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作者:叶聪灵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3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01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恐怖少年系列之《秘密》作者:叶聪灵 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这秘密隐藏在我们都自以为安全的角落里,但是,它真地可以被隐藏……

恐怖少年系列之《秘密》作者:叶聪灵 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这秘密隐藏在我们都自以为安全的角落里,但是,它真地可以被隐藏住吗?如果有一天,它再一次浮出水面的时候,是不是就是我们劫数的开始。 1我有一个秘密 走在花堂高中的校园里,我的内心里突然有一些留恋的情绪。这个夏天好像格外地炎热,让我们就要离开的心情也显得特别浮躁。高中的生活就这样要结束了,不知道等待我的明天会是怎样。 “柯轲,有一封你的信。”说话的人正是我的同班同学赤景森。 “怎么都快毕业了,还有人写信给我。”我疑惑着接过他手中的信。 打开信,原来里面是一张小卡片,是粉红色的,这种颜色,让我有特别熟悉的感觉。 上面写着: 亲爱的柯轲,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阮阮姐。我回来了,今年的暑假来我家玩吧,我很想念你,期待你的到来。 看到这张粉红色的卡片,我的内心里涌现出很多复杂的情绪,有惊喜,有怀念,也有伤感。因为4年前,阮阮姐车祸后去美国治疗了,后来就杳无音信了。她终于可以接受治疗,平安无事地回来了。 也许阮阮姐根本不知道,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秘密,那就是,我一直喜欢她。不知道这个秘密还要隐藏多久,如果这一次我有机会见到她,我会不会告诉她呢。 “在想什么?好像陷入到回忆中的样子。”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回过头一看,是女朋友顾慕紫。 “噢。只是快毕业了,有点留恋高中的生活。”我掩饰着自己对阮阮姐的怀念。 “你弟弟安靖钧,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吗?”我知道慕紫的弟弟已经失踪好几个月了。 “我和弟弟是异卵双胞胎,所以我们之间总有一些超乎常人的感应。他失踪的那个晚上,我突然感觉到胸口疼痛难忍,所以我想,他应该是凶多吉少了。”慕紫其实一直都想知道她弟弟失踪的真相。 “柯轲,你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吗?我听说,几个月前在我们学校自杀的那个女生奇美瑞有预知死亡的能力。很多人对那种预知都半信半疑。但是我相信她的超能力。因为我和弟弟之间,总有一种特别的感应,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第六感。我总是觉得弟弟的失踪,和花畦蕊有关。他失踪前总是和她在一起。可是她却对警察说,弟弟失踪的那个晚上,她根本没有见到过弟弟。我不相信她的话。我更相信我的直觉。” “其实对那些所谓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也是将信将疑。除非我亲眼看到,否则……” “否则你是不会相信的。对吗?说不定有一天,你也会遇到一件让你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你才可以真正体会到那种不一样的感觉。” 2莫名的聚会 带着阮阮姐邮寄给我的卡片,按照上面的地址,我找到了她家的小别墅。可是,这个小别墅的位置却有些偏僻,因为这里几乎已经是乡下了。 小别墅的格局很简单,二层的小楼房,四周被砖墙围起来,院子里还有那种非常旧式的小滑梯和秋千。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曾经来过一次,只不过时间太久远了,我都忘记了。我站在大门前,准备按门铃,手指还没有接触到门铃呢,只听“吱噶”一声,雕刻得很精美的铁门居然自己开了! 于是我走进去,嘴里还说着:“阮阮姐,我来了,我是你的柯轲弟弟,我来看你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往里走,仲夏日的午后,这里显得特别清净。可是,似乎太安静了!突然!我左边的秋千荡了一下!但是,就一下!它就恢复了平静。“呵呵,呵呵,呵呵……”我听到有人在笑的声音,是从滑梯那边传来的,我扭过头,向我的右边看了一下,是一架老式的都已经生锈的滑梯。可是,整个院子里明明没有人啊,怎么我听到了人笑的声音呢?也许午后太清净了,我是产生旧时的幻觉了。因为很小的时候,那时候我也就是5、6岁,我荡过这里的秋千,也玩过这里的滑梯。 “请问,这里是住着一个叫阮阮的人吗?”我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吓了我一跳!这么安静的地方,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来,还真是让人害怕。 “我……我也是刚到这里。”我回过头一看,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梳着卷卷的长长的黑头发,“你是高二年级的花畦蕊!”我突然想起了这个女生,内心里很是惊讶。因为她的爸爸是个可怕的杀人狂,曾经杀死过12个男孩。而且慕紫还始终怀疑她弟弟安靖钧的失踪就和这个花畦蕊有关! “前几天,我收到一张卡片,有个叫阮阮的人邀请我来这里参加聚会。”花畦蕊的手里果然拿着一张粉红色的小卡片。和我收到的卡片是一模一样的! “你认识阮阮姐?”我问到。 “不认识。但是卡片上说,要是我不想度过一个寂寞无聊的暑假,就让我到这里来。说是来到这个聚会,会让我的暑假变得很精彩。我很好奇,所以就按照上面的地址找来了。” 我们两个人一起走到别墅的正门,发现门并没有锁,还开着一个缝,我们都感觉到有点奇怪,于是我用手轻轻一推,就把门推开了。 我们走进去,发现里面的所有家具都用白色的单子盖着。“这个地方好像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花畦蕊正四处打量着。 “你们也有这种感觉啊?我也觉得这里好像怪怪的。叫我们来聚会的主人在哪里呢?”突然从房子里发出的声音,把我和花畦蕊都吓了一跳。 “怎么这房子里还有人啊!”花畦蕊用惊诧的眼神看看我,又看看对面的人。 “你们也是来聚会的吗?也收到粉红色的卡片了吗?”说话的人正是那个转校生倪晓诡。 “倪晓诡!这么说,你也是被一个叫阮阮的人邀请来这里的?”花畦蕊看到他的手中也拿着一张同样的粉红色卡片。 “请问,这里有人吗?”突然听到这个声音,我们三个人同时回头。 “赤景森!”花畦蕊瞪大了她的眼睛。 3寻找答案 “花畦蕊!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我是收到一个叫阮阮的人寄给我的卡片。是她邀请我来这里参加聚会的。”没错,赤景森的手里确实拿着相同的卡片。 “到底这个阮阮是什么人啊!她为什么邀请我们来这里啊!”花畦蕊念叨着。 “其实我小的时候就认识阮阮姐,我们两家是世交。我还经常和她一起玩。但是四年前,阮阮姐出了车祸,去美国进行治疗,我就再也没有她和她家人的消息了。直到前些天,我收到一张卡片,她让我来这里看她。”我和大家说着。 “没错,柯轲。你的阮阮姐的确是在四年前出了车祸,而且还去美国治疗。但是,我得到可靠消息,已经可以证实,她在四年前已经在美国不治身亡了!”说话的人正是朝着我们走来的顾慕紫! “慕紫!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一个又一个毫无相关又那么不可思议的人物都出现在了阮阮姐的旧居了呢! “前些天,我和你们一样,也是收到了一张粉红色的卡片,被邀请来这里。于是,按照这个地址和名字我就开始进行了一些调查。我还找到花堂高中已经退休的老校长纪校长。是他亲口向我证明,阮阮已经在四年前不治身亡了!只不过她的家人在办理退学手续的时候,强烈要求纪校长不要把阮阮已经死亡的消息传播出去,纪校长才保守住了这个秘密。”慕紫镇定地说。 “你的意思是说,阮阮姐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了!难道邀请我们来这里的,是一个鬼魂!”我感觉到非常震惊,同时也觉得莫名其妙。 “如果阮阮在四年前就死了,那么是谁冒充她的名义邀请我们来这里呢?让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为什么一定是我们几个呢?难道我们几个之间有什么必然的关联?”一向冷静的赤景森说出了大家心里的疑问。 “我觉得这个房子有点怪。有时候门会自己打开,有时候秋千会忽然荡一下,有时候又似乎有什么人在笑的声音。这里的氛围实在有些诡异。但是,我觉得这里越是诡异就越是吸引我!”说话的人正是倪晓诡。 “总之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我要寻找答案。难道你们都不好奇吗?为什么选中我们几个来这里聚会?”慕紫说话的时候眼睛死死地瞪着花畦蕊。 “是啊,我也很好奇,为什么有人叫我们来这里。不过当然,也可能是鬼。但是,我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花畦蕊用同样具有挑衅式的眼神看着慕紫。她似乎已经觉察到了慕紫对她的敌意。 “既然这样,我们就都留下来寻找答案吧!看看这栋诡异的房子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为什么偏偏选中我们几个聚集在这里。”说着,赤景森大踏步地拿着自己的旅行带走进了别墅一楼的大厅。 4.每一种怀疑 我们五个人:赤景森、花畦蕊、倪晓诡、慕紫和我,我们终于留了下来。我总觉得,似乎每个人会留下来,背后都一个自己的目的。我在猜想,难道他们真地只是好奇到底为什么被邀请来这里就决定留下来了吗?也许,他们在怀疑正是我们五个人当中的一个人设计了这个‘恶作剧’,而且很可能他们最怀疑的人就是我。因为五个人当中只有我一个人认识阮阮姐。可是,我也是被设计的一个啊! 天渐渐黑下来,我们分配好房间,各自住了下来。晚上9点多,有人敲我的房门,是慕紫。 “柯轲,我睡不着,所以和你聊一会儿。”阮阮说着递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 顾慕紫,要想知道你弟弟安静钧失踪的真相,请到静怡花园来。——阮阮 “这是阮阮姐邮寄给你的卡片?难道已经去世了四年的阮阮姐知道你弟弟安静钧失踪的真相?”我觉得诧异极了。 “这也正是我坚决要留下来的原因。没想到花畦蕊也被邀请来这里了,所以,我相信我弟弟的失踪肯定和她有关!对了,柯轲,你能讲讲阮阮姐的事吗?” “阮阮姐,我从小就认识她。在我的印象里,她一直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大姐姐。她大我四岁。在她18岁那一年,因为一场车祸而受了重伤。当时的那场车祸,阮阮姐简直就像自杀一样,她拼命冲到马路上,她似乎是刻意那么做,希望过往的车可以把她撞死。” “也就是阮阮姐的那场车祸很可能是自杀!她为什么要自杀呢?他们家一直住在这栋房子里吗?”慕紫问到。 “不是的。我还记得阮阮姐10岁那一年,他们家就搬走了。而这栋房子从那时起就一直空置着。我大概在4、5岁的时候来过一次这栋房子,但是真的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已经完全想不起当时的情景了,我只模模糊糊地还有一点滑梯和秋千的影像。” “柯轲,傍晚我去院子里散步时,不小心差点摔倒,我一下子扶住了滑梯,才没有跌倒。但是,我站稳以后,再看我的手,我发现我的手掌上沾满了鲜血!可是,再过一秒钟,我再定睛一看,才发现,我的手掌好好的,根本没有任何东西粘在上面。” “可能是你的错觉吧。”我搪塞着。 “谁!”突然听在慕紫大喊一声。 我们同时看到有一个黑影在窗前一闪而过! “柯轲!你也看到了!有一个黑影!这总不会是错觉了吧!”慕紫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 我们都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了一夜。我一直在问我自己一个问题:难道这个世界上,真地存在不可思议的事情?” 5.奇异的死亡 第二天一早,我们大家一起吃早餐。唯独只有花畦蕊没有下来。我发现大家的脸色似乎都有点沉重,甚至可以说是心事重重。 一个上午过去了,也没见到花畦蕊的人影。 “难道花畦蕊一个上午都在睡觉?我们还是上去看看她吧!”倪晓诡提议到。 于是我们大家一起来到别墅的二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敲了半天的门也没有人应对。 “会不会是出事了?”赤景森皱着眉头。说完,他开始用力地撞门! 门终于被撞开了! 我们大家冲进去,看到的竟是倒在地板上的花畦蕊!她的身下是一大片的血迹! “她怎么了!”赤景森一边说着,一边把花畦蕊翻转过来。 我们大家看到,花畦蕊心脏附近的位置破了一个大洞!血从那个洞几乎都已经流尽了! “你们看!”倪晓诡叫大家看向窗户的位置,原来窗户的玻璃上写着三个字:安靖钧! “是你弟弟的名字!慕紫!难道花畦蕊的死和你弟弟有关?”我看到慕紫也被震惊在那里。 “我们还是报警吧!”赤景森拿出手机打电话。 “花畦蕊胸口上的这个洞应该是被利器刺的,但是,凶器在哪里呢!”倪晓诡四处张望着。 “我的手机没有信号,你们试试用你们的手机打电话报警!”赤景森说到。 我们用自己的手机开始给警局打电话,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的电话可以接通! “我的手机没有信号!” “我的手机也没有信号!” 大家慌作了一团。 “这样,大家先不要慌,既然手机都没有信号,我们就让两个人直接去警察局报警,再留下两个人看着这个现场。”赤景森提议到。 现在的情形也只能这么办了。 我看着花畦蕊临死前的表情,她瞪大了双眼,满脸都是鲜血,长长的头发上也都是鲜血!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呢?昨天夜里和今天上午,我们都没有听到任何异样的声音啊!她怎么突然就死了呢!还留下了安静钧的名字! 去报警的赤景森和倪晓诡又返回来了! “一楼……一楼大厅的正门打不开!我和倪晓诡已经使尽全身的力量,也无法把门打开!门,像是被人从外面反锁了一样!”赤景森喘着粗气说着。 “那你们可以用东西把落地窗砸碎啊!”慕紫也急了! “没用的!这栋别墅的所有玻璃好像都是那种防撞防震的钢化玻璃,我们根本无法砸碎它!”倪晓诡的脸色苍白。 “那就是我们……我们通通被困在这里了?”慕紫大声喊到。 6透过玻璃的人头 大家沮丧地坐在一楼大厅里,思考着整件事情。 “花畦蕊房间的玻璃一点都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而且昨天夜里一直到今天上午,我们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异样的声音。要是真地有人进来刺死了花畦蕊,也不可能是从外面来的人,应该就是我们这几个人当中的一个人!可是,花畦蕊被杀死了,我们怎么都没有听到一点声音呢!”慕紫一脸困惑的样子。 “玻璃上用血写的那几个字‘安靖钧’你也看到了。会不会是靖钧真地进来了呢!”赤景森说到。 “不可能,我弟弟已经失踪好几个月了,我一直觉得他的失踪是和花畦蕊有关。如果他真地杀了花畦蕊,我不可能一点都感应不到!”慕紫争辩到。说完,她还对我使了一下眼色,然后又马上说到:“我累了,柯轲,你陪我回房休息一会儿吧!” 来到慕紫的房间,她递给我一封信。 “这是我在花畦蕊的房间里找到的信。你们在看她尸体的时候,我把她的背包偷了过来。信,就是在她背包里找到的。” “原来,这封信是用来要挟赤景森的!如果他不答应做花畦蕊的男朋友,她就会把她在奇美瑞的日记上偷看到的内容给揭发出来!天啊!信上说,赤景森的爸爸妈妈是被赤景森亲手害死的!而他的女朋友奇美瑞在自杀之前已经回想起这件事了!”我真没有想到,和我在一起相处了三年的好朋友居然是一个亲手杀死自己父母的少年! “赤景森是在启智男校读书的,你和他不在同一个高中,无法和他朝夕相处,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又怎么能完全了解呢。所以我想,会不会是赤景森为了灭口而杀死了花畦蕊呢?” “可是这封用来要挟的信看样子还没有交到赤景森的手上,那他也就没有理由去杀花畦蕊了。” …… 说着说着,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下来,我想打开房间的灯,可是发现居然没有电! “怎么会突然停电了呢!”我正说着。突然!这时,我们看到一个人‘哗!’一声贴在了窗户上!吓了我们一跳! 我和慕紫慢慢走到窗前,只听到我们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着。 定睛一看!天啊!竟然是被钢丝吊在脖子上的赤景森!透过玻璃,借助月光,我们看清楚了,那就是赤景森的脸!‘噗!’的一声,他还吐了一大口血,喷在了玻璃上!只听‘嘭!’的一声!他的头就和身体分离了!是被钢丝给勒断了! “啊——————!”慕紫发出了凄惨的叫声,“赤……赤景森死了!”这时门‘咚咚咚’地被敲响了! 打开门一看,是倪晓诡! “赤景森说,他发现二楼的阁楼上有一扇天窗,他说想试试能不能打开天窗,从窗子爬出去,再跳下来,把一楼的正门打开,放大家出去,可是他都弄了好半天了,也没有结果。我刚才好像听到慕紫在大叫,所以我来看看出了什么事。”倪晓诡说着。 “你看看吧!”慕紫用颤抖的双手指着窗户的位置。 “天啊!”倪晓诡也看到了赤景森被钢丝吊着的人头和喷地满玻璃的鲜血。 我们赶紧带着手电筒跑到二楼的天窗那儿。用手电筒的光照一下,上面写着一个英文单词:“parents”。 7那年的回忆 “parents”,慕紫念叨着,“怎么会这么巧!我们才刚知道赤景森杀死他父母的秘密,他就死了,而且还留下了‘parents’的记号!” “你们是怎么知道赤景森杀死他父母的秘密的!”倪晓诡看起来很惊讶。 “难道,你也知道这个秘密!”我瞪着倪晓诡。 “其实,我一直对赤景森死去的女朋友奇美瑞很感兴趣,因为大家都传说她有一种预知死亡的能力。所以,有一段时间我总是偷偷跟踪她,还借机偷看了她的日记。我才知道,她在自杀之前已经回忆起赤景森杀害他父母的真相了。” “你们觉不觉得,似乎在冥明之中,有一种力量在惩罚这些作恶的人。自从我们接到已经死去的阮阮的邀请卡片并且踏入这个别墅之时起,我们所遇到的一切事情就已经是被操控好了的。这个别墅,这个院子,肯定有古怪!如果我们不想办法解开这个迷团,我们也一定出不去!甚至会像他们一样惨死!”慕紫分析到。 就在这时,天突然下起大雨来!电闪雷鸣!透过大大的玻璃窗,漆黑的院子被一闪一闪的电光照得清晰。我呆呆地盯着窗外,旧时短暂的记忆像是再一次回到我的脑中!我在隐约之间,看到那架陈旧的秋千在大雨里荡来荡去,突然!就一瞬间!我看到一个人影,是一个小女孩,不是!是一个少女!不是!是一个小女孩!我使劲儿揉着我的眼睛,我想看清楚,到底那秋千上荡来荡去的是一个小女孩,还是一个少女。可是我看不清楚!她……她的脸在闪电的照射下好可怕!她的颧骨是塌陷的!她的两个脸蛋分明是两个大洞! “柯轲!你在发什么愣!你在想什么!”慕紫摇晃我的肩膀。 “我好像想起来点什么!我还记得,我5岁那一年来过一次这个房子,我刚一走进这个院子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在荡秋千!可是,后来,我怎么就完全都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个小女孩存在呢!我根本不记得她了!我刚才……刚才好像在院子里看到她了!她还像很多年前,我第一次见到她那样,在荡着秋千!她好可怕啊!”我的声音在不知不觉间都在颤抖。 “你是说,这个房子的主人家里还有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倪晓诡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我。 “我想起来了!我还记得过去阮阮姐和我说过,他们家的旧东西,都会放在储存室里。她过去的照片,日记,玩具,奖品,纪念品都放在一个旧物储存室里。我们去那个储存室看看,说不定会找到什么线索来解开这一切的迷团!”我说到。 “好!” 慕紫、倪晓诡和我,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一楼大厅的拐角处。因为那里,有一个不曾被打开过的小储藏室。 我们用工具撬开了储存室的门,拿着手电筒向四处照了照,发现里面都是一些装旧物的纸箱子。我们打开其中的一个箱子,发现里面装的都是一些旧的相片。 “这都是阮阮姐和他爸爸妈妈的旧照片。”我用手电筒照着。 “柯轲,倪晓诡,你们仔细看,这些带有阮阮姐的照片!阮阮姐的脸都是扭曲的!或者根本就是空白的!” “对啊!怎么会这样呢!这也太奇怪了吧!”倪晓诡拿过照片,反复看着。 “所有阮阮姐的照片都是这样的!脸部都是扭曲的、空白的!”慕紫大叫着。 “难道这一切的诡异都和阮阮姐有关?”我怎么想也想不通。 “从收到卡片开始,我们就已经被卷入到一场无法逃脱的厄运里去了!”慕紫沮丧地说着。 8.神秘出现的女生 经过漫长煎熬的一夜,我们也都在焦虑不安中疲惫地入睡。 一大清早,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倪晓诡站在落地窗前使劲儿地摆着手。我走到他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问到:“倪晓诡!你在向谁摆手啊?” “柯轲!你看,你看院子外面站着一个女生!我透过镂空的大门可以看到她!你觉不觉得,她长得很像阮阮啊!” “所以,你在向她摆手,想引起她的注意?” “对!先不管她是谁,我希望她看到我,好帮我们把从外面反锁的门打开。” 我也努力从玻璃窗子向外望,我发现院子大门外站着的女生真地很像我一直很想念的阮阮姐。可是那个女生无论倪晓诡怎样摆手,她都看不到。她只是神情失落地像是在略有所思的样子。 突然!也就是在一眨眼的功夫,那个女生消失了! “难道,刚才那个女生真地是阮阮姐?”我自言自语着。 而这时,倪晓诡正沮丧地坐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只听‘嘎吱、嘎吱、嘎吱’的声音,是什么在响呢 “小心啊!倪晓诡!”突然听到慕紫的大叫声。 我眼睁睁地看着正对着倪晓诡头上的一张吊灯‘啪!’一下掉落了下来。只听‘啊——!’地一声惨叫,吊灯不偏不倚刚好砸到倪晓诡仰望天花板的脸上! 刹时间,倪晓诡的脸已经是血肉模糊!尤其是他的两只眼睛已经被吊灯上的塑料装饰品给刺地汩汩流血!他的两颗眼珠都掉了出来! “啊——!啊——!啊——!”倪晓诡因为疼痛而疯狂地叫着! 我和慕紫一时之间被吓得惊呆了!我们手足无措!我们跑到倪晓诡的身旁,赶紧为他处理伤口,用手帕和毛巾先帮他包扎伤口,止住汩汩流淌的鲜血。 慕紫吓得哭了起来,我也浑身冒着冷汗! 我一边捂着倪晓诡的伤口,一边听倪晓诡强忍巨痛用微弱地声音说着:“我不知道这个房子,这个院子到底中了什么邪,但是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告诉你们,你们被邀请来这里的真相。这是……这是……我的一个设计。只可惜,只可惜……”倪晓诡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你的设计?你在说什么!倪晓诡!难道是你邀请我们来这里的!”慕紫质问着。 9不受控制的设计 “我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秘密,我正是掌握了你们的秘密,才可以把你们都吸引到这个房子里来的!我为了要写出畅销的恐怖小说,就不惜一切代价扮成学生来到花堂高中寻找写作素材。后来,我还一直在跟踪和调查花畦蕊、赤景森、奇美瑞,还有安靖钧。所以,我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倪晓诡断断续续地说着。 “你也调查了我弟弟安靖钧?”慕紫询问到。 “安靖钧因为措手杀了柳藤叶而变得焦虑不安。后来还认识了杀人狂魔的女儿花畦蕊。其实花畦蕊接近安靖钧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掉他,因为花畦蕊一直都在和她父亲一起诱骗男孩子,然后以杀人为乐。最后,花畦蕊杀了安靖钧。” “我就说过,我弟弟的失踪一定和花畦蕊有关!”慕紫流着眼泪说到。 “我知道花畦蕊杀死安靖钧的秘密,赤景森杀死他父母的秘密,也知道顾慕紫一直想查出弟弟失踪真相并且怀疑花畦蕊的秘密,还知道其实柯轲一直从小到大都在暗恋着阮阮的秘密。我就利用我所知道的一切设计了这个聚会,把你们吸引到这里来。花畦蕊和赤景森害怕自己的秘密被别人发现而不得不来这里,因为我用阮阮的名义威胁着他们。而慕紫又想知道弟弟失踪的真相,柯轲也很想再见一次他的阮阮姐。你们果然都如我设计的那样来到了这里。”倪晓诡一边说着,一边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 “你怎么知道我暗恋阮阮姐的事情!我从没和任何人说过!”我简直难以相信倪晓诡所说的一切! “因为……因为……阮阮是我曾经的女朋友!四年前,她被家人带去美国治疗之前,她的爸爸特意嘱咐我,要我帮他们照看这栋别墅。结果,一个月以后,我就接到阮阮父亲的电话,说她已经不治身亡了!所以,我早就知道阮阮已经死了的事实。我是故意借助她的名义,把你们聚集在这里的!” “你为什么要把我们莫名其妙地聚集在这里啊!”慕紫追问到。 “因为,我想利用我所知道的你们的秘密,故意安排你们住在一起,想通过你们,故意制造情节来寻求我写小说的灵感。我知道,如果你们知道阮阮已经死了的事实一定会震惊并且恐惧的。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觉得这个安排很有戏剧性而已。” “这么说,你也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这个房子有什么古怪了?而且更没有预料到花畦蕊和赤景森的惨死?”我问到。 “对!我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局面!因为自从阮阮的父亲把房子交给我看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来过这个房子,直到,我设计了这个聚会。” “那你到底知不知道,到底四年前,阮阮姐为什么会出车祸呢?”慕紫问到。 “我……我……我也不知道……”倪晓诡又吐了一大口鲜血,喷了我一脸!他不动了!我用手去探他的鼻息,他已经死了。 “原来这都是倪晓诡在背后的安排,可是他好像已经完全控制不了整个局面了!”慕紫说到。 10亲爱的小夏 手机依然还是无法接通,门依然还是打不开,我和慕紫守着房子里的三具惨死的尸体,已经快要崩溃了!到底这一切的一切是怎么回事!慕紫像疯了一样在一楼大厅正门那儿拼命地哭喊着:“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 我绝望地坐在地板上,闻到空气里蔓延的血腥的味道。 这时,只听‘吱嘎’一声,大门,突然开了!本来还一直哭喊的慕紫也突然愣在那里,我赶快站起来,来到大门那儿,拉起慕紫的手,说着:“快跑!” 我和慕紫拼命地跑着,跑了不知有远,终于,我们看到了一辆迎面开来的小巴。我们坐了小巴,平安地回到了城市。 一切,就像一场恶梦! 我们回来之后的几天,我们得到了警局方面的消息,在我们报警之后,他们去了那个旧别墅检查,发现了花畦蕊、赤景森和倪晓诡已经腐烂的尸体。警方根据现场勘察,已经完全排除了我和慕紫的可疑性。可是最奇怪的是,现场根本没有任何痕迹可以证明是有人故意杀死他们。花畦蕊胸口的大洞是被她房间里的一件圆锥形的艺术摆设品给刺出来的;而缠绕在赤景森脖子上的铁丝也是别墅顶楼为了防止盗窃而安装的铁丝网的一部分;至于倪晓诡的死,警方判定纯属意外,吊灯的掉落也是因为整栋房子年久失修。 我们还和警方说我们在玻璃窗上看到的‘安靖钧’和‘parents’的血字,可是警方说,根本就没有我们所说的血字存在!当我们和大家说起我们那两天在阮阮姐家的旧别墅的诡异遭遇时,大多数人也是半信半疑。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我和慕紫坐在一个小公园的秋千上。 “慕紫,我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一个荡着秋千的小女孩儿,也就5、6岁的样子,她很可爱,也很漂亮。于是,我今天上午,就把我梦里见到的她给画了下来,你看看。”说着,我把画递给了慕紫。 “是吗?这么神奇?还画了下来?我看看。”慕紫接过画。 “怎么样?可爱吧?”我问到。 “啊!好可怕!”慕紫看到画,突然大叫起来。 我赶紧拿过她手中的画,看了一下,天啊!画上荡着秋千的小女孩儿的脸上血肉模糊,两个颧骨已经完全塌陷下去!而且秋千也变成了滑梯!怎么会这样!我吓得一下子仍掉了手中的画! “阮阮,你不要跑,等一下爸爸!”听到声音,我看到了很久不见的阮伯伯!居然还有,还有阮阮姐!天啊!阮阮姐四年前,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小公园里!而且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小夏!这是小夏!”阮阮姐跑到我面前,捡起那张我扔掉的画。 “小夏,你不要怪姐姐当年见死不救,好吗?姐姐是因为嫉妒你是后母所生,又深得爸爸的疼爱,我恨你的亲生妈妈,我恨她把爸爸从我妈妈身边抢走,所以,我明明看到你从滑梯上不小心掉下来,还被滑梯旁边的一堆准备用来修葺围墙的砖头砸倒,我也不管,你才会活活流血而死。是姐姐对不起你!你是掩藏在姐姐心里永远无法说出的秘密!” 我看到了满脸泪水的阮阮姐。 “阮阮姐她……?”我对随后追来的阮伯伯问到。 “柯轲,你都长这么大了,很久不见了。其实,阮阮四年前并没有死,是我故意骗大家的。她一直因为妹妹小夏的事情而内疚,所以才去自杀,后来虽然被抢救过来,却是神志一直都不清楚,总是疯疯癫癫的。”阮伯伯很无奈地说着。 …… 尾声 鬼故事:www. 晚上,我回到家,一直在思考着整件事。直到深夜也无法入睡。我再一次拿起我画的那张梦中见到的小女孩儿的画,突然感觉到有人把手轻轻地搭在了我的肩头。 “柯轲哥哥,你可能已经忘记了我,我是小夏,很多年前,你来过我家一次,我们还一起荡过秋千。你肯定奇怪的是你那些同学的死,其实他们都该死!他们不是杀了人,就是看到别人杀人而见死不救。所以,不要为他们感到惋惜。我姐姐阮阮当年,也是见死不救,我只有6岁,就再也见不到人世的阳光了。” 我慢慢回过头,胆战心惊地向身后看了一眼,站在我身后的是一个17、8岁的少女,她满脸鲜血,颧骨塌陷,头发上还在滴着血。 我用颤抖的声音说着:“你……你是长大以后的小夏?”——End——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秘密 作者:叶聪灵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