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翼天使 作者:叶聪灵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3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84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3分钟
简介:1 如果把死人的血涂在被诅咒的信物上,死者生前深深怨恨的人看到被诅咒的信物时就会看到死者的阴魂在现。青竹又在发表她的巫术学大论了。 那时,我……

1 “如果把死人的血涂在被诅咒的信物上,死者生前深深怨恨的人看到被诅咒的信物时就会看到死者的阴魂在现。”青竹又在发表她的巫术学大论了。 那时,我们正在飞往HongKong的飞机上。 “没说得那么神了!就好像那部吓死人不偿命的日本电影《咒怨》一样!哪有什么阴魂会吓死人的事呢!”方诺甚至带着嘲弄的语气。 “哈!不用你不信。根据资料记载,确实有人在巫师的设计下,因为看到粘满血迹的死人的信物而被活活吓死噢!”青竹当然不甘示弱。 …… 大二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林邈、青竹、方诺和晓威决定去HongKong做自助旅行。 我准备上网把这个奇妙的旅行计划和阿妮蕾蒂说说。阿妮蕾蒂是我的网友,我们已经认识差不多1年多的时间了。她是个在美国长大的女孩儿,对于艺术、音乐、文学等样样拿手。我们在网上无所不谈,我简直对她有些崇拜。 我们终于来到HongKong。HongKong是个可爱的花花世界。 其实,对于我来说,我很想借助这次旅行,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清楚。因为我实在无法摆脱过去噩梦般的记忆,面对邈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矛盾和痛苦的。但是,邈的抑郁症还没有痊愈,而且他又有了人格分裂的倾向,在这个时候,邈的心理医生陈医生告诉我,一定不可以使邈的情绪受到刺激,否则他的病将无法控制。所以,我还无法离开邈。 我和BF邈在外面逛了一天,晚上12点才回到我们一行人住的酒店。洗了澡,我正要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夜深人静地,吓了我一跳!原来是晓威打来电话。 “青竹,我……我……,我看见奇灿然了!好可怕,她站在窗口那儿看着我!她满身满脸都是血!”晓威的声音一直在颤抖。 “晓威,你不要怕!你告诉我,奇灿然是谁啊?你为什么要害怕啊?”我很关切地问。 “没……没什么,我做恶梦了。我没事了。”说完,晓威就突然挂断了电话。我也没多想,只是觉得也许晓威在大半夜地作弄我。 第二天一早,我约了邈。 “小叶,会展中心会有画展,你要不要一起去看?晓威他们都看过了,说是不错噢!”男朋友邈问我。 “好啊!去看画展吧。”我很欣然地答应了邈。 我们九点钟就到了会展中心。这次画展的主题是“魔幻世界”。我还打趣地和邈说:“你看,现在会展中心,博物馆什么的,也变得聪明起来了,时下流行什么,他们就展出什么。《哈里·波特》,《魔戒》这类电影在学生中间火得不得了,这简直就是一个魔幻作品当道的时代!他们也开始展出有关魔幻主题的油画作品了!” “是啊!要不然,我为什么带你来看啊!我知道你会喜欢魔幻主题的东西的。你一向就是对那些古里古怪的东西感兴趣!”邈向我做了个鬼脸。 说话间,我们走到了一幅作品前面。 “好美的画!”在看到那画的一瞬间,我有种被震撼的感觉。 画的名字叫做:《断翼天使》。 画的上面是天使阿荻雅,但是,她的那双美丽的大翅膀却断了。奇怪的是,断了翅膀的阿荻雅却在非常安静地微笑着。那笑容很唯美,很迷人。整幅画的背景都是一片灰白色的天空,天空上布满点点血痕,血痕是从断了的翅膀上流下来的血迹,血痕在灰白色的天空上形成了用英文字母组成的单字:LOVE。 整幅画的意境深邃、唯美、神奇,也充满了魔幻的力量。 “小叶,你看什么看得那么入神啊?”邈回过头来问我。 “这幅画很美,很玄妙。但是我感觉到这幅画的作者有强烈的自杀倾向。” “这幅画看上去倒是有些凄凉和恐怖啊。” “邈,你看,画上的阿荻雅就代表作者自己,断了翅膀代表作者在感情方面可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灰白色的天空代表作者深沉忧郁的心境,翅膀上流下的血迹代表感情创伤的疼痛和惨烈,而用血迹拼凑成的大大的LOVE字样代表作者为爱不顾一切,付出多少代价都要争取的决心,或者有种为爱舍弃生命的疯狂迷恋,最奇怪的是,画中的阿荻雅却在非常平静甚至快乐地微笑着,与整幅画面有种不协调的沉静与从容。” “哇!真不愧是学心理学的啊,一幅画也可以让你分析出这么多东西。” 画下面的作者简介里有关于作者的介绍:奇灿然,凌志高中,18岁。 在看到作者名字的一刹那,邈忽然就沉默了。 “咦!奇灿然!昨天夜里,晓威还打电话给我,说什么她看见奇灿然了,她好像很害怕,很恐惧。原来,就是这个奇灿然啊!” “晓威说她看见奇灿然了!开什么玩笑!奇灿然都死了两年了!”邈忽然之间很严肃。 “你认识奇灿然吗?她已经死了?那晓威怎么会看见一个死人呢?莫非他撞邪了,见鬼了!”我很是费解。 “对!我认识她。两年前,也就是在高中结束的那个暑假,她被人杀害,死在自己家里了。” “什么?她是被人杀死的?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最好的朋友小凯就是杀人凶手。他还因为杀死了奇灿然而被判无期徒刑。” “怎么会这样呢?小凯为什么要杀人呢?” “灿然是小凯高中时代的好朋友,她被杀害的时候,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小凯,所以小凯就被警察逮捕了。因为当时小凯还未满18岁,所以没有被判处死刑,但是,却被判了无期徒刑,前途尽毁。” “到底小凯和灿然之间发生过什么故事呢?要弄到杀人的地步来收场。”我感很惋惜。 “但是,我相信。小凯是绝对不会杀人的!真正的杀人凶手,一定不是他!” “但是,法院都判他有罪了,他也已经服刑了。” “这两年里,我定期都会去探望他,每一次他都说,他是无辜的,他没有杀死灿然,真正的凶手不是他。而且,我和他认识十几年了,凭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不会说谎,我相信,真正的凶手不是他!” 2 夜里1点,我正在睡觉,忽然被一阵警笛声吵醒。这时,有人使劲地敲门,在迷迷糊糊间,我就去开门了。 “谁啊!大半夜地砸人家门!” 一开门,外面站着的人居然是邈! “小叶!晓威……晓威……,他死了!”邈的声音都在颤抖! “你说什么?晓威死了?” 说着,我们就赶到了晓威住的那间房,里面已经来了好几个警察了,还有法医,青竹和方诺他们也在。 晓威是躺在床上的,两只眼睛瞪得很大,嘴也是微张着的。脸色苍白,两手蜷缩。好像在死前受了很大的惊吓。 方诺是学法医学的高才生,他一直在晓威的尸体旁观察。我走过去问方诺:“确定晓威的死因了吗?” “据我观察,再加上刚才警方法医的确定,晓威很可能是由于过度惊吓导致心脏衰竭而死。” 警方做完笔录,我们就都离开案发现场了。 我一直在想,晓威临死前到底看见什么了呢?一定是看见了很恐怖的东西,才会在顷刻间毙命!我想起来了,昨天夜里,晓威打电话给我,他就是非常恐惧,非常害怕的。他说他看见了奇灿然,就是两年前被杀死的那个女孩。莫非——,晓威真地撞鬼了!我又想起了那幅《断翼天使》,整幅画面都被血痕布满,真的有种阴森的感觉。这时,有人敲门。 原来是青竹。 “小叶,我心里很难受,晓威死得太突然了,又死得这样离奇,我想他爸爸妈妈知道了,一定受不了打击。” “青竹,你认识奇灿然吗?” “奇灿然?认识啊!我不仅认识她,她还是我和晓威高中时代最好的朋友呢!你怎么会知道她呢?” “昨天夜里,晓威打电话给我,说他看见奇灿然了,而且晓威叫得却是你的名字。我想晓威那电话应该是打给你的,却误打到我的手机上了。” “怎么可能!灿然都死了两年了!晓威怎么可能看见灿然呢!难道晓威撞鬼了!” “所以我怀疑,晓威的死可能和奇灿然有关!奇灿然到底是怎么死的?” “两年以前,在高三结束的那个暑假的一个晚上,灿然被小凯杀死了。我们都恨死小凯了!他追不到灿然,就杀了她。” 送走青竹,我一直在想着这件奇怪的事情。难道真的是奇灿然的鬼魂现身吓死了晓威吗?我为晓威的死感到难过,因为晓威是爸爸医院的助手纪晓锋的弟弟,也是我的大学同学。他是很有艺术气息的一个男孩子。他在摄影方面很有天份。 当晚,我上网遇到阿妮蕾蒂,我用英语问她: “Do you believe there is ghost in the world ?(你是否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鬼存在?)” 阿妮蕾蒂就和我说,她虽然没有见过鬼,但是她相信,世界上一定有些事情是用科学无法解释的,比如:鬼! 晓威的死因还在调查中,但是,我们却不得不离开HongKong,因为马上就要开学了。 这天,我正在学校宿舍里看《科学探案》,邈忽然打电话让我去楼下。一看到邈,我发现他今天的表情好严肃啊。 “小叶,下午陪我去看小凯好吗?” “你要我和你一起去探监啊? “小叶,你是学犯罪心理学的嘛,我很想听听你对小凯这个案子的看法。因为我始终都相信小凯是无辜的,他不是真正的凶手。” “所以你今天带我去,就是想让我听听小凯是如何为自己申辩的,对不对?” “小凯进监狱的那一年,还不到18岁,如果不是进了监狱,他现在应该和我们一样在重点大学读书。如果,他真的是冤枉的,那么,我作为他的好朋友,又怎能袖手旁观呢?” “可是,两年前,他的家人也一定为他想了很多办法,但是,最后法院还是定了罪,警察也拿出了有效的证据,应该不会错的。” “好了,小叶,你就当帮我嘛,为好朋友尽了力,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好吧。”我只好勉强同意了。 3 下午来到监狱,我第一次看到了小凯。他是一个蛮帅气的男孩子。很斯文,很消瘦。 “小凯,这是我女朋友叶欣,她是学犯罪心理学的,今天,我带她来看你,你不是一直希望翻案吗,你可以把两年前的事情和她说一说,看看能不能帮到你!”邈很诚挚地说。 “谢谢你,林邈,两年来,你一直来看我,我很感动。翻案不是那么容易的,没有确凿的证据,法院是不会受理的。我都已经有点绝望了。”小凯居然向我微笑了一下:“你好!叶欣。” “你好,小凯。”我忽然之间觉得小凯的笑容很真挚,很淳朴,真是无法想像他会是一个杀人犯。 小凯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我和灿然因为是同一个班的同学而渐渐成为好朋友,她是一个很漂亮,很有绘画天份,也很任性的女孩子。我知道,她一直都很喜欢我,但是我只是把她当成好朋友,因为我实在是受不了她刁蛮的个性。高考之后,她来找我,说是因为我的事情而使她心情烦乱,情绪受到困扰,所以她才会没有考上大学。她一直闹,我后来受不了,索性也就不再理她了。” “是不是因为她一直烦着你,纠缠你,所以你就杀了她?”我问到。 “没有!我绝对没有杀她!高三暑假的那个晚上,灿然打电话给我,当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她说她心情非常不好,很想找我谈谈。所以,当晚我就去了她家。” “接着怎么样了?”我问到。 “去了她家之后,我发现她爸爸妈妈那晚没在家,我劝她不要因为感情而自暴自弃,但是最后,还是以她的大吵大闹而收场。我就很无奈地离开她家了。” “也就是说,在你走之前,她还没有死?” “对,她只是情绪很激动而已。第二天,我就去青岛旅游去了。没想到一周以后,我刚回到火车站,就被警察逮捕了。他们说是我杀死了灿然,还畏罪潜逃。直到那时,我才知道,灿然在我离开的那个晚上被人杀死了。” “那警察为什么一口咬定就是你杀的人呢?” “我自己也觉得很费解。警察说插在灿然胸口上的那把刀上有我和灿然的指纹。而且当时灿然家的邻居还指出,在案发时间是我在灿然的家里,并且还听到我们吵架。所以无论是人证还是物证,都指明我就是杀人凶手。” “当时,警方是如何确定你的杀人动机的呢?” “令我也感到很奇怪的是,明明是我不喜欢灿然,希望可以和她保持距离,但是,当时我们身边的朋友,却都说是我追求灿然而遭到拒绝。” “所以,当时警察就认定,是你因为追求感情没有成功而怀恨在心,在你们再一次发生争吵的时候,你就因为愤怒而杀死了奇灿然。求爱不成,成了你杀人的动机,对不对?” “对,就这样,我被判处无期徒刑。” “小凯,你有没有把其实是你不肯接受奇灿然的感情这件事和其他人说过?” “没有,我觉得女孩子被人拒绝是件比较糗的事,再加上灿然那种刁蛮个性,她一定会觉得没面子。所以,我就没和任何人说过,其实是我不肯接受她。” “所以,后来就算你说了,也不会有人再相信你了。” “是啊,当时同学们的舆论对我非常不利。” “整个案子的人证,物证,杀人动机,舆论导向,都指向你,定你的罪似乎成了理所应当。但是,一切似乎,又太明显,太容易了。” 4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思索着刚才小凯的话。 “小叶,你相信小凯吗?你觉得他是真的凶手吗?”邈问我。 “现在还不知道,说什么都为时过早。” “那你打算怎么帮小凯找到可以上诉的证据啊?” “事情已经过去两年的时间了,当时的案发第一现场,现在也已经无法还原了,想找新的人证,物证,是非常困难的。我们惟一可以借助的手段,就是逻辑推理。” “你打算怎么办啊?” “我们可以假设小凯不是真凶,然后从奇灿然这边入手。” “对了,你一会儿要去哪啊?” “一会儿要和青竹去晓威家,纪哥已经去HongKong办理晓威的后事了,纪哥打电话给我和青竹,让我们去晓威的房间看一看,因为晓威的死太离奇了,所以纪哥让我们试试找一些线索,看看是否能够帮助警方调查到晓威的死因。” 来到晓威的房间,我和青竹找了一些晓威画过的画,又看了看晓威平时喜欢看的书和电影,但是,我们没找到诸如日记,信件之类的东西。其实,想找到线索,来确定晓威会被吓死的原因,还是非常困难的。不过,我相信,晓威的死一定和那个叫做奇灿然的女孩有关! “青竹啊,奇灿然是你高中时代的好朋友啊?” “对啊。” “那你知不知道,小凯和灿然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小凯一直很喜欢灿然,但是,灿然只是把他当成很好的朋友,可能小凯想在上大学离开这个城市之前希望灿然可以接受他的感情,但是却依然被灿然断然拒绝,所以就怀恨在心,一怒之下,杀了灿然。这应该是一种激情犯罪。” 听了青竹的话,我感到很疑惑,因为她的描述和小凯的话完全相反。也就是在小凯和灿然的关系上,有某种事实的真相被掩盖了。但是,到底是哪一方在说谎呢?是奇灿然身边的同学?还是小凯? 离开晓威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回到学校宿舍,我继续看《科学探案》。其实,我一直希望可以找到某种方法来重新推断小凯的案子。 看了一天的书,我终于想出了一个也许可以重新分析这个案子的方法。因为一个人犯罪的行为是受到犯罪意识的支配的。所以可以借助心理学的方法来寻找一个人的犯罪动机,也可以找到杀人凶手在犯罪现场遗留下来的心理痕迹。心理痕迹是通过种种迹象,追溯既往,甚至可以重组案情,找到真凶。 现在只能搏一搏了,因为暂时还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我想起了奇灿然的那幅画。对了,我还留着那次画展的广告招贴,那上面有那幅《断翼天使》的图片和介绍。好有煞气的一幅画! 《断翼天使》,作者:奇灿然,年龄:18岁,学校:凌志高中,完成时间:2002年7月25日,主题:爱、死亡、魔幻。 我找到了邈给我的当年关于奇灿然案子的剪报。“2002年7月25日晚8点多,一个名叫奇灿然的女高中生在自己家里被人杀害……” 对啊,那幅画的完成时间和奇灿然被害的时间刚好是同一天。 现在我可以从两方面入手:奇灿然和小凯的真实关系,还有那幅画所表现出来的被害者当时的心理状态。 只是一种直觉告诉我,奇灿然的死有可疑。 5 也许,可以从青竹那里多了解一些奇灿然的事。 我拨通了给青竹的电话。 “青竹,今天有时间吗?出来聊天啊?” “不了,我今天要去灿然家,看看奇伯父和伯母。我们改天再约,好吗?” “你要去奇灿然的家啊?要不这样,青竹,我陪你一起去吧,反正,我今天也闷得很。” “这样啊?好吧,我们一起去吧。” 我想,也许这次是个好机会。 和青竹来到奇灿然的家,从外观来看,她的家只是普通的居民住宅,家境看似比较清贫。青竹告诉我,因为灿然的爸爸妈妈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对灿然是宝贝得不得了。她的被害也无疑给她的父母以巨大的打击。因为太想念女儿了,所以尽管灿然死了两年多,但是,灿然房间里的摆设从来也没有动过,就像她从来不曾离开过一样。 我们进了灿然的家,青竹和灿然的爸爸妈妈聊天,而我则说因为很崇拜灿然的作品,所以很想去她的房间,看看她生前画过的画,终于有机会进到灿然遇害的那个房间了,也就是案发第一现场。 灿然的房间也比较宽敞,墙壁上贴了很多她生前画过的画。我还偷偷带了数码照相机来,把墙上贴着的画都拍了下来,还有灿然的房间我都拍了照片,这些可以拿回去好好分析。 我看到灿然的书架上有很多书,几乎都是美术方面的书和图片。我很仔细地观察灿然喜欢看的书,一行一行,一本一本地观察。后来,我在书架最后一层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本叫做《法医学个案分析》的书。咦!很奇怪,灿然怎么会喜欢看法医学方面的书呢?我把那本书打开来看,在书的扉页上,我看到了一个名字:方诺。 看来书应该是方诺的。可是方诺的书怎么会在奇灿然这里呢?我想起来了,方诺是学法医学的,他大我们两岁,所以我们高三的时候,他是大二,《法医学个案分析》应该是方诺那时的教科书。 我偷偷地把书藏进了我的背包。 离开灿然家以后,晚上我回到家,把数码相机里拍下的照片用电脑放出来一一仔细观察。我看到一幅灿然画过的画,叫《他世界》,很有意境。画面里画的是一个男孩子的背影。心理分析是我的强项。通过分析这幅画,我可以感觉到灿然应该对画上的男孩子充满感情,但是,灿然没有画男孩子的正面像,却是一个满含深情的背影。我想,灿然应该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所钟情的这个男孩子到底是谁,并且背影也代表一种疏离和无法靠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画上的人应该是小凯。那么,可以相信,小凯没有说谎,灿然确实是一直暗恋着他的,但是灿然却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第二天上午我去医学院宿舍找方诺。方诺刚做完解剖实验回来。一阵寒暄,又开了几个玩笑之后,我就言归正传。 “方诺,你还记得这本书吗?”我把那本《法医学个案分析》拿出来给方诺看。 “对啊,这本书是我的,怎么会在你那里呢?” “我是在奇灿然家里找到的。” “我想起来了,两年多以前,灿然来我宿舍玩,后来,我就发现我的那本书丢了。因为我们专业方面的书籍,在普通的书店是很难买到的,所以,没办法,我还向同学借了一本去复印,才有书用。但是,我没想到会是被灿然拿去了。” “奇灿然为什么要偷这本书呢?她和你是好朋友,她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和你借啊!”说着,我就翻开这本书一页一页地看。 我翻到第78页的时候,发现那页上面有一个画成圆圈的小记号。那页的标题是:如何分析自杀伪装谋杀的现场。 “方诺,你喜欢在看完书之后,在书上做记号吗?” “我会把一些重点字句划线的。但是这本书上,不可能有我画的记号,因为我丢这本的时候,学院刚把发下来这书,我还没用过。” 我明白了,第78页的标记应该是奇灿然画上去的。可是为什么她会仔细阅读“自杀伪装谋杀的方法”呢?我忽然恍然大悟。 6 “方诺,我怀疑灿然不是被谋杀的,而是死于自杀。”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方诺很显然被我所说的话给震住了。 “其实,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追查灿然的真正死因,我发现,灿然在被害的那段日子里有很强烈的自杀倾向。” “那么,她想自杀的原因是什么呢?” “我去监狱看过小凯,他是邈最好的朋友。通过和小凯谈话,我知道其实灿然一直都在暗恋小凯,也因为这样,影响了学习的效率,灿然没考上大学,但是小凯却始终无法接受灿然的感情。所以,灿然很绝望,很痛心,那幅《断翼天使》就反映出了灿然为爱不顾一切的心境。” “所以,你就怀疑,灿然因为想要自杀,但是却又十分痛恨小凯,然后就设计了一个局,引小凯去她家,再把自杀伪装成他杀,目的就是要和小凯玉石俱焚,同归于尽,她想毁了小凯的一生。” “对!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小凯就太无辜了!” “可是,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根本就没有有力的证据啊!” “所以,我很想让你帮我个忙,你是学法医学的,应该可以解决这种专业性很强的问题。” “我想起来了!有个人应该可以帮你。我记得灿然的那个案子是我的老师接手的,那次是郑老师解剖的尸体,做的验尸报告。我们可以去找他问问当时的情况。” 我和方诺下午一起去了郑法医的办公室。 当我和方诺讲明来意之后,郑法医就在档案夹里找到了一份记录。他看了很久,又思考了很久,终于开口说话了。 “奇灿然那个案子,是我做的验尸报告。我当时经过非常仔细的解剖和分析才得出她是死于谋杀的定论。这个错不了。” “那有没有可能是她把自杀伪装成谋杀呢?”我问到。 “不可能!当时奇灿然致死的原因是被水果刀插入心脏,一刀毙命。如果是她自己把刀插入心脏的话,我们可以从刀插入的力度、刀插入的方向,还有血点渐出的方式都可以判断是死者自己插入的,还是凶手插入的。奇灿然身上的那把凶刀确实是被人插入的。她绝不是死于自杀。”郑法医的语气相当坚定。 告别了郑法医和方诺,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还在思考着整件事。我开始按照自己假设的思路想下去。 如果奇灿然确实是暗恋着小凯,又因为得不到感情再加上高考失利而痛苦绝望,那么她就有了可能会自杀的动机。《断翼天使》这幅画上又渗透了强烈的死亡阴影和自杀倾向。时间也恰好和她遇害的时间相吻合。还有那本书上被画上记号的“自杀伪装成他杀的方法”,通过这些基本可以断定奇灿然是想要自杀的,而且还想利用自杀设局来毁掉她又爱又恨的小凯的前途。 但是,郑法医的话也充分证实了奇灿然确实是死于谋杀。我想起来了,小凯曾说过,在当晚他离开奇灿然家的时候,奇灿然还没有死。难道在小凯离开之后,还有人去过奇灿然的家,并且杀死了她。那么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的话,那个人就是真正的凶手! 只好顺着这个思路来想办法了。可以假设存在一个隐形凶手X。 7 我相信,X也应该是和灿然比较熟的人。因为根据当时的报道描述,案发现场表明凶手并不是破门而入,而且也没有打斗的痕迹。X应该是一个和灿然很熟,在灿然毫无预备的情况下,就把灿然一刀毙命。 晚上,在宿舍里,我又一次拿出了我在灿然房间里拍下的照片。其中有几张是灿然的画。虽然,我并不是很懂得鉴赏油画,但是,通过一个人的绘画和笔记来分析他的性格,却是心理学的一个研究方向。我看过很多这个领域的资料。 通过看灿然的画,我能感觉到灿然是一个性格比较极端的人,而且想法也比较偏执。她的作品都渗透着某种强烈的情感。这时,我发现了一幅作品,署名并不是奇灿然。上面没有署名,但是作品的色调和风格和灿然的作品完全不一样。难道这画是别人送给灿然的?还是灿然突然之间变换了绘画风格? 这幅画是一幅黑白素描。画上是两个人,但是很抽象。有点像毕加索的风格。我看了半天也无法分辨出画上的两个人是谁。这画上画的人,其中之一,会不会是灿然呢?那么另外的一个人会不会是和灿然有密切关系的朋友呢? 我上了网,在校友录上找到了凌志高中的主页。在晓威他们班的校友相册上,我发现了一张五个人的合影:灿然、青竹、方诺、晓威、小凯。时间是2002年7月22日。五个人笑得都很灿烂。 看到这张照片,我还是很难以确定,那张黑白图画上画的两个人会是谁。但是,我却想起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就是,那张五个人的合影上,晓威的右手好像是戴着一只黑色的手套,但是当时正是七月份的炎热天气,他怎么会戴手套呢? 刚一回到家,我就接到了邈的电话。 “小叶,小凯的案子你分析得怎么样了?” “有一点头绪了,但是,还需要一段时间。对了!邈,你知不知道奇灿然除了青竹和晓威这两个好朋友之外,在高中时代有没有其他的好朋友啊?” “这个,我可不知道,因为我和小凯和奇灿然他们也不是同一个高中的,怎么会了解这个呢?” “噢!” …… 和邈讲完电话之后,我收到青竹的短讯,她约我一起看影碟。 来到青竹家,我们今天要看的电影是:《血画》。故事内容大概是一个一直不出名的画家因为无意之中杀了人而把血迹渐到了自己的画上面,血迹又造成了很到的艺术效果,而使他的画一举成名。很有艺术气息也很恐怖的一部电影。 这部电影是我推荐给青竹的,因为是我的网友阿妮蕾蒂在网上推荐给我的,她说她非常欣赏那部片子编剧的创意。 “哇!那个画家还真大胆啊!他居然还敢把带有死人血迹的画拿去展览啊!难道他不怕看到死者的阴魂吗!”青竹开始感叹。 …… 看过电影,我和青竹一起吃饭。一不小心,我的手被洒出来的热汤烫到了。 “小心啊!小叶,热汤烫到手上会有疤的。有一次晓威被开水烫伤手,他怕手上的疤太丑,还戴了一个夏天的手套呢!”青竹又开始发挥她的大嗓门了。 忽然之间,我的心咯噔一下。青竹无意间的一句话却给我一个很好的提示。 8 我一直都在怀疑奇灿然是设局把自杀伪装成他杀,但是郑法医却坚持认为奇灿然确实是死于他杀。所以,我才推断出在小凯离开案发现场之后,在奇灿然死之前,是有一个隐形凶手X的。而在那把凶刀上却只有小凯和奇灿然两个人的指纹。那么,如果那个凶手X在行凶的时候是戴了手套的,在凶刀上当然就不会有凶手的指纹了。 而最要命的是:在案发那段日子左右,晓威的手被烫伤了,他为了遮住手上的疤痕,整个夏天都戴着手套!我开始怀疑,真地开始怀疑,晓威会是隐形凶手X!但愿一切只是巧合。 我想下面的分析应该从晓威入手了。晓威是个很聪明,也很有艺术天分的男孩子,他喜欢看另类电影,他喜欢摄影。他平时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他不像会杀人的人啊!那么如果他真地会杀人,他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第二天,我去纪哥的家。纪哥正在整理晓威的摄影作品。 “晓威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举办自己的摄影展,他不在了,但是我想帮他完成遗愿。我昨天才刚刚从我们的旧居里找到一些晓威过去的作品。”纪哥的情绪还是低落的。 “能让我欣赏一下吗?” 我打开晓威的摄影作品集,翻着翻着,我看到了这样一系列照片。照片上拍摄的都是一个女孩子,而且那个女孩子被拍摄得非常美丽、非常动人。我可以感觉到拍照片的人对照片里的人是充满感情的,要不然是无法精确地捕捉到那女孩子的神韵的。而那个女孩子就是奇灿然! 离开纪哥的家,我的心有些了然。 回到家,我把我所搜集来的材料重新组织一下:《断翼天使》的招贴广告、《他世界》、没有署名的两个女孩的黑白素描、晓威戴着手套的照片、晓威的摄影作品、无法找到的假设X凶手。 让我再来好好想一想。这时,在我的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如果,晓威一直都对灿然有着深切的感情,那么他爱的人可能就是灿然,而灿然喜欢的人却是小凯。晓威就无法得到他期待的感情。那么失去爱情,为感情而绝望,很可能就是晓威杀人的动机!晓威也因为杀死灿然而内疚和恐惧,所以,才会受到惊吓。也许,晓威的死很可能和奇灿然的死有关! 但是,又怎么解释我先前的假设呢?奇灿然有强烈的自杀倾向,所以她用自杀设局来伪装成他杀,目的就是要毁掉小凯。 把两种假设结合在一起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奇灿然的原意是设局用自杀来伪装谋杀,但是在小凯离开之后,在她准备自杀之前,却突然冒出了一个第三者X,X杀死了奇灿然,而且X又刚好戴了手套,所以X即使是真正的凶手,警方也会落入奇灿然设计好的诬陷小凯的局。 我打了电话给邈和方诺。他们来到我的家。 我把我这些天来找到的一些线索和我的推测都和他们两个说了。他们显然是非常惊讶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一切都只是你的推测而已,就算你的推测是正确的,警察也不会相信啊,因为没有确凿有力的证据啊!”方诺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我相信小叶的推测是有道理的!因为我相信小凯绝对没有杀人!”邈很坚定。 “方诺,我有一个提议。你是学法医学的,你能不能想一个办法,来确认一下案发现场的血迹。”我问方诺。 “办法不是没有,但是希望比较渺茫。因为如果真的是凶手在案发现场留下血迹,血迹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蒸发。灿然的案子都已经发生两年了,很难保证血迹不完全蒸发。这和案发现场的环境有关。还有,小叶,你怎么就一定可以肯定,凶手一定会在案发现场留下血迹呢?”方诺的样子很认真。 “我不敢肯定。但是,我在晓威家的相簿里发现一张照片,那张照片上的晓威的左额角上有一条细细的疤痕,从疤痕的颜色来看,像是刚刚才弄坏的。因为是2寸的证件照,大头像,所以我看的很清楚。而且,那张照片拍摄的日期恰巧是2002年7月26日,也就是奇灿然遇害的第二天。如果疤痕是在行凶时留下的,那么,在奇灿然的房间里就会有晓威的血迹。”我希望方诺可以帮我。 “好吧,我们就试一试。这简直就是一种赌博!除非你认为的凶手真的在案发现场划破了皮肤,留下了血迹,并且那血迹还在两年里都没有彻底蒸发掉。” “不过,也许真的有奇迹呢!”在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是完全没有把握的。 9 第二天,我和方诺又借故来到奇灿然的家。灿然的爸爸妈妈对灿然生前的朋友还是十分热情的。 我和灿然的爸爸妈妈聊天,方诺就说去灿然房间的书架上找两本书来借读。过了好久,方诺出来了。我们也就和灿然爸爸妈妈说再见了。 回到方诺在医学院的化验室,我就迫不及待地问他:“刚才在路上,我看你脸色一直很严肃,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啊?” “我在灿然的房间里,洒了一种叫酚酩的溶液,它只要接触微量的血迹,就能够变成品红色,就可以确定是否是血迹。” “那结果呢?” “我在灿然的画架上,发现了还没有完全蒸发的血迹。但是,还不能确定那点血迹是属于谁的。要在实验室里做过DNA测验,才能最后确定结果。但是这血迹如果是灿然的,或者是她爸爸妈妈的,我们就白忙一场了。”方诺对我耸了耸肩。 我又去晓威家拿了几根晓威掉落在房间里的头发。因为发根上会有皮肤组织和DNA。 几天以后,我和邈在实验里等方诺。 “小叶,DNA检验的结果出来了!”方诺的表情凝重。 “怎么样?”我似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血迹确实是晓威的!” “但是,我们也无法证明,血迹确实是在案发当天留下的啊。”邈提出了疑问。 “我有办法!既然血迹是留在画架上的,那么奇灿然的画上就很有可能也沾染上血迹。而且奇灿然的那幅《断翼天使》完成的时间也刚好就是发生命案的那天!如果那幅画上也有晓威的血迹,至少可以证明晓威在案发当天去过现场。” “很困难,因为那幅《断翼天使》已经在慈善拍卖会上以很高的价格被人买走了。昨天的报纸上有登过这条新闻。”邈说到。 于是,我们打了电话给HongKong那边的会展中心,但是,得到的答复是他们不可以泄露买者的姓名和身份。因为买者要求会展中心一定要保密,否则会展中心将要承担法律责任。 …… 所有的事情都陷入了困境。在经过了那么多艰难推理之后,好像所有的努力终究还是白费了。 两个月过去了。我们终究还是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可以帮助小凯找到实质的有力的证据。而HongKong那边的警察,对于晓威的案子也是毫无头绪。 因为这两个月里,我的心情有些苦闷,所以就经常上网和阿妮蕾蒂聊天。她给了我很多的快乐。 这天,邈打来电话。 “小叶……”邈的声音像是在哭泣。 “你怎么了?邈?” “小凯,他,小凯他自杀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 “他觉得翻案的希望太渺茫。他实在受不了要一辈子坐牢……” 我的眼泪也流了出来。虽然我和小凯接触地很少,但是,也为了他的自杀而感到非常难过。 这个离奇的案子,也许会随着小凯和晓威的死而彻底告终。可是它在我的心里面却有一个永远也画不完的句号。 10 半年过去了。 大二的寒假开始了。 我在网上看到了阿妮蕾蒂发给我的邮件。她的邮件是英文的,大致的意思如下: 嗨!自由鸟(我的网名): 你现在还好吗?过得快乐吗?圣诞节就要到了,我们在网上也认识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了。前两天,我寄了给你的圣诞礼物,我想看我的邮件时你应该差不多可以收到了。祝福你吧! 爱你的:阿妮蕾蒂 2004年12月19日 这时,有人按我的门铃。打开门,是邮递员。我签收了一个邮寄的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幅镶好框架的油画。原来是阿妮蕾蒂送给我的圣诞礼物。油画没有名字,但是画上面画的是一个美丽的天使,她正在安详地沉睡。可是,再仔细看看,天使的手里却握着一把刀。邮寄的包裹里还有一本小说。阿妮蕾蒂的卡片上写到: “自由鸟,这幅油画我送给你,作为你的圣诞礼物。这也是我创作的所有作品中,最完美的一幅。我还随同寄来我刚刚完成的一部推理小说,而我送你的那幅画就是我的小说的插图。” 我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阿妮蕾蒂的推理小说。 小说的内容大概是说女主角从小被自己的亲生父母卖给了别人。而且她也从来就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个孪生妹妹。女主角深深爱上了一个英俊的少年,但同时却又被另一个男孩子深爱着。她爱的少年不爱她,伤害了她;可爱她的男孩子却又总是无故地纠缠她。当她在美国的亲生父母发生空难之前已经变得非常富有了,但是,却不愿面对和接受他们当年为了生活卖掉自己亲生女儿的丑闻。在她的父母发生空难之后,她的孪生妹妹就找到女主角,希望可以姐妹团聚。本来想为爱自杀,再伪装成他杀来陷害英俊少年的女主角就借机想了一个“一石三鸟”的谋杀计中计。 她布下这样一个绝妙的局:在同一个晚上,她约了男主角,并故意在此之前制造男主角求爱不成的舆论,然后在男主角被她骂走之后,再约会自己的孪生妹妹,在孪生妹妹到来之前,她又在自己家的楼底下约了一直倾慕她的男孩,她故意激怒男孩,然后又躲了起来,被激怒的男孩就偷偷溜回女主角的家,顺手拣起一把被女主角故意安排好的只粘有男主角和女主角指纹的匕首一刀刺死了女主角的孪生妹妹,因为他误因为孪生妹妹就是女主角! 我觉得这个推理小说的玄妙之处就在于:女主角可以毫不费力地把她恨的男主角送入监狱;还可以杀死她的孪生妹妹,享受父母留下的一大比遗产;最后,就算自杀伪装成谋杀的局被人识破,还有个暗恋者是真凶。这样,几乎所有的人都深信,女主角已经死了!所以,我觉得女主角简直就是一个拿着刀的天使:美丽、聪明而又残酷。 在看完阿妮蕾蒂寄来的故事的一刹那,我的心狂跳不已。我想起了那幅有毕加索风格的,画着两个人的画。 这时,网上的QQ在响,阿妮蕾蒂的头像亮了起来。我走到键盘前。 “自由鸟,收到我的礼物了吗?” “收到了。” “自由鸟,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网名是什么意思吗?告诉你吧,它来自一个古老的希腊神话。阿妮蕾蒂是一个复仇天使,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就是:阿荻雅。” “所以,你也是阿荻雅,对吗?” “对啊。自由鸟,我可以约你来我家玩吗?” “好的,我一定会去!” 三天后,我来到阿妮蕾蒂在HongKong的别墅。她的佣人给我开了门,让我在客厅里等她。 一抬头,我在客厅的正中央的墙壁上看到一幅画。天啊!居然是那幅《断翼天使》!此时,我听到了脚步声,是阿妮蕾蒂正从楼梯上走下来。 “你好!自由鸟。” 我的心在一瞬间被恐惧占满。 因为阿妮蕾蒂正是奇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