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猫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33:3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85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3分钟
简介:秦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按下床头的闹钟然后点了一支烟。冬日的白昼似乎特别短,才七点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秦梦的脑袋有点沉,睡的太多或太……

秦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按下床头的闹钟然后点了一支烟。冬日的白昼似乎特别短,才七点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秦梦的脑袋有点沉,睡的太多或太少都会这样,脑袋昏昏的提不起精神。

一支烟过后秦梦感觉清醒了些,趿着拖鞋披上睡袍去厨房给咪呜倒牛奶。咪呜是秦梦养的一只猫,白毛蓝眼睛,书上说蓝眼睛的猫都是聋子,咪呜的耳朵却很灵敏。秦梦每次回家打开门的时候都可以看到咪呜蹲坐在门厅里侯着,一只蓝色的猫眼在黑暗中发着绿光。

秦梦从厨房把盛着牛奶的红色塑料猫食盒端到客厅,咪呜听到动静以后从自己的窝里爬出来,走到秦梦身边的时候伸了个懒腰,把它的小脑袋在秦梦的腿上趁了几下后开始喝牛奶。

秦梦站在一旁环着双手看咪呜进食,粉红色的小舌头在乳白的牛奶中吞吞吐吐,动作很慢,一盆牛奶却很快就见底。喝完牛奶以后咪呜满足的打着哈欠,然后开始用自己的舌头和爪子洗脸,姿势优雅。

秦梦看着咪呜也感觉满足,她想她应该是给了这只猫很美好的生活。咪呜原本是一只流浪猫,在一个下雨的夜晚被秦梦捡回家。

秦梦是一个孤儿,一个圣诞夜的晚上她从一个五星级的酒店大门跑出来的时候看到这只瞎了一只眼的流浪猫,它在酒店门口的圣诞树下躲雨。秦梦走过去的时候它没有跑开,只是用那只独眼安静的看着她。

秦梦是坐上出租车后开始哭的,流浪猫依偎在她的黑色长羽绒服里,很安静。眼泪把秦梦的眼线和黑色睫毛膏晕开来,样子很狼狈.开出租的赵师傅从后视镜里看到秦梦咬着嘴唇流泪的脸,心突然疼了一下,他想到了自己刚上大学的女儿。

秦梦没有上过大学,她在孤儿院念到初中就逃了出来,她非常讨厌那个地方。后来她因为卖摇头丸被劳教了一年,进入珊瑚女监一个礼拜之后她就觉得这里跟那个孤儿院非常的相似。可是她却并不是那么讨厌珊瑚女监,这或许是因为小云的缘故。

小云自然是一个假名字,其实秦梦也是一个假名字,不同的是小云有真名但是秦梦却没有。秦梦是不会承认那个外表慈祥的院长老太太给自己起的名字是自己的真名的。虽然那个名字拥有一个户籍。

秦梦这个名字是没有户籍的,只有一个假的身份证。可是秦梦这个名字是她自己取的,她喜欢这两个字。

每个人的名字都应该是由父母取的,那两三个字里往往寄托了父母对自己的期望,如果没有父母或者父母不愿意要我们,我们便自己取。秦梦对自己的期望是希望自己的人生只是一场梦,一场噩梦,噩梦总会有醒过来的时候。

小云进珊瑚女监的原因是卖淫,秦梦出来以后便跟着她一起卖,反正不是第一次。

秦梦的第一次在15岁的时候被那个慈祥的院长老太太的独生子夺了去。那个在外地念名牌大学的英俊的斯文的腼腆的大学生强奸了她。

在那个大学生强奸秦梦之前,秦梦是暗恋着他的,从他上高中的时候。那时候他每天中午会到孤儿院吃午饭,和那个院长老太太一起在院长办公室里开小灶。

一天中午吃完午饭以后院长的儿子从办公室里出来时遇到在院子里打水的秦梦,不知为什么他叫住了她,他问她时间。秦梦看着那张年轻英俊的脸楞了一下,她不知道时间,她没有表。

早春三月的阳光透过新长出来的杨树叶撒在这两个年轻人的脸上,他们两个人的脸似乎都有一些红。这个瞬间应该是宁静而美丽的,可是院长老太太的出现却好象是一个不和谐的音符,打破了这份宁静。她对自己的儿子说快点上学去别迟到了,然后严厉的看着秦梦。

秦梦在院长的儿子转身离开的时候看到他的手腕上闪了一下,那是玻璃表面的反光。

晚上熄灯以后秦梦躺在床上,她上铺的那个女孩一直在磨牙,秦梦被她吵的睡不着,于是开始回忆白天的情形。

在回忆里秦梦闻到了回锅牛肉的香味,是那个院长的儿子身上的,对了,他的名字叫范远.秦梦很少有机会吃到象回锅牛肉这样的大餐,除了在市里的领导来他们这所孤儿院慰问的时候.她吞了一口口水,孤儿院的晚餐时间是五点半,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她有点饿了.

孤儿院有时候会在外面接一些活干,都是最简单的工作,加工玩具或内衣什么的,可是工作的时间却很长.每次孤儿院接到活的时候,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这些孩子们整天的时间就是坐在那里机械的干活.

干完了活晚上就会有加餐,一些小点心.一些放在最一般的家庭也会被那些小皇帝小公主们扔在地上说我要吃买当劳我要吃肯得基的小点心.可这儿是孤儿院,里面的孩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外面的孩子也长身体,可里面的孩子不挑食.

当然也会有能吃到买当老肯得计的时候,可那些汉保包薯条什么的如果吃到嘴里是冷的还不如那些小点心.所以工作的时候虽然辛苦,但如果孤儿院长时间的没有接到活干,孩子们又会想念晚上的加餐.

秦梦已经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吃了很多的小点心,是范远带来的,他坐在旁边看着她吃,脸有一点红.回锅牛肉虽然香但毕竟不常吃,市领导来慰问的时间总比孤儿院能接到活做的时间少.

从那以后秦梦就总能在中午吃完饭以后遇到范远,有时候她自己也会分不清楚那些看似偶然的相遇到底是她刻意的还是范远刻意的.院长老太太的眼光一直很严厉,所以虽然他们几乎天天都能见到面,说话的机会却并不多.

秦梦开始频繁的做梦,梦见她跟范远在一起说话.他们在树林子里说,在湖边说,在草地上说,好象是有说不完的话.可是梦醒了以后秦梦一句也记不起来.所以每次早上起床的时候秦梦都会发上一小会呆,她拼命的回忆头天晚上在梦里范远到底跟她说了一些什么,可是每次都是想得头都疼了也总想不起来.

就这样秦梦一天天的瘦下来,三个月的时间瘦了40斤.院长老太太开始担心秦梦是得了什么传染病,也害怕她继续这么瘦下去会很快的死在这里,于是把她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以后,医生建议秦梦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就是在秦梦住院的这段时间,范远强奸了她.可是那个时候秦梦并不认为那是强奸,她觉得很幸福.

这么大的一家医院,范远强奸了秦梦居然没有一个人觉察到.秦梦刚开始的时候也有一些担心,但是慢慢地也就不担心了,范远几乎隔几个晚上就会来,然后在秦梦熟睡了以后离开.秦梦终于能跟范远说上话了,很多很多,她的脸色慢慢的红润起来.

秦梦一回到孤儿院就听说范远去了省城读大学.这个秋天孤儿院显得特别喜庆,院长老太太原本就很慈祥的脸上堆满了笑容,这些笑容直接影响到了孤儿院的伙食问题,所以大家伙就都跟着那老太太一起觉着高兴.除了秦梦.

秦梦又开始发呆,她努力的去回忆范远跟她在那个医院的最后一次见面,他们好象是说了许多的话,可是他并没有告诉她他要去省城读书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自从范远去了省城读书以后,每天中午院长老太太就开始跟着大家伙一起在食堂里吃饭,现在那老太太看到谁都是一脸的笑容,可是秦梦却开始躲着她.

其实秦梦是很想跟那个院长老太太说上一两句话的,她太渴望知道范远在省城的消息了,可是她却又很害怕见到院长老太太,虽然那老太太最近也经常对着她很温和的笑,虽然秦梦也觉得院长老太太的那张脸看起来其实是很亲切的.

可是秦梦觉得心虚,而且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心虚.她心里很清楚院长老太太是不会知道那些在医院里发生的事情的,否则她对着自己就不会有那么温和笑容.

秦梦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心虚了起来,她开始尽量的避免与院长老太太近距离的接触,因为每次她一感觉到那老太太在靠近她,她的身体就会象狂风中的树叶一样剧烈的颤抖,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天气一天天的转凉,终于有一天院长老太太把秦梦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秦梦在敲办公室门之前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跳和呼吸,然后在听到院长老太太招呼自己进去的时候努力的崩紧了自己的身体.可是事情往往是这样的,你把自己崩的越紧,你就越容易让自己失望.

秦梦把院长老太太吓了一跳.秦梦进到办公室以后,那位好心的老太太刚刚一拉住她的手,就感觉到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象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她的手的温度低的不象是一个正常人的体温.而且她的身体居然马上开始出现痉挛的状态.

秦梦又住进了医院.医生说秦梦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是因为她受到了很大的刺激.院长老太太觉得很无辜,她只是拉了一下她的手.其实这段时间院长老太太一直也觉得秦梦的状态似乎不太好,所以才会把她叫进办公室,谁知道关心的话还没说出来,秦梦就突然发病了.现在她也只能接受医生的建议同意让秦梦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秦梦住院之后的第三个礼拜,范远连夜从省城坐火车到医院来探望她.秦梦没有想到范远会过来看她,她很开心,她哭了.她说:"范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生病吓你妈妈的.我只是太紧张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害怕碰到她."

范远并没有责怪她,他只是很担心她的身体,他要她好好养病,其他的不要去多想,并且他承诺有时间一定会时常回来看她.

范远离开以后,秦梦一直觉得很不安,她总觉得他这次的出现有一点奇怪,可是哪里奇怪,她又说不上来.一个月以后,秦梦收到了一封信.

那天晚上,她又梦见了范远,在梦里她看到自己从一个很高的悬崖上坠落,而范远就站在悬崖边,他脸上的表情应该是笑着的.梦醒了以后秦梦就开始哭,她觉得自己的心很痛,所以越哭越大声.她不知道为什么当她从悬崖上坠落的时候范远的脸上是笑着的,虽然这只是一个梦,可是她总觉得这个梦是在预示着些什么.

秦梦一边哭一边努力的去回忆那个梦,她记得在她坠崖之前她跟范远好象是在争吵一些什么,范远很大声的对着她说了许多的话,她想回忆起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在争吵,可是越想那个梦就越模糊.

秦梦就这样一直哭到了天亮,她始终也没有想起来在那个梦里范远跟她到底是在说什么.整个夜晚,值班的护士跟医生都没有听到秦梦的哭声,或许他们都睡着了,毕竟医院里的工作是繁忙而劳累的.

天亮以后秦梦才看到那个塞在病房门逢底下的信.秦梦走过去把信拣了起来,直觉告诉她那是范远写给她的信.

范远昨天晚上来过这里,可是他没有进来,他把一封信塞在门逢底下以后就离开了.他为什么没有进来呢?他听到自己在哭了么?秦梦又开始发呆.

张医生每天早上都会到秦梦的病房里陪她聊会天,秦梦一直觉得这个大夫很亲切,或许这是因为张医生跟范远一样有一双很漂亮的丹凤眼.可是这个早上秦梦在跟张医生聊天的时候总有点心不在焉的,她惦记着那封被她藏在枕头底下的信.

张医生走了以后秦梦就把那封信从枕头底下拿了出来,她想着要给这封信找到一个安全隐蔽的藏身之处.秦梦穿着拖鞋拿着那封信在病房了转了几十圈,最后她决定把信藏在病床的底下.

这家医院的冰床是铁架木板床,秦梦趴在床底下把信塞进铁架跟木板之间夹缝中,站起来整理好床单.然后走出去,推门进来,环顾一周,清理床铺,扫地,包括床底下.做完这些以后,她觉得这封信现在应该是安全了.她没有看那封信.

秦梦不看这封信的原因是头天晚上做的那个梦.她觉得在做了那样奇怪的梦之后去读范远写给她的信是不吉利的.所以她把信藏了起来,打算过几天再看.

第二天早上秦梦就看了那封信,确切的说是第二天凌晨.

信是范远写的.大概的内容是范远的妈妈已经知道了她儿子在跟秦梦这个小孤儿谈恋爱的事情了,并且老太太的反映还挺激烈,基本的态度是坚决不同意.不过范远在信里说了,矛盾只是暂时的,他会慢慢的去说服自己的母亲.只是在这之前,他暂时不能跟秦梦见面了.最后范远向秦梦承诺即使自己的母亲一直不愿意改变她的态度,等到他大学毕业以后他也会把秦梦从孤儿院接出来,给她一个他们自己的家.

秦梦很相信范远对自己的承诺,看完信之后她就把信纸跟信封一点点撕碎然后吃进肚子里.感觉甜蜜而痛楚.

她想再过几年她就能够拥有一个自己的家了,她跟范远的家,她觉得很幸福.她发誓自己会一辈子对范远好也对他的母亲好,她相信院长老太太总有一天会接受她进而慢慢的喜欢上她.

就在这种幸福的痛楚中秦梦慢慢的睡着了,在睡梦中她哭了,眼泪是甜的.

第二天早上秦梦起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应该出院了.在秦梦住院的这段时间里,院长老太太一直没有出现过.只有院里的老师来看过她几次.秦梦想如果自己一直住在医院她就再也见不到院长老太太了,秦梦希望能够让这位老太太觉得自己是一个健康乖巧的女孩子,因为她是范远的母亲.

秦梦开始积极的配合医生对自己的治疗,她甚至在白天的时候帮忙医院做一些简单的清洁打扫的工作.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秦梦感觉很快乐,她觉得现在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来在做努力,她跟范远的将来,甜蜜而幸福的将来.

圣诞前夕,秦梦终于出院了.是院里的老师来接的她,秦梦很开心,老师看起来也很开心.

秦梦回到孤儿院的时候看到院子里有一棵很漂亮的松树,上面挂满了小灯泡和装饰品,这是一棵圣诞树.在这之前孤儿院从来也没有过过圣诞节,秦梦望着这棵圣诞树很开心的傻笑着,她觉得这棵树的出现是在欢迎她的回来,是在预示着她跟范远的美好的将来.

院长不在孤儿院里,院子里的老师告诉秦梦院长晚上才会回来然后跟着他们一起过圣诞节.

在这个美好的日子里,孤儿院里的每一个人都显得那么快乐,院子里很多的地方都象过年一样张灯结彩.大家伙都在忙碌着,脸上是快乐的笑容,秦梦也是.

秦梦的年龄在孤儿院算是比较大了,院子里的老师安排她帮忙厨房里的师傅做节日的小点心,秦梦一边帮忙一边幸福的想,等到她跟范远有了他们自己的家,她也要这样每天给他做各种各样好吃的食物,呵,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当秦梦跟厨房里的师傅们把这天晚上所有的小点心都准备好的时候,她听到外面的喧哗声,好象是院长回来了.

院长回来了,圣诞节就开始了.

厨房里的师傅要秦梦帮忙把那些做好的小点心一起端到院子里摆好的桌子上.秦梦端着那些小点心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圣诞树下站着的范远,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可是秦梦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范远身边还有一个人,一个女孩子,一个有着一头漂亮的齐腰黑发的女孩子.

秦梦看到那女孩子的手和范远的手纠缠在一起,十指紧扣.秦梦的手抖了一下,厨房里的赵师傅拍了拍秦梦的肩膀要她快点把点心端到桌子上.

秦梦第二次从厨房里端点心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那女孩子的脸,一张陌生而美丽的脸,眼睛弯弯的,笑意盈盈.她站在秦梦放点心的桌子旁边,正在往范远的嘴里喂一瓣橘子.秦梦看着范远的脸,他也在笑着,笑容跟他嘴里的橘子一样的甜蜜.范远的笑脸在秦梦的眼里迅速的变形,眼泪流进嘴巴里,味道是苦的.

没有人看到秦梦的眼泪,大家都围在范远跟那个漂亮女孩子的周围,院长老太太的脸笑成了一朵花,所有人都在祝福她,说她的儿子给她找了一个漂亮的媳妇儿.

秦梦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她觉得眼前的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每个人的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虚伪,她甚至看到范远的脑袋上长出了两只黑色的绮角.

秦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她真真实实的看到了院子里每一个人的脑袋上都长出了两只黑色的绮角,他们张大着嘴巴哈哈哈的笑着,秦梦看到他们血一样红的舌头和墨一样黑的牙齿.她甚至闻到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腐烂的腥气.

秦梦从他们中间逃了出来,她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她的脑袋还在疼,象快要炸开来一样.她又冲到了院长的办公室,门是开着的,秦梦砸开了办公桌的抽屉,拿了里面所有的钱,然后放了一把火.

秦梦走在平安夜的大街上,街道上到处都是漂亮的橱窗和美丽甜蜜的笑脸.秦梦不知道自己可以到哪里去,她只是麻木的行走着,直到天上开始下雪.

这座小城的冬天是很少下雪的,所有的人都为这场下在平安夜里的雪花感到欣喜,街上的人们都抬起头欢呼起来.秦梦也抬起头,看着在路灯的映照下细碎飘扬的雪花,她又觉得这场雪是为她下的,这是一场为秦梦而下的六月雪,虽然现在是十二月二十四号,一个在冬天里最幸福温暖的日子.

看着漫天的雪花,秦梦不想走了,她在路边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

整个冬天,秦梦都住在这所小旅馆里.从孤儿院里带出来的钱一天天的变少,直至没有.在被小旅馆的老板娘很客气的请出来的时候,秦梦的身上只剩下12元钱.她站在路灯下发呆.想着那场下在平安夜里的六月雪.

阿庆叫住了她,阿庆是住在那所小旅馆的另外一名旅客.秦梦认识他,整个冬天她都看着这个年轻健壮的男人在旅馆里进进出出,白天出去晚上进来.与他同住的还有一个人,也是个男的,叫阿发.

阿庆把秦梦带到另外一所小旅馆,给她登记了一个房间.旅馆的女服务员把他们带到二楼的房间之后就离开了,很快的返回来,拿着两只开水瓶,放下开水瓶那名女服务员就走了,临走前帮他们带上了房门,没有再回来.

秦梦看着阿庆,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个年轻的男人为什么会帮她.她很快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走进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里出来以后秦梦看到阿庆已经钻进了被子里,电视机旁边的柜子上摆着他的衣服.三角裤是黑色的.阿庆看着秦梦,脸上好象有一点红,他说:"我在那个旅馆里已经洗过澡了."

阿庆在进入秦梦的时候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她那里紧窒而冰冷.阿庆在上秦梦之前就想过她可能会是一个处女,因为她看起来很年轻,或许还未成年.如果不是因为想到秦梦可能会是一个处女,阿庆也就不会把她带到这个小旅馆里来开房.

阿庆从来没有遇到过处女,所以他想或许处女的那里都是紧密而冰冷的.他加快了速度,试图去温暖她,终于一泻如柱.

完事之后阿庆很快的掀开了被子,白色的床单上有梅花点点,阿庆看着床单上的梅花傻笑,最后他搂着秦梦很满足睡着了.

秦梦的身体一直是冰冷的,她也看到了床单上的梅花,她知道那是初夜的落红.可是她的初夜早在夏天的时候就在医院里给了范远.想到范远秦梦的脑袋就开始疼了起来.最后她恶毒的想,大概是范远的小鸡鸡太小了,所以他们在一起那么多次她居然还完整的保留了自己的处女之身.

在这种恶毒的想法中秦梦也睡着了,禁闭的眼皮下慢慢渗出了两行眼泪.

第二天早上秦梦先醒了过来,她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阿庆,其实阿庆长的并不难看,他也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双眼皮.在秦梦的注视下那双漂亮的眼睛很快的睁开来,看着秦梦笑了一下."你饿了吗?"眼睛的主人问.秦梦摇了摇头.

阿庆很快的从阿发那里搬了出来,跟秦梦住到了一起.他心里想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处女,他要娶她.

阿庆问秦梦年龄的时候,秦梦说自己18岁了.一夜之间她长了三岁.阿庆没有怀疑,他暗自盘算着等再过两年就可以把秦梦带回老家结婚了,然后生孩子,孩子再生孩子,幸福平安的过一辈子.

阿庆没有问秦梦的名字,在那小旅馆的登记簿上他已经看到过秦梦的名字了,他喜欢这两个字,秦梦,象琼瑶小说女主角的名字一样好听,比自己的名字好听.

半年以后阿庆就进了监狱,罪名是盗窃.阿庆是一个小偷,穷苦人家出来的孩子,没有学历,来到了大城市,不想做苦工就只能做扒手.讨饭是年龄大的人做的活.

阿庆蹲了监狱的消息是阿发带过来的.阿庆对阿发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他没有后悔,就是放不下秦梦.阿庆把秦梦托付给了阿发.

阿发是阿庆的发小,两个人在一个村子里光屁股和泥巴长大.现在阿庆进了监狱,阿发就把秦梦当做了自己的嫂子,他在一个接近郊区的地方给秦梦租了一间房子.

阿发比阿庆早来这个城市几年,他没有做小偷,他做了混混.跟着这个城市的一个龙头大哥四处看场子卖药.他照顾秦梦的方式是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卖药,除了这样他没有别的方法照顾她,做混混赚的钱并不如人们想象中那么多,可是花的却不少.

秦梦卖药要比阿发卖的好,或许这是因为她越长越水灵的缘故.阿发的大哥在一次巡场子的时候看到了秦梦,他把阿发叫到了身边.阿发对大哥说这不行,她是我嫂子,亲嫂子.真的不行.如果她是我的女人,大哥您说一声,我马上就把她送到您的床上去,可是她是我嫂子,真的不行.

第二天秦梦跟阿发卖药的场子就进了条子.条子一进来就封了场捱个检查,阿发那天吃了药有点high大了.秦梦把阿发包里的药全部放进了自己的包里.条子把秦梦带走了,阿发也被带走了不过是在吸的那一群里.

秦梦只被判了一年劳教.阿发跟的那个大哥虽然色心不小却也是一个讲义气的人,他只是觉得阿发太不给自己面子了,他并不是真的想害秦梦.

在监狱里秦梦认识了小云,一个三陪女.小云有一个很好的家庭,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可是小云有一个很不好的男朋友,一个瘾君子,小云坐台的钱都成了她男朋友的毒资.偶尔小云的男朋友在家开毒品party时,小云也会跟着吸上一两口.可是小云对毒品似乎有着天生的抵抗力所以一直没有瘾.

在监狱的那一年里秦梦只跟小云一个人说话,她们两成了姐们.小云是先出去的,所以等到秦梦出狱的时候小云就跟她的男朋友一起来接她.

小云的男朋友很英俊,脸很白并且很容易脸红,斯文腼腆的样子.如果小云不说,秦梦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看起来这么干净的男人会是一个吸毒吸了两三年的瘾君子.

秦梦站在监狱的大门外看着小云和她的男朋友,感觉很彷徨,她不知道自己出来了可以做什么,阿发因为吃摇头丸被劳教了一年半,那位大哥毕竟是留了一手的.秦梦也不想再回去卖药了.

小云和她的男朋友把秦梦直接接到了他们的家里.在监狱里小云已经知道了秦梦是一个孤儿.晚上睡觉的时候,小云把自己的男朋友赶到了客厅,躺在床上小云跟秦梦说:"不如你跟着我一起坐台吧,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躺下,起来,收钱.刚开始或许会有点不习惯,不过慢慢就好了,你总不能把自己饿死吧."

秦梦想都没想就同意了,第二天她就向小云借了点钱在他们家附近找了一个房子住了下来.衣服暂时不用买了,可以穿小云的.当天晚上她就跟着小云一起去了她坐台的夜总会.

秦梦开始吸毒,每次坐完台她就到小云的家里从她男朋友手里买一些白色的粉末,然后两个人就在那个小房间里一起吞云吐雾.小云有一次在秦梦飘完了以后抱着她哭了,她说她害了秦梦,她不想看着秦梦吸毒.

秦梦却笑了,她说小云我谢谢你,真的,我谢谢你,我从来也没有象现在这样快乐过.

秦梦的快乐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小云的男朋友死了.死在小云家的卫生间,因为注射过量的毒品.

小云一直不让自己的男朋友打针,她总觉得吸毒没什么,只要她能够赚到钱买到海洛因,他要吸就让他吸吧.可是不能打针.吸毒的人只要一打上针,过不了几年就会死的.可是小云的男朋友吸毒已经三年了,他已经不能从吸毒里得到当初的快感了,只是止瘾.身边的毒友都已经开始打针了,每个人都跟他说打针的感觉要比吸的感觉好上一百倍.

小云的男朋友始终还是没有忍住毒品对他的诱惑,第一次打针就死在了自己家的卫生间.

追悼会上,小云一滴眼泪也没有,站在她旁边的秦梦却哭的抽搐了起来,小云抱着秦梦低声的说:"别哭了秦梦,我知道你喜欢他,我也喜欢他,很喜欢,所以别哭了,他这是解脱了."

小云并不知道秦梦跟范远的故事,所以她也就更不可能知道范远跟她男朋友长的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事情了.

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小云的男朋友也姓范,范宁,他比范远大五岁,是他的亲哥哥.

范宁死了以后秦梦就没有再吸毒了,她并没有进戒毒所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戒了.她开始吸烟,继续坐台.除了坐台之外她也想不到自己还可以做什么其他的事.然后在一个平安夜的晚上捡到了眯呜.

那天晚上她被一个台湾客人带出了夜总会,这个五十多岁的台湾老男人把秦梦带到了这座城市里最好的酒店.其实对于秦梦来说在哪里做并没有所谓,只要能赚到钱养活自己和小云.

范宁死了以后小云就没有出来卖了,她说她已经没有了出卖自己的理由.可是她并没有回家,她父母的家,她依旧住在之前跟范宁租住的房子里,她开始吸毒.

秦梦知道小云会这样是因为她想跟范宁一起走,可是因为对生命的渴望,她又做不到自己动手了结自己的生命.所以她选择了吸毒,这样她就有两种死法,吸毒吸死,犯瘾自己把自己撞死.

秦梦只有小云这一个朋友,她不想让她死,所以她帮她买来毒品,然后每天给她一小包.

进入酒店大堂的时候,秦梦想如果这个台湾人能够大方一点的话,做完这一次她就可以把小云送到戒毒所了.

那个台湾人是个变态狂,一进了房间,他就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了皮鞭,手铐以及一大堆奇怪的东西.

秦梦本来是想忍一下就过去了.可是她受不了那个台湾人脸上狰狞的笑容,她看到他的脑袋上慢慢长出了两个黑色的绮角.所以她在大叫一声朝那个台湾老男人的小DD踢了一脚然后跑了出来.

秦梦从酒店跑出来的时候才知道这天是平安夜,她看到了圣诞树,很高很大很漂亮.她不知道这棵树是什么时候被搬到这里来的,在她进酒店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树.然后她就看到了树下的眯呜.

她是在给眯呜洗澡的时候决定给这只流浪猫取这个名字的.眯呜很瘦,秦梦给它洗澡的时候它就用那只独眼安静的看着秦梦,那只兰色的眼珠子水汪汪的,好象是在哭.咪呜咪呜,猫猫在哭.秦梦很喜欢自己给这只猫取的名字,她试着叫了它两声,咪呜的头一歪,喵了一声.她想咪呜应该也很喜欢自己的名字.

眯呜被秦梦捡回家已经快一年了,秦梦看着它喝饱了牛奶满足的样子微微的笑了,这一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大体来说都是好事.

小云的父母找到了小云并且把她送到了戒毒所,因为接触毒品的时间不长,三个月以后小云从戒毒所里出来,已经成功的戒除了毒瘾.她在秦梦的家里抱着秦梦哭了一个晚上然后回到了父母的家,半年以后被她的父母送出国,偶尔给秦梦打来电话,劝她换个工作.

其实小云出国不久秦梦就没有再去坐台了,她找了个迪吧做了舞女.秦梦喜欢这个工作,觉得比做小姐好,跳舞的时候她觉得很快乐,陪客人的时候感觉只是麻木.

她没有跟小云说自己换了工作,因为她喜欢偶尔能接到小云关心她的电话.

做舞女和做小姐都是晚上出去上班,秦梦换好衣服画了妆就出了门.

工作的迪吧离秦梦租住的地方只有一站路,走着去就可以.在迪吧的门口她看到了范远.

秦梦跟着范远他们一群人进了迪吧.他们大概有七八个人,有男有女,女生中没有秦梦熟悉的面孔.秦梦看着他们进了一个敞包之后就进了卫生间,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一张成熟美丽的脸,象个小妇人.眼睛是红的,冲满了血丝,秦梦站在卫生间用了一包餐巾纸,她没有哭,只是鼻子酸酸的不停的打喷嚏.

范远是因为跟小凡吵了架才回家来的,范远希望能够跟小凡一起在校外租个房子住.到了大三,范远他们寝室基本上都已经空了.范远跟小凡这一对是刚上大一就开始的,寝室里的哥们在搬家的时候都跟范远开玩笑,说范远是不是身体上有什么毛病怎么谈了三年恋爱到现在还没把小凡给拿下.

范远坐在火车上的时候就在想,小凡也太一条筋了,先跟她冷两天,等过了圣诞再回去,说不定小凡就改主意了.范远知道小凡很爱他,只是思想传统了些.

看到秦梦向自己走过来的时候,范远心跳了一下,其实刚刚秦梦在台子上跳舞的时候,他们这一群人就在底下议论着她.他们说秦梦是这座城市里在所有迪吧里跳舞的女孩中看起来最漂亮的一个.

秦梦跟范远借火的时候,范远身边的那群人开始起哄了.这些人都是范远在高中时候的死党,当然还有他们的女朋友.他们把秦梦留了下来,让她坐在了范远的身边.

喝完酒之后从迪吧里出来,那群人簇拥着范远跟秦梦来到一个宾馆的门口,其中的一个男生还塞给范远一包小雨衣.

范远在宾馆前台登记的时候,秦梦拉住了他.范远看着秦梦暗自松了口气,他并不是真的想背叛小凡,他爱她.

秦梦说:"还是去我家吧."然后拉着范远拦了一辆出租.

坐在车上的时候范远还在想怎么跟这个陌生的女人说其实自己并不想跟她发生点什么.可是秦梦的家很快就到了.他不由自主的被秦梦带进了家门.

进了门秦梦很快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只穿着一套黑色蕾丝的小可爱.她对范远说:"要一起洗吗?"

范远看着秦梦很快的摇了摇头,他的脸红了.

秦梦进了卫生间,其实这个时候范远是可以离开的.可是听着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和秦梦洗澡时散发的温暖湿润的香气,他的小DD就胀了起来,他不想走了.

秦梦出来的时候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象小可爱一样的短睡衣,里面的乳房尖挺着,她没有穿内衣.秦梦丢给范远一条毛巾说:"这是新的,进去洗洗吧."

范远一边淋浴一边小声的吹着口哨,感觉愉快而刺激.他想这就是所谓的一夜情吧,呵,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的艳遇.

范远很快的从秦梦的身上爬下来,他有点沮丧,没想到自己的小DD这么不争气.秦梦温和的看着他说:"没关系,睡吧."

范远躺在秦梦的身边,他睡不着.秦梦背对着他,头发很长,看起来感觉有点象小凡,他的小DD又开始硬起来.他拍了拍秦梦的背:"你睡了吗?"

"没有."秦梦转过身来看着范远:"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你可以把那灯关了吗?"范远指了指床头柜上的南瓜造型台灯.

黑暗中范远从背后抱住了秦梦,他把自己的头埋在秦梦的长发里,秦梦的头发闻起来跟小凡一样香.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范远把秦梦的身体扳了过来,在黑暗中他顺着秦梦的耳垂,脖子,RF一路吻下来.然后在秦梦也同样急促的呼吸声中,进入了她的身体.他感觉自己的小DD被一个冰冷潮湿柔软的隧道紧紧的包裹着,身体上很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是因为觉得兴奋.

做到一半的时候范远突然想起来自己这次忘记戴小雨衣了,他停了一下有点担心会不会得什么病,当时很快就忘记这回事继续做起运动.

岩浆喷发出来以后,范远满足的倒在一旁很快的睡熟了,第二次感觉比第一次好,不穿雨衣感觉比穿雨衣好.

秦梦侧着身子在黑暗中望着范远.范远拍她肩膀时,她原本以为他应该是认出她来了,可是他只是要她关了那盏灯.

秦梦知道自己这几年在外表上变了许多,可是变化再大范远也应该认识她的,他们曾经那么好,秦梦想起了那封信,那封被她吃进肚子里的信,范远在信上对她承诺,等到他毕业的时候他就会给秦梦一个家,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

可是现在范远不认识她了.秦梦觉得自己的鼻子酸酸的.她想,这样也好,他忘记了也好,反正自己也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小女孩了,她想,她已经配不上这个年轻英俊的男孩了.那么就让他忘掉她吧,也许过了今天晚上,他们两个人就不会再相遇了.

范远翻了一个身.他开始说梦话,他说:"小凡,你真好,小凡,我爱你."

秦梦的头开始疼起来,她看到黑暗中范远的脑袋上长出了两支绮角.秦梦的头越来越痛象要炸开来.她下了床走到厨房,想给自己倒一杯水,结果看到了厨房里新买的削苹果的水果刀.

秦梦拿着那把水果刀走进了卧室,她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范远头上的绮角已经不见了,他睡的很熟,没有再说梦话.

秦梦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事,如果两个人因为徇情死在了一起,彼此的血融合在一起,这样他们死后就可以一起下地狱.

秦梦想如果她能够跟范远一起下地狱,或许他就会想起她是谁了,她想范远曾经是那么爱她,那么他应该不会怪自己把他杀死吧?而且到时候就算他怪她,也已经晚了,两个人都做了鬼,她就可以一直缠着他.

秦梦把刀锋放在了范远的脖子上,微微一使劲,范远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道血痕.水果刀很锋利.范远好象睡死了一般,脖子上被划了一刀居然还毫无知觉.

秦梦把水果刀从范远的脖子上举了起来,满意的看着刀刃上的血迹,她想只要朝着范远的大动脉稍微用点劲划拉一下,然后同样的朝自己割一刀,过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一起下地狱了.

秦梦仔细的看准了范远脖子上大动脉的位置,然后闭上了眼睛,她不想看到刀划下去范远惊恐的脸,这样或许她就会心软,然后帮他拨打120.

喵呜~~~~~,刀快要划下去的时候秦梦听到了一声猫叫.她的手一软,水果刀掉在了枕头上.咪呜趴在枕头边,一只蓝色的猫眼在看着她,喵呜~~~~它又叫了一声.

秦梦的眼泪掉下来,她捡起了水果刀抱着咪呜走出了房间.

范远还在熟睡着. 秦梦在厨房给咪呜倒了一盆牛奶,咪呜很快的喝完,它饿了.

秦梦给自己放了一盆水,她想泡个澡.水汽袅袅中秦梦笑了,她想自己的梦终于该醒了,浴缸里的水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第二天早上范远起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脖子上有点痛,在洗手间洗脸的时候他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脖子上有一道血痕,大概是昨天晚上被那个女人抓的吧,他想.

想起那个女人,他就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做的那个梦,他梦见那个跟他缠绵的女人变成了他母亲工作的孤儿院里一个怪异的女孩子.真是奇怪的梦,他想.

那个女孩子其实并不是孤儿,她父亲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商人,她的母亲在生下她不久就因为精神病发作进了精神病院.女孩十岁那年被医生检查出她有可能遗传了她母亲的精神病,商人不忍心在把妻子送进精神病院之后又把女儿送进去.于是开了那所孤儿院,他把那女孩托付给院长老太太之后就再也没来看过她.

没有几年那女孩就忘记了自己的父亲,她把自己当成了孤儿,她认为她在一出生的时候就被自己的父母遗弃了.她变的很乖巧,常常帮忙院里的老师干活,行为正常,只是不太爱与人说话.

可是到了15岁那年女孩开始犯病了,她开始频繁的进出医院和孤儿院.终于在平安夜的时候,她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放了一把火,火很快被发现并且被熄灭了,可是女孩却死了,连医生也检查不出她死亡的原因.

范远跟那个女孩并不熟悉,他见过她几次没有说过话,关于女孩的事情他都是从他的母亲那听说的,不过女孩死的时候他也在,那年他刚刚跟小凡开始谈恋爱.小凡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听说他母亲是在孤儿院工作的就跟他说她想去看一看.正好那个时候快过圣诞了,于是他们就决定回范远家一起过平安夜.

女孩死后小凡哭了,她说她总觉得那个女孩子的死跟她有关,范远因为这个还哄了她很长时间.

怎么会在这样的时候想到那个已经死了的小女孩呢,范远觉得自己有点好笑,胡乱洗了洗脸,洗完脸以后就迅速的出了门,下楼的时候他低着头,他想昨天晚上的那个陌生女人应该是去买早点了,他不想再碰到她,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范远坐在车上,突然就想回学校了.他想,这次回去如果小凡还不愿意搬出来住那就算了吧,反正毕业以后他是打算娶她的,结了婚,两个人总归是住在一个家里的.完