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恶灵 字数:16410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3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84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5分钟
简介:这是一个阴沉沉的夜晚,司机江南正开着车在一条静悄悄的公路上疾驰,两边的路灯散发出红红的幽幽光芒,令他感到有一股怪异的气息弥漫其中。 不知为……

这是一个阴沉沉的夜晚,司机江南正开着车在一条静悄悄的公路上疾驰,两边的路灯散发出红红的幽幽光芒,令他感到有一股怪异的气息弥漫其中。  不知为何,今天路上十分寂静,很少见到有车子,令人有种莫名的恐惧感,两边的树林在妖异的红灯下闪发出血红血红的光圈。  突然,江南看到前方的树林中有一个白色的人影向他招手,他不由自主停下车来,但奇怪的是当他定下神来一看,那向他招手的白色人影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他肯定自己刚才看到绝不是幻觉。  “呼”一阵阴风当头吹来,江南不由感到一阵冰冷冷的感觉直达全身,他本能地感到不对劲,感到似乎有种东西正盯着他,他连忙踩回油门,想开车离开。  就在此时,“江南…江南…”一阵怪异的呼唤声在他耳边响起,天啊,是在车后的黑暗地方响起的,透过车后镜,他隐隐看到那里有一团闪着白光的浓浓妖雾正从后面的树林中钻散出来。  “不”本能感到不对劲的江南连忙转回头,不看倒后镜,急速开车离开,他想发狂一样,高速向前奔去,在黑夜色中公路中,两边的树林急速向后退去,一下子,他已向前急驱了十多公里路,这才悄微定下神来,他才减下速来,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升起,刚才自己一定是见鬼了,不,也许更可怕,是见妖魔。  正思际,突然,前方的山林公路中隐隐可见大片大片的薄薄大雾弥漫,令他突然又产生一种莫名的害怕感,未容他细想,他已驾车直直驶入到漫天大雾中,阵阵大雾如海浪巨潮般迅速淹没车子,江南看到窗前四面八方景色刹间变得一片模糊,他不由自主地降下速来,同时,他已感到这挡风玻璃前乳白浓雾不对劲,妖异非常。  “该不是那东西追上来吧!”他不由惊恐地想到,这时,突然前方大雾中响起一阵“哒哒”地机动马达声,两盏昏黄的车头灯在前方雾中隐现出来,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只见前方一辆闪着耀眼灯光的黑色面包车已从雾中冲出,向着他冲过来。  他连忙急速摆动方向盘,急转车子,以闪开这急速的黑色面包车,“刷”一声,这面包车已快速在他车窗旁掠过,他不由自主一看,天啊,不看犹自可,一看不由吓得他魂飞魄散,这可怕的黑色面包车竟然是空无一人的,亮着灯光的车里一片空荡荡,而且灯光亮得异常光猛,令人不寒而突,还未等他清醒过来,无人驾驶的黑车已一掠到他的车后,刹那已消失于他车后的大雾中。  “刚才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什么!”江南不由想道,同时,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祥感已直升上他的心头。  “啊---啊---啊---啊”一阵阵阴森森似有回音的婴儿歌声在他车外两旁的公路树林中响起,歌声若有若无,妖异非常,刹间已从四周的大雾半空中向他和车淹涌过来,一下子已将他重重包围在一片怪雾中。同时,他的车子也象不受控制一样,不可思议地自动慢下来。“啪---哒哒”一阵急响,江南的货车竟应声自动在白雾浓浓的山林公路中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江南不由自主感到一阵莫名的害怕,他本能地预感到这车子绝不是有问题出毛病才停下来,同时,四周的隐隐约约的阴妖婴儿歌声在大雾中响得更可怕,声音由唱变为仿似婴儿哭啼一样,在车外的大雾半空中回荡,令江南不由全身一阵毛骨恍然,一股寒意已刹间洗袭全身。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笃---笃---笃”一阵又急又猛的拍车门声在他右边响起,当场吓得他几乎心脏爆炸裂开,他整个人不由自主尖叫一声,整个人陡地跳起,回头一看,天啊,右面的车窗外并没有人!他只看见的是一片空荡荡的薄雾空地。  “笃---笃---笃”这时,左面的车外突然又响起一阵凌厉的拍门声,他不由转头向左面车窗外一看,天啊,他看见左边车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村妇服的白头老太婆背着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大雾弥漫的公路空地上,旁边还有一堆不知何时出现的熊熊火堆,把四周的大雾树林映照得一片昏黄,阴森异常。  “阿婆…什…什么…事!”江南不由惊惶地问道,同时内心也感到一阵莫名的奇怪,这老太婆怎么出现得如此无声无息,突然怪异。  “这里有妖怪,这里有妖怪……!”这背对着他的黑衣老婆婆阴森森地发出一阵仿似有回音的声音,听得江南一阵头昏脑胀,他不由自主地向左边车门靠去,左手臂也不由自主地拉开左车门。  “什么妖怪?”他不由问道,同时他发现这车外背对着的黑衣老婆婆的银白色的头发白得令他竟然会感到莫名头痛,四周的景色也象刹那变得模糊一片。  “吃人的妖怪!”  “谁?”  “我,哈哈哈……”那黑衣阿婆一发完这听得江南双耳发轰的可怕笑声,“唰”一个急转身,在江南面前现出正面,江南定神一看,当场吓得尖叫一声,肝胆尽裂,天啊,这转身的黑衣阿婆的面孔竟然不是人的面孔,是一只双眼闪着织眼青光的狼头怪物脸孔,巨大的狼嘴正流着恶臭的唾液,“嗬”地张开了布满巨大尖狼牙的血盘大口,随着一声可怕的狼嚎声,这由阿婆变为狼狗巨怪的妖怪已向着江南的头一口咬下去。  “啊”江南发出一声惨叫,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那狼头怪物已一口把他的人头“咔嚓”一声咬下来,刹间鲜血如喷泉般从他的颈部射出,并顺势从车内跌落到车外的空地上,血流四泻,当场惨死。  “哈哈哈”一口把江南的血淋淋人头吞入口里的狼精吃完后,发出一阵阴森森的笑声后,“烘”一声,竟然在脚下冒起一团白烟后不可思议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烘烘烘”狼精不见后,地上江南的无头血尸竟奇怪地应声自动燃烧起来,同时,他那部车也应声自动燃烧起来,刹间,人车已陷入一片黄色的烘烘巨大火焰中,把四周的公路树林映照得一片阴黄黄,四面八方的夜雾也迅速散去,四周回复到平静中。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绵绵的细雨正“沥沥”地在这个阴沉沉的早晨下着,一大堆闪着耀眼红绿灯光的警车在出事现场的公路上封锁着,它们在细雨漫漫的山林公路中闪发出令人莫名心惊肉跳的紧张气息。  在出事现场中心的,已烧成一片焦黑的货车和人尸现场散发出一阵阵恶臭的气味,李林望着这可怕的现场,不由感到一阵反胃,身为这次事故的调查负责人,他也不由感受到一种怪异的东西。  原来,这已是本月发生的第五宗交通事故,做过二十年警察的李林从上月才开始接手此案,但不知为何,他却感到对此案有种莫名的害怕。  “老李,有什么看法,妈的,怎么这里年年都死人,而且都是这个时候,可真奇怪!”一位年约二十六岁左右的园胖子警察抹着脸上的冷汗笑着问李林,他叫江一落,是李林的下属,是一个做事认真,极为能干的交通警官。  “妈的,我一定要查出凶手!”  “老李,我可不是迷信,可我查过这几年的有关资料,发现近几年来在这公路上发生的重案大部分都是发生在这清明节前后,这可真有点邪乎啊!”  “落仔,我们是警察,你不要整天在讲这些迷信东西!”李林不由神情严肃地转头对江一落讲,他最不喜欢下属搞这种东西。  “真怪,老李,”远处正负责把烧焦尸体运上白车的检验法官王五彩向李林打招呼,穿着一身白衣的他显得有事情要讲。  李林连忙走过去,“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线索?”  “老李,我真怀疑这几宗事故一定是同一凶手所为,”  “为何?”  “事故死者又是无头的,真怪,前几宗的死者也是烧成焦黑无头的,怎么会这样呢!”王五彩不由邹起眉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死者的人头找得到!”  “会不会是连环杀手所为!”李林叹了口气。  “老李”王五彩突然神情怪怪地望着李林,用一种古怪的语气道“我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  “说吧,我们是二十年朋友了”李林不由有点见怪,老王一向对他都是有话直说的。  “你查这案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晚上独自一人来这鬼地方来查案,千万不要犯张锋所犯的错误!”王五彩突然小声地对李林讲。   “哈哈哈”李林不由笑了起来,“老王,你真的有点问题,你不是相信有关张同志的那些谣言吧!”  原来李林是接手此案的,他并不是这案的始查人,原先这案的调查人是重案警察张锋,但奇怪的是他查案后大约一个星期后,突然莫名其妙地发疯神经失常被迭进精神病院,跟着三天后突然狂叫“有妖魔要杀人”,再从病院的顶层跳下自杀,不过根据有关方面调查,证实张锋是工作压力过大而道致神经失常的,而且他跟他妻子的关系也十分紧张,正在闹离婚,相信是双重压力所致。  不过,也有一些谣言传是因为张锋调查这案引起的,因为有一些很可怕的传闻,传这条由广州通向粤东的公路这一段每年清明前后都会发生这些可怕的交通事故,有传闻是这一带山林有狼精作怪,于清明节前后出来公路夺人性命,吸人精血,所以会在清明前后出交通事故死人。  不过,李林根本不相信这些农村八婆的传说,他个人认为是一定有些谋财害命的歹徒在作案。  “老李,据我所知,张锋是在连续三天晚上和同事一齐在这一段山林公路查此事后突然回到家里发疯,我不知这究竟和他那三天去这山林公路调查有何关系,但我感觉这一切太邪门了,你还是小心为好,因为有时候世界上真的有些不可思议东西!”  “哈哈,老王,你一定是看鬼片太多了,那些只不过是电影,如果象你这么怕事,我们还用做警察!你啊,真是太落后了,我劝你去当神棍算了”李林不由嘲笑。  “我是作为你多年的老朋友才对你说的,信不信随你了”王五彩苦笑道。  “我向你承诺,我一定会抓住这个凶手的。”李林拍了一拍王五彩的肩膀道。   “我希望你能成功,但我请你一定要小心”王五彩也叹了口气。  在与老朋友讲谈完后,李林望着细雨绵绵的阴云天空,一个念头已在他脑海里产生出来。他连忙走到江一落面前,“阿江,我有个主意,也许可以使我们能抓住这个凶手!”  “是什么主意?”江一落不由兴高采烈地问,他知道他这位老前辈查案能力之厉害……   这晚李林回到家中分析查阅了有关资料,到了很深的半夜时,他不知不觉地在桌上睡着了觉,也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又似是真实,李林发现自己来到一条黑暗的荒山山路中,四周的光秃秃起伏山岭上布懑了大片大片的光秃秃的无叶枯树,山坟四通八达遍布于枯树之间,阴森异常……  “李林…李林…..”一阵阵阴森森的呼唤声在山岭大雾东面半空中传过来,天啊,这声音不正是…….李林不由转头向东面望去,天啊,只见东面离他十多米远的山丘坟墓中,有一个面孔模糊,身穿绿色警服的男子正在向他招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声音,这警察外形,不正是张锋吗?  不知为何,他发现张锋模糊的脸孔似乎一片血淋淋,可怕之极。  “你不是…..已死…了”李林不由声音发抖。  “替我报仇……替我报仇…李林…李林…”那血淋淋模糊的张锋在不停地阴森森地讲,并且怪异地象滑雪一样在山地上直直向着李林滑行过来,吓人之极!  “不用这么……这么热情….”李林不由转身想走,但却发现自己双脚好象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哈哈哈,替我报仇….呵呵…”那滑到来李林面前只有几米的张锋发出了仿似动物一样的可怕嗥叫声,直听得李林全身冰冷,同时他定神一看,天啊,这血淋淋的张锋竟“唰”一声快如闪电变成一头全身灰黄的巨大的恶狼,腾空跃上半空,“嗷”一声,张开长牙血口,向着李林的头颈猛扑过来,“啊”李林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  “不”李林尖叫着一下子从恶梦中惊醒过来,上天保佑,好才这只是个恶梦,他吓得整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足足过了几分钟,他才清醒过来,他望着自己的睡房,发现自己全身都已被惊醒的冷汗浸湿,刚才那个梦的确太恐怖了。  不知为何,他有种感觉,刚才这恶梦会不会是个警告,在警告他,这次查案会很危险。   隆隆的马达车声在黑夜的公路中响着,一部白色的面包车正在山林公路上疾驰着。  “林叔,这已是第三晚了,我们什么线索都没有”正握着方向盘驾驶车子的江一落没好气地对李林讲“你这个鬼主意不灵了,也许凶手早就隐藏起来避风头了”而他身边的李林,正和他一样,穿着一身平民便服,坐在他身旁。  原来李林的主意是要江一落和他装扮成平民车客驾驶一般车子行驶这一段出事的山林公路,以守株待免引凶手出击,便能捉住这公路杀手,但前两晚一无所获,没发现任何目标。  “做事要有而性,小伙子!”李林笑了一笑,他显然充满信心。  “会不会凶手发现我们了,我们天天都在这里出现”江一落一边开车一边问。  “不会的,我们天天都是开不同的车和穿不同的便服,相信我,小伙子,我打保证这凶手一定会浮头的”李林边讲边望出车外,他发现车外路两旁的山林在快速向后退去,在车头灯和路灯下显得一片昏红昏红,怪异非常,而四面的起伏山林在黑夜中仿似沉睡的巨大怪兽一样,仿佛正盯着他们一样,令他有种莫名的害怕感。  “真怪,林叔,”江一落不解地望着前方,不断后退的公路前方十分寂静,自进入这一段出事现场的山林公路,就没有再见到对面有车行过,和前两天经常车水马龙的情况完全不同“怎么今天这么少车,真奇怪。”  “这样更好,说不定这个路边杀人狂最喜欢在这种气氛中出场”虽然李林说得十分淡定,但他也不知为何,在令晚有种莫名的怪感。  “林叔,这几晚真怪,我一开车进入这一段路,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老是觉得好象有人在盯着我们,又好象觉得老是有车在后面跟着我们,老是搞得我莫名地看倒后镜,但却又看不到有任何车在我们后面跟着我们,真怪,林叔,这几天我还老睡觉发恶梦,我有不祥的奇怪预感,我在我的第二匣子弹里还涂了黑狗血和符咒水,以防万一吗!”江一落边讲边发现前方转弯口公路的两边山岭上正大片大片的浓雾缓缓从山上漂涌至下面的公路中。他不由自主地踩煞车降下速来。让车慢速成进入到这大雾连天的公路中。  “这只是你的心理感觉,证明你心理素质非常差劲,你太嫩了,学学我吧,化压力为动力,不是吹牛,我一向压力越大工作就越厉害,你太胆小了,落仔!世界哪有鬼神?你太怕死了,哈哈哈……”李林居然大笑了起来。  当车进到浓雾四遍的转弯口公路里,两面的山林和前面的路都刹那变得迷茫模糊起来,在大雾中一切景色都变得不清晰了。雾象无边无际的大海一样,把车和人都淹没在一片茫茫然白色世界中。  “怎么这么大雾,”李林不由邹起眉头来。  “这臭夜雾,怎么这么浓!”江一落也不由怪道。  “哒哒哒”前面白雾中传出了一阵车行声,不知为何,李林和江一落发觉这阵阵车声听上去竟然令人有种莫名的头晕感,十分不舒服。  不待二人反应过来,一部黑色的面包车竟突然“唰”一声从对面的白雾中冲出来,向着二人的车子撞过来。   “不好!”江一落不由尖叫道,并本能地用手急打方向盘,但已太迟,连李林也不由大叫“糟糕!”说时迟,那时快,这黑色的面包车已直直撞向二人的车头,同时,二人看到,天啊!这黑色面包车车窗里竟是一片漆黑黑,什么人灯光都看不到,一股煞人的可怕气息,已从这黑黑奇怪的车里向他们直涌过来。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怪异的车子。  “唰”一声,就在二人以为一定撞车的千均一发的时侯,这黑车竟不可思议地应声转动方向,快如闪电地在一刹那从李江两人的白色面包车旁刷身而过,险,太险了,只差不到一厘米的距离,两车就一定发生车祸,李林虽是多年老警,也不由吓得闭上双眼。几乎同时,这奇怪的黑色面包车全身已快速掠过他们车子,如闪电般直直冲入到他们身后的漫天白雾中。“扑”一声,同时,在二车掠过一刹,李林的车内的橙色照明灯竟不可思议地自动熄灭,整部车内陷入一片黑暗中,这一刹在二人感觉里,竟好象过了一个小时。  几乎同时,江一落不由自主地本能向旁的倒后镜一望,天啊,不看犹自可,一看吓得他不由发出一声尖叫,全身汗毛倒竖僵硬,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双眼,老天,他看到在镜上,那掠冲到他车后的那黑面包车竟不是车,而是一个在半空中向后直直飞入白雾中的长袍白衣一头白发飞扬的女鬼幻影,不待他反应过来,这在半空中快飞的白衣人影已飞入车后的雾海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鬼!鬼!鬼!”吓得魂飞魄散的江一落不由发出尖叫,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踩煞车板,急速地把车停刹下在雾烟弥漫的夜色公路旁。  “你发神经啊!”被急刹搞得几乎撞到挡风玻璃上的李林不由怒叫,他因视线问题而没见到江一落刚才见到的可怕情景。同时他也感到一阵奇怪,我们这车怎么会突然自动熄灭灯火。  “刚才……刚才…….”江一落惊得只会重复地讲这两个字,并不停用手指着身旁的倒后镜,惊叫。  “定一点,落仔!”李林看得出江一落情绪十分惊恐,连忙拍了拍他的肩膀,镇静道。  “那车,那车……”江一落尖叫着,声音十分慌乱,在灯光熄灭黑暗一片的车厢里听得李林不由自主感受到一阵莫名的心悸胆寒。一股恐惧的气息已从空气中向他迫来。他已知江一落定是在刚才见到了可怕的东西,定是和那部黑色面包车有关。  “你在发什么神经,一部面包车而已,有什么可怕,难道你没见过面包车吗?”黑暗中李林连忙用手按住惊叫的江一落的肩膀,厉声道。  “车,车……”江一落足足喘了几分钟大气,才定下神来,虽在黑暗,但李林仍见到他神情之僵硬惊骇,他神经质地指着车外的倒后镜,“车,车,刚才我在镜里见到这黑色面包车不是车,不是车……不是车…..是是是….”他显然太惊惶失措了以致语无论次。  “是什么,难道是太空船,兄弟?”李林不由笑了起来,他以为江一落见到什么怪物,原来是那车居然吓着了他,他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不,不”江一落的手直直地指倒后镜,在黑暗中发出了令人害怕的声音“刚才,刚才我……我在这镜子里见到那黑色面包车是……是是是一个在半空中飞行的白衣女鬼,一个女鬼,”  “哈哈哈,落仔,你一定是看错了,也许是幻觉”   “不,不,不…….”江一落尖尖地叫道,声嘶力竭得仿似是在地狱中一样,“是是是…….那车,那车是是女鬼变成的,是鬼变的,这里有鬼,这里有鬼, 我们有难了,有难了!”  “你他妈的给我闭口,闭口!”李林一听见江一落居然在大叫有鬼,不由怒气初升,他最不喜欢人讲满天神佛之类的东西。“你是个警察,落仔,立即给我闭口!听到了没有!”  “不,林叔,林叔,刚才,刚才我看到的绝不是幻觉,我听人讲,鬼是会变成任何物体的,不过,它在镜子里是会现出原形的,我见的绝不是幻觉,那车一定是个白衣女鬼变的,一定是的,我在镜里看到的一定是车子的真正原形”江一落象发了狂一样,并在黑暗的车厢内叫“不然,为什么刚才和那鬼车相掠过时,我们的车怎么会突然停电,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你眼睛有病,因为你神经不正常!”李林也发火了,“啪”一声,他已在大喝中狠狠掴了江一落一巴掌。“你给我闭口,听得了没有!他妈的,佛不发火当我傻的!”  “林叔,”江一落这才稍稍从惊惶中清醒过来,“我没事,没事。一定是…….”  “幻觉”李林纠正道。  “会不会是鬼迷了你的眼睛,林叔,一定是的”江一落一脸正经地对李林道,仿佛李林是他的学生似的。  “啪”又一记又大力又狠的巴掌打在江仔的面上,“收声,给我立即收声,”李林恶狠狠地用双手托抓紧江一落的头,狠地摇晃了这头几次,“听到没有!”  江一落足足给他摇摆的几分钟,这才从惊恐中定下神来。他大口大口地喘了几口气,才喃喃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林叔,刚才我太慌张了,”  “这还差不多,清醒一下吧,落仔!然后再开车!”  “好的,林叔!”江一落吐了一口气后,用手按了几下车内的电灯开关,突然,车厢里的橙色灯泡莫名的自动亮回,黑暗一片的车内回复光明中,二人都不由觉得原本的怪异紧张的气氛也随之缓和下来。  “也许刚才是幻觉,”江一落也以为是所以缓缓自言,他迅速地点回火,一踩油门,“唰”一声,他们的面包车已应声在大雾的山林公路中疾起,向前方驶去。   两面的起伏山林在不停地向后退去,不知为何,在夜雾中再度开车的江一落却感到全身一片冰冷冷,好象进入了冰窟一样,连车内的空气也好象变得十分寒冻,他已本能地直觉到车厢里已变得和刚才未碰那怪黑车前完全不同,同时,他还似乎感觉有种东西在跟着他们,但通过倒后镜,他看不到有任何东西在跟踪他们。   “你真的可能有病,落仔,这个星期天你应该去医院看看!”旁边的李林一本正经地对他讲。  同时,公路两面森林飘荡涌下来的纱纱大雾变得更浓更猛,霎时间仿佛在天地间铺下一片巨大的白帐子,淹没四面八方,一片迷茫,使他们感到似进入到一片无边无际的白茫茫的大海中一样,两面山林景象都变得若隐若现,车窗的玻璃变成了毛玻璃,湿润一片,就是近在车旁向后退的树林也变得柱晕状的怪异,一切都失去了鲜明的轮廓,四面八方都变得模糊变形中,江一落和李林象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似的。令落仔不得不把车减速行驶。  “呀”江一落突然觉得双耳一阵莫名的刺痛,仿佛有种可怕的小孩哭泣声在他耳边若隐响起,令他不由一阵头晕发嗡,眼前一阵模糊,车窗外景色也刹那变迷茫一片。  还未待他反应过来,“咣当当”随着一阵突然从公路旁发出的厉响,一部单车忽然从前面白雾树林中闪电冲出,快,实在是太快了,江一落虽然立即刹车,但已太迟,“嘭”一声,江一落的车子已在雾里撞正这单车,发出这可怕的尖锐厉响,天!在这刹那,江一落竟看到单车上骑着的是一个穿着黑衣的草帽老伯,“唰”一声,黑衣老伯已发出一声令人心寒的惨叫,已刹间被连人带车卷进车底,发出可怕的尖响。  “该死!”江一落不由在急停下自咒道,“你有无有搞错,这都撞车!”旁边的李林也不由骂道。  “嘭”江一落急急打开车门,一个急跳从车跳至地上,他一个急急趴身俯下到路面上,向车底及后面路上一看,天哪!不看犹自可,一看不由吓得他发出一声骇人的尖叫,“啊”当场听得车上的李林全身毛骨恍然,心脏急跳,头发直竖,双手发软,他从江一落的尖声中已知江一定是见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东西。  他连忙也急速跳下车来,俯身至车底一看,天!他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映入他眼帘的在车底车轮下的居然是一部纸扎的纸单车,已被压得一片扯烂,而单车旁被轮胎辗死的黑衣老人居然不是人,而是一只被辗扁的血淋淋的黑色大狼狗,在夜雾路灯下显得异常妖邪,不可思议之极!   “妖怪!妖怪!”江一落发出了恐怖的骇人尖叫,并起身惊惶失措地向后退,他显然被吓坏了,的确太匪夷所思了,他撞中的骑单车老人居然变成了一只黑狗和纸单车,他简直完全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同时,一种可怕的不祥感,已直直袭上他的心头。  “别乱叫,这只是幻觉!”经验丰富的李林已迅速定下神来,他内心虽不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知现在最重要是稳下江一落惊惶的情绪下来。同时,他也本能地从胸衣中抽出他那把*式手枪,拉开保险栓,他已感到有东西在大雾中盯着他们。  “嘭”一声,不等两人反应过来,他们那部白色面包车打开的车门突然不可思议地自动关上,同时,“呀─呀─呀”一阵怪异有回音的婴儿哭泣声竟阴森森地从关上车门的面包车内发出,直直听得二人魂飞魄散,不由向车内望去,同时,“嘭”又一声,这面包车车头的两盏原本黄色的车头灯竟然变成了血红血红的车头灯,同时射出两道血色的光柱,穿过白白夜雾,象舞台上的灯光一样,照在二人身上,可怕之极!车厢内的照明灯也刹间随声由开着变为一闪一灭,并隐隐发出阵阵仿佛由这一光一黑的车内响起的婴儿哭啼声,天!整部车好象被魔鬼附身了一样,正凶恶地盯着他们。  “小心!”还未待李林叫完,“唰”这无人驾驶的面包车已直直朝江一落冲过去,直看得李林尖叫,这车要撞死江一落。要杀人。  “不”江一落在惊惶的本能中一个飞身,如电影里慢镜头一样,直直跃闪开自动撞过来的面包车,“嘭”一声,响着婴儿哭声的车撞入到旁边的一棵大树下,“烘”一声,大树竟然自动爆响后自动燃烧起来,刹间火势向树顶蔓延烧成一片火树,映红了四周的浓浓厚雾,白雾仿变成血雾一样。  几乎同时,被吓得神智大乱的江一落尖叫着举出腰带里的手枪,“砰,砰,砰”已快如闪电地向空无一人的面包车猛射,那瞬间被江一落乱枪扫射的面包车仿佛有生命似的,发出阵阵被击中的“哎呀哎呀”惨叫声,被击中的地方竟自动流出鲜血来,“烘”面包车象受到致命一击似的,应声自动燃烧起来,刹间烧成一部火车,把四面八方几十米内范围映照得一片通红,“嗖”一声,一道刺眼的白光光柱,应声从烘烘燃烧的火车顶部飞出,瞬间飞没入右面的山林白雾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哈---哈哈---嘻嘻嘻”同时四周的白雾半空中隐隐响起一阵阵飞飘荡的阴森婴儿笑声,直听得二人头脑发嗡,天旋地转。  “妈的,那个臭小子,竟敢吓警察!”李林愤怒得紧紧用双手扳住手枪指向四周雾海溟茫的山林,他认为是有人在搞鬼,吓唬他们。  “我早就说过,这里不对劲,有东西在跟着我们!”已陷入近乎疯狂状态的江一落在狂叫,在夜雾中显得令人不由自主心底发寒。   “嘻嘻嘻”一阵阵阴阴有回音的婴儿笑声突然在李林的身后十来米远的白雾公路中响起,直听得李林一阵头脑晕热,一阵腥血,直冲脑门,天,这笑声似有魔力,竟令他鼻子可怕地自动流出两股鲜血,骇人之极。  他不由一个转身,向发出笑声的方向一看,不由吓得他全身冰寒,由头至脚,他见到的竟然是刚才已被车死变成黑狼的黑衣草帽老伯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复活过来,只见他在白雾中若隐若现,在十米远路面上向他招手,天啊,他竟是在离地半米的半空中浮着向李林招手的。  “居然敢在老子面前扮鬼,去死吧!”李林怒叫着已举枪向着这悬在雾空中的妖异的草帽黑衣老人射击,“砰砰砰”随着三声响彻夜空的凌厉枪声,李林已快如闪电射出三枪。“哎”被击中的老人发出一阵妖异的怪叫,“唰”一声,竟直直飞入右面的从林中再从从林中跃起,向着山顶跳去,每一跃竟达十多米远,五,六米高,象僵尸一样,在夜雾中显得可怕之极!  “我一定要捉住你!”狂叫的李林也跟着冲入到右面的从林中,追赶上去,“不要以为扮鬼飞就可吓我”冲进山林的李林留下一阵狂叫余音。  “不要跟上去!林叔!”江一落不由大叫道,他本能地感到刚才一切是某种可怕的东西在引他们进入它们的陷井。但可惜已太迟,李林已冲入林中不见踪影。他只有硬着头皮也跟着追上去…….  第六部  “嗬嗬—嗬”在一片黑暗树林中疯狂地向前冲着的江一落发觉自己的呼吸声变得异常大声,他发狂地跟着不时从前面传来的李林的枪声和狞叫声冲过去,“笨蛋!你这个笨蛋!”江一落边跑边自言道。而前方黑暗中响着李林声音“哈哈,你们今天死定了,死定了!砰砰砰……”  唰唰唰,江一落已冲出密集不见五指的树林,前面半山腰一片空地快速进入眼帘,同时,他也见到李林的身影和一座废弃的小寺院,还未等他叫林叔,李林已狂叫着冲入破残的寺院里,显然,他追的那可怕的东西进入了这寺院。  “轰隆”一声,刚冲至寺庙门前的江一落的头上方夜空中响起一道惊雷,刹那一条闪着耀眼白光的恐怖闪电,从黑夜天空中一掠而过,当场把寺庙一带几十米范围照个一片通白,如同白昼,令江一落不由一阵心跳,全身发抖动。   “啊”同时,在这电夺目刹间,江一落竟然见到寺院大堂地的一座四米高的金刚将军破神像竟双眼闪白光光柱复活,并凶狠地盯向他,“呛”一声,这残石像竟拉开手中弓箭,对着门外的江一落,未待他反应,已“唰”地发出一阵巨响,闪电般射出那枝足有三米长的巨石箭,如流星向江一落射来,“不”闪避不及的江一落发出一声尖叫,已整个人闭上眼应声跌到庙前地上,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但跌到地上后他并没有感到有巨箭穿身的惨痛,“喂,落仔,快起来!”随着一阵熟悉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跟着有一脚狠狠地踢了他后背,是林叔的声音。  他连忙睁开惊惶的双眼,定神向身后一看,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提着手枪的李林已站在他身后,脸上尽是惊恐之情。  “刚才….刚才….”江一落惊惶失措地转回头望回寺内,这时,映入他眼帘的大堂里的那手拉巨箭的神将石像此时却已回复到正常中,一片死气沉沉,不再有生命迹象,那巨石箭也只搭挂在巨石弓上,并没有射出来。  “难道我刚才看到的是幻觉。”江一落不由想道,同时,身边的李林已慢慢把他扶起来,“你究竟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慌乱?”李林问。  “没事,你,你有没有……有没有捉到刚才那个……..”  “没有,那老头刚才一跳进这里就不见了!这里太邪门了!”李林边讲边露出了非常惊恐的脸色。  “我早就叫你不要追!”江一落边讲边转头望李林,不知为何,他一和李林双眼相望,竟莫名头晕头转向,林叔的脸孔也刹那变得模糊,一片惨白,四周的空气也变得寒冻起来,一片阴森森,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感突然直袭全身,一个可怕的怪念已忽然在他心里升起,这林叔莫非是…….  可惜到他想到时已太迟了,“哈哈哈”这个在他身旁的李林突然发出一阵阴森森有回音的女人笑声,还未等到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嘭”一声厉响,这李林突然变得力大无穷,一巴掌竟把江一落整个人刮上半空中,“洞”一声,江一落已被打得飞过十几米的半空,堕落到寺院外的一片烊地上。   “哈哈哈,小子!你看看我是谁?哈哈哈”李林发出一阵直听得江一落双耳轰咆,全身发软的婴儿笑声,同时,李林的双眼竟“唰”地一声闪出两团绿光,并如电筒光柱般射出两道吓人绿灯光柱,穿过半空,如舞台灯般地照在江一落身上。  “不”被打得懑口是血的一头冒水的江一落在极度害怕中奋力抬头回身一看,天!只见李林变得仿佛恶魔附身一样,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双脚不动地沿着地面向自己慢慢滑过来,十分可怕。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林叔到哪里去了?”江一落边问边奋力举着手枪瞄准了已滑到离他只有八米左右的李林,他已本能地感到,这不是李林,而是一个可怕的超自然妖魔。同时,江一落已本能地“砰砰砰”地向着它连开三枪。  谁知这李林中枪后竟一点事也没有,反而阴森森地盯着江一落。   “哈哈哈,你那个伙伴已被我吃进肚里了,哈哈哈,现在,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面目!”这变得和李林一模一样的妖魔突然停下来,“烘”一声全身爆冒起一团巨大的红烟怪光,刹间把四周映亮,刺眼的强光令江一落不由自主闭上双眼。  强光巨烟过后,惊恐的江一落怀着“卟通卟通……..”的心脏急跳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一睁犹自可,一看不由吓得他全身心裂胆爆,面无人色,毛发根根竖直起,张大了嘴倒抽几口冷气,全身冷汗涔涔如雨下。一股巨大的恐怖感已淹没全身。  实在太可怕了,天!映入他眼帘的那变成林叔的妖魔终露出变回了它的原形,竟然是一头足足有三,四米高,八米多长的巨大怪物,“呵嗬嗬---呵嗬嗬”并发出一阵阵沉重巨大的呼吸声,在大片大片的红色升起的浓雾中若隐若现地向着江一落盯过来,它那悬在四米高半空的巨大头部竟是一只布满蓝色磷甲的狼头,天!足有成米巨大,吓人之极,头顶上这长着一条象屡牛角的一米高巨角,而它的身躯竟是象恐龙蜥蜴一样由蓝色金属磷甲组成的巨大身躯,一条巨大的尾巴在身后大雾在隐隐展现,八只巨脚在浓雾中呈现出来,天啊,这简直就是一头象由甲虫蜥蜴狼头组成有巨魔怪。它那巨狼头上那两盏如灯笼般巨大的发光绿眼也刹间由绿光变为红光,高高在上向着下方的江一落射出两道红色巨大电筒光柱,把江一落附近十几尺范围照个一片通红,骇人之极!   “呵嗬嗬…”随着这阵吓人巨大呼吸声,这头骇人之极的巨大妖魔发出了一阵仿似地狱群鬼号叫的魔音“小子,哈哈哈,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凶手,你们这些凡人的恶梦,我就是在这里已修练了千年的山神,哈哈哈”随着这阵可怕的笑声,这现出原形的千年狼魔缓缓地摆动那巨大狰狞头部,张开了布懑长长尖牙血盘大口,盯向江一落,大片大片绿色泡沫唾液,从巨牙血舌中由半空落至下方地面,真是令人发寒。  “不”被这千年狼精原形吓得魂飞魄散的江一落在前所未有的害怕中本能地举起手枪,对着在红烟半空中的千年狼精的头上独角进行了“砰砰砰”地最后猛射。  “唰,唰,唰”巨形蜥蜴狼精头上独角闪起了几道火花,但它显然毫无损伤,同时,发出阵阵有回音仿似几十个女人在哀叫声音“哈哈哈,凡人,你以为这种破玩具能对付山狼神,哈哈哈,现在让你见识见识一下神的力量!”  随身这阵听得江一落耳鼻流血,耳膜几乎震破的可怕笑声,“忽”一声,一股巨大的无形力量,象一具看不见的巨手,突然把江一落整个人连人带枪,掀抛上五,六米高的半空中,“轰”一声,呈抛物线被无形力量扔抛至十几米远的一片草从中,刹间坠出一个圆形大坑。  “啊”江一落发出了尖厉的惨叫声,手枪被震抛到十来米远处,全身手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折伤,左腿完全折断,无法站立起来,全身剧痛非常。简直是生不如死。他挣扎着想向后爬去,但前方的草地上突然“烘”地一声自动升起一道火墙,拦住了他的去路。   “哈哈哈……”在阵阵妖异阴风下,那千年狼精缓缓在烟雾中向着江一落滑过来,“凡人,我要吸掉你的灵魂,我要把你的灵魂变成一个在黑夜吸血的恶鬼,哈哈哈”  随着这阵巨大可怕声音,“刷,刷,刷”江一落周围草地烂泥里突然冒出几十条章鱼触手般棕色树枝腾蔓,还未待他反应过来,已“刷拉”快如闪电自动的他捆扎起来,“啊”江仔发出了双手双脚被象蛇身般盘人的蔓条树枝牢牢绑住的痛叫,同时,这些可怕象有生命一样的树枝象供奉猎物一样,缓缓把挣扎惨叫的江一落直直举提上半空中,好象一份祭品一样供奉着千年狼精的到来。  “准备死后变恶鬼吧!哈哈哈”已来到离江一落只有几米距离的狼精缓缓地张开了可把整个人吞入肚中血盘大口,准备把举至半空的江仔一口吞下。江一落惨吟着以为死定了。  就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候,突然“嗖”一声,东面黑暗半空中传来一阵尖啸声,还未等狼精明白过来,一道旋转着精白寒光已闪电般从东飞扫过来,“嘭”一声,这道旋转着的白光已从江一落身下的树枝劈过,立时捆绑的江一落的几十条树腾应声自动炸裂开,电火花四处溅射,刹那把四周的一切映个如同白昼,江一落也顺势整个人从半空中跌回到地面上。  “呔,妖孽休得猖狂!”同时东面草从中闪电般旋转着跃出一个灰色人影,他直直跃上三米半空中接回飞回原处的旋转白光,再直直落回至地上,定了下来,江一落和那千年狼精定神一看,原来这灰色人影竟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灰衣老道士,那救出江一落的白光原来竟是老道士手上的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  “妖孽!你残害生灵!有违天道!可知罪大?”那道士喝道。  “哈哈哈,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山顶的臭道士?小小毛孩,竟敢向我挑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哈哈哈”那千年狼精闪耀着它那双发光灯笼巨眼,发出一阵阵可怕有回音的婴儿怪声,听得人神智大乱。  同时,地上的江一落也挣扎着在爬向附近地上的那把手枪,同时,他右手也挣扎着从胸衣里抽出自己那匣涂有黑狗血和符咒水的子弹,他要换子弹,他那把手枪已打光了子弹。虽然刚才的子弹对那狼精毫无作用,不过,这排有黑狗血的子弹药也许不同了。  “妖孽速速受死!”那灰衣道士一讲完,立时飞身跃上半空,挥舞宝剑向着这巨大的蜥蜴狼混合怪物飞扫过去。  “轰隆隆”一声,这双眼闪着红光的千年狼精突然从眼中射出一道夺人心魄的刺目蓝色电光,刹那穿过半空,应声地竟可怕地在空中射穿插过飞扑来的灰衣道士的胸部,刹间电火花四散溅射出,“啊”那道士当场发出一声凄厉惨叫,当场胸部击出一个大洞,血如雨般四喷,整个人从空中向后倒跌回去,飞坠回到四,五米远的草从中,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线,当场惨死,极度可怕之极!  “哈哈哈,这就是和神作对的下场!哈哈哈!”那千年狼精边叫边转回头望向已半跪在地上换弹匣的江一落。“看到了没有,凡人!”  “去死吧!你这个假神!”江一落同时举起手枪,“砰---砰---砰---砰”地已对着狼精连开四枪,分别打进这巨大的狼虫怪物的金属身躯里,但是,“哈哈哈”随着这狼魔一阵巨大笑声,它竟双眼射出两道血红的光柱,照扫过来,把江一落脸映个一片血红,可怕异常,它竟一点事也没有!天!   “这就是你的最后法宝?你太迷信了,我们根本不怕黑狗血!哈哈哈!”随着狼魔这阵笑声,一股无形的力量,“忽”地把江一落整个人直直提上四米高的空中,令他升至和这妖魔的头部处,并慢慢向这狼魔的血盘巨口飘荡去,六米,五米,天!它要一口吞下江仔。  “不,不”江一落完全绝望了,他挣扎着想脱离开这股无形力量,但可惜无济于事,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死定了。  “眼睛…..眼睛……”就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候,草从中大家以为已死去的老道士发出了最后的微弱呼叫声。  “对,眼睛,”一个电光念头刹那在江一落脑海里闪过,他突然明白到,老道士是在叫他射这千年狼精的双眼,对,不是有句话眼睛是灵魂之窗!  说时迟,那时快,江一落在绝望中奋力举起手枪,在半空用尽全力瞄准了已离他面前只有一米的巨大的狼脸上的双眼,天!这狼脸足有一米大!同时,狼脸上也张开了巨口。  “砰,砰”江一落在头晕中用力射出了手枪里最后两颗子弹,不偏不倚,正正击中这巨大狼脸上的那双闪耀红光双眼,“轰轰烈烈”一阵阵巨响随这响彻云霄,“嗷”一声巨大惨叫,这狼魔的脸上双眼被击中处立炸起一团红光,并弹射出几十道长长的电火花尾巴,刹间照亮四周的一切!同时,那股捉住江一落的无形力量也刹那消失,“啊”江一落也整个人从半空跌回到地面上。  他挣扎着在地上向前滚动过去,同时,在他身后的巨大的狼虫怪物也发出了最后一声怪叫后,“隆隆隆”一声,它双眼应声散射出十几道刺眼的长长弧光电流,轰咆着向黑暗的夜空飞散射出,刹间把整座山岭的天地映个一片通白白,如同白天!  紧接着,“轰轰轰”一连串巨响,足足有八米长的虫狼巨怪在被打爆双眼后发生了震天动地的大爆炸,刹那炸成一个足足有十几米直径的巨形白光火球,直直冲上云宵!极之壮观!整座山岭都震动起来,仿佛正在发生一场地震似的。  “轰轰轰”在巨大的爆炸声和地动山摇中的江一落发出一声叫喊,刹间昏迷在一片白光和巨响中………..   不知什么时候,随着一碗清甜的水缓缓进入到口中来,江一落才缓缓张开双眼,映入他眼里的几个态度温和的农民,“你没事吧!”一个阿伯在他头上方问他。这时,他才发现,天空已是蓝天白云,显然已是白天了,阵阵森林特有的清新空气吹来,令他不由一阵心旷神仪。  “这里有妖怪!”江一落喃喃自言站回起身,“这庙里有妖怪!”  “什么妖怪?这里没有庙?”周围的村民显得一头冒水。  江一落转头向昨晚那残庙方向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天!昨晚那残庙所处的位置现在已变成了一大片白色的坟场,天,难道说昨晚那残庙是千年狼精变出来的。  “奇怪,我们放在山顶的石头道士神像怎么会跑来这里,天,胸部这穿了个大洞?”旁边几米处的一个村民在东面草从中喃喃自语。  江一落连忙在村民相扶下行过去,定神跟着那村民的视线一看,不由大吃一惊,映入他眼中的竟然是一座躺在草从中灰色的道士石像,模样竟和昨晚救自己的那个灰衣老道士一模一样,手上还持着一把和昨晚一样的石剑,不过,最奇怪的是,这石像的胸部居然被击出一个烧焦的大黑洞,老天,莫非昨晚救自己的灰衣道士竟是一座和人一样大小的石像。  不过,至于那巨大的狼虫怪物却一点痕迹也没留下,江一落明白到一定自己昨晚已彻底打败了它,也许已全身炸作灰烬,烟飞灰灭。反正,这里不会再有妖精作崇害人了。不过,李林的尸体就消失了。  在村民相扶下,江一落缓缓地走向附近的医院,他知道不一定有人相信他的故事,但他会把它留在自己的心底。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午夜恶灵 字数:16410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