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联想 作者:叶聪灵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3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69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恐怖少年系列之《联想》又名《死亡联想》 看到鲜血,你会联想到恐怖;看到恐怖,你会联想到黑暗;看到黑暗,你会联想到死亡;看到死亡,你会联想到……

恐怖少年系列之《联想》又名《死亡联想》 看到鲜血,你会联想到恐怖;看到恐怖,你会联想到黑暗;看到黑暗,你会联想到死亡;看到死亡,你会联想到未知的世界;看到未知的世界,你又会联想到什么呢?…… 1.我爱上了一个少年 遇到赤景森的第一天,我就爱上了他。那天,他正在唱片店里挑选自己喜欢的唱片。我想,他也许是那种有着特别爱好的人,比如听有怀旧感觉的黑胶唱片。看的他身上的校服,我知道,他是附近男校的学生。从此以后,我开始跟踪他。 我对他的跟踪,大概持续了半年吧。赤景森确实很俊美,而且他很有才华。他曾经博览群书,他通晓多种语言,他是数码高手。但是,他习惯沉默,难以靠近,似乎永远都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直到有一天,在一条小巷的尽头,他突然转过身,看到尾随其后的惊慌失措的我,他说:“你为什么一直在跟踪我?”我很坦白地说:“因为我喜欢你。”奇怪的是,赤景森居然没有一点抗拒,他居然对我说:“你能陪陪我吗?”我说:“好。”于是,我跟着他,去了他的家。 他家原来是一栋好大的别墅房子。他说:“两个月以前,我爸爸妈妈坠机身亡,现在这个大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住。我觉得很孤独。”“怪不得,你最近的神情,看起来总是很悲伤。”我安慰着。“自从爸爸妈妈死了之后,我在梦里,总是梦到自己从很高的地方跌落下来,一直不停地下坠,那种感觉,很可怕。我还在清醒的时候,可以听到一阵阵轰鸣的声音,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耳鸣了,但是医生说,我的耳朵很健康。” 2.死亡的预兆 我一直知道,自己有一种能力,那就是:可以看到身边的人的死亡预兆。从小到大,只要是和我有关的人,如果出现意外,我都会从导致他们死亡的物件上预先感知到他们的不测。但是这些人,一定是和我有关的人,比如,我的亲人,朋友,同学。直到一年前,我开始感知到一些陌生人的死亡,这,使我非常恐慌。因为,我知道,这些陌生人,肯定是跟我有关,但是,他们到底和我,有着怎样的关联呢?我一直在追寻这个答案,越是没有结果,我越是焦虑不安。 这天,我和景森在他的房子里听音乐,景森在找一张唱片的时候,在一个小柜子里,居然翻到一个黑色的公文包。“这公文包,是爸爸生前,很喜欢用的。”景森用怀念的眼神看着。“能给我看一下吗?我温柔地请求。我把公文包捧在手里,忽然!就在这一刹那,我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辆急驰而过的大卡车,吓得我一下子把公文包扔在地板上! “你怎么了?美瑞?”景森非常惊讶。我脸色惨白,痛苦地用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肯定,我肯定会有人因为公文包而死。”“不要胡思乱想了,可能是你的压力太大,才会这样的。我带你出去散散步。”说完,景森就牵起我的手,带我出去了。 我们穿过马路的时候,还有2秒钟就要变成红灯了。眼看着,就要到达马路对面的时候,我身边有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他公文包的提带突然断裂了,眨眼间,掉落的公文包就滚到了马路中央。他赶快跑回去想捡起他的公文包,我大喊着:“不要捡!”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辆刚刚看到绿灯亮起就行驶起来的大卡车一下子狠狠撞到了男人的身上,就在他刚好接触到公文包的一瞬间!那男人就像被射出去的箭一样,被弹出去很远,满身鲜血。而他的公文包,带着他身上飞溅出来的鲜血的公文包,刚好就掉落在我的眼前!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开始喃喃自语:“我说过,肯定有人,会因为公文包而死的!” 3.两个女生 晚上,我留在景森的房子里,陪他。可是,我还是感觉到心有余悸。 “美瑞,看来你说的,是真的。可是,这会不会只是一个巧合呢?”景森问我。 “我也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确实从小到大,都可以从一个物件上联想到死亡。也许你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相信!你知道吗?自从爸爸妈妈坠机之后,每当我一个人在这个大房子里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似乎总有人在窥视着我。我觉得很不安。”景森说着。 “以后,让我陪你在这个房子里住吧!总比在学校寄宿好,我们两个来做个伴,这样,我们都不会孤独和恐慌。”我提议着。 “好哇。”景森温柔的表情里,透露着一些感激。 “其实,我过去一直觉得,你是那种很骄傲的男生,对人比较冷淡,所以,就算我那么喜欢你,却居然都不敢靠近你。” “所以,你就一直偷偷跟踪我?你真是个奇怪的女生。” “像你这么帅气的男孩子,以前,也一定有过女生喜欢你吧?”我有点好奇这个问题。 “曾经一段时间里,我总是可以在地铁站遇到一个女生,她很漂亮,也很特别。我猜,她肯定也是附近高中的学生。那段时间,我们真地很有缘,总是可以遇到。如果哪一天,我没有遇到她,我发现我居然有点想念她。”景森沉浸在自己美好的回忆中,我看得出,他是真地很喜欢那个女生。 “有一天,我再也忍不住了,那是一个傍晚,我再一次遇到她,我就走到她面前跟她说,可不可以明天一起去看电影。她居然微笑着答应了。其实我知道,每次当我偷偷看她的时候,她也在偷偷望着我。我相信她是喜欢我的。” “那第二天,你们一定很开心地一起去看电影了。”我说到,可是我的内心里却居然觉得有点不好受,也许是一点点嫉妒吧。 “没有,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二天,我在电影院门口等了好久好久,她都没有来。只可惜,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在哪一所高中读书,因为我以为,我以后会有很多机会知道关于她的一切。她却突然间,从我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了。”景森的表情显得非常失落。 “她为什么突然之间消失了呢?就算她不去电影院和你约会,也没有理由连地铁站都不去啊。到底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那你后来,还有没有遇到其他喜欢的女生啊?” “我隔壁学校里有一个小我一届的学妹,我们是在两个学校的联谊活动里认识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喜欢我,但是我真地不喜欢她,直到有一天,她来向我表白,我拒绝了她,她就再也没有来找我过了。” “她为什么不来找你了呢?”我问到。 “不知道。也许拒绝本身就是一种伤害吧。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距离为好,所以,我也没有再找过她。也可能,我本身就是一个冷漠的男生,很少去关心别人的感受。” “你喜欢和喜欢你的人,似乎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了。”我突然有点小感慨。 4.风筝的暗示 几乎已经到了接近午夜的时间了,景森回到他的卧室去睡觉了。可我却还是没有丝毫的困意,于是就继续在客厅里听唱片。听着听着,我就慢慢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我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夜里两点多了。唱片也自己停止旋转了。而我的身上,还多了一条毛毯。我想,应该是景森出来怕我着凉,帮我盖上的吧。 我正想回到卧室里好好睡上一觉,路过书房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的灯居然亮了!我想肯定是景森离开书房时,忘记关灯了吧。我走进去,关了书房的灯,然后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当我醒来的时候,景森已经去上学了。而我们学校却因为校庆而放了我们一天假。我自己吃完了早餐之后,就有些百无聊赖地站在露天的阳台上,欣赏着这花园般的别墅小区。二楼的高度,刚好可以把美景尽收眼底。 这时我看到有一些年轻人在放风筝。他们很开心。我看到一个蝴蝶形状的风筝在天空上飞得很高。可我的眼前忽然之间浮现出了一个带血的风筝,没错!就是这个蝴蝶形状的风筝上沾满了鲜血!我吓得松开了手中喝水的玻璃杯,只听“啪!”地一声,杯子立即摔得粉碎。我的脸上渗满了冷汗。 就在这时,我发现那只蝴蝶形状的风筝被挂在了树上,可能是树枝拉住了风筝线。有个年轻人,正在往树上爬,他想去把那只风筝摘下来!“不要啊!不要摘!”我大喊着。可是我的喊声怎么有用呢!我距离他们那么远!只听一声惨叫,那个摘风筝的年轻人一下子从很高的树干上掉了下来!就在他拿到风筝的一刹那!鲜血!马上飞溅的鲜血打湿了地面!那蝴蝶形状的风筝,被年轻人的尸体压在了身下! 再一次!我的死亡联想,再一次应验了!怎么会这样!我几乎都要崩溃了!这些突然死去的陌生人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为什么总是一次又一次地预见到他们的死亡呢! 突然,门铃响了! 5.梓椰 我从门镜里看,原来是一个女孩子。手里还拿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用的手提箱。我打开门。 女孩子看到我的一瞬间,似乎也有点惊讶。 “你好,我叫梓椰。前几天,我去旅行了,今天早上才刚回来,我还带了礼物给景森,想送给他呢,怎么景森不在家吗?你是?……”女孩子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 “噢!我是景森的好朋友,我叫美瑞。他去上课了,所以现在不在家。而我呢,今天刚好校庆放假,所以你才碰到我。”我笑得有点尴尬,毕竟一个女孩子住在一个男孩子家里,还是不太好。 “对啊!我都忘了,今天又不是周末,景森怎么可能这个时间在呢。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聊聊天啊?我和景森是好朋友,所以我想,他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梓椰发出了邀请。 “好啊。”我爽快地答应着。因为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其实也觉得很害怕,因为我总是被那些死亡的联想折磨着。到不如和梓椰一起聊聊天。 我把梓椰请进来,我们坐在沙发上开始聊天。

“其实我已经申请了一所国外的音乐学院,现在正在等签证。所以就利用这段时间去旅行了。我爸爸妈妈也已经移民去了国外。”梓椰甜美的笑容里,带着一些温和和友善。

“你很喜欢音乐吗?所以才申请音乐学院?”我好奇地问着。

“是啊!我很喜欢长笛,也喜欢也听管弦乐,所以我一有时间就会去音乐厅听演奏会。” …… 和梓椰聊了一个上午。她告辞,离开了景森的家。 6.诡相 傍晚,景森从学校回来,我们一起吃饭。 我忽然想起了梓椰拜托我交给景森的礼物。那是一个包装很精美的小盒子。 “对了,景森,今天早上,你的好朋友来找过你。她也是刚刚旅行回来,说是你的好朋友。”我说着,就把那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了对面的景森。 “我的好朋友?”景森看起来很诧异。 “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对了!她叫梓椰!” “梓椰?我根本不认识一个叫梓椰的女孩子!” “那她怎么可能会送礼物给你呢!你快拆开那个小盒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我也觉得奇怪。 景森赶快打开小盒子,在看到小盒子里的礼物的一刹那,景森惊呆了! 原来,小盒子里面,装满了地铁的门票。而且都是西京站到北街站之间的往返车票。 “原来她叫梓椰。”景森自言自语地说着。 “原来她就是过去你在地铁站一直遇到的那个女孩子。”我也终于明白了。 “可是她为什么突然之间消失了呢?一直都没有再出现呢?她现在来找我,又送这些地铁票给我代表着什么呢?”景森疑惑着。 “对了,昨天夜里,你忘记关书房的灯了,下次记得关好灯再回卧室睡觉。还有,谢谢你,帮我盖了毛毯。”我是想转移景森的注意力,所以故意转换了话题。可能,我确实有些害怕,这个突然出现的梓椰会重新占据景森的心吧。 “我昨天一整个晚上到夜里,都没有去过书房,怎么可能会打开书房的灯呢!而且还忘记了关灯!还有,我昨天很累,一躺下去就一觉睡到天亮了,我怎么可能会给你盖毛毯呢!你是不是糊涂了,记错了啊?”景森用一种觉得我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 “那到底是谁给我盖得毛毯,谁忘记了关灯啊?” 我和景森都开始感觉到一种无形的莫名的恐怖深深笼罩了我们。梓椰的突然出现又消失,半夜亮起来的书房的灯,这一切都显得扑朔迷离。 7.联想 我开始给景森讲这一段时间以来,我遇到的种种怪事。 “还记得第一次是一年前,我在家里吃桃子,吃到只剩下桃核的时候,我却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安的情绪,因为当时我的第一直觉是:有人会因为桃核而死!结果,第二天,我看报纸,就知道有个老人因为在自己家里吃桃子被桃核卡到而窒息死亡!还有一次,我去餐厅和朋友一起吃饭,我们点了一份蘑菇汤,当我看到蘑菇的时候,我又开始惴惴不安起来,因为我感知到一定会有人因为蘑菇而死!果然,我朋友的妈妈在第二天因为买了有毒的蘑菇而被毒死!第三次是我去超市买东西,当时我看到一只装酒用的玻璃瓶子,我的眼前就突然浮现出一片爆炸的景象。我当时也觉得奇怪,到底一只玻璃瓶子和爆炸又能有什么关联呢?一周以后,有一个钢琴家,在自己的家里弹琴时,因为弹到最精彩的部分时刚好和玻璃瓶子产生了共振的现象,那玻璃瓶子居然完全炸裂开了!刚好割断了钢琴家的颈动脉!又有人死了!”我对景森诉说着我过去的种种遭遇。 “看来,你真有某种特殊的能力,可以通过一个物件而预知到死亡!而这个物件又肯定是导致人死亡的必然原因!”景森紧锁着眉头,像是迷惑,又像是惊恐。 “但是最让我感觉到费解的是,在以往,我所预知到的死亡,肯定都是我身边的人,但是这一年以来,我所预知的死亡,却都是一些和我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我总是在思考着,到底这些人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也曾经试图去调查过,我找了私家侦探。可是奇怪的是,调查的结果显示,我和他们的确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 “那会不会,是这些死去的陌生人,确实跟你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只不过,是你还不知道而已呢?”景森的这个猜测更加令我焦虑,因为他们不断死亡的阴影已经深深地笼罩了我的心。 8.我想杀死你 这些天,景森都在四处去查找那个叫梓椰的女生的下落。我知道,他肯定是对梓椰还念念不忘。而我,就在他忙得没有时间顾及我的这几天里,却一直在计划着该如何杀掉他! 是的,我要杀掉景森!因为我叫奇美瑞,而我的妹妹叫奇美嘉!就是一年前,因为被景森拒绝而割脉自杀的那个女孩的姐姐!景森的冷漠导致了美嘉的死亡。就在一年多以前,我偶然在地铁站看到景森的那一瞬间,我就深深地记住了这个非常英俊的男生!因为他,让我联想到死亡!但是,我并不知道,要死亡的人会是谁!直到我搭乘了地铁去音乐厅听完演奏会,在散场灯光亮起来的时候,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美瑞!你快回来!你妹妹美嘉割脉自杀了!美嘉她死了!她死了!”妈妈的哭泣已经绝望。 我疯了一样冲出音乐大厅,我眼前浮现出妹妹倒在血泊里的情景!她死都不瞑目!那双临死前空洞而绝望的眼睛,让我永生难忘!美嘉没有留下遗书,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自杀!我也经过了半年的调查,才知道,导致美嘉自杀的人就是我在地铁站遇到的那个英俊的男生! 于是,我开始跟踪景森,一直跟踪他,就是要找到一个机会,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我居然到现在都没有下手杀他。 我想过了,今晚,我就跟他说,我们要一起去爬山,然后我就把他从山上推下去,活活摔死他!做得就像意外堕崖一样! 景森回来了。 9.音乐厅 “美瑞,最近我们的心情都不太好,今晚我们就一起出去吃饭,然后去听音乐吧。最近来了一个管弦乐团,做世界级的巡回演出。”景森建议到。 “好啊,正好我也很想出去散散心。”我微笑着亲了一下他的脸。因为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起听音乐的机会了! 来到音乐大厅,看到有好多观众已经聚集于此,就知道这个音乐会是多么受欢迎了!我和景森手牵手,一起走上楼梯,往主会场走去。景森的手是温暖的,宽大的手掌那么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突然间,我的心里感觉到非常酸楚,这样的男生,应该是惹人倾慕的,也许,我在地铁站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他了吧。只可惜,他居然是妹妹死亡的预示。 通往主会场的楼梯真地好长啊,当我还沉浸在酸楚的情绪里时,我突然在楼梯口的尽头看到了梓椰!她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我,不说一句话! “梓椰!”我喊了她的名字。 这时,景森也向我望着的方向看去。 “你看到梓椰了?她在哪儿?”景森紧张地看着我,问我。 “就在楼梯口的尽头,你看!”我还用手指着那个方向。 “没有啊,那儿没有人啊!”景森也努力辨认着。 这时,我的心里一阵狂乱!我想起来了!一年前,就在一年前,我曾经来过这个音乐厅听演奏会!也是管弦乐的演奏会!当时好像?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⑸耸裁词虑椤?br /> 一年前 www. 第二天,我去图书馆查旧报纸,从早到晚,几乎用了一天的时间,才在图书馆的电脑搜索系统里,找到了关于梓椰的新闻。 看到新闻的片刻,我终于明白了一切的真相!一年前,当我听完演奏会,就在散场灯光亮起来的时候,我接到妈妈的电话,我知道了妹妹的死讯。我像疯了一样冲出音乐厅,当时聚集在楼梯上离场的观众把楼梯挤得水泄不通!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见我妹妹,因为我妹妹死了!那时我撞倒了一个女孩,但是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继续疯狂地挤出人群。而那个被我撞倒的女孩却因为人群的拥挤而被大家踩在脚下! 这个女孩就是梓椰!她被拥挤失控的人群给活活踩死了!而我!如果不是查到了这段新闻,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被我撞倒的女孩居然已经死了!而这个女孩就是答应第二天要和景森一起看电影的女孩!她已经死了!所以,她再也无法出现了! 看到报纸上被害人梓椰的照片,那张鲜血淋淋的照片,我的眼前开始浮现无数双脚狠狠地踩在了梓椰的身上!她痛苦地呼喊着,却得不到救助!我还看到了那些从梓椰身上踏过去的人们的脸——那个被桃核卡死的老人;那个被毒蘑菇毒死的妇人;那个被玻璃瓶子炸死的钢琴家,那个被大卡车撞死的男人;那个从树上掉下来摔死的年轻人……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可以预知到他们的死亡了!因为他们不是陌生人,他们都是和我一样,是造成梓椰死亡的人! 是梓椰!一定是她报复这所有的人! 10.梦境 我脸色苍白地回到了景森的家。我在想,也许,我已经没有权利再去向景森报复。他间接害死了妹妹美嘉,而我却间接害死了他最喜欢的梓椰!那么多人都死了,梓椰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她一定也会让我巧妙地死去!就像让那些从她身上踏过去的人死去一样!其实,梓椰已经给了我最好的报复!她利用我死亡联想的能力,一次又一次把残酷的死亡展现在我的眼前,让我一次又一次忍受面对死亡的痛苦! 我坐在沙发上,头脑发涨。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门铃响了。我打开门,竟然是梓椰!她微笑着对我说:“我是来送礼物给景森的!你看!”说着,她就打开了自己的旅行手提箱!手提箱里居然放着一具尸体!是梓椰的尸体!她满身都是鲜血!脸已经被人们踩得变了形!扭曲着,痛苦着,绝望着!我大叫出声! 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看到了景森就站在我的眼前,关切地问:“你怎么了?美瑞?”原来是场梦!好恐怖的梦! “景森,你回来了?”我故作镇定地问到。 “你的脸色怎么那么苍白?” “我刚才做了个恶梦” “你肯定又是被那些死亡的预知所折磨了!不要想那么多。对了,我最近终于追查到,原来,就在我约梓椰的那个晚上,她因为听音乐会,出场的时候,居然被拥挤的人群给活活踩死了!所以,她才没有来赴我的约。可是我竟然都不知道,她,已经死了。”景森的神情很悲伤。 “不要难过。”我安慰着景森,但是我的心里却痛苦不已。如果,景森知道,我就是那个导致梓椰死亡的人,他会如何面对我呢! “我现在才明白,我身边真正爱我的人总会出事,爸爸妈妈是这样,梓椰也是这样。”景森居然把这些死亡都怪罪到了自己的身上。 “对了,你爸爸妈妈究竟是怎么死的?”我试探地问到。 “他们是驾驶自己的小型私家飞机去另一个城市谈生意时,飞机的引擎系统出现了问题,而导致机毁人亡的。” 我在想,其实,景森也很可怜。我不打算杀死他了,但是,我还是会和他去旅行,就当作我们最后的相聚,从此以后,我会离开他,也彻底离开这段痛苦的过往。 11.我们的旅行 坐在飞机上,我和景森正打算去旅行。 我翻看着旅行画册,而景森却在看着一本介绍飞机的画册。 “你很喜欢研究飞机吗?”我问到。 “是啊,我们家就有自己的飞机,我还自己驾驶过呢,那种穿行在蓝天白云里的感觉真地很美妙!我的理想,就是有一天,我可以毫无牵挂地,带着一大笔钱,开着自己的飞机,环游世界!”景森憧憬着。 我继续看着画册,当翻到有山崖的那一页,我的手开始颤抖。因为,我,又有了那种关于死亡的联想!山崖!会有人在山崖上死去! 下了飞机,我一直惴惴不安着。 “我们先去国家公园看看吧!”景森建议着。 “好啊。”我说着。 我们一起走进国家公园。 “我们一起去爬山吧!那种征服高山的感觉,真地很好!”听到景森的这句话,我吓了一跳,在惊慌失措之中,我弄掉了身上的背包。里面的书都掉了出来。我赶快拾起那些旅行和飞机的画册,就在摊开的飞机画册上,我看到了一个符号‘BC-722’。 “你怎么了?美瑞?这么不小心!”景森也帮我拾东西。 “没什么,我们去爬山吧。”我想,如果梓椰注定要让我死,那么,我是逃不过的!就算山崖的死亡暗示,就是我自己的死亡,我也只能朝着命定的死亡走去。 “美瑞,你看,站在高上的感觉多美妙!所有的景色都尽收眼底!”景森感叹着,我靠在他的肩膀,却有一种生离死别的痛楚。 “景森,BC-722,应该是你父母驾驶的那架小型的私人飞机的型号。你对飞机动过手脚,对吗?”我问到。 景森脸上的微笑突然消失了。“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有从一个物件上联想到死亡的能力,我看到BC-722这个符号,就可以浮现出你的父母坠机的情景。我还看到,是你,在那之前,对飞机动了手脚。你为什么,要害死他们?” “他们一直把我培养成一个全才的少年,完全忽视了我的需要,我不想我以后的时间里,都被他们操纵着我的生活。所以,我对飞机做了手脚。因为那时,我刚满18岁,可以合理地继承他们的遗产。你忘了吗?我告诉过你,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带着一大笔钱,驾驶着自己的飞机,去环游世界。”景森说得非常平静,就好像死去的人和他毫不相干。 “现在,我知道了这个秘密,你打算怎么办?” 我刚一说出口,就感觉到有人从背后狠狠地把我推了下去! 我不断坠落,坠落,我知道,这是我必然的死亡! 你好!我叫赤景森 我慢慢睁开眼,看到四周一片白色。仔细辨认,我应该是在医院。 “你旅行的时候失足堕崖了,幸亏有树枝钩住了你的衣服。你才免于一死,但是你失忆了。”一个医生这样告诉我。 “噢”。我回答着。我只觉得脑袋很沉,什么也想不起来。 这时,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孩拿着一大束鲜花,站在我床前。 他微笑着说:“你好!我叫赤景森!你的男朋友!” 赤景森?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这个人呢?不过,如果可以有这么英俊的男朋友,也不错。 我微笑着接过他手中的花。 ——End——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死亡联想 作者:叶聪灵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