣住了,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要乱说话,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些话将成为法庭上的证据!”  文峻庄重地点了点头,回答道:“我会对我说的话负责的。这两具具尸骨,一具是我女朋友的,还有一具,是我最好的朋友的。”  胖警察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你说的是四年前失踪的他们?不过我就算相信你的话,也得把尸骨拉回去鉴定。你说的是真是假,很快就会见分晓。现在你先告诉我尸骨藏在什么地方。”  “我不会说的,我想他们也不愿自己的尸骨离开西山。”文峻的语气又恢复了平静。  胖警察火了,他对着文峻吼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自从四年前他们失踪以后,你就没有正常过。有人说在西山见过他们最后一眼,你竟然辍学跑到这荒山上来开一家农庄。这几年,你找遍了西山的每个角落,就连我都跟着你在山上跑了好多次,最终还不是一无所获。现在偶然发现两具尸骨,你就说是他们的尸骨,你凭什么这样说?我看你是失心疯了,我告诉你,我们看见两具尸骨时,它们是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的,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它们分开。如果真是他们两人的尸骨,这样还值得你念念不忘吗?” 13  文峻抬起头,定定地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轻声说道:“我没有疯,我相信他们不会背叛我。虽然他们失踪以后我一直找不到,但我相信如果他们出现的话,一定是在西山,所以才会在西山上长住下来。”  “菲儿虽然生长在南方,但她一直对冰雪喜欢得不得了。而西山是这个城市里最适合赏雪的地方,如果她活着,总有一天会上西山赏雪的。今年,西山终于下雪了,我原以为可以等到她,没想到却只等到了她的尸骨。我答应过她,我会陪她一辈子,就算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也要信守自己的诺言,她的尸骨既然在西山,那么我也会在西山上守侯着她。”  文峻的眼角挂着泪滴,继续喃喃地诉说着:“我们在一起时,有一次她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手臂摔骨折了。我陪她去医院照了X光,那张X光片子我一直留着,想她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如果说她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可能有些夸张;但她化作了一堆白骨,我却是一定可以认出她的。当有人在老屋里发现两具尸骨时,我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而且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具是她的尸骨。而另一具,我也猜到是谁了。我当时就想悄悄偷走这两具尸骨,可惜发现尸骨的人报了警,我失去了最佳的机会。”  胖警察走到文峻身旁,拍了拍他的肩头说:“我了解你的感情,我也不逼你交出尸骨了。咱们回农庄去吧,别在这冰天雪地里杵着了。”  文峻跟在胖警察身后离开了老屋,躲在屋里的楚凝菲这才走了出来。刚才胖警察叫文峻离开的时候,楚凝菲看见文峻回过头来对着她笑了一笑。她虽然不知道那笑容里的含义,却明白了文峻知道她躲在老屋里。  和来老屋时一样,楚凝菲顺着文峻和胖警察留在雪地里的脚印,悄悄地跟在了他们身后下了山。当楚凝菲赶到文峻的农庄时,发现事情又有了变化,她远远地看见,胖警察怀里抱着一副骷髅,正从农庄里走出来,他一边把骷髅装上车一边回头对文峻说:“我就猜到,你既然认出了她的尸骨,绝对不肯再让她离开你的。你放心,我把两具尸骨带回去检验之后,一结案就给你送回来,保证完好无损。你如果实在不放心的话,就跟我一起送他们下去吧,反正鉴定证明了是他们的尸骨后www.,你也得去作证。”  文峻斜靠在农庄门边,无可奈何地看着胖警察将骷髅装进车厢里。胖警察跳进驾驶室里,一边和文峻说着话一边发动了警车,警车呼啸着窜上了公路,胖警察得意地把目光从文峻身上收回来,望向前方的路。这时候,胖警察突然看见,就在前面的道路中央,竟然站着一个女孩,他手忙脚乱地去踩刹车,脚却不听使唤地将油门踩到了底,警车像一头发狂的猛兽一般,怒吼着扑向道路中央那位女孩……  警车又冲出一段距离后,惊魂未定的胖警察终于刹住了车。他把车停到路边,拉开车门冲了下来,飞快地朝来路跑了过去。他一直跑到文峻身边,却并没有看到路上有被车撞倒的人。  胖警察有些疑惑,他一个劲儿地问着文峻:“刚才路上是不是有一个女人?我是不是撞到她了?”文峻只是痴痴呆呆地望着路上,一言不发。  胖警察还是放心不下,又沿着刚才警车开过的道路仔细检查了一遍,路上除了警车的刹车印痕外,根本就找不到一点儿发生过车祸的痕迹,胖警察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真是见鬼了!我明明看到路上有一个女人的,怎么就不见了。”胖警察一边嘟哝着一边回到了警车上,又一次发动了警车。 14  楚凝菲傻傻地站在道路中央,刚才发生的一切让她完全懵了。   当胖警察把尸骨放进警车时,她看见文峻靠在农庄门口,眼神里充满了留恋和不舍,自然而然地联想起了在老屋里看到的那个痴情男孩。  这两个为爱痴狂的男孩,无论生死,都愿意一生陪着他们所爱的女孩长留在西山之上。那个不幸而又幸福的女孩,她的在天之灵也肯定愿意自己的尸骨留在西山之上吧。  楚凝菲一边想着,一边在心里做出了决定,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帮文峻留下她的尸骨。所以她趁着胖警察和文峻说话的时候,悄悄跑到警车前面的路上站着。她想,只要拦住了警车,胖警察就不能硬把尸骨拉走了。  胖警察发动警车之后,楚凝菲发现他看见了站在路上的自己,却没能够将警车刹住。当警车朝自己直撞过来的时候,楚凝菲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胖警察眼中流露出来的绝望和惊恐。那一刻,楚凝菲同样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警车竟然轻飘飘地冲过了自己的身体,自己并没有被撞倒,依旧好端端地站在道路中央。  后来,楚凝菲看见胖警察停了车,一边往回跑着一边在路上东张西望。他与楚凝菲擦肩而过,却并没有看见依旧站在道路中央的楚凝菲。  “喂,我没事儿!”楚凝菲伸手去抓胖警察,却一把抓了个空。胖警察跑回文峻身边,问了他一句什么话,文峻没有理他,他才又满面疑惑地朝警车走去。  胖警察走到了楚凝菲面前时并没有停下来,仍旧自顾自地走着。楚凝菲还没有来得及闪避,胖警察已经从她的身体里穿了过去。楚凝菲清楚地听见胖警察嘴里嘟哝着:“真是见鬼了!我明明看到路上有一个女人的,怎么就不见了。”  楚凝菲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愣愣地转过身去,看着那辆载着两具尸骨的警车绝尘而去,突然感觉心里变得空空荡荡地,像是丢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一般。她麻木地回过头去,朝靠在农庄门口的文峻望过去。而此时,文峻也正痴痴地望着站在道路中央,不知所措的她,眼里滑出了悲伤与不舍的泪水。   楚凝菲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她几乎是飘到文峻身边,“对不起,我没有能帮你留下他们的尸骨!”她伸手想要为文峻擦去眼泪,却擦了个空。  “他拉走了你和他的尸骨,我再也留不住你们了。也许,是你们该走的时候了……”文峻的嘴里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话。  “我和他的尸骨?”文峻的话如同一个晴天霹雳,炸醒了楚凝菲,她犹如魔怔一般低语道:“我就是文峻的女朋友、我就是小菲,原来在老屋里因意外死掉的女孩菲儿竟然就是我自己……”  这时候,楚凝菲的脑海里慢慢地回想起了所有的事情。原来自己上西山来,只是在寻找丢失的记忆,自己在老屋里看到的,只是在重演四年前自己的经历罢了。难怪自己看见这场和四年前一样的大雪时,会觉得心神不宁,那是因为,这场大雪复苏了自己被封锁的记忆。www.  雪地上诡秘的隐形人脚印、两具尸骨的神秘失踪,以及那些她曾亲身经历的扑朔迷离、令她万分不解的的种种怪事,在真正的真相面前,都显得那么地轻描淡写…… 尾声   一个月以后,文峻卖掉了路边的农庄,翻修了那幢发现两具尸骨的废弃老屋,独自一个人搬了进去。而在老屋的背后,添了两座新坟。  又是一个雪天,文峻坐在坟前自言自语地说着话。  “菲儿,你不是曾经问过我为什么要偷走两具尸骨吗?我现在就把真相说给你听。那天和今天一样,天上也飘着大雪。当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问我去山上的老屋怎么走时,我还以为只是遇见了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女孩子。但后来我发现,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看不见你。我这才知道,是你的灵魂回来了。”  “我曾经发过誓,无论生死,我都会用心呵护你。所以不管是活着的你还是你的灵魂,我都小心翼翼地守护在你左右。你在老屋靠近两具尸骨时晕了过去,后来尸骨被拉到了农庄门口,你又在屋里晕了过去。我猜测是因为尸骨的原因,于是打算帮你偷走尸骨。可当天晚上,我还没有来得及下手,就看见你从屋里出来了,你亲自带走了两具尸骨,转了一圈后又把尸骨带回农庄里藏了起来。你的脚印很浅很浅,很快就被积雪覆盖得无影无踪,所以雪地上就只留下了两行骷髅的脚印。”www.  文峻抬起头来,望着漫天纷飞的雪花,他眼睛里有晶莹的泪花在滚动着。渐渐地,那一颗颗泪花化作泪珠滑出了眼眶,文峻没有伸手去拭擦,他任由那些泪珠恣意地奔涌出来,顺着他的脸颊滑落。那泪珠,一颗颗地滴到雪地上,立即被冻成了一颗颗晶莹的冰泪珠,那些冰泪珠在雪地上欢快地滚动着,一直滚到一座坟茔前,在雪地上排列出了一颗剔透的水晶心……  文峻看着那四处乱滚的冰泪珠,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声叹道:“菲儿,你又在调皮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